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0月23日14:28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欧洲
文章来源:网易报道 

《地下》

丁丁(10月23日14:28)

《地下》 Underground 1995年出品  161分钟
主演:拉扎·里斯托维奇(饰黑仔),米拉佳娜·乔科维奇(饰娜塔莉),米克·麦诺乔洛维奇(饰马高)
1995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

  1941年的南斯拉夫正处于德国法西斯占领时期。一夜,马高为庆祝好友黑仔加入共产党,请来了小乐队助兴。他和黑仔两人喝着白兰地,驾着马车驶过空旷的街道,甚至鸣枪欢呼。黑仔被唠叨的妻子劫回了家,马高则去找妓女鬼混。马高的弟弟伊万是动物园的管理员,他因为口吃,总与动物为伍,可在德军的一次轰炸中,动物园毁于一旦,他只救出黑猩猩宋妮。黑仔的妻子即将生产,他却迷上了年轻漂亮的话剧演员娜塔莉,对她的纳粹军官情人法兰斯愤恨无比。黑仔冲上剧院舞台,把娜塔莉从演出中劫走,不久被德军抓住,施以酷刑。马高化装成大夫混入德军老窝,勒死法兰斯,救走黑仔。德国纳粹展开大规模搜捕,包括伊万在内的大批革命家属躲进马高家的地窖避难,深受重伤的黑仔也被送了进来,马高成了他们和地上唯一的联系。黑仔的妻子难产死去,留下儿子祖凡。而此时娜塔莉却在马高的甜言蜜语中投入了他的怀抱。

  四年之后,侵略者被赶走了,南斯拉夫在铁托领导下建立了自己的共和国,马高作为其战友身居高位,同妻子娜塔莉一起被群众崇拜。他用各种方法让地窖里的黑仔等人相信战争还在继续,他们不得不躲在里面为“革命”制造武器,却做梦也想不到这些武器从后院成批地运往国外,为马高换取大把的钞票。时光转眼间飞逝,为参加黑仔独子祖凡的婚礼,马高和娜塔莉来到地下。盛大的庆典上,人们大吃大喝,三个多年老友却各怀心事。黑猩猩宋妮误开大炮,宴会立时一片混乱,黑仔趁机带着祖凡持枪潜上地面,准备与德军大干一场。他们把电影外景地当成敌军阵地,大开杀戒,但翌日清晨祖凡便失足落水身亡。为寻找受惊吓逃跑的宋妮,伊万也来到地面,却被途径的车辆带往了西德。马高和娜塔莉则炸毁了地窖,带着走私军火赚来的钱逃出国境。

  时间到了1995年,在德国精神病院里关了数年的伊万无意看到报纸上通缉马高和娜塔莉的消息才知道哥哥欺骗了自己,于是沿着地下隧道走回了故乡,但此时南斯拉夫却已土崩瓦解,战火纷飞,黑仔成了战争的领袖。坐着轮椅的马高还在做军火生意,愤怒的伊万将他打死,自己随后在教堂中上吊,陪伴马高的娜塔莉也被士兵射杀。而孤独的黑仔仿佛听到儿子的呼唤,纵身跳入了水井,穿过那里同妻儿重聚,跟朋友冰释前嫌,大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地下》可能是迄今为止我所看过的最疯狂的一部电影了。这部堪称无双的政治史诗浓缩了库斯图里卡卓而不群的创作理念和艺术表现力,并将其推向极至。为表现超现实色彩所运用的大量特技无论从构思或技术上都不可比拟。

  影片通过三位主人公——知识分子和投机商马高、他的朋友黑仔、他们共同的爱人娜塔莉——传奇般的人生展现了导演对南斯拉夫这个民族的理解与复杂情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首先自然是离奇的故事情节和主人公复杂饱满的性格,可以说,这里除了伊万,没有一个绝对无辜的人物,尤其是马高、黑仔与娜塔莉,统统都是地道的说谎者,他们欺骗别人,也自欺欺人。片中反复出现的两句经典对白是马高对娜塔莉起誓,“我从不说谎。”然后娜塔莉陶醉而又伤心地回答,“你撒谎撒得多么漂亮!”黑仔和马高无疑都是真心爱着娜塔莉的,但对于前者来说,这爱只是他个人英雄主义的一种浪漫化体现;而对于后者,这爱同革命、参政、走私军火一样,是他投机人生的一笔成功的财产。那么娜塔莉呢?看起来她似乎人尽可夫,为了生活得安全舒适,她可以对黑仔卖弄风情,无视马高的谎言,甚至接受纳粹敌人的追求。导演有意将这位女主人公塑造得矫揉做作,但是影片前半部她身上还处处闪现着清纯与无知,后半部时则只剩下人前世故的搔首弄姿和人后痛苦的醉酒沉欢了。三个人其实都无道德可言,在那样一个疯狂的年代疯狂的地方,库斯图里卡告诉我们斯拉夫人不需要道德,所不同的是娜塔莉的不道德令人同情,黑仔因其粗鄙而更显荒谬,引人发笑,马高的性格则最为立体复杂。

  这里不能不提到三位主人公的扮演者,拉扎·里斯托维奇、米拉佳娜·乔科维奇,和米克·麦诺乔洛维奇,没有他们近乎完美的表演,影片绝不可能如此成功。他们都是很早就开始了演艺生涯,现已成为顶尖级的优秀演员。片中人物的年龄跨越五十年,情绪起伏变幻得几乎难以把握,而他们则演来得心应手,放脱收敛均恰到好处。其中米克·麦诺乔洛维奇与库斯图里卡早在《爸爸出差时》就已合作过,对库氏作品有着很深地理解,他谈起所饰演的马高时说,“我所演的这个角色描绘了一个含概巴尔干半岛全部历史的混合物,一个集美丽、邪恶与毁灭于一体的混合物;描绘了近半个世纪,不,还不止这些,我是在描绘我们自己的灵魂。”

  库斯图里卡的影片中极少出现彻底的正面或反面人物,伊万虽则无辜,但因为口吃,基本上没有真正参与到具体推动情节变化的活动中去,也很少表达思想,而是作为一个见证者默默旁观。最后所有主要人物实际已全部死去,但在超现实的幻想之中,大家又都复活,相亲相爱,在一片喧闹的鼓乐声里开着盛大的婚礼宴会。导演通过坐在一角的伊万进行了总结陈词,神奇的是,连他的口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狂欢的人们没有察觉,他们所依附的土地已从大陆上分裂开去,在漫无边际的水面上越漂越远。库斯图里卡无言地告诉观众,这就是他祖国的命运。到了这个时候,我们怎能还不明白,他无休无止的玩笑其实只是在缓和内心深切的创痛?
 

 电影论坛
相关文章:
  • 天马行空的“第五摄影棚”
  • 没有终点的流浪——也说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
  • 维姆·文德斯重要作品年表:
  • 法籍波兰电影大师:基耶斯洛夫斯基
  • 西班牙电影大师佩德罗·阿莫多瓦
  • 热力推荐:
  • 硬件报价:不强迫你,诱惑你
  • 网易考研站:助你一臂之力
  • 网易体育论坛重新开张啦
  • 吉尼斯百科:世界之最
  • 趣味问题 :考考你
  • 外星人与UFO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 -网站导航-联系方法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