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学 健康 职业 教育 新辣
更新:11月10日14:48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娱乐圈 -> 大陆 文章来源:网易社区 

李谷一专访:这是一个共产党员起码的责任

(11月10日14:48)

  
  10月25日晚,中央电视台网站记者就国内一些媒体报道的“原东方歌舞团党委书记李谷一揭露东方歌舞团的腐败内幕一事”在网站采访了李谷一本人,李谷一就此事发表了个人看法。李谷一说:“这是一个共产党员起码的责任。”

  以下是网站记者对李谷一本人的专访: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离开歌舞团的?
  
  李:我现在暂时还没有离开,但是领导已经找我谈话了,新闻界已经宣布。现在需要东方歌舞团给我个人一个鉴定,我在东方歌舞团工作将近五年了,从96年1月14日到东方歌舞团报到一直到现在。目前准备去民族乐团作艺术指导,但并不是平级调动,干部调动是很正常的,要鉴定也是很正常的,我希望部领导给我一个鉴定,尤其在这种特殊情况我更需要这个鉴定。
  记者:您调走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李:原因我很明白;就是因为“公演私分”捅了漏子,踩到震穴。去年我已向文化部领导反映过这个问题,但是一直没有处理,没有调查。

  记者:你能谈谈在你致东方歌舞团领导公开信中关于“公演私分”的问题  

  李:东方歌舞团发生“公演私分”这类事件已经多次了,今天我已看到国内某媒体发表了我致东方歌舞团领导一封公开信。信中的内容属实。如在99年10月团里在广州有一场演出,演出结束后就给了我1万元整,当时我没看多少钱,回来后我看到钱数超了,就直接找到当时的团长田玉斌我就问:您知道此事吗?回答说知道,每场只发500元。回家后一点钱发现钱数不对,于是我又给田玉斌打电话我说:钱数不对,这个钱怎么分的,田玉斌说:四场每人2000元,发这么多钱我也不知道。于是我说:发我的钱这么多,是什么原因,这个钱是怎样发的。他说是座收座支(不进帐),于是我说这个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能要了。因为白天开会的时候说知道,但是晚上打电话时说这些钱是没有进帐的钱,这个钱我不能要,当时他正要赶到演出队(正在盐城慰问)。后来我将钱退给纪检书记齐振河。之后问题就发生了,这个钱不是齐振河分了,而是一个主管业务的林文增副团长,11月5日我在会上交了一个发言提纲说以往的事情继往不究,但是以后不能再分。会没有开下去而且也不同意,有的领导曾经讲要这样的话以后没法带队伍到此会就结束。

  记者:最后这件事怎样处理的?
  
  李:11月15日我有一个发言,他们做了检查,主要是田玉斌团长做检查违法违纪违规。

  记者:这种事情发生以后,团里的态度是怎样的?
  
  李:当时正赶上11月中央党校研究生班学习,正好要考试,我给团里写了一封信就说,我要应付考试,如果团里有很什么重大事情,党办、团办需要我回团开会,可以通知我,从那以后团里各种事情也不跟我说,也不找我开会,文件也不给我看,包括团里出国人员讨论,我都是应该知道的。

  5月26日,团里来电话通知我,他们5月23日已经开完了“三讲”动员大会,在会上田玉斌团长在会上讲李谷一请假了,所以引起群众的不满,“三讲”这个教育活动身为书记没有参加。“三讲”这样的动员大会你都不来,很了不起,其实不是这样的,我没得到开会的通知。

  记者:当时群众提出的意见都有哪几个方面的呢?
  
  李:列了几项,思想作风、工作作风。

  记者:你当时也没有参加团里中层干部和副高职以上三讲宣读材料会吗?
  
  李:他们没有让我去参加这个会,我组织观念比较强,他们没让我参加,我就没去开这个会,三讲是由副书记田玉斌当组长,按道理应该是党委书记来抓的,先不管这个,他通知我交材料,我就交过去了。我就等着他们通知我参加中层干部和副高职以上三讲宣读材料会,但是没有通知我。

  可是其他的几位团里的领导,在会上他们念自己的材料不说呢,也对我的材料进行解释,还可以进行批评。

  记者:这件事纰露后您想到过后果吗?
  
  李:我相信上级主管部门能把“东方歌舞团腐败内幕一事”调查清楚。(摘自中央电视台)
  
 

 我要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 李谷一揭内幕 纪检部门暂时未有明确表态
  • 张柏芝推出《张柏芝》
  • 董文华:春节晚会我没被淘汰
  • 章子怡穿潜水服抗「冷感」
  • 宋丹丹首演古装戏沦为风尘女
  • 携带毒品惠特尼被判有罪
  • 热力推荐:
  • 个人战网天天玩
  • 硬件报价:货比三家
  • 供求信息:互动二手车市
  • 命运坎坷的和平号
  • 科幻玄异:未解之谜
  • 军事博览:两岸军事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公司简介-网站导航-联系方法-广告服务-招聘信息-客户服务-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 1997-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