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电影抽屉
 

以DV方式纪录或幻想

2001年1月21日11:29:19 南方日报 

  微型数码摄像机(DIGITAL VIDEO),简称“DV”,随着成像质量的提高和价格的不断下跌,已经可以被普通人拥有并拍出高素质的画面。从现在开始,不要抱怨电视剧太差、不要唾骂导演水平太低,只要拿起它,你可以以DV方式纪录或幻想
DV石牌   图 文 黎文


  这是广州石牌村,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寂寞的地方,在狭窄得仅容两个人并排而过的阴暗巷子里,一束泛着晕光的日光透下来,仰望上去,居然可以看见广州少有的蓝天。
  石牌村是广州一个外来人口聚居地,这里有密得像森林一样的出租屋群,这里住着白领、蓝领、富人、穷人、艺术家、打工仔、乞丐还有小偷。总之,你能想得到的人口类型都能在这里找到,这里充斥着城市的混乱、生机和欲望。
  刘卓泉和游威行走在许多条昏暗的巷子里,用他们手里的小数码摄像机纪录下一切。他们两个人组成了一个“个人电视工作室”,每个星期六的下午3点,在广州电视台的“个人电视”栏目就可以看到他们一手制作的纪录片。
  游威是个自由撰稿兼广告策划人,在石牌村已经有3年的“村龄”;而刘卓泉在电视台也有工作,为了做好“个人电视”而成为11月中才搬进来的石牌“新移民”,在他那间新租的拥挤在密集楼群间的小屋里,刘卓泉笑着说:“这是我这辈子住过的最小的房子,只比牢房大一点。”其实,这间小屋也是他们工作室的根据地,在八九平方米的空间里,电脑、监视器、摄像机和录像带挤得满满的,连个坐的地方都难找,真是“一进门就要上床”。
  在他们这间小屋里,老刘和小游兴致勃勃地一边放片子一边给我谈起他们在石牌村里拍摄到的趣怪题材:一家四川人开了一家快餐店,因为价廉物美,很快生意做得红火。结果,名声在外连中信广场和63层国际大酒店这些豪华大厦都要求他们送饭,因为那里有很多住在石牌的白领。石牌村与63层,一个很奇特的联系。
  一个叫“大朱”的山东佬,以前曾在石牌底层打滚,穷到连烟都抽不起只能捡烟屁股的地步。现在终于混出头,做礼仪气球生意衣锦还乡还娶了个广东姑娘。离开2年后大朱在今年特意回来石牌“忆苦思甜”,连说:“不能忘记这个地方。”一个致富的传奇与回顾。
  还有一个在石牌村村口的人行天桥卖“偷听器”的江苏小贩,一些不法同乡劝他去“捞世界”,但他坚决不肯,一心一意选择了在天桥上向人叫卖号称“可以听到100米之外响动”的“偷听器”,生意还不错。都市人的偷窥欲与小贩坚守的良知,也是一种对位的讽刺。
  正是这许许多多普通石牌人的故事,让刘卓泉和游威通过小小的摄像机保存了下来。而每次忙完一天的拍摄后,回到老刘的小屋看着监视器上再次出现的影像,使得他们感受到自己的工作乐趣无穷,用老刘的话说:“可能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两三年吧,我们会把石牌完整地纪录下来。”在石牌住了3年的游威感触更深:“以前虽然住在这里,但总觉得大家是过客,面容淡漠。但现在当你真的去注视身边的人时,你会觉得石牌像一个大家庭,而且每天都会有新鲜感。当你拿起摄像机,会有一种超越生活的快感。”
  刘卓泉曾经做过援藏干部,他经常也会在小屋里放前几年回西藏拍的片子,当那些纯蓝天空与石牌昏黑窄巷的影像交替出现时,会给人一种强烈的非现实感。在石牌拍片的日子,老刘被一句话感动过,那是“大朱”回忆起以前曾住过的房子:“那天一睡醒,居然可以通过窗子看见蓝天,好蓝好蓝……”
  “住在石牌村许许多多阴暗潮湿房子里的人们,无论他们的房子多脏多黑,他们依然对这个城市充满希望。”刘卓泉说。
  在黄昏的天台上,刘卓泉和游威拍完一个俯瞰石牌的镜头。面对房东疑惑的脸孔和喋喋不休的质问,他们利索地收拾完器材,准备迎接明天石牌的下一个惊喜。

DV失调  文 陈颍宇


  曹斐从小就对表演有很大兴趣,在广州美院附中读书时就自编自导自演了一部舞台剧,大受好评,在校园里轰动一时。然而,拿起DV机去拍片,却完完全全是源于无聊中的奇想——大学2年级,突然想,用影像来过舞台剧的瘾,会是什么样的效果?于是,连DV机说明书都没看过的她,跟朋友借用DV机一个星期,拍了她的第一部片《失调257》。第一次操作这种机器,曹斐就拍自己身边的人——她的同学,更多地带“玩”的性质。玩完后,曹斐也根本没想到这一玩,玩出名堂来了。
  原博尔赫斯书店老板陈侗看了曹斐的片子之后十分喜欢,在自己的书店搞了个小型聚会,请了艺术界的朋友来。曹斐说,后来的事就这么一步一步接踵而来,自己都还没反应是怎么回事。《失调257》被拿到欧洲及韩国的艺术展示会参展,刮起了一阵小旋风。
  曹斐对于名誉是十分冷静的,她竟然对自己质疑。在拍第2部片的时候,她用了与第一部完全不同的手法,拍暴力,静态的暴力。与纪实不同,她用DV拍片时更重要的是作为导演,她要用演员,要摆拍,要打灯光,所有的手段都用以表达自己的观念。第2部《链》,曹斐想尝试用MTV的架构去拍,想引起观看者的不安躁动,即使是反感的情绪。很奇怪的,曹斐觉得自己偏爱暴力,一向作品都有暴力的痕迹,在《链》里几乎发挥到极至。有的人看了《链》之后就问曹斐是不是有什么童年阴影,她觉得很好笑。
  现在,已经是大学4年级学生的曹斐,保持一年一部的产片量,正在拍摄的是一位送奶工人的故事。这一次又是与前两次完全不同的手法。
  DV机到了曹斐的手里失调了,变成了她探索艺术的工具。

 

 电影论坛
相关文章:
  • 圣丹斯:明日之星的天堂与买家的赌场
  • 象昆汀一样的店员
  • 2001:跟超级电脑对话
  • 90年代 电影手册年度十大佳片
  • 以DV方式纪录或幻想
  • 中文片名的重要性——小议台湾译名
  • 热力推荐:
  • 打便宜的越洋电话回家里
  • 假期买电脑,帮你省着花
  • 每分钟只需1分钱的上网卡
  • 中国航天倒记时
  • 全球最愚蠢的科技新品
  • 预测未来一百年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