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电影评论
 

《黑暗之光》:能不能简单一些?

2001年1月21日10:52:40 网易报道 Lene

编导:张作骥
主演:李康宜
   范植伟

  一个在台北念书的少女回基隆过暑假时结识了一个从花莲北上谋生的少年并与之相恋,然而身为外省人的少年却无法逃避黑道文化的欺凌而械斗至死。
  
  我在写这篇影评的时候,外面的天空灰暗阴郁。今年(2000)的三月几乎都是这样的鸟天气,雨要下不下,云要散不散,让人期盼着好天气好走出水泥丛林,却随著一次次的日落一次次地失望。好像冬天已经走了,春天却忘了来。这是一个被季节遗忘的月份。

  这就是《黑暗之光》给我的意象。第一代的老国宅,斑驳陈旧的水泥色墙壁,不论是从狭小的天井或是宽阔的码头区望出去所看到的都是同样水泥颜色般的灰暗天空,甚至还有下大雨把走廊喷得湿答答的镜头,再再给我一种被黑暗压迫的感觉。印象中整部电影里只有在男女主角搭船出海约会的那一段是有阳光的,而这点阳光很难在整片的黑暗中产生划空而过的流星一样的作用。国片没有市场是有原因的,这种电影连我都不是很想看,虽然看过之后并不觉得后悔。

  女主角康宜是我们身边到处都可以看得到的女孩。虽然出身乡下,却有着很多都市女孩的特质,穿著Yankees的T-shirt(不管她知不知道Yankees是什么),看心情决定要不要戴假发(看起来真的很假),这是接受西方价值的表现。全家都在讲台语的时候,我们听到只有她在讲国语。我有理由相信她不但听得懂也会讲,但她就是讲国语,因为在台北的同学们都用国语交谈,习惯了,这是在都市待久了而被都市化的表现。弟弟阿基存了一大堆保特瓶,拿去换了冰要跟姊姊一起吃(噢!天啊,现在还有这样古典淳朴的事吗?),她却嫌他烦,“你不会自己吃啊!”“我有事不要跟你一起吃,你出去啊~~~”只有西方价值跟都市文明联合起来建构的个人主义,才能让这个乡下出身的女孩认为始终在乡下生活的弟弟可以自己一个人吃冰,忽略他想要的不是吃冰本身而是“跟姊姊一起吃冰”的亲密感。我们看到一个有点凶八八,老是扯着嗓门喊出自己的感觉与欲望(面对爱情时例外),思考的基调是直线的女孩,而几乎在我们身边所有的女孩都或多或少有这样的个性。
  
  然后她碰到了一个帅哥,体格壮硕而略带忧郁的少年阿平。因为父亲的安排,他到人生地不熟的基隆投靠黑帮大哥讨生活。听得懂讲得不太快的台语,自己却不会讲半句,无怪乎大哥要咕哝“干你娘,真的碰到外省人”。导演没有刻意去强调省籍情结。说实话迁台这么多年了,除了还没死的老兵以外谁算是真正的外省人呢?然而如果你不会说台语,你就很自然地被标签成外省人,你在沟通上跟只喜欢说台语的在地人就会产生很大的隔阖。我不认为他如果会说台语或者是台湾人就真的能够避免最后被砍死的命运,不过因为他不会说台语,不是台湾人,被丢到一堆台湾人的黑道之间,我有一种更无出路的感觉。
  
  关于黑道的描述很传神,充分表现出在地黑帮的基本氛围。除了两边会为了小弟争风头抢马子这种事大干一场有点牵强以外,黑道对于事件的看法及处理方式,对话的用词与态度都相当写实。没错,就是写实,没有过于夸张的陈述,也没有特意选择某一部分来呈现。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女主角的爱情夭折了,赔上男主角的一条命。这种处理很有自然主义的味道,他们在追求爱情的过程中没有犯下什么决定性的错误,却只是因为整个环境不容许这份爱情,他们的命运就无形地被决定了。Zora大概会很高兴地说,看吧!那个男的生下来就是外省所以注定要被砍死,那个女的在基隆出生所以注定无法摆脱地痞流氓自以为是的关系,所以遗传性(heredity)是有决定性的。我不同意Zora的信仰,但在这里我确实嗅到了那么一点味道。
  
  在电影里两次提到星星,一次是盲人太太问阿平星星跟月亮的色泽有何不同,他伸头出车窗外看没看到;一次是阿平陪着康宜到天桥上,依然没有看到星星。应该是有点象征意义的吧!像是黑暗中的光明之类的。这给我更深的被黑暗压迫的感觉,为什么怎么样就是看不到星星呢?当然如果事情反转过来,整部电影的气氛就会开始出现破洞,所以我忍耐着继续看下去。但我真的很希望能够至少看到一次。黑暗的感觉有点太沉重了。
  
  暑假要过了,爱情来了又走了,日子还是要过下去,这个时候却出现一幅很怪异的结局画面:两个死人从家门里走进来,跟大家对话如常。这当然不是后现代,这是康宜的幻想,可是这个幻想缺乏道理。好像是为了要证明生命不是那么绝望与无助,才安排这一场戏。如果说这就是《黑暗之光》,哇,真是……没错,这是一部写实主义的电影,而写实主义除了忠实地描写具有残酷性的现实以外,也会寄予作者对主角的同情与怜悯,并且试图为他们找寻一个出路。可是这个出路太薄弱了,欠缺说服力。我在《黑暗之光》里只看到黑暗没有光,或者说我不承认那个光能够成立。作品不必泛道德地一定要以“虽然生活如此艰难,可是我们还是要快乐地活下去”这种国中程度的作文做结,但如果只有黑暗没有光,看完很难愉快。Flaubert的作品其实也蛮灰暗的,甚至也没有提供一个明确的救赎之路,但是阅读完他的作品后,我不会觉得那么痛苦。这就是大师的价值所在吧!
  
  最后我想说的是,虽然我对《黑暗之光》褒多于贬,却很难兴起想推荐给朋友看的念头。主题还好,思想不错,问题是在形式。电影是形式主义挂帅的艺术,可是形式要多重?很多人嫌台湾的得奖电影都很难看,难看不是说它们是烂片而多半是很难被看懂,可是经过看得懂的人解读以后,他们都会发现其实在电影里导演想要表达的并没有那么复杂。那么是什么拒大众于戏院之外?形式。我能够了解什么叫做“美学坚持”,但是有的时候能不能试着简单一点?包装可以增加礼物的价值感,但三十层的包装纸就是恼人的讨厌鬼了。而当观众对于包装厌烦而放弃的时候,里面的东西再棒都没有意义。 

 电影论坛
相关文章:
  • 台湾电影《黑暗之光》获东京电影节三项大奖
  • 饶了我吧,大师
  • Cast Away:真实寓言
  • 张艺谋的“荒芜英雄路”
  • Liar专栏:在欧洲寻找电影(连载一)
  • 《薰衣草》与天使的种种
  • 全新俄国片观影经验:《婚礼》
  • 热力推荐:
  • 打便宜的越洋电话回家里
  • 假期买电脑,帮你省着花
  • 每分钟只需1分钱的上网卡
  • 中国航天倒记时
  • 全球最愚蠢的科技新品
  • 预测未来一百年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