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亚洲
 

贾樟柯:我难受我现在的生活

2001年1月22日14:59:26 网易报道 钟和晏

  贾樟柯从巴黎回到了他在北京的办公室,一套半地下的单元房。在威尼斯电影节上,他最新影片《站台》获得电影节国际竞赛单元亚洲最佳电影奖。

谁在付出成本

  八十年代中期有一首歌叫《站台》,有点摇滚节奏,“长长的站台,寂寞的等待…。”,我是在来我们县城走穴的歌舞团演出上第一次听到的,那首歌在当时非常流行,差不多这样的演出都会唱。我用它来作片名,故事讲的是从1979年到1990年一个县文工团两对恋人的生活,其实整个电影是在谈80年代中国是怎样生活过来的,面临哪些问题,付出怎样的感情经历。

  文革一代总说自己经历了中国社会巨大的阵痛浩劫,其实开放的十年,经济商品化的十年,那种震动和对个人影响的剧烈程度我觉得也是非常强烈的。怎么说呢,不能因为物质越多这代人就会更加幸福。我更加想关注的是在这样的变革中,是谁在付出成本,是什么样的人在付出成本。

  《站台》中有些人和事拍得有点象纪录片,其实我是在拍自己一些亲人的生活状态。我的表弟在私营的煤矿工作,我们电影的第一幕,也是我当时第一次看见他,就是他和矿长在签一个合同,这合同叫生死合同,里面写“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因为煤矿的安全措施很简单,随时都可能发生问题,但我表弟仍然要去工作,因为他要讨生活,讨一口饭吃。我看到他一个人很瘦弱的身体在矿区里走的时候,我觉得他完全是在付出他的成本,但是他没有什么回报。

放弃理想比坚持理想更难

  《站台》里面有很多情节都是我自己的。我70年出生在山西汾阳。父亲是中学老师,教语文的;母亲是售货员,姐姐比我大六岁,这个四口之家的家庭组合非常普通。母亲家在农村。从我小时候差不多到现在,我们家每天都有乡下的亲戚来来往往,象个交通站一样。其实我们县城往出走一里地就是田野,从南边走到北边差不多十分钟就穿过去了。

  我直到26岁才第一次看到大海。我学会自行车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骑车到30里地之外的一个县城去看火车。这些事情如今在电影中是发生在比我大十岁的那些主人公身上。当时对我这样一个没有走出过县城一步的孩子来说,铁路就意味着远方、未来和希望。

  在《站台》中弥漫的那种对外面世界幻想期待的情绪就是我自己体验过的东西。我记得我在十七、八岁念书的时候,晚上老不睡觉,总期待第二天的到来,总觉得天亮了就会有新的改变,就会有什么新的事情发生。这种情绪一直伴随着我,和我有差不多生命经验的人都会有这样一种感受。

  这种期待经过了十年最后落在什么地方呢?落在妥协和失望上。这是非常悲观宿命的一个电影,并不是生活就这样宿命悲观,主要是我自己。在我看来,对生活、环境和习惯的妥协,其实是一种非常伟大的承担。

  我以前最早是学习美术的。那时候我们学习美术一点都不浪漫,不是为了追求艺术,而是为了有出路。你知道在县城里,如果想到其他城市生活只有两条路,一是当兵,一是考大学。对我来说当兵没有可能,我也就只能考大学,但是我学习非常差,所以就出去学画,因为美术学校的文化课要求比较低,我们一帮孩子去学美术都是这个道理。刚开始我们并没有理想,就是要讨生活。其实最后考上的也就只有一两个人。其他人第一年考不上就回去了,第二年再考也没考上,就算了。那我自己就考上了电影学院。刚开始时我觉得自己非常厉害,你看我多坚持,我追求到了自己的理想。但是,当我年纪更大一点时我突然发现,其实放弃理想比坚持理想更难。当时那些中断学业的人都有理由,比如父亲突然去世了,家里需要一个男的去干活;又如家里供不起了,不想再花家里的钱了。每个人都是有非常具体的原因,都是要承担生命里的一种责任,对别人的责任,就放弃了理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这些所谓坚持理想的人,其实付出的要比他们少得多,因为他们承担了非常庸常,日复一日的生活。他们知道放弃理想的结果是什么,但他们放弃了。在县城里的生活,今天和明天没有区别,一年前和一年后同样没有区别。为什么我说这个电影非常伤感呢,可能生命对他们来说到这个地方就不会再有奇迹出现了,不会再有可能性,剩下的就是在和时间作斗争的一种庸常人生。

  明白这一点之后,我对人对事看法有非常大的转变。我开始真的能够体会,真的贴近那些所谓的失败者,所谓的平常人。我觉得我能看到他们身上有力量,而这种力量是社会一直维持发展下去的动力。

从小想当大混混

  其实小时候,我的理想是长大后当个有权有势的大混混。从小学开始我就算有问题的孩子,而且问题非常严重,打架斗殴,学习成绩一塌糊涂。从小学五年级到初中是最危险。那时候听《岳飞传》里面结拜弟兄,我们十几个孩子就结拜成弟兄,我是老二。这十几个弟兄成天干嘛?就是打架,晚上爬到教室里偷东西,去谁家就把谁家的咸菜吃光。到了五六年级,差不多有一半弟兄都辍学了。我自己是父母逼着我去念初中,我念初一的时候这一半兄弟全部成了小偷。但我跟他们还保持友谊,他们每天都蹲在学校外面等我,我一下学出来,一排小孩就一起去看电影录像或者手抄本。

  我曾经因为打架被人逼着从二楼跳下来过。那时经常看完录像后就在街上撞人家,找碴想打架。其实什么原因也没有,就是年轻好斗。我们看的都是成龙早期的片子,《醉拳》、《蛇形刁手》等。我后来一起拍电影的摄影师是香港人,但我看过的香港片比他多多了。对我来说,整个初中年代最吸引我的就是武侠功夫片。那时候看一场录像要两毛钱。你知道我怎么去看?山西这个地方冬天蔬菜很少,夏天要做西红柿酱,做酱都用一种葡萄糖瓶子。父母就从医院熟人那里找来很多瓶子,但这种瓶子可以卖,一毛钱一个,我就拿出两个空瓶子卖掉去看录像。差不多天天看,所以到了我的《小武》中,我就用了《喋血双雄》的一个片断,这是我从少年时代到现在看的功夫片里最喜欢的一个。那时候很快乐,因为你觉得世界就这么大,我的生活就是全世界人的生活,生活就这样。那时特别想长大后当个有权有势的大混混。

  我一直厌学。我在班里属于个子很矮,但必须坐在最后一排的,因为老师不希望看到我,对我放弃了。但有个语文老师很喜欢我的作文,逼我看书,读些诗集。我开始喜欢上写作。我觉得是写作拯救了我,因为开始写作,精神就有些改变,要不我现在肯定是县城一个混混,百分之百是。

下一页 
 电影论坛
相关文章:
  • 亚洲电影闪电般耀眼的希望之光——贾樟柯
  • 亚洲电影闪电般耀眼的希望之光——贾樟柯
  • 等待……王家卫
  • 菊花下的剑尖舞动——武士导演大岛渚
  • 一群鸽子和一亿发子弹
  • 不与群芳同列的伊朗导演阿巴斯
  • 戏梦人生,人生如戏——导演侯孝贤
  • 热力推荐:
  • 打便宜的越洋电话回家里
  • 假期买电脑,帮你省着花
  • 加入俱乐部得耳机 赢取多重实惠
  • 网易科技频道:潮流科技
  • 网易科技频道:自然奥秘
  • 网易科技频道:军事博览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