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电影抽屉
 

创伤里的青春——《青春残酷物语》

2001年03月02日20:47:55 网易报道 丁丁

本文版权为网易(www.163.com)所有,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请自重。


松竹大船1960年制作、发行 彩色宽银幕
片长:96分钟
编剧/导演:大岛渚
主演:川津佑介(饰藤井清) 桑野见雪(饰新庄真琴) 
   久我美子(饰新庄由纪) 渡边文雄(饰秋本医生)
 
  这是导演大岛渚继处女作《爱与希望之街》后,第二部以“阶级对立,无法依人道主义解决”为主题的电影。片子没有想象中的好看,演员老气横秋,一点儿也不像十几岁的中学生。但整部影片沉浸在一种青灰色的调子里,六十年代日本冷漠的创伤感无声地贯穿始终,青年大岛渚运用大量狭角、长焦镜头,营造出强烈的画面感,通过两对年轻人的故事传达大量的社会内涵,还是可以从中洞见其大师风范。

  主要的故事是高中生新庄真琴与大学生藤井清混乱的爱情生活。真琴和朋友晚上经常留连于东京繁华而躁乱的酒吧街区,玩够了就找素不相识的有钱男人开私家车送她们回家。一晚,送真琴回家的中年男人欲图不轨,被阿清撞见、痛打了一顿,扔下一叠钞票跑了。真琴和阿清相识并开始了约会。在东京湾空旷的木材场,阿清强行吻了真琴,真琴反抗,被阿清一怒之下推下水去,直到她精疲力尽、马上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才把她拉上来,并趁机占有了她。两人不顾真琴家人反对,开始同居,但阿清还与一位年老色衰的阔太太鬼混。另一对暗嵌的恋爱故事则是真琴姐姐由纪和初恋情人秋本医生。他们对政治运动的热忱同真琴两人对此的漠然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处著名场景是,阿清和真琴在电影院看了有关南朝鲜学生暴动的纪录片,又在大街上目睹了“五一”盛大的游行队伍,但他们对这些热烈的场面都无动于衷,聊着关于“对性的好奇心”之类的话题,仿佛红旗飞扬的场面只是对他们客观存在的衬托。

  对于阿清真琴来说,那些所谓的运动是幼稚可笑的,他们对青春的表达浓缩为肉体上的激情。真琴动堕胎手术那天晚上,阿清跑到小诊所看望,却发现由纪在那里。原来,给真琴打胎的医生正是秋本,由纪碰巧来找他,两人回忆起旧时在参加学生运动时相爱,终又因运动失败而分手,抑制多年的激情终于爆发,热烈地拥吻在一起。

  此处的场面设计可谓是全片的一大亮点,两对恋人汇聚到一个封闭的狭小空间,一墙之隔,阿清守着躺在病床上熟睡的真琴,听着隔壁由纪和秋本的对话。影片的主题得以比较直接地揭露出来,正像秋本对由纪所说,“如今你妹妹与咱们不同,他们以发泄欲望的形式将愤怒投向社会,但采取这种形式是否能够取胜?”这两对恋人分别代表了战后动荡的日本和六十年代初相对稳定的日本大环境中青年的挣扎与躁动。秋本同由纪克制了自己的欲望,以求得平静的生活;阿清和真琴则肆意放任着欲望,去满足对“刺激”的好奇心。但其实,他们之间的差异并没有看上去得那样极端,不论处于哪种环境之下,他们的命运都是心灵受到伤害,导致最终分离。阿清在黑暗里死命啃着苹果,眼中热泪满盈。秋本的话就像是对他和真琴的最后判决,他不愿承认,又不能否认。这个场景的色调极暗,几乎完全被黑色控制,那一点打在阿清脸上的光也扑朔不定,仿佛随时要把这最后的青春光亮吞噬。

  阿清和真琴因为勒索被抓入警局,真琴给送进了感化院,阿清在阔太太的帮助下放了出来,却看到秋本因为做堕胎手术被警察逮捕。真琴恢复自由后,立刻去找阿清,但已心灰意懒的阿清向她提出分手。其实在分手前,二人还兴高采烈,像是要重拾旧欢。为免阔太太纠缠,阿清带真琴搭出租车躲开,下车时才发现两个人谁也没带钱。最后还是那位开着私车追来的太太替他们付了帐。我想正是这小小的细节促使阿清下了分手的决心,因为在现实面前,他们的爱情已显得苍白脆弱,不堪一击。当夜,阿清被流氓团伙打死,真琴也在搭车时受到陌生男人调戏、跳车逃跑时摔死。

  这的确是一部相当残酷的影片,并不在于其感官刺激上,尚处于早期创作中的大岛渚在情节渲染方面还是相对保守的。说其残酷,是指它对“青春”这一概念的诠释,在导演眼中,那等同于躁动不安,没有出路,受到伤害,又不断制造伤害,这在男主人公藤井清身上得到了高度浓缩化的体现。影片一开始,相信大多数观众都和我一样,以为阿清是个路见不平的优秀青年,从好色的有钱人手中救下真琴。谁想下面在木材场的情节他的形象就急转直下,先是凶狠地把真琴推下水,又趁人之危欺负了她。在整部片子中,“残酷”都是阿清最大的特志,他仿佛总是处于一种焦躁愤怒的情绪控制中,需要通过某些举动宣泄,对真琴的几次施暴就是基于这一原因。就像他第一次强奸真琴后所说,“我是有些不高兴,不过这不完全是冲你来的。”

  相形之下,作为女性的真琴就比较像是一位无辜的受害者,但导演的兴趣和意图显然不在此处,他在女主人公身上更着意刻画的是她对自己青春的“放任”。对于真琴来说,很多悲剧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但由于她受到伤害的心灵需要发泄,有时便纵容甚至推动这些进一步伤害心灵的事情发生。比如当她发现自己怀孕时,阿清冷酷地叫她打掉孩子,令她非常难受,以至于放任自己与载她回家的中年男人睡觉。更为明显的是影片结尾,与阿清分手的她独自在街上踯躅,鲜红的连衣裙在茫茫夜色的映衬下格外艳丽,这时有开着小轿车的男人主动上前搭话,她明知对方心怀叵测还是毫不犹豫地上了车,那种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像是预知了自己的终局。残酷与放任,受伤和伤害,他们的青春与生命电光火石般地燃烧又迅速熄灭。
 
 电影论坛
  
相关文章:
  • 啤酒花样的年华
  • 港产Cult Film面面观
  • 比利时18届Cinema Novo电影节
  • 脱影而出:发扬理科生精神
  • 香港色情电影导演群像
  • 细说香港色情片发展
  • 热力推荐:
  • 影视频道调查
  • 伏明霞最近比较烦
  • 硬件报价站:IT产品采购大全
  • 人大远程教育网易中心开始招生
  • 2000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 《科技新时代》第1期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