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电脑 游戏 财经 房产 文化 女性
影视
音乐 生活 旅游 科技 健康 职业 教育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影视频道 -> 电影 -> 电影评论
 

人所能给她们的判决——梦幻天堂

2001年04月26日16:49:02 网易报道 amay200(元曲)

  也许有些时候,有些东西,与其走出地下,不如依旧潜藏水底。例如王家卫,这个戴着墨镜的男人一面告诉我什么是拒绝和错过,一面在莫名其妙的掌声里被围困干涸。也例如同志电影,原本剑走偏锋,跳舞的是黑夜里冷漠怀疑的眼神,如今也成为寂寞苍白的媒体兴奋剂般的如获至宝,电台DJ网络新闻,都在喋喋不休的告诉我何谓另类何谓边缘-----谁真正在促进民众的接受和理解?高度关注和点击里能剩下多少沉重的关怀?——你能告诉我吗?

  我看见PAULINE和JULIET的故事。1952年,新西兰,基督城。

  电影的开场,一个广角全景俯拍里,飞机从城市上空掠过,灰红色黯淡的背景色调。画外音有隐喻般简略的介绍,展示给我们坎特伯里大学复杂灰色的回廊,鹅黄娇艳的大片水仙,按部就班宗教意味浓厚的城镇(燕尾蝶的开头也有类似总括性的开头?)。短镜头不停的切换,一切都是和平安稳的,导演蓄意安抚了观众两分钟———一个中景镜头,花园里忙碌的父亲,爬动的小男孩,他们的身后,极深处传来由小及大,惨厉的嚎叫,女性尖利的声音迸发到我耳边,刮刮的疯狂的声音,痛苦,扭曲,暴力的快感,畏惧,一起劈头盖脑的倒下来,大量的主观性镜头出现了,快速的推动,镜头不停的颠簸着,仿佛和那声尖叫一样恐惧和慌不择路。丛林的绿叶刷刷的闪过眼睛,扫过脸,观众突然被导演伸出来的针刺中了,被抓进莫名惊竦的情绪,跟着镜头一起忽上忽下。视角往左一转,两个血流满面的年轻女孩子,跌撞着冲到我面前,面孔上横筋直爆,一个放大的,长长的面部特写。

  音乐转换。

  钢琴幽静安宁。PETER JACKSON开始给我讲故事了。BUT IT WAS NOT A STORY ,IT WAS WRITTEN BY PAULINE,IN HER DIARY。字幕大段的划过,I KNOW I WILL BE SHOWN WITH A REAL STORY ,平平的打出片名HEAVENLY CREATURESS。

  钢琴从一所女中传来,成群的女孩,轻盈光洁的小腿,女性的美丽在平移的镜头前流过。PAULINE,黑色卷曲的头发,害羞回避的笑容,鼻子上星点的雀斑,她在大家合唱赞美诗的时候落寞阴沉的看着另一边,是个有些孤僻,有些自闭,有些自卑的十四岁女孩----直到JULIET闯进了她的生活,从此她的世界里有了一个可以被崇拜的对象。JULIET,父亲是大学校长,母亲是衣香鬓影里的名嫒,当PAULINE的父母以木匠手艺和出租房屋谋生,计算何时吃掉那块鲱鱼,不懂得欣赏音乐的时候,JULIET的父母用着上流社会COUPLE的得体口气处理着鲑鱼三明治,以及,不和谐的PAULINE一类的问题。

  贫与富,导演最先拿出来给人看的不是爱,而是这个。

  PAULINE和JULIET的友谊一开始,就是微妙的---JULIET傲慢的故作姿态,说话口气虚张声势,自命不凡的展览着自己法语,绘画,一切方面的居高临下,她从上往下看PAULINE;而PAULINE则在怯生生的试图接近这位光彩照人的公主。称赞说“我觉得你的画酷呆了”,急冲冲的回家放马里奥兰沙的音乐希望体会和JULIET一致的艺术情感,甚至大胆的把腿上的长长伤口给JULIET看,博得她的惊叹。一个需要忠心的听众和配角,一个在平民的暗淡里看见了星星在闪耀,这两个小姑娘成了朋友。-----而实质呢?导演用细节惊人的颠倒了贫与富。JULIET的父母高贵而自私,一下就把她孤零零的扔在巴哈马岛上住了五年。生病的时候,俯视的镜头里那个被独自塞在被里的小女孩,除了一个玩具没有人愿意陪她度过病痛害怕和无助。光线是青白色的,一个高级而冷漠的世界,在JULIET的心里留下的是永久的黑洞似的回忆。为里掩盖她的恐惧,她选择了外强中干的姿态,空洞完美的假象底下,是深深的凄哀和孤独。她没有享受过真挚的感情,实际上,是她需要PAULINE更多,只是这一点两人都不自知或者不愿知罢了。

  平民PAULINE和骄傲的JULIET迅速增长着友谊。在第一个叙事片段里,PAULINE骑着自行车从画面的左侧进入镜头,背景是美丽疏淡的田园风光,光线从右侧照来,出现了一个长达十秒的镜头。幸福的PAULINE快乐的走向她心目中的阳光之地。一切都在放光,精致的白色别墅巍巍的,连车头的车牌也在恰如其分的闪耀,舒缓的音乐骤然加重了,热烈的响起来,而JULIET,她就象PAULINE生平和梦中唯一仅见的仙女——仰拍镜头平稳的推上去,身着纱衣的公主在正面直射的阳光里翩翩起舞,PAULINE自惭而又眩惑的被处理在逆光的位置,被镜头刻意的压小了,导演肆无忌惮的把这样一位高贵的女伴推到了PAULINE的眼前。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段落里,第一次出现了林间追逐的跳接镜头——在本片,这些跳跃是暴力的象征和代表之一,务必加以重视——一个叫阿乔的男孩子,头戴王冠(后来的狄耶罗王子的化身?),从后面将PAULINE打倒在地,强烈的阳光,第一次隐约的暴力痕迹。

  第二个叙述片段,友谊的升华。两个女孩子无悠无虑的奔跑,阳光随意的落到她们初萌曲线的身体上,“她的眼睛有光,虽然她想隐藏,但她无法否认,她眼中的光芒。”快乐的歌唱往上升还是快乐,纯洁的肉体最容易产生亲切的情感。当半裸的JULIET和PAULINE在奔跑中遇见林边的猎人----人类社会的代表----她们自然的感情因为纯真而不觉得尴尬,反而是人类被这可爱的光芒压倒了,猎人微微害羞的握了握帽沿。音乐里马里奥的声音合唱般的响亮出现,“我仿佛看见天使,吾爱我只能喊出,你就是我的爱!”如果说心动是一瞬间的选择,如果说爱情是四目交投时惊悸的幸福,我看见她们半赤裸象牙色丰满的身体,亲密的拥抱着躺在交错静谧的绿叶里轻轻睡去。音乐里有木铃的轻灵和钢琴的轻快,镜头缓慢的上拉,在空中停留一秒,温柔的看着这两个纯洁的天使。

  可是阴暗的东西迫近她们了。悲剧一样是她们逃不掉的命运,抓住她们的,有性,有最惊人的暴力,以及,最终的,人和神对她们共同的,无法终止的审判。

  为什么两个十四岁的女孩,会有那么多的暴力幻想呢?我停下笔来问自己,人性的极深处究竟隐藏了多少可怕的魔鬼?对血的渴望,渴求残酷给人带来的快感,就象我自己,小时侯一次次把蚂蚁分尸成段段,看见街头压死一只野狗体会着横死的血腥。当然我现在看起来和别人一样的和平安静,我不是邦妮克劳德,也不会是天生杀人狂,我只知道每个不动声色的脸庞背后都会有多大放纵残酷意愿的可能性。人性是微妙的,一个老太太吃佛念经,她是非暴力的吧?可她一样有她瞬间暴力的发泄渠道,恶之花,盛开的无处不在。即使是14岁的女生,也一样,所以,呼啸的火药,噼里啪啦的在JULIET和PAULINE身上升腾起来。你无法否定,你无法回避,你被逼注视,因为她们也许正是居住在你心灵深地的那个小小声音。

  事实上,她们也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一次次被深深伤害,所谓的第四界,波罗米亚国,只是她们幻想中的天堂,幻梦里保护她们的力量。

  JULIET,被父母放逐在他们的利益之外,总是轻易的被抛弃和放手,她生病了,好,这下她的母亲更有理由把她扔到山地上去让她自生自灭,除了PAULINE她找不到剩余的关怀,静静的躺在医院里,孤独的幻想故事被她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爱,她全部给了PAULINE,在查尔斯和黛博拉的爱情里满足着,情话连绵不能自拔,最初的性的幻想;一部分是恨,她用暴力来恨,制造了一个狄耶罗暴力王子,体会着人血带来的放纵和快乐,她眯着眼睛看这个社会和人群,兽性被一点点翻出来,受伤后的报复是可怖的。唯一来对她表示关心的,代表宗教的神甫,在仰拍镜头的可笑角度里让她更加希望看见人血的气味。她躁动不安。救赎?宗教不能拉住她,艺术让她沉迷于自己那个强大武力控制一切的狂想。

  PAULINE,继续着她灰色的贫穷日子,密友进了医院星星跟着淡下去。她的情欲被挑起来,从原先幻想里翻云覆雨蓝田种玉的模糊理解上升到实际的好奇。这时出现了她生活里男性的代表--房客TOM。电影演到这里让我吃惊了一把,就是那个TOM夜探闺房的镜头,TOM一副让人恶心的色男形象,委琐的男子,而PAULINE对他说的话居然是,“把门关上”,明白无误的暧昧回应,她要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探索实际的情欲为何物。

  非常不愿意去回想他们的那段做爱。恐怖,恶心,足以摧毁人对一切正常男女性爱的信心。流着汗的男人的瘦脸,兽类般不洁的感觉,压迫的喘息,沉沉的在森冷的夜色里回荡不止不息,好象魔鬼的咒语。TOM的脸在模糊的镜头里忽远忽近,没有爱,只有发泄,男性在她身上只打上了这样可怕的印记。她慢慢留下一滴眼泪,她这么快的老去了,温柔抚安慰她的,只是她在男性带给她的极度痛苦里幻想出的天堂,狄耶罗粗糙的手掌和怜爱的眼神,JULIET美丽的身影和灿烂的笑容,性或者暴力,她在这次做爱里加深了对血腥的向往,死亡可以终止她受到的侮辱,剑在她的手里被慢慢举起。1954年的PAULINE,座右铭已经改成了“人有旦夕祸福,尽情吃喝玩乐”,阴郁的行走着,光明温暖的那个世界,大门对她訇然关闭。

  PAULINE和JULIET的性的直接交往,咎由也和PAULINE那个自私透顶的母亲分不开,是她在明知女儿和PAULINE关系暧昧的情况下,为了自己生活不受打扰而让她们住在一起,而最讽刺的是,PAULINE出于对自己家庭贫困的极度厌恶,一直到最后,她幻想的美满生活都是和JULIET一家的四人生活,好母亲恩诺拉成了暴力的对象,而这个道貌岸然私通情人的女人,却无恙无灾。是的,向阔人的风雅致敬是容易的,看见粗陋的穷人们的爱心是困难的,人喜欢抬头珍惜遥远的星空,却不愿意低下去寻找草丛里的珍珠。我暗自叹息,身上发冷。

  真正的暴力,在电影里不过五分钟的时间,一对罪人,惊慌的谋杀事件,阳光灿烂天主闭上眼睛,一个母亲看见女儿对自己举起凶器,非人间的呼救,含糊不清痛楚的声音,人类,你听见这声音了吗?看见这些血,看见这样的罪行,你还能对人性怎么想。她们相爱,为了自己的爱,可以轻易的选择除去妨碍自己的任何一个人,这也和她们设想的第四界的宗旨暗合,“PUJE ENJOYMENT”的世界,必然是极端自私的,自我选择被膨胀到最大,奔马狂出,所有的准绳在瞬间崩坏,没有对错,没有伦理,有的只是自己的快乐。梦幻天堂。她们的得救,以罪恶作为代价。接引她们的,不是云上的光彩,而是宙斯的雷霆万钧,“你们下地狱去吧,谋杀者。”神在那一刻这样判决,而人,人在此时都钻出来了,他们总是喜欢关注罪人的,也许因为他们自己身上永远的原罪。过去的时间里,没有人告诉她们该如何做,没有人告诉她们该怎样进行她们的爱,她们等过了无穷冷漠的时间,她们一起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试图建立自己的温暖,她们在被世界放弃了以后,遭受世人的裁判。

  所有的圣人都象疯子,哪里有干净的空气。人生,她们的人生,PARTY结束了。

  她们的余生,永不再相见,爱情随着暴力一起幻灭。当初的,林间那两个奔跑的天使死去了。坎特伯里的水仙永远消失了。

  我看完了她们的故事,一个沉默的旁观者。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站在什么位置上看她们,可以怎样裁决这一对爱人,这一对疯狂的罪人。

  十四岁的时候她们遇见爱情。十五岁,她们杀死了自己的母亲。


  导演PETER JACKSON 主演 MELLANIE LYNSKEY / KATE WINSLET 春晖影业1994年出品。
 
 我要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 君子无父——《那一个晚上》
  • 广州,中国的淑女?
  • 女性与DV摄象机
  • 东邪西毒和东成西就
  • 树枝上挂着一个吹破的蓝风筝
  • 一滴泪掉落的时间
  • 热力推荐:
  • 新辣游戏,经典重现
  • 新版券商在线
  • 学生触网的是与非
  • 单身女人独自上路
  • 如火如荼的雅思
  • Smashing Pumpkins作品展
  • 关闭窗口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