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 -> 电影世界 -> 电影话匣子  
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寻找以及如何寻找(二)

2001年08月22日10:43:04 网易报道 xzfd

  尽管这个第一步有点让我害羞,但是我还不至于说对自己在这方面的天分产生怀疑——我就是这么一个厚颜无耻的人,我相信自己在这方面有天分,我就觉得自己可以做点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出来——如果我对自己的估计错了,那也得等我做到第七八部仍然很糟糕的东西出来以后才会承认。那我就趁自己还年轻赶紧改行,以免自己老了以后没有养老金。但是现在,我还得抓紧时间。

  说到这里,我想起我曾经在一个电视节目中见过对陆川的访谈,里面他说的一段话对我震撼很大——大意是在陆川写《寻枪》剧本的时候,他曾经在一间小黑屋里闷了四五年,反复的修改自己的剧本,并且体会了种种郁闷、等待、焦虑以及怀疑和自我怀疑。而这种感受我曾经感同身受,因为我有一段时间在很困难的情况下必须要面对一个问题:我是否适合我现在正在干的这个职业呢?我是否要继续干这个行业?

  我选择了,而且是在很多人都觉得我是一个SB的前提下做了自己的决定。这个过程是绝对的无助和痛苦的。但是我都忍耐下来了。所以我才觉得自己现在是合适做的。

  不过我对自己的情况还是不乐观的。不管怎么说,象陆川这样的人,他们还是在所谓的“圈子”里的,毕业于电影学院,身在电影厂,也还算世家(我对陆川兄自己的努力没有任何的不敬之意),尽管需要等待,但这种等待还算有个盼头。而对于我来说,等待基本上是无望的。等的结果就是让时间慢慢流失而自己无能为力。于是,我开始拿起DV。

  作为一种学习的过程,我从来没有轻视DV的品质——我自己亲眼看过有人用U-matic格式的老式3/4带拍出过具有胶片品质的作品,那我更没有道理去忽视DV的品质。如果说现在我的作品在技术质量上还粗糙的话,那就是我还没有很好的掌握如何去控制画质的手段,而不会去抱怨器材的限制。有什么东西可以去限制人的想象力呢?

  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然会有大量不忍卒看的作品产生。但我相信里面的错误没有一次会是重复的。在我们知道了足够多的错误以后,我相信我们就开始有点知道什么是构成完美的必不可缺的元素了。如果真的笨到什么都学习不到,那我就坦然承认自己是个没有什么天分的庸人,但是凭借这个过程中学到的手艺,当个匠人混口饭吃还是可以的。(顺便说一句,我一直庆幸自己没有太早遇到大师或者天才。因为在这种人旁边,就象是阳光按倒一片树叶一样,你的性灵轻易就萎缩了。如同《圣经-马太福音》中所说:你有的,给你更多;你没有,你原有的也拿走。)

  对于我们拍摄这个DV作品的过程,Liar已经说过。不过我仍然想让大家看看当时我写的拍摄笔记。

  现在再回顾这个拍摄的过程是很奇怪的事情。自从Liar出忽意料的回来后,这个关于拍片的计划就开始进入疯狂的阶段。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生来就是为了做让雪崩发生的那个最后一块石头的。他一回来,一切就开始疯狂了。在一周之内,剧本完成了,演员找到了,一切都进入了倒计时的状态。现在想想,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对于这个过程,我觉得当时写的拍摄笔记还算是比较真实的记录了当时的那种状态。

2001/3/24
相对于Liar的目标来说,我们的这个片子已经彻底破产。因为今天已经是3月24号了,而目前的进度与成片之间还有无数的千山万水要跨越。而最可悲的一个事实就是现在这个摄制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一周前,马小兵也去了北京,而且可能是一去不返。
昨天夜里,我把所有的素材都看了一遍,开始象一个傻B一样缅怀起以往的时间。然后,在我回到家里以后,开始写那个似乎永无尽头的剧本。
从一个"生于70年代"的概念出发,这个片子经历了无数的变化。现在,它成为了一部越来越疯狂的电影。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从内容和形式上都开始向一部电影演变。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能力把它拍出来,但是我觉得如果我现在不把它写出来,以后我一定会后悔。

2001/3/28
今天马小兵正式归队,而且在感慨一番后愤然而起,对我说:一定要抓紧时间把片子拍完。

现在我们的这个有关DV的念头,就是起源于折腾。但是既然开始折腾了,起码就我而言,那就要折腾出个样子。不然一阵尘土飞扬之后,我们发现一头猪在撒了欢的跑,那就不如趁早洗洗睡了。

2001/5/15
今天发生了一件对我们来说比较大的事情。Liar同志又归队了。靠!
这位同志在比利时呆了5个月以后,就跑回来了。就像在北京上学放暑假一样。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开会,腐败,喝茶。我简直要怀疑时间是否还在流逝。一切都象以前一样又开始重复了。
不过他回来以后,我觉得这个片子终于可以完成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2001/5/23
一切都又象雪崩一样开始了。
今天晚上,大家,包括所有的主要演员,在一块碰了一下。对于这个原来属于粗线条的剧本(或者说大纲),进行了最后的细化。可以说,我们现在都对这个本子开始有了信心。
从明天开始,本片进入拍摄状态。

2001/5/25
今天我们解决了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女演员。在一天之内又换了两个人后,终于找到了一个无论是时间还是本身条件都可以满足本片要求的女演员。累!
然后又是一系列小小的麻烦,我们终于开始了排练。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我们还是比较满意的。很多问题暴露了出来,这对于我们这些几乎是完全业余的人来说,每一个问题的暴露都是让我们在正式拍摄时多一份把握。

2001/5/29
今天晚上我们讨论了剧本的修改稿。由于我对剧本的修改有点太大,大家对于新剧本有了分歧。在漫长和辛苦的讨论后,我们又就剧本的修改取得了新的共识。

2001/5/30
在拍摄暂停了两天后,今天晚上大家又碰了一下。对于新的第三稿剧本,我决定从此定稿,不再讨论关于情节什么的问题。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片子是完美的,如果大家沉迷与讨论和修改中,可能就会一直停留在这个阶段。对于我们来说,这个拍摄过程是一个学习和发现的过程,只有开始,才会有认识。
对于我们这些业余DV爱好者,今晚再次体会了制片的重要性。因为今晚我们主要就拍摄日程和人员安排进行了计划。马小兵的工作重要性开始现露,也许在今后的拍摄日程中,他还会更累。(更多内容请看“事先张扬的拍摄事件”)


  然后的20天里面我没有写任何文字记录。因为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那种紧张的感觉。由于Liar只能在国内呆到6月底,所以我们当时可以说是在赶工。对于我来说,让Liar在回比利时的时候带上一盘他为之付出很多的作品磁带,成了我当时的一个小小心愿。我在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里,每天都只能睡4-5个小时(前提是白天我还要正常上班,而且我的工作并不是那种坐办公室的轻松活)。在进入后期剪辑以后,我在一周的时间里基本上就没怎么睡觉。其间有数次我在体力和心理极限上都到了边缘,脾气暴躁,为了上字幕用的字体以及一些小问题把Liar和马小兵痛骂一顿。好在大家都是在一块战斗过的战友,终于把一切都忍耐过去了。现在想起来有点很不好意思,因为他们所能做的他们都做了,而且做的很好。

  在这个过程中并不是没有让人心动的时刻。当我们在非线编辑机上看到一段段还算流畅的影象活动起来的时候,连我这种对之习以为常的人都开始感动起来——所谓导演的成就感大概在这一刻达到了顶点。
上一页 下一页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电影DIY】 【】 【关闭窗口

 热力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相关文章
  • 梦是可以不压韵的
  • DV与行为艺术
  • DV时代的新农民
  • 当DV成为一种做秀的方式

  • 陈淑芬:学友被“时间伤口”擦伤手(图)
  • 五月天北京签唱现场火爆 首次内地街头献艺
  • 04年电视剧最高收视率 《纪晓岚3》今办庆功宴
  • “原创直通车”今日开奖 华纳花旦叶蓓助阵
  • 算了吧

    频道精选
  • 天亮说晚安①:玻璃窗
  • 爱情有什么道理
  • 挂在屁股上的国旗
  • 只跟你谈爱情--罗拉快跑
  • 飞龙探碟手--霉运周的收获
  • 爱与欲的切割:情归何处
  • 再回首⑦:一人独舞
  • 梦是可以不压韵的
  • 我来教你拍电影
  • 爱是原罪
  • 飞向太空--幻影与存在
  • 2002年好莱坞新片A-Z (四)
  • 晚风轻轻吹过树林
  • 仙人的爱情:蜀山
  • 从微言大话到大话微言
  • 评论:《书剑》代有才人出
  • 秋高气爽,收割侯麦
  • 冷酷的杨德昌,漆黑的牯岭街
  • 好莱坞秋冬新片全介绍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