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 -> 娱闻杂报 -> 娱闻速递  
霍建起,陶红,孙明做客网易聊天记录

2002年06月28日17:05:49 网易报道 

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下午,欢迎你们走进今天的嘉宾聊天室,在上海电影节上,影片《生活秀》荣获了三项大奖
主持人:今天我们请来了摄影孙明老师,还是女主角陶红老师,还有导演霍建起老师。


主持人:你当时知道了自己得奖以后非常的高兴,这次的影片又获奖了,而且又是在上海,同时这也是第一次在本土上获奖你是什么感受?
霍建起:非常的高兴,觉得和上海是有缘的,《赢家》在上海得了最佳的影片,和最佳的导演,让我非常的以外,上海和我非常的有缘,而且我听说过些天还要在上海进行首映,我的片子跟上海很有缘分。


主持人:你扮演的这个来双扬的角色应该说他的性格非常的复杂,有她可爱的一面,和嫂子大打出手,你觉得她这个任务能够代表改革开放时候的女性的形象。
陶红:我觉得是一个全新的东西,他和以往的影片表现的是不一样的,以前表现底层的任务是非常的勤劳,非常的能干,非常的朴实,但是这个是非常的质朴人物的,同时又是风情万众的女性,他的个性是非常有能力的人物。


主持人问孙明:你是第一次和霍导合作有什么感受?
孙明:希望能够再次获奖?这个戏是以夜戏为主的影片,所以夜戏的拍摄手法在我们的拍摄的手法上表现得多一点,白天的戏,因为夜市的女人,所以我们希望夜市的生活更加有生命力一点,生气勃勃一点,白天的戏我们希望没有夜戏那么感觉有生命力。


主持人问孙明:拍夜戏非常的困难,需要很多的合作,像咱们的摄像机是在高空,看到了很多的房子。
孙明:因为重庆本身是山城,所以很多的角度可以看到另外一片高楼,我们又找了很高的角度,拍摄的角度能够更丰富一点,有一次就是为了找高角度,爬了很多的楼顶,正好能看到这个街。
陶红:所有的人都爬上去了。


主持人:夜市的人特别多?
孙明:那个时候人还可以,大部分的店铺的门都关了,都是我们的导演,我们用灯光弥补一下,看起来还是很希望。


主持人问霍导:为什么咱们的拍摄地点是在重庆呢?
霍建起:我觉得湖北是一个平的,不像重庆是一个山城,但是我认为有一个很相近的一点就是在长江边上,是一种潮湿的江边的城市,这一点和池莉的作品不矛盾,我们看了浙江和福建,和他们做了一个,重庆对他有一种情节,有一点想象,因此我们没有犹豫,一下子就到了重庆。这种弯弯曲曲,老房子的味道都是影片在影像上更加有特点。


主持人问霍建起:山城更加的秀美,重庆的山城可能和人物的性格有一点想象?
霍建起:对,四川是一个盆地,重庆有一个山城,有一点隔绝的,封闭独立的,像独立的王国一样,因为他发生的故事更加的有意思,现在跟过去的老房子的对比使影片赋予了新的含义。


主持人问陶红:记得记得当时有什么花序?
陶红:在《生活秀》的拍摄过程当中,尝到了创作的快乐,所以合作得特别好,我会从中感受到一个演员在一个好的环境带领下的创作,这是我最深的感受,还有就是我感受到有一种交叉点,就是走进他,这种感觉是我最深的感受,花序就是可能大家看的时候会觉得有一场雨戏,拍得很辛苦,拍了大概有两天。
陶红:实际上电影里都是两三分钟这样的。
霍建起:花序就是美术的设计,久久餐厅里面就有一个什么汤,里面就有一个叫陶红鲈鱼。清煮孙明,把我们每个人的名字编到了菜名里面来了。

主持人问陶红:你说过在以前的拍戏的过程当中,这个拍完了以后,有一种失落感?
陶红:我说炒菜炒完了以后,厨房很脏,我说这就演完了,我怎么这么舍不得,头一次有一种对角色和对剧组的难以舍弃的感觉,就是觉得特别值得去回味和留恋。


主持人问陶红:是不是给你带来了什么新的东西?
陶红:包括我整个表演状态,还有我做人很多东西都会受这个东西的影响,包括电影节,电影刚刚放的时候,他们说我变了,他们也说不清楚,从表演上来说,我已经变了。

主持人问陶红:一个好的角色对演员本身来说有很大的意义。你是一个男性的导演,但是这个影片是一个女性题材的影片,你是怎么站在编辑性的角度把握这个影片的呢?
霍建起:瞎琢磨,有实力的小说在那儿,你还要注意观察,可能比较片面,你这样理解,别人可能这样理解,从女性的角度也是一种变化。所以我们男性拍女性题材更加的敏感,就是像我们女人谁漂亮一样,男人和女人看得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觉得我们的视角会更敏感一点。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孙明,你觉得在你的摄影镜头里什么样的女性是最美的?
孙明:陶红是最美的,他非常的投入,这个片子也下了很多的精力,我们在摄影机里看到他的表演,我们都非常的感动,美术,灯光都非常尽心地去拍。

主持人:看一看网上的朋友有没有提出什么问题?有一个网友问霍导,《那人那山那狗》也是山城的的风格你很喜欢在这样的情景下拍戏吗?
霍建起:是的,它能够激起你的创作欲望。


主持人问陶红:你这个影片当中的来双扬,最后他为了帮助其他的人,不牺牺牲自己的性格,你觉得这种人物在现实当中存在吗?
陶红:实际上这种女性,我是重庆人,就是在重庆就有很多这样的女性,她很为别人着想,她很少考虑自己。她要肩负全家的责任,他要管它的哥哥,弟弟,妹妹,所以我觉得生活当中应该是有这样的女性,而且我觉得还有比来双扬更加为家人付出的这样女性。来双扬虽然付出,但是她有很多有个性的地方,他要去争取,他要保持自己的一片天空,自己的一份职业,和自己的一片空白,她是一个会付出,也会争取得到的这样的女人。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是什么样的激情的呢?
霍建起:有生活当中的质感,生活当中的琐琐碎碎的仁义,生活当中的细微的关系,尤其是中国这个国家民族特别的可爱,同时也是特别的复杂,因为不是那么的简单,不是人和人的那种相距不在一起,因此就出来了很多是也好,是一些共识也好,非常的丰厚,我觉得在这种生活质量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问霍建起:是池莉找到你的吗?你怎么想起找陶红呢?
霍建起:是的,陶红的经历有一点相似,从重庆到宁夏,把父母接到身边来生活,同时她又是一个重庆人,有一种北方的女孩的性格,符合人物的性格。


主持人问霍建起:在这之前是非常的熟悉了?
霍建起:在这之前有4个月的准备了,之前我们有一个磨合的过程。


主持人问霍建起:看到这个原著当中是这些琐碎的小事,你比较关注生活当中的小人物的生活,这些题材是跟个人的经历有关,还是跟其他的有关?
霍建起:有一点打动了我,虽然他是那么一个短篇,像散文一样,生活当中的质感,细节,某一场戏的精采让你感觉到您周围发生的事情,这些小事可能每个家庭都能遇到
霍建起:因为中国的过去都是多子女的家庭,都会有这些妯娌之间的矛盾,这是有普遍的意义的,做这样的东西我觉得自己还是兴趣的。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有没有想过尝试别的
霍建起:会的。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能跟我们具体解释一下文化片什么的意思吗?
霍建起:电影不是一个抽象的东西。抽象的画有一种审美价值,但是作为电影他确实要在黑屋当中去看,你要给观众去看,要是给自己看的话,你可以做很异常的电影,做电影就是必须要有一定的观众层,不要让他看得觉得很不能接受,同时我不想因为商业失去它的魅力,为了商业效果会把这个影片失去。我个人还是比较适于拍艺术性的电影,所以我在这方面很想找到一个非常好的结合点。


主持人问霍建起:一个老导演适合于自己的个性就可以了,但是一个好电影不一定要适合观众?
霍建起:男人,女人,知识阶层和普通的百姓是不一样的,你不要想太多,这样的话,会使你的创作有很多前提之后,你会觉得你做出来了以后捆住了手脚,做这个就是要把它做好了,只要做好了,就可以了。是为了做艺术上的尝试做这种电影,你无法适应现在的观众。
霍建起:实际上它也是有观众的,你把东西做到了一定的程度,自然会有观众的。

主持人问陶红:你穿的礼服非常的漂亮,你在出席晚会之前是不是做了精心的打造和安排?
陶红:当时也再想要不要自己穿得很隆重,因为当时在上海,我一到的时候,人家就讲,你的这个片子还获奖你知道吗,导演和我说,咱们就是去玩,咱们把电影推给上海的观众,让更多的人知道,但是突然一到那儿,我就有一点,一直在讲,所以那个时候就是觉得也有可能,但是还有可能就是这种状态当中。所以当时也有一些朋友去,包括导演都说,我自己也认为,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电影节,我觉得不管自己拿不拿奖,我都要有很好的状态。也是我对整个上海电影节和对喜欢我电影的一种尊重,所以那天就是很盛装出席。
霍建起:国际的中国电影节是这样的,这样的国际电影节你看所有的国际电影节,所有的明星,得不得奖都会很隆重的。
陶红:导演也鼓励我。

主持人:这是中国的电影,全世界电影的节目,得不得奖不是很重要。
陶红:重要的是参与到中间,你作为演员你的很好的风采。

主持人问孙明:你去上海之前知道自己能够得奖吗?
孙明:我没有去现场,就在北京呆着。
霍建起:你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结果别人把我当成了摄影师,拿一个小杯在我这儿逗,我跟他在一起,当我是非常优秀的摄影师,我应该跳起来,但是我还是没有跳起来,因为我不是孙明,那一瞬间我特别希望他在身边。
系统通知说:聊天室左边的《现场图片》已经更新。
孙明:大部分的观众认为霍导就是一个摄影师。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在处理这个镜头上面有什么技术的处理?
霍建起:我们会研究我们应该拍出什么样的形态,这样的话,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一直在做,还有美工,一起在前期的时候就是再想,影调上细致上如何做,如何把握更多和我们随时随地地去做,这样的话,我们在前期有一个共识,就是在拍摄的时候,你就会往那个状态去追求,所以我觉得我们合作的时候霍建起:我还跟孙明说这是很重要的一次创作,所以我觉得这种期待是看来还是有结果。
陶红:就是像导演刚才当时跟我们讲的,他想要的一种东西,我第一次看到电影的时候,我说真的是。真的是那种感觉,包括性格的那种味道,所以真的是把我最好的一面都拍出来了。导演和孙明。
霍建起:把最美的状态拍下来,这个片子成功,尤其是摄影,我们最难的就是夜景,但是最成功的就是夜景,往往是很难的东西,拍摄的难度,摄影的用光都会有难度,但是这种难度克服了以后,会成为一种飞跃,会走到一种非常高的层面上去,所以大家对于摄影的认同,对于陶红的美的认同。和我们这方面的追求摄影,和每个人的追求是一样的。


主持人问孙明:通过这次的影片的获奖是不是会对你有什么启发,带给你最多,最大的东西是什么?
孙明:获奖不获奖是无所谓的东西,对待大家是这么说的,回家就不这么说了,通过拍戏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在整体考虑方面,包括是前期创作,有的时候前期创作投入不够,我们定了影片的拍摄地方了以后,在现场找很多的可以挖掘的东西,这样累计起来的结果最后会好一点。

主持人问陶红:这次是电影电视同时拍摄,会不会带来很多的压力?
陶红:不会的。我觉得其实挺好的,两种不同的来双扬,会给大家带来不同的感觉,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角度,包括我和我的朋友都一见面就喊来双扬,现在好多的朋友拍话剧,这就证明了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作为导演,你觉得电影和电视,靠这种新的形势你是怎么看的?
霍建起:这是我们套出了一个电视剧出来,在同时期,电视电影同时做,是两波人做,他有一个同步的东西,这个好处就是在可以互动,这不是一个坏事,产生各自的影响,并不是说互相有一种怎么样的对视,其实不是,他运营的形势不一样,他做出来的东西不一样,每个东西都有他自身的魅力,这样的话产生的影响使更多的人可以去接纳。


主持人问陶红:我在网络当中看到了这样的一些人,虽然以前拍过了很多的影片,希望《生活秀》成了今天?
陶红:我很自豪,对当时导演,还是一个小的剪出来了以后,还是在小地方看的时候,我真的是特别的高兴。我就是特别感谢霍导,给了我这个机会,把我的很多的潜质都挖掘出来,这真的是我的一个台阶,不管是对我的表演,还有整个从艺来讲,都是一个台阶,上升了,不管他获奖不获奖,当时我看完了以后,我说真的是非常的高兴。


主持人:我们看看网上有没有什么?网友问:你是否为宁夏的朋友支持你而高兴?
陶红:我从6岁就在宁夏,它对我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

网友问:我觉得你的声音很好听,你会往唱歌方向发展吗?
陶红:我已经开始唱了,我主演的电视剧已经开始唱了,我都会唱片头曲或者是片尾曲。


网友问:在你所拍的片子当中,你最满意的是哪一部?
建起:这很难回答,你有几个孩子,你喜欢哪个,但是这是你的心血,你都很喜欢,生活得到了承认,有一些大家没有引起注意,这是我们创作的阶段
霍建起:我们也是会非常的高兴。这不仅代表了我个人,还代表了我们国家的电影,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那个片子也是非常的好。

主持人问陶红:你是那中喜欢谁就想嫁给他的女人吗?
陶红:女人好象都是这样的。

主持人问霍建起:《蓝色爱情》在国内的票房都不是很好,你怎么看?
霍建起:这和我们发行的薄弱也有关系,我们没有参加任何的发行的像首映式和宣传活动,电影毕竟是一个商品,它需要进行宣传,就是像我们的产品做广告一样,如果你有了自己的品牌,宣传了才能有人看。日本人为什么喜欢看,并不是说日本人就比我们懂电影,因为当时是春节,放了以后,他们觉得发现了一部一电影,我们做发行并没有像日本一样,做了一年的准备发行一部片子,他用了另外一种不同的方式,我们国家今后应该是院现的放映要根据不同的影片来放映,因为不同的影片有不同的放映的方式。比如说像日本并没有铺天盖地的,但是他们一点一点的渗透,日本的很多的观众已经渗透到了心里了,自己没有特别接触,而不是说特别的炒股,带到了日本的全国,今天明天还还在演,他跟不同的题材,不同的影片发行的方式,还有有的时候,你甚至要去看,不是所有的影片都有这样的放映,你的影片就有你的观众群,你的观众群就是你的神,这不是我们发行上不够完善,今后会好起来。我们的电影毕竟进入得比较晚。


主持人问霍建起:现在《生活秀》的发行怎么样?
霍建起:我们在上海下个月要进行首映,时间会仓促一点,但是做总比不做好。我们希望能够收到好的结果,中国的电影发行和中国的市场,中国的观众群都有他的难度,但是这不能怪观众,在某些发行的过程当中,都会有一个过程。就是像外国人怎么去,他们也有一个箫条时期,电视出现的时候,都在家里看电视,我们中国现在也是,过一段中国就要走出去了,你就要给他时间,它毕竟比较年轻,他需要一个过程。


主持人问陶红:我通过很多的渠道看到了你在《生活秀》当中的剧照,你怎么评价你在当中的形象设计?
陶红:我觉得是把我拍得很有女性的味道。包括我的造型,我觉得导演很在意,包括我们的服装都是亲自去挑,导演,摄影一件一件的挑,这个照片上非常主打的我的这件小碎花,只要20块钱,所以我整个造型,当时我自己看完了以后,我非常的满意,又符合人物,表现了我很多的特征,而且有很多角色的东西全部都展现出来了,我的造型服装,还有对我的要求。


主持人问孙明:你想拍什么样的电影?
孙明:我就是想拍《生活秀》这样的电影。给摄影有所发挥的地方好一点,有一些戏在视觉的表现上欠缺一点,这个戏在结构上来讲,选择的城市摄影上有所发挥。


主持人问孙明: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以后可以尝试一下导演什么的?
孙明:我现在还是比较欠缺,我只能去先学习,再去想别的事情。

主持人问孙明:你是怎么走上摄影之路的?
孙明:很早以前受过电影方面的影响,上电影学院,在上学的期间,我们的主任对我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电影学院出来了以后,很多人无法实现在学校里拍电影的愿望,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幸运,可以去拍电影,可以和好的导演,好的演员合作。


主持人问孙明:你能够简单地透露一下你拍的是什么电视剧吗?
孙明:这是中国的第一部音乐剧,有很多的舞蹈在电视剧里面出现,所以希望能够在画面上讲究一些,所以就让我们来拍了。


主持人问孙明:你在摄影方面的难度挑战大吗?
孙明:挑战应该没有像电影大,因为电影放在特别大的荧幕上,一点拍得不好,就会显现出来,而在现场上就会知道是什么结果,但是因为磁带没有胶片,色彩,他使得画面上没有像电影做得那么细致,电影比较适合拍夜戏,但是磁带就不行了。


主持人问孙明:一谈到专业的问题你很能说了?我们来看一下网上的朋友有没有什么问题。网友问:《那人,那山那狗》最大的魅力在哪里?
霍建起:他有一个国际化的人性的东西的表达,父子情,家庭的亲情是全世界共有的,不管是什么肤色,在哪个国家,这一点是普遍存在的,这种父子情使你有更广泛的意义,所以不仅仅是韩国,这个电影节,为什么观众这么喜欢这部片子,就是因为他具有这种广泛的意义。


网友问陶红:我非常喜欢你早期主演的电视剧,《国际航班》你觉得那时的演技和现在有什么改变吗?
陶红:那个时候是我比较本色的表演,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大学,现在我演的来双扬是一个成熟,有经历,而且是复杂的。那个时候我毕竟在上学,和我现在毕业了,和我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很大的差别。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觉得《生活秀》和以前的影片有什么区别吗?
霍建起:最大的不同,就是我过去理想主义,诗情画意多一些,这部片子就是现实的东西多一些。它比较有生活的质感,所以我拍这部片子的时候,我们也追求美,但是这种美是建立在非常的现实和自然的环境下,而没有更多地去用非常张扬的,诗情画意的东西。


主持人问霍建起: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在以后的创作当中会是非常的维美,非常的浪漫的?
霍建起:有的题材决定了我这样,不能像《那人,那山,那狗》用那种大量的音乐去表现,要看它的内容,由于他的商业和艺术的相结合,和艺术舞台和现实的那种现实的连接,都使你做得更加细致的东西。我想还是应该从内容反映形势,这也是我们拍电影需要解决的,你刚拿到的时候,如何把这个形势表现出来,不是说我想怎么就怎么,而是要特别的恰当地表达出来。


主持人问陶红:当初你接这个稿子的时候,是什么村史你想接这个戏的?
陶红:能够让我演是非常的幸运的事情,这个戏是丰富性,复杂性和挑战性促使我,这是我创造的最好的角色。最丰富的角色。它太多的诱惑,就是太多的好,来让我想去演这个角色,有太多的可能性。


主持人问陶红:有很多关注你的朋友说你长得非常的漂亮,会不会觉得外表过于漂亮对于塑造人物的话会带来一些影响?
陶红:漂亮吗?可能有的时候会,但是我并不觉得我自己漂亮,实际上我是一个上镜块会比较大,到了荧幕以后,很多人觉得你生活中会比你电影当中瘦很多,这就是我比较吃亏的地方,所以我经常要去减肥,不吃东西,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接角色的时候,都是跟我反差很大的角色。完全不符合我的性格,尽量想突破自己,不要使自己被定型。所以我会觉得我经常演不同的角色,这是我自己的一种追求,希望能够更新一下自己的形象。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觉得导演和演员是什么样的关系?
霍建起:创作关系,合作关系,你要知道他哪儿好,你要知道他怎么是最佳的状态,怎么是最美的。一个人他是一个立体的,但是这个立体不是一个角度的,不管从影像还是其他的角度,需要你比较敏锐地知道他哪儿好,如果不去注意的话,他的其他的就出来了,《生活秀》需要他美,因为这个男的是因为她美才去追求她,这样一点,一定要让去看出她坐再也市是一道风景。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觉得是导演更重要,还是演员更重要?
霍建起:我觉得导演是把握整个影片,演员是在诠释这一部分,他决定了影片的好坏,但是导演是去把握的。他可以让演员这样,也可以让演员那样,这样可能就好,那样就完蛋了,这样的话,导演是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我不是说,包括我们自己,我们可能有时候会挺好的演员没把握好,使演员失败了,一般的演员把握好,是因为演员很好地感受自己,我们可能也有很多的演员是因为在一个好的电视里面很有感觉,同时在一般的影片里面失去了魅力,所以我觉得导演是很关键的。


主持人问霍建起:你说你有收获,也有遗憾,但是你通过的《生活秀》以后有哪些遗憾?
霍建起:人物的走向上,是不是可以多一点,是不是可以少一点,这个是比做完以后,你反复想办法也是无法解决的,有些想法是当时没有意识到,只能是通过手段来弥补不足


主持人问孙明:你在世界范围之内,你最欣赏哪位摄影师的作品?
孙明:其实我上学的初期我特别喜欢斯脱拉落(音)后期就是喜欢康极(音),都是拍得非常的好看的,其中我最喜欢他的影像风格非常好,从影片的内容和拍摄的手法差距太大,但是无法借鉴,只能从国内的影片上面来借鉴地国内的影片和拍摄的气侯上,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可以避免很多影片的不足,吸取很多影片的长处。


主持人问孙明:你觉得国内的摄影师和国外的差距在什么地方?
孙明:差距主要是资金的差距上造成了所有的差距。人家是人民币两个亿,我们这个只有500万人民币,这个差距太大了。当你想用很多的器材,他有的器材特别的长。摄影师和导演对影像有想法的时候,器材非常受限制,纸片部门对我用器材是相当大的支持。
霍建起:我们拍《那山,那人,那狗》的时候的摄像机是50年代的了。

孙明:资金上的差距使大家的想法受到了很多的局限。比如说我每一个镜头,这一组可以航拍,如果有更多的航拍的话,会使山城表现得更好一点,但是很多的城市是很平的,是不适合航拍的。我就是从各个的角度和方面来证明自己是一个不错的摄影。


主持人问陶红:你是球迷吗?
陶红:伪球迷,但是也挺狂热。

主持人问陶红:2002年世界杯的冠军是谁呢,你猜想?
陶红:我觉得应该是巴西,因为罗纳尔多,真的是很出色的。


主持人问霍导:你的片子都获奖了,你有什么看法?
霍建起:演员要有自身的魅力,我认为演员的魅力,因为电影的特质就是那么大的荧幕,把一个人表现在荧幕上,一定要有这两点。


主持人问霍导:和《蓝色爱情》,《生活秀》的宣传大一点,你认为会有大的市场吗?
霍建起:我们希望是有好的结果,我们会配合每一次的宣传。但是这只是我们的一种期待,我们就说说我们的发行方面,确实我们包括中国的现状,就是像韩国人,世界杯期间我去了韩国,我看了中国队的最后一场比赛,我属于一般的球迷,但是为了中国民族的利益,在那里喝采。你要感受一下世界杯。韩国特别的奇怪,因为我们去做中国电影周的首映,反馈得非常好,韩国特别好,为什么韩国可以拍出很多的东西,因为韩国是真进现场拍。而且他专门看韩国的。我觉得他就是像我说的那样,他不要穿涤纶的,他要穿棉布的,他经历了在电视机前的不行,他要去看电影,除了看美以外,他忽然觉得民族电影是最能够沟通的电影,韩国的制作人员就是拍出了这种电影,使韩国人走进了电影。美国的大片不仅是在全国,而且是在全世界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但是我们的民族电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社会的推进,他会越来越好的。中国的观众的市场这么大,我们要给所有的人一点时间。

主持人问霍建起:韩国的人去电影院,是因为他们的电影真好,还是民族的情节在里面?
霍建起:我们也曾经吃麦当劳,吃肯德基,现在偶尔吃一点,但是最想吃的肯定是中国的民族的菜,因为自己的民族的东西,自己最有体会,一旦多了以后,也不过如此,就是这么一个好东西。我想这是需要一个过程。使我们的观众越来越多的走向电影。


主持人问陶红: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打算?
陶红:最近在拍一个电视剧。我在里面演一个和我完全不同的人,有一点点相对古板,有一点点刻薄,变化就是她在生活中受到打击以后就变成了很疯狂,跟以前不一样。最后等到她恢复了以后,就是一种全新的,起伏很大。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 [香港制造]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见鬼10》:问世间,鬼为何物,直教人生死...
电影巨星的90年代(转)
风眠乱语:那一刻你的梦想
Ever After 童话情真
胡言论语之《孔雀》-
2046:激情多夜,怀念一生
无忧/财公子
恋之风景9
风眠夜语
cellular
cellular
cellular

 热力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相关文章

  • 陈淑芬:学友被“时间伤口”擦伤手(图)
  • 五月天北京签唱现场火爆 首次内地街头献艺
  • 04年电视剧最高收视率 《纪晓岚3》今办庆功宴
  • “原创直通车”今日开奖 华纳花旦叶蓓助阵
  • 算了吧

    频道精选
  • 专题:第六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2002娱乐世界杯专题
  • 顾小白狗窝札记:乱
  • 佣兵日记:6月16日
  • 基督不到的地方和上帝眷顾的双眼
  • 贾樟柯的执著与悲伤
  • 一种关注:《追随》(Following)
  • 王菲的24章经
  • 《摩登天空4》:一切刚刚好
  • 近年来日剧收视不振的恶性循环
  • 杨思敏:亚洲第一美胸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