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 -> 电影世界 -> 影坛人物志  
Liar专栏:因贾樟柯之名(2)(二)

2002年07月01日09:37:02 网易报道 Liar


贾樟柯:还有就是我现在觉得有一种就是拍摄过程里的偏移,是让我特别警惕的一个事情,就是你拍着拍着跟你的初衷走的太远了,已经偏到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了,这也是,我也不知道有一些大师他们是怎么处理这种偏移的,但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电影做的是越来越苍白,越来越没有底气,没有中气。我觉得你像哪怕是费里尼一个很小的东西,也是中气十足的,你发现他真的是表现和控制和掌握了他的一切。但我发觉自己有些时候就偏移的太厉害,把持不住,或者说把握不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当我跑到另外一个方向的时候,我说,哎……

Liar:我到这儿了,哈哈。

贾樟柯:哈哈,我到这儿了,对,就是很困惑的一个事情。

Liar:对,他那个《8又2分之1》开头那10分钟,太牛逼了。但是我觉得可能是不是,我觉得外国人,就是西方人,他们的内在,把它表现出来的那个渠道特别的畅通,不像中国人,中国人首先他自己有很多的阻碍,然后在表现的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阻碍,每一件事情都会交织在一起,然后到最后形成一个结果,这个结果离初衷就已经十万八千里了。我觉得这跟整个中国的这种他妈的……

贾樟柯:传统文化。

Liar:对,有关系。很多事情搅和在一起。

贾樟柯:对,你哪怕是很小的事情比如说,我们从小写日记,应该是很私密的东西,但像我写的日记,全是写给老师看的日记,这就是你的文化里面你自己的一个负面的东西。很简单一个例子,但是就不一样,你从小就没有一个习惯很诚实的来表达你自己,我有时候翻我以前那些日记,从来没有一篇是写,说我想你啊,喜欢谁,没有。顶多是今天踢球了,我今天干嘛了。就是再看的时候你觉得很惭愧,因为你觉得那是假的东西。

Liar:真实的欲望被掩盖了。

贾樟柯:对。

Liar:甚至我觉得到了最后,大多数人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有过这种真实的欲望了。

贾樟柯:恩,我现在觉得中国人有两种,一种就是很简单的就能把自己生命里很重要的事情都忘掉,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生活在幻想里,幻觉里,就是说他相信幻想,幻觉,他想象出来的东西他会觉得是现实,变成现实,这是挺麻烦一个事情。

(贾樟柯起身倒茶,我看到桌上一本1971年版的新华字典,封皮快脱落了,翻开内页,纸张发黄,有一个钢笔写的名字,日期是1978年10月8日)

Liar:我操,你这还有这么老的新华字典。我靠,看到这东西感觉真是非常亲切。

贾樟柯:呵呵,上小学的感觉。

Liar:你看这前面还写着毛主席语录。你做过眼保健操吗。

贾樟柯:恩,做过。

Liar:就是“为革命,保护视力”。

贾樟柯:哈哈。

Liar:很搞笑的。

(沉默)

Liar:但是我又想到刚才你说的那种幻觉,我就觉得,不知道这是不是成长必经的一段历程,就是说我总是不断摇摆,我不知道是相信更好,还是怀疑更好,可能我会感觉我看到的比较多,比如说可能我感受的比普通的生活在幻觉里的人知道的更多一点,我可能知道什么是幻觉,我可能知道你们相信的这些东西是他妈的幻觉,但是自己的处境就很尴尬,就好象你曾经说的那些放弃了梦想去承担平庸的人,那段话我很喜欢,和我自己的感觉是一样的,就是往往他们呈现出来的状态你觉得很可爱,你会觉得他们很单纯,就是这种感觉。但是有时候我又会讨厌这种单纯。就是这种感觉很矛盾,而且你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觉得有时候我操,我想做个傻子但是我又做不到。

(沉默)

Liar:我忽然想起来你已经三十岁了。

贾樟柯:三十二。

Liar:你的脑子里有没有这种所谓“三十而立”的感觉。

贾樟柯:没有。

Liar:那就很奇怪因为你在县城呆的时间是比较长的,象山西,或者我们安徽那种地方,我感觉包括我生活的地方也是相对来说比较封闭的,比较传统的。

贾樟柯:我是没有。

Liar:跟你的成长过程有关系。

贾樟柯:我觉得我这两年变化最多,就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以前觉得自己能干好的事情很多,现在觉得能干好的事情少了。这个事情,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贾樟柯:有时候上网看一看,真的感觉挺失望的,你像北大那个卖(《我的摄影机不撒谎》)书的会上,人们说的话,你会觉得还是……还不如老一辈的。

Liar:我就觉得,有时候感觉很悲哀,就是你看到一帮新的人出来了,本来是件非常好的事情,然后他们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是这样一种东西,就是它表面上是新的,其实骨子里是老的。

贾樟柯:我觉得你那个《和撒谎者一起撒欢》的文章里我最喜欢就是说到跟传统的关系,就包括我喜欢电影也是看了《黄土地》,就是说不管他们现在变成什么,你不应该割断跟历史的关系。你可以不喜欢,或者你可以说现在的电影,但是你不能把你跟传统的关系切断,我觉得现在很多导演都是这样,非说自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个英雄,就是天才,每个人都要当天才,就是说我没有受过任何人的影响,一生下来血管里就流胶片。这是挺可怕一个事情,你不把人当一个人了。

Liar:我觉得现在就是有这么个心态就是说:我他妈是一个导演。可能他在生活中是这样,在公众面前也是这样。如果你在公众面前这样我不反对,因为现在是一个媒体太发达的年代,有的东西你没法控制的,可能在它面前你必须这样。但是你在一帮年轻的学生面前弄成这样,我觉得太他妈的扯淡。其实我那天不想骂人你知道吧,但是看了我太生气了。

贾樟柯:恩,那天我刚回来,上网一看我觉得不可思议,没必要树一个对立面,就是把以前的导演,第五代导演树成一个对立面,来确定自己事情的价值。

Liar:当然我觉得你像王小帅这些人,我觉得不会,像你跟他还有陆川,你们是比较清醒的人。而且我很反感,我很讨厌实践社,我反感一切以组织的形式出现的东西。

贾樟柯:恩,他们有些做法也是挺可怕的。

Liar:可能我觉得未来的两三年在中国做电影的环境会好一些。

(他的妻子回来了,贾樟柯忙着给妻子录象带让她寄出去)

贾樟柯:来咱们接着聊。

Liar:刚才聊哪儿了?

贾樟柯:忘了,嘿嘿。

Liar:我在网上看好象说你要跟朱丽叶·比诺什合作?

贾樟柯:对,不过是三,四年以后,你看过马尔罗的《人的状况》吗?但我不会拍那个小说,因为小说贝·特鲁奇买走了,我就想拍二十年代很多流亡的革命家,法国一个,还有日本的……

Liar:哦,到上海是吧。

贾樟柯:对,到上海来,然后搞暴动啊,什么的。我就觉得这段历史对我们来说特别有价值,我搜集了很多资料,有一个历史特别感人,就是有一个俄罗斯人,他在上海的时候请了一个黄包车夫,他每天上班到办公室都是黄包车夫拉他,当时他就是完全疯狂了,连黄包车夫他都要给他灌输革命道理,每天在黄包车上就给他讲革命,那个黄包车夫是完全被点燃了,就在自己的胳膊上刺青,刺俄共的镰刀斧头,然后大革命的时候,国民政府就更疯狂,抓到这个黄包车夫以后就把他杀掉了。我觉得那个时候人们真是生活在信仰和理想中。

Liar:幻觉。

贾樟柯:对。我相信那个时候作为一个个人来说,我不相信他是真的想拯救人类,我觉得他在拯救自己,他肯定内心有巨大的压力,他想有一个出路,所以他去干这些事情。我感兴趣的是当时那种国际性的融合,你像韩国人搞暗杀啊,那种恐怖的活动。但这个电影肯定会花很多钱,所以我的制片人说找点明星可能会好一点,正好比诺什也感兴趣。感觉我片子里要有一个法国的化学家,是一个真人,在上海教人做炸药搞爆炸,做实验吧。

(沉默)

Liar:有亲兄弟姐妹没有。

贾樟柯:有姐姐。

Liar:姐姐现在在哪儿?

贾樟柯:太原,在一个中学里教书。

Liar:她看过你电影吗。

贾樟柯:看过,没看过《站台》,就看了《小武》。

Liar:她觉得怎么样?

贾樟柯:没说,没评论(笑)。

Liar:父亲现在还在……

贾樟柯:在,在汾阳。我父亲看了《小武》的反应特别有意思,他看完以后说:这要在六几年打右派的时候,你肯定是个右派。

Liar:小时候有没有挨过打。

贾樟柯:挨过,淘气吧。

Liar:但我现在看你身上那种匪气,不知道是不是收进去了,我觉得你小时侯有没有匪气,我觉得打过架的人身上都应该有匪气。

贾樟柯:可能我拍戏的时候又有点不一样了。

Liar:有没有打架打的特别惨的时候。

贾樟柯:有,给人家打的特别惨,也打的人家特别惨。中学的时候可能还有那种帮会崇拜。

Liar:有,我也有。

贾樟柯:现在我也多少有一点,少了很多。

Liar:讲哥们义气。

贾樟柯:我后来有机会见到侯孝贤,我觉得他绝对是有流氓崇拜的一个人。他身上很有那种气质。我这次在嘎那见到马丁·西科塞斯,我觉得他跟他电影里的人物一样,跟德尼罗说话一个腔调(模仿表情),恩,他跟他电影是一模一样。

Liar:《纯真年代》你看过吗。

贾樟柯:没有。我是看过他一部片子,不是很好的片子,但是拍电影教会我很多东西,叫《喜剧之王》,他就是分切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他很多分切是根据空间来切的,有的是根据动作的,他像一个教科书一样,我看了那个之后觉得特别过瘾。那个电影不好看,但是他导演的技法真的是很厉害。

Liar:我看过他原来在纽约电影学院当学生的时候拍的一个电影,节奏很慢,拍一个男人刮胡子,非常有意思,就是在一个浴室里,一个男人光着上身刮胡子,(贾:我知道那个电影)对,刮到满脸是血,但是男人仍然是毫无表情,仍然在刮。后来又刮脖子,血流的满地都是,但是他仍然在刮。好象说是讽喻当时美国政府搅和到越战里面,就是你整个国家在流血但是你自己毫无感觉。我不知道是他后来的解释还是什么。

贾樟柯:恩,我听说过这个片子。
(未完待续)

本文版权为原作者与网易共同所有,任何平面、网络媒体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如有违犯,后果自负。

上一页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Liar专栏留言版】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 [香港制造]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见鬼10》:问世间,鬼为何物,直教人生死...
电影巨星的90年代(转)
风眠乱语:那一刻你的梦想
Ever After 童话情真
胡言论语之《孔雀》-
2046:激情多夜,怀念一生
无忧/财公子
恋之风景9
风眠夜语
cellular
cellular
cellular

 热力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购买企业邮箱

    相关文章
  • Liar专栏:因贾樟柯之名(1)
  • 2002,重提贾樟柯
  • 贾樟柯做客网易聊天记录
  • 贾樟柯的电影之旅

  • 冯小刚《夜宴》推迟拍摄 《贵族》取而代之
  • BoA短裤露脐装现身 热力逼人亮相日本精选碟
  • 十大新人评选居三甲 林熙出门远游奖励自己
  • 吴君如电视剧处女作杀青 王璐瑶出演大反派
  • 5龄童现场认父 小柯歌友会惊爆内幕(图)

    频道精选
  • 专题:第六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 2002娱乐世界杯专题
  • 顾小白狗窝札记:乱
  • 佣兵日记:6月16日
  • 基督不到的地方和上帝眷顾的双眼
  • 贾樟柯的执著与悲伤
  • 一种关注:《追随》(Following)
  • 王菲的24章经
  • 《摩登天空4》:一切刚刚好
  • 近年来日剧收视不振的恶性循环
  • 杨思敏:亚洲第一美胸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