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职业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 -> 音乐天堂 -> 人物追踪  
刘以达广州搞新组合(记者访谈)

2002年07月29日15:59:06 南方都市报 马向新

  刘以达手捧华语音乐传媒大奖两座奖杯,连声说多谢。  

  广州演出接受本报华语音乐传媒大奖奖项
  刘以达广州搞新组合

  上周六,原“达明一派”成员之一的刘以达来到广州参加了一场友情演出。本报“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的评委们和刘以达一起交流了许多音乐的问题,今天的评介周刊上将刊出这次专访的内容。演出当晚,本报编辑蒋明和“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评委之一游威代表《南方都市报》,把2001年度最佳另类艺人和十大华语唱片两个奖项颁给了刘以达。刘以达开心的说:“真没想到这次来广州能拿到这么多的奖。”

  原本在周六深夜开始的演出于周日凌晨终于启动。刘以达和新晋创作型女歌手石嘉欣衣着朴素,以T—SHIRT牛仔裤的形象出现。演出的全过程刘以达负责吉他演奏,石嘉欣则唱了不少在刘以达《水底乐园》中的歌曲,如《人类》、《最好的爱煞人武器》、《孤独频道》等。也有石嘉欣自己创作的歌曲和用“UNPLUGGED(不插电)”方式伴奏的达明一派过去的旧作,如《石头记》等脍炙人口的经典。刘以达的吉他伴奏不时有炫技的表现,非常精彩。虽然在场观众频频要求刘以达能唱一些过去的作品,并数次高呼要听《晚节不保》,最后刘以达始终没有开金口。

  整场演出持续了四十多分钟,十首歌后,观众大叫“ENCORE”,但刘以达和石嘉欣没有继续带来原曲目表上列出的ENCORE歌曲《今天应该很高兴》,平静地结束了这场广州友情演出。

  上周六早上,《南方都市报》娱乐版的一众编辑和“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评委们鱼贯涌入刘以达所住的酒店,对刚起床仍睡眼惺忪的刘以达进行了一次“贴身专访”,在众多乐评人和音乐编辑的“围攻”下,这次就音乐展开的“嘴上风暴”擦出了不少精彩的火花。

  参与风暴制作者
  蒋:蒋明(《南方都市报》编辑、“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评委)
  游:游威(“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评委)
  许:许皓宇(《南方都市报》编辑、“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评委)
  马:马向新(《南方都市报》编辑)

  刘以达的另类音乐概念
  游:首先祝贺你获得“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2001年度最佳另类艺人及《水底乐园》获得十大华语唱片。受到内地的专业人士肯定你有什么感想?
  刘:没想到,知道拿了这些奖项很开心。觉得内地现在的音乐发展得很好,比香港更多元化,更丰富。

  游:你怎么看“另类”这个提法?觉得自己的音乐是否另类?
  刘:很多音乐圈的朋友都认为非主流的音乐就会给人放到一个不那么商业、大众化的位置,我觉得没所谓,(另类)只不过是一个区别,一个称呼而已。

  忆“达明”峥嵘岁月
  许:但你们在达明一派的时候都不算另类吧。
  刘:其实那时是很商业化的。

  许:也很成功。对于主流音乐界而言可能会稍微偏一些,但在广大乐迷的心中是很主流和很成功的。
  那么回顾达明一派刚组成的时候是否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呢?
  刘:最初是我主动找歌手组成这样一个组合的。那时年纪轻轻,出来闯天下,那时就在报纸上登广告,找歌手,因为自己是不唱歌的。就找到了黄耀明,当时的乐坛很少选择,都是只有些乐语流行曲。但……好像现在更差(作无奈状)。

  许:你是否觉得黄耀明的声音比较切合你的想法呢?
  刘:当时他的声音是很独特的,一听就觉得这个人可以。而且他是一直在听外国的音乐,特别是些另类的作品,所以大家就有一见如故的默契了。

  许:有哪些西方的音乐人对你的影响比较深?
  刘:很多,我们共同喜欢的音乐人就是BRIAN ENO(布莱恩·伊诺)。

  许:达明一派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已经达到了香港乐队风潮的一个高潮,你觉得在未来的日子里有没有可能是超越呢?你觉得未来香港是否会重新出现一个乐队的夹BAND热潮呢?
  刘:我就肯定希望啦。但就看现在香港的音乐市场都是很死静,高潮已经过去了,以前我们那个时期真的是一个高潮,但现在看这个情况都是觉得很悲观。

  音乐人,内地VS香港
  蒋:刚才你说到对内地的歌手不大了解,但在你《麻木》的那张专辑里面也有像艾斯卡尔之类的加入,那么从他们身上你觉得内地的音乐人的水平如何?
  刘:他们玩(音乐)玩得很好,我认识的内地乐手接受能力很高。

  蒋:他们做的音乐和香港的有什么区别吗?
  刘:内地音乐人的爆发力是比香港要强的。

  蒋:你的音乐会不会更趋向于都市化的风格?像中国内地的摇滚,尤其是北京的,就会很多人唱生活中的艰难走过来的经历等,而你的歌里面好像就抛弃了这些东西。好像作为一个旁观者一样看待香港这个城市。
  刘:我想香港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特别的城市,没有根。很多东西都是吸收西方的,没有自己的定位,很多音乐人都没有归属感,所以就会有旁观者的态度了。

  蒋:你刚才说的“无根感”这种东西是否会阻碍了香港音乐的发展?只能够模仿西方。而我们现在听的内地音乐已经越来越有自己的东西了。你觉得在香港做音乐是否会因为融合性太大而失去了自己的个性?
  刘:有利有弊吧。好就是好在很早可以接受到西方的影响,很快能够吸收到,要比内地快。但其中的人受的音乐教育少,没有足够的音乐革命精神。

  蒋:听香港的流行音乐很多歌曲和歌词是有矛盾的东西存在,歌曲可能是西化的东西,但其中的歌词却又是有中国传统意境的内容,例如达明一派以前的《石头记》,你怎么看这种用外面的形式去表现中国文化的中西合璧的现象?
  刘:最初我做《石头记》这首歌时只是想做一些流行音乐的实验,只是想看看这两种东西加起来是什么样的效果。其实最初《石头记》这首歌是为一个剧团而作的,是一个“石头记”的舞台剧的主题曲。

  谁是最合拍填词人?
  许:达明一派的时候,有很多词人,从陈少琪、周耀辉、潘源良或者再早时候的何秀萍,后来的林夕、黄伟文等,你觉得众多的词人中,谁会和你们比较合拍?
  刘:后期的周耀辉是最好的,在《神经》那张唱片中,是最切合达明一派的风格的。陈少琪是很表面,直白,惟美一些。

  许:那再后期的林夕和黄伟文如何?
  刘:林夕是最不适合达明一派的,他是一个好词人,但写得太多了。

  达明一派解散的原因
  许:当时达明一派为什么会分开呢?
  刘:当时是有些意见。可能是在做音乐会的时候太尽力,过于尽力。黄耀明是很想把事情做好。但他兼顾了太多东西,他简直好像想把整个音乐会自己包办那样,那么在练歌的时间上少了,压力就大了。于是大家就开始有意见。但也是很小的事。

  马:看回你和黄耀明现在出的两张新唱片《人山人海》和你的《水底乐园》,你会不会私底下比较两张唱片的销量,或者受欢迎的程度,各自带出来的一帮人的成绩等等这些东西,会有一种和黄耀明暗中较劲的感觉?
  刘:我自己没有作太多的比较。觉得大家又各自的发展很好,是一个良性竞争。可以推动香港乐坛。

  
  刘以达最满意的————女歌手、电影配乐与唱片
  许:你也做过几张电影配乐,例如《诱僧》等,你有没有打算将来再做一些电影的配乐呢?
  刘:我在达明时期已经开始做电影音乐了,我差不多为二十部电影做过配乐。这几年就没有做了。

  游:是否因为现在的导演不需要有深度的电影音乐了呢?
  刘:电影市道差,也导致了电影音乐相应低迷,少了投资者愿意去做这样的事情。很少大片和好的电影需要好的电影配乐,我个人是很希望能做出优秀的电影音乐的,例如好像《诱僧》是拿了奖的,是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了。

  许:那么《麻木》、《水底乐园》、《末世极乐》这几张你的唱片中你觉得哪 张是比较满意的呢?
  刘:从音乐来说《麻木》是音乐上最突破的。

  许:你和那么多的女歌手合作过,胡蓓蔚、范晓萱甚至王菲还有今天的石嘉欣等等,你觉得哪个女歌手更好些的呢?
  刘:和范晓萱合作是最刺激的。最初对胡蓓蔚的期望是很高的,但可能是她自己没有什么“星运”。出了一张个人大碟,商业上没有什么成绩,现在就沉寂了。

  下一张专辑玩什么?
  许:你下一张唱片会有些什么打算呢?
  刘:未来我想出一张纯音乐的唱片。应该说是两张,有一张已经做了一半。有一张是想将蒙古的传统音乐和电子音乐融合,另一张是将中国的传统音乐和摇滚音乐融合的尝试。

  蒋:你说即将要做的两张纯音乐的专辑,是否因为觉得写了那么多年的歌,想往一个更高一点的地方走,所以选择了纯音乐这种方式。因为以前我采访崔健的时候他也有过相同的感觉,说不再想写歌了,而想做纯音乐的东西。
  刘:是的,我是很想突破自己的。做了这么久,很多音乐上的东西都玩过了,就想有些突破。

  想和范晓萱再合作
  许:是否有将来很想合作的歌手?
  刘:如果范晓萱愿意的话,我是很想和她合作一张唱片的。她是很浮动的人,和我的性格很像,我们是同月同日生的。

  马:范晓萱上张唱片《绝世名伶》有很多爵士乐的元素,你有没有想过将爵士和电子音乐融合起来呢?
  刘:萱萱不过是玩一些花样而已,下一张又不知道会玩什么,她是个力求创新的人。而我个人是不大喜欢爵士乐的。

  一人分饰两角
  蒋:你的音乐中有很多悲伤的情绪,但你的人却是很“鬼马”,在电影里甚至有点玩世不恭的感觉,和听唱片的感觉是两个人,怎样可以同样做好两个不同的角色。哪个才是真的你?
  刘:我觉得我是极端地分开两半的,我是两个人来的。电影上的我是这样,而音乐里的我就会消极一些。

  马:音乐和电影的工作你喜欢哪个更多?
  刘:喜欢音乐多点,但有时觉得做音乐感觉很孤独。电影就是一个群体的工作,做完之后的满足感是群体的。

  马:但有时在电影里面是要丑化自己的形象。
  刘:我不介意丑化自己。我只是将这些作为另外的一些工作,有不一样的体会。音乐给我的体会其实很窄,很孤独,创作的时候总是一个人。

  关于当晚的新人石嘉欣
  马:你怎样看石嘉欣这位新人?
  刘:石嘉欣是一个写歌的人,她的音乐路线是比较流行的。
  (正在这时,石嘉欣出现,一个剪短头发的女孩,鬼马有趣,近来为朱茵的新唱片写了一些歌曲,喜欢听RADIOHEAD的女孩子,曾经组过四年的乐队,第一次来广州,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连续八次夸广州的双皮奶好。)

  没想到“达明”会分开那么久
  许:达明时期中最喜欢的专辑?
  刘:《石头记》那张专辑。

  蒋:我觉得最后一张《神经》是最棒的,就好是在玩了,达到了一种化境。但《石头记》却是很精致的。
  刘:当时解散时,没有想到这么长时间,以为只是分开一下,就会再合作,但没想到一分就是那么久。

  蒋:十周年纪念那时曾经复合过一下,出了《甜美生活》,为什么那时候风格转变会那么大,和以前都很不同呢?
  刘:也许是人老了,想过些甜美的生活吧。其实我个人的音乐风格是很摇滚的,而黄耀明是新浪漫派的电子音乐追随者,所以大家走到一起做唱片就要协调,就做了张那样的唱片出来。对于那张复合唱片我自己是不很满意的。做之前沟通得不那么好,没有用心做。

  蒋:现在你们还有沟通吗?
  刘:我有一年没见过黄耀明了。

  游:是因为忙还是大家现在的想法不同了?
  刘:都有吧。

  许:有没有注意黄耀明的新唱片?
  刘:和张国荣合作那张,我听过一下,觉得没有什么新刺激。
  游:好,今天就这样吧,谢谢阿达接受我们的采访。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歌词秀]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歌词秀]
如果
[水]随手听碟之《U-87》
[没知没了]一见钟情《U-87》
梦想成真,实现《童话》
[原创]国语乐坛四大遗憾女声
千年老歌
liyongjiang1623
Dr.Jackal
唐知了
我只做老二
777louis
liyongjiang1623

 热力推荐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1分钟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相关文章
  • 刘以达:聊表心意的回顾精选集
  • 刘以达《The Works 1991-2001》
  • 刘以达——失神者的幻境
  • 水鬼刘以达
  • 刘以达《水底乐园》试听

  • 陈淑芬:学友被“时间伤口”擦伤手(图)
  • 五月天北京签唱现场火爆 首次内地街头献艺
  • 04年电视剧最高收视率 《纪晓岚3》今办庆功宴
  • “原创直通车”今日开奖 华纳花旦叶蓓助阵
  • 算了吧

    频道精选
  • 专题报道:科幻电影100年
  • 新武侠:从《蝶变》开始
  • 顾小白:天花乱坠
  • 公共的地狱——《坎大哈》
  • 莉莉周的一切:因为天空不是蓝色
  • 电影导演的梦幻世界
  • 刘以达的青春残酷物语
  • 周杰伦吟唱灵魂序曲寻根
  • 《成长的烦恼》18个感人的镜头
  • 走进《欲望城市》(3)
  • 李嘉欣:坚强的寂寞美人
  • 《星舰迷航记》第10集预告片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