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广东 上海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 -> 娱闻杂报 -> >娱乐评说  
抗战20年:香港有个BEYOND

2003年05月12日09:41:40 网易社区 谢岚

  新闻晨报报道,抗战20年:香港有个BEYOND

  这是一场炽热的怀旧。

  舞台放映BEYOND旧照片的幻灯,每当出现黄家驹微笑的旧影时,全场立即大声叫嚷。BEYOND三子———黄贯中、黄家强、叶世荣分别从场馆的3个角落上走上正台。他们的第一首歌就是《海阔天空》。还没唱到一半,全场的歌迷纷纷站到椅凳。黄贯中的多年女友朱茵更是脱掉外衣,挥舞双臂,又叫又唱。

  第三场,当唱到《我是愤怒》时,突然吉他、麦克风、鼓同时中断,音乐停了,全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片静默。BEYAND处惊不变,顺势清唱,氛围特别。

  5场演唱会以经典老歌为主,但主题曲却是一首“新歌”———《抗战二十年》。黄贯中说:“这是家驹以前写的一首歌。抗战二十年是BEYOND的心态,它说出了我们对音乐的看法,与大潮流抗衡的心态。”

  1983年的5月,黑黑瘦瘦,绰号“四眼”的黄家驹与叶世荣在录音室相遇,两人都喜欢大卫·鲍依,迷恋英国摇滚乐,于是合组BEYOND乐队。回望20年的音乐路程,清晰、不易。

  从1983年到1988年,是BEYOND的“地下期”。他们尝试艺术摇滚,后朋克新浪潮,重金属,以前卫的形象确立了在香港地下乐坛的江湖地位。1986年,BEYOND自费出了第一张专辑唱片《再见理想》,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宣告。黄家驹说,当时他们不得不认识到,乐队要活下去,就必须先走主流,这张专辑标志着BEYOND从地下到商业的转型。

  1988年到1993年黄家驹在日本意外身亡,是BE-YOND的“鼎盛期”。《大地》、《长城》、《农民》、《光辉岁月》、《AMANI》、《喜欢你》、《冷雨夜》等一系列刚柔相济的歌曲,把BEYOND推上了香港乐队的NO·1。

  1993年至1999年,可以说是BEYOND的“后黄家驹”时期。曾经为BEYOND填写了《大地》、《长城》、《农民》、《你知道我的迷惘》、《灰色轨迹》、《现代舞台》等十几首歌的著名填词人刘卓辉说:“这时候,BEYONGD的风格有了明显变化。3个人的音乐更加自我,更像一支西方的乐队。不是只卖一两首歌,而是卖一种乐队的声音(SOUND)。”



  复旦大学的小张是一个摇滚发烧友,“我听BEYOND的第一首歌是《光辉岁月》,初二,上课的时候,同学给我一盘磁带。当时觉得非常激昂,非常酷。”

  “高二那年,我开始弹吉他。像我这样,在BEYOND的影响下开始弹吉他,玩乐队的人,是很多的。”2001年6月黄家驹的忌日,小张和他的朋友在复旦多功能厅举行了一场小型的纪念音乐会。“那天的雨特别大,人不是很多,但气氛不错。”

  小张认为,BEYOND对整个华语流行乐坛起了重要的带动作用。他记得,1993年黄家驹在接受采访时说,10年来,BEYOND最大的收获是,很多乐迷知道了什么是吉他,什么是鼓,什么是贝斯。

  黄家强说:“人生有几个20年?就算5年后可以再来一个什么银禧纪念,我不知道自己到时还是不是ROCK友。现在难得3个人还在一起,为什么不玩?”

  “后黄家驹”时期的尴尬:出售阵痛

  20周年演唱会最动人的场面,是辞世10年的黄家驹“再现”舞台。运用镭射投影技术,黄家驹身穿红衣,伴着黄家强、黄贯中一起弹奏吉他,哼唱《抗战二十年》的曲子。虽然影像朦胧,但全场人无不动容。

  黄家驹始终是BEYOND的灵魂。他独特的嗓音、丰沛的创作才华和猝然辞世,把BEYOND带到了顶峰,并涂上了一层传奇色彩。这个高度,令其他乐队无法企及,后期BEYOND也无从超越。

  “BEYOND头5年没什么人认识,后几年是给捧得太神化了,放得太大了。我们3个人每次出来都被认定最佳市场策略是SELL(出售)一场阵痛,这也是BEYOND要求各自发展的主要原因。”黄贯中有一次这样对媒体说。后10年,3人做什么,总是被不停地比较、缅怀,甚至沉溺在这段香港乐坛最活跃最有生气的日子里。

  “家驹死后,BEYOND就听得少了。《PARADISE》、《金属狂人》等后期的作品,更注重纯音乐和技术性,他们玩起来比较爽。总体上挑不出毛病,但创造力和唱功不如以前,缺少一种感觉。从音乐的角度来看,他们的成就比较一般。”小张说。

  20年来,BEYOND一直处在尴尬当中。

  黄家驹时期,BEYOND凭《冷雨夜》、《喜欢你》、《大地》走红,但这不是他们自己最想要的音乐;后“黄家驹”时期,他们终于能做自己喜欢的另类音乐,却无法博取市场的欢心。

  对现在的三子来说,如果继续团聚在BEYOND的光环下,只能在怀旧打转;但如果单飞,做非主流音乐的话,对一般的歌迷来说,他们的音乐太另类。而台湾、内地喜欢欧美另类音乐的人,又觉得不够另类。一度,为了生存,BEYOND把自己从地下乐队变身通俗偶像乐队,如今想再度恢复地下身份,人们又嫌他太通俗。

  今年年初,“十大中文金曲”颁给BEYOND荣誉大奖,与顾嘉辉、唐涤生并列,“荣登”叔父辈。对于这个奖项,BEYOND不知道是开心,还是沮丧。1999年,BE-YOND推出最后一张专辑《GOODTIME》后宣布解散,三子视自己为“高龄新人”重新步入乐坛,而乐坛已将人到中年的他们看作不属于这个娱乐年代的前辈。

  这个故乡,仍然放不下理想

  年轻时候的黄贯中,自认是个很暴躁的人,20年后,阿PAUL终于懂得生存之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狐狸、老虎,而我是一只北极熊,不同一班非洲动物争。”

  20年来,BEYOND做音乐的态度,就像他们的外型一样年轻,始终没有放弃在高度商业化的香港娱乐圈里寻觅一点非主流的空间。遗憾的是,这个地方总是令他们失望。在黄贯中《PARADISE》一曲中,他声嘶力竭地唱着“可惜,我们的故乡,放不下我们的理想”。

  刘卓辉和BEYOND一样,目睹了20年来香港流行音乐的变迁。他说,BEYOND走红的那几年,是香港流行乐坛感觉最健康的几年。“当时,唱片公司、媒体比较重视音乐,写歌的人有老中青三代,有好几支优秀的乐队,像BE-YOND、达明一派、太极,真有种百花齐放的感觉。”

  在刘卓辉看来,现在的环境已经变了。以前,和BE-YOND的合作,他的歌词涉猎广泛、意义严正宏大,从政治到种族、从非洲局势到历史问题、从弱势人群到都市顽症、从少年心气到儿女情长,种种题材都能唱,而现在,“男歌星都软绵绵的,太小男人心态了。”

  刘卓辉现在已经很少写歌了,他不喜欢这股单一的潮流,唱片公司也觉得他不合适。

  “最近10年,香港的乐队很弱,完全没有影响力。现在的这些组合不是乐队,乐队是想表达内心的想法,对生活的看法,而组合只是把几个唱歌的商品放在一起”。

  刘卓辉认为,除了唱片公司越来越娱乐化的市场趋势外,听众水准的单一低下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香港、台湾、内地,整个华人听音乐的水平停留在卡拉OK能唱的水平。很少有人,是用耳朵认真去听。”

  “做音乐真是一条不归路。以前好无知,以为玩几年商业歌,就可以唱自己中意的UNDERGROUNDMUSIC(地下音乐),原来不行。家驹坚持的宣扬世界和平、人权、关怀第三世界,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但现在卡拉OK泛滥,你的歌没人唱,就是不好。BEYOND一直想做理想音乐,原来真是好难。”黄家强是BEYOND中唯一一个踌躇满志的,但他对乐坛的抱怨没完没了。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歌词秀]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歌词秀]
如果
[水]随手听碟之《U-87》
[没知没了]一见钟情《U-87》
梦想成真,实现《童话》
[原创]国语乐坛四大遗憾女声
千年老歌
liyongjiang1623
Dr.Jackal
唐知了
我只做老二
777louis
liyongjiang1623

 热力推荐
error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sss
    轻松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相关文章
  • Beyond红馆五场演唱会不惧非典
  • Beyond演唱会反应良好欲再加场
  • 成立20周年Beyond今晚举行演唱会
  • Beyond4月30日开演唱会红馆重聚
  • Beyond三子:重聚为了“光辉岁月”
  • Beyond开演唱会要看天意
  • 解构“超越Beyond”演唱会

  • 加入一位大提琴手 F4组BAND成员有女生?
  • 琦琦初为人母喜不自禁 要一日喂十次人奶(图)
  • 贝金塞尔遭扒手洗劫 信用卡及数千英镑丢失
  • 歌迷不满刀郎歌词太低俗 专家称新专辑无新意
  • 任贤齐赌城开个唱 当场向小女孩“示爱”

    频道精选
  • Jedi短评3篇:如何炼成蛇蝎美人
  • 玛德琳·猫咪·同学会
  • 《无间道》续集 谣言无间
  • 纵情欲海:性不性有没有关系?
  • 和电影一起做爱:夜太黑
  • 周黎明:音乐当主角的时时刻刻
  • PS:[千世纪]
  • 何韵诗:《Roundup》
  • 娱乐评论:非典型城市性格
  • 你听,你听,美女在唱歌
  • 基努·里维斯劲爆写真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