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易娱乐首页

 电影库 | 唱片库 | 电视库 | 点击排行榜 |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网易首页 > 娱乐频道首页 > 电影世界 > 影坛人物志




陆川访谈录: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必然归宿

2004年10月12日 08:46  四川新闻网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讯 像羊羔一样被干掉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必然归宿——《可可西里》导演陆川访谈

  记者(以下简称“记”):《可可西里》这部电影最令我震撼的是结尾处队长日泰的死法——盗猎者一声枪响,他倒下,像一只刚被宰杀的羊羔一样抽搐。这样的镜头让我觉得生命无比脆弱,死亡毫无美感,因而更显出死亡的残酷。

  陆川(以下简称“陆”):为这个结尾我前前后后构思了很久:拍一个什么样的结尾,能配得上这样一部电影?我们是顺拍,大家都很明显地感觉到电影拍得越来越有力度,每一场戏就像一棒接一棒的接力,我希望越跑越快,我总想知道最后那一下砸在哪儿。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想这事了,可最痛苦的是拍到尾声,只剩两个礼拜的时候,我还是死活都想不出来。然后,有一天就突然想出来了。我觉得这样的死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必然的归宿。

  记: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归宿?

  陆:这部戏拍到最后,我真的觉得是在拍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历程,索南达杰(巡山队队长的原型之一)就死在他自己的历程上了。你不觉得绝大部分理想主义者都是没有善终的吗?因为现实和理想差距太大,他倒在通往理想的道路上。很多观众对这样干脆了当的死法可能接受不了,其实生命就是这样。我在那里拍戏,越拍到最后,越觉得生命的可贵。面对可可西里的荒野,我觉得自己很脆弱。生命真的很脆弱,甭管你是谁。所以,片头,一个队员像羊一样被打死了,片尾,队长也一样像羊那样被打死了。我想,这是惟一的结果。

  记:你考虑过它和普通观众的审美习惯是相冲突的吗?这样会不会影响到票房?

  陆:顾不了那么多,我拍到那儿的时候已经……周围的人都说我已经半疯了,什么都听不进去,什么都不考虑。当然,人还是很清醒,很理智,可我内心有一种劲已经强盛到不会再去顾忌什么了。

  记:那是什么劲?

  陆:你知道我拍戏的时候,真的有种感觉,就是电影在我面前成长,我得跟着它走,它替我选择。我不能违背它给我的指引,否则这片子就瞎了。它一直走到队长那一枪,最后再补上几枪,这都是一气呵成的,我不能违背它的力量,去做任何别的事情,否则就是对我的情感撒谎了,对可可西里这块土地撒谎了。

  记:你说理想主义者没有善终,为什么自己还要来做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事?

  陆:韩国电影最终能够改变,是一些韩国电影人剃光了头说“我们要变革”而成的。我总觉得,当理想主义者越来越多的时候,这个国家会成为理想的国度。我觉得每个人内心其实都有理想主义的情怀,通过这部电影能够点燃一部分,照亮一部分,已经够了。你不觉得吗?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一定是像羊一样被人干掉。人都会死的,早晚都是一枪,我就算是因为拍这部戏而折寿几年也没什么。

  电影对我是什么

  我要去震撼别人的灵魂,让他们倾听我的声音

  记:你认为你的电影是有独立生命的,它自己成长,而你只是发现?

  陆:对,对于我自己来说,这是一次发现之旅。因为它,我发现了什么是真正的生命,什么是真正的生存。以前我对生命和生存的概念也有,但不是特别强烈,为赋新词强说愁,都是很浅的惆怅,没有结实和痛的感觉。到了可可西里,身体在严重缺氧情况下的巨大折磨,每天目睹的死亡,都让人不断反省这个问题:生命是什么?我们存在为什么?我们怎么珍惜自己这样短暂的存在?有时候不是理智地思考,而是情感在积淀、发酵、变化,人也在变化。我不能看这片子,拷贝做完的那天晚上,我在北影厂检查拷贝,那是我惟一看过的一次。结果那天晚上,我姑姑(作家陆星儿)去世了。9点多钟,我正好看到喇嘛把白布盖到队长的头上,就在那一瞬间,我姑姑去世了。我在拍这个戏之前,我的同学忽然去世了,是我大学时候的班长。在我拍刘栋陷沙子那场戏期间,同事葛路明去世了,车祸。这一切都让我觉得特别有感触。你说我拿生命拍一部电影,我觉得这对于所有像我们一样的年轻导演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情,给我们机会,我们就会用生命去拍,因为我们太缺机会了。其实我最害怕的是,我带这帮人拼了命,结果拍出一傻电影来。

  记:可艺术就是这样,你拿命去做的东西,结果可能还是傻。

  陆:对,吃苦跟智慧没有关系。所以我一直提醒自己要跟这电影保持距离,我不希望像《寻枪》那样来拍它,我要保持距离,能够凝视它,关注它,找到最感动的东西记录下来。

  记:《寻枪》作为你的电影处女作……

  陆:它更多的是释放,另外它也是个杂拌儿,说实话它里面糅进了很多姜文的表演风格。我觉得那东西很有活力,但并不大气。这部电影我觉得很不一样。

  记:我做娱乐新闻的同事告诉我,《寻枪》时候的你,看上去就像一大学生,但这次看见你明显地老了。你自己也表示,《可可西里》完成了你的“导演青春期”。我想知道,从2001年到现在,是什么带给你如此大的变化呢?

  陆:这两年的经历在体力上几乎是有点非人。我前后去了6、7趟可可西里,最后那趟去我一直不停地流鼻血,身体已经不行了。在五道梁住了20多天拍戏,那里根本没法住人,头发大把大把地掉。我现在简直身心俱疲。

  记:是电影还是可可西里让你如此玩命?

  陆:电影,其他什么东西都不值得让我这样去玩命。在《寻枪》的时候我做过宣传,到各个院线,看到那些院线老板们期盼的目光、观众的热情,这些让我觉得每获得一次做电影的机会,都应该去拼。

  记:电影是什么?它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陆:意味?我真的说不清。我手机里全是各种各样的朋友看了片子发来的短消息,刚才我还接到一个电话,一个朋友在北京刚看完,尖叫,他说,老川,我真没想到电影是这样的,我太爱你了,太喜欢你了。(笑)真的,我特别激动,因为他们认识我很长时间了,但他们不看片子不知道我的内心。我觉得这就是电影给予我的最大幸福,它能把我内心最深那层的东西展现出来,一部90分钟的电影,是掩藏不住创作者的内心的。这是最大的幸福:拿着自己看法去跟所有人交流。对于我来说,电影就是这种东西。

  你知道我看《红高粱》的时候,16岁那年,我觉得一种巨大的力量从银幕透射出来,把我死死地按在座位上,我站不起来,呼吸不了,泪流满面。我希望我的电影具有这样的力量,我要去震撼别人灵魂,让他们倾听我的声音,我希望以这样的方式跟别人交流。

  没有事是突然发生的

  幸运背后是一个人巨大的坚持

  记:你是从《红高粱》爱上电影的吗?

  陆:嗯,从那部开始,我疯狂地喜欢电影。那段时间的电影观众应该是很幸福的,能够看到《红高粱》、《黄土地》、《一个和八个》,每一部都具震撼性。那时候我在心里暗暗藏下了对电影的梦想,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还确实走上了电影导演这条路,而且现在这一部、两部片子,开始逐渐被大家认可。这次跟《寻枪》很不一样,《寻枪》时绝大部分媒体采访我,我能够感觉到他们热情背后其实是有质疑的。

  记:质疑你的能力?

  陆:对,他们会想:这是不是你的片呀?你是不是一个投机倒把的小坏蛋呀?借着姜文出来混(笑)。这次我感觉很不一样,所有媒体对待我的时候,是在对待一个成熟的创作者。这种感觉很舒服,我希望让这感觉继续下去。

  记:《寻枪》引起大家的质疑其实也很正常,因为那之前你默默无闻,大家感觉是突然蹿红。

  陆:你知道没有事是突然发生的,如果你能够被点着,只能说前30年里你长了一根木头,或者一块煤炭。什么事情一定是有积累的。我出生在新疆,小时候就跟着父母颠沛流离,然后混到北京,小学上了两个,中学上了两个,大学到了外地,然后再从军校毕业,最后考到电影学院读研究生。整个就是动荡不安的感觉。我的很多转折都被人说成幸运,那是他们不知道幸运背后是一个人巨大的坚持。我一直奔着那目标去,没有让生活把我冲走,我拼命地在靠近它。而且坦率地说,我的文学积累也有了。

  记:这自然跟你的父亲陆天明有关系。

  陆:对,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家书特别多,我基本上把家里的书都看了。文学精神是最博大的精神,我一直这么认为。电影要有文学精神,而我在文学上有足够的积累。这是第二个原因。第三,有足够的经历和积累后,就等运气了,而运气又是靠忍耐等到的。我电影学院毕业后分到北影厂,也是3年没有戏拍,然后才等到《寻枪》。你说它是幸运吗?我觉得不是,而是忍耐住寂寞,慢慢地打磨出来的。死在半道上的人多了,很多人都会说因为没有机会。不是这样的,是你放弃了,这机会一定会到你头上的,只要你揣着一个好东西。《寻枪》我递遍了全北京的影视公司,我查黄页,一家一家地递。当时有很多人打电话给我,问能不能买我的本子给别人拍,我说不行,你要就只能找我拍。姜文是最后才出现的。你得相信,你找这么一圈后,你就能认识一些人,得到一些机会。我写《黑洞》就是因为那家公司的老板看了《寻枪》,觉得我剧本写得非常好,就让我写《黑洞》。真的是这样,你努力做了,机会慢慢就会积攒。最后,也是这个老板,他说《寻枪》我帮你拍不了,给你个姜文的电话,给他看看吧。就是这么着,一扇一扇的门就打开了。外人觉得我陆川一蹴而就,或者以为是我父亲的缘故,真的不是。你不知道中间的艰辛。《寻枪》拍了,很多人又觉得我是仗着姜文。只有那些跟我一起工作的人才知道我是怎样拍下来的。现在《可可西里》又给大家一个惊喜,那后面肯定就没有问题了。一个年轻人必然要走过这几步。

  记:可以这样总结吗,你是积累,坚持,机会,再借助一个前辈的影响完成亮相,然后长大成人,走上独立的道路。

  陆:不是一定要借助前辈,说实话,没有姜文,《寻枪》一样拍得非常好,只是不一定能受到媒体那样的关注。后来很多人找姜文拍戏,我就没觉得拍得怎么样。而且,我当时找姜文,脑子里真的没有想他是谁,而是他适合这个角色。我现在这样说可能别人会觉得我是得了便宜卖乖,但当时我真的没有那么想。

  记:对于像你这样年轻的导演而言,你觉得自己面临的中国电影市场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陆:当然是不好了,前有狼后有虎。前面是外国大片、港片,后有国内几个处于垄断地位的大导演,我们要打破他们的垄断,不容易,一定得拿出自己的真东西来。当然,国产片在走上坡路,至少有我们的片子证明国产电影在进步。

  关于删掉的那个结尾

  如果一场眼泪了事,那太便宜了

  记:看资料,我发现你数次提到自己写剧本的时候边写边哭,难道你是一个爱流泪的男人?

  陆:那倒不是,是《可可西里》太让人……你如果掌握那些资料———我家里关于可可西里的资料堆起有半人高———真的很动人。但我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亲人去世,我只会流一次眼泪。但创作是要求你用心去投入的,你自己都不被打动,怎么去打动观众呢?

  记:你希望打动观众,你愿意看到他们哭吗?

  陆:不希望,我特别不希望。谁要跟我说看这电影哭了,我会觉得心里难受,因为我们两年半拍这么一部电影,不是让人来哭的,是让人来想的。如果一场眼泪了事,那太便宜了。

  记:你因此要删掉原来结尾那场让所有人都哭得一塌糊涂的戏?

  陆:那个结尾真的是……我们老板看到那里都是泪流满面,他特别期待看到那个结尾。原来的结尾是这样,喇嘛把白布蒙了之后,一黑场,再起的时候就是一个特别暗的环境里,一只手在纸上写,他写着写着突然崩溃了,开始痛哭。

  记:前面太压抑了,观众需要释放。

  陆:对,无数的人看到那里失声痛哭,因为我们内部放过很多场。为此我很痛苦,想:要不要留着这个镜头?然后我跟田壮壮商量,田壮壮给我一种勇气,他说你应该拿掉,你做一部电影已经坚持了那么长时间,何必要在最后自己跳出来呢?我想了想,还是坚持吧。这样做对片子确实是一种提升,那些眼泪真的是会冲淡很多理性的思考。

  记:采访之前,刚在网上看到你父亲对《可可西里》的评价,他说很震撼。

  陆:真的吗?你给我多说说,他在什么场合说的?他还没有夸过我呢。

  记:是吗?

  陆:对呀,之前我请他来内部看片,他也没有夸我,完了只说了两句话,一句是“小子,你在电影圈算是站住脚了”,另一句是“以后不会再有人怀疑你的才华”。

  采访手记(10月9日成都)

  虽然陆川说自己的内心已经很沧桑了,但他给我的感觉依然“青年”。

  有一种人,永远“青年”。比如崔健。被我喜欢的时候他20多岁,我采访他的时候人已中年。中间十几年的岁月,只是时间的概念,崔健曾经打动过我的那种燃烧、沸腾、倔强、尖锐,一个都没少,一样都没变。即使到老,我相信他都结实地活在青年时代,是我们走过他,在我们的青年时代走过他,然后各自老去。

  也许陆川也会这样。

  这是我看了《可可西里》再和陆川谈话过后的判断,因为二者共同呈现出来的理想主义气质,只有青年才敢于如此赤裸裸地表达。陆川和他的电影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具有了一种力量,来震撼观者。

  毫不隐瞒地说,陆川第一部电影《寻枪》吸引我的是姜文,虽然电影也好看,但焦点是姜文。到了《可可西里》,才是电影本身吸引了我,那些巨大的山脉、无边的荒漠、渴望生存的眼神压向我,我一伸手就能触摸到它们,一呼吸就知道难受。忍不住再提一下队长日泰死亡的镜头。尽管之前我看过资料,知道队长是很简单的死,不是中国电影中英雄习惯的死法:用尽了烘托才死去,但真的看到队长倒下去的瞬间,我还是不敢相信:那个看上去什么都摧不垮的男人死了!他的身体在地上抽搐,跟那些被射杀而死的藏羚羊没有什么区别。

  陆川说一个理想主义者就应该是这样的归宿。

  所以大多数人过了盛产理想主义者的青年期后,迫不及待地世俗起来,希望能平安一生。但陆川停留在了他的青年期,事实上无论是从他的年龄,还是他做导演的资历来看,现在他也确实还会理想主义。为了拍这部电影,他在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呆了120多天,差不多是玩命般地拍摄。据说后来电影送审一刀未剪被通过,就是评审们被影片的真实所打动了。

  我也因为陆川的真实而对他印象良好。有个很有意思的巧合,本来陆川和崔健就有相似之处,巧合的是他们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都接过一个电话,而接电话时,这两个板脸男人都露出了温柔的表情,声音也很温柔。那一刻,我被打动。

  如果多年以后,陆川如他所愿,成为了一个被观众喜欢的导演,或者真正的著名导演,我希望还是能够看见他戴着银项链,认真地和采访者谈内心的力量,偶尔温柔。





上一篇: 陆川访谈录: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必然归宿
下一篇:《浩劫》:用镜头寻找没有痕迹的浩劫



帕金森中医治疗——新突破 90天,重振男性雄风!! 让男人骄傲,让女人性福!
根除口臭、口腔溃疡!! 痛风、风湿、类风湿奇药问世! 2005风湿/类风湿——最新突破!
癫痫——全新突破 为失眠抑郁精神障碍送药 治愈脑萎缩、老年痴呆已成现实
品牌服装折扣一折供货 哮喘病患者的福音!! 重大发现!暴利行业内幕
治愈股骨头坏死获重大突破 治愈面瘫、面痉挛、三叉神经痛 专家根治白斑、鱼鳞病!!!
专家谈色斑.痤疮.甲亢 治愈皮肤白斑、皮肤顽癣新突破 治失眠、抑郁、精神障碍




 陆川新作《英格力士》浮出水面 不做夹生饭  (10月09日)
 用生命拍摄 冯小刚御用编剧“移情”陆川  (10月08日)
 观众受困《可可西里》灰色结尾 陆川揭内幕  (10月02日)
 《可可西里》放映名人云集 陆川被寄予希望  (09月29日)
 《可可西里》首映引起震撼 陆川支持冯小刚  (09月20日)
 《可可西里》今银川首映 陆川携三主演亮相  (09月17日)
 陆川:重返可可西里日记之9月13日  (09月15日)
 《可可西里》力求真实 陆川拍戏“活埋”演员  (09月15日)

  【我要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娱乐圈


邵美琪大秀美好身段
电影世界


《电车男》
音乐天堂


徐小凤金光灿烂演唱会
电视剧场


《妙手仁心3》记者会
特别关注: [专题]格根塔拉草原摇滚音乐节 星随我动:全星全艺为人民
明星类: 昨夜星辰昨夜风 | 我爱偶像 | 反串 | 伤逝
图片类: 美女魅惑 | 男色当前 | 明星写真 | 老照片
音乐类: 影音物语 | 电音躁动 | 摇滚阵地 | 试听
影视类: 情色电影 | 科幻电影 | 动漫秀场
网易娱乐板砖榜: 衰人榜 | 烂剧榜 | 烂片榜 | 烂碟榜


松田龙平:容颜未老
变性组合Lady大玩性感
韩国新人盛恩一裸成名
地中海美女袒胸朦胧赤裸
床上血色诱惑
 进入论坛 >>>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 [香港制造]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 [我爱电影]
《见鬼10》:问世间,鬼为何物,直教人生死...
电影巨星的90年代(转)
风眠乱语:那一刻你的梦想
Ever After 童话情真
胡言论语之《孔雀》-
2046:激情多夜,怀念一生
无忧/财公子
恋之风景9
风眠夜语
cellular
cellular
cellular



网易通行证: 密码:  
您的发表的评论将在5分钟内被审核,请耐心等待 


  • 打工不如当老板!
  • 培养孩子EQ最新资讯
  • 美式幼教,火爆中国!
  • 开家咖啡店赚个几百万
  • 开情侣服装店,赚钱真快
  • 学生狂爱,钱狂赚!
  • 赚有车人的钱,真容易!
  • 开特色店,年赚100万!
  • 少奋斗20年的赚钱机会
  • 让小偷帮你赚大钱!!
  • 3800开店:月赚二十万!!
  • 四两拨千斤,由此进!
  • 开个粥铺,稳赚不赔!
  • 1.2万办厂:年利百万
  • 睡出个百万富翁!
  • - 珠宝首饰/手表/眼镜
    - 礼品/烟具/优惠券
    - 运动/户外/球星纪念品
    - 玩具/卡通产品/游戏机

    - 不忌口15天改善糖尿病!
    - 痛风--国际性突破!!
    - 男人----让你性福到底!
    - 现代男女-关注皮肤健康
    - 60天改变男性功能!!!
    - 白斑为何久治不愈???
    - 快速治疗----皮肤癣!
    - 攻克皮肤顽癣还靓丽肌肤
    - 90天,重振男性雄风!!
    - 结石病——治愈新成果!


    见证生命与信仰的圣地 《可可西里》

    - 男友劈腿,赵薇遭遇"第三者"
    - 老公的初恋女友竟然跑到我家来了!!
    - 你要的男人几成“熟”?
    · 毕业剧场:校园绝恋
    · 恐怖!亲历灵异事件
    · 新玄幻名作:魔旅
    · 专家激辩移民状元事件 禁报重点大学无法律依据
    · 宁夏13岁女生担心要交10万择校费服毒自杀身亡
    · 2005年全国各地中考录取分数线
    · 外国青年千奇百怪的求婚方式(组图)
    · 俄罗斯神秘古城遗址疑似外星人飞碟基地(图)
    · 专业人士卖内裤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用户名:
    密 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