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首页   娱乐圈 电影世界 新片基地 音乐天堂 电视剧场 多媒体 娱乐大转盘 娱乐论坛 名人访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首页-->音乐天堂-->人物追踪

著名音乐人李广平把脉流行乐坛

2003年08月11日09:49:06 网易娱乐 吴聿立

  广州日报报道,“我们在广东做流行音乐不占宣传上的优势,为什么还坚持做呢?一个是喜欢写流行歌曲,另外也是在坚持自己的文化理想。我写了十几年了,还在坚持写坚持做,是因为如果不去做,更没有希望。牺牲我们这一代,下一代就会走上一条健康的道路。”这是广东省流行音乐学会秘书长、著名音乐人李广平(以下简称“李”)经历、亲眼目睹了广东流行音乐的辉煌与衰落后,发出的肺腑之言,本期论坛,他将满怀振兴广东流行音乐的责任感为流行乐坛把脉开方。

  作品:内容肤浅,亟待提升文化内涵

  吴:李老师,您从事音乐工作这么多年,对中国原创流行音乐的发展很了解,您觉得其现状如何?

  李:如果从流行音乐原创角度说,大本营还是在北京,无论是创作力量还是演唱力量,北京都是占绝对重要的分量;而发行主要是在上海、广州和北京。广东的原创流行音乐相对中国各省来说应该是独树一帜的了———除了北京就是广东,所以,谈原创音乐提了北京不提广东绝对是残缺不全的。

  吴:您是否承认这几年中国流行音乐的创作在走下坡路?

  李:是。这几年流行歌曲确实是在创作上优秀作品比较少,这可能和1993年、1994年、1995年过于火有关。流行音乐的创作也是不能急,歌手也好,创作也好,碰到一首好歌不容易。还有,中国的审美多元化,南方喜欢的东西,北方就不一定喜欢;北方喜欢的东西,南方也不一定喜欢。尽管中国流行音乐目前处于低迷的状态,但还是有一批音乐人在坚守这块阵地,比如北京的三宝、周笛、郭亮等,他们最近的作品还是不错的,在制作上、创作上都有很大的突破;南方也在憋着一股劲在创作,近年来也出了一批不错的东西,比如去年陈小奇的《高原红》就获得了中国音乐的最高奖———“金钟奖”。

  吴:可是,目前中国流行乐坛起主打作用的还是港台地区的东西,为什么?

  李:一个是他们宣传制作的资金雄厚,比如大国文化最近投巨资包装歌手王蓉,仅仅在广州就投入几十万的宣传;另外,他们的制作确实比我们精良,手段也高明,写歌的技巧也比我们圆熟,歌曲的新潮感确实是比我们有创意,当然他们的歌词也比我们大胆一点。但是,我们也不必气馁,因为内地流行音乐的发展有自己的特色,有些感觉、有些感情是内地的人才写得出来的,比如新民歌为何火?是因为它贴心贴肉啊!

  吴:流行歌曲由辉煌走向衰落的事实给人这样一种感觉:流行音乐就是昙花一现的东西。其实不然,流行歌曲也有传唱下来的经典,如《涛声依旧》、《你在他乡还好吗》等等,那么,流行歌曲如何才能避免昙花一现?

  李:流行歌曲多半昙花一现是事实。如何才能避免这种现象呢?我认为有一个很重要的参照就是这首歌曲的文化内涵是否深厚,或者是这首歌曲是否反应了时代的某一点最新、最独特的观念,很多歌曲流传一段时间之后就不见了,说明它的分量还是轻,某些歌曲流传下去,以后成了民歌的一部分,十年二十年别人还在听,说明这首歌的文化含量还是特别丰厚。人文的加强是目前中国原创流行音乐最迫切需要的,因为流行音乐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形式方面,你是否反映了最新的旋律,反映了青少年所喜欢的最新的、最独特的节奏;另一方面就是流行歌曲的歌词是否反映这种社会状况和时代文化的一些特征,所以歌词也很重要。我自己倾向于加强歌词的独特的文化内涵,如果内涵丰厚的话,歌曲就会流传得更长久,昙花一现的现象就会避免。

  吴:这样说流行歌曲要想有很强的生命力的话,还要有内涵,因为形式是跟着时代走的,是时代选择形式而不是形式选择时代。



  李:是。但是,如果作品跟风跟得太紧,那么就会只注重形式不注重内涵了,我觉得两方面都该兼顾而且内涵更为重要。形式只是一个皮,它包裹的东西、心脏的东西是文化,流行歌曲没有文化作核心的话,肯定生命力会很短,比如《弯弯的月亮》、《涛声依旧》之所以久唱不衰,是因为前者里面所表达的忧伤、期盼打动了我们的心弦,后者是它给唐代诗人的意境注入了新的内涵。我觉得写流行歌曲应向这方面靠拢。

  吴:创作以上歌曲的人都在,可是这几年影响大的好作品还是凤毛麟角。

  李:好东西少,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对原创不够重视,在宣传上没有占优势。好东西没有很好地宣传,特别是在广东,除了平面媒体做得很好以外,在电视上播出的原创歌曲就比较少,但是电视是流行歌曲之所以流行的一个重要手段;二是确实是有一部分创作者心浮气躁,有些人坚持不下去改行做别的了。但我知道很多创作人都在沉下心来写一些东西,无论流行的还是其它。

  吴:有人说本土原创音乐缺少生存空间,您觉得是不是呢?

  李:其实,生存空间还是有的,只是没有培育,缺少宣传,缺少好的推广。广东有几千万打工人员,有丰厚的经济基础,一张唱片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小的消费,所以生存空间还是有的,只不过是如何去拓展这个传播渠道,把传播领域做得更好,歌曲到了人民群众能买到、能听到、能唱到的时候,这首歌就红了。

  吴:目前,批评文章好像欠缺一些,这似乎对流行音乐的发展不利。

  李:对。很多乐评有的评摇滚,有的评台湾、香港的流行歌曲,都忽视了内地原创的东西,特别是广东原创的东西。另外一方面,报纸上的新闻太注重八卦的东西了,绯闻的分量重了一点,歌曲、歌手的评论比较少。

  人才:流失严重,有待提高素质

  吴:广东曾是内地流行音乐的发源地,中国不少歌坛大腕、音乐人也都在这儿起家,可是1997年开始走下坡路。

  李:流行音乐的繁荣是因为当时广东音乐人的观念很新,在运作、宣传上在全国领先,现在低迷,首先是我们的唱片销不到全国,再是宣传很差,没有强势媒体来宣传。还有一点,广东音乐人应该有很深的危机意识,应该充分利用广东经济实力强,广东人有钱的优势,把原创音乐再推高潮。

  吴:人才的流失对广东的流行乐坛来讲无疑是釜底抽薪,诸多词曲作者纷纷流向北京、上海。

  李:词曲作者走了十几个,比如兰斋、毕晓世、毕晓笛、捞仔、浮克等。他们去北京、上海,因为那里歌曲需求量大,他们在那里有更多的发展机遇,作品可以卖更高的价钱。

  但广州还有一大批音乐人在坚持,比如陈小奇、解承强、许建强、张全复、李小兵、陈洁明、吴颂今、林静等;新创作人如高翔、宋晓军、陈辉权等也在努力。

  吴:歌手流失好像更加严重,目前处于青黄不接的尴尬境地?

  李:最致命的是歌手的流失。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红起来的歌手,几乎走得一个不剩,因为北京有很广阔的演出空间,他们是有利可图的。这对广东的流行乐坛是个重创,造成了广东流行音乐歌手的断层———老的走了,新一代的还没接上去。

  吴:词曲作者的流失导致作品枯竭,作品枯竭导致歌手没有歌唱,这是恶性循环,您觉得广东留不住人的原因在哪?

  李:从音乐人的角度来说,在广东写歌赚不到钱,去北京可以有比较好的收入;从歌手的角度来看,在北京的演出机会多,所以几方面人才都跑了。我想过个十年八年,广东流行音乐的大环境会好起来,因为现在全国兴起音乐热,许多孩子四五岁开始学乐器,他们的音乐修养是现在那些半路出家的歌手没法比的。

  吴:有人认为有个好嗓子就可以走红,您觉得衡量歌手的素质标准是什么?

  李:首先是文化修养,这个非常重要。音乐素质也很重要,不是有个好嗓子就可以唱歌的。在台上,一个人的精神风貌,气质修养,演绎歌曲的创造性都能体现出来,所以歌手登台展示的是综合素质。

  吴:如何解决广东流行乐坛歌手的青黄不接问题?

  李:我们现在正做两方面的事情:一是保持创作观念的新潮;另一方面培养新的歌手。现在包装他们的资金严重不足。新歌手的推出不仅仅是音乐人的问题,需要时间,更需要媒体的支持。

  吴:您做过很多次评委,觉得目前的比赛存在什么问题?

  李:首先,必须把演唱原创歌曲作为比赛的重要内容,不唱原创歌曲,唱得再好也是别人的影子;其次,参赛者应把参加音乐比赛当成很严肃的事情,全面展示自己的才华,而不是想通过比赛赚点钱什么的。还有,文化素质是决定因素,比赛应该把这个也应放进去。

  市场:打击盗版,加强造血功能

  吴:流行音乐最能体现自己价值的渠道是出版、发行,通过这些渠道它才能被社会承认、接受,您觉得中国的唱片业现状如何?

  李:中国的唱片业是处于初级阶段的。本来唱片业是工业体系中重要的行当,它是应该赚大钱的,如美国唱片的出口是仅次于电影业的文化大产业。中国大部分唱片公司或者音像公司的生存,主要是靠发行一些非原创的东西来挣钱,比如翻唱一些歌曲或者或者作一些民族音乐的东西,原创成分占的比例很少。

  吴:为什么?

  李:这和中国唱片业的发展有关系,因为我们一直没有摆脱盗版的阴影。可以说,从太平洋影音公司推出中国的第一盒录音带开始,盗版就盯上了中国的音像市场,一直到新世纪来临了,好卖一点的唱片,无论港台地区的,还是内地的,百分百都会有盗版。更要命的是很多人已经习惯了听盗版,他们觉得买盗版不是对唱片业的一种破坏、不犯法。从赚钱的角度来说,90%的市场都给翻版占领。最大的危害是投进的钱收不回来,这样宣传就不敢做那么大,投入的钱也不敢那么多。还有,盗版影响了创作者、出版商的积极性,在音乐界形成了恶性循环。

  吴:翻版好像不止是不法公司搞,有的公司也会自己盗自己的版。

  李:这种现象也会有,他们称为“贵价版”和“低价版”一起上,为了自己占领这个市场。翻版导致中国唱片业造血机能特别

  差,投入资金收不回的话不可能用钱来包装新的歌手、做新的歌曲。资金不能回收导致中国唱片市场的恶性发展。

  吴:常听一些音乐人抱怨,说内地的音乐版税太低,这好像影响了他们创作的积极性。

  李:是啊。我们写一首歌,歌手可以从中获利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而词曲作者写这首歌可能就几万,没有什么版税。这就导致了唱片公司挣不到钱,词曲作者也挣不到钱。所以在翻版与版税低双重压力下,在中国做一个词曲作家是很悲哀的,很清贫的,没什么积极性。相比之下,港台地区和国外就大不一样,如李宗盛和小虫为“滚石”写歌,一年收入将近千万台币(三百多万人民币)。

  吴:中国流行音乐的发展受盗版、版税等的制约,然而,运作机制的不完善也是重要原因,如某些唱片公司急功近利。

  李: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现在,大量唱片公司不怎么推原创歌曲,因为搞制作、做歌手、作宣传都要花钱,可钱投进去了,由于盗版等原因也未必能收回来,所以他们干脆来实惠的:市场需要什么就做什么。这种只顾眼前利益、没有长远规划的做法,是对唱片市场的榨取,而不是培育;这种做法在文化建设、文化积累上看没有太高的价值。

  吴:您如何看现在流行的“怀旧”?

  李:老歌一听再听,是不符合一个民族的创新心态的。所以,怀旧是一时的风潮,创新才是最重要的。没有新歌,几十年后我们拿什么怀旧啊?

  吴:可以说,盗版侵蚀了中国音像业健康的肌体,盗版这个恶疾要是不除掉的话,中国唱片业要繁荣是很难的。您对打击盗版有无高见?

  李:音乐人是无能为力的,关键是政府,要让大家意识到盗版、卖盗版唱片和卖假药一样是违法的,而不是正常的事。我一直在呼吁政府职能部门要加大打击盗版的力度,更加快完善版税制度,使唱片公司的运作机制能够更健康,流行音乐方能重塑辉煌。

  吴:您一直坚守这块阵地,对重塑广东流行音乐的辉煌充满希望。

  李:是的。我觉得再造广东流行音乐的辉煌也是可能的,但必须做到以下几点:首先是音乐工作者要耐住寂寞,写出好作品;其次,唱片公司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不要急功近利,推动原创;再者,更重要的是宣传,因为没有传播就没有流行音乐。

  李广平:著名音乐制作人、词作家、音乐文化和音乐活动的企划、评论、推广专家。广东韶关人。1986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同年进入星海音乐学院任教。现为广东省流行音乐学会秘书长,广东白金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艺术总监。

  主要作品为《你在他乡还好吗》(李进演唱)、《潮湿的心》(甘苹演唱)、《相信远方》(张莹演唱)、《保重朋友》(徐宁演唱)等三百余首歌曲;另外还发表过十余万字的乐评文章,编、著出版书籍等等。

相关文章
- 音乐人李广平通过测谎仪赢了官司  (2002-05-24 13:52)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歌词秀]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歌词秀]
如果
[水]随手听碟之《U-87》
[没知没了]一见钟情《U-87》
梦想成真,实现《童话》
[原创]国语乐坛四大遗憾女声
千年老歌
liyongjiang1623
Dr.Jackal
唐知了
我只做老二
777louis
liyongjiang1623

 热力推荐

  • 今年哪些项目最赚钱
  • 投入壹万年利十五万!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三千亿家饰谁来做?
  • 赚女人的钱就是容易!
  • 欧洲风情挡不住的诱惑!
  • 快,赚孩子的钱最快!
  • ?让孩子快乐赚钱也最快
  • 开粥铺也能成为富翁!
  • 要赚就赚有车人的钱
  •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 单店日收过万元!
  • 家家生意火爆的好项目
  • 年盈利十万只是刚开始!
  • 老百姓今年怎样赚钱快
  •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轻松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星光灿烂


    相关作品


    频道精选
  • 动作大片《洛城特警》雄霸北美票房
  • 伊朗电影笔记:回家的路
  • 著名音乐人李广平把脉流行乐坛
  • 斯琴格日乐推出新专辑《寻找》
  • 聂远细说美女:大S够朋友黄奕是哥们
  • 《生存大挑战》首发阵容西安确定
  • 孙悦《哭泣的百合花》
  • 伍迪·艾伦新作《奇招尽出》预告片
  • 明星们的“宠物情缘”
  • 陈奕迅模仿郭富城自摸

    最近一小时热门文章
  • 主星现形记:玩什么游戏?
  • 天梁独座李圣杰――《绝对痴心》放手一搏
  • 关心妍--渴望突破的“悲情歌后”
  • 多媒体音乐剧《永恒的张国荣》明年元月到京
  • 组图:穿银衣扮路牌 朱茵学滑雪跌到浑身痛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