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ease
首页 - 短信 - 游戏 - 泡泡 - 邮箱 - 同学录 - 相册 - V交友 - 同城约会
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商业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首页   娱乐圈 电影世界 新片基地 音乐天堂 电视剧场 多媒体 娱乐大转盘 娱乐论坛 名人访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首页-->音乐天堂-->人物追踪

网易专访艳乐队:追寻梦中的幸福(图)

2003年11月07日16:19:06 网易娱乐 网易特派记者:郭志凯

网易独家稿件 谢绝转载  



  来到“天中文化”时,“艳”乐队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今天不知为何北京的风特别大,路上老塞车,我们的谈话从乐队的新专辑发行后,在音乐圈引起的非议聊起。

  “艳”乐队成员:主唱唐平、吉他符宁、贝司李剑、鼓手王澜。



  音乐风格并不重要,我们有自己固有的风格

  凯凯:你们的新专辑发行以后,在音乐圈里和歌迷中引起了许多非议。很多媒体、电台、音乐人、及乐迷对你们的音乐感到有些不太理解,普遍认为音乐本身还存在许多不足之处,对此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乐队成员水平起点很高,乐手在国内是一流的。但和主唱唐平的磨合上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唐平:其实我觉得我们做的是一种很新的音乐风格,当初我们乐队组队时,就是想做一支主流的乐队。我们乐队的根源性,音乐性都有这种东西在里面。由于我的加入乐队和国内的有些乐队有很大的区别,像指南针乐队的罗琦、眼镜蛇乐队、尉华等等。很简单我举个例子,“指南针乐队的歌换个男主唱也能唱,但我们乐队换个男主唱是不能唱的。”

  符宁:我觉得磨合的好不好这个问题,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一个成立两年的乐队也算是一个新的乐队,在磨合的过程中肯定需要时间,我们现在的磨合越来越好,呈一个上升的趋势。在国内的摇滚乐队中,我们几乎没有可比性。对有的听众来说:他会觉得你的音乐和别的音乐不太一样,尤其是说摇滚乐,很多人脑海里就只是往重金属音乐风格上靠拢。你就玩直接的,不要做细腻的音乐。这是他多年已经养成的一个习惯,这时候他听到其他的音乐风格就会有一种排斥的感觉在内心里面。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好习惯。但对于我们乐队来讲,首先做出的音乐自己觉得合适才行,第一张专辑我们就觉得对我们挺合适的。

  李剑:我们以前做的音乐风格都不太一样,王澜、符宁做的音乐相对重一点。而我在棚里给歌手录音,我以前做重型摇滚乐的时候是被逼的,被活活逼成了一个诗人的那种。以前跟祖咒、丰江周、张浅潜合作的时候,是因为我是乐手帮他们弹琴的,必须为他们的音乐考虑,做流行音乐和摇滚乐是不一样的两种感觉。新乐队的磨合肯定是需要的,时间越长磨合的就越好。但这股冲劲是一定要有的,这种冲劲和这种心态在国内的乐队中是很少有的。很多人认为磨合好了就是麻木了,就是没有什么冲动了。地下乐队的那种就是哥几个的音乐就是冲啊,没有别的。我们希望在一起磨合能磨合出火花来,从中提炼出乐队最想要的东西,这才是我们最想要的音乐。

  单曲《幸福》打榜惹非议

  凯凯:怎样评价《幸福》这张专辑?对前一段时间在电台打榜有何看法?
符宁:前一段时间圈内有不好的反响,这个我们也知道。这主要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只有一首歌《幸福》在各地电台播放的原因。因为谁都知道一首歌并不能代表一个乐队,流行歌手也一样,并不能表达我们的得真实想法。这不过是商业运作的一个手段而已,而这也是现阶段国内宣传最快的一个方法。我们做出的音乐,就是先要让大家知道我们乐队,对我们乐队又一个印象,并经常能够听我们的音乐。《幸福》那首歌就是借鉴民族的旋律完成的,这也是公司看中它并用来打榜的原因。如果你是一个摇滚乐的爱好者,你不妨听听然后再下结论。这样你就会有一个新的看法,音乐的风格有争议其实是难免的。



  李剑:作为一个新乐队被人骂也好、被人表扬也好,其实这都是很正常的,这说明有人关注你。我们自己有时候也老去网上看看被人的观点,论坛上很多人都说《幸福》这首歌很土等等。我觉得没有什么土不土,你的歌就是这样的。而在这张专辑里只有《幸福》这首个有民族的东西在里面,其它的歌根本都没有。但在我们的音乐中绝对不会像有些乐队那样在中间刻意的加入一些东西,但他并不知道到底跟这首歌有没有关系,这一点它不会去考虑, 就觉得挺时尚吧。

  唐平:这也是我们乐队成熟的一面,跟别的乐队是不一样的。

  王澜:我觉得关于乐队来讲,其实就是一种新生事物出现了。有人说他好又很说他坏。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我们所作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把我们的音乐做好,我不会考虑其他的问题。

  我们为什么离开:“超载”和“瘦人”乐队!

  凯凯:很多摇滚乐迷普遍认为,王澜和符宁是不应该离开“超载”和“瘦人”乐队的。而“艳”乐队成立后,乐迷在心里总会有一点怪怪的感觉在里面。而你们的新作品出来后,有些乐迷听到过,有些乐迷没有听到过。但这并不排除他们对你们乐队持有一种腻烦或排斥心理,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符宁:要说支持 ,我们也挺支持“瘦人”和“超载”乐队的。我们都是大陆摇滚大家庭的一员,每个乐队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摇滚乐的风格我觉得越多越好,多了对我们的摇滚氛围会起到关键作用的。而且他们两支乐队在大陆摇滚乐的发展中,为大陆的摇滚乐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尤其是“超载”乐队),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但对于我们个人来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都有一个自己的成长历程。比如说我几年前喜欢某种音乐风格,后来又觉得那种音乐风格更适合我自己。20岁的年轻人他还处在一个学习的阶段,后来由于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音乐经历更加成熟的原因,到后来你觉得在这个乐队中实现不了你自己的理想。后来由于其他的原因离开乐队,我认为这太正常不过了。

  王澜:今年五月,我和亮子、高旗在一起合作就整整十年了。我们互相在一起发信息,互相祝福对方。

  凯凯:十年是一个很长的历程了,在一起挺不容易的。

  王澜:对,真的是很长时间。刚才符宁说得很对,刚开始你做乐队的想法和你后来的音乐想法是不一样的。我在“超载”乐队已经录制了3张专辑里,单曲我都记不清楚了。十年我所付出的对我来说已经很多了,但不会排除我对音乐上的改变。我们现在不是说谁离开了谁,其实我和亮子、高旗是特别好的朋友。毕竟是十年的友谊在这里,我们只是在音乐上不再合作,只是这样而已。

  另类摇滚和形式主义

  凯凯:你们觉不觉得乐队和日本的视觉摇滚有些相近?怎样评价摇滚精神?

  符宁: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觉得我们乐队和视觉摇滚没有一点关系。

  王澜:姑且不说我们是不是日本视觉摇滚系,其实,做摇滚乐音乐首先是第一位的,而摇滚乐的魅力主要在现场。而在演出的时候,它需要的是什么东西,我们需要的是音乐,服饰、灯光、音响等等。我们的穿衣打扮根本不是刻意的,都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们的服饰只是代表乐队,可能是乐迷这样认为吧。

  李剑:你发现没有所有的老百姓,只要一提起摇滚乐,绝对满脑子就是脏的感觉。就是胡子不刮,头发乱的一团糟,很长时间不洗澡的那种。衣服故意不洗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其实不是这样的,而他们见到的全是这样的。
唐平:我觉得形式主义太害人了,很多乐评人没有发挥他们的真正作用。而是在误导乐迷,让很多人对摇滚乐有成见。一些摇滚青年为了这种形式而刻意那么做,必须要把自己打扮成那种样子,从而证明自己过的是真正的摇滚生活,认为那种是真正的摇滚精神。

  王澜:这么多年来我总结出一句话,不管是乐队或者是从事音乐的职业也好。我觉得首先你得尊重自己,这样你才会被他人尊重。在音乐上,在服饰上最起码你要干干净净,对得起自己才能被别人尊重。你连自己都不尊重,我想没有人会尊重你。你看冯小钢的小说《我把青春献给你》中的另类与伪另类的描述,有些是伪摇滚整天在家里抽大麻,睡觉的时候袜子也不脱直接就睡,醒了以后两眼发呆若有所思的样子。哥几个在酒吧飞呀飞,一结账的时候就装大了,这样就特别无聊。

  王澜:忠告摇滚乐队,不要互相诋毁

  凯凯:你们的新专辑准备的怎样?和第一张专辑相比会不会有所突破?

  王澜:这个问题我们以前在一起聊过,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一个新乐队。经过两年的磨合,我觉得在录制这张专辑前,每个人都会有很多的想法。这张专辑完成以后,我们觉得会有一些遗憾的成份在里面,这都是挺正常的。这对于我们来说,肯定是一种鞭策。这张专辑已经上市了,我们除了公司的演出安排外。我们的大多数时间都在进行创作,我觉得这种东西,我们这四个人其实就是一个目标,我们的第2张专辑肯定会有所突破的。但我不会说我们的音乐比第一张好多少,最起码让大家觉得我们的音乐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唐平:我觉得做音乐是一个过程,我们在享受这个过程。所以,国内的乐队包括国外的乐队第一张唱片出来后特别好,后来出的专辑就无声无息了,我觉得挺可惜的。因为这个过程我们一直在努力。

  凯凯:会不会用别人写词?怎样看待地下乐队?

  李剑:我们第一张专辑就考虑过,但感觉不是特别的理想。

  唐平:其实也存在一个磨合的问题,专业的写词的人跟乐队互相要沟通的特别好。所以了解也需要一个过程,在第一张专辑发碟之前,所有的词曲出来以后,我们暂时没有发现好的人选,也试过但没有合适的。

  凯凯:会不会有这种可能性?

  李剑:肯定会有这种可能,我们从来不会排斥好的音乐。没有人规定只有我们四个人写,其他人就不会写了,这根本不可能。这其实也是一个丰富你自己的过程,

  符宁:有一定很重要,你找的合作人很重要。这个人说白了我们要互相了解,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

  王澜:其实我挺喜欢地下乐队的,“痛苦的信仰”和AK47乐队我都很喜欢。但现在很多乐队都走到了一个误区里,他们的圈子还是太小了。很多摇滚乐队应该抛弃互相诋毁的心态,从我们来讲,我们是最不愿看到这些事情发生的。中国的摇滚乐发展已经十年了,很多乐队为什么没有成功。我们的摇滚乐队其实是一盘散沙,并没有有效的统一起来。我劝告所有的乐手或者歌手,你必须认清出一点,你做的音乐到底是为了什么。说的大胆点,我做的音乐是让大家去接受我的音乐,希望有一天自自己站在一个万人的体育场里演出。我相信这是所有做音乐的人的一个梦想。往小的说,我做了音乐,我已经衣食无优了,但如果你想达到这两点,你不能说我在圈子里只想做我自己的音乐,别人做的音乐都是狗屎。把摇滚乐当成一种商品来看待,在国外也是这样的。我参加在日本富士的音乐节时,三天三夜的各种各样的演出,乐队的唱片都是商品大家都去买,音乐就是商品。我们的乐队自己首先要把自己的位置认清,最好不要是一盘散沙。98年新乡的摇滚演唱会,我们8位鼓手在一起合影在一起交流,那种气氛实在是太好了。以前大家还交流,现在是互相诋毁,,我们期待并需要我们大家去维护这个氛围的,因为我们人人都有一个梦想。我们都应该为自己能够得到幸福而努力奋斗。

  记者手记:第一次听到“艳”乐队的时候,是一个特别喜欢“超载”乐队的一个小女孩告诉我的,后来在高旗和戴秦那里得到了证实。对于他们乐队我是持支持的态度的,当一个新的乐队出现以后,我们听过之后再给予评论是最好的。很多人并没有听到过他们音乐,就枉下结论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我们应该想到的是国内的摇滚乐队应该如何发展,如何尽快的走出低谷,这才是我们最应该考虑的。前一段时间“零点”乐队在工体的演出会大获成功,但老“黑豹”乐队“无地自容”的时候,当我站在工体的台下看到“零点”乐队成员泪流满的时候,我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我们太需要一些成功的乐队站在这个大舞台上了,尤其看到更多的国内乐队,音乐并没有地下和地上之分,如何让乐队的音乐让大家传唱,让更多的摇滚乐迷去喜欢它去痴迷的爱它,我想这才是最重要的,“艳”乐队正在商业和摇滚之中探索出路,他们想要找到梦中的幸福,而我们中国的摇滚乐何时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就让我们去梦中寻找答案吧。记得“艳”乐队的歌中这样唱到“我们的幸福在那里,我到哪里再能找到你。”

相关文章
- 艳乐队:《艳》试听  (11-07 :)
- "艳乐队"—为中国摇滚带来一丝惊喜  (08-28 :)
- 高旗与超载:《生命是一次奇遇》试听  (12-03 :)
- 高旗&超载:《现在到永远》试听  (09-17 :)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歌词秀]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流行节拍]
· [歌词秀]
如果
[水]随手听碟之《U-87》
[没知没了]一见钟情《U-87》
梦想成真,实现《童话》
[原创]国语乐坛四大遗憾女声
千年老歌
liyongjiang1623
Dr.Jackal
唐知了
我只做老二
777louis
liyongjiang1623

 热力推荐

  • 今年哪些项目最赚钱
  • 投入壹万年利十五万!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三千亿家饰谁来做?
  • 赚女人的钱就是容易!
  • 欧洲风情挡不住的诱惑!
  • 快,赚孩子的钱最快!
  • ?让孩子快乐赚钱也最快
  • 开粥铺也能成为富翁!
  • 要赚就赚有车人的钱
  •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 单店日收过万元!
  • 家家生意火爆的好项目
  • 年盈利十万只是刚开始!
  • 老百姓今年怎样赚钱快
  •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轻松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星光灿烂


    相关作品


    频道精选
  • 英式浪漫组合:《真爱至上》
  • 《蜘蛛侠2》新海报出炉 戏院高度警备
  • 网易专访艳乐队:追寻梦中的幸福(图)
  • 《人鬼情未了》演唱者去世(图)
  • “潘金莲”黎姿低胸短裙情挑张家辉
  • 第一届中华小姐环球大赛召开记者会
  • 译乐队:《E功夫》试听
  • 艳乐队:《艳》试听
  • 游戏:雷电完整版
  • 男星女装show

    最近一小时热门文章
  • 写在《功夫》热潮中
  • 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 从《喜剧之王》到《功夫》
  • 组图:朱孝天走乐团路线 拍MV二度“湿身”
  • 祝你平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