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首页   娱乐圈 电影世界 新片基地 音乐天堂 电视剧场 多媒体 娱乐大转盘 娱乐论坛 名人访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首页-->电视剧场-->剧集介绍

电视剧《浮华背后》剧情简介(1-5)

2003年09月10日16:44:47 网易娱乐 

第一集

  海关货场。查验官在丰盛公司报关员的陪同下走向货箱,他神色略有不安。

  观察室里。反走私侦察局女侦察员苏畅通过监视器,在监视查验官等人查验的过程。这时,海关关长杜欣平神情严肃地进来,坐在了为她准备的椅子上,苏畅在她耳边小声说着什么,她盯着屏幕,微微点头。

  高锦林寓所,白先生把今天高锦林在市人大讨论会上的发言稿送来。高锦林认真准备。白先生出门在走廊上遇见丰盛公司的老总周海滨。周海滨要见高锦林,白先生拦住,说有话跟我说。周海滨高兴地告诉他,货已经到了。

  海关货场。查验官把货箱打开了,随意地看了几眼货箱内,在单子上签字。

  监视器前,杜欣平和苏畅在监视,并询问那个海关查验官的情况,苏畅一一汇报。

  医院放射科的透视机闪着刺眼白光,划过罗树的胸部。完毕,医生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吗,罗树说有个儿子。医生建议让他儿子来一趟,罗树没有答应。

  监视室里的监视器上,海关查验官,履行完最后的手续,放行货物。站在杜欣平身边的苏畅告诉她,这几个货箱都是丰盛公司的,昨天晚上已经秘密做了检查,跟报关单完全不符,纯属走私货物,这个查验官显然是在放私,杜欣平脸色严峻,她对海关反走私侦察局布置,封锁消息,丰盛公司是个小公司,决不会有这么大的胃口。并布置了两项秘密任务,一,监视海关查验环节,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涉嫌人员。二,监视货物的最终流向,她知道这个城市背后有一个走私黑网。由局长冉洞庭和副局长霍郎民负责执行。

  丰盛公司货仓附近,侦察局的人已经密切监视着停在那里的走私货车,不时向杜欣平汇报着。

  高锦林和白先生在看电视,电视中是他发言的镜头。这时,一个电话进来了,高锦林听后惊讶,他告诉白先生,丰盛公司和海关的那个查验官已经暴露,通知周海滨赶快躲起来。白先生问那个查验官怎么办,他可知道咱们在海关的底牌。高锦林告诉他那人已经在家里自杀了。

  这时,监视丰盛公司的人发现有车队进入该货场,已经装货。有人已经把获拉走了,车队行进。局长冉洞庭命令霍朗民跟踪车队,一定要抓到接货一方。

  苏畅向冉洞庭报告,查验官在家中自杀了。冉洞庭意外,立即向杜欣平报告,杜欣平大惊。

  霍郎民等侦察局的人,正在跟踪着拉货的车队。

  白先生在一密室召见丰盛公司的周海滨,告诉他已经败露了,丰盛公司是跑不掉的,现在你不能被抓,你如果被抓,高先生也不行了。周大力也十分感激高锦林这些年的关照,最终答应逃跑。但是他希望能跟女朋友联系一下,白先生嗤笑他要色不要命,没有答应他。

  被跟踪的车队突然转向。霍郎民立即报告。杜欣平诧异。冉洞庭鼓励霍郎民,不要松懈继续监视,这些手段都是走私分子的惯用伎俩。

  被监视的车队最终又回到了丰盛公司货场。冉洞庭知道上当,决定立即逮捕周海滨,可是当侦察局的人冲进周海滨家的时候,已逃人去屋空。冉洞庭命令霍郎民二十四小时监视。

  一切线索的突然中断,使关长杜欣平大为恼火。这时我们才知道,杜欣平派人暗中调查丰盛公司已经很长时间了。冉洞庭安慰杜欣平,他一定加大力度,找到幕后的黑手。

  杜欣平回到家,仍然不能平静。这时她接到罗树电话。罗树要求与她见一面。杜欣平说她现在没有时间。罗树很生气,提出有时间要见,没有时间也要见,因为这是关系到儿子的大事。杜欣平纳闷,答应。

  罗树的家,相对简陋。杜欣平来见罗树。二人离婚已经十几年了,关系一直不好,唯一的儿子罗童在他们离婚时,执意要跟着父亲过,不想再见到母亲的态度。使杜欣平至今说来心痛。杜欣平看着墙上罗树和儿子罗童的照片,询问儿子是不是出事了。罗树说孩子还好,是我出事了。罗树说出了自己患了绝症,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生前只有一个心愿未了,就是想让罗童和杜欣平母子和好。罗树的每一句话都使杜欣平震惊。杜欣平表示,她一直梦想着能和儿子生活在一起,可是,以往的误解太重,怕是难以弥合。罗树鼓励她要有信心,再说还有我呢。杜欣平感激地看着罗树问,你不是说我做不了个好母亲吗?罗树宽厚地笑着:为了以后,我们不提过去罢。
周海滨的女朋友莫菲,是个电脑推销员,今天她的情绪很糟糕,因为,一整天,她都打不通周海滨的电话。

  莫菲来到一家公司给人推销电脑,伶牙俐齿地很会说。可是人家就是不要,莫菲质问是你们打电话叫我来送电脑的,来了怎么能不要。人家说我们的电脑已经修好了。这时莫菲才注意到在一边修理电脑的罗童。莫菲告诉罗童你捞过界了,知道吗,退我出租费。罗童眯着眼撇着嘴说,这个城市都是我的地界,只听说别人捞过了我的界,没听说过我还过界,莫菲不依。罗童递上名片,告诉他,拿着他的名片,到本市的任何银行,都可以兑现。争执中,莫菲接了周海滨电话,莫菲对着电话大发雷霆,直到听说出了大事了,才匆匆离去。罗童欣赏地看着莫菲的背影,问公司的人:这鸟是哪个林子的?对方睁大了眼睛:她?

  办公室里,杜欣平独自看着儿子罗童小的时候跟她的合影,神情黯然。这时,电话进来,告诉她开会的时间到了。

  海关的会议上,杜欣平分析说,从丰盛公司案的迹象来看,海关里面肯定有人与外面的走私团伙有来往,这是最可怕的。冉洞庭支持她的分析,不然的话,周海滨也不可能那么快就跑了,海关查验官的自杀,经法医鉴定,是他杀。霍朗民眉头紧皱,一言不发。

  莫菲如约来到一家餐馆与周海滨见面。躲在角落的周海滨远远地看着莫菲,确信安全后,正要过去,这时两名警察进来,在莫菲旁边的桌子边坐下。周海滨不敢出面,莫菲等得着急,打电话询问,对方说这是公用电话,她有些奇怪。

  罗童回到家里,看见父亲和孙伯伯相对无言地坐着,气氛严峻。罗童调侃是不是福利厂又发不出工资了,今年已经是第三次了。孙伯伯走了。父亲让罗童坐下,他有个重要的决定告诉他。罗童满不在乎,认为一定又是劝他去福利厂的事,不要劝了,他宁可这么晃荡,也不愿去那个倒霉的福利厂。父亲说不是那事,坐下听我说。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的是两个警察和一名小偷,小偷指认,他偷来的电脑,买给过罗童,罗童也承认,可是,罗童并不知道是偷来的。警察以罗童涉嫌消脏,带走了。

  罗树见罗童被带走了,焦急,一时身体不适,只好给杜欣平去电话,说给她一个接近儿子的机会。杜欣平埋怨罗树,怎么把儿子带成这样了。但最后杜欣平还是去接罗童。

  派出所里,杜欣平来接罗童出去,她认识所长,觉得很没面子,希望早些离开。可罗童似乎很放松,跟其他人乱打招呼。出了派出所,杜欣平告诉罗童,进派出所不是好事。罗童纠正她,你没有资格批评我,只有父亲罗树有资格。杜欣平告诉他,可是你父亲已经病得快死了。

  病床前。罗童守护着父亲,他埋怨父亲为什么不把病情先告诉自己,反而先告诉她,父亲告诉罗童要有一家人的观念,母亲对他的爱也是很深的,作为男人要有容海含天的度量。罗童还想说,父亲制止他,忠告他,等你到了我的这个时候,你会知道,人活着其实没有那么多仇恨,只要我们别太狭隘。

  侦察员苏畅向杜欣平报告,丰盛公司的周海滨在逃,至今查无下落,但是调查处的人通过对丰盛公司的帐务检查,发现,该公司跟东润国际集团的往来密切,新近的财务报表和帐本已经被销毁,但是据调查,东润国际走私的嫌疑很大。杜欣平吃了一惊,但还是说这个东润可是市里面的重点公司。要是没有确切的证据,可别乱怀疑。
凌晨,海滨公路边,两辆车并排着,冉洞庭(只出现背影)告诉高锦林情况似乎有些不妙,杜欣平早就意识到这个城市走私严重,她一直在寻找背后的大头,现在已经注意到了东润集团,要当心。高锦林不高兴,问为什么早不透露这次检查。冉洞庭解释说,这都是杜欣平暗中操作的,他不知道。冉洞庭问他以后打算怎么办,高锦林说没事,周海滨已逃了,只要周海滨不被抓住,一切就全没问题。冉洞庭抱怨为什么不早搞定杜欣平,高锦林信心十足,认为现在下手也不晚。

  高锦林唯一担心的被他藏匿的周海滨,白先生建议还是尽快把周海滨送出去。他们来到周海滨藏匿处,却发现周海滨根本就不在藏身直藏着。二人突然意识到问题不是这么简单,周海滨不辞而别,后患无穷,虽然此人很有功劳,但是从全局考虑,一定要除掉他。

  罗树家,罗童打开衣柜,发现里面挂着很多新衣服,罗童不解。罗树与罗童从自己的病情开始谈,一直谈到杜欣平。他让罗童以后要穿得干净一点,不然你妈是不喜欢你的。罗童质问父亲,我们以前不是过得很好吗,我为什么要突然按照一个陌生人的标准去生活。罗树说出自己的心愿,希望自己离世之后,罗童能和母亲杜欣平一起生活,罗童悲伤地要求父亲不要说这样的话。

  莫菲公司门口,苏畅开车向冉洞庭报告,她已经查到了周海滨女朋友的地址,正在蹲守。这时她看见了周海滨出现。

  周海滨开着一辆车,但是没有敢停,滞留片刻就匆匆走了。苏畅立即开车跟上。
大街上,苏畅的车跟着莫海滨的车。

  路口红灯亮,苏畅的车和莫海滨的车之间,被一辆中巴车插入。片刻,绿灯亮了,仍不见前面的车走动,苏畅觉得蹊跷,下车上前一看,莫海滨的车门打开,里面已没有人了。

  罗童来到医院询问医生父亲的病情,知道父亲已经没有时间了。

  回到家,他在门口看见杜欣平也在,他没有进去,听见了父母的谈话,谈话中,杜欣平罗树的临终安排——以后跟罗童一起生活充满感激,同时,也说出了自己忏悔的话,希望罗树原谅。罗树告诉她,自己一直很想念她,没有什么怨恨,如果杜欣平,觉得有所歉疚的话,那就在儿子身上补偿吧。
罗童听得很辛酸,离去。

  高锦林的手下雷子终于找到了周海滨,高锦林让他干掉他。雷子骗周海滨说要换个安全的地方藏身,周海滨也是一只老狐狸,知道高锦林要杀他。于是在路上,周海滨巧妙地逃跑了。

第二集

  杜欣平在一家超市买了许多营养补品,正要付帐,身后有人说免了。高锦林出现,他说这是他的超市,对杜关长可以永久免单。二人的谈话相对平和。高锦林说他知道丰盛公司的事给他的东润集团带来了流言蜚语,虽然他跟丰盛有业务往来,但都是正经业务,希望杜欣平明察,如手下的人,瞒着他真有什么不轨行为,他一定严厉处置。杜欣平“提醒”高锦林,她对他是相信的。不过家大业大,手下的人太多,难免有人会越轨。高锦林觉得杜欣平话里有话,但还是应对从容。
看着杜欣平的背影,高锦林略有所思。

  杜欣平回到海关,苏畅问她是否知道罗叔叔已经患了绝症,杜欣平点头。杜欣平问她怎么知道的,苏畅说是罗童告诉她的。杜欣平知道苏畅爱罗童,希望苏畅能为罗童回来住,作些说服工作,苏畅答应。

  随后杜欣平来到侦察局调东润集团的材料,她询问冉洞庭,高锦林六年前还在淡水湾倒卖海鲜,小本经营,为什么六年时间,就暴富一方。冉洞庭说,市里的报刊杂志宣传过他奋发建业的动人故事。杜欣平将信将疑。但是,冉洞庭还是表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莫菲怎么也联系不上周海滨,于是,生气地来到周家,却不料被守在这里的苏畅抓住。

  桀骜不驯的莫菲被带到侦察局,不停地吵闹。苏畅告诉莫菲说,周海滨涉嫌走私,已经畏罪潜逃,叫她来就是要了解一些情况,让她接受调查。莫菲断定苏畅他们一定是搞错了,周海滨是规矩人。苏畅说没错,并问莫菲是否知道他在那里。莫菲说不知道,她也在找他。。

  罗童和罗树等在一家餐厅里,罗童的衣着和发型整齐得有些奇怪,他很不自在。罗树叮咛着他母亲来了以后要注意的事项。罗童等得有些不耐烦。杜欣平终于来了,他向罗童致歉,因为海关的事耽误了。一家三口终于见面了。罗树极力周旋,罗童难以调动热情,三口在一起气氛挺冷落的,谈话说到罗树的那个福利厂,杜欣平有些埋怨,认为都是那个福利厂拖累了罗树,弄得一身病,直到今天这一步。

  侦察局苏畅和莫菲说话期间,莫菲的电话响了,苏畅上前检查,果然是周海滨打来的。苏畅要求莫菲把周海滨引出来。莫菲无奈,只好跟周海滨约好见面

  餐厅,杜欣平还在说福利厂的事。罗童旁敲侧击杜欣平不要指责父亲,他没有觉得福利厂有什么不好,他在那里长大,对那里的人和事都有着美好的回忆,杜欣平有些难堪。

  罗树扭转话题,想谈谈家里的事。这时,苏畅匆匆来了,她抱歉要打断罗家的谈话,说周海滨露头了,要实施抓捕,但根据杜欣平的嘱咐,她担心走露消息,不想动用海关内部的人。

  杜欣平联系了地方公安局的警力,让他们和苏畅去扑周海滨,一定要把周海滨给抓住。

  苏畅走了,杜欣平对罗家父子说她也要走了,对不起,她一定尽快安排大家能再坐在一起。罗树很遗憾,但也无奈,他希望杜欣平能尽快安排,因为时间不多了。
杜欣平出门,罗童跟着出来,说你要是真的对爸还有感情,不要象领导慰问下级那样的坐坐就走了。杜欣平说不管怎么样,你爸已经或不了多久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缓和一些呢,你该知道你爸爸的愿望。罗童没说什么,只说希望杜欣平经常来看爸爸,杜欣平承诺。

  某处,这里是抓捕周海滨的现场,苏畅及两个干警潜伏在莫菲不远处。莫菲站立等候。这时,惊慌的周海滨出现了,他在接近莫菲。苏畅等人也发现了,进入准备。就在周海滨准备走过马路的时候,他看见了莫菲的眼睛,莫菲用眼神示意周海滨有情况,快跑。周海滨跑了。

  回到侦察局,苏畅指责莫菲故意放跑了周海滨。莫菲不承认,你们自己抓不着人,怪不得我。杜欣平进来,莫菲向杜欣平要逮捕证,否则无权扣留她。杜欣平见莫菲如此嚣张,严厉呵斥她,不要无理取闹,要知道自己是谁。莫菲被杜欣平的气势弄得有些发愣。杜欣平缓和下来,说周海滨这人我也认识,你跟他说,我不相信这次走私的元凶就是他,他背后还有指使人的。杜欣平让周海滨来自首,要是替别人顶罪,
才是害了自己。

  莫菲最后问她可以走了吗,杜欣平只好把莫菲给放了。

  罗家,罗树在向罗童讲着他和杜欣平当年离婚的经过。罗童最后说,他小的时候,看见过杜欣平和一个男人在家里亲热,那时还没有离婚。罗树说我都可以原谅,你怎么就不能呢?罗童:永远不能。

  夜,莫菲找到他信任的高锦林,打听周海滨的下落,她爱他,想见到他,莫菲说到情深处,不禁流下了眼泪。高锦林安慰她,他会的,一旦找到周海滨,他会尽快安排他们见面。

  夜,莫菲独自走小巷里。突然周海滨出现,拖着她跑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莫菲对周海滨爱恨交加,骂周海滨这么多天不联系,她快要疯了。为什么要走私,侦察局说得对不对。。。。。。周海滨承认他是走私,而且很严重,怕是没有出路了。莫菲抱住周海滨,说不能失去他,周海滨要带莫菲远走高飞。莫菲问他,能逃到哪里去,海关真正要抓的人不是你,你还是去自首吧。周海滨绝望,他告诉莫菲,你不知道这座城市的背后是什么,我要是自首,会有无数的人不能饶过我的,不会等我上法庭做证,我就会死的。也许连海关侦察局出不来。莫菲越发担心,问他这样下去不也是个死吗。周海滨不想连累莫菲,告诉她,他现在有个安全的藏身之地。

  罗家。父亲拿出一老照片,说我现在什么心愿都没有,我就是想全家能一起再去旅游去,登上天港的最高峰。一起再照一张照片,因为当年曾经跟杜欣平约定,每年一起去照一张照片的。这个约定看来永远也实现不了啦。罗童知道了父亲的心愿,一定要替父亲完成这个心愿。

  杜欣平办公室,秘书敲门,说有一个现代派的人硬要见你,我拦都拦不住。杜欣平一看,却是罗童。她惊喜,让罗童坐。可是罗童没有坐,他公事公办地说我来只是想告诉你,周六我跟爸要去五老峰,这是爸的心愿,也是你们的约定,能不能去你自己拿主意。杜欣平答应了。罗童什么也没多说,走了。

  高锦林的手下在跟踪莫菲,想从莫菲那里知道周海滨的下落。莫菲并没有察觉。跟踪她的人,没有想到她竟然进了海关侦察局。

  侦察局。莫菲找到苏畅,问她如果周海滨自首有什么政策。苏畅问她是否见到了周海滨,莫菲不说,只问自首的事。苏畅向她解释自首的政策。然后出去请示汇报。苏畅刚走罗童进来,他看见莫菲,二人都挺惊讶对方的出现的。罗童调侃问莫菲近来电脑推销得怎么样,莫菲说自从见到你以后,霉运缠身。罗童觉得莫菲此人蛮有意思,问莫菲是否有兴趣共进晚餐,莫菲说你有毛病。

  他们调侃之际,苏畅回来,看见罗童在,十分高兴。说莫菲你可以走了。莫菲打量着苏畅和罗童,苏畅问他看什么,莫菲说奇怪,什么人都有人敢爱。罗童和苏畅不知道她在说谁。莫菲走后,罗童才知道了,莫菲的真实什么。苏畅问及罗树的病情,二人伤感。罗童对她讲出自己的想法,想让父亲和母亲能再有个说话的机会。想向苏畅借一个车,要送父亲去五老峰,完成父亲的遗愿。苏畅凝视罗童,罗童的这个想法,出乎她的意料,但这是过去她了解的罗童。她愿意帮助。

  莫菲在海关门口给周海滨打电话,可是没人接听。她独自走去。这时,身边出现高锦林的人,上前拦住她,说有人要跟她谈谈,莫菲问是谁,对方不说。莫菲不敢依从。对方想强行拽她上车。这时她看见罗童过来,就叫罗童。罗童过来,莫菲趁机脱身,并拥着罗童走了,看见了出租车,她便匆匆叫车走了。罗童傻傻地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莫菲的手提包。

  罗童刚回到家,莫菲包里的手机响了,是周海滨打来的。可是罗童接听,对方不说话,罗童误以为是莫菲的电话,调侃一番,对方挂了。随后,莫菲打电话来,让罗童明天把包给自己。罗童说明天可不行,因为明天他要陪父母爬山。可莫菲以为罗童想吞她的包。

  罗童给爸换上新衣服,监督罗树刮完胡子,准备出门。

  杜欣平也在那里穿着衣服准备出发。杜欣平把电话放在家里,正要出门,家里电话响了,来电话的是周海滨。周海滨告诉杜欣平说马上就要跟她见面。杜欣平本不想见,但是周海滨说得紧急,他想自首。杜欣平只好答应见面。她立即给冉洞庭打电话,让他马上带二个人过来,封锁消息,周海滨出现了。

第三集

  罗树与罗童在约好的路口等杜欣平,可是久等不见。罗童十分恼火。

  杜欣平与冉洞庭带来的人汇合,快速做了简单的布置,几个人上车往接头地点去。这时,杜欣平才想起来与罗氏父子约会的事。杜欣平借冉洞庭电话打,但是罗家没人了。

  高锦林寓所,他接到一个电话后,告诉白先生,周海滨要自首。白先生说他来处理,可是高锦林坚持,这次他要亲自去,一来是看看周海滨究竟敢不敢出面,再就是想跟杜欣平好好谈谈。

  约会地点——一家茶馆。杜欣平和冉洞庭在布置。她交代冉洞庭,如果周海滨答应自首,你们就不要露面,如果他要跑,就把他抓住。

  罗家父子还在等杜欣平。罗童给杜欣平打电话,家里没人,手机没开。罗童很生气,说走,我们自己去。

  杜欣平独自坐在桌边等着周海滨,周围很安静。

  不远处的楼上平台,周海滨也在观察杜欣平,他确定安全后下楼。

  一辆车停在不远处,高锦林及手下等在这里,高锦林布置着,说绝对不能让周海滨跟杜欣平走。杀手说要是交给杜欣平了,怎么办。高锦林说把杜也给我干掉。
杜欣平还在那里等着,莫海滨就是不出现,冉洞庭也在观察周围。

  谁也没有想到周海滨出现在茶馆后门,高锦林首先发现。周海滨正往杜欣平那里的时候,高锦林一看势不对,从车里面出来,赶在周海滨之前,坐在杜欣平的茶几前。周海滨一看不好,撒腿跑了。杜欣平追出去,冉洞庭也出来了,可是周海滨不见。

  高锦林问杜欣平究竟发生了什么,杜欣平打量着高锦林,又大打量着冉洞庭。没说什么,高锦林说他经过这里,看见杜关长在这里,于是想过来聊聊。

  周海滨跑回藏身处,对莫菲说我得走,杜欣平和高锦林是一伙的,再呆下去必死无疑。莫菲虽然留恋不舍,可也只能答应周海滨跑了,但是,最好能晚走一天,因为在他离开之前,她要给他买些东西。

  杜欣平与高锦林坐谈,她问你知道我要抓的是什么人吧。是周海滨。高锦林说就是那个丰盛公私老板吧。他对自己破坏了杜欣平的计划,表示歉意。说走私很可恶,但是个不好抓的事。杜欣平说她也没办法,作为海关关长,谁走私,我都会把他给抓住的。

  高锦林走了。杜欣平看着自己的手下,说高锦林显然是知道莫海滨要过来的,这事没人知道,只有我们几个知道,是谁走露风声给高锦林呢。几个人面面相觑,都不说话。杜欣平突然想起什么,让捞仔赶紧带她去五老峰。。

  五老峰。罗童正与爸爸爬上山。爸爸爬不动了,罗童背着他爸上山。爬上最后的几级台阶,爸爸与罗童说,你妈不容易,爸要是去世后,你应该与妈妈好,搬到妈妈家住去。最后父亲死在罗童的背上,但是罗童还是最后把父亲背上山。夕阳西下,罗童放下罗树。呆坐山上。等杜欣平来的时候,只见罗树的尸体。罗童看了杜欣平一眼,杜欣平分明看到罗童眼里的恨意。

  墓地。杜欣平想安慰罗童,可是罗童不理杜欣平。杜欣平希望罗童搬回家与她一起住,她知道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奢望。果然罗童对母亲的要求没有答应。苏畅也在现场。看到母子关系这样子,苏畅不知道说什么。这时福利厂的职工来了,来送老厂长。那些工人对老厂长还是很动情的。罗童对父亲的墓说,爸只要你高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什么的。

  不时有人前来悼念。意外的是高锦林也带着花圈来了。杜欣平接待有些冷淡。这时,高锦林才知道罗童就是杜欣平的儿子。

  第二天,杜欣平觉得浑身无力,听到有人敲门,她起来开门,看到的却是罗童拎着包站在门外面。

  望着面前的儿子,杜欣平喜出望外,罗童进了自己过去的屋里去,那屋子还是按罗童走的时候布置的。为了罗童回来,杜欣平做了一桌饭菜。但是罗童没什么话,与杜欣平吃饭。饭吃完了,杜欣平告诉罗童洗澡水已经放好了。

  莫菲终于把周海滨送走了,她很难受。抱着周海滨哭了。周海滨说他先躲到外地去,有机会的话,他就往国外跑,到了国外,他就跟她联系。莫菲泪流不止:我等着。

  罗童在自己房间睡不着。打开提包看见了莫菲的手机,他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果然是莫菲,罗童说他想还给她电话。问莫菲在哪里,莫菲说在公司。

  酒巴。罗童与沮丧的莫菲见面。苏畅在远远地监视莫菲。发现莫菲要见的人竟是罗童。苏畅心里不舒服。莫菲埋怨罗童拿着自己的电话好几天也不还。罗童说父亲死了,忙。莫菲道歉,同情罗童。罗童问莫菲为什么两眼通红,莫菲说男朋友去外地了,难过。罗童安慰她。莫菲说咱们别这么沮丧了好不好,我去找你女朋友也过来喝一杯。罗童诧异。莫菲说着出了酒吧,把在监视他们的苏畅拖进来。苏畅执意不喝,只是陪着他们,他们二个人一起喝酒,最后喝多了。苏畅把他们依次给送回家去。
杜欣平家,罗童回到家里,发现母亲一夜没睡,在等着他回来。杜欣平说如果不困,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我跟你父亲离婚的事。罗童说没必要那样,我们虽然住一处,但是你过你的,我过我的。杜欣平伤心地看着儿子睡去。

  海关纪委。杜欣平跟纪委书记谈话,从高锦林所做的事情来看,她确信海关内部有人与他勾结。她要加强侦察局的力量,所以要对侦察局的人事安排做个调整。最后,他们达成了一致意见。分别找人谈话。

  杜欣平找冉洞庭谈话,鉴于他缉私有功,她要任命冉洞庭为副关长。冉洞庭高兴,可是他还想兼侦察局局长,但是杜欣平说侦察局现在另有安排。而且你现在的工作也很重要,你要好好干。冉洞庭有些失落。

  纪委书记找到霍朗民,提出让他出任局长一职。

  冉洞庭出现在高锦林的寓所,他告诉高锦林,杜欣平已经在怀疑自己了。高锦林知道冉洞庭曾经是海关最有前途的年轻干部,工作能力强,业务水平高,现在可能会有失落的情绪。他安慰冉洞庭,你的仕途包在我身上了。

  高锦林问新任命的侦察局局长是谁。冉洞庭说霍朗民。高锦林说没事,杜欣平她换一个,我让她下水一个。冉洞庭摇头说,错。在这个城市里要摆平海关,拉谁下水都是小打小闹,如果不对杜欣平下手的话,你的“宏伟蓝图”别想实现。甚至我们会死无藏身之地的。高锦林同意冉洞庭的分析,他不信杜欣平不会被拉下水,要求冉洞庭提供一个适当的机会。

第四集

  杜欣平回家,发现罗童在家里呆着,什么事也不做。杜欣平要跟你谈谈。罗童说现在才要谈,谈的是什么呢。杜欣平问说你对未来怎么办,是想做什么。罗童说我没想法。杜欣平愿意为儿子找一个优越的工作。罗童问为什么?杜欣平说一个人的工作,会对这个人有很大的促进,就象你父亲,他人很聪明,也肯出力,如果当时不是陷在那个福利厂里,也不会有今天。罗童说他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是杜欣平想解脱自己的说法。他不想做约束自己的工作,让杜欣平省着份心吧。杜欣平被晾在一边。

  罗童溜达到莫菲卖电脑的地方,跟莫菲聊天。莫菲并不想跟他多聊。罗童问为什么那天晚上在酒吧,你那么爱说。莫菲说只是发泄,发泄完了就好了,你别想多了,其实我去酒吧,只是为了我的手机。罗童对莫菲的冷漠一片茫然。

  天港市政府与海关的关系一向很好,这一天,冉洞庭兴冲冲来告诉杜欣平,市政府转送了地方向海关赠送的一批缉私艇,同时,海关看好的一块建宿舍的地皮,可以廉价收购。杜欣平高兴,问是哪家企业,冉洞庭说不知道。这时,她接到了副市长苏象全的电话,提议海关与热心社会公益的企业界人士见个面,由市府牵头。杜欣平答应,杜欣平希望冉洞庭也去,冉洞庭想避,杜欣平劝去。冉洞庭立即告诉了高锦林,杜欣平会准时出席。

  与此同时,一个人来到杜欣平家,交给了罗童一个箱子,说是杜关长让他来送的。

  罗童来到父亲过去住过的房子,孙继高伯伯看见了他,二人说起罗树,罗童伤感,缅怀。孙伯伯知道罗童是学计算机的,而且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他巧谈福利厂与他罗树的关系。其实,罗树完全可以去别的地方,做一番事业,可是他舍不得福利厂的这些残疾人,也不信这个福利厂是干不出来的,虽然最终确实没能干出来,抱憾而去。。。。。。福利厂的人对他爸爸的怀念和感激。最后孙伯伯邀请罗童来福利厂工作,帮助困境中的人们,这也是他爸爸的心愿。罗童听完未置可否,因为,在外地有一家更大的企业在等待他。

  苏畅约罗童吃饭,她希望罗童劝劝莫菲,因为周海滨背景复杂,不要四处乱闯,危险。罗童问她为什么不劝,苏畅坦言,莫菲好象更听他的话。罗童愣。苏畅也希望罗童早点安顿下来,找个工作,因为她看着罗童这么忧郁地漂着,心理难受。罗童:谢谢。

  晚上,罗童心情沉重地回到家,看见杜欣平严肃地看着自己,面前是满满一箱子钱。问罗童这箱子是那儿来的,你在外面究竟干什么了?母亲这么逼问,罗童很吃惊。罗童说出了钱箱的来历,杜欣平才知道错怪了罗童:你为什么不早说。罗童说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这时,电话响了,是高锦林让手下的人打的。那人问杜欣平,你知道我们送这箱子钱的目的了吗。杜欣平说不知道。那人说就是想找你帮忙。杜欣平说我想跟你们老板谈话,我不跟小喽罗打电话,那人答应了。把电话给高锦林,杜欣平按下电话录音,她知道只要高锦林一在电话里说,他就可告高锦林一个行贿罪。高锦林接过电话,高锦林没有说话,却把电话给按下来了。高锦林说我不上杜欣平的当。

  在苏副市长牵头下杜欣平见到了热心公益事业的企业家,竟然是高锦林。二人的谈话暗藏玄机。杜欣平问到东润国际与丰盛公司的关系。高锦林暗示杜欣平不要再枉费心计,你不是已经在私下搜集我的材料了吗,杜欣平说很惭愧,我对你的研究看来远不如你对我的研究。杜欣平介绍冉洞庭和高锦林见面,说这是我们新任命的副关长,二人假装刚认识,握手,冉洞庭离开后。杜欣平谈那笔钱的事。高锦林暗示说这太微不足道了,只要合作,还有更大的利益。杜欣平则说那钱我已交给纪委了,你别想用钱打败我。

  天港的市场上走私货物越来越多,省外贸、工商、税务等部门怨声载道。今天杜欣平接到了海关总署转发的文件,批评了杜欣平,希望天港海关从严治理。杜欣平斥责了

  冉洞庭,要求他加大抽查率。杜欣平的心情糟透了。

  回家路上,杜欣平让捞仔停车她要买报纸,下车后她发现眼前的停车场上停着冉洞庭的车,捞仔告诉她这是一家会员俱乐部,来的都是有钱人,杜欣平看见冉洞庭的车边上,停着的是一辆豪华奔驰车,她知道那是高锦林车。

  商业局长的儿子,看中了一个商店,想把他接管下来开美容院,可是那个商店的主人不答应,只好求到高锦林。高锦林来跟那家商店的主人商量。这家商店就是莫菲所在的电脑商店。最终,高锦林还是说通了店主答应出让,离开时高锦林看见罗童在跟莫菲说着什么,最终被莫菲打发走了,看得出来,莫菲很烦罗童。高锦林问店主罗童找莫菲干什么,店主说,那人是个神经病,莫菲的追求者。高锦林眼前一亮。

  高锦林来到莫菲面前,告诉莫菲,这家店就要搬走了,莫菲还是到东润国际去吧,海滨出走以后,你一个女孩子,也少个照应的。作为海滨的朋友,他也是责无旁贷的。莫菲说海滨走私的事,你也别以为我一点都不知道,他到了今天这一步,你也该帮他一把。高锦林迟疑地看着面前的小姑娘,觉得有意思,问我该怎么帮他呢。莫菲说你该把他弄出国,这样才是一了百了。高锦林笑,说你不了解情况,如果你能见到海滨,告诉他我是一直在帮他的。

  一张罗家早年的照片摆放在高锦林的桌上。高锦林给白先生说,杜欣平能把三十万元现金一把交上去,也算个人物,江湖上都说此铁娘子刀枪不入,没有软肋,我还真不信。当年不是都说冉洞庭,是铁打的汉子吗,两个小姑娘不就把他摆平了吗。白先生说,她这儿子不是国家干部,美人计难有效果。高锦林纠正是苦情美人计。

  罗童回家,发现杜欣平正在给罗童准备一西装。杜欣平要罗童明天去面试,罗童不想干母亲给他安排的工作。母子俩因为工作的事,又争吵起来了。罗童说父亲最后想见你一面都没见着,在眼里,就你这个海关长最重要了。杜欣平说我给你找了一个工作。做工程师。罗童说不用。二人吵起来,从工作开始一直吵到福利厂还有怎么看待他爸问题。罗童说得有些过份。杜欣平也被罗童说到了心虚处,她责问罗童你搬到这来,就是为了跟我吵架的吗。罗童说我根本就没想过回来住,只不过是为了老爹的临终嘱托,他对得起那个叫罗树的人。说完罗童拎着东西就出门了。杜欣平在后面叫着罗童罗童,但是罗童还是不管不够的走了。

  杜童搬到福利厂去住了,就是罗树过去住的房子。

  莫菲被高锦林叫来,说周海滨已被我保护起来了。莫菲果然见到了又瘦又黑的周海滨,莫菲一时激动万分,扑到周海滨的怀里,哭诉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见面之后高锦林说我是打算送他出国,可是现在不行,但是你放心,在他出国之前,我会保证他的安全的。 莫菲向高锦林道歉怨自己错怪了高锦林。

  高锦林告诉莫菲,我保护周海滨也是风险极大的。我想跟你做个交易。莫菲问什么交易?高锦林说我负责在半年之内安全送周海滨出国,一切费用我承担。但是你必须把罗童给我搞定。莫菲惊讶问什么意思,高锦林我知道他很喜欢你,你只要跟他好,让他听你的,一切就算完成。莫菲问他要想跟我上床呢?高锦林说必要的时候你就要做。

  莫菲说:这种事,不可能。

  杜欣平到罗童住处来劝罗童回去住,她向罗童道歉,说工作的事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不该勉强你。你最好能回去住。罗童拒绝了杜欣平,并指责杜欣平还没有弄清楚,做领导和做母亲之间有什么不同。杜欣平听了这话,不禁一阵头晕。

  杜欣平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孤独,她在家里呆坐了很久,拒接了所有的电话。直到天黑。她打电话给过去的老情人——医生寇杰,恳请他过来,说她想喝酒。寇杰来了。杜欣平把心中的不快和委屈都跟寇杰说,寇杰极力安慰。他们谈话中提及寇杰的老婆——一个多年截瘫的女人。二个发乎情,止乎礼。

  与周海滨见面。正值周海滨高烧不退,莫菲焦虑万分。周海滨劝莫菲,他已经成了这样的人,完全是个拖累,你还是离开我吧。莫菲不让他再说了。这时,高锦林给周海滨请来了医生,莫菲觉得高锦林对周海滨还是有情谊的。医生做了诊断,必须马上送医院,但是莫菲不敢让周海滨去医院。这时,白先生把莫菲叫了出去,告诉她,只要她答应高锦林白天提出的条件,去拉罗童,他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周海滨送到外地去最好的医院治疗,说白了就是彼此帮个忙,高锦林能帮助周海滨的并不只是看病,还有他们将来的全部生活。莫菲最终下了决心。


第五集

  莫菲找到高锦林,说我愿答应你的交易。但是首先要把周海滨救下来,送到外地去,高锦林高兴,说只要把罗童拉到东润国际,莫菲就大功告成。

  送周海滨走,是极其伤感的一幕。一对恋人难舍难分。周海滨并不知道,莫菲为了他答应高锦林的条件。莫菲说我现在不能跟你走,但是马上我就会看你来,别再去赌钱了,一定要等着我。高锦林目睹这一切,眼圈也泛红了。

  回到寓所,高锦林感慨,他见识的女人数不胜数,恰莫菲此等钟情女,难得。白先生开玩笑说,是不是有些心动。高锦林掩饰着反问:象吗?霍朗民受杜欣平的指示,暗中调查三家公司,发现他们与东润国际都有关系。高锦林没想到杜欣平的触角现在开始触到自己手上来了,紧张,并立即做出反应。

  本市城建局副局长——霍朗民同学来请他吃饭,霍朗民觉得蹊跷。他与老同学是虚与委蛇,互相摸底,霍朗民觉得这个同学似乎不象是吃一顿饭那么简单。莫菲的电脑店。罗童又晃晃悠悠地来了,却发现莫菲已经辞职离开了。问别人都不知道去向,罗童着急。

  杜欣平还是想念罗童,她找苏畅,说你能不能劝罗童回家一趟,明天是他的生日,苏畅答应。杜欣平问苏畅是不是对罗童有意思。苏畅笑而不答。

  苏畅找到罗童,劝罗童回家,罗童本来是不想回家的,但是在苏畅的劝说下,还是来了,杜欣平在家里做生日大餐。苏畅来了,并带着一份爸爸的礼物。杜欣平会敲山震虎的说苏畅对罗童是什么想法。

  罗童人是回来,但是心没回来,因为他以为莫菲出事,心里面特别的不平。苏畅吃完饭了,去厨房洗碗。杜欣平与罗童谈起苏畅来,说苏畅对你挺有意的。但是罗童对妈这一点很不满意。苏畅听到了罗童对自己其实是没有心的,心里不高兴。苏畅先走。罗童也跟着苏畅走了。杜欣平一个人在家里,心情又是不好。

  霍朗民的同学又请霍吃饭。中间“偶遇”高锦林,几个人就一起聊起来。高锦林说霍朗民大家都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就不要见外,正好过几天大家去郊区一个高尔夫球场,要不要一起玩去。霍朗民同意。

  霍朗民向杜欣平汇报昨天晚上晚餐的情况。杜欣平分析高锦林可能要对你下手。杜欣平说如果高给钱,只要你向我汇报一下,你就可以收下来。杜欣平显然是想引高锦林下勾。

  罗童终于“偶然”找到了莫菲。原来莫菲现在一家电脑公司做总经理助理。二人去喝茶什么的,莫菲劝罗童是不是也到这个公司来干活,这里非常需要象他这样懂电脑的人。罗童说只要整天能跟你在一起,我就答应。罗童想去莫菲的那个公司工作。
莫菲十分注意与罗童关系的分寸,罗童的胃口被钓着。罗童去公司工作,在莫菲的帮助下,见了高锦林。高锦林与罗童谈得挺好的,当然是高锦林刻意结交。高锦林带着罗童一起去玩。

  某度假村。有高锦林,齐老板,霍朗民还有市里的一批领导。高锦林主要对象是霍朗民。罗童与莫菲也一起去玩,霍朗民看到罗童竟然也在这里玩,觉得奇怪。罗童向莫菲表示爱意,可是莫菲对罗童说,她另有所爱。莫菲玩得并不开心。另外一间屋里,齐老板堂堂正正地以咨询费的名义,给了霍朗民十万现金。杜欣平来福利厂,可是罗童不在,孙伯伯说罗童好象去了一个别的公司工作了。杜欣平这才知道罗童原来不在福利厂干活了。

  霍朗民家里,霍朗民回来后,立即给杜欣平打电话。汇报了被人行贿的过程,并要明天把钱交到纪委。杜欣平说他们给你什么你都答应,看起来他们要上勾了。霍朗民说还有一件奇怪的事,你儿子罗童现在与高锦林在一起混着,还有的一个人就是周海滨以前的女朋友。杜欣平一听到这个消息,吓了一跳,第一个念头就是立即找到罗童。

  冉洞庭与高锦林说,这个霍朗民以前挺鬼的,不会这么容易就收钱,你小心上了杜欣平的恶当,她现在满脑子心思就是想抓住你呢。高锦林说我还有后招考验霍朗民呢。你现在就是当你的副关长,等我把杜欣平这个关长弄掉,一切就全是我们的天下了。
海关,查获一批走私货,是苏畅等人查获的。高锦林指使齐老板打电话给霍朗民,要求霍朗民想办法把货放出来。霍朗民同意了,货放走了以后霍朗民接着就到海关纪委,做了汇报。杜欣平指示他只向自己和纪委书记汇报。

  货虽然放走了,但是杜欣平立即通过安全通道,向市公安局汇报了,市局在其他场所,抓住了那批走私货物。但是,霍朗民赢得了高锦林的信任。苏畅因为霍朗民涉嫌放私,与霍朗民吵起来了。这事闹到杜欣平那里,杜说你别管了。苏畅不解。

  高锦林知道霍朗民放私了,心里特别高兴,对冉洞庭说,你有了接班人了。冉洞庭则对霍朗民的下水有些怀疑,他让高锦林小心霍一点。霍朗民从齐老板那里收到钱。霍朗民跟杜欣平分析,觉得自己在高锦林那里的考验好象是过关了。杜欣平要他一定要谨慎。

  杜欣平找到东润国际公司,要跟罗童说话,可是罗童当时并不在,而是莫菲在那里出现。杜欣平问莫菲罗童在那里,为什么会在这个公司工作,莫菲对杜欣平的态度并不好。罗童回来,看到母亲跟杜欣平冲突,很不高兴。母子俩聊,杜欣平让罗童离开这个公司。而罗童说我现在在这里做很舒服。杜欣平说为什么人家会找你,还不是看到你妈的份上。罗童更加生气,与母亲吵起来。母亲也劝说不了罗童。

  医院。寇杰正在那里看病,护士喊着,十五号。结果进来的是杜欣平。寇杰也吓一跳,怎么杜欣平会跑进来了。杜欣平在那里与寇杰说心里话,儿子罗童的事太让她操心。寇杰安慰杜欣平一把。霍朗民的电话进来。杜欣平与霍朗民见面。霍朗民说我觉得高锦林可能最近会干一票大的。杜欣平要求他的电话要二十四小时开机,我们随时都能联系得上。

  某会员俱乐部包间。高锦林与霍朗民及天一公司的齐老板坐在那里。高锦林说有一个朋友要进来一批货,希望霍朗民让出一条路。高锦林用手机拨了海上缉私艇的电话。让霍朗民把辑私艇给调开。霍朗民照办了。此后高锦林说把大家的手机都收起来,说晚上就玩个痛快。霍朗民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样才能通知杜欣平。高锦林先走了。

  杜欣平那边也为与霍朗民联系不上而苦恼。霍朗民看着别人出去上卫生间,最后他也出去打电话给杜欣平,言明一切。苏畅等人接到命令立即在一个废弃码头,缉拿闯关的走私船抓,缴获的走私物品数量巨大。

  侦察局的另一批人直扑包间,把现场打牌的人都给抓走了。但是天一的齐老板跑了。高锦林给冉洞庭打电话,冉洞庭居然什么都不知道。高锦林知道问题严重了。他大骂冉洞庭还睡什么觉,快去海关看看吧。冉洞庭打完电话,就直奔海关去了。

  海关大会,杜欣平提议责令货管处、审单中心对天一公司走私进行细致查验,追查三年报关,提出对东润国际集团进行专项执法检查的立项报告。冉洞庭听着都傻了。会后他悄悄打电话给高锦林通报了情况,问怎么办。高锦林让他稳住。

  第二天.杜欣平带领海关纪委、监察室、侦察局、调查处的人来到东润集团。一时间媒体蜂拥而至,市里有关领导纷纷问候。高锦林以涉嫌走私、行贿的罪名被侦察局带走。当他经过杜欣平和冉洞庭及霍朗民时,三人表情各异。高锦林知道这一切肯定全是杜欣平指使的。

  高锦林被带走了。杜欣平看着拥挤到大门口的公司人群时,无意之间,看见了跟着莫菲走来的罗童。罗童和莫菲看着杜欣平把高锦林带走,目瞪口呆。

相关文章
- 赵宝刚陆毅三携手《浮华背后》  (2001-11-07 10:51)
- 赵宝刚新作《浮华背后》选中温峥嵘  (2002-08-20 08:45)
- 《浮华背后》袁立“色诱”陆毅下水  (2002-09-08 10:38)
- 陆毅为《浮华背后》“毁容”与袁立再续情缘  (2002-09-10 10:03)
- 《浮华背后》掀热潮孙红雷成亮点  (2002-10-28 16:02)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大话电视迷]
[乱弹]《学警雄心》——怎么一个郁闷了得
[翡翠星空]辉煌90之郭可盈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格斗天王-----台客贵族的没落
我的娱乐日记6---相爱,然后分手......
florabelial
鱼语
秋天的海
秋天的海
小楠姐
小楠姐

 热力推荐

  • 今年哪些项目最赚钱
  • 投入壹万年利十五万!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三千亿家饰谁来做?
  • 赚女人的钱就是容易!
  • 欧洲风情挡不住的诱惑!
  • 快,赚孩子的钱最快!
  • ?让孩子快乐赚钱也最快
  • 开粥铺也能成为富翁!
  • 要赚就赚有车人的钱
  •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 单店日收过万元!
  • 家家生意火爆的好项目
  • 年盈利十万只是刚开始!
  • 老百姓今年怎样赚钱快
  •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轻松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星光灿烂


    相关作品


    频道精选
  • 北野武获奖日子恰是黑泽明忌日
  • 春·逝。。远走高飞
  • 孙燕姿:为何参加金鹰明星演唱会?
  • 20年特别选集的发布会 苏芮哭了(图)
  • 《军歌》不亮 《激情》难忘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聊天记录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现场图片
  • 泰国极品美女Pakjira Wannasut
  • 玛丽莲梦露模仿玛琳黛德丽经典造型
  • 惊爆911

    最近一小时热门文章
  • 04年电视剧最高收视率 《纪晓岚3》今办庆功宴
  • “原创直通车”今日开奖 华纳花旦叶蓓助阵
  • 算了吧
  • 《非常24小时》玩前卫:黑客+第六感+太空人
  • 加入一位大提琴手 F4组BAND成员有女生?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