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首页   娱乐圈 电影世界 新片基地 音乐天堂 电视剧场 多媒体 娱乐大转盘 娱乐论坛 名人访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首页-->电视剧场-->剧集介绍

电视剧《浮华背后》剧情简介(6-10)

2003年09月10日16:53:57 网易娱乐 

第六集

  东润集团被海关检查,高锦林被带到海关质询,本身并不严重,可是,中午的新闻媒体就开始了疯狂炒作。市里的领导以及有关部门就此事开了个简单的会,认为,象高锦林这样的地方企业家,为这坐城市的建设有过巨大贡献,地方政府应当给予保护。
东润集团随后就接到了市府秘书处的电话,对集团进行安抚,表示他们愿意出面协调。可是集团表示,鉴于董事长已经被带走的事实,东润集团正在投资的几个重点项目,只好暂时下马,市里也十分着急。

  冉洞庭象热锅中的蚂蚁一样的,觉着自己的官路已经到头,他找到白先生。白先生安慰他说没事,天一公司的齐老板甘愿承担一切责任,他已经到了肝癌晚期,即进不了监狱,也判不了死刑,这事牵连不到高锦林身上去。高锦林没事,你冉洞庭就不会有事。我已经跟齐老板商量好了,他现在已经离开藏身的地方,回家等着侦察局的人去了。现在关键的一步是要让高锦林知道这一切,把责任推到齐老板身上,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冉洞庭答应有机会把这个信给高锦林。

  莫菲有些懊恼,因为高锦林被抓,那他答应她和周海滨的条件,可能会泡汤。罗童问莫菲高锦林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被海关抓了呢。莫菲问他是不是害怕了,想离开。罗童表示,只要你不离开,我就不离开。莫菲抢白他,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罗童说有,应为我离不开你。莫菲说我心有属,你还是死了心吧。罗童失落。

  反侦察局,霍朗民正在审高锦林,可是高锦林是有恃无恐。霍朗民从高锦林嘴里得不出什么东西。

  其他房间正在审那些走私的小喽罗,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说是天一老板让我们干的。霍朗民被苏畅叫出去,说天一公司的齐老板已经归案。

  霍朗民高兴,立即突审,可是齐老板却把一切都承担下来了,把高锦林摘的很干净。霍朗民意识到有可能指证不了高锦林走私。因为高锦林矢口否认让霍朗民打过电话,让海上缉私艇给闯关的走私船让路。而且,对霍朗民的多次行贿也拒不承认,咬定都是齐老板做的。

  白先生找到莫菲说,高老板肯定没事,那么你一定要稳住罗童。高老板可重视他与罗童的友情的。白先生给莫菲挂通了远在外地的周海滨的电话。莫菲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罗童对高锦林此人还有些怀疑,因为他要是不走私犯,海关不可能抓他。罗童此时表现出了对杜欣平的信任。莫菲说高锦林肯定是被天一公司害了。罗童相信。莫菲说高老板是好人,想让你单干,想给你投资。你能不能到你妈那里替高锦林说话。罗童说我妈那种人,绝不可能,没用。看到罗童因为爱自己,那么相信自己的话,莫菲有些内疚。

  罗童挺担心母亲的,回到家。二个人在家里吃饭,无话。最后谈到高锦林的事。杜欣平劝说罗童说现在世事难料,他最害怕的就是,在审查这个走私案的过程中,突然有一天说,罗童参与的某某实践。杜欣平让罗童对天发誓,没有参与过任何走私行为,罗童说没有。杜欣平再问你知道莫菲是谁,她的男朋友叫周海滨,是一个走私分子。罗童说这些我都知道,但是都跟我没有关系你不能因为她男朋友走私,就对她不信任,甚至对我。二个人还是谈不拢。

  东润集团暂时处于混乱局面,大家上班就是聊天。 罗童找到莫菲,说周海滨是个私分子,你和他不可能有明天。莫菲说是的,我和他的爱不奢望有明天,只有爱就足够了。莫菲说出了她和周海滨相恋数载的坎坷经历,他们是一起从一个小镇上,来这里闯天下的情侣,比起过去吃过的苦,眼下算不了什么。他劝说罗童别爱自己了。她有一天是会跑到国外去生活。。。。。。有一天我突然不见了,你也不要意外。莫菲劝说罗童,你母亲是个好人,虽然她破坏了周海滨的一切,但是她是不会害你的,还有就是,苏畅是个好姑娘。

  杜欣平在海关正忙碌着,苏副市长的车来把她接走了。市长告诉她现在把高锦林给抓了,我都替你捏把汗呢,怎么收场呀。杜欣平解释,这只是例行公事,不是什么司法程序,不要说地这么严重。市长语重心长说高锦林是地方明星企业家,为地方做出许多的贡献。杜欣平说如果高锦林没有问题,我可以在媒体上为他恢复名誉,只希望现在不要有过多的行政干预。

  苏向全带她到了外环公路现场,这么大的工程已经停工了,这是高锦林为天港市捐建的,受益的不是高锦林而是全市人民。苏向全开导杜欣平海关与地方的关系,他也听说高锦林走私,他也希望所有的犯罪分子都能绳之以法,可是,这个城市总要发展,总要建设,仅靠政府投资远远不够。海关的一切财政都是总署批的,可谓势力雄厚,可是地方政府要难的多呀。杜欣平问这是您的想法吗,苏向全说这不是我的想法,可是我必须倾向这样的想法,因为市政府不是我一个人的。杜欣平有些生气,顶着压力。

  海关,杜欣平回来了。霍朗民告诉杜欣平说高锦林不招。杜欣平决定自己亲自与高锦林交锋。霍朗民说我们可以用天一老板被抓,来诈高锦林。

  休息室,冉洞庭来见高锦林,苏畅不好拒绝,只能陪着他进去,冉洞庭表面上是劝高锦林好好配合调查,实际上,暗地里已经巧妙地告诉了高锦林,天一公司的齐老板已经承担一切了。高锦林立即心中有底了。

  杜欣平来审问高锦林,开始还是客气的询问,后来高锦林气焰上来,二人针锋相对。杜欣平发现,高锦林对齐老板归案十分坦荡。高锦林却对杜欣平怀恨在心了。

  最终没有办法,只好把高锦林放了。高锦林来到杜欣平的屋里去与她告别。杜欣平对到手的高锦林,现在又被他飞了,觉得心里很不爽。

  杜欣平郁闷,而高锦林则兴高采烈的出了侦察局。

  回到寓所,冉洞庭和白先生都在。高锦林才露出愤恨的表情。冉洞庭建议说现在要是不反抗的,杜欣平会骑在我们的脖子上拉屎的。高锦林觉得有道理,让白先生去安排这件事。冉洞庭走后,白先生问高锦林,冉洞庭想借咱们的手,除掉杜欣平,这事情有可缘,因为他想做关长,可是,对我们来说,除掉一个关长可是大事。高锦林说现在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冉洞庭做的关长,岂不是天大的好事。白先生知道高锦林好象是火了,现在是要找杜欣平麻烦的时候了。

  福利厂,孙伯伯的货被海关扣了。可怜的老人找到罗童,说这是福利厂的身家性命,希望罗童去,把货给要回来,绝对不是走私,只是报关单填写有误。罗童于是勉为其难地去了。

  罗童只身去海关找冉洞庭,冉洞庭没想到罗童已经长这么大了,于是关照下面立即给福利厂的货按预报关处理(就是货先拉走,再回头履行报关手续)。冉洞庭表示没问题,他一定帮忙。冉洞庭知道其母子关系并不好。

  货刚出海关,杜欣平就知道了此事,她很恼火,尤其是罗童竟然直接跟冉洞庭联系。罗童回福利厂,告诉孙伯伯货车来是运出来了,可是孙伯伯说,刚出海关还是被你妈扣在那里。罗童很生气,又找冉洞庭。冉说没办法,我是想帮你,但是现在扣货的人是你妈,你妈要是不发话的话。我们谁也没有办法。罗童只好去找他妈。

  罗童来到杜欣平的办公室,他不理解为什么杜欣平对自己的事这么较劲,明明是海关工作拖沓,耽误了福利厂,还要追回来查验,海关的货管查验率只有10%,为什么对福利厂的查验率是100%。杜欣平告诉罗童,她本不需要这么反复,但是这事跟你罗童有关系,我就不能这么大意,她想帮福利厂,想帮罗童,想帮助那些跟罗树交情深厚的人们,可是,你罗童要知道什么叫帮助,什么叫害,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要自己学会思考。罗童质问杜欣平,她为什么这么喜欢教训人,我要是不知道这些,我能在没有母亲照顾的环境里长大吗?罗童气愤地扬长而去。

第七集

  高锦林出来的洗尘晚会。挺多人来的。罗童带着莫菲来了。高锦林很高兴,说罗童你够哥们,现在许多人都不敢来。你敢来,好。虽然是你妈把我给捕起来的,但是我不恨你妈,因为那是你妈的工作。

  看着罗童与高锦林的关系日进,莫菲倒是有些担心。罗童听到有人对杜欣平非议,也不高兴。高锦林把罗童叫到一边,安慰了罗童说这些人说这些话,无非就是想奉承我,别往心里去,说我跟你妈有些误会,没事的。以后再说开就没事的,你妈会理解我们这个企业的。罗童没想到高锦林是这么通情达理的人。

  莫菲觉得罗童是个天真热情的人,并不想自己过去认为的那样,是个浪荡公子。她渐渐不在回避罗童了。

  福利厂。杜欣平最终还是把货给送过来,而且还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廉价卖给了福利厂一些芯片和显示器。罗童知道杜欣平做这一切全是为了自己,还是有些感动。但是罗童并没有表现出来。杜欣平是为了改良与儿子的关系才这样做的。

  苏畅找到罗童,劝说罗童别跟高锦林在一起了,你妈为此十分担心。罗童说你们可真都行,都觉得这个人是走私犯,那把他抓起来不就行了。莫菲看到苏畅与罗童谈话了。莫菲说罗童,你跟她不是挺合适的吗。

  苏畅告诉杜欣平,她没能劝说罗童,罗童现在喜欢那个女孩,这种力量,谁也难以阻拦,她不好多说。知道罗童还要去高锦林的东润国际上班。杜欣平特别郁闷。

  财务部门报告,由于上次海关缉私和突查,东润国际集团损失近一亿。白先生对高锦林说,手下的人已经做好了对付杜欣平的准备,为什么一直不决定动手,是不是胆怯了。高锦林也觉得杜欣平是个刀枪不入的人,他对她一直很仁义,她可一点面子都不肯给自己。高锦林说你们看着办吧,别弄得收不了场。

  自从杜欣平知道罗童去东润干,就是因为他喜欢莫菲后,就一直不放心,几次约见罗童,罗童都借口回避,她找到霍朗民询问罗童跟高锦林的关系。霍朗民说现在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但是将来不好说,因为高锦林一直在盯着你呢。

  罗童与莫菲在一起吃饭,莫菲的电话突然响了,是杜欣平打来的。莫菲很奇怪,杜欣平找她有什么事。罗童知道杜欣平要与莫菲见面,也觉得奇怪,他希望莫菲,不管杜欣平跟她说什么,用什么口气说,看在他的面子上,都不要跟她争吵。莫菲明白,只是刚发现罗童还是个孝子。

  杜欣平去见莫菲的路上。经过一条胡同时,一个穿风衣的人突然出现,对杜欣平连刺几刀,杜欣平倒下了。莫非在远处看见这一幕,迅速跑过来。杜欣平用尽力气给罗童打了个电话,告诉罗童她很想念他,罗童觉得不对,问杜欣平在哪里,就再也没有回音。罗童把电话再打过去,莫非接到电话,告诉罗童杜欣平被刺。正往医院送。罗童大惊。

  罗童疯一样的朝医院赶去,到了医院,他发现只有莫菲一个人站在外面。莫菲告诉罗童杜欣平在里面抢救,并讲了她看见的那一幕惨剧。罗童要冲进急救室,被护士挡住了。莫菲劝罗童不要着急。罗童询问伤情,护士说一切要等到手术以后。这时,罗童看见寇杰带着两个助手朝这边走来。两个人对对方的出现都很意外,相互凝视。
急救室里,寇杰不安地掀开杜欣平脸上的罩布,确认之后立即进行检查。寇杰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再遇见杜欣平,杜欣平正处于半昏迷状态,寇杰趴在杜欣平的耳边,轻轻的说声,欣平,是我,坚持住。而杜欣平则什么也没有听见,只在嘟囔着着:罗
童,罗童。寇杰看着杜欣平,开始了,手术。

  急救室外,霍朗民及苏畅带着大批警察来了,冉洞庭也来了。苏畅过来安慰罗童。霍朗民把莫菲叫到一边,对她进行询问。莫菲把自己所见到的告诉他,警察在记录。莫菲回答完问题,想回到罗童身边,可她看见的却是罗童和苏畅在低声交流,莫菲犹豫,最终也没有过去。

  急救室的门开了,寇杰出来了。冉洞庭第一个迎上去,问杜欣平怎么样,寇杰表示已经脱离危险,然后让罗童进去,说她想见你。罗童经过寇杰身边的时候,寇杰说了句:手术的时候,你妈一时念着你的名字。

  罗童走进了急救室,看见杜欣平脸无血色的躺在那里。他什么话没说,只是用手握住了妈妈的手,静静地坐着看。杜欣平睁开看了看罗童,虚弱地说:别离开,罗童。罗童点头说不会的,我会守在你身边的。

  霍朗民走到冉洞庭面前,告诉他,公安局正在追查凶手,估计跟前段时间突查东润国际有关。冉洞庭看着走廊里的莫菲,问冉洞庭会不会跟这个姑娘有关系,霍朗民说现在还说不准,不过她说杜关是在与她见面时被刺的。冉洞庭说是不是安排人手保护杜关。霍朗民说已让苏畅及另一个名男警察留下来值班了。

  罗童出来了,让霍朗民进去,冉洞庭脸上有些醋意。

  霍朗民和苏畅进去,罗童和莫菲站在门口看着。

  杜欣平知道霍朗民要调查莫菲,杜欣平说,不要难为孩子了,我知道这事跟这孩子没关系。莫菲听到杜欣平的话,心里十分感动。

  冉洞庭来到医生办公室,向寇杰询问杜欣平的伤情,寇杰说不算严重,很快能恢复。冉洞庭有些失意地走了。

  病房,苏畅临着水果和食品过来,看到罗童和莫菲在照顾着杜欣平。杜欣平已睡去了,苏畅让罗童回去拿一些衣物来,这里有她照顾。罗童就与莫菲一起回家了。
罗童和莫非回到家,找出杜欣平换洗的衣服,环视空家,罗童不禁黯然。

  机场,高锦林从飞机下来,上车。白先生告诉他杜欣平没有死。高锦林说本来也没想要她杜欣平的命,只不过是给她一个警告。高锦林回家,发现冉洞庭已等在家里。冉洞庭说你太疯狂了,怎么能对杜欣平动刀子。高锦林说给她了个警告,不然难消心头之恨,其实你心里怎么想我也知道,杜欣平要是死了,这个关长说不定就是你的,冉洞庭表示他对杜欣平是有怨恨,但决不至于动杀心。高锦林纠正冉洞庭,他并不想杀杜欣平,每一步都是自然而然的因果关系,没有谁在刻意去做,不要狭隘地看待这个世界。

  罗童在医院照顾杜欣平。市公安局和海关总署的人来了,再次对杜欣平被刺安进行调查,同时对海关的工作做了新的安排,冉洞庭暂时主持工作,希望杜欣平安心养伤。这时,高锦林进来,与在场的人打招呼,并且对杜欣平表示了诚挚的慰问,在场的人都被高锦林的诚挚所打动。杜欣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罗童把高锦林带来的花拿到外面去。罗童明白杜欣平的意思,显然母亲对他在东润国际做事是不同意的。

  莫非觉得罗童白天工作,晚上又要照顾妈妈,十分辛苦。于是主动过来帮助罗童作饭,洗衣。这天,莫菲很晚回去,罗童送她,罗童说他与母亲的关系,罗童说虽然他与他妈之间是有隔阂的,但是他是愿意为他妈付出一切的。莫菲没想到平时在她眼里一直只是一个大男孩的罗童还能说出这么动感情的话,心里觉得很难受,因为她一直在骗着罗童。月光下,罗童亲了莫菲,莫菲本来是要拒绝的,但是罗童的吻还是让她很动心。莫菲很害怕自己对罗童的动心,因为她知道她对周海滨的感情。莫菲心里暗下决心,要离开这个罗童,再也不能害罗童了。

  莫菲找到高锦林,说你给我的任务也完成了,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我要去东北找周海滨去。高锦林真诚地劝她,他很为莫菲能爱着亡命天涯的周海滨而感动,他从来都认为人的感情是世俗的,是自私的,只有莫菲为了情人的忘我精神,使他知道,自己过去的认识是狭隘的,他希望自己的将来能拥有类似的爱。可是周海滨注定要过一辈子暗无天日的生活,对他的爱无异于徇情,爱是为了幸福,可是这样下去能幸福吗?莫菲你现在需要的是理智。随后他劝莫菲留下来帮他,他需要她。莫菲说爱首先要丈义,周海滨身陷与无助,我撒手而去,不好。高锦林看莫菲是去意已定,就什么也不说了。

  莫菲在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罗童原因,只是说她要离开一段时间。罗童问为什么,是不是害怕我的感情,如果是,我以后决不再打扰你的感情了,我可以克制,只是希望你能跟我在一起。莫菲说其实你的每一次表达,还是让我心里享受着被爱的甜蜜,可是我心里只能容下一个人。不要挽留我吧,罗童。罗童知道莫菲离开自己是要躲这份感情,可是,她的话已经说到这了,还能怎么样呢。

第八集

  第二天罗童去跟莫菲告别的时候,莫菲已经走了。罗童心里无限的怅然。

  手术后的杜欣平,得到了罗童悉心的照顾,恢复的很快。这天寇杰来查房,杜欣平对寇杰表示,没想到罗童也会这样细心的对我,我有时候甚至都会觉得,幸亏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躲在暗处的对手,推动了她和儿子的关系。

  地方公安局通知杜欣平他们抓住了行刺她的嫌疑人,让她来认。寇杰扶着杜欣平上公安局。杜欣平认出来了凶手。凶手说他是天一老板指使他干的,现在天一老板许洪奎不见了。凶手特别残忍的说那天手偏了点,本来是要杜欣平命的。公安局的人说这人东北来的,手上有三条命案。寇杰为杜欣平的处境担心,因为有人惦记着要杀杜欣平。寇杰说我知道劝你也没用,但是你以后要注意,不要太得罪太多人。寇杰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杜欣平听完他的话,让寇杰早点回去。

  罗童来到公司上班,已经见不到莫菲了,看着她桌子上的小玩具和漫画贴,他感到很失落。高锦林出面在他面前,他劝罗童说公司最近没什么事,你就尽管照顾你妈,工资我照发。罗童问是不是因为我是杜欣平的儿子,你才会这么照顾我的。高锦林说没这事,他很想跟罗童这样的人交朋友。罗童说既然现在我什么都不能做了,还是离开公司的好,这么白拿钱不干活,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事后白先生说,罗童有象杜欣平,看起来这母子俩都不好对付。高锦林说,结论下得为时尚早,我还有别的办法。

  这天,主持福利厂工作的孙继高来看杜欣平,正巧又遇见了罗童。孙继高本来不想说什么,但是罗童发现他的情绪不对,于是追问才知道,原来孙继高的福利厂出了点事,让有关部门把门给封了。现在终于可以营业了,可是又缺人。孙继高让罗童考虑是不是来福利厂工作,罗童懂业务,要是能来,福利厂可以起死回生,因为你跟你妈一样,是个做事的人。罗童最后答应了。

  塞外边陲,这里于天港迥然不同,莫菲在一个冷面人的带领下找到周海滨。周海滨显得很放松,他已经习惯这里了,除了莫菲,在天港他没有什么牵挂了。也不想回去了。此时的莫菲,形容婉若受伤的天鹅,哀怨中的静美,忧郁下的妩媚,都是我们所不曾见过的,只有恍惚的眼神透露着对遥远某人的留恋。周海滨久久地欣赏着莫菲,突然饮泣。莫菲怜惜地问他为什么,周海滨说,即使是爹妈,这时候也不会再来看望他的,只有莫菲,爱是什么,莫菲,要是你我调换一下位置,我也很难说会一如既往地追随你。莫菲说在她眼里,爱跟什么都没有关系。

  晚上,周海滨要与莫菲亲热,莫菲已做不了了,周海滨问莫菲怎么了,莫菲说没事,这么坐着不是挺好的吗。其实现在莫菲内心里也是放不下罗童的。感情已回不到过去。

  让罗童意外的是,当杜欣平知道他要去福利厂工作时,竟然特别高兴。并鼓励罗童你好好干,有麻烦可以来找我。罗童解释说,他在福利厂里,经常可以感觉到父亲的存在,那里毕竟是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许多工人是父亲当年招集来的,他有必要随父亲做下去。杜欣平对罗童的情感表示理解。

  寇杰看到杜欣平母子关系渐渐融洽,心里替杜欣平高兴。

  罗童正式去福利厂工作,孙继高对罗童寄予厚望。高锦林知道罗童去福利厂工作了,于是来到福利厂见罗童,他仔细巡视了工厂的状况,指出该厂发展艰难的原因,与罗童的看法基本一致。为使福利厂走出困境,高锦林建议罗童他们俩可以联手改造。他愿意向福利厂注入资金,让罗童来干,这样工厂才可能有起色,工人就不会没饭吃。罗童有些顾虑。因为这样虽然可能解决福利厂的所有问题。但是高锦林的钱,罗童一时还不想接,高锦林看到罗童在犹豫。他点破隔膜说我知道你妈妈对我没说好话,瓜田李下,我也是理解。罗童只好婉言拒绝了高锦林。

  高锦林公司,高锦林向外地来要货的人解释,最近的生意受到了限制,来人埋怨他,堂堂东润国际的董事长,在这个城市里,海会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呢。高锦林送走客人,越发郁闷,白先生献计,对杜欣平的工作还不能停止,还是不能放弃罗童。高锦林把自己跟罗童见面的事告诉了白先生,白先生说要把福利厂及罗童拉下水,只有一个人能办到,那就是莫菲,结铃还得系铃人。

  白先生答应高锦林他可以去东北见周海滨,跟周海滨达成一致,请莫菲回来,但是,周海滨所提的条件只能一应具答。高锦林说要去还是我们一起去吧,一是散心,二是因为周海滨还生着他的气。

  东北外地,高锦林找到莫菲。莫菲知道自己才平静下来的生活可能又被打乱了。高锦林对莫菲说,跟周海滨的幸福必须建立在安全的基础上,这得有钱。现在你得帮我做一件事,就是回到罗童的身边,当你的任务完成后,周海滨和你出国的事,全由我承担。莫菲知道她回去只能害罗童,但是她还是很喜欢回到罗童身边的,因为她喜欢跟罗童在一起的。

  与此同时,白先生在跟周海滨商谈。周海滨说他知道他们的用意,是想把罗童的福利厂变成天一公司那样的公司,只要杜欣平的儿子罗童一旦走私了,杜欣平就无法收场。这一招叫围魏救赵。白先生说正是,你提条件吧,莫菲毕竟是你的人。
莫菲受命要回去,又要离开周海滨,此时的莫菲竟然觉得自己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罗童在医院看到寇杰与母亲在一起。母亲很担心,因为她想到以前就是因为罗童看到了自己与寇杰在一起,才在离婚的时候执意要跟着父亲。但是她没想到罗童与自己谈话,说他知道你这一段感情,你与寇杰不易,你们想怎么办。母亲解释她与寇杰的关系,罗童挺能理解母亲的,这让杜欣平想不到,想不到自己的儿子这么能体贴自己。

  福利厂的工作不顺,罗童去以前他与莫菲常去的咖啡馆,无聊喝酒,同时想念着莫菲。突然的莫菲竟然从天而降。罗童喜欢的不得了,罗童问说莫菲这一段时间去那里了,莫菲只是轻描淡写,说我出去散散心。晚上二人玩得尽兴,莫菲看着单纯的罗童在讲述她离开他的这段日子,心里有些难受,目光屡次回避。

  杜欣平问罗童福利厂的情况怎么样,罗童为了不让母亲操心,就都还正常。

  高锦知道罗童的福利厂举步维艰,于是就让福利厂的债主再施加点压力,直至来福利厂拉设施,罗童没办法,大伙都在发愁,公司看来只有倒闭了,许多人要失业,罗童想救这个工厂。老孙说只要有一百万,我们就能周转开,当时莫菲也在,莫菲说罗童,你为什么不想着引进资金呢,罗童说那里有钱。莫菲说我帮你想想办法吧,不过要拉成生意,我可得有回扣。罗童答应,并希望事情要是成了,莫菲能到这里来帮忙,一起做公司。莫菲说再说吧。高锦林满意地看着罗童在上套。

  罗童虽然艰难,但是在杜欣平面前却总是没有流露。

  在莫菲的撮合下,罗童见到了憨厚朴实的齐老板。齐老板说我投资没问题,但是得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莫菲做副总。罗童当然同意,很高兴与莫菲把此事谈拢。罗童同意与齐老板合作(齐老板把自己手下的一个小公司与福利厂合并,让罗童做这个合并后的厂的老总,莫菲副之)。其实这个齐老板只是高锦林底下的一小卒子。齐老板答应马上就注资进来,而且择日成立新的公司。罗童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相当高兴。

  杜欣平知道罗童拉到资金,要把福利厂弄起来,杜欣平还是挺开心的。但是当她知道莫菲是未来公司的副总,而且资金是莫菲引进来的。杜欣平心里就有些打鼓了。

第九集

  杜欣平在医院里知道了罗童要跟莫菲合作的事。她伤还没好,就让苏畅去查一下罗童合作办公司的事。苏畅说怎么了,不是莫菲带入的资金吗?杜欣平说出她担心,莫菲背景复杂,罗童感情用事,我怕就怕又是高锦林又在那里捣鬼。苏畅受命去调查去了。

  莫菲发现罗童现在好象跟以前不一样,不象以前那样对她好了。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罗童说我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快乐了,怕的就是你突然又象以前一样消失了,我想对你好,可又怕那样会吓跑你。莫菲这时才知道罗童内心里对她是这么的有感情。
高锦林见到莫菲,问她罗童是不是还想过去那样迷恋他,莫菲说已经过去了,高锦林开玩笑,说你不会假戏真做吧。莫菲嘴硬,我从来就没觉得罗童有什么可喜欢的。
晚上莫菲跟周海滨通话,周海滨问她罗童是不是已经上钩了。莫菲问他就这么放心她来引诱罗童吗,周海滨说他放心,因为他爱她。

  苏畅来对杜欣平说,莫菲的钱是天一公司出的,其实就是展转来自高锦林,这一点确凿无疑。杜欣平一听大惊。

  罗童带莫菲来见杜欣平。杜欣平看罗童不在,跟莫菲谈这合作公司的事,谈她对罗童的感情。杜欣平本意是想让莫菲招了,承认是她与高锦林搞的鬼,要害罗童。但是莫菲也是个人精,根本就没上杜欣平的套子。杜欣平越发觉得此事不简单。

  莫菲走后,罗童告诉母亲说,明天新的公司就要挂牌营业了,杜欣平说罗童你怎么会那么傻,明摆着是人家做一个套,你往里钻,天一公司的钱正是来自高锦林。罗童认为即使那样,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我不受高锦林的制约,为了福利厂,我什么事也能干,这是爸的心血啊。

  罗童带着杜欣平去看福利厂的情况。杜欣平没办法劝住罗童。两人的谈话最终变成了争吵。最后杜欣平劝罗童别成立这个公司了,这肯定是高锦林的圈套。罗童问他为什么非要追着给我下套,就因为你是海关关长。罗童不听杜欣平的话,一意孤行,还是要成立公司。

  虽然如此,罗童还是留了个心眼,问莫菲这钱怎么来的。莫菲说没问题。罗童说你说没问题就没问题,我信你的。这让莫菲心里又跳了一下。

  杜欣平应邀参加罗童福利厂的建立大会,在会上竟然遇上莫菲及高锦林,杜欣平与高锦林明说,我知道你的目的,你放心,我出院后,还是要把你给抓归案的。高锦林说我们现在是一家了,我跟你儿子一起做企业。你做你的清官,过去,我想跟你合作,但是我发现我是错的。杜关长,你现在在位,一切都是公家供着。罗童是做生意的人,你以后也得为儿子考虑一些。杜欣平被高锦林说的没话可说。

  杜欣平跟寇杰说她要出院。寇杰说你的伤还没有大好,不宜出院。杜欣平说不行,我不能躺在这里,等着人家来宰我。没办法寇杰送杜欣平到家。

  这时罗童那边正在成为一个合并公司的老总,志得意满。

  杜欣平家楼下,寇杰抱着杜欣平上楼。他知道杜欣平心里还在担心罗童的事,就劝杜欣平说没事,罗童是个聪明的孩子,不会受伤害的。杜欣平说我也希望如此。

  罗童匆匆忙忙赶到医院,发现杜欣平出院了。于是他赶回家,看到寇杰与母亲挺亲热的。罗童没说什么,就走了。

  次日,杜欣平带着伤就去上班,冉洞庭很是惊讶,说你怎么不多休几天。其实冉洞庭是不想自己离开这个关长的位子。杜欣平上班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对罗童公司的货物进行重点监控,抽验率是百分之百。霍朗民说那是罗童的公司,是你儿子的公司啊。杜欣平说正是我儿子的公司,我才要这样。我不想让高锦林得逞,我知道他的阴谋。

  因为公司成立了,也周转顺利,罗童与莫菲也快乐起来,言谈话语渐渐有些亲昵。莫菲有些心动,但她努力掩饰,努力用周海滨的话题,冲淡气氛。

  这天晚上,罗童送莫菲回家,差点亲吻了。莫菲有些意乱情迷地上了楼。却突然被人一下子给搂住了,原来是周海滨。

  屋里,莫菲问周海滨什么事,周海滨说我现在在东北呆不下去。要回来,莫菲问周海滨回来做什么,周海滨说我等不及了,得弄点钱,尽早到外国去。莫菲说你怎么弄钱,这海关的人要抓你,你还要弄钱。周海滨说正因为海关的人要抓我,我弄钱才好弄呢。莫菲没明白周海滨到底想的是什么。

  冉洞庭此时比较郁闷,晚上一个人去喝酒,喝完后醉醺醺地上了车,发现车上有人,竟然是周海滨,周海滨告诉他说给他三十万,不然的话杜欣平、反贪局就会知道你的真面目。她现在可是想着法子想抓你呢。冉洞庭说你小子想敲诈我,周海滨说没错,我现在给你三天的时间,弄钱去吧,我会跟你联系的。说完周海滨就走了。

  冉洞庭急不可耐地找到高锦林。高锦林正在跟罗童谈话,说你妈把福利厂所有的货柜都打开来检查,我不知道你妈是针对我还是针对你。罗童说这是工作,她愿查就查啊。冉洞庭匆匆忙忙地冲进来,说锦林……但是他发现罗童也在座,冉洞庭赶紧改一付嘴脸,装出与高锦林只不过朋友而已。

  罗童也觉得意外,于是提出先走。冉洞庭告诉高锦林自己被周海滨敲诈的事。高锦林没想到周海滨还敢回来。他说我正愁找他不着呢。冉洞庭说得做掉他,高锦林笑说,做掉他干什么,他不是就想要钱吗,我们给他不就结了。冉洞庭不知道高锦林正打着什么算盘呢,反问,那我呢,她会把我毁掉的。高锦林安慰他放心,一切尽在掌握。

  中秋节到了,杜欣平打电话给罗童,希望他晚上能够回来吃饭。罗童有些赌气,本来不回来,可是高锦林劝罗童回去,说你跟妈还是好好沟通一下。她虽然对我不怎么样,可是我特别佩服她,你说现在多少官僚都是腐败,象你妈那样两袖清风的人,真是让人佩服啊,你还是要对你妈好。于是高锦林把罗童给送回家去了。

  罗童家,杜欣平与罗童对着一桌菜,可是二人话还是不多。本来二人都不想提高锦林的,可是谈着谈着,又谈起来了高锦林。杜欣平还是那个意思,认为罗童不能再跟高锦林缠一起了。罗童就有些反感,说你知道吗,是高锦林让我回家的,本来我是不想回家的。你对高锦林我看是不了解,高锦林想让我们母子俩好好了解了解。话不投机,罗童离家出走,杜欣平一个人喝了闷酒。杜欣平打电话,让寇杰来。寇杰来了,陪着她喝酒,酒越喝越多,最后杜欣平扑在寇杰的怀里。

  高锦林虽然在利用罗童,但是他对罗童的确也是欣赏,白先生对高锦林说,做这个公司的目的就是用拉罗童一块下水,但是现在还没有达到目的,罗童一日不下水,杜欣平就不会就范,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做走私了,现在许多老的关系都走了。高锦林说现在我们不能急着走私,杜欣平惦记着,我们得把杜欣平对付过去。

  霍朗民报告杜欣平,高锦林似乎老实了,最近港口也没有什么走私的动静。杜欣平强调说,你们不能放松,高锦林一定有新的阴谋。

  罗童看到莫菲最近有些心不在焉,问莫菲什么事,但是莫菲什么也不说。

  莫菲经常隐秘地带着吃的东西去看周海滨,她劝周海滨,不要敲诈冉洞庭了,他们为人黑着呢,不小心连命也没有了。但是周海滨根本就不听莫菲,还说你对罗童好象不象过去那么反感了,日久生情吧。莫菲说你说什么啊。周海滨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他的事。莫菲与周海滨吵起来了,说我跟罗童有什么事了,你别乱说人家,当初也是你让我来的,你自己对我怎么样,你才该反思呢。

  莫菲受了委屈,本来想跟罗童打电话,但是最后还是没有打。明月当空,伊人独处。一个人过中秋的莫菲心里有点失落。

第十集

  高锦林派人去跟踪莫菲。高锦林给冉洞庭打电话,问说周海滨现在有没有线索。
杜欣平在一公共场所见到高锦林,她说我知道你跟罗童做生意的目的,你想拉罗童走私,然后再胁迫我,我告诉你,不要说罗童不走私,就是罗童走私了,我也不会受制于你们的,你们还是早点死心,放掉罗童。高锦林反唇相讥,说杜关,别以为天下就你一个人干净,我高锦林就是个混蛋。你可以以为你是圣女啊,但你不能也让我这么看你。我给你看一个东西。高锦林一下子从抽屉里把杜欣平与寇杰的照片给扔出来了。

  杜欣平一看,是那天她与寇杰在她屋里热吻的镜头,哪曾想会被狗仔队拍了艳照。杜欣平愕然,高锦林向杜欣平承认自己走私,但是他并不想拖杜欣平下水,只是希望杜欣平对他的“生意”保持沉默。默契是看不见的,是不犯法的。不然,照片的事就会公之于天下。

  高锦林说人都是有七情六欲的,别以为你杜关是没有七情六欲的,这是我手下今天送来的,我也不想破坏你杜关的形象,是你把我逼出来的。杜欣平说你用捅刀子,拍照片的不入流手段威胁我,你也不怕损害你道貌岸然的名声,你以为你这样我就怕你了。

  杜欣平让高锦林陪她去海关,她让他把照片贴到海关大门口。杜欣平说你以为用这些照片就能让我保持沉默,那是不可能的。高锦林看着杜欣平那眼神,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高锦林笑了,当着杜欣平的面把照片给烧掉了。高锦林说杜关,我算是服你,软硬不吃。高锦林说完就走了。

  杜欣平找到罗童,说你现在明白了吧,一切都是高锦林在后面做套的。老孙也把一切都告诉了罗童。罗童现在才明白高锦林的怎么样的一个人。晚上,杜欣平把罗童叫回来,承认了她和寇杰的感情秘密。罗童不解母亲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杜欣平告诉他,他亲口告诉他是为了让他提前知道,省得高锦林从中搞鬼。杜欣平与罗童谈起当年,她与寇杰的往事,原来她与寇杰是一对恋人,但由于家庭和领导的反对,使得她与罗童她爸结婚。杜欣平说我也知道我一辈子对不起你爸。

  杜欣平说着这些,因感慨而生泪。因为这些往事在撕裂着每一个人的心。罗童最后告诉母亲,他能理解母亲,理解母亲心中那份真诚的感情。杜欣平感动万分。她告诉罗童,今天,高锦林拿着她和寇杰在热吻的照片敲诈她,目的就是听任他的摆布。但是我跟她说不。罗童问母亲,寇杰怎么办。杜欣平说她会处理好的,会让高锦林的打算落空的。

  杜欣平来到寇杰家,看望了他的妻子。并私下告诉寇杰,一切都结束了,过去的一切,我都是真诚的,但是从今天以后,我们不再相见。寇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告诉杜欣平,伤口过一个月还要到医院复查去。冠杰眼看着杜欣平离自己远去,知道这个女人永远就不可能与他一生一世的。

  杜欣平上车后,司机捞仔问她去哪里,杜欣平说随便,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安静。车在行,在车里,杜欣平不禁放声大哭。

  寂寂行车国道边,萧萧落雨无边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东润国际大厦,走廊里空空荡荡,只有高大威严的保安挺立在两端。

  高锦林在策动一次大的走私活动,但是现在海关对东润盯得比较紧,所以打算利用罗童的公司。但是怎么利用使他和手下的心腹颇费踌躇。

  茶室,高锦林与罗童二人相对。高锦林问罗童为什么用这么敌视的眼光看自己。罗童问高锦林问说老孙的事是怎么回事。高锦林承认事情都是他在那里主使的。罗童质问照片事件的真伪,高锦林承认,但他慷慨陈词说明自己的人生哲学,说明走私为这座城市带来的变化,说明圈地运动与原始资本积累,说明海盗和慈善家,说明洛克非勒和美国经济。高锦林说得心潮澎湃,他对罗童表白他是一个坦荡的人,是一个有理想干事业的人。罗童一声不吭的看着高锦林在表演。高锦林最后劝罗童跟他一起做,只要他们联手,那么天下就是他们的。二人可以五分成。但是罗童不干,罗童说我在你眼里算什么,只是一个海关关长的儿子,要不是这个身份,你高锦林会跟我认识吗,你说我有才能,那都是扯蛋。

  罗童问刺杀他母亲的凶手是谁时,高锦林却失口否认,高锦林说我只是走私而已,你还以为我们是黑社会啊,什么都干。罗童表示不管高锦林说得多么动听,作为他自己,必须要和他分道扬镳了。高锦林问罗童,这是你的主意,还是你妈的主意,你不要什么都听你妈的。罗童说不是我妈的主意,是我自己的决定。罗童离高锦林而去。高锦林异常愤慨。

  白先生极力安慰高锦林,最后问他现在怎么办,用罗童来攻杜欣平的目的显然是达不到的。高锦林说我就不相信了,倒在我脚下的共产党干部也不至一个排了,比杜欣平官大的有的是,为什么就杜欣平这么难弄呢。白先生劝说高锦林,要不然就撤,从这里撤走,到别的地方去走私去,也别在一个地方吊死。高锦林说我为什么要撤,我不能因为杜欣平一个人,扔掉我苦心经营七年的这里啊。

  莫非已经对罗童有了情感,加上周海滨常在这边对她与罗童的关系的怀疑,莫菲觉得自己不胜其累,莫菲想要离开这个地方,找一个清静的、根本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她不想再做下去了。

  莫菲找到高锦林提出想离开。高锦林说你不但不能离开,而且还要干得更大,高锦林说出了他想利用罗童公司走私得计划,莫非坚决不干,她要找到周海滨,远走高飞。高锦林于是决定抓住周海滨,要挟莫非。

  冉洞庭弄了一箱子的钱来,要跟周海滨交易。但是周海滨拎到箱子,发现里面的报纸。周海滨特别的生气。要打冉洞庭,结果被雷子给抓住了。

  周海滨被抓到高锦林到前。高锦林说你小子胆子也不小啊,现在还不跑,还呆在这里,还敢敲诈我。冉洞庭要杀周海滨灭口。高锦林说且慢,我还有用周海滨。冉洞庭说这小子早晚死人一个,你还能怎么用他。冉洞庭不明白高锦林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总觉得周海滨对自己是个祸害,一日不死,他冉洞庭一日也睡不安稳。

  罗童努力想留住莫非,莫非告诉他,留下自己未必是好事,罗童看到莫非如此爱周海滨,心里酸溜溜。他心里郁闷,在外面与别人发生冲突,打起架了,结果被派出所抓去。是杜欣平去把罗童保出来,罗童跟在杜欣平后面回家了。在家里,杜欣平拿出创可贴来,帮罗童把头上的伤给贴好。母子俩还是第一次挨得这么近。二人其乐融融的吃饭。

  周海滨要被埋了,但是高锦林来了,说你能救自己,找到莫非,让莫菲帮我一个忙,周海滨才知道原来一直是美人计的,周海滨不干,但是高锦林告诉周海滨说,你不干,你就死了吧。

  莫菲再看见周海滨时,不禁落泪,问周海滨以后怎么办,上天入地,她就听他一句话。周海滨告诉她,他现在到处被人追杀,如果被公安局抓到也就完了。唯一的出路就是逃到国外去,只有这样他才能活命。莫菲还没有当场答应。周海滨问她是不是爱上了罗童了。要是那样你就对我直说,我会同意的,你不要难过,只要你能解脱,我周海滨什么都可以为你做去,即使死。

  莫菲哭了,她哭诉周海滨,我们为什么不在我们自己的那座小城里安居乐业,你为什么要带着我来到这个地方。。。。。。周海滨也哭了,他早就后悔自己的选择了,他爱莫菲,本该给她人生的幸福,可是却这么连累了她。一对恋人抱头痛哭。最后莫菲还是同意去帮助高锦林和周海滨,但是,如果走私成了,你就出国,我不想再跟你在一起了。周海滨答应,高锦林到时候会给我五十万,我就走人。让你跟罗童好。我们就一了百了。莫菲也是这么想的。

  莫菲主动找到高锦林,答应他的要求,她去促使罗童走私。高锦林劝莫菲,说这事没有那么严重,你别想那么多,罗童他妈是关长,能出什么事,再说走的又不是什么要害的货,只是一批普通的货。莫菲相信了。

  莫菲主动向罗童表白,她愿意接受罗童的情感,罗童心中充满了快乐。他跟母亲说,我爱上了莫菲,莫菲也答应了他。他本来以为杜欣平会不同意,没想到杜欣平还很支持的。只是说想要见莫菲。罗童很惊讶于母亲的开明。

  罗童很快找到莫菲,告诉她杜欣平想见她。莫菲觉得局促,晚上她不安地跟罗童回家了。

相关文章
- 赵宝刚陆毅三携手《浮华背后》  (2001-11-07 10:51)
- 赵宝刚新作《浮华背后》选中温峥嵘  (2002-08-20 08:45)
- 《浮华背后》袁立“色诱”陆毅下水  (2002-09-08 10:38)
- 陆毅为《浮华背后》“毁容”与袁立再续情缘  (2002-09-10 10:03)
- 《浮华背后》掀热潮孙红雷成亮点  (2002-10-28 16:02)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大话电视迷]
[乱弹]《学警雄心》——怎么一个郁闷了得
[翡翠星空]辉煌90之郭可盈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格斗天王-----台客贵族的没落
我的娱乐日记6---相爱,然后分手......
florabelial
鱼语
秋天的海
秋天的海
小楠姐
小楠姐

 热力推荐

  • 今年哪些项目最赚钱
  • 投入壹万年利十五万!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三千亿家饰谁来做?
  • 赚女人的钱就是容易!
  • 欧洲风情挡不住的诱惑!
  • 快,赚孩子的钱最快!
  • ?让孩子快乐赚钱也最快
  • 开粥铺也能成为富翁!
  • 要赚就赚有车人的钱
  •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 单店日收过万元!
  • 家家生意火爆的好项目
  • 年盈利十万只是刚开始!
  • 老百姓今年怎样赚钱快
  •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轻松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星光灿烂


    相关作品


    频道精选
  • 徐静蕾《我和爸爸》角逐金马
  • 北野武获奖日子恰是黑泽明忌日
  • 孙燕姿:为何参加金鹰明星演唱会?
  • 20年特别选集的发布会 苏芮哭了(图)
  • 《军歌》不亮 《激情》难忘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聊天记录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现场图片
  • 泰国极品美女Pakjira Wannasut
  • 玛丽莲梦露模仿玛琳黛德丽经典造型
  • 惊爆911

    最近一小时热门文章
  • “原创直通车”今日开奖 华纳花旦叶蓓助阵
  • 算了吧
  • 《非常24小时》玩前卫:黑客+第六感+太空人
  • 加入一位大提琴手 F4组BAND成员有女生?
  • 琦琦初为人母喜不自禁 要一日喂十次人奶(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