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首页   娱乐圈 电影世界 新片基地 音乐天堂 电视剧场 多媒体 娱乐大转盘 娱乐论坛 名人访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首页-->电视剧场-->剧集介绍

电视剧《浮华背后》剧情简介(11-15)

2003年09月10日17:52:35 网易娱乐 

第十一集

  罗童家,杜欣平亲自做菜招待莫菲,在莫菲要吃饭时候,罗童才给莫菲说今天是你的生日。莫菲说你们怎么知道的,罗童说我看你身份证上的。莫菲感动得眼眶闪亮,其实她有愧在心,觉得自己对不起罗童,也配不上罗童。本来莫菲不想跟罗童说走私的事,但是最后罗童还是说了。

  莫菲向罗童提出说现在有一个朋友有批货从外国要进来,让罗童帮忙,罗童根本就没想到是莫菲的计策,一下子就答应了。

  罗童在莫菲的引见下,见到了老板王守业,罗童没有任何的警惕,特别放松。他对莫菲介绍的人特别放心,于是答应就帮人家进口这批货。莫菲心痛如割,罗童那里想得到他自己最亲爱的人原来是在那里害他呢。

  莫菲到罗童那里去,替罗童扫了房间,做了一通好吃的。莫菲问罗童说,要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能不能原谅我。罗童说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你都想什么了?莫菲没再说什么,只与罗童喝酒。

  莫菲找到苏畅,说我知道你很爱罗童,我打算退出,你爱罗童不要介意我的存在,苏畅泪水汪汪的,你不要拿你的感情开玩笑,你发什么样神经。莫菲说我是真心的,我觉得我配不上罗童,只有你配得上罗童,明天我们一起吃饭吧。苏畅还是被莫菲的真心所感动。但是苏畅说感情没有让来让去,我明天是不会来的。莫菲说我是真心的,你要是爱罗童,你就来。

  莫菲伤心独处,高锦林来安慰她。莫菲问让罗童走私到底有多大的危险。高锦林说没多大的危险,再说了,就是有什么风险,罗童还有一个妈在那里罩着呢。莫菲说我想把罗童还给苏畅。高锦林听了不动声色,只是说我知道你爱上了罗童,那你以后想怎么办,莫菲说我能怎么办,等我还完了所有人的债,怎么偿还罗童呢,难道就只有离开罗童了。高锦林看着莫菲乖巧的样子,有些怜惜,他向莫菲发誓,为了周海滨就这一次,以后就是天塌下来,他也不会再让莫菲为难了。

  莫菲约罗童吃饭,二人还没有开始吃,苏畅来了。莫菲借口还有事,就要走了。罗童拉住莫菲说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莫菲说没什么,你跟苏畅好好吃吧,我有事先走了。莫菲还是走了,苏畅来的目的,告诉罗童,说你得好好对待莫菲,女孩子都是很敏感的,对女孩子的关心要够。苏畅说莫菲昨天找到我,说她不能再爱你。苏畅虽然喜欢罗童,但是她只能想去捏合罗童与莫菲。罗童不明白莫菲为什么最近变得这个样子。

  杜欣平见到高锦林,说你最近很老实。高锦林说我一直是老实的,我们东润国际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杜欣平说希望如此。

  王守业又来了,他告诉罗童说国外那边已经发货了。莫菲心中更加不安。罗童觉得最近莫菲有些不对,要与莫菲谈一谈。可是就在二人谈话的地方,莫菲竟然发现高锦林与那个王总在一起。莫菲赶紧把罗童拉开,因为罗童一旦看见了那个老板与高锦林在一起,那么莫菲她与高锦林一起走私的事可能就会被罗童知道。王总告诉高锦林说,一切全部按照你的指示进行着。

  罗童回家,看见莫菲已经做好了饭了,他们二个人刚没有坐下来,穿着警服的苏畅却出现了,并且还带着另一警察,她告诉罗童,我们要把莫菲带回侦察局,跟她谈点事。罗童焦急地问苏畅,莫菲出什么事了。

  莫菲对苏畅说希望什么也不要对罗童讲,她做的事,她自己承担。

  海关反走私侦察局,苏畅与莫菲单谈,说你不能这样害你自己,也害罗童。莫菲以为苏畅对她要以走私来害罗童的事全知道了。莫菲就要全招的时候,苏畅又问莫菲,你是不是背着我们与周海滨又见面了。莫菲才知道原来苏畅知道的是这个。莫菲承认与周海滨又见面了,苏畅问莫菲现在周海滨在哪里?莫菲说我不知道。苏畅说别一错再错了,我们会把他抓住的,到那时侯你也是有罪的,他现在跟我们合作对他也
有好处。但是莫菲就是咬定不知道。

  回到住处,莫菲把苏畅找周海滨的事告诉了罗童,罗童认为她应该配合警察。

  罗童带着莫菲来给父亲上坟,可是在坟地里意外的遇见了寇杰。罗童问寇叔叔,你怎么也在这儿。寇杰说他爱人也世了,很安静的去了。罗童才知道寇杰的妻子已死了。而杜欣平这时候并不知道寇杰的妻子已去了。

  罗童回家,看到母亲也在忙家务,更关键的是,罗童看见母亲好象也有一根的白头发。罗童说妈,你是不是可以考虑找一个。杜欣平很奇怪儿子怎么会有这个想法。罗童说我今天遇见一寇杰,他妻子也去世了。杜欣平说我怎么会不知道,寇杰现在他也不跟我说这个事,杜欣平知道寇杰怎么想的,也没有给寇杰打电话,罗童知道母亲与寇杰之杰的感情,总是差那么一点。

  福利厂的那批货终于到了,而且王守业夹带在里面的货柜也跟着到了。这天海关通知罗童,可以到海关来办出关手续了。莫菲知道这批货肯定是走私,告不告诉罗童她心中十分矛盾。罗童则毫无戒心的通知王守业,明天货到,你们来,我们一起去提货。

  高锦林叮嘱冉洞庭,一定要确保福利厂最近的一批货安全出关。冉洞庭不知道高锦林为什么要关照罗童的福利厂,但是他知道里面肯定有阴谋的。

  杜欣平不知道刚才冉洞庭的微笑为什么总是神秘莫测。

  罗童最近很忙碌,福利厂的生产销售都靠他了。他对明天要到的货期待特别大,他认为只要这一单生意做好了,福利厂就有救了。可是莫菲心里越发不安,她去了菩提寺为罗童求签,希望这次走私平安。明天就是报关的日子,莫菲今夜难眠。

  次日,罗童带着王守业去海关办这批货出关手续了,临行前,莫菲百般拖延,罗童觉得奇怪,但也没多说什么。

  罗童走后莫菲坐立不安,终于,她决定阻止罗童,她打电话,要说出真相,可是罗童的电话总没有人接。

  这时的罗童正在报关,他的手机放在车里。

  高锦林知道一切在按计划发展,十分得意,可就在这时候他接到电话,说周海滨跑了。高锦林特别生气,说在这个节骨眼上周海滨跑了,他要是跟莫菲见上面,那咱们害罗童的事就全泡汤了,那批货也可能就泡汤了。所以高锦林下死命令,一定要盯住莫菲,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和周海滨见面。

  焦急的莫菲想去海关阻止,可一出门,却被周海滨给堵住了。周海滨说我要带你一起走。莫菲虽然是百般挣扎,可是没办法,还是被莫海滨带走了。高锦林的人发现了他们。

  罗童与王守业还在海关报手续,冉洞庭过来表示可以简单处理。

  莫菲被周海滨带到某藏身处,莫菲最后劝周海滨自首,周海滨拒绝,莫菲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向苏畅报告了周海滨的下落。

  雷子等人接到高锦林的命令,可以干掉周海滨。这时,苏畅带警察赶来,周海滨问莫菲怎么会事,莫菲承认是自己报案了,事情发展到今天,只有这样了,海滨你不要很我。周海滨说既然你都不要我了,我再跑,就确实没有意义了。周海滨高举双手朝警察走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对面高层厂房上,传来枪声,周海滨应声倒地。苏畅莫菲及警察,回头观察厂房,却没有任何踪迹。

  莫菲发疯地扑向周海滨,可是莫海滨再也不能醒过来了。

  苏畅站在旁边,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可怜的女孩子。莫菲突然想起什么,给罗童打电话。

第十二集

  海关前面,一辆车里,罗童的电话在车上响了半天,可是没人接,最后有人接了。莫菲说罗童,你赶紧停止报关,那货里面有问题,是走私啊。可是对方说我不是罗童,我是王老板,罗童正在里面办手续呢。海关里,罗童果然在那里办手续。

  莫菲听了,特别的绝望,莫菲疯的往海关里跑,她要阻止罗童报关,不能让罗童走私。而海关里罗童正在办手续。冉洞庭在上面看着罗童办报关,脸上露出了微笑。看着罗童办完手续,冉洞庭电话高锦林,说你成了。

  等到莫菲气喘吁吁地赶来,罗童高兴的从海关里出来,说我们厂子又有救了。莫菲问那个王守业呢。罗童说走了,提了货就走了。莫菲知道这下子什么都全完了,一下子就哭了出来,罗童问说莫菲,怎么了?

  罗童住处,莫菲此时则躺在床上。罗童特别爱怜的看着莫菲。越是这样,莫菲越觉得自己难受。

  高锦林的手下雷子来报高锦林,说周海滨已死了。冉洞庭晚上可以睡一个好觉了。高锦林问王守业把货提走了吗,雷子说没问题,一切全在掌握之中。

  罗童处。莫菲醒过来,罗童特别细心的照顾莫菲。莫菲本来想把心中所知道的一切告诉罗童,可是罗童说你别说了,什么也别说了。这时外面敲门声,进来的是杜欣平,原来杜欣平知道莫菲病了,特来探望,这更让莫菲觉得过意不去。杜欣平要回去,罗童送母亲出门,罗童谢谢妈来看莫菲。

  次日是杜欣平的生日,海关的同事们向杜欣平祝生日快乐。杜欣平一进办公室,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大镜框,里面是杜欣平抱着吃奶的罗童的旧照片。边上写着:祝妈妈生日愉快!杜欣平十分感动。杜欣平心情特别好。这时秘书说东润总裁高锦林求见。杜欣平说她不见,她不想在这个好日子见这样一个走私分子。但是高锦林说他有一个走私的案子要向关长密报。杜欣平没有办法,只好召见了高锦林。那曾想高锦林一见面,就说有一起走私案子向杜关长举报。杜欣平说举报的事,你向反走私侦察局举报就可以了。高锦林说此案非得向你关长举报不可,因为走私案的主犯就是您的儿子——罗童。说完高锦林把举报材料放下,笑咪咪的走了。举报材料是一盘录像带,我们可以从上面看到剪辑好的罗童与那个走私老板从报关到最后那箱集装箱出去的镜头,上面装的全是电脑,杜欣平打一个电话到审单中心,审单中心说没错,这个货柜是福利厂报的,报的是服装,杜欣平确定果然是罗童走私了。一下子从高兴的顶点掉到谷底去了。

  因为是杜欣平的生日,罗童本来约莫菲一起去给杜欣平祝生日。罗童买了不少东西回去,可是莫菲找了借口,说晚点过去,让罗童先去。这让罗童很奇怪,只好一个人带着生日礼物回去跟妈祝生日去了。

  罗家,杜欣平正在操持一切,准备过生日,但是心情不好。见罗童回来,杜欣平问莫菲呢?罗童只说莫菲有事不能来了,但我又叫了一个人来。罗童说我希望您能更快乐一些。但是杜欣平并不快乐。敲门声,进来的却是寇杰进来。杜欣平一惊。寇杰说祝你生日快乐。杜欣平说你怎么知道今天我们在家吃饭。寇杰说是罗童叫我来的,杜欣平回家看了儿子一眼,知道是儿子想搓合她与寇杰的关系。

  三个人吃了一通各怀鬼胎的饭。杜欣平与罗童都想把气氛弄起来,大家开心一点。可是没成,最后杜欣平受不了,说罗童我跟谈谈。

  进了里屋,杜欣平劈头就问罗童说你走私了。罗童说我什么时候走私了。杜欣平说到现在了,你还在这里骗我。杜欣平把所有的高锦林给的材料给罗童看,罗童一下子就呆在那里。没错,他真的走私了。罗童说莫菲,这事一定跟莫菲有关系。罗童一下子就冲出门去了,而寇杰还没有反应过来,罗童就走了。杜欣平站在那里,寇杰说我是不是也得走了?杜欣平说别,寇杰,你留下来跟我喝一杯。

  罗童冲到莫菲的屋子里去,可是屋里已人去楼空,根本就没有莫菲的影子,只是在桌子上有一张莫菲留下来的条子:罗童,我走了,对不起你。这里不属于我,我从那里来,还是回那里去吧。(导演建议:此处莫菲暂时还没有离开。)

  火车站,莫菲背着行李,一个人站着,她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给高锦林打了个电话。莫菲说周海滨死了,陷害罗童的事也完了,我该离开罗童,离开这里了。现在看起来一切都过去,我不能再虚伪的在这里。高锦林不知道怎么劝说莫菲。他想让莫菲留下来,但是他知道现在他说什么也没用,莫菲怎么的也不会留下来的。高锦林问莫菲在哪里,莫菲不说,但是高锦林还是听出来莫菲是在火车站。

  火车站。还是空荡荡的,就莫菲一个人。高锦林赶来了,希望莫菲还是留下来,以后决不会再让莫菲做一件她不愿意做的事了。但是莫菲还是走了。罗童这时过来,他到处找莫菲。莫菲看到罗童,但是莫菲没有下来与罗童相认,而是坐着走了。

  王守业的公司。罗童闯进来,大叫王守业给我滚出来。可是出来一人,却说那个公司早搬走了。莫菲走了,王守业也走了。罗童才知道现在他陷入圈套中了,更可怕的是莫菲可能也是害他的人中的一员。

  杜欣平找到罗童,杜欣平说现在赶紧把货找回来,这样子罪还可能是小点。罗童说人都不见了。杜欣平说谁让你认识的王老板,是莫菲。杜欣平说莫菲呢?莫菲也不见了。杜欣平知道事情严重,说罗童,你跟我回家吧。

  罗家,母子俩相对。杜欣平说这肯定是高锦林做的局,而且是直奔我来的,莫菲估计也是一个圈套。罗童说不可能,莫菲不可能有意来害我的,她不会是害我的。杜欣平也不跟罗童去较汁。杜欣平只说你一直是交友不慎,现在看起来你是错的。罗童说莫菲肯定是被人利用的。杜欣平说,不管是利用还是被迫,什么都不关键了,现在我们最关键的事,就是把货找着。杜欣平打电话,让苏畅去帮着找货。杜欣平特别交待苏畅说,这算是我杜欣平个人请你帮的一个忙。

  第二天上班是开海关会,会上杜欣平总是在那里走神,她在想办法,怎么把这个漏洞给补过去。这时高锦林打电话来,杜欣平说要怎么办,你想得怎么样?杜欣平问高锦林的底牌,高锦林说也没什么,我只是想建一个保税仓。杜欣平说你让我再想想。放下电话,杜欣平吐出了一口气,高锦林胃口好大啊,她知道,一旦这个保税仓建起来,那么海关对走私分子就形同虚设了,不能让高锦林得逞,这是杜欣平的第一个念头。

  那高锦林才入下电话,冉洞庭在身边说不会吧,你不会真的把杜欣平给搞定吧。高锦林说没错,她现在答应考虑考虑了,在我跟杜欣平交往这么久的过程中,她还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么软的话啊。冉洞庭说你也别太高兴,杜欣平说不定是个缓兵之计呢。高锦林说不会,儿子是她的命根子,杜欣平不会拿儿子开玩笑的。

  杜欣平接到苏畅的报告,说你要找的那个王总没有找着。杜欣平心想,到了要揭牌的时候了,于是杜欣平直接的福利厂找罗童去。杜欣平给罗童讲道理。杜欣平说从小,我这个妈就没有你这个儿子带来什么福分。现在走私分子不是奔你去,而是奔我来的。高锦林今天给我打电话,你知道他要什么吗,他要的是保税仓,那样子的话,海关和国家的损失可就……,罗童说妈,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去自首去吧,明天就去。这正是杜欣平的意思。杜欣平明知道儿子要去跳坑,也是没有办法,默默的看着罗童。其实她内心里也是多么不愿意让儿子去啊。

  罗童在福利厂,把后事料理一下。

  晚上,罗童找到苏畅。说以后我妈要是有什么事,希望你能替我照料。苏畅说你是不是走私了,杜关长今天让我找货,是不是跟你有关。罗童没有承认,只说你以后得帮我照顾我妈一点。罗童说苏畅,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可是我负了你。苏畅没想到罗童会说出这些,也是有些意外的。

第十三集

  杜欣平害怕罗童出事,到处找他,最后从苏向全那里知道儿子跟苏畅去喝酒了。杜欣平找过来了,听见罗童与苏畅谈起她,罗童说他对母亲的误解,而母亲对他的爱护,他现在是能体会到了,可是也许什么都来不及了。罗童说我妈是很爱我的,但就是我不争气,才总让我妈生气。杜欣平偷听到后面的这一段话,感到儿子现在是真正的与自己和解了,可是儿子明天就要去自首。命运就是如此,杜欣平伤心不已。
另一个城市莫菲住进了一朋友的家。她拿出她与罗童的合影,放在桌子上,莫菲人是走了,可是她的心并没有从罗童那里离开。朋友问到照片上的人,莫菲说是她最爱的、也是最对不起的人。

  罗童与苏畅分手后,正准备回家,这时一辆车停在身边,下来的却是高锦林。罗童一见高锦林就火了,问为什么要陷害他。高锦林承认一切全是他做的,但是高锦林说换一个角度的话,我不在害你,而是在与你们一起干,让你妈下水,其实也就是让你妈与你发达,靠那个福利厂你一辈子也成不了气候。罗童说你的阴谋是不会得逞的,明天我就要去自首的。高锦林说罗童,你何必呢,你自首,你以为就几年就完事了吗?罗童差点动手打了高锦林,还是雷子把罗童阻止住了,但是高锦林看着罗童,说小子你还嫩着点,你跟我交手,不够挡次,杜欣平才刚刚够,她不是也一样掉进我的圈套。罗童你现在一分钱都不值,快滚回家去。

  罗童回家,可是他妈还没有回家。饭桌上面放满了一桌子的饭。显然是他妈做的,这时母亲杜欣平进来了,手上拎着酒过来。杜欣平说我们母子这么久也没有一起喝过酒呢,今天要一起喝个痛快,其实内心里杜欣平是想与罗童告别的。那边母子俩在那里吃饭,杜欣平虽然知道罗童的事,可能还判的不会很重,也就一二年,但是毕竟有亲手把儿子送进大牢里的嫌疑,杜欣平心里难受着呢。

  今夜无人入睡。

  第二天罗童准备好了,要去反走私侦察局自首了。他想与母亲告别,但是杜欣平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背对着罗童。杜欣平说你走吧。罗童也没说什么,只说我走了,妈,以后你自己一个人要小心。罗童一个人下楼,这时杜欣平从窗户里看着要远去,可能要被判几年刑的罗童,心痛如割。

  杜欣平要去上班。这时高锦林在外面等着呢,说杜关我来送花圈给你的罗童。

  杜欣平问怎么回事。高锦林说你以为罗童自首最多是判五年啊,里面走私的东西足以判罗童二个死刑的啊。你要不信的话,你跟我走。杜欣平跟高锦林走了。

  某仓库。打开一货车门一看,是那福利厂的集装箱。高锦林告诉杜欣平说,罗童走私的不是普通货物,里面夹杂着的大量的假钞电脑,足以判死刑的。你看着办你想得太简单了。看着高锦林从电脑里掏出假钞,杜欣平呆在那里,她知道这事闹大了。她只有一个念头,阻止罗童去自首,罗童不能死,她不能再失去这个儿子了。

  杜欣平疯一样的回海关,阻止罗童去自首。而路上,罗童往海关走。

  海关,罗童找到苏畅,要向苏畅自首。就在罗童要把一切全说出来的当口,杜欣平旋风一般的冲进苏畅的办公室。杜欣平一把把罗童拉出去,说罗童你跟我走。反走私侦察局里的人都看着杜欣平,杜欣平把罗童拉到角落去,说你不能自首。罗童说我说过了,我的事你别管了。罗童还是要去自首,可是杜欣平给了一巴掌,说罗童你知道你走私的是什么东西吗?不是电脑,电脑里面全是假钞的。是要判死刑的。情急之下,杜欣平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我不想再失去你这个儿子。

  罗童这时才真正的了解到母亲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感情,罗童说好妈,我不自首了。可是我该怎么办?

  杜欣平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杜欣平和罗童回到家,罗童问她为什么要阻止他,杜欣平沉阴良久,最终没有说出她所知道的一切。罗童问杜欣平我们怎么办。杜欣平似乎已经想好了,说你不要上班了,赶快把莫菲找着。罗童认为这事跟莫没关系,向杜欣平解释。杜欣平终于发火了,她拍案而起,说你要还是个有智商的人,事到今天的地步,你自己就该知道,这次走私案和莫菲的关系,怎么还说跟她没关系啊,退一步说,就算没关系,也得找到她了解些情况。你小的时候是个挺聪明的孩子啊。杜欣平说着眼圈发红。

  罗童没见过杜欣平发这么大的火,但觉得她发火是有道理的。罗童问杜欣平那高锦林怎么办。杜欣平让他放心,这件事很明显,高锦林是奔我来,而不是你,如果我们能尽快追回走私物品,责任会减少很多,那时侯再去自首跟现在完全不同,所以要尽快找到莫菲,然后再找到王守业(即王总),直至找到走私物品。在杜欣平的冷静分析下,罗童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

  杜欣平没有带罗童自首的事情,很快就被高锦林知道,他特别高兴,说人毕竟是人,都有软肋。可是白先生觉得杜欣平还是个变数,包庇儿子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向我们妥协。不然怎么会几天都没动静呢。高锦林坚信自己的判断,因为杜欣平把儿了保护下来,和亲自参与走私,性质没什么两样,她现在已下水了,就看我们什么时候去跟她打个招呼,说一起玩吧。

  杜欣平在做最后的努力,她拿出照片王守业的照片。让苏畅把这个人找来,说他涉及一桩重要的走私案。消息不宜扩散,侦察结果单独向我汇报。苏畅领命而去。

  某小城市(前面莫菲曾经跟罗童提及的地方,这是莫菲的老家所在)。罗童找来,他面容憔悴,胡须斑驳,已经有些沧桑了。他找到了莫菲家,可是家人说莫菲并没有回来。罗童一时觉得茫然。

  莫菲其实已经回到这个城市,只不过是住在朋友家里,对罗童的歉疚和怀念,使得她饮食难安。这天她决定要回家看看。走在大街上,莫菲和罗童两个目光痴呆的人,竟然视而不见,错肩而过。

  罗童回到自己住的小旅馆,给杜欣平打电话,告诉杜欣平莫菲没有回家,不知去向,他现在也似乎有些相信,莫菲对自己的爱,或许真是假装的,不然一切怎么这么象个圈套。杜欣平安慰远在外地独自奔波的儿子。她知道感情上的打击,对罗童可能更加致命,她告诉罗童,作为女人,她能意识到,莫菲对罗童的爱是真诚的,她也许是被人利用了,没有见你的勇气,爱一个人,就要相信她。母亲的宽容和理解,是罗童凝噎。许久,罗童终于开口,对母亲过去的关怀和提醒表示歉意,他说有些话可能当着您的面,难以开口,现在不在一起,我很想说出来,妈,让您操心了。杜欣平听到儿子对自己叫的第一声妈,不禁热泪顿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罗童的电话里,听到的只有母亲抑制中的哭泣。

  苏畅找到王守业老婆的家,他老婆对她很冷淡,身边的小女儿,告诉苏畅,爸爸已经很久不回来了。王守业的老婆哭了,说他在外面有了女人,不管我们孤儿寡母了。苏畅问他外面的女人在哪里?王妻说不知道。

  苏畅来向杜欣平报告,王守业已经失踪了,要不要立案侦察,杜欣平说证据不足,等等吧。苏畅发现杜欣平的脸色不好,杜欣平掩饰过去。

  罗童再一次来到莫菲家,家人告诉他,莫菲没有回来。此时,莫菲就躲在内室,她不知道该不该出去。罗童失望地离开,莫菲悄悄地跟着他。一直到罗童住的小旅馆,最终也没敢站出来。

第十四集

  高锦林收到了是教委送来的锦旗,表彰他对希望工程的扶持。送走教委的人,高锦林得报,杜欣平也在到处寻找王守业。高锦林明白杜欣平是想追回走私物品,减小罗童的罪责,同时他断定莫菲也是他们要寻找的人。白先生提醒,既然杜欣平不死心,我们就不能掉以轻心。

  杜欣平在家里和罗童通话,劝罗童回来,她担心罗童出事,罗童表示即使为了案子,他也要找到莫菲。其实,母子都明白,罗童还爱着莫菲。

  莫菲躲在自己老家,茫然地看着罗童的照片。这时有人进来,她抬头一看,原来是高锦林。高锦林表示了慰问以后,说告诉莫菲你最好不要在这里住,现在有人正在调查这个案子,你该知道这事的严重性。高锦林对莫菲说你躲起来。通过高锦林的一番描述,莫菲才知道这个案子,原来这么严重,以至于会害死罗童。莫菲打发高锦林去了火车站,然后自己立即要车赶往罗童住的小旅馆。失落的罗童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服务员给他送来返程的火车票。他收拾着简单的行李。莫菲的车在飞驰。罗童在服务台前结帐。

  旅馆门口,罗童上了出租车走了,莫菲的车从另一个方向驶来停下,匆匆进去。服务员告诉她。罗童刚走,去了火车站。莫菲扭头就跑。

  高锦林在火车的软席卫生间出来,他没有想到,隔壁的普通车厢里坐着的竟然是罗童。他确定了之后,选择了回避。高锦林坐回到自己的包厢,思索着什么,这时,更让他意外的是窗外竟然走来了莫菲。高锦林一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急忙下车,在车厢门口拦住了莫菲。他们都能看见车内背向他们的罗童。

  莫菲告诉高锦林,她已经对不起罗童了,不想再对不起他了。高锦林拦住莫菲,真诚地告诉她,莫菲,你上了火车就是跳进了火坑,本来罗童或许是安全的,可是你要是搅进去可能就害了罗童。莫菲表示我的良知要为罗童做证。高锦林拉住莫菲,说你真的跟他回去做证,那是死罪你知道吗。莫菲说我知道,这事由我而起,必须由我而终,我爱罗童,就是死罪也由我莫菲顶着。高锦林慢慢扶助莫菲的双肩:莫菲,听我说句真心话,你要是命都没了,拿什么去爱呀。莫菲正色以告,我只知道一种爱情,就是不要命地去爱。高锦林万般无奈,眼睁睁地看着莫菲走向罗童。莫菲走到罗童身后叫了声罗童,罗童回头不觉大惊。

  莫菲告诉罗童,从他那里走私,本来只是为了救周海滨。可是没想到害了他。现在我跟你回去做证,就是有什么罪名,也该由王守业和我承担而不是你罗童。罗童特别感动,高锦林出了火车站,把一摞钞票拍给出租车司机,去天港,越快越好。

  苏畅找到王守业的村庄,村民告诉她,她说的王守业已经死了五年了,苏畅给村民看王守业的照片,村民认定就是他,早死了。苏畅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村外,看到了王守业的坟墓。苏畅茫然。

  这天的报纸和电视都报道了一桩令人震惊的假钞案,但是破案工作没有什么进展。杜欣平看到了,越发紧张不安。

  苏畅回到海关,苏畅对杜欣平说,找到王守业了,可是这人早就死了,她都看见王守业的坟头了。她估计这个王守业,以前在当地肯定有前科,诈死后躲到这个城市来了。杜欣平知道案子已经发了,查出王守业,就会对罗童更加不利。她想暗地解决的打算已经无法实现了。杜欣平让苏畅不用再找这个人了。苏畅觉得杜欣平进来很奇怪。

  苏畅走后,杜欣平接到市公安局的电话,要找罗童做一个调查。杜欣平说他不在家,放下电话,杜欣平知道问题也许已经无法隐瞒了。有人敲门,进来的竟然是高锦林。

  说高锦林开门见山,我知道你在努力,找王守业,找莫菲,可是现在案子发了,它出乎你的意料,也出乎我的意料,公安局正在查这个走私案,这个案子线索已经全部斩断了,如果因为你的原因,使这个案破了,只会有四个罪魁,王守业、罗童、莫菲、和你杜欣平。跟我不会有丝毫联系,但我不想隔岸观火,我可以拯救这个局面,如果你感兴趣,下班前给我打电话。高锦林走了。整个一个下午,杜欣平坐立不安,她锁上门,来回踱步。天快黑了,杜欣平经过反复考虑,终于拿起电话,打通了高锦林。

  茶楼,高锦林会晤杜欣平。他告诉杜欣平,如果你跟我合作,这案子就了结了。如果不,结果你自己知道。杜欣平实在没办法,只好同意与高锦林合作。高锦林马上就拿出一份单据,这是一个海关关长签字,既能生效的一次性免检报关单。杜欣平问,我现在签了,怎么能保证罗童不会有危险。高锦林说明天的报纸上就会有市局的新闻,假钞案已经彻底侦破。杜欣平无奈只好签了重重的一笔。

  杜欣平回到家,看见罗童和莫菲等在这里,莫菲告诉杜欣平,她同意出来做证的,能证明罗童没罪。杜欣平问莫菲,你知道走私的是什么吗?莫菲说是电脑。杜欣平要求罗童回避,她想跟莫菲单独谈一谈。

  杜欣平对莫菲能回来做证十分感谢。但是没有用了,自首、做证都会使事情更糟糕。这事过去了。答应我,不要去做证,可以吗?莫菲问这是唯一的选择吗,为什么?杜欣平惨淡地说,作为一个母亲,还能怎么选择呢。莫菲明白了,她答应不去报案。杜欣平又提出:离开罗童。莫菲吃惊,杜欣平说我知道你们相爱,你爱罗童,就象我爱罗童一样,很深。可是,罗童现在最需要的是安全,就凭你和周海滨的关系,和王守业的关系,警察随时都可以调查你们。莫菲说这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杜欣平说,远远没有过去,你们走私的不是什么电脑,而是掉脑袋的东西,知道吗?莫菲吃惊。杜欣平最后说:爱他,就离开他吧。

  莫菲走了。罗童问母亲是怎么回事。杜欣平说这事过去了,你就别问了。罗童看着母亲的眼睛,杜欣平想回避,可是罗童追问:你是不是答应高锦林的条件了。杜欣平大发雷霆说你妈是那样的人吗?雷子在车里看着莫菲哭着出了罗童家,把情况告诉了高锦林。

  莫菲离开罗童后,独自溜达在街上,这时高锦林出现在他面前。莫菲问高锦林,这整个事件是不是都是高锦林精心安排的。高锦林承认了,但他坚信这不是在害罗童和杜欣平,高锦林推心置腹地说出他的人生理想,以及将来给罗童母子带来的好处,他高锦林决不是自己过好了就不顾别人的人,杜欣平不走私是对的,走私也是对的,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一个人走私是危险的,大家都走私,就是安全的,就是合法的。莫菲无话可说,要走,高锦林说我希望你来我们公司帮忙。莫菲说我不会去的。高锦林希望莫菲不要拒绝,遭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你总需要个舔伤的地方吧。

  第二天,莫菲还是去了高锦林公司,在高锦林的公司底下做事情。这时,罗童找来 莫菲莫菲告诉罗童,现在也许最好的方案就是我们俩不要在一起。罗童说为什么,莫菲说我就是要离开你,也许我们的缘份已尽了。罗童无奈。罗童回家,杜欣平问他为什么这么沮丧,罗童告诉杜欣平,我和莫菲分手了。

  海关,查验科来电话问某公司的货有她的签名,担心是假的,前来核实,杜欣平咬紧牙关,屏住呼吸,最终承认是自己的签名,可以免检放行。杜欣平的眼里分明闪着泪光。

  杜欣平在家,突然收到一箱子的苹果。打开一看,底下是都是钱。她傻了。

  杜欣平找到高锦林,对高锦林说你别给我这一套。高锦林说这是你应得。你不需要罗童也需要。杜欣平希望高锦林别再打罗童的主意。高锦林说你走私了,收不收钱都一个样。杜欣平把盛钱的袋子放下,警告高锦林以后你要是再给我钱,可别怪我不客气。杜欣平走了。白先生说杜欣平不好对付。高锦林说现在她的脖子上有了一个套子,现在是我们什么时候松扣紧扣的问题。

  杜欣平在单位受到总暑表彰,评为优秀关长。杜欣平觉得自己很惭愧。领导给杜欣平谈话,表扬得她很不舒服。

  罗童把福利厂的家又搬回家。他准备了一桌菜,等着杜欣平回家。

  杜欣平回家,牙疼的不行。但是她看到罗童做的饭菜,感觉到家庭的温馨。罗童对杜欣平说他想搬回来住,也好照顾杜欣平。可是罗童不知道为什么,母亲把自己关进卧室,不再出来了。

  杜欣平坐在卧室里,很痛苦,高锦林的劝说,领导的表扬,不断在耳边打转。高锦林手下某公司的一批货从海关走私进来。杜欣平眼看着那批货进来,心里很凄惨。

  霍朗民及苏畅查到了一家公司涉嫌走私的问题,提审该公司的财务主任。消息传到了东润国际,白先生问高锦林怎么办,因为那财务主任知道不少的秘密。

  杜欣平接到电话,高锦林希望能杜欣平来摆平此事。杜欣平很是生气,对高锦林说你以为我这个关长是你任命的。扣上电话,杜欣平气得浑身发抖。

第十五集

  霍朗民来向杜欣平报告说,东润国际有一个涉嫌走私的关系。杜欣平让霍良民把那人放了,说市里面一再强调不要跟再跟高锦林做对。霍朗民还不甘心。杜欣平生气,霍朗民没办法,只好放了。

  霍朗民与苏畅议论此事,都觉得杜关最近有些怪,但也没有深想。

  苏畅约罗童吃饭,巧妙地询问他是不是惹杜欣平生气了。罗童误以为杜欣平情绪不高,是因为自己的事,说是的,不过会好起来的。

  罗童到回家,不经意间听到杜欣平的电话。杜欣平放下电话,情绪不对,匆忙要出去。罗童觉得奇怪,于是跟踪杜欣平。

  茶楼,夜里,罗童看到杜欣平进去后坐到一个男人的对面,他们在说话,罗童换了个角度再看,却是高锦林。罗童大吃一惊。

  杜欣平见到高锦林,她声明她不能再干这些事了。高锦林表示理解,他知道杜欣平很难,他也不想再为难杜欣平了。但是,收手前,必须再帮助他一件事,这件事以后,他决不在麻烦她,而且罗童的事,也决不会再提。杜欣平问什么事,高锦林说你要帮我建一个保税仓。杜欣平一听就急了,你想把国家的海关,变成你们家的码头吗,她坚决反对,并表示就是高锦林把她和罗童都告到法院,她也不会答应,结果闹得不欢而散。

  杜欣平回来,发现罗童还没有睡觉,罗童端坐在沙发上问杜欣平去了哪里?杜欣平还想隐瞒。可是罗童直截了当:你去见高锦林了。杜欣平只好承认。罗童问你是不是答应高锦林一起走私了。罗童问杜欣平,你是怎么教导我的,你又是怎么要求自己的。他指责母亲为什么要向高锦林这样的人妥协。。。。。。杜欣平被说得无话可说,最后她也急了,她说你以为这样做是为什么,全是为了你。罗童说我当时完全可以去自首,至少那样你没有陷进去,现在你即没有救了我,也把自己扔了进去。杜欣平双唇颤动地问,你知道你走私的性质吗?是假钞,是一车假钞啊,要人头落地的。罗童呆住。

  罗童找莫菲。莫菲也大吃一惊,但她确实不知道,走私的是假钞。等罗童稍显平静之后,莫菲对罗童说你母亲却是你的好母亲,她可以为你献出生命,我跟你的感情相对于你母亲来说,是很缈小的,忘了我吧,我没有勇气为你去死,而你妈妈能。
莫菲告别罗童后找到高锦林,劝说高锦林放过罗童母子俩,高锦林虚与委蛇,骗过莫菲。莫菲告诉他,她已经跟罗童分手了。高锦林安慰她,过了这一关,你会是个了不起的莫菲。

  高锦林的电话打到了杜欣平办公室,询问保税仓的事,杜欣平拒绝,她发誓,她宁可辞职,也不会答应的。高锦林告诉她,她要是敢反水,他有信心陪她玩到底,我高锦林是白纸一张,我可以做我的正当生意,而你杜欣平和罗童就厄运难逃,别忘了,当官的人,离开职务的时候,是很危险的。杜欣平面临生死抉择。

  罗童回到家见到杜欣平,说他知道母亲是不容易的,为了自己,落得今天的地步。他真心想帮杜欣平。杜欣平问你想帮我吗?好,那你就永远离开这个地方,到外国去,只要能幸福地生活下去。可是罗童不答应离开,说我不能一个人走了,让你一个人来承担这一切。杜欣平反问,你在这里能帮我什么呢?

  杜欣平独自一人来到墓地,对着罗树的墓碑。旁白:(大致内容:罗树,我没有带好你的儿子,我愧对于你的嘱托。可是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这个母亲就要当好。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生死问题了,如果以我的死能换来罗童的生命,我会毫不犹豫,面对你的在天之灵,我要做出一个改变一切的决定,但愿这个决定,能报答你的嘱托,报答我的良知,罗树,给我力量。)

  罗童找到墓地。他明显地看到妈憔悴得不行。母子两人静静地坐在罗树的墓前,后来他们从小的时候谈起,谈到眼前,这是母子俩真正的一次交流。

  高锦林在一家餐馆吃饭,愤怒的罗童来这里找他。高锦林躲在包间不想见他。还是莫菲出来见罗童。莫菲一看罗童这样子,也不想让罗童见高锦林,因为这可能会出事。但是罗童还是冲进了高锦林的包间。

  罗童扯住高锦林说,咱们谁也别装糊涂,走跟我去找个地方,把话说清楚。罗童把高锦林拖出包间,这时高锦林的手下过来阻止,竟然掏出了手枪。罗童抓住那人的手使劲一推,那人竟然被推出了栏杆,摔死了。罗童呆在那里,高锦林还算冷静,他过去拿过罗童手里的枪,让莫菲带着罗童去某处躲着,这时,酒店保安带着警察来了。

  杜欣平在家里等着罗童一块来吃饭。可是等来的是苏畅和警察,杜欣平一惊。从苏畅那里杜欣平知道罗童杀了人,杜欣平大惊,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罗童。

  杜欣平找到莫菲,莫菲描述了事情的经过,可是她现在也不知道罗童在那里呢。
高锦林某处。罗童还在那里发呆。高锦林给罗童倒了杯酒,说兄弟,壮壮胆。罗童不理不睬,高锦林离开,让手下人看着罗童。

  半夜,杜欣平为电话所惊。她根本就没有睡。是高锦林打来的。杜欣平问说罗童在哪里。高锦林说你下楼,上出租,到广场。警察就在你家附近,多加小心。杜欣平急忙出门。

  杜欣平下楼,果然有警察跟着杜欣平。但她最后还是摆脱掉警察,上了车。
某处。杜欣平先见到高锦林,高锦林说你知道你儿子杀了我的人吗?杜欣平说我知道,我要先见我儿子。高锦林让杜欣平与罗童二个人见面。

  罗童紧张得厉害,他把事情跟杜欣平说完。杜欣平安尉罗童。之后杜欣平出来跟高锦林来谈判。

  高锦林跟杜欣平说此事怎么办,他也不想罗童出事。警察今天还问我呢,我可是说我不知道罗童在哪里。杜欣平说你别给我说虚的,你有能力把这事摆平。你要的东西我会给你的。高锦林说好吧。这时候,外面说有警察要见高锦林。杜欣平与高锦林都大惊。高锦林出来见警察,把警察打发走了。高锦林答应杜欣平把事抹平,但是有一点,罗童得送出去躲躲,因为他无意间造成的命案,倒不是很严重,死者是他的手下,他可以去摆平死者家属,就怕罗童因此落到公安手上,引出假钞案,就有麻烦了。杜欣平说我要跟我儿子呆一会儿。

  杜欣平与儿子。罗童说自己肯定在劫难逃了。杜欣平要求罗童要有信心活下去,当妈的不能看着儿子就这么死去。罗童希望杜欣平不能再答应高锦林什么了,否则积重难返,高锦林不会放过咱们的。杜欣平告戒儿子放心,然后走了。

  海关,在召开例会,杜欣平借口身体不舒服,独自呆在办公室里。警察来到办公室找杜欣平,因为罗童的案子。杜欣平莫名其妙地跟人家发火,在场的同事和下属都很惊奇。警察走后,杜欣平临窗思索很久,然后慢慢拿起电话联系寇杰。

  寇杰与杜欣平见面。杜欣平对寇杰说有一事,你要帮助我,我现在谁也不相信,只信任你寇杰了。寇杰问什么事。杜欣平是罗童的事。寇杰说好吧,我帮你。

  家里,杜欣平在家里收拾着,都是罗童的衣物。银行,杜欣平提出大量现金。商场,杜欣平购买着所需要的东西。(一系列行为,只表明杜欣平要有所行为。)

  莫菲来到高锦林处问他是不是把罗童藏起来了。高锦林不承认。莫菲不信,他恳求高锦林,让她见见罗童。高锦林知道莫菲深爱着罗童,但是要是见了罗童,会给她带来很大麻烦。莫菲不怕,坚持要见。

相关文章
- 《浮华背后》掀热潮孙红雷成亮点  (2002-10-28 16:02)
- 陆毅为《浮华背后》“毁容”与袁立再续情缘  (2002-09-10 10:03)
- 《浮华背后》袁立“色诱”陆毅下水  (2002-09-08 10:38)
- 赵宝刚新作《浮华背后》选中温峥嵘  (2002-08-20 08:45)
- 赵宝刚陆毅三携手《浮华背后》  (2001-11-07 10:51)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大话电视迷]
[乱弹]《学警雄心》——怎么一个郁闷了得
[翡翠星空]辉煌90之郭可盈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格斗天王-----台客贵族的没落
我的娱乐日记6---相爱,然后分手......
florabelial
鱼语
秋天的海
秋天的海
小楠姐
小楠姐

 热力推荐

  • 今年哪些项目最赚钱
  • 投入壹万年利十五万!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三千亿家饰谁来做?
  • 赚女人的钱就是容易!
  • 欧洲风情挡不住的诱惑!
  • 快,赚孩子的钱最快!
  • ?让孩子快乐赚钱也最快
  • 开粥铺也能成为富翁!
  • 要赚就赚有车人的钱
  •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 单店日收过万元!
  • 家家生意火爆的好项目
  • 年盈利十万只是刚开始!
  • 老百姓今年怎样赚钱快
  •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轻松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星光灿烂


    相关作品


    频道精选
  • 徐静蕾《我和爸爸》角逐金马
  • 北野武获奖日子恰是黑泽明忌日
  • 孙燕姿:为何参加金鹰明星演唱会?
  • 20年特别选集的发布会 苏芮哭了(图)
  • 《军歌》不亮 《激情》难忘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聊天记录
  • 日本女星来栖敦子激情写真全集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现场图片
  • 玛丽莲梦露模仿玛琳黛德丽经典造型
  • 惊爆911

    最近一小时热门文章
  • “原创直通车”今日开奖 华纳花旦叶蓓助阵
  • 算了吧
  • 《非常24小时》玩前卫:黑客+第六感+太空人
  • 加入一位大提琴手 F4组BAND成员有女生?
  • 琦琦初为人母喜不自禁 要一日喂十次人奶(图)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