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首页   娱乐圈 电影世界 新片基地 音乐天堂 电视剧场 多媒体 娱乐大转盘 娱乐论坛 名人访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首页-->电视剧场-->剧集介绍

电视剧《浮华背后》剧情简介(16-20)

2003年09月10日18:03:09 网易娱乐 

第十六集

  莫菲终于见到了罗童。莫菲忏悔自己害了他,问罗童是否恨自己。罗童说我不恨你,我只不过想问你一句话,你爱不爱我。莫菲我不爱你。罗童说你撤谎。最后莫菲一下子就扑在罗童的怀里哭泣了,亲吻着说爱你。高锦林听到及看到这一切之后,还是很君子的样子劝走了莫菲。

  司机捞仔开着带着杜欣平。警察在后面跟着她,警察根据杜欣平的一系列行为,推断杜欣平应该知道罗童的下落。

  在一个狭窄的街道上,杜欣平趁捞仔在买东西的时候,后面的警察没注意她,于是迅速把车开走。警察没想到杜欣平也会开车。结果跟丢了。

  高锦林处,杜欣平来了。杜欣平接罗童走,躲到外面去,高锦林不明白杜欣平为什么这么大胆。他问杜欣平保税仓的事是不是该办了。杜欣平答应,今天送走罗童,明天你就可以来海关,我会等着你的。莫菲也来送罗童,杜欣平希望他们彼此忘记对方,二人伤感。最后,高锦林和莫菲看着罗童与杜欣平一起上车走了。夜,杜欣平驾车行驶着,罗童问去什么地方,杜欣平说安全的地方。医院,寇杰静静地穿上白大褂,走出办公室,走在医院的走廊里。

  夜,路上,杜欣平把车停在路边,叫了声罗童,罗童看着母亲,杜欣平爱惜地看着罗童,罗童说我能躲到哪里去,警察肯定会找到我的。杜欣平抚摩着儿子的脸和头发,说只要你相信一个母亲,你就永远不要气馁。是高锦林把你我都推到了生死边缘,我已经想好了,我们选择生,把死留给高锦林。说完,杜欣平久久凝视罗童。启动汽车。

  医院楼门口,寇杰盖上后备箱,看表,驾车离开。

  杜欣平开着车,看表。然后给罗童拿了一瓶水。罗童喝着。不一会,他告诉杜欣平他有些头晕。杜欣平无言。就在这时候,对面有车过来。杜欣平急忙刹车杀车,闪白。

  车祸现场,交通警在勘察。刑警们和苏畅也来了。罗童被烧焦的尸体。苏畅看得伤心还有她送给罗童的钥匙链。苏畅问受伤的杜欣平关长在哪里。交警告诉她,已经送医院了苏畅问杜关长知不知道罗童已经死了。交警说应该还不知道。

  医院。苏畅来看杜欣平。杜欣平问她罗童在怎么样。苏畅说罗童也受伤了,是轻伤。杜欣平问轻伤他为什么不过来看我。苏畅你别骗我。苏畅只好说是重伤,但别太过担心,医生说没问题。杜欣平在苏畅的安慰睡下。苏畅在陪床。

  半夜,苏畅醒过来,发现杜欣平不见了。急忙出了病房。看见杜欣平站在五号病房门口。杜欣平问苏畅不是说罗童在这个病房吗,为什么没有人?苏畅对杜欣平说出真相,对杜欣平说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杜欣平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面容惨白目光呆滞。警察来调查,杜欣平说她昨天晚上本来想带罗童来自首,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警察还是喋喋不休地问许多问题,杜欣平忍住眼泪在回答。苏畅都有些看不过去了,让医生打发警察走了。杜欣平对苏畅说,苏畅你带我去看看罗童。

  二人来到太平间,看到莫菲在门口痛哭。莫菲看到杜欣平,杜欣平过来安慰莫菲。二人拥着。高锦林看到莫菲与杜欣平的关系。无话。

  莫菲坐在高锦林的车里。高锦林看到莫菲特别伤心,想要安慰莫菲,可是不知道怎么安慰是好,只好把手搭在莫菲的脖子上。

  葬礼上。苏畅一直陪着杜欣平,杜欣平对她说,我知道你一直爱着罗童,我也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们生活在一起,看来这一天是来不了啦。这时,苏畅的父亲苏向全也过来,慰问杜欣平,表示罗童曾经是他最喜欢孩子,失去了他,自己也很遗憾。

  高锦林和莫菲也来了,他向杜欣平表示哀悼。苏畅对高锦林的出现,觉得意外。杜欣平则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切。高锦林走了,杜欣平把莫菲叫住,说你不知道高锦林是什么人,希望你不要再跟他在一起了。莫菲沉默片刻,最后还是跟着高锦林走了。

  莫菲上了高锦林的车。高锦林安慰她说我也不想看到罗童死,我其实挺喜欢罗童的。他言语真诚地说,杜欣平阻止你和罗童好,其实只是为她自己考虑,并没有考虑到你们的感情,有这样的母亲在,你们俩的感情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莫菲听着,突然要求停车。高让司机停车。莫菲奔下车,可是没走二步,莫菲一下子就瘫倒在地。

  杜欣平正在家伤心,高锦林坐在一边,他告诉杜欣平,过去说好的保税仓的事,等这几天过去再说,杜欣平表示不用再等了,她会马上办的。高景林走后,寇杰来看望她,问杜欣平现在怎么办。杜欣平说现在就是她等待的鱼死网破的时候了,她要去自首。

  杜欣平去海关,冉洞庭说你再休息几天吗。杜欣平说不用休息了。她随后给副市长苏向全打电话,说下午一定要见他一面。苏向全答应,杜欣平立即找来苏畅和霍朗民,命令他们把东润国际及连带公司,涉嫌走私有关的材料都送来。

  高锦林在病床前看莫菲。莫菲律宾醒过来,高锦林体贴的照顾莫菲。白先生把高锦林叫到办公室,告诉他建保税仓的事不能再拖了,走私的船已经从国外起航了,否则就得漂在公海上等着了。高锦林说应该很快就办妥。

  苏畅把高锦林公司材料都送来,她担心杜欣平的身体,告戒杜欣平最近的状态很不好。杜欣平打发走了苏畅,自己坐了下来,提笔给海关总领导写了一封信。(旁白:大致内容:我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但我一直倍受折磨。我跟高锦林都了这么久,今天该是个了断了。)结尾是把信给放在抽屉里面。之后杜欣平平静地给高锦林打电话。她约高锦林下午来海关见面,带上所有材料。

  高锦林特别高兴,觉得此时的杜欣平搞定了,这件事以后,应该让她好好休息休息了。白先生有些迟疑,建议跟冉洞庭再联系一下,看看海关是不是平安无事。

  杜欣平放下电话,就把霍朗民叫来,说下午高锦林要来这里找我,那时侯我肯定不在这里,侦察局无论如何要把他扣住。霍朗民意外,问杜欣平以什么罪名扣押他呢?杜欣平说以走私,还有行贿罪,到他来的时候,酒会有证据了。她叮咛霍朗民一定要密切注意冉洞庭。霍朗民诧异说怎么了。杜欣平说很快就真相大白了,只要你今天不让冉洞庭离开海关就行,此事只你一个人知道,绝对不能对第二个人说。霍朗民领命而去。杜欣平看自己桌子上面罗童的照片。心里不是滋味。电话响了,是市公安局的人。他们说,罗童还有一包遗物在这里。你来领吧。杜欣平说知道了。

  杜欣平找来苏畅,告诉她我现在有急事要去见你父亲,你能不能帮我去公安局一趟,那里还有罗童的一些东西要拿回来。她说她知道让苏畅去是残酷的,但是我实在不想再面对罗童的东西了。罗童的遗物如果弄回来,你把它们埋在他爸的身边。苏畅含着眼泪同意了苏畅答应。杜欣平走了几步又停下,问苏畅,在我手下干了这么几年,你对我这个关长满意吗?苏畅有些懵,说满意,大家都满意。杜欣平说了声谢谢,扬长而去。

  家里,杜欣平穿好衣服,把自己打扮好了之后,就去找苏向全了。

  见到苏向全后,杜欣平说你是主管本市公检法的市长,我现在要向你自首。苏向全大惊,说什么自首。杜欣平说我涉嫌参与高锦林的走私。苏向全惊异地说你坐下来吧,慢慢说。

  高锦林离开莫菲的病床,准备去海关见杜欣平,此时,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高锦林大惊,然后就是默不做声。白先生问什么事。高锦林说杜欣平去自首了。高锦林说你马上给谁谁打电话,让谁谁赶紧走人。把那几家公司电脑里的数据和帐目都给毁掉。立即通知冉洞庭。白先生立即行动,可是打给冉洞庭的电话就是没有人接。因为冉洞庭正在与霍朗民等人开会。电话响了,冉洞庭没接,他过了一个救命电话。

  高锦林安排白先生,按最坏的结果准备,立即斩断所有可能危急东润国际的联系,不惜经济上的损失。白先生立即着手去办。

  杜欣平已经向苏向全表白完了。杜欣平说我对不起你的裁培。我现在要向检察院自首。自首之前之所以要向您说明一切,主要是想让您关注这个案件,我个人的生死,我已经不在乎了,只要能扳倒高锦林,也算是我对自己过错的救赎吧。苏向全说要不我陪你去吧。杜欣平说不用了。我自己去。苏向全看着杜欣平一个人走了。

第十七集

  白先生找到高锦林,说再有几个小时,就可以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了。白先生建议高锦林暂时离开。高锦林说我不走。我要去海关,这是我和杜欣平约好的。白先生大惊。高锦林说我一走,就更说不清了。高锦林去海关之前,与莫菲告别。说莫菲,我有点事,估计要有几天不能跟你在一起,但是他们会照顾你的你放心。莫菲沉默。高锦林走了。但是他交待白先生,一定要通知到冉洞庭。

  杜欣平终于进了地方检察院,她找到检查官说:我是杜欣平,是海关关长,要自首。检查官怔住。

  海关。高锦林大义凛然地进了海关。他说我要见杜关长,我们约好的。秘书说杜关长出去了,你等一下。高锦林坐下来等着。这时霍朗民进来,要求高锦林跟他们走一趟。高锦林一点不怕。

  检察院,检查官在听着杜欣平的叙说。

  冉洞庭终于接到白先生的电话。白先生让他快跑,杜欣平已经自首了,恐怕会说出你来。冉洞庭大惊,放下电话就要走。可是窗外检察院的车已经到,工作人员纷纷下车,涌进海关。冉洞庭一下子面如死灰。

  霍朗民带着高锦林从走廊过来,迎面是大量的检察院的人走来,他们停在了冉洞庭的办公室门前,突然里面传来枪声。所有人都冲进办公室,只看见冉洞庭一个人躺在桌子上,显然是饮弹自尽了。高锦林正好经过门口,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了笑意。
苏畅来到公安局,说她代表杜欣平来拿罗童的遗物。

  检察院。杜欣平已交待完了。那个年轻的检察官说,你说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儿子。杜欣平笑笑说是的。你儿子呢。死了。你觉得为儿子做这一切值得吧。杜欣平说值得。之后把杜欣平给铐上。

  海关。杜欣平带着检察院的人回来。海关的人还叫杜欣平关长,可是看到杜欣平手上的铐子。无不大惊。检察院的人说要不要用衣服挡着铐子,杜欣平说不用。霍朗民看到杜欣平这样,也惊。杜欣平说我就是我早上说的证椐。

  杜欣平与高锦林擦肩而过。高锦林说杜关长,你这是何苦呢。杜欣平笑了,我就是要把你给办了。

  公安局。苏畅拿遗物。里面有一金牙,苏畅特别的不可思议,因为罗童的嘴里是没有金牙的,这她知道。

  海风习习,椰树婆娑。这里是遥远的厦门整容中心。

  X个月后。

  寇杰出现在医院的大门口。他径直走进医院。

  办公室里,寇杰与整容中心主任见面。寇杰问他手术后的说情况怎么样。主任说非常成功。因为今天是拆线的日子,所以才把你从这么远的地方叫来。寇杰说这也是他在等待的日子。

  病房里。罗童满连绷带地坐在那里,看着窗外。护士过来,叫他方巍,让他吃药。没想到罗童发怒了,他说我不叫什么方巍,我是罗童。但是没人理他。寇杰这时过来,说你叫方巍,你需要安静。罗童马上听出来,你是不是寇杰叔叔,究竟怎么了,你跟他们说,我不叫方巍,我叫罗童。寇杰说我带你出去走走。

  寇杰跟罗童坐在海边。他说大家都知道是出了车祸,当时你已经被你妈妈麻醉了,你昏迷了很久。其实都是你妈安排的。你已经变成高锦林要挟你妈妈永久的把柄,你妈妈为了摆脱高锦林的钳制,你就必须要安全地消失,你当时身上的罪名太重,虽然都是别人嫁祸的,但是高锦林的阴谋周密,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你妈妈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能摆脱过去的一切,好好生活。过去的罗童已经死了,你要勇敢面对。你看这是你的墓地照片上面写着爱子罗童之墓。罗童难以平静,他问母亲怎么样了。寇杰安慰说没事的,真的没有一点事。

  现在给你做的变脸手术,是一个母亲的良苦用心,要珍惜。罗童问我现在怎么样子。寇杰说我也不知道,但是大夫说你的手术做的很成功。是从国外帮你做的。寇杰说你妈没事,只要你能出国,她就彻底安全了。

  罗童一个人在卫生间里面,把脸上的布折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他。罗童击碎了镜子,从里面冲了出来,他一时接受不了自己的长相。

  寇杰把罗童给抱住了,他递给罗童一封信,说是你妈给你的。

  杜欣平在信中说,孩子,妈妈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的,你要相信妈,妈是爱你的,从小到现在,要听从寇杰的安排,现在寇杰是你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罗童看完信后泪流满面。寇杰说现在你的出路就是出国。一切我已都安排好了。罗童问不能再有更好的选择了吗,寇杰告诉他,只能如此,这是你妈妈对你唯一的企求了,你必须选择。罗童同意了。

  机场。罗童接过寇杰的东西,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见到母亲,寇杰说你母亲已经安排好了,会有机会的。寇杰看着罗童进了安检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候机厅。罗童呆呆地坐着,通过镜子,凝视着陌生的脸。这时,电视播音员的声音传来,罗童觉得异常,他慢慢扭头,循声望去,电视里正在直播审判海关关长杜欣平的开庭会,正是法官宣布一审结果的时候,法官宣布,一审判处杜欣平死刑,罗童一下子就呆在那里。

  罗童冲出机场,买了份报纸,报纸上也是杜欣平案件的报道。罗童难以置信地站了片刻,慢慢撕掉了手里的飞机票。

  法庭现场宣判:杜欣平涉嫌走私假钞及受贿一案做出判决,判决如下,杜欣平死刑。罗童已经死亡,免于法律追究,王守业因假钞案发后,主动认罪,有立功表现,判处有期徒刑六年,莫菲无罪释放。

  高锦林也在看电视,看到杜欣平被判死刑。高锦林很满意。

  杜欣平的律师来见寇杰,从言语中我们知道,罗童上次的假钞走私案被高锦林引发了,杜欣平不仅被嫁祸参与此案,而且包庇儿子罗童,收受王守业的行贿款一百万元。寇杰埋怨好友律师为杜欣平辩护不利。律师为难,即使知道这些都是对杜欣平的陷害,可是人家在法庭上,人证物证具全,而且,警方也在杜欣平家里搜出了一百完赃款,高锦林在背后黑手出击,是想置杜欣平于死地。

  看守所里。寇杰来看杜欣平,他告诉杜欣平“方巍”已经走了。杜欣平听后欣慰。寇杰对杜欣平说那一百万汇款,分明是陷害你的。你要上诉,争取二审。杜欣平摇头,我队这个城市已经失去信心了,既然黑白能如此颠倒,上诉又有什么用呢,本来我是想跟高锦林鱼死网破,可高锦林一点事也没有。也许我们都低估了高锦林在这个城市的能量。我拿着确凿的证椐高锦林都能无罪释放,他一个人是不能做一点。对法律来说,这样判我是重了,。但是从道德来说,我是应该死了,我心已死。只要罗童没事,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你不要再说了,我决不再上诉。杜欣平与寇杰二个人撒泪而别。杜欣平被带走了 ,而此时莫菲也被带出去,二个人有眼神交流。莫菲看着杜欣平而去。

  高锦林等在看守所门外,来接莫菲。莫菲问杜欣平为什么会有死刑?她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系。高锦林说有,但不能怨我,我只是在保护自己,她这种自杀式的仇恨,我都不知道是从何而来。杜欣平这样都是她自己找的。高锦林也是满脸的无奈。他说他知道莫菲现在万念俱灰,但是人活着还是应该向前看,劫难之后,应该考虑好好地活下去的方式。

  苏畅回到家里,突然对苏向全提出,她想辞职,不想再做警察了。苏向全问为什么。苏畅说发生在杜欣平和高锦林之间颠倒是非的闹剧,让我感到作为一名警察的耻辱。杜欣平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你说她会收一百万的贿赂吗。苏畅问父亲正义何在,杜欣平掌握的高锦林的那些材料,都能说明他有罪,怎么就与事实不符了呢?你是这个城市里管司法的,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苏向全说法律是公正,不能感情用事。如果你不爱罗童,杜欣平不是罗童的母亲,你会非议这个案子吗。苏畅说我能,说完出门。

第十八集

  莫菲独自来到罗童墓前,(旁白,大致内容:罗童我是爱你的,但是你要原谅我。等等,让观众对莫菲的情感有一种更深的理解。)

  高锦林把莫菲安顿在一个僻静的别墅里,希望她能恢复。莫菲问高锦林为什么这么照顾自己,高锦林承认自己已经爱上了莫菲,看着莫菲这么难过,他于心不忍。莫菲惊讶,高锦林苦苦哀求,莫菲答应要好好考虑。

  长途车站。罗童一个人下车。出租车上,司机问罗童你来过天港吗。罗童说是的,我曾经来过。

  饭店。罗童用他的新的身份证登记。上面写着方巍的名字。罗童现在自已变成了方巍。进了房间,他首先问有没有今天的报纸,看完报纸,他问服务员第一看守所在哪里?

  寇杰往外国打电话,询问方巍的情况,可是,对方告诉他,方巍根本就没有来。寇杰一听大惊。

  苏畅一个人来到罗童的墓前,掩埋罗童的遗物,这时她再次看到那颗金牙。不禁眉头紧皱。

  看守所。苏畅来探望杜欣平。杜欣平面对苏畅,异常平静。苏畅对杜欣平说有一件事,她想告诉杜欣平,那就是罗童好象没有死。杜欣平说你别想入非非了,不要再拿罗童的死来刺激她了。苏畅对杜欣平说杜阿姨,你是最后一个见到罗童的人,你该知道真相。告诉我真相,我现在不是一名警察,而是一个想解救你于危难的苏畅,你看着我,告诉我真相。杜欣平有些歇斯底里,说罗童死了。苏畅看着情绪反常的杜欣平,越发相信自己的判断。

  看守所门外。苏畅出门,而罗童同时进来来。罗童看到苏畅,一呆。可是苏畅根本就没有认出来罗童来。罗童找到警察,说自己是杜欣平的亲戚,怎么才能见到杜欣平。警察根本不理睬他。

  杜欣平家。罗童撕开封条,趁天黑摸回到家里,但已是物是人非了,罗童看着家里关于母亲关于自己的一切,不禁唏嘘。

  莫菲来到以前她与罗童常去的咖啡馆,发现那个地方现在要折出售了。她很郁闷。高锦林又来别墅看望莫菲,莫菲问高锦林,能不能盘下那家小咖啡店。高锦林不甚明白内情,认为莫菲只是因为喜欢那个店,于是就答应了莫菲,只要莫菲能高兴。

  冯律师的律师事务所。罗童找到了冯律师,自称他是杜欣平一好友的孩子,想知道杜欣平的案子。高律师把杜欣平的案子全说了。说杜欣平其实挺可惜的,本来是有救的,可是她不再上诉,不争取二审前的时间,那谁也救不了她的。罗童趁这个律师出门,把这个律师的律师证能偷出来了。宾馆。罗童改造那个证件,把自己的照片贴在那律师证的上面。

  某酒店门口,苏畅看到高锦林与莫菲在一起。象情侣似的,苏畅有些吃惊。莫菲说我现在累了,已经答应高锦林的求婚了。以后打算过清净的日子了。苏畅想说什么,张了半天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苏畅来到杜欣平家,发现罗童家的封条被打开了。她警觉地进来,仔细检查,她发现墙上一排照片间,其中一幅少年罗童和妈妈的照片镜框,明显地被刚刚擦过,而其余的都蒙着灰尘。苏畅怀疑地凝神注视,很久她露出了笑容,立即离去。

  看守所门口。罗童在接受检查,他制造了律师的身份,要进看守所,在经过了严格的检查后,罗童终于可以竟进去了。走在场长的走廊里,罗童的眼里泪光闪烁,牙齿紧紧咬着嘴唇。

  罗童等着杜欣平的出现,他紧张得有些不自然了。杜欣平终于出现了,但是她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人。罗童坐到了她的面前。杜欣平茫然地看着一边,说别劝我了,我就是不想活了。听到杜欣平的话罗童想哭,他强忍住。我是冯律师的合伙人,我叫冯巍。杜欣平听到冯巍,惊讶地抬起头,看着年轻人。年轻人:你要活下去。

  杜欣平的眼神亮了起来,不由得伸手去抚摩罗童的脸。随后是恐惧的神情,他问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不按照寇杰的安排去做。罗童说我不能看着你死去。我一定要救你出来,我已经知道了整个案子的情况,是高锦林把你陷害了。没有一个儿子可以置母亲的生死于不顾,而苟且偷生,我一定要为你洗清罪名,要把高锦林绳之以法。在罗童的动情叙述下,杜欣平终于同意上诉,为罗童争取时间,就这样,在期限的最后一天,杜欣平决然要向高院上诉。

  苏畅赶到看守所门口,出示了自己的证件,问狱政最近有谁来看过杜欣平,回答说只有寇杰和寇杰为杜欣平请的律师。苏畅查看探视记录,知道有个律师正在探视杜欣平。她匆匆进入,但却和出来的罗童擦肩而过。

  苏畅来到探视间,已经人去屋空了,看守说杜欣平回牢房,会见她的那位律师刚走,苏畅追出来,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苏畅回忆着那个跟自己擦肩而过的人,百思不得其解。

  杜欣平在狱中提出上诉的消息也传到了高锦林的耳朵,他嘱咐白先生,这件事不要让莫菲知道。

  律师事务所。苏畅见面冯律师,冯律师告诉她,刚得到消息杜欣平已经同意上诉了,他猜测可能是一个年轻人说服了杜欣平。他向苏畅描述了那个年轻人的形象。苏畅告诉他如果再见到那个人,一定要告诉她。

  情绪恍惚的莫菲,终于答应了高锦林的求婚,白先生劝高锦林要慎重,莫菲的感情还没有归属他,不要草率。高锦林答应,他会掌握的。

  高锦林来到莫菲的住所,高锦林说我知道你不高兴,但我相信会好的,我会给你带来幸福的。过去周海滨和罗童不能给你带来的,我都能。莫菲说你对我好,我是知道的。

  看守所里。杜欣平见到苏畅,苏畅问前天来见她的人是谁,杜欣平说是律师。苏畅告诉杜欣平你不要隐瞒我什么,我也是想帮助你。杜欣平什么也不说,苏畅小声说他认为罗童没有死,还在这个城市里。杜欣平失口否认。苏畅因为杜欣平对自己的不信任,十分遗憾。临走时,她说我想明天我就会弄清楚了,因为明天是罗伯伯的祭日,我会一整天等在他的墓地,如果罗童还活着,他是一定会去的。杜欣平焦虑地问苏畅,你究竟想做什么。苏畅告诉她,请相信我。

  次日。墓地。一直等候在这里的苏畅,终于看见了一个人来给罗树扫墓。不错此人正是罗童,罗树在幕前伫立良久。回头要走的时候,背后出现了苏畅。罗童假装不认识她。苏畅叫罗童。罗童没有反应,说你认错了。苏畅说不管你是谁,你不能走,必须跟我走。罗童要跑,苏畅用枪对着他,告诉他就凭你一个人,救不了杜欣平,我可以帮助你。罗童终于承认自己就是罗童。

  某处,罗童告诉苏畅,他研究过母亲的案件,案件的关键是那一百万的陷害。只有把这事洗清,我母亲才不至于被判死刑。苏畅有什么打算,罗童说必须要先找到行贿的证人王守业。苏畅认可罗童的打算。

  离开苏畅,罗童打电话给冯律师,约他见面,他选定了过去常去的那家咖啡馆。

  他先来到咖啡馆,坐在角落里,喝着咖啡。没想到莫菲竟然出现了,她已经是这里的老板了。罗童一下子呆住了,可是莫菲没有认出罗童来。莫菲开着车走了,罗童询问服务员,刚才的那个女人是谁,服务员告诉他,是他们的老板。罗童愕然。

第十九集

  冯律师到了,把罗童从恍惚中拉回来。他说你还对这个城市挺熟的。你是什么人,能让杜欣平上诉。罗童避开话题,他问律师,杜欣平案翻案的难点在什么地方。律师说现在案子,走私和受贿都很严重,关键是取证的问题。尤其是受贿的那一百万。罗童说我能不能找到那个行贿人王守业。冯律师说不可能,王守业已入狱了。罗童失望要走,没想到寇杰来了,罗童吃惊,冯律师说寇杰是我约来的,寇杰对罗童说方巍,我们单独谈谈。

  某处,寇杰问罗童想干什么,想让你母亲的牺牲付之东流吗。罗童说我必须这样,不然我生不如死。罗童说我会跟你联系的。走了 。

  罗童给苏畅打电话,是苏向全接的。他约苏畅在某地方见面。苏畅答应。

  罗童和苏畅见面后,希望苏畅能帮个忙,他要去监狱见王守业。苏畅答应一定尽力。 在苏畅帮忙下,罗童终于获得去见王守业的机会。可是到了监狱后,才知道王守业已出狱了,保外就医。罗童从监狱方面获得了王守业家庭的地址。

  罗童独自找到了王守业家,其实王守业根本就没病,罗童把他摁在地上,要带他去海关侦察局自首,证明杜欣平没罪,罗童逼着王守业把假钞案中的细节全说了,王守业不明这个人怎么知道这么多,问罗童你是谁?罗童是为杜欣平复仇的人。王守业说你是罗童。结果王守业逃跑了。

  王守业找到高锦林,说罗童回来。高锦林劝他回狱中去,对他安全。可是王守业一点也不想去,高锦林说你现在神经兮兮,我给你安排一个安全的地方。

  罗童再去王守业家,已经没有人了。王守业的妻小还在,王妻子说他根本就不知道王守业在在哪里,苏畅断定王守业跑了,没去公安局报到,现在公安局也在那里找他。王守业的老婆说,王守业在外面有个小妖精。

  歌舞厅,罗童和苏畅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叫燕子的女孩。可是燕子很凶,说我才不知道姓王的在那里呢。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冲进警察,把燕子给抓起来,幸好罗童这边有苏畅,才脱开身了。

  看守所。苏畅来探视杜欣平。苏畅说我跟罗童一起要救你。苏畅拿出字条罗童写的字条,对杜欣平说罗童让你相信我。杜欣平才知道苏畅在那里帮罗童。苏畅说现在罗童进不来,没法跟你见面。杜欣平问王守业找到了吗。苏畅说没有,不过您放心,我有办法把王守业弄出来证明你没罪的。杜欣平谢谢苏畅。苏畅走了。杜欣平进了看守所,这时候外面押进一个女犯,就是燕子。燕子被放在别的牢房里,罪名是卖淫。

  律师事务所,罗童在等着冯律师出来。罗童问案子怎么样了。冯律师说一个月后可能重审,现在关键是那个王守业。罗童说王守业不见了。冯律师感觉不妙,下个月得审的时候,最好能有王守业出来做证,要是这人如果被人灭口了,我们再找别的线索就复杂了。

  线索中断了,苏畅劝罗童振作。罗童说我没有办法救我妈了。我这个儿子还有什么用。苏畅说也许还有别的办法。罗童分析说,从王守业那天谈话的内容推断,他很有可能是躲到高锦林那里去,苏畅确定王守业肯定也是高锦林重点要关照的人。罗童最后决定他要去高锦林公司,只有进去才可能找到王守业,或者得到高锦林与假钞案或其他走私案的一些线索。苏畅说还是不要去的的好。我担心你难以面对莫菲,莫菲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的莫菲。罗童问莫菲怎么在高锦林的公司,苏畅最后没办法,告诉罗童说苏畅要跟高锦林结婚了。她是不会替你做证的,苏畅把请柬给罗童看了。罗童会说我明白了,你不让我去,是怕我见了他们结婚,控制不了自己,但是你要知道,现在对我来说,我妈是最重要的事,莫菲对我来说,也许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东润国际门外面贴着招聘启事,招文秘、打字员、司机。

  司机班。一个大师傅(专门给高锦林开车的人)在那里招司机,看着罗童的驾驶证。有三年驾龄了,是不是太年轻人,他要试试罗童的技术。

  车上,罗童在驾车,那个人就在罗童的边上。罗童熟练的技术让那人说好吧,你留下。罗童开车又回到公司,远远看到高锦林开着车过来,莫菲就在旁边坐着。罗童看见高锦林和莫菲,莫菲也随意地看着他,罗童扭过脸去。

  东润集团的有个车队,车队司机的宿舍就在公司后面。罗童被公司录用了,他跟着车队队长来到了宿舍。队长告诉他就住在这里了,上班方式是,每天等在这里,公司需要你出车,你就出车,没有请假不能外出。罗童问是给老板开车吗?队长告诉他高老板有固定的司机,只是偶尔会用别的司机,临走时队长警告他,在这里干活,不该问的一句也不能问,不该看的,一眼也不能看,甚至连想都不能想。罗童说他从来都很规矩。

  半夜,罗童梦见杜欣平被警察带到一个荒野,风吹草低,警察给杜欣平蒙上双眼,执行枪决的人慢慢抬起手中的枪,枪声轰鸣。罗童醒过来,他躺在那里,静静的想着。看守所里的杜欣平也在那里想着罗童,母子俩象是心有灵犀一样,在这样一个夏日的晚上难以入睡。

  罗童慢慢爬起来,看看宿舍里的师傅们都睡着了,于是蹑手蹑脚地出去。

  戒备森严的东润大厦,罗童趁保安疏忽之际,进入大厦。根据墙上文字的提示,他到了高锦林办公室所在的楼层。但是他发现这一层他根本就进不去,因为这里甚至都有人巡逻。

  无奈的罗童只好回来,却发现队长在自己的床边蹲着,罗童吓一跳。队长问他去哪里了,罗童说出去撒尿,说完就上了床。但是队长却将信将疑。深夜的看守所里,杜欣平还没有睡着,只听隔壁牢里在乱打乱叫的,犯人都惊醒了,都很兴奋地叫喊着。狱警循声跑了过去。

  杜欣平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一会儿,听到了开牢门被打开的声音。那个年轻的燕子被管教给拎过来,她嘴上还骂骂咧咧。管教把她安置在杜欣平的牢房。燕子大叫着是她先动手的,凭什么让我换牢房。管教说你再嚷,就关你禁闭。燕子终于老实下来了。可是管教一离开,燕子看着杜欣平,特别狠地问道,看什么看。

  东润国际车队司机宿舍,队长进来找某司机出车,可是那位司机不在。队长只好让罗童出车,并告诉他要去接的是董事长的准夫人莫菲,罗童意外,队长嘱咐注意事项一二三。

  罗童把车停在婚纱店门口,心情难以平静,看着从婚纱店里出来的莫菲。罗童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莫菲上车,罗童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虽然这一幕他内心里早有准备。莫菲上车后,店员给她送上了婚纱。罗童看着婚纱,看着莫菲,猛丁低头掩饰。

  莫菲发现换了司机,友善地向他打招呼,并问罗童是哪里来的,罗童对答如流。莫菲也没有太在意。

  车上,罗童开车的习惯就是用手轻弹方向盘,这个动作引起莫菲的注意。因为罗童过去跟莫菲在一起的时候,常会流露这样的细节。莫菲看到这个动作,不由得注视。罗童明白了什么,马上就停止了。莫菲有些走神,随手放上音乐磁带。罗童听着林忆莲的〈最爱〉这是过去他那辆破吉普车上常放的音乐,他暗自感慨。莫菲就这只歌跟罗童乱聊,罗童总是用一两个字的短语应付。莫菲问到罗童的姓名,罗童说我叫方巍。莫菲明知道眼前不可能是死去的罗童,她些许恍惚地看着罗童。

第二十集

  别墅里,罗童送莫菲过来。本来罗童要走,但是莫菲让罗童把那些婚纱给送上楼去。罗童捧着婚纱上楼的时候,看见了莫菲与高锦林正在布置的新房。莫菲指定罗童明天来接她再去买东西,罗童说好的。其实内心里莫菲只是觉得此司机有罗童的影子,跟他在一起,能让她回忆起往昔与罗童的快乐时光。

  临走时,罗童与高锦林正面相对,高锦林见是个新人,主动跟他聊天,罗童平静回答。

  罗童偷着出来见到苏畅。苏畅问他进入高锦林公司后的情况怎么样,是否找到王守业的有关线索,或是走私钞案的材料。罗童说没有。从罗童的不高兴的表情里,苏畅问是不是你见到了莫菲了。罗童承认。苏畅说我知道真爱一个人的感情是难以控制的,但是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做什么,我想你是知道的。罗童态度坚定地说他跟莫菲不会出什么事的,相信我。苏畅说我相信你,也了解你的痛苦。

  夜里,罗童潜入高锦林的公司,他逐个屋子找那些跟假钞案有关的资料,没有结果。最后罗童巧妙地摸进高锦林的办公室里,就在他要打开高锦林的电脑时,高锦林与白先生恰恰进来了。

  高锦林和白先生谈论到王守业,罗童藏在窗帘后面,倾听。白先生说别让王守业在外面呆着了,他已经违反保外就医的条理,要是被警方抓住,再审问会是什么结果,就难说了。高锦林说王守业现在是藏起来,谁也找他不着,他死活不想再回监狱了。白先生说他今天去了王守业的藏身之处,王守业咬定罗童没有死。高锦林觉得诧异,罗童没死的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白先生说王守业肯定被那个自称罗童的人吓坏了。高锦林反而有点怀疑,说杜欣平这人不是常人,我们得小心点。他决定给老爷子打个电话,争取对罗童的死亡重做一个分析。如果罗童还活着,问题可就大了。
高锦林跟老爷子打电话,罗童特别想偷听老爷子是谁,但是根本就听不着。

  次日,车上,莫菲上车。罗童问莫菲去哪里。莫菲说去她过去住的地方取东西。罗童熟练的开着车去目的地,莫菲奇怪罗童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罗童说他在这个城市也呆了不少年了。

  到了目的地,这是罗童过去和莫菲经常出没的地方,罗童努力掩饰。莫菲让他陪自己一起去搬点东西,罗童走在前面,下意识的往莫菲屋的方向拐弯,莫菲说你怎么知道往这边拐,我家是住在这边的。罗童说我猜测的。

  进了小屋,罗童其实是心潮如涌,毕竟这里曾有他与莫菲的一段快乐时光。莫菲让罗童搬东西,结果掉出一张有罗童的照片相框,相框掉在地上碎了。罗童说对不起,莫小姐。莫菲说把它扔了。罗童要去扔那照片及相框,可是最后莫菲又对罗童说把那照片拿回来。罗童把照片给了莫菲,莫菲看着照片上的罗童,叹了口气,她把照片拿出来,而把框给扔了。

  离开故居,罗童从后视镜里看到后面的莫菲拿着照片在那里看着。看着照片,莫菲跟罗童谈到她的男朋友。罗童说现在他在那里。莫菲说他死了。莫菲与罗童谈男朋友事,她觉得罗童的眼神怪怪的,莫菲开玩笑说,你跟罗童都很象。罗童觉得莫菲现在还是很爱着他的。回到别墅,莫菲提醒他知道这里的规矩吗。罗童明白:你对我什么也没说。

  燕子在牢里,看杜欣平吃不下饭,说你不吃,我吃。一把抢过来,把杜欣平的饭给吃了,燕子说明天我的男朋友就会保我出来,你怎么进来,杀人了,贪污了,反正不是干我们这行的。有人告诉她说,杜欣平是死刑,燕子眼睛瞪的圆圆的。

  酒楼里,白先生及高锦林及莫菲在吃饭。高锦林接一电话,看得出来,高锦林对对方很是尊敬的,高锦林说好的,我马上就过去了。高锦林跟莫菲说我马上要见一个人,走了。高锦林让白先生陪着莫菲一起吃饭吧。

  高锦林出酒楼,上了自己的车离开。罗童正在车里等莫菲,他看到高锦林出去得匆忙,并且打发了司机,自己开车走了,罗童看着高锦林象是有事的样子,于是立即下车,要了辆出租车跟在高锦林的后面。

  清净的茶楼,高锦林进了单间,罗童尾随着他过来,这时苏畅的电话进来,罗童告诉他,他正在跟踪高锦林,很有可能发现王守业。

  高锦林其实见的是苏向全。苏向全向高锦林说这次来,主要是关于周副局长转正的事,因为周副局是高锦林的人,二人谈完交易。高锦林跟苏向全说有一件事,你能不能查一查,好象罗童这人没死。苏向全一听,先是不信,但是后来经高锦林一分析,确实也是可疑的。外面的罗童从门缝里面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高锦林出去了,罗童过来,拉开门一看,却是苏向全。罗童吓了一跳,苏向全却没有认出罗童来。罗童说对不起,我找错人了。

  出了茶馆,罗童接到了苏畅的电话,问是否证实了高锦林会见的人是王守业,

  酒楼那边,白先生有事先走了,只有莫菲在那里还在等着,等罗童赶来,莫菲已等了半个小时了。罗童解释说我刚才去吃了点东西的。罗童要把莫菲给送回去。但是莫菲很生气,对罗童发脾气。莫菲不上罗童的车,要自己走着回家。没办法罗童就开车跟着,跟以前罗童没变脸的时候一样。最后罗童把车停在莫菲面前:说上车吧,别生气,是我错了。最后莫菲上车。罗童问说去那儿,莫菲说去咖啡店。

  莫菲咖啡店外,罗童一个人在车上坐着。店里面莫菲在一个人喝,她一点也没感觉。最后莫菲出来,把罗童叫下来,说你陪我喝一杯咖啡。罗童本来想拒绝,但是实在看不下去莫菲一个人孤独的眼神。罗莫二人喝咖啡,莫菲说我以前跟我的男朋友总是在这里喝咖啡的,你跟他很象,你的许多细节都跟我的男朋友很象,甚至连跟我发脾气的样子,要不是你长着这样的一张脸,我以为你就是他了。罗童笑着,是吗。二人就在那里坐着。罗童说要不,我先走了。莫菲说不用了,你还是在这里陪着我多坐一会儿。

  最后莫菲让罗童先回去,临走之前,莫菲说,明天开始你不用替我开车了,因为你跟他长得象,老这样在我面前晃,我觉得心很慌,难受,总是让我想起他。罗童说你现在还想他吗,莫菲说从来我就没忘过。这句话差点让罗童当场掉下眼泪来。
雨在下,罗童开着车,眼泪在流,而莫菲在店里哭着。

  苏畅给罗童打电话,可是正在伤心的罗童没接。但是苏畅还是顽固的打电话着,最后还是接了。罗童明显的声音不对,苏畅听出来,问罗童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罗童说没有。苏畅叫着罗童,你难道不相信我吗,有什么事不跟我说。就在此时,苏向全在外面要开门。听到苏畅在那里叫着罗童,苏向全很是奇怪,于是他就在外面听着,可是苏畅电话打内容他还是听不清楚。

  苏向全推门进来,问苏畅,你在跟谁打电话,苏畅顶不住爸爸的压力,把罗童没死的事告诉了苏向全,苏畅请求父亲不要抓他,杜阿姨确实在冤枉,罗童是为了证实他妈没罪的。苏向全同情地说,好孩子,你怎么这么痴迷呢。苏畅告诉父亲,她做这一切,不仅仅是因为罗童,也是因为杜欣平,杜欣平是什么人,你该知道,一个孩子想救自己的母亲,这种情感您不理解吗。苏向全最终答应了苏畅。

  司机班宿舍里,罗童正在睡觉,队长叫醒他,说高总找你。罗童警觉。

  高锦林办公室,高锦林问罗童昨天晚上莫菲到哪去了,很晚才回来,而且喝个烂醉,罗童如实回答了。高锦林问昨天她见了什么人了吗,罗童说没有。这时高锦林接到一个电话,却是苏向全的。苏向全对高锦林说罗童没死。高锦林一听就一楞,罗童听到也是一惊。高锦林让罗童出去问苏向全消息是哪里得到的。苏向全不说,只是说罗童没死,高锦林没想到罗童没死竟然是真的,一下子呆住了。高锦林对苏向全说,一定要把罗童给弄出来,现在的他对我们是一个威胁。苏向全说我想办法吧。

  莫菲来到司机班,队长叫来罗童出车。莫菲说我不用他,你另找一个司机替我开车吧。罗童看着莫菲坐着别人的车走了。

  罗童接到苏畅的电话后,前来赴约,苏畅告诉罗童,她爸爸已经知道罗童没死了,是她告诉的。罗童大惊,说你万万不该告诉他的,苏畅说出自己的想法,她本来也是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帮助。罗童只能遗憾地说,本来有一件事我不想告诉你,现在看来我必须要让你知道了,你爸爸跟高锦林可能是一伙的。苏畅傻了。

相关文章
- 《浮华背后》掀热潮孙红雷成亮点  (10-28)
- 陆毅为《浮华背后》“毁容”与袁立再续情缘  (09-10)
- 《浮华背后》袁立“色诱”陆毅下水  (09-08)
- 赵宝刚新作《浮华背后》选中温峥嵘  (08-20)
- 赵宝刚陆毅三携手《浮华背后》  (11-07)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大话电视迷]
[乱弹]《学警雄心》——怎么一个郁闷了得
[翡翠星空]辉煌90之郭可盈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格斗天王-----台客贵族的没落
我的娱乐日记6---相爱,然后分手......
florabelial
鱼语
秋天的海
秋天的海
小楠姐
小楠姐

 热力推荐

  • 今年哪些项目最赚钱
  • 投入壹万年利十五万!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三千亿家饰谁来做?
  • 赚女人的钱就是容易!
  • 欧洲风情挡不住的诱惑!
  • 快,赚孩子的钱最快!
  • ?让孩子快乐赚钱也最快
  • 开粥铺也能成为富翁!
  • 要赚就赚有车人的钱
  •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 单店日收过万元!
  • 家家生意火爆的好项目
  • 年盈利十万只是刚开始!
  • 老百姓今年怎样赚钱快
  •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轻松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星光灿烂


    相关作品


    频道精选
  • 徐静蕾《我和爸爸》角逐金马
  • 北野武获奖日子恰是黑泽明忌日
  • 孙燕姿:为何参加金鹰明星演唱会?
  • 20年特别选集的发布会 苏芮哭了(图)
  • 《军歌》不亮 《激情》难忘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聊天记录
  • 日本女星来栖敦子激情写真全集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现场图片
  • 玛丽莲梦露模仿玛琳黛德丽经典造型
  • 惊爆911

    最近一小时热门文章
  • 祝你平安
  • 主流VS非主流-叱咤乐坛04颁奖赛果预测
  • 被打制片人推出新戏 谢军用行动挑战金巧巧
  • 紫微14主星每周运势(1月2日-1月8日
  • 组图:巩俐7位数代言美容产品 性感造型拍广告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