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体育 财经 科技 游戏 娱乐 女性 生活 房产 招聘 旅游 健康 文化 教育 出国 汽车 手机 导购 广东 上海
首页   娱乐圈 电影世界 新片基地 音乐天堂 电视剧场 多媒体 娱乐大转盘 娱乐论坛 名人访
您目前的位置:网易首页-->娱乐频道首页-->电视剧场-->人物探访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聊天记录

2003年09月10日11:07:22 网易娱乐 

  陈配斯这个名字曾经在两代人的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给大家带来的欢笑是岁月无法抹杀的,在这个乏味小品泛滥的年代,我们无限的想念曾经陈配斯为我们创造的一个个经典的喜剧小品,今天在网易名人访,我们再次近距离接触陈老师,同时我们也更加深刻的了解和认识了王宝社老师。

现场聊天记录

主持人:陈老师和王老师已经来到网易聊天室,咱们活动马上就可以开始。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大家来到网易的明人之访作客,我是《魅力前线》周末版主持人谭琳。今天非常荣幸地请到了陈佩斯老师和王宝社老师和大家一起聊天。

王宝社:各位网友好。

陈佩斯:大家好。

主持人:先给大家说一下这部戏。

王宝社:这部戏大概的故事是我们周边发生的事,可能是每一个家庭都会遇到的经济上的一些小的或者是大的纠纷,这个戏写的也是大家熟悉的人、熟悉的事、熟悉的情感。它就是兄弟俩打官司,那个因为合伙做生意,由于当初亲兄弟没有明算帐,该签的证据、字据都没有签,合同也没有签,生意好一点,两个为分红就要打官司。父亲因为家丑不可外扬是中华民族的一个古训,父亲就劝他们不要去打官司。然后就劝,劝解唯一的办法是在家庭劝架只能用感情劝,但是在劝的过程中等于当了情感的法官,情感的法官忽然对金钱也感兴趣,而且感兴趣的力度比他哥俩还大,而且感兴趣的对象是走向夕阳红的准老伴。两个人想无法解决的问题谁来摆平它呢?让它看上去四六不靠,但是他内心充满爱情和梦想的我们今天说他250也好,四六不靠的人,一一摆平了,摆得大家非常无奈,是喜剧性地摆平这些事情。这个四六不靠的人就是佩斯扮演的,大概故事就是这样。

主持人:打算演多少场?

王宝社:打算演多少场?年前已经定了将近60场。这也是一个非常罕见的现象,因为和《托儿》合作的演出商,我问了一下制片主任,现在还在陆续地排队等候定这个,每天都有找他的。现在已经定了60场。

主持人:从《托儿》到《亲戚朋友好算帐》都是出自您的手,您对这两部戏很熟悉,您自认为哪个更完美一些?

王宝社:我对我自己的戏,我是这样一个性格的人,我过去以后不愿意更多地想这个事。现在因为《托儿》演得很成功,我觉得很成功很大的原因是因为陈佩斯演得好。当然大家也有夸我剧本写得好的,但是我也没有觉得他,我仿佛已经过去了这个事,现在全部注意力都是在目前这部戏上。我不敢比较它好坏,反正我觉得现在这部戏比我过去这部戏写得好,佩斯也应该越演越好吧。

陈佩斯:那不一定。

主持人:您和陈老师是什么样的合作关系?

王宝社:我们俩的合作关系,我认为是今天艺术圈里,我所接触的很多里头不大多见的。原因是我们两个有一种对艺术作品共同的信念和对喜剧共同理念的建立。同时,我们都能够排除掉很多虚华、浮躁,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的事情,认认真真地去把你心中的艺术,面对它,认认真真地对待它,认认真真地吵架,认认真真地红脸,认认真真地合作。在今天我所碰到的朋友里头,包括我以前这边,都是难得的。

主持人:陈老师,请说一下您在这部戏里满意这个角色吗?

陈佩斯:满意,这个角色刚才导演都已经介绍过了。

主持人:您自己是怎么样去把握?

陈佩斯:这个剧本是我所碰到的,过去所接触过的剧本里的唯一的一个让我感到困难的,让我感到表演起来很困难、很吃力,因为它有高度。这个高度给我感觉到有一种难度。

主持人:所指的高度是什么?是指本人的性格差异吗?

陈佩斯:第一,和我本人以前习惯的表演有一定距离。二一个,它从剧本结构方法上本身就有高度。比方说我过去的喜剧都是单线条的,比较单。《托儿》也比较单,但是还有一条复线。而这次碰到的剧本,王宝社先生的剧本是三条线往前走,编织起来非常难,从技术上来讲是很难的。因此很多演员在表演这个戏的时候,可能某一段对白的某一个台词的重音错了都不可以。而对于我们过去习惯的表演来说,除去我以外,一般的演员拿到剧本以后,我们一般国家院团习惯是朗诵式的表演,所以很难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特别困难很吃力,更不要说喜剧表演。作为我来说,尽管我熟悉过去我的喜剧表演经验,但是我面对一个新的形式感的时候,我也要努力地靠近它和努力地把握它。以及在这个新的风格里头,我怎样驾驭场上的这种喜剧氛围,这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新的挑战和新的课题。所以,这一次我们之间合作,和《托儿》不一样,《托儿》我可以用大量的时间来争论、探讨,提出我的意见、建议,甚至对我的角色怎么怎么样,甚至我可以现编,这次不可以。这一次好像面对的是一个高手,就像太极手一样没法推了,我更多是在学习和靠近,在接近这样一种感觉。

主持人:是不是您没有参加这一次剧本的创作?

陈佩斯:也不是,因为这个剧本从结构和方法上和我习惯的不一样。

主持人:在这部戏的排练演出也好,或者创作也好,有没有有没有意见发生争执的时候。

陈佩斯:有。

主持人:一般情况下谁会做让步?

陈佩斯:一般情况下大家肯定都会往一个最佳的方向走,因为不光是我提意见,郭凯敏嗓门也大,说话也不顾及,其他人也都会提意见。这个创作氛围有,我说的是一种内心,从来不对人讲的一种潜在的感觉。

主持人:现在看看网上有什么样的问题要问。

网友:陈老师,一部小品的成功主要靠的是什么?是剧本还是演员?

陈佩斯:一部小品成功主要,第一是创作剧本。第二是表演。

网友:我们都是看着您的小品和电影笑大的,您还会去上春节晚会演小品吗?

陈佩斯:一般来说不会。因为这么多年也没接触过,我有5、6年没接受过邀请。另外,春节晚会这种形式本身已经不适合我的。

主持人:陈老师,如果有一个很好的小品请你演出,中央台也邀请你,你会不会去?

陈佩斯:即使有一个很好的小品,对我来说,我就像这么一个大鱼,那个小品给我一个再好的,一个非常精美的康熙年间的一个彩釉的碗,再漂亮,我这个鱼进去恐怕也不会太舒服。所以,不太适合了。

主持人:可能您不会去演小品?

陈佩斯:不会说我不会演小品,有的时候为了生计,为了我其它的事业,我也要靠小品去做商业演出。但是你说像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这种形式,我可能不会去了。

网友:我们都很想念您,您今年会不会去外地演舞台剧?

陈佩斯:我们现在已经定的60场演出,大部分都是在外地的。

网友:您以前一直是演小品的,是怎么想起演舞台剧的?

陈佩斯:由于在电影工作上,我们是一个民营的电影制作单位。响应党的号召,进行电影改革尝试。但是后来发现,我们是一厢情愿的,确实我们不懈地努力了十多年,我也把我所有的财力、物力、精力、智慧都奉献给了它,可是我们的电影却越来越,由于它很多政策上的失败,所以电影现在只能看美国大片了。我们确实是没有这个能力,逐渐地就不得不走到,我的喜剧实践活动又不能停,所以就走到舞台上,这个最古老的一个艺术形式上。

网友:您演的小品非常成功,演的舞台剧也非常成功,哪一个让您更有成就感?

陈佩斯:舞台的喜剧、话剧使我更有成就感。因为它已经集合了我所有过去舞台小品的很多经验。

网友:您会打篮球吗?

陈佩斯:不会。

网友:我从视频看到您,感觉您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改变,现在这么忙碌,您身体好吗?平时锻炼吗?

陈佩斯:我不太忙,我除了演这个话剧以外,别的时间任何事多没有,因此我不忙,所以脸上的皱纹就少,每天早睡早起,饮食清清淡淡,所以变化就少一些。

主持人:陈老师有没有打算拍电视剧或者是电影?

陈佩斯:电影暂时可能不会。电视剧,可能一时半会儿也提不到议事日程上。因为我觉得先把眼下的事情做好,眼下王宝社先生给我出的难题太大,真是拿着这个剧本以后,我说能不能不让我演这个马义,让我演老大,他哥俩吵架,我特想演那老大。宝社,今天我比较直率地说,我有点畏难情绪,确实是这样,所以我特别想演老大。因为老大我觉得我能够驾驭。

王宝社:你演大野的时候,把大野驾驭。

陈佩斯:我现在的事情就是把眼下的事情做好,然后再说以后如何如何。因为眼下是我们能够把握的,以后是我们不能把握的,只能预期的,所以预期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意义。

主持人:王老师呢,王老师不打算自己去编剧或者是导演一个电视剧或者是电影吗?

王宝社:因为我一生的追求定位是搞舞台戏剧,但是有了一段合适的缘分,正好碰上了,而且这个期间我也想洗洗脑今年年初我写了40集的电视剧,也是喜剧,没有耽误我多少工夫,那时候我需要把脑子空一空就写,但不是我的追求。

陈佩斯:作为导演也应该把自己的实践活动打开,对艺术创作可能更有好处。

主持人:两位老师会不会尝试创作一部悲剧的作品。

陈佩斯:他的悲剧作品特别多。

主持人:可能不太了解。在喜剧方面是不是比悲剧要多?

陈佩斯:因为喜剧最难,他在这个最难的点上成功了,所以就好像在这方面比较瞩目。其实他悲剧的东西,他说让你流泪就让你流泪,只是一个技术性的东西。

王宝社:我想让你流泪对我来说轻松多了,我很快能够让一屋子人三分钟以后看了以后都在那儿擦泪,但是一想到笑心里就开始紧张了。

主持人:看到报道您和陈老师是争吵着走上剧场的,陈老师最初也是反对,究竟什么原因让陈老师对您的戏赞成。

王宝社:刚开始他说想演老大,我说你不能演老大,我说你演马义,因为马义是需要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演,聪明人演聪明人容易,聪明人演傻瓜也容易,聪明人演一个又很聪明,又很不聪明,内心又很单纯,但是闻到钱味他也愿意沾,他内心充满着神圣,但是见到女孩他也可能乱想,这种需要他准确地把握,什么事情都是一个拿捏的尺度,得拿捏准了。这是一个。另外,一开头他觉得那时候倒是没怎么吵,我说要写这个题材,他就觉得这个题材很难,因为他凭他的经验和艺术直觉,我知道他很难,但是实际上作为圈里的朋友一些人说了这个题材以后,写这么一个戏,很多人怀着一种期待。因为很多人为经济上的帐,很多家庭在吵架。很多人希望看到有这样的一个戏,是否启发一下我们,是否把我们的气帮着出一出,等等,等等,给了我很多的信心和压力,我要碰这个题材,当然那个时候佩斯知道难,但是没反对我。但是写出来之后,在主题,主要是在主要人物上干起来了,而且我们俩一干有时候那时别人不知道的以为我们跟干架呢。做案头的,我差点都跟他翻了,气死了。因为他说的细节,这个细节在我看来是非常重要,不能那么说,他就说了,他牵扯到不是一个简单的细节问题,是整个要推翻你大厦的问题,结构的大厦要推翻,这怎么可以,我就跟他干起来了,在郭凯敏中间一开始他还在说这个对那个不对,后来他发现我的脸开始红了,开始牛脾气上来了,说咱新不谈。你知道我们真要干起来以后,是很厉害的,但是也恰恰是他提了那个细节不对,他引发了我另外一种思考,使这个剧本一下子上了一个台阶。,这是赤子之心面对艺术的时候,经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境界。

陈佩斯:我是凭着我一种艺术上的经验、直觉、敏感,我这个人是比较敏感,因为我是演员,他是一个编剧,他立刻就觉得这是一个结构性的东西,要变就是一个结构性的变化。其实我一开始提出来的时候我没有意识到问题这么严重,他就嚷嚷起来了,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郭凯敏在中间一调和我就不说话,后来我想来想去这个问题比较严重,我就开始跟他一点儿一点儿坚持,坚持到最后,当然编剧不是我,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编,怎么结构。但是现在它的这个东西,已经和过去的一个《亲戚朋友算帐》已经变了,这个故事已经翻了一个台阶上去了,又上了一个新的境界,他整个做了调整之后上了一个境界,这个也是我们在一开始大家在排练的时候,和今天排练的剧本,已经不一样了。甚至好像我觉得有些灵魂上的一种变化,立意上的变化都在发生。而且越排越演越觉得越有味道,而且越演越觉得里头还有很多东西,我看到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在里边,不像一般的情节剧,大概的情节掌握了就能准确地把握,主要是把握情节,这个不是,这是一种意识形态东西,因为亲戚朋友算帐本身是意识形态的东西,意识形态的东西结构故事是最难的,所以我一开始就反对他花这么大精力做这么一个剧本,其实他肚里好的结构有很多。他有时候跟我一聊天,我有一个什么题材,我说你把这个写出来多好?为什么非得弄这个?现在感觉是另外一种,整个故事的意味就变了,我觉得就更有意思了。怎么说呢?就好像一种,马义这个人物和其他人物的对比,就好像今天一个社会通病,大家都说假话的时候,把这个假话当真话结果比真的还真的时候,让一个特别透明特别单纯的人就相信了,当他相信假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要遭到报应。这个故事整个就进入另外一个境界了,所以现在这个故事就越演越觉得它深,而且我现在觉得,可能我还有三分之二的东西没有认识到,真的事这样,不是谦虚。可能会在将来不断的演出过程,它就不是一个演出,是一个摸索的过程。

主持人:王老师,您曾经说这属于戏剧喜剧,这个戏剧喜剧是不是像陈老师说的深?

王宝社:是,之所以说深是一开始你看台词没有很强的戏剧动作,实际上它的动作比体现在外边的情节剧要强烈得多,因为它来自心里。而且它的结构和错位方式,在重要的一个环节上都是因为心理发生了错位。它难就难在编剧都得跟着人物走,把自己完全融化在人物里头,你不能随随便便觉得这个情节剧很好看,编出来让人物跟着你走,一点门都没有,你必须彻底地去揣摩、抚摸,完全摸到它的神经之后,你知道这个人物此刻在想什么,他想的这个东西和另外一个东西碰撞,产生了喜剧,那你首先知道它在想的确确实实是很细腻的东西,想的当然就是心里的东西。所以,它难就难在得吃透这些东西。因为我写《托儿》只用了半年多一点的时间,这个用了一年半多。所以,我认为我已经吃进去了,我这一年多来,我已经痴迷进去了,其它任何事情对我都不是重要了。演员才怪,演这个戏,一开始有的演员觉得很容易,他越来越犯傻,越来越觉得难。这不是佩斯,佩斯一开始就知道难。也的演员就觉得,嗨,不就演个喜剧,演舞台剧吗,没到三天就不知道怎么干了,就彻底洗脑子,用我们正统的文艺理论要求,你彻底地生活进去,你彻底地理解和把握这个人物,因为他一切的词都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

网友:陈老师,您会一辈子都演喜剧吗?

陈佩斯:会呀,这是我人生的一个定位呀。

网友:您有自己的偶像吗,比较喜欢哪个演员?

陈佩斯:我没有自己的演员偶像,凡是有智慧的人都是我的偶像,我崇拜那些有智慧的人。

网友:您觉得演小品容易还是话剧容易?

陈佩斯:刚才回答过了,肯定是小品容易,因为小品从块儿和量来说,时间和量来说都是无法比的。

网友:您感觉谁是您最理想的拍档?

陈佩斯:目前当然是朱世茂,表演是朱世茂,编剧是王宝社。

网友:我们看喜剧,80年代是看中国大陆的喜剧,现在是看香港的无厘头喜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陈佩斯:因为中国的电影已经从市场意义上说不知道,所以只能看香港喜剧了,让他们继续看下去吧,以后会看美国喜剧。

网友:您对中国的喜剧怎么看,是不是已经穷途末路了?

陈佩斯:不可能,一个民族如果失去幽默,就不可能存在了,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喜剧是一个社会文明的象征。所以,中国的喜剧不会消亡,只能发展,只是无论在哪儿,可能它是在街边、墙角、强缝、墙头,它不管在哪儿都会滋生出来。

网友:您会和朱世茂再次合作吗?

陈佩斯:肯定会,只要有合适的角色、合适的戏我们肯定会合作。

网友:演小品和演舞台剧最大的区别在哪儿?

陈佩斯:演小品一般故事比较单一,也容易把握。演舞台剧,如果你是一个主要人物的话,要掌握整整两个小时的节奏变化。另外,故事也相对复杂得多。从技术范畴上来说是挺困难的。就好像一个开碰碰车和真的上马路开跑车,它是不一样的。

网友:我在视频里看到您,您今天特别地严肃,您能不能笑一个。

陈佩斯:我偶尔也笑,该笑的时候就笑,不会有意识地龇个牙什么的。

网友:您会不会去大连演出?

陈佩斯:我们的《托儿》就在大连演出过,另外我也在大连,原来电影和观众见面什么的都有过演出,还有过两次商业演出,去过大连。

网友:您觉得您和周星驰哪个更幽默一些?

陈佩斯:幽默的概念,幽默是古希腊的译音,直译过来就是体液,身体里的液体,意译过来就是一种气质或者是对事物的看法,也是世界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比它更丰富一些更多样性一些。

网友:您在中国算得上是喜剧大师吗?

陈佩斯:大师有某种标准,比方我们说公益大师,他做的这个东西特别好就可以称他为大师,因为他不但以此为生,而且他把一个普通的日用品,比如说一个茶壶,或者是某一件事物,给做成特别精美的艺术品,而且别人无法比拟,或者他站在一个相当的高度上,这就是大师。因此,我觉得在喜剧上,我能够把一个普通的大家每天都会开心地笑一笑,或者偶尔笑一笑,能够把它做成一个艺术品,而且这个艺术品起码到现在这个高度,我身边能够到这个高度,所以他是一个相对的大师。其实我不喜欢大师这个名字,我更喜欢艺人、演员、喜剧演员,这样的称谓我更喜欢。

主持人:接下来也请王老师点评一下这一次的六位演员,一一点评一下。

王宝社:第一,陈佩斯是死用功的一个人,所以我说他是笨人陈佩斯,死较劲,一根筋,不停地提想法,当然我也经常跟他吵架,但是下面我经常说,你被称为是大腕是有道理。郭凯敏做人的境界,经常感觉他在提升。首先从表演上,他由于《托儿》的100多场,他对喜剧的表演更觉得他能够去驾驭它,能够拿出自己的很多想法去驾驭它。而且他的文学修养、做人修养,促使了他对剧本经常性地,不由自主地去思考,而且他的定义就是面对这一件事情。他是我们剧组很幸福的一件事,他是任演员组组长,他很负责。我特别感谢他,因为我一离开他就组织演员排练,佩斯起来,别大吨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一个好人,他在我们剧组人与人之间没有一点矛盾。演张大爷的那个演员,他有丰富的舞台经验,他是海军的。他特别地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他不是有意做出来的,他懂。我们或者用行话说他懂江湖,他最大的问题是台上半个多小时的戏就要出去抽根烟。有时候一抽就是两根,本来答应一根他就抽两根,很让我有时候着急,说你快点。他有时候很用功,非常用功,又非常懂大家。还有杜宁尼,杜宁尼一开始觉得这个戏很容易演,刚看完剧本大家在一起讨论,我明显地感到他对这个剧本已经忽视了,好多作家群里没有再比喜剧作家再敏感,我是内心跟外边都极其敏感,你一个表情,我大概齐就知道。我明显感到他没有把这个事当成一回事,他愿意跟佩斯合作,这个我感觉到了。但是他认为这个剧本没有戏。后来越来越难,天天皱着眉,天天怕我说他,怕我训他的就是他。这是一个好事,他知道难了,他就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之,是知也,他知道不知了,他就能渐渐摸到那个知道,所以也是我很高兴的一件事。还有张喜钱,他的名字我们老拿他开玩笑,说我们说的都是金钱和感情的事,你的名字叫喜钱,他是特别可爱的一个人,是陕西人,有点憨劲。他每天都在动脑子,每天都拿出新的想法,但可能是想的多,练的少,他的想法,他做的老是跟他的想法对不上号。于是我就着急,我说你快练呀,你说得挺多的,因为他每次说这个剧本太深了,我又发现了一些什么。刚开始听了我心理甜滋滋的,但是后来我就烦了,你快点练,你既然说深了,怎么体现在你这个人物形象上,这说明他也是一个爱动脑子的人。他经常在佩斯面前认个错什么的。我原来演这种戏少,原来我怎么样怎么样,赶快承认,私下练。还有一个中央戏剧学院的,我们都叫她小丫头小丫头,实际上她本科已经毕业了。一副虔诚的样子,对谁都特别虔诚。因为她突然发现,呀,原来学的东西得重新来过,白学,进入一个喜剧的天地你得重新来过。尤其是她去年领着她爸爸、妈妈看了《托儿》,她根本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跟她尊敬的陈佩斯老师合作,今天她到了排练场,当决定用她,她第一件事就跟他爸爸妈妈说,去年你们看的《托儿》,今天我跟他一起演出,种种复杂的心情,使得她对所有的人都非常虔诚,她不停地练习。整体来说,这六个演员都是挺好的,尤其是这个小女孩我经常夸她,因为年轻人要给她自信,我说她是无比地聪明,但私下里还得苛刻。

主持人:陈老师也看到报道说,您改变了郭凯敏,使他的性格开朗了?

陈佩斯:没有,改变一个人很难,改变他的是他人生的经历。他性格的开朗也是由于他不断地去学习,不断地去修炼,去寻找自己一个生活方向。因为生活目的比较单纯,所以自然就快乐,所以我觉得不是我改变了他,还是他自己心性的改变。

主持人:现在也有很多名人出书了,像您有很丰富的舞台经历和阅历,有没有想过写一本书?

陈佩斯:现在还不是时候,将来一定要写,我一定会把我自己很多喜剧表演的经验,以及我对喜剧的认识写出来。因为什么呢?我觉得现在认识喜剧,一个人去认识喜剧,他的能力是有限的,他的影响是有限的。他有很多方法,当我把这个方法告诉很多人的时候,可能对整个社会的作用会发生一些变化。这就好象牛顿发现了万有引力,苹果掉在地上,人们能天天看到掉在地上的东西,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地球是有吸引力的。由于这个万有引力的作用。其实它有规律性的东西,喜剧也是有很多规律性的东西,只要你认识它,掌握它,你自然就能主动地去把握一个故事的走向和把握故事的节奏。但是现在准备不足,因为没有时间,因为现在更多的应该是实践活动。到了一定的时候,比方说再随着身体的逐渐衰老,慢慢地可能会走到这一步,走到书桌前。还有一些知识性的准备不足,比方说有很写确切的,比方某一个考古上的断代,某一个确定的历史某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的样式我还不能确定。所以,现在写出来很可能是错误的,误人子弟,所以,我觉得知识准备还没有,欠缺很多,所以我没打算写,但是我现在在准备,而且必须要做的事,这是我给自己发的一个愿望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主持人:陈老师,演好一部舞台剧,最重要的是什么?怎么样才能把它演好?

陈佩斯:最重要的是心,因为舞台剧的酬金很少,它跟电视剧无法比,它跟电影也无法比,它跟去演舞台小品也无法比,简直可以说是杯水车薪。

主持人:刚才陈老师回答了很多网友想问的问题,他们都在问,陈老师,舞台剧的酬金高还是小品的酬金高,您刚才回答了。

陈佩服:比如我跟朱世茂去演小品半个小时,可能是10万块钱的酬金或者是15万的酬金,也许还能高,但是你知道我一个人的酬金就可能是现在我们一个剧组30人演一场的费用,一场下来整个剧组就15万到20万这样一个上下浮动。因为什么呢?我们不希望破坏市场,我们计算了我们市民的承受能力之后,我们把自己公司的定位定得并不高。为什么?我们希望保护住这个市场。一个演员首先你必须想到,我是为了艺术,我是为了艺术实践,我是为了磨炼我自己,我是要成长。那么好,你做这个事情。如果不是这些,你特别希望获得民生,那你就不要做了。因为特太需要时间了。第一,排练需要很长的时间,可能排练一个月的时间就是你演十集电视剧,或者十五集电视剧的时间。另外还有不停的舞台的演出,不是你排练完了就完了,还要有舞台演出。像我们的《托儿》一演就是100多场,占用了一年的时间。这种时间跨度不是一般的演员能够拿得出来的。所以,它需要很强的定力。这种心性是第一位的。有了这种心性,你才能做好一件事情。这是我的看法。而且我最关键的是什么呢?在今天这种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很难让人有这种心性,你很难把握住自己。我也是因为经历了很多,经历过很多,也曾经过如何如何过。因此,现在我沉寂下来、沉静下来,我能够定得住。这不是说不能要求所有的人,以及所有从事艺术活动的人都这样,或者说这是唯一的一个好的或者是有意义的事情,其实不是。我觉得可能拍有些电视剧,一拍就是几十集,也非常艰苦,同样非常艰苦。你也必须得承认,应该说他们满足了我们很大的媒体的市场,传播媒体的电视市场,也为文化事业做出了很巨大的贡献。不能否认这些,是刚才谈的特定的是话剧怎样做好,所以我就想说,话剧在今天这种环境下要做好,必须使自己的心性能够静下来,关键与自己的心。几天排一个话剧,甚至连剧本都没有,大家凑合凑合就没有了,完个十场、二十场,找一个有名声的导演,花点钱就可以请,挂个名,演出几场,把票房一炒作就走了,这个事情很容易,但是要出一个好的艺术作品太难太难。

主持人:王老师您也谈一下,写好一个舞台剧最重要的是什么?

王宝社:最重要的应该是思想和技术。一个喜剧作家如果没有思想,你这个人不爱思考,趁早不要做喜剧。包括喜剧演员都要有思想,它区别于其他演员,他得有思想,他对事物得有他自己的看法。也就是说他得有他的世界观,他很清楚。另外,剩下就是技术极大的磨炼,我因为写过悲剧和正剧,我才知道说说容易,做起来没有个三年、五年基本功的摔打,你别随便碰,你以为你会,结果弄出来什么都不是。所以,你思想是基础,这就是喜剧的要素。

主持人:时间过得很快,我们接下来把剩余的一些时间留给网友,看看网上的问题。

网友:陈老师,您会演悲剧吗?

陈佩斯:喜剧都能演,何况悲剧乎。

王宝社:就像我喜剧写了,悲剧早就写过了才写喜剧。

网友:您会当导演导一部电影和电视剧吗,因为不是有很多人都有机会去话剧剧院看您演出?

陈佩斯:电影导演实践对于我来说已经成为过去的事情,十几年前都做过了。

网友:您最佩服的导演是谁?中国有没有好的导演?

陈佩斯:有,目前我所佩服的导演是王宝社。因为现在从我看到的其他人的作品,以及看到其他人所导的成品,我能感觉到都没他那么专注,以及对于一个事物的认识都没有那么深刻,比方说我们看到很多非常著名的导演,可是他们导出来的东西却是非常没有思想性,以及甚至完全背离原作,这个就显得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可见他们连人家原作的本意都不知道,初衷都不知道,他自己就要去导人家的作品,我不太理解,也得承认,因为在今天的社会里,大家都是物质生活的需要、需求,所以大家都是为口饭吃,所以我想也会做一些仓促的事情。

网友:您觉得您会演到什么时候?

陈佩斯:我会演到演不动为止。

网友:现在有没有江郎才尽的感觉?

陈佩斯:我天天都有江郎才尽的感觉,我天天都觉得这个角色太难了。从演《托儿》的时候我就觉得太难了,舞台剧对我来说太难了。我从15岁下乡的时候就开始跟别人学着抽烟,一直抽到我接王宝社第一稿,看了以后就把我急得,焦虑得,焦灼的使我把烟戒了,我怕我到舞台上演不动,拿不下这个角色,我把烟都给戒了。我很焦虑。我这个人是一个既自信又不自信的人,我每接到一个角色都非常不自信,我尽量努力,我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要把它做好。在工作现场,你听不到我的手机响过一次,你绝对听不到。因为我没电话,我可以说没电话,我的电话晚上基本上也不带。我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不是说江郎才尽,我没有到江郎那一步,王宝社说我是笨人,一点也不假,他不是开玩笑的话,我是个很笨的人。这么说,我上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几次差点留级。我一共上过六年学,我年年都是靠补考才过的关。老得补考,只有六年级没补考,就开始文化大革命了,终于没有补考。而且我现在回忆小的时候,最痛苦的就是被老师叫到办公桌前,办公桌这么高,站在旁边看到我的作业都是差子,然后老师问我3+2=?,我仔细看着三加二,你掰掰手指头,三加二等于几,等于几,我真是回答不出来,我真是很笨的人。我开窍也很晚,所以,我每天都面临着才尽的感觉。因为我不是江郎,我没才,我真是靠不断的补充来去才能够争得这碗饭,我每天都在争这碗饭店持久。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聊天又该结束了,在之前我们的网上跟陈老师和王老师来网易作客的时候,举办了一个主持聊天有奖征文活动。陈老师和王老师看过大家写的一些小故事之后,推选出了三位网友,能够获得亲戚朋友好算帐的演出门票一张,到时候网易会跟大家联系,也非常感谢王老师和陈老师两到我们网易作客,希望今后有机会常来。再见。


相关文章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邀您吐苦水  (2003-09-02 16:34)
- 陈佩斯《亲戚朋友好算账》热闹开场  (2003-08-20 07:47)
- 陈佩斯艺术、公益事业“两手抓”  (2003-03-09 17:31)
- 重返长安大戏院陈佩斯继续当"托儿"  (2003-02-20 08:23)
- 陈佩斯推出《托儿》姊妹篇  (2003-02-10 10:59)
- 陈佩斯的仗义执言  (2003-01-16 16:59)
- 客串音乐剧陈佩斯没能托起《日出》  (2003-01-04 08:59)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我要发表评论 】【关闭窗口


 论坛热贴 进入论坛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TVB明星联盟]
· [大话电视迷]
· [大话电视迷]
[乱弹]《学警雄心》——怎么一个郁闷了得
[翡翠星空]辉煌90之郭可盈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原创)盲目爱--sonija在爱情与事业之间的...
格斗天王-----台客贵族的没落
我的娱乐日记6---相爱,然后分手......
florabelial
鱼语
秋天的海
秋天的海
小楠姐
小楠姐

 热力推荐

  • 今年哪些项目最赚钱
  • 投入壹万年利十五万!
  • 女人爱,当然赚钱快!
  • 三千亿家饰谁来做?
  • 赚女人的钱就是容易!
  • 欧洲风情挡不住的诱惑!
  • 快,赚孩子的钱最快!
  • ?让孩子快乐赚钱也最快
  • 开粥铺也能成为富翁!
  • 要赚就赚有车人的钱
  •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 单店日收过万元!
  • 家家生意火爆的好项目
  • 年盈利十万只是刚开始!
  • 老百姓今年怎样赚钱快
  • 手机短信,推荐新闻
  • 自定短信发送 移动股市
  • 预定天气预报 言语传情
  • 手机短信点播 邮件通知
  • 轻松拥有VIP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星光灿烂


    相关作品


    频道精选
  • 北野武获奖日子恰是黑泽明忌日
  • 春·逝。。远走高飞
  • 孙燕姿:为何参加金鹰明星演唱会?
  • 20年特别选集的发布会 苏芮哭了(图)
  • 《军歌》不亮 《激情》难忘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聊天记录
  • 陈佩斯、王宝社做客网易现场图片
  • 泰国极品美女Pakjira Wannasut
  • 惊爆911
  • 猥琐男版百事巨星广告

    最近一小时热门文章
  • 祝你平安
  • 主流VS非主流-叱咤乐坛04颁奖赛果预测
  • 被打制片人推出新戏 谢军用行动挑战金巧巧
  • 紫微14主星每周运势(1月2日-1月8日
  • 组图:巩俐7位数代言美容产品 性感造型拍广告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广告服务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