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连环画

胡彦斌 无颜,有料

2015-08-13 17:07:45 原图评论 ( 0 )

1
/
29

如果你现在还是用一个音乐人或者歌手定义胡彦斌,那么你真的是OUT了!如今的胡彦斌,不仅有自己的音乐工作室,还是电影投资人,制片人,同时他还开发了国内首个音乐教育类APP,这位自称不靠脸吃饭的32岁男人,已经把触角伸向各个领域,并且小有建树。胡彦斌坐在沙发上,像个老朋友一样跟我们聊天,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他说:“我没什么不能说的。”可是一旦涉及到绯闻女友郑爽的部分,他通常用笑代替回答。胡彦斌与郑爽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亦真亦假,双方都曾含糊否认。经不住我们再三询问,他首次透露自己因曾找郑爽拍电影相识,并坦言郑爽是个挺可爱的人。对于择偶的标准,胡彦斌的要求很简单,他认为无障碍沟通,才是两人相恋的基础。在事业上,他认为实现电影梦才是重中之重。(图/伟子 文/小海豚 王诗姗 责编/王诗姗)

2
/
29

7月4日是胡彦斌的32岁生日。这次,他的庆生方式很特别,乘坐豪华私人飞机从上海飞赴北京。据了解,成龙的私人飞机也是同款,总价值2亿,内部宽敞精致,总共能乘坐13名旅客。胡彦斌邀请我们一同感受了这次“奢侈”的飞行。可惜天公不作美,天阴沉沉的,但这丝毫不影响胡彦斌的心情,在上机前,他摆了一个POSE,来纪念不一样的飞行。

3
/
29

登机后,空姐为胡彦斌耐心地讲解了注意事项,确保整个飞行过程安全。私人飞机上有专门的空服人员,沙发椅、娱乐设施和用餐会议两用桌。除此之外,还配有一间宽敞的厨房,可准备冷热餐;一间位于后舱的宽裕的盥洗室;以及衣柜、储藏间和卫星通信设备等。

4
/
29

当空姐送上蛋糕时,胡彦斌十分开心,并不忘发微博调侃道,“三万英尺高空,许了一个生日愿望,是让我要飞得更高吗!”年初,胡彦斌参加《我是歌手》并进入总决赛,让他又一次活跃在大众的视线中。起初答应邀约,胡彦斌看重的是这个充满关注力的舞台,“洪涛老师来找我,我知道《我是歌手》这个舞台无数人的眼睛会关注着。艺人就是要找一个能够让大家看到他的舞台,一个能够展现自己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呢?”节目结束后,胡彦斌迎来了音乐事业的又一个高峰,“各种活儿都找上来了,因为它有社会热度嘛,大家就找你,这也很现实的。”

5
/
29

《我是歌手》的播出,不仅带来了荣耀,也带来了一些非议,称过气的老歌手又重新翻红。对此胡彦斌评论道:“这是事实呀,《我是歌手》是这个时代乐坛的强心针,就像洪涛老师在舞台上讲,音乐是无法比较的,它也不应该被比较,每种音乐都有它自己的价值跟意义,而且各自的存在都是有原因的。为什么我们要参加《我是歌手》被比较呢?因为只有我们这样做,才会吸引更多的目光去关注音乐。这话其实听起来挺痛的,但是它就是现实。”

6
/
29

《我是歌手》的舞台上不仅邀请一些老歌手,还有一些中生代的实力歌手,更不乏一些选秀出身的歌手。胡彦斌1999年参加“上海亚洲音乐节新人歌手大赛”出道,说起当年,胡彦斌笑笑,“我十七八岁,第一张专辑出门宣传是坐大巴,然后到了外地电台安排住招待所的。这个行业以前是这样的。后面的选秀歌手出来就是头等舱,有助理,什么都有了。”到达北京后,胡彦斌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先赶往酒店为出席活动做造型。

7
/
29

在音乐选秀节目泛滥的时代,选秀歌手以迅猛的速度在乐坛占有一席置地,使乐坛出现了新的格局,胡彦斌认为英雄不论出处,必须学会接受才不会被时代淘汰,“大家从不接受,反抗,一直到最后的接受。因为他用他的成绩,以及成功来告诉你,你必须要接受,这是一个时代的变化。我当然不会介意,如果你介意呀,证明你被淘汰了,你的心态是老的,你无法在这个时代当中再生存了,如果你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你不愿意面对这个世界,那你就是一个Loser(失败者)。”

8
/
29

2004年,胡彦斌带着妈妈和做音乐的设备来到北京,开启了北漂生活,至今已经11年。胡彦斌天生乐天派的性格,回忆起北漂经历的挫折坎坷,他坦言已经记不清了,“我觉得困难,挫折还是会有的。但是我好像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巨大无比的挫折、打击。我觉得老天是对我有一个恩赐,就是我这个人,不记事,好事都记得,烂事都记不得,就好像我自动有这个功能,从来没有说记仇这件事情。”

9
/
29

胡彦斌谈起出道时被冠以内地的R&B小王子,毫不忌讳地承认是公司给的标签,“因为我觉得在年轻成名的时候,你有一个标签是好事,因为会让大家容易记住你。比如上海海派清口周立波,周杰伦就是台湾R&B天王,陶喆音乐教父,没有人说是别人颁给你,大家都会愿意用这样的称号去记住一个人,记住胡彦斌太辛苦了,记住一个名号在加胡彦斌就容易,这是人性的习惯。”

10
/
29

胡彦斌对新发型很满意,调侃自己因为剪了这个发型年轻了十岁。得知我们的摄影师偏爱拍女明星时,他故意做出“惊恐”的表情。“天哪,那你会不会把我拍的很娘?”在他做造型的时候,文字记者和经纪人聊天,他笑着跟经纪人说:“你都替我总结完了,我都觉得我不需要接受采访了。”随后,他坐到沙发上,招呼文字记者来采访。

11
/
29

现在的胡彦斌事业有成,再也不需要标签,对他而言做真正的自己才是现阶段追求的目标,“我现在给自己的定义呀,就是我觉得做自己吧。因为我觉得没有一个人的成功的轨迹,或者是生活的轨迹是可以相同的。你要去效仿一个人那是做梦,但是你可以跟他分享,从他身上的成功去取经,以及知道一些成功秘诀,思考的思维方式。但是所有的一切你还是要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来考虑,我觉得要相信自己吧,这是我这个时代对自己的一个看法。”

12
/
29

《黑猫警长》是所有80后儿时的共同的记忆,这次胡彦斌为《黑猫警长2》大电影重新改编演唱主题曲,参加CCTV6举办的活动时,胡彦斌不时拿起黑猫警长的玩偶卖萌。很多人认识胡彦斌,是通过2001年风靡一时的动画片《我为歌狂》。此后,胡彦斌陆续为《秦时明月》、《喜羊羊灰太狼》等多部动画大片创作演唱歌曲。

13
/
29

最近,走进电影院就可以听到胡彦斌的歌,目前《煎饼侠》的票房已超10亿,主题曲就是胡彦斌演唱的。胡彦斌还在为徐峥、赵薇主演《港囧》制作电影音乐。在中国唱片黄金时代末期,胡彦斌展露头角,对于中国乐坛的衰败,很多老歌手都回避谈及,胡彦斌也经历了这一过程,“我是觉得难受肯定会难受,其实比较笨的人才会觉得我自己生不逢时。因为你要考虑好身边所有的周遭的环境跟时代的背景跟变化,只要你选择对了,其实每一个人遇到的都是最好的时代。”

14
/
29

在胡彦斌看来,没有所谓的好时代与坏时代,新时代给了新人更多的机会,“现在一首歌,给了更多人机会,我不需要去录音棚,我在家里的电脑面前唱一首,我录完网上上传,就可以有机会,就像《滑板鞋》一样,就变成全国全部都知道的,虽然他那个质量有点烂,但是那个形式,你会发现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还是那个时代是最好的时代?你是说不明白的。”

15
/
29

在活动现场,胡彦斌受到很多小朋友追捧,他很热情的和小演员合影。对于朗朗上口的网络神曲,胡彦斌也会选择性的听,“我都会扫一扫吧,但是不会过多的去听。因为我也不喜欢,我觉得那个没文化、没节奏、没韵律,大家听的都是一个热度,把它定义成好笑的一个东西。他是属于你没我好我就很开心,你没我好我很开心,你比我好,我就不开心,所以为什么要炫富呀什么的,其实这些东西全部都是因为他要找自我存在感,中国人的心态是这样的。”

16
/
29

胡彦斌的妈妈也是网络歌曲的爱好者,每次妈妈分享歌曲给胡彦斌,他都哭笑不得,“广场舞乡镇特别多,上海也会有。但是我跟你讲,我妈也喜欢,我妈很喜欢那种藏族歌曲,就是那些我听都没听过的网络歌曲,有点民族味的。常常说斌斌我发首歌给你听啊,我一听,哎哟,怎么那么土啊,就常常会这样,但是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就喜欢这样的歌。”

17
/
29

第二天,胡彦斌去竞园为某运动活动拍摄宣传片。生活中的胡彦斌很随和,工作间隙常常会和工作人员闲聊。已过而立之年的胡彦斌,不免被催婚,就连粉丝也都为他着急,“陶喆和周杰伦都比我老嘛。男艺人都不隐瞒年龄,陶喆40多了,周杰伦比我大5岁,我觉得我应该时间还有机会追上他们吧。但是这种东西是按照生命轨迹来的,其实好多时间,你之前都是在铺路,在对的时间,其实要比对的人要重要。两个人都渴望结婚的时候,这事儿就容易成。”

18
/
29

前阵胡彦斌与郑爽的绯闻传的沸沸扬扬,两人都曾含糊否认。尽管采访之前经纪人也同我们沟通尽量少问点感情的问题,但是文字记者还是提起。胡彦斌也只是承认两人认识,“我跟她是有认识的,而且我们有接触过的,之前,我在拍电影找演员的时候,我们有联系过。因为她后来档期也很满,所以就也没有聊成,她就去拍她的东西,我们都有接触的,很正常”。

19
/
29

被问及郑爽在参加真人秀节目时,打开手机全是自己的歌曲,胡彦斌的回答显得非常机智,“我唱歌挺好听的呀,哈哈哈哈。比如说我也喜欢看电影啊,我也会看一堆我自己喜欢的人的电影啊,一样的道理。我觉得就是大家都有创作力的人,比如说郑爽电视剧呀什么的,也会有这个人喜欢,那个人喜欢,明星不能看电视剧了?也不对嘛,她就不能听音乐啦?我也觉得不对,我音乐挺好听的呀。”谈及郑爽为人,胡彦斌坦言“她也挺可爱的哇。”

20
/
29

拍摄现场,胡彦斌尽可能配合高难度动作,并展示招牌弹射腿。谈到恋爱婚姻,不得不提到婆媳关系,传言上海婆婆非常难搞,对此胡彦斌自有一套理论,“我妈是属于那种性格特别好的,她绝对不是难搞的人,而且她也绝对相信我的眼光,如果我要找到另外一半,我妈应该不会多说什么的。我也跟她讲过,婆媳关系相处得好不好,是在于我,不在于你们。我说所以你要绝对相信我,我保证把你们两人搞的服服帖帖的,然后就OK了。”

21
/
29

胡彦斌还给我们分享了女生倒追自己的故事,“之前有女生,约我们见面,请我们吃饭。叫我们做音乐,工作嘛,互留了联系方式,就各种跟我聊,我就发现不对呀,原来她想追我。”胡彦斌拒绝女生也有妙招,“我们一聊正常事情,你聊到别的上面的话,我跟你先试试看能不能聊到一块嘛,聊不到一块那就不用聊了嘛,我也不用拒绝她,我绝对有能力说不让她说出那三个字。”

22
/
29

拍摄工作完成后,胡彦斌赶往向上马拉松发布会现场。发布会上,胡彦斌对82层爬楼比赛信心满满。妈妈对于胡彦斌来说非常重要,但他否认自己是“妈宝男”,“我只能这样讲,我妈的意见跟她说的话对我来说很重要,有时候能够让我难过的人没几个,我妈算一个,她一句话就,哎哟,讲得我难受死了。妈妈在工作上,想法上,为人处事什么的,会给我一些建议,虽然我自己也有自己的判断力呀,做事的方式,但是她还是会影响到我的。”

23
/
29

胡彦斌被分配到001号, 由于连续工作一个月无休,又是6点起床工作,胡彦斌依然坚持完成了爬楼,最后的成绩36分36秒,听说第一名是锦荣,18分多,胡彦斌还是有些感慨,“别人靠的是体力,我靠的是毅力!”对于相亲,妈妈从不强求胡彦斌,“相亲倒不会,因为她知道我不会给人家好脸色看的,哈哈哈哈。”谈及选择女友的标准,胡彦斌的要求很简单,“我觉得互相懂对方,合得来,所以你要跟她无障碍沟通。其实我还是比较看中第一个交流,长相那些当然啦,也是会在乎的,你只要看着舒服就行了,两个人在一起感觉好就行了,但是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在于说你要能够跟她有思想上的、境界上的沟通。”

24
/
29

完成爬楼后,胡彦斌与参赛的小伙伴一起合影,分享心得。现今,许多男艺人的妻子都是自己的粉丝,比如周杰伦,林志颖,胡彦斌也不排斥,“喜欢一个人,肯定有欣赏的成分在,所以是先以粉丝为前提在一起,还是在一起了成为粉丝,这件事情是很难说清楚的。我觉得没有所谓,这都不需要去强调的,因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嘛。你没必要去把自己划分得很死,这样你接触的人群就越来越少,你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

25
/
29

胡彦斌完成任务后还处于兴奋状态,在楼顶挥臂庆祝,喜悦溢于言表。除了在音乐领域有所建树,胡彦斌也将以制片人的身份进军影视圈。胡彦斌投身影视圈也并非心血来潮,2011年,他赴美国纽约电影学院学习了一年电影导演,返京后又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一年。胡彦斌表示电影是他的一个梦想,并且加入电影公司成为总制片人。英语没那么好,胡彦斌在美国专门请了翻译陪他上课,“不是土豪,其实我也不想搞特殊化,但是我后来就想没办法,我想要学的东西,但是这个时候怎么能最快?如果学完语言再去的话,那你真的浪费太多时间了。我就请个翻译,我觉得还是学到蛮多东西的。”

26
/
29

艺人身份的工作完成后,胡彦斌又马不停蹄地飞回上海,以牛班创始人身份参加创业分子记者会。据了解,“牛班NEWBAND APP”是由胡彦斌率领专业团队开发和运营的音乐教育类APP,集合明星音乐教学、歌曲练习录制、作品发现分享等交互功能,致力于为广大音乐爱好者提供专业的音乐学习和在线交流平台,目前在网易公开课也可以收看。

27
/
29

随后,胡彦斌转场去参加东方卫视《女神的新衣》第二季发布会彩排。在路上,他看见公交车上巨大的粉丝为吴亦凡的车身庆生广告,不由得惊叹了一声。“吴亦凡生日快乐,包车身广告?哇塞,好牛!真夸张。”谈及对小鲜肉的看法时,胡彦斌表示:“人家就有天赋嘛,对呀,就长得帅,谁不喜欢?这个年代不就是靠脸吃饭的嘛,我们就是不靠脸吃饭的,那就只能靠才华了。我身边很多女生,喜欢李易峰,喜欢吴亦凡,喜欢鹿晗,哎呀太多了,反正长得帅的都喜欢。”

28
/
29

目前,胡彦斌正在为自己做制片人的电影,找投资、找演员,修改剧本,忙的不可开交,但他仍然关注近期上映的电影,除了票房屡屡破纪录的《捉妖记》,他最喜欢的是票房和排片都不理想的《路人甲》,“那个片子拍得我很喜欢,虽然那个演员真的有一些还不太会演,生涩,但是很好,故事讲得很完整,就是一个很好的电影。就是关于梦想的一个电影,你要传达的是正能量,你不能说什么东西都很写实,其实你要告诉大家的是,梦想的方向是什么,然后它才会有这些功能,所以我才会喜欢这部电影。”

29
/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