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连环画

SNH48 尴尬的日式女团复刻版

2015-08-19 11:38:34 原图评论 ( 0 )

1
/
46

相较于日本原版AKB48,其中国复刻版SNH48并不成功。因为大量低幼女性“脑残粉”的存在,中国更流行男性小鲜肉,比如本土成长起来的TFboys,或者有“高颜值”中国团员的韩国组合EXO,等等。所以,对于这群美少女来说,她们处境尴尬。SNH48成军于3年前,由AKB48创始人亲自打造,却并未“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其间还集体参与过选秀节目(《中国达人秀》),甚至不能晋级。尽管,在去年得到王思聪的力推(还记得去年围绕在王思聪身边的兔女郎吗,就是SNH48的成员),却一直不温不火。日前,我们多次前往SNH48的生活中心、排练室及总选举海选后台,分享着这群小女孩的梦想、纠结、无奈与期待。(图/叶一阳 文/郑丽珠 责编/王诗姗)

2
/
46

SNH48组合至今已有79位正式成员,分为SNH48 Team SII、SNH48 Team NII、SNH48 Team HII、SNH48 Team X四个队伍,她们都居住在公司安排的生活培训中心。当我们赶到的时候,N队的成员们正好当天下午要准备排练。虽然组合有四支队伍,但每个队伍的风格都不尽相同。以N队为例,由于成员身材和身高偏向于娇小型,她们的表演风格也更加可爱。随意推开一间宿舍,你就能感受到满屏的粉色扑面而来,各种萌宠玩偶层出不穷。

3
/
46

没有演出的时候,萌妹子们都居住在上海市郊的生活培训中心,里面舞蹈房、健身房、声乐室、休息室、食堂和宿舍应有尽有。除了每周休息一天,其他时间她们基本都在排练中度过。

4
/
46

虽然一般宿舍是两个女孩住一间,但如果能在总选举当中取得优异成绩的话,就可以被安排为单独居住。问及是否有粉丝们赠送的礼物,姑娘们透露:“公司不准我们私下接收礼物,一般都是放到前台,然后阿姨们会分发给我们。太过贵重的物品,当下就会被拒绝掉。”

5
/
46

冯薪朵与黄婷婷是N队的正副队长,一个有种火辣辣的大姐大气质,一个则有点“天然呆”。等候的间隙,两个人来到了健身房开始日常锻炼。谈及队长的职责,冯薪朵立刻当起了发言人:“老师不在的话,我们两个会带排练,组织她们去公演,抓迟到之类的。公演结束后,还会给她们开会,说一下存在的问题,要忙的事情还是挺多的。”

6
/
46

这些女孩基本都在20岁左右,小一点的甚至只有16、17岁。她们每天都要接受高强度的训练,终日在排练室和舞台之间徘徊。不过,黄婷婷说身体上的辛苦不算苦,“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压力。我以前没有什么舞蹈基础,可能练习很多遍都达不到那个效果这样心很累。”她还不好意思地说,自己一开始连站位都不懂,“记不住站位,经常就站错位置挡住别人的道。”

7
/
46

与柔柔弱弱的外表反差极大的是,冯薪朵说话做事都极其干脆,有着一份不像初出茅庐的老练。问是否遇到过疯狂的粉丝,她会反问“疯狂的定义是什么?”要是有一天从SNH48毕业了准备做什么,她想都不想就回答:“我会去做幕后,在电视台工作或者做点设计之类的。反正坚信自己不愁找不到工作。”而黄婷婷则透露,自己没考虑过会离开,“就算不在团体里了,也可能会想当歌手吧,还挺喜欢唱歌的。”

8
/
46

虽然当队长可以提高自己的曝光率,但也容易“招黑”。冯薪朵透露,自己因病在家休养的一段时间,就有粉丝控诉她对团队不管不问,“偶尔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其实我有心脏病,不能激烈的跳舞。但一直放不下成员们,也就一直在坚持。”冯薪朵说,自己不是一个爱讲话的人,但当了队长后就一直逼着自己说,“之前只顾着自己怎么样,把自己的事做完就好了,现在就是也要把大家的事情做好。”

9
/
46

开始排练后,一群女孩聚在一起自然是叽叽喳喳,欢乐地闹个不停。

10
/
46

如今市面上的偶像组合这么多,SNH48有着怎样的魅力能在娱乐圈站稳脚跟呢?冯薪朵说:“我觉得我们团体就是一直打着中国第一偶像团体的名号嘛,然后我觉得实际上这个养成模式在中国,我们应该是第一个把。大家都是一开始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粉丝们心里也会觉得他们是看着你们长大的。”

11
/
46

在这个大部分成员年龄仍是在校生的团体中,不少人为了梦想而放弃了学业。而坚持学业的人,就要承受着更多的辛苦。黄婷婷说:“之前大四上半学期,我几乎周一到周五都在学校上课,下了课之后再回来训练。有的时候要是排练没赶上,就只能自己补学。”

12
/
46

如今,黄婷婷已经顺利毕业,当同学们纷纷开始自己的职场生涯时,她选择了将SNH48作为自己的起点。至于想要在队伍中坚持到多久,黄婷婷直言自己并未考虑,“刚入团的时候,我妈妈问我准备待到什么时候。那时候我大三,我说也就两三年吧,但是现在再问的话,就没法回答。”她在胸前比划了一个心,“已经真的喜欢上这个职业了。”

13
/
46

一整个下午,成员们听着音乐不停地练习着动作,似乎年轻就是拥有花不完的经历。采访中,不少女孩都是用“偶像”这个词来定义这个组合,但很少会有人说“明星”。黄婷婷透露,“其实现在没有什么做明星做艺人的感觉,私下里我喜欢穿着T恤出去,基本不太会有人认出来。”不过,在刚刚结束的毕业典礼上,黄婷婷还是被其他专业的同学认出来了,“当时有那么一点开心。”

14
/
46

有苦有乐的生活中,粉丝是支撑她们精神世界的一大动力。冯薪朵笑言,“普通的追星族,看看视频不就好了,没必要这样支持我们。但我们的粉丝经常花费大量的金钱和精力,来剧场看我们。觉得他们很伟大,就像小天使。”

15
/
46

在队员中,副队长黄婷婷各方面的才艺并不是最突出的那个,但她却以不停提升自己的拼搏精神,一场不落参加公演的毅力,赢得了不少粉丝的喜爱。黄婷婷此前并没有接受过太多才艺训练,她说看到网上有招募,自己就来试试,喜欢周杰伦的她笑言自己从小就有明星梦。不过,梦想归梦想,进入这一行之后,黄婷婷发现娱乐圈和自己想象得不那么一样,“原本以为舞台很光鲜,但后来发现你除了学唱歌跳舞之外,你还要把自己展现给观众。如果表现力不够,他们可能就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16
/
46

在总选举的前夕,我们来到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跟拍这群姑娘的彩排过程。虽然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无敌的笑脸,但是她们的眼神中却透露出一丝焦虑与紧张。

17
/
46

一个成员说:“队与队之间肯定会有竞争,就算是良性的,也会有压力。每个人都会有站到前排的时间,有的多,有的少,为了让粉丝看到自己的时间更长一点,就需要更加努力地站到前排。”

18
/
46

SNH48有着一套严格的选拔制度——由歌迷投票决定成员排名活动。根据排名决定了谁才能出唱片、拍MV、上综艺节目、出周边产品。每年的7月下旬,SHN48还会有偶像年度人气总选举(简称总选举),这是年度人气最重要的比拼,以粉丝购买投票EP,获得投票权的方式为成员投票,并确定成员人气排名。总选举可以决定下一单曲录制阵容,以及下一年度所获得推广资源的力度。

19
/
46

不过这样的担心,对有着“四千年美女”头衔的鞠婧祎而言或许并不是那么浓烈的情绪。大眼睛、白皮肤、身材纤瘦的鞠婧祎,仿佛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女。不过一张口说话,就立刻显露出川妹子的爽气。

20
/
46

去年年底,SNH48 N队的成员鞠婧祎在网络上突然走红。因为当时有日本媒体和网友称其为“中国四千年第一美女”,更有日本网友声称鞠婧祎所在的SNH48的平均颜值远超AKB48。如此高评价“闪瞎”了网友的眼,那个时候很多网友还不清楚这个组合的来历,即便听说过,也有可能是这个组合的重度脸盲患者。

21
/
46

回忆起当时的走红,鞠婧祎做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其实是个美丽的误会,当时报道翻译错了,然后我的队友都在调侃我,什么四千年的鬼啊,真的是想翻白眼的称号。现在也没什么感觉了,就是觉得是个好笑的梗。”而给网易录制“毒舌撞明星”栏目时,她搞笑地对着镜头吼道:“你们叫我‘四千年’,问过我的意见了吗……”说完之后,她不好意思地对着镜头笑说:“天啊,录了这个会不会‘招黑’?”

22
/
46

鞠婧祎取好餐,和队友们一起用餐。一般来说,10个女孩一桌。迅速的走红并未让鞠婧祎的心态失衡,高中就辍学来参加SNH48的她比同龄女孩多了一份成熟与淡定。

23
/
46

“我的人生有很多转折点,很早就知道梦想和现实是有区别的。当时因为演唱会没赶上高考,累死累活都想着要考大学,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还是错过了。”至于“女神”的称号,鞠婧祎吐了吐舌头,“太不习惯这样的称呼了,叫我小鞠就好。”

24
/
46

网络上,鞠婧祎的粉丝们将她夸张的笑声做成了集锦,称之为“笑声很魔性”。对此,鞠婧祎说:“总感觉好像我快变成谐星了……”由于在此前的总选举中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如今鞠婧祎都是一个人住在宿舍。“虽然很多时候是一个人,但内心是渴望可以与大家一起的。习惯了一个团队的感觉,要是单独出去与别的艺人合作,还是会很紧张。”

25
/
46

与日韩偶像团体类似,SNH48也被经纪公司严格管理。比如晚上几点必须回到寝室,不能迟到,不可以私下与粉丝联系,甚至连粉丝的礼物都不能收。一切都是因为经纪公司希望保证选拔的“公平性”。首届总选举冠军吴哲晗曾因违反“私联粉丝禁止条例”,被公司从一期生核心队员调整为四期生Team X的预备成员,直到后来才因表现良好重返原来的队伍。

26
/
46

十几岁的少女成为艺人,终究还是要承受着不属于自己的压力。H队的队长王璐说,自己曾经因为遭遇粉丝网络攻击而崩溃不已,“没入团的一些事情被粉丝们扒了出来,是有点禁忌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但还是被挖出来,心情很不好受。我还是很感谢粉丝们能相信我,以后我也不会做了。”

27
/
46

在后台能看到大部分的女孩都打扮得十分日系,说话也带着一种嗲嗲的甜美。闲来无事时,她们也会看看动漫消遣一下。

28
/
46

鞠婧祎说,初试的时候以为自己会立刻被淘汰,“小女生们都太可爱了,说话很嗲,穿着公主裙,满身蝴蝶结……”但是穿着超短裙的鞠婧祎却有几分汉子的性格,“萌妹子让她们去就好啦,我还是安心做我的女汉子就好。不过现在她们都快被我带歪掉了,都很汉子型。”

29
/
46

与其他偶像团体不同,SNH48的萌妹子们被公司打造成了一群“可以面对面的偶像”。粉丝们的喜好各自不同,但对于偶像有着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希望他们通过努力就能达成梦想。

30
/
46

在后台,为了准备总选举而没日没夜排练的女孩比比皆是,以至于她们随便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瞬间睡着。

31
/
46

在人数高达七十多人的队伍中,想要争得一席之地并非易事,想要被粉丝记住更是难上加难。聊起如何帮助粉丝克服脸盲症,找到自己的定位时,黄婷婷说:“我也在摸索阶段,但总觉得定位不应该是自己给自己的,而应该是粉丝给的。如果他们喜欢我、了解我,就会渐渐地给我一个定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自己设置定位,也许会限制住自己。”

32
/
46

7月25日晚,SNH48“梦想高飞”第二届偶像年度人气总选举发布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 这是她们辛苦了一年,能够争取到更多的演艺资源大好机会。每一个成员都精心准备,丝毫不敢松懈。

33
/
46

问及对偶像这个概念的定义,黄婷婷深思熟虑了一番,原本嘻嘻哈哈的她忽然一本正经地说:“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偶像,不仅是要把歌唱好、舞蹈跳好,更多的是你在其他方面有想被别人学习的地方。比如你很励志,你很有涵养,你内心很强大。”

34
/
46

而刚刚在第二届总选举上拔得头筹的赵嘉敏说:“以前有粉丝看到我在好好学习,他们就会认真地学习,说希望像我一样。我觉得如果你被人当成了榜样,你肯定会希望自己做得更好。”

35
/
46

开场前的后台,SNH48团队的成员们一起“圆阵”,互相鼓励对方能够有好的表演。每当遇到挫折的时候,身边这些同龄的少女就成为了最强大的依靠。王璐说:“刚当上队长的时候,有些粉丝就会心里不平衡,对我进行了某些方面的攻击。那时候承受能力不好,我的成员们都来安慰我,有她们真的很好。”

36
/
46

SNH48的表演内容有很多,除了唱歌跳舞,还有她们称之为MC的环节。在这个环节,她们站在舞台上像主持人一样与台下粉丝侃侃而谈,分享自己最近的生活和心情,或者看了什么书和电影。回忆起自己初次登上星梦舞台的场景,黄婷婷笑言:“从排练开始就很紧张,还被老师批评。站在台上都笑得僵硬了,也很尴尬。MC的时候只知道报告大家自己的名字,别的全忘记了。”

37
/
46

面对压力,作为前辈的S队队长莫寒对于总选举已经可以抱持一颗平常心。与鞠婧祎一样,莫寒也是从学校退学来参加的SNH48。问及对自己在队中排名的期待,莫寒说:“刚来的时候很天真幼稚,觉得梦想就是一切,你付出了就可以有回报。但是现在做得比较久了,又是队长,就会觉得不能看我个人爬得有多高,而是希望整个团队会变好。不要太去在意那些看起来特别光鲜的东西。”

38
/
46

此前,莫寒曾经因为队中成员接二连三地被处分而遭受打击,在演出现场险些晕厥。经历了一些风波之后,如今的莫寒显得淡定许多,“第一次来参加总选举的会觉得这就代表着一切,但是总选举也是受一些条件影响和制约,也有一些不科学的因素。还是放平心态比较好。”

39
/
46

作为组合中资历最老的队伍,S队不断经受着新晋成员们所带来的粉丝分流压力。莫寒说:“有的时候会有成员希望用小聪明的方式,私下与粉丝接触去钓粉丝,毕竟人们都希望是被大家喜爱的。但是做这一行还是目光要长远,不能为了当下利益去不计后果地做事。我觉得我们在这里是为了未来的自己更好,而不是为了现在的利益。”

40
/
46

可能每个SNH48的女孩,都曾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或多或少地想到过放弃。莫寒说:“如果你把自己放到另外一个圈子,换个思路来看现在的工作,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41
/
46

莫寒曾经偷偷回学校上过半个月的课,但最终还是归队了。“想了很多,是不是要拼一次?来到这里,等于选择了一条与以前完全不一样的道路,要不要拼?拼了之后会怎样?都是未知的。但既然有机会,为什么不拼一次呢?学业老了还可以学,这条路只能现在走。”

42
/
46

总选举当晚,票数最高的是赵嘉敏,鞠婧祎位列第二,黄婷婷排名第四。莫寒与冯薪朵也都进入了前16位。当N队成员龚诗淇走上领奖台时,N队队长冯薪朵也泪如雨下。一位成员说,“加入这个团队的人,都希望毕业后能在演艺方面有一个好的发展。毕竟我们人很多,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走上很高的位置。再考虑到自身条件的一些制约,很多事情都不可预测。”

43
/
46

当天晚上,所有的结果全由粉丝投票决定。最终赵嘉敏以74393.0票数当选第一,本届总选举排名前32的成员共获得696584.7票,比第一届足足翻了4倍。而接下来,16强少女还将赴欧洲拍摄MV。

44
/
46

演出结束后,所有成员站到台上向粉丝们深深鞠躬,以表谢意。

45
/
46

临走前,想起采访中一位成员说,“明星给粉丝的感觉比较遥远,而偶像就是走平易近人的路线。偶像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她更会为自己的梦想去奋斗。我们希望通过自己来说明,很多事情,你可以靠自己的奋斗去得到。”

46
/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