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连环画

中国制造女子团体O2O的日常

2016-01-06 13:55:14 原图评论 ( 0 )

1
/
40

无论是《Gee》,还是先前wonder girls的《Nobody》,韩国女团的动感舞曲唱遍了国内大街小巷甚至综艺节目。五六年间,整个韩国流行音乐产业的女团产量激增,无论是她们的受欢迎程度还是商业前景都被行业看好。这样的模式显然启发了不少人,因此有了“国民老公”签韩国女团t-ara。更有如今的内地新晋少女亲民偶像团体O2O Goddess的诞生。团名“O2O Goddess”来源于公司给团体构建的从线上到线下的亲民偶像路线,由中韩两地娱乐经济运作。在多次宣传中,经纪公司乐华娱乐更是冠以“中国首支互联网性质女子偶像团体”之名予之定位。女团大部分成员都是从网易BoBo平台选拔出道,去年9月底,O2O Goddess带着原创新歌《壁咚》正式与大众见面。网易娱乐独家跟拍O2O Goddess,揭秘这支中国制造的女子团体台前幕后的生活。(图/赵伟 文/王梅 责编/王诗姗)

2
/
40

对于不熟悉韩流的乐迷来说,韩国女团不外乎大长腿、大长腿和大长腿,相似的长相、性感和造型,甚至热辣的舞曲,也让她们看上去都差不多,很多时候都分不清谁是谁。与韩国女子团体相比,O2O Goddess性感少几分,可爱有余,更符合中国保守的审美文化。这群小女生基本都在20岁左右,浩然和琴琴是团队里年纪最小的人,今年才18岁。琴琴和莉丝住一个两居室。采访当天,琴琴和莉丝都穿着平时在家会穿的家居服迎接了网易娱乐记者。一进入两名少女的房间,蕾丝、雪纺、玩偶还有大片的粉色,以及可爱的墙纸便迎面扑来。

3
/
40

采访前一天,莉丝腌制好了两条秋刀鱼,在第二天中午作为午饭,仔细用平底锅煎出来,和大多数人印象中的90后不一样,莉丝在厨房里显得得心应手。而就在中午,琴琴点的外卖,一份麻辣过桥米线也送到了家里。

4
/
40

在镜头下面,琴琴一边被辣得嘘气,一面招呼记者“要不要吃点”,随后又拿出一堆零食跟记者和在场的工作人员分享。

5
/
40

琴琴说,几个团员的作息都围绕训练时间来安排,每天早上8点钟起床,准备早餐,10点半出发到公司进行训练,一直到晚上7点多,“有时候训练效果不是特别好的时候,会再加时训练,有时候会到晚上10点11点左右。”

6
/
40

不排练的时候就在直播平台跟粉丝互动聊天或者休息,逗逗猫狗。琴琴和莉丝在家中养了一只猫和一只小狗,闲着没事干的时候,两个人便开始摆弄起猫狗。

7
/
40

当经纪人看到琴琴从不同的地方翻出零食时,这个18岁的女孩又像一个孩子一样,赶紧辩解,“不是我买的,都是朋友送的,他们知道今天有人要来就给我买的,我都不吃的。”接着便没再吃剩下的大半碗过桥米线。

8
/
40

我们发现,8名成员无一例外地养了小宠物,谈到这一点,几个女孩子都说是因为喜欢小动物。

9
/
40

学播音专业的浩然有着一口漂亮的普通话,是一名长腿美少女,不仅带着东北人的爽朗气质,浩然还有一种坚韧。

10
/
40

从小到大,浩然最喜欢的明星都是喜欢张杰和Super Junior。她的梦想是能在团队里当一个主唱,“自己一个人出道,完全不够那个实力,女团是一个特别好的选择。而且我很喜欢女团氛围。”

11
/
40

因此尽管父母不是很同意,在上高中时,浩然就向父母提出想上韩国明星培训学校的想法,最后一家在北京的韩国明星培训学校上课,从高二一直上到高三。如今在上大一的浩然因为偶然被公司看中,作为最后一名成员入团。

12
/
40

回想起韩国培训经历,浩然表示很喜欢。“我超喜欢这种没日没夜的生活。我就是那种喜欢别人用皮鞭抽着我往前走的,我是很懒的人,你让我自己去练习除非我心血来潮了。但如果有人啪啪啪这样打我,天天逼着我,有竞争力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练习。”

13
/
40

学播音出身的浩然,肢体不协调,柔韧度差,特别不会跳舞,是一个“90度坐着都累的人,直到现在劈叉还劈不下去。”此外,浩然最大的障碍还有记不住动作,“以前跳广播体操都记不住动作。”因为个性好强,不喜欢向别人讨教,大多数时候,当团队里其他人都结束排练了,浩然仍然一个人在舞蹈房默默练习。

14
/
40

学声乐的Hil是研究生休学加入女团的。Hil居住的一居室在干净整洁到令人发指,连遥控器也插在该放的位置上。Hil说,自己并不是因为要迎接采访而特意整理,而是自己一直有整理癖,“我看到东西,不喜欢它是乱的。”就连记者离开时坐皱的沙发巾,Hil也会及时的拉平。

15
/
40

回想公司把她和其他几名成员送到韩国培训的经历,她仍用“特别辛苦”形容。在韩国的三个月里,几名成员不仅要学习唱歌、跳舞,还要学习表演,上形体课。“韩国培训到底有多辛苦?”Hil说,虽然自己以前就挺瘦,但是进团后又瘦了许多,在韩国培训3个月更是“瘦了10斤回来。”“别看我瘦,我一直是跳舞,所以我经常,就是这种身体上我是能适应的,因为我体能比较好。在韩国训练的6名团员,不仅需要训练,还需要减肥,“那边运动量也挺大的、挺辛苦的,但吃着吃着也就瘦了。”

16
/
40

在团队里的生活,hil刚开始是有些不适应的。“大家一堆人在一起,可能还是会有些需要磨合的地方。但是像我们还比较快,大家性格都挺好的,没两三天就打成一片了。我们不会吵架。只会打架。有什么事直接打出来了,不会吵的。”Hil开起玩笑。谈起出道以来的变化,Hil说,“现在觉得自己像一个乌龟,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但是这也是一个人成长的过程嘛,比以前成熟了。”在Hil看来,成熟于她而言“肯定是好事”,毕竟初入社会,再跟别人相处的过程中,“你不可能说都是考虑到自己,还要考虑其他人的感受。”

17
/
40

如果没有加入这个女团的话,学表演的大四学生Sunday现在可能正在跑剧组。这个长着圆圆大眼睛,圆圆脸的四川女孩,声音甜美,在训练压腿时,会疼得喊“妈妈”。

18
/
40

Sunday最喜欢的明星是孙红雷和周星驰。“我觉得周星驰应该是每一个电影人心中的偶像,因为他的电影是真的,每一部电影都有一个意义的,不论是他生活当中,还是其他人的那种故事,他每一部电影都有一种诠释的态度跟意义在,所以他非常优秀。孙红雷就是,我觉得他的演技非常棒。”

19
/
40

对于Sunday来说,减肥才是最难的事情。目前公司并没有对减肥的硬性规定,但当朋友对Sunday说“你看你上镜脸圆成什么样子,像包子一样,可丑了”的时候,Sunday告诉自己必须不能吃了。“有时候还是会偷偷吃。这不能说出去呀。”Sunday叮嘱记者。

20
/
40

在8人中,减肥对于曦娅算是最痛苦的。作为吃货,曦娅是一个“看到什么好吃就想吃点”的人。当时进团时,曦娅的体重是最重的,公司要求8人要跳绳,每天都要500个一轮,曦娅可以跳1000个。

21
/
40

同时,曦娅也是8人中平板支撑最厉害的,因为要减肥,曦娅可以撑5分钟。在小伙伴眼里,曦娅也是减肥辛最苦的一人,“中午的时候她只能吃那种用清水煮的娃娃菜、清水煮的花菜、油麦菜、盐都没有,她算是最辛苦的一个,所以现在成效非常好。”

22
/
40

“我们经纪人好像马上就要开始制定一个计划,每个星期都要量体重,每个人都有一个目标,所以,末日就要来了。”Sunday哀叹。

23
/
40

8个女孩子现在除了女团成员的身份外,还有另一身份就是网易BOBO的主播。闲暇时间,几个人就在BOBO上做直播,跟自己的粉丝聊聊天、见面、唱歌。在这些女孩的屋子里,除了大堆玩偶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大大小小的台灯了。为了直播,每个成员都在电脑前准备了至少两个以上的台灯,方便打光。

24
/
40

女团大部分成员都是从网易BoBo平台选拔出道,但是浩然对主播工作目前仍然很难适应。第一次做主播那天,浩然“特别特别的紧张。”唯一的准备就是倒好了一杯水,因为当时不知道需要直播灯,就拿台灯顶替。“全程我也不敢跟人家聊天,不知道要跟人家互动什么的。当时我都要疯了,就一直唱歌一直唱歌,将近四个小时一直唱歌。”唱到后来,连粉丝都告诉她,“歇一歇吧。”“大概把我从小学听歌一直到现在的歌都唱完了,就是不管是华语的还是韩国的,还是欧美的、日本的,反正我能知道的歌都搜完了、唱完了。”

25
/
40

浩然也觉察出自从加入女团后自己心态的变化:以前是一个特别纯粹、简单的人。“今天布置的任务今天做好了就可以了,因为简单所以每天都特别开心。”而如今浩然需要顾虑的问题增加了,除了要考虑上镜外,平时还要多学习很多知识,“比如采访,怎样回答好,很多内容加过来的时候,就会有点压力,就没有以前那样单一了。”

26
/
40

自从两支单曲发出以后,浩然经常上网搜索评论,她说,一直以来她都是在意别人的评价的人。“毕竟我做的就是让别人看的一个职业。虽然有支持我们的,说过分的话的人很多,有些很过分的话就过滤掉,或者想,他为什么不喜欢我们呢,是哪儿,对我们有黑的这个点在哪儿,那我们就改正就好了嘛。”

27
/
40

对于外表,Sunday认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你不能把个人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我觉得我还是崇尚比较特色。现在很多人不是都长得一样嘛,我觉得不论是后天还是先天,保留自己的特色是最重要的。”此时她和槿煊躺在床上看书。

28
/
40

Sunday很喜欢自己如今忙碌的状态,“整天很忙很忙的感觉”会让20岁的她觉得自己很有用,被需要,有价值。

29
/
40

“一旦闲下来,我就会想很多东西。想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之后的事情都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与Sunday不同,Hil没想那么远,“走一步算一步,原则是开心就好,不管做什么,自己要开心。”

30
/
40

如今团队的粉丝渐渐在增加,几个成员都说,并不在乎谁的粉丝更多一些。“现在还没觉得自己是个明星,但是会用明星的高要求来要求自己。”

31
/
40

莉丝收拾了一下,准备和大伙一起出门训练。

32
/
40

排练室位于公司里面,姑娘们一到场地就做热身运动,压腿等等。

33
/
40

韩国训练的日子,几人早上8点就要起床,9点多到健身房,健身持续到12点多,接着才能吃饭。下午的安排更是紧罗密布,从2点到6点上课,晚饭一个小时,7点到晚上10点左右仍然在上课。

34
/
40

两年韩国明星培训学校的生活严厉又严格,定时定点需要做不同的事情,不可以用手机,跟父母联系要用E-mail,谈恋爱全都是被禁止的。这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与世隔绝”的生活看起来会极为痛苦。

35
/
40

尽管并非专业出身,但姑娘们在训练时都非常认真。每个动作都要求做到位。有时候压腿劈叉一个人做不下去的时候,小伙伴们也来帮忙。

36
/
40

有些时候,一些团员甚至给小伙伴们当“肉垫”压臀。浩然说:“我知道,在跳舞方面,我现阶段也是在队里头不是最优秀的,可能也还有其他方面都不是最优秀的,我会私底下就这样练,练到能在跟大家一样的程度的时候再一起,因为我很怕,我是一个很怕落后的人,不喜欢落后,我一落后就很急,一着急就哭。”

37
/
40

Hil平常不太爱看别人的评论。刚去韩国的时候,有一次发了一个新闻下面有人在下面评论骂女团,“就是各种骂我们呀,那个时候就挺不开心的。”hil说,当朋友把评论发给她的时候,心里会特别难受。如今自然而然就转换过来了,“骂的人多了就免疫了,没有感觉了。凡事往好的方面想,就不会去太在意那方面的东西。

38
/
40

“其实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做一个网红啊。开玩笑。我觉得都还OK吧。因为我们现在毕竟刚出道,不管别人怎么样称呼我们,在我们自己的角度上来说,只要有了这个,你不管通过什么渠道,你能知道我,就算是骂我们、黑我们也好,我们也是开心的。大家都是这样出来的嘛,就是有人骂你,就会有人喜欢你,不管你是把我当网红,还是把我当表情包,我都无所谓。“Hil被自己逗笑。

39
/
40

经过一天的训练,姑娘们精疲力尽,准备回到宿舍休息。浩然说,现在中国的女团其实并不多,而团队现在知名度还不大,刚出了两首单曲,拍了两部网络电影,但她希望有一天,“大家一提到女团,中国的女团,就能想到O2O Goddess,这就是我最幸福的事情了。”这大概也是全体团员的愿望了。

40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