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连环画

网络神曲缔造者的突围:杨臣刚开公司赚数亿

2016-01-19 14:53:07 原图评论 ( 0 )

1
/
60

2001年,雪村凭借一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红遍网络,一夜成名。2004年,一首《老鼠爱大米》从网络兴起,迅速红遍全国,让原本默默无闻的音乐人杨臣刚成为众人皆知的明星歌手。之后,批量网络歌手、网络歌曲开始蹿红。如今这种现象在中国已经有十几个年头。网络歌手、歌曲更新速度之快,前浪渐被淹没。十几年过去,被誉为“网络歌手祖师爷”的雪村以及”华语网络歌手第一人”杨臣刚逐渐沦为人们口中的“过气歌手”,他们在忙些什么?近日,网易连环画用镜头记录下这两位网络神曲缔造者的生活。(图/盛春 韩冲 文/王诗珊 王梅 责编/王诗珊)

2
/
60

一首《老鼠爱大米》,在2004年那个夏天传遍了大街小巷、男女老幼,唱红了一个原本普普通通的网络歌手杨臣刚,也开始了网络歌曲的黄金时代。如今,杨臣刚已经很少出现在大众眼前。现如今,他已经悄然变身音乐人,投资人,在商业领域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如果用一个词形容杨臣刚,那就是“接地气”。私下的他一点也没有明星或者老板的架子,有求必应。接受采访时,甚至还略微有些紧张,语速加快。拍摄时,工作人员提出要求,希望把他拍的瘦一些,尽量不要拍出双下巴。而杨臣刚则在一旁哀叹。“这真是为难你们了。真是一胖毁所有啊!今年开始,我必须要减肥了。”(文/王诗珊 图/盛春 韩冲)

3
/
60

当我们到达杨臣刚公司的时候,他正在开会。目前,杨臣刚旗下有3家公司,其中2011年成立的北京臣刚天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筹办演唱会演出活动,包括杨臣刚本人和其他艺人的演唱会。另外2个公司则是做影视剧策划以及互联网金融。

4
/
60

公司成功操作的项目有电影《画皮》、《唐伯虎点秋香2》、《精忠岳飞》、《三峡好人》等等。3个公司做的风生水起,据杨臣刚说,3个公司赚了好几个亿,但他并未透露自己进账多少。 “我在很多年前就开始涉足影视这块,最早是帮向华胜大哥,我们一起合作的《画皮》、《唐伯虎点秋香》等等。后来慢慢的我就自己就开始做影视音乐。”

5
/
60

“再后来,我就开始慢慢的自己做项目。河北卫视现在正在播的《精忠岳飞》也是我自己策划的,所以未来我可能影视这块也会有一部分涉足。这就是我的影视部,专门负责搞影视这方面的。”杨臣刚将艺人资料卡摊在桌子上给我们看,这是他的新项目即将签下的演员。办公椅后面,是一个摆满了书的书架。“大部分都是文化的一些书籍,有些是我合伙人的,也有剧本。也有有些音乐上的功能书籍,因为我是搞那个的。”

6
/
60

“我们是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属于广电总局下属的单位,也是算是国家的一个部门。这上面有很多我们以前影视部这块的获的奖,包括金银奖,很多奖杯在这里。未来我们在影视上还要有更大的发展,因为毕竟我们是代表中国电视剧产业协会的。”杨臣刚举起奖杯,跟我们介绍道。

7
/
60

在办公室里,一张按摩椅特别显眼。“这是我自己买的,因为平时工作太晚太累,可以躺着按摩休息一下。”说罢,杨臣刚躺上去示范了一下。

8
/
60

杨臣刚的家跟公司在同一栋商业楼。与其说是家,这里倒更像他的另外一个办公地点。推开门,就看见前台,墙上写着“臣刚天下”四个字。“这里以前是我公司办公室,后来孩子大了,喜欢满屋子跑,就把这里改成了家宅。因为有小孩,所以比较乱,希望你们别介意。”

9
/
60

杨臣刚的女儿刚刚午睡起来,奶奶正在帮她梳头,她一脸好奇地看着我们这群陌生人。因为家里阿姨临时请假,杨臣刚的父母从武汉老家赶来,帮儿子儿媳照顾孙女。北京的雾霾天让他们很不适应,只要一出门,嗓子就会不舒服,所以老两口就尽量不出去。

10
/
60

杨臣刚的女儿叫小艺,今年两岁半。小姑娘长得很俊俏,有点像李湘女儿王诗龄。杨臣刚一看见她就抱起来亲。“都说女儿随爸爸,但我希望她除了喜欢弹钢琴这点像我外,长相可千万别随我!还好像妈妈比较多。”杨臣刚自我调侃道。

11
/
60

看见儿子在忙,奶奶把小艺抱到一边玩。杨臣刚透露,有了女儿后,他更加明白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有了孩子,男人才会真正成熟起来。”

12
/
60

杨臣刚给我们演示了一套他开发的K歌系统。这套设备有幕布,灯光,音响,电脑。只要人在屏幕前演唱,电脑系统会自动配对场景,比如中国好声音,星光大道等等,能瞬间将家里变成KTV。

13
/
60

十几年来,杨臣刚一直都是每天凌晨4、5点睡,中午起来,下午开会,晚上应酬,半夜创作。如果有演出,他会选择直接不睡觉。半夜是他创作的最佳时间。杨臣刚精于创作,曾为李湘、叶世荣、爱戴、孙俪、张靓颖、火风等艺人制作歌曲和专辑。“我是一个工作狂。有些事情想不明白我也不会睡觉。晚上是我最黄金的时间。”

14
/
60

“我时时都在创作。开着车看着前面的车牌号码我可以创作。看世界杯足球赛电视解说在说,我跟着他的速度可以把词唱出来,他说得多快我就能唱得多快。洗澡的时候我看洗发水瓶子背面的广告、看热水器上面的说明就把他们唱出来。我现在在候机厅看着广告牌也可以创作。当十几年的积累在一起,习惯就好了,创作就如同吃饭睡觉呼吸一样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15
/
60

杨臣刚是一个爱吉他的人。他大约有十几把吉他。“最贵的就是手上的这把。还有李宗盛大哥,我准备从他手上再弄一把琴过来,他不是现在做琴嘛。”他也悄悄“透露”,通常歌手在舞台上砸的其他都是不贵的。

16
/
60

“歌手很爱琴,包括谢霆锋。李宗盛大哥也是,平时也是爱琴如命的。像beyond乐队,有时候演出不是有砸琴嘛,那是他们都是把一般的琴砸掉,不会砸自己心爱的琴。”

17
/
60

“我一直在研发一些新的乐器,就是用手机来代替我们刚才弹的钢琴和吉他。用手机来弹奏一些很好听的音乐。一个是研发的吉他,这是钢琴。比如我唱一首歌,这是我们钢琴的声音。”杨臣刚拿着手机打开了一个钢琴的应用,在类似计算器有各种数字的界面按下,手机便播放相应的钢琴音乐。没有实体的钢琴,他通过手机应用,便可以进行钢琴伴奏。

18
/
60

他又拿出另外一只手机,打开里面一个视频,影像立马在墙上显现出来。“这是我研发的手机。你看这样,就变成一个家庭影院了。”

19
/
60

2015年2月8日,杨臣刚发微博称自己的老款别克凯越车被盗,引起网友关注,在警方的帮助下,他找到了自己的车。这辆旧车买来时不超过10万,换新车后就很少使用,一直停在地下四层车库。对于杨臣刚来说,这辆车就是他的一个“见证人”。“它给我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我北漂的日子,所以我不卖,就放在那里,当做纪念。”

20
/
60

杨臣刚很忙,他的时间一半在外地演出,一半在北京。为了多跟女儿相处,他把家安在了以前的办公室。这天他终于有空陪女儿去家附近的购物中心儿童乐园玩耍。他开车载着妻子女儿以及爸爸妈妈,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出了门。

21
/
60

1996年,杨臣刚开始研习吉他,并随吉他研习会在武汉地区各大高校及武汉地区演艺厅等地演出,5年演出的场次不下千次。1998年到2000年师从武汉音乐学院教授学习专业作曲。曾经以一首《老鼠爱大米》红遍大江南北,并连续于2005、2006年两年登上央视春晚舞台,这首歌还创造过吉尼斯世界纪录,单曲彩铃下载量一月高达600万次。圈中也有人送其美名“华语乐坛网络第一人”。

22
/
60

“一想到我大家就会想到《老鼠爱大米》。这首歌最早创作于2000年,我那时还在酒吧唱歌,台下有人喊‘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便有了把它写成歌的念头,回家后用了一个小时就写出来了。而真正传开是在2004年。”

23
/
60

《老鼠爱大米》曾在全世界各地被翻唱,拥有英文、日文、韩文等十余种不同语言的版本。杨臣刚的正版唱片销量也高达150万张,个人价值名列欧洲福布斯排行榜前三位,被称为“最有价值的音乐人”。这首歌共为公司创造收益超过1.7亿元,被称为“史上最赚钱的歌曲”。“当时不懂商业规则,签订的是霸王合同,我得到的钱不多,但是仍然够我在北京买车买房。”

24
/
60

此后,杨臣刚每年至少出一张专辑,来维持网络名歌手的热度。其间,他创作了很多网络歌曲,比如《我是你老公》、《老公PK老婆》等一系列专辑。但这些他创作的歌曲都基本带有此前《老鼠爱大米》的痕迹,比如歌词总是充斥着“老公、老婆”“金钱”和直白情爱的词汇,销量却远远不如他的成名曲。

25
/
60

《老鼠爱大米》之后,杨臣刚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他创作的东西逃离不了《老鼠爱大米》的影子,但也无法超越,专辑销量很低。“一通宵一通宵地写歌词,只要有商演就要争着去,每天只要一睁开眼睛就怕自己不再有名。”他与公司的矛盾也日益加剧。“那个时候,我和公司争吵得很凶,他们整天警告我,杨臣刚,你不许再在外面说你不是网络歌手,你就老老实实唱你的网络歌曲。”2009年,他选择了解约。

26
/
60

杨臣刚表示:“我也写了很多很高尚的歌曲,但是都没发出来。那些真的只是为了迎合市场,当时互联网还是很新型的实物,我心里也很迷惘,这个到底能红火多久?就现在来说,我的商演大多数还是靠《老鼠爱大米》。这首歌唱了有上万遍了吧,的确已经唱得要吐血了,但现在我去全国演出的话,大家还是喜欢听这首歌。”

27
/
60

第二次见到杨臣刚,是MV《草根儿也有春天》的拍摄现场。《草根儿也有春天》这个歌之前的名字叫《屌丝们也有春天》,创作于2013年。早前,杨臣刚在媒体采访中表示这首歌是受到王大治董洁事件启发。因为屌丝这个词,这首歌没有办法在很多政府的平台播出,于是杨臣刚改成了《草根儿也有春天》。

28
/
60

“这事影响到我,也让我有一些感触,我花了两个小时写完这首歌。王大治也是一个草根出身的普通演员,形象也不是说那么那个……跟我一样。大家对王大治有这么大反应,是因为他长得不帅,逆袭什么的。我不是单单为王大治写,我也是为那些在北京打拼的人写的,生活中很多年轻人都是比较草根、比较屌丝,有自己的理想,付出很多但是得到很少,希望通过这首歌给他们一点鼓励。”

29
/
60

现在的杨臣刚,对于“网络歌手”这个标签没有以前那么抗拒。“互联网发展的很快,现在已经深入大家的生活。早前,我跟马云马化腾他们一起出去做演讲,出席活动。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互联网大佬。我自认为自己是一个音乐人,并不是什么网络歌手,但现在也没那么在意了。”

30
/
60

对于杨臣刚来说,比起网络歌曲,他最为重要的还是摇滚梦。很多人都不知道,杨臣刚成名之前在酒吧是唱摇滚起家的。身处流行音乐风口浪尖的杨臣刚一直没有放弃过心中难以磨灭的摇滚梦,他一直在开拓着一条能将流行音乐与摇滚乐相结合的音乐之路。2011年的草莓音乐节,杨臣刚携乐队在舞台上玩起金属音乐,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当年看完现场的同事在办公室说:“刚刚绝对是摇滚实力派!”

31
/
60

很难想象,杨臣刚自己很喜欢重金属,翻唱过Metallica的歌,梦剧院乐队是偶像。由于在旋律上的敏感,他更擅长的曲风是流行金属。据杨臣刚称,黄家驹对他的影响很大,自己一直把黄家驹当成偶像,并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励志成为一名出色的音乐人。

32
/
60

对于时下层出不穷的网络神曲,杨臣刚有自己的见解。“为了迎合大众,网络歌手们什么内容的东西都敢往里面写,又不讲究唱功,只要炒作一些就会火,然后又迅速被更雷人的神曲替代。”

33
/
60

浸淫娱乐圈多年,杨臣刚还保持着本色,跟他在一起,并未觉得他是一个明星。“早前公司跟我说,我是明星,有些事不要管,对人不要那么好,戴个墨镜摆架子就行。但是我办不到。”

34
/
60

成名后,杨臣刚也有自己的烦恼。“这圈子很多人不干实事,只会画大饼。我是一个重感情的人,这些年,被一些朋友骗了好多钱,差不多有两千万收不回来。我不知道这些跟记者说合适不合适。但是,你知道,像我们这种草根出来的人,做点事其实很不容易。”

35
/
60

2001年,雪村凭借一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红遍网络,一夜成名。十多年来,雪村投入影视界,塑造了多个接地气的小角色。采访雪村的时间定在他录一个综艺节目之前的空当,中间节目组七八个人陆陆续续跑来跟雪村合影。每一次雪村都笑着答应,“行行行,拍多少张都行,反正浪费的不是我的胶卷。”记者提醒他,现在都不用胶卷了。他哈哈笑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雪村发现自己在今年年底成了香饽饽,之前半年没有工作,“忽然一下子,一竿子冒到八月去了。”“离开家的时候,我们家孩子才这么大”,雪村比着一个婴儿状,“等我回来,孩子嫁人了,孩子比我都大了。”和他聊天的时候,他大都这么幽默,开玩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老不正经,咱们得严肃点。”然后他就切入了严肃模式。(文/王梅 图/盛春)

36
/
60

2001年,雪村将原创歌曲《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放到网上,之后这首歌红遍全国,雪村也一夜成名。后来唐磊、庞龙、香香、杨臣刚等网络歌手紧随其后也迅速成名。从第一代网络歌手的诞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从雪村一代到庞麦郎、TFBOYS,这其中变化的不仅是市场,还有网络歌手的模式。这些年雪村把工作重心放在了拍电影上,既当导演,又当演员,歌手身份似乎已从他身上褪去。

37
/
60

雪村被视为“网络歌手开山鼻祖”,他的作品《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开创了通过网络走红的先例,也因此他成为现象级人物。雪村接受这种论资排辈的称呼,但他觉着自己只是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幸运儿,“如果没有我的话,肯定还有别人出来,谁是头一个?巧了,我是头一个,就这么简单。”1994年,雪村靠歌曲《梅》进入流行音乐行业,并因为《梅》和迪士尼打官司在圈内有了名气。那时的雪村给戴军、英达写歌为生,“我琢磨总不能老在后面窝着,写歌能挣几个钱呀,我得改善生活,包子我得吃肉的,不能老吃素的,老吃茴香的不行,得三鲜的,里面得有虾仁。”雪村决定要写点只有他自己能唱的歌,《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就这么出来了。2001年,时长1分14秒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爆红,造成了“磁带供不应销的局面。”“这个从来没有人能唱明白过,除了我。”雪村骄傲地扬了扬头。

38
/
60

雪村用“心满意足”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你看我小孩长得漂亮,我媳妇儿也是大美女,2009年的谷歌排行第二,世界美女,谷歌搜索排行第二。我也不缺吃不缺喝的,我有什么可怨天尤人的,去追忆我的痛苦岁月?我闲的吧。”2008年12月,雪村与演员俞晴结婚。“你喜欢你老婆什么?”雪村笑了笑,“男的都好色,我之所以跟她在一块,因为她长得漂亮。”

39
/
60

雪村说,妻子俞晴和他代沟很大。“只要男的和女的在一块的话,一定体会到女的耍赖什么样。就是小孩。”说是这么说,雪村对待妻子俞晴却关心备至,为了上节目,平时不穿高跟鞋的俞晴患上了7、8厘米的高跟鞋。从休息室到录影棚需要从三楼下到一楼,一下楼梯,雪村就回头朝俞晴伸手搀扶,动作自然而然,像是一个老早形成的习惯。

40
/
60

雪村说,妻子俞晴和他代沟很大。“只要男的和女的在一块的话,一定体会到女的耍赖什么样。就是小孩。”说是这么说,雪村对待妻子俞晴却关心备至,为了上节目,平时不穿高跟鞋的俞晴穿上了7、8厘米的高跟鞋。从休息室到录影棚需要从三楼下到一楼,一下楼梯,雪村就回头朝俞晴伸手搀扶,动作自然而然,像是一个老早形成的习惯。

41
/
60

小舅子小俞说,姐夫雪村平日也是这样,“过马路时,他回头看到她还在后面,他也不喊,不催,就站在原地等。几年了,一直就是这样。”但两人也有急脾气的时候,录制节目前,节目组请夫妻两人帮忙录制春节祝福,妻子俞晴要求自己念稍短的祝福,雪村念长的,雪村一下子急了,怕耽误节目组时间。雪村急了,对妻子说话声调会变高,显得有些不耐烦。这一切都在节目组的摄像机面前,一名节目组工作人员在旁边悄悄小声说,“夫妻俩蛮真实,不高兴也不藏着掖着,和别的明星夫妇那种假假的不一样。”

42
/
60

参加这个节目的录制,雪村和妻子俞晴是从剧组请假回来的,录制完节目的第二天一早5点多,雪村又得乘早班机回剧组。担心节目录制时间推迟会耽误雪村休息,俞晴时不时催问节目组工作人员,遭到雪村制止,“人家也不愿录那么晚,你别催。”雪村祖籍山东高唐,祖上在明末迁到东北,在东北上过两年小学的雪村对那段时光记忆深刻:一到冬天全是平房,下大雪,结冰,小孩不想上课,就在老师的讲台上拉屎,第二天全冻上了。还有学生往门上尿尿,门都推不开了,第二天不上学。“战斗的岁月。可好玩了。”东北经历成就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除了这首爆红网络歌曲外,几乎雪村所有的作品都是小人物的故事。雪村的世界观就是这样,“我觉得你就应该写一些老百姓的生活。”

43
/
60

这样的世界观让大众以为雪村就是一个接地气的普通草根网络歌手。但事实上,出身书香门第的雪村原名韩剑,他的父母均出身军队,父亲韩静霆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身兼电影编剧、作家、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教授等多职,曾创作过众多观众耳熟能详的歌曲,比如《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而母亲王作勤也是一名作家。雪村本人更是考上北京大学德语系,中途辍学的原因雪村不愿谈及。“我学过琵琶,考音乐学院没考上。就有点功底,基本上那七个数能够认全,做这个(音乐)比较得心应手。”雪村就这么进入了音乐圈。

44
/
60

父母对雪村的教育方式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都不太管,不做太出格的事就行。”雪村说,小孩小的时候,不会有什么远大理想。如今雪村的女儿已经7岁,他现在也这么教育女儿“我不希望他有什么远大理想,就跟王朔说的一样,出什么名,成什么功呀,都别扯,小孩就是得玩儿。”在雪村看来,让小孩从小树立远大理想并不现实,“更别说他的什么世界观了,那得之后受到社会的无数磨练之后才能形成。”这两年来,雪村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影视剧上,在剧组的日子除了拍戏,剩下的时间就有点漫长难熬了。雪村在闲暇时间把时间都贡献在了游戏和浏览时政新闻上,《古墓丽影》、《刺客信条》、《辐射4》和《波斯王子》都是雪村热爱的游戏。采访当天,录制节目前的等待时间,他开始玩起了《愤怒的小鸟》,“这是一个很牛逼的游戏。”

45
/
60

雪村自称是“游戏高手”,他拍片更多的是借鉴游戏而不是电影。“你知道某某软件吗?”雪村跟记者介绍,通过一款软件怎样把制作出飘逸真实的头发,他还从自己的手机里翻出图片举例,像极了生活中会碰到的那种技术宅。但是爱玩游戏的雪村从不玩连线游戏,“斗来斗去”在他眼里很没意思。“像《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那样的歌之所以能红,就是因为我没跟任何人去分一块蛋糕去,那就是我的。艺术讲究个性,挣钱讲究共性。当然我也不是什么艺术家,我是个戏子、猴子。”

46
/
60

说到自己的出名,雪村只用“命好”两字概括。他说,大部分出名挣钱的人就是幸运,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啥叫实力?娱乐圈里头别说实力的事情,咱们就说命好,我就属于命好的。”一夜爆红,雪村觉得自己膨胀了,“从一个穷光蛋突然变成一个富翁”,第一件事是买车,第二件事是买房子。

47
/
60

雪村时时刻刻保持高兴。他说,“当别人看着你在舞台上很光鲜,在别人面前非常高兴时,他们也感到很愉悦。一旦你跑到《艺术人生》去哭哭咧咧说自己多不容易的时候,西直门桥底下卖馄钝的那帮人跟你就干起来了,你不应该让他们知道这些。”

48
/
60

“你扭扭屁股就来钱,你钱来的那么容易,然后你告诉我你难,你难在哪儿我就不知道。我也是刚从戏上下来,昨天飞到北京,明天还得走,一下就下去了,春节都是在外面过。(拍戏)那块也是零下十度、零下二十度的那种气温,你穿着那种单薄的就跟那晒着。你别忘了,你完了之后还出名呢,人家卖馄钝的能出名吗?不能;有人请你客吗?没人请你客,对吧;有人采访你吗?没有。所以这个事一定得把握住自己,知道吗,没什么苦的,就是容易,这个行业太容易了。”

49
/
60

实习记者、商人、歌手、编剧、导演,雪村都做过。但他更愿意把自己定义成一个创作者,因为“创作者听起来稍微显得有点文化。”雪村觉得,娱乐和文化最大的区别是“娱乐是让人愉悦的。”“你自己都不高兴的话,你怎么让别人高兴?但文化不同,徐志摩自杀了,他不是娱乐明星。像鲁迅那样的人,他死的也不那么舒服,是吧,他在思考社会。”所以作为娱乐大众的人,雪村认为自己的任务就是取悦社会,“我们就是戏子和小丑,大家哈哈一笑,他满足了,我们有饭吃。”

50
/
60

“侯宝林说他是个戏子,马三立也这么说。人家大师都这么说,你装什么孙子呀,你把自己放低,别老想凌驾在人民之上做偶像。他认你,你就是个人;他不认你,你就是条狗。”雪村非常反感银幕和舞台上“那些自己跟哪儿洋洋得意的,自高自大的人。”

51
/
60

但不是没有不高兴的时候。没出名前,雪村也感受到孤独。“人只有在特别孤独和贫困的时候才能写出好东西,这是明摆着的。其实我一直有这种感觉。”雪村爱看时政新闻,却对娱乐圈的这这那那没有兴趣。妻子俞晴说,“我在看跑男,他连郑恺是谁都不知道。”“我也不想去表达我爱谁,我觉得那是我的隐私,我没有必要跟别人去分享。如果他们偶尔发现了,分享,而且这东西本身是他们一乐儿的话,我也不反对。但是我不会拿这个去炒,为了我自己出名赚钱,我觉得很恶心。”雪村的眉头挤成了一个“川”字。

52
/
60

不工作时,雪村除了打游戏,就是和朋友聚餐、喝酒。“但很少有不工作的时候”,他说,自己的好朋友大都是圈外人,“在我这个岁数,也就那些人,是谁还是谁,就那样。”而跟圈内人,雪村“愿意跟他们一块,拍戏的话,你看我们经常一块吃吃喝喝,挺好。大家都给面子,中国人好这个。”同一拨红起来的杨臣刚、唐磊,雪村都认识,但后来大家各奔东西,“他们好像做生意呢,人家开饭馆开得挺好。”

53
/
60

雪村的歌曲和电影里头有失业女工,偷井盖的,肇事司机,开饭馆的老板,有80、90年代的北京片警,有当时投机倒把分子,有餐厅的女招待,女服务员等。他喜欢看新闻,喜欢针砭时弊。面对记者,他发泄着自己对于很多制度的不满。“现在新闻多少部队子弟出事儿呀,就不说是谁了。都是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也都有得意的时候。”之前几百首网络歌曲被禁,雪村也认为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那些吸毒的,你说他是自己愿意吸?那东西是生理上瘾。你不能说,你就彻底给人禁了,禁一段时间让人再回来该演什么演什么,给人口饭吃嘛,是不是?因为他犯点事儿,那你惩罚他个人,他自己来承担一切后果,你把人家片子给禁了,这事儿不合适。”说到这,雪村还是立马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当然我是不沾,这行吃喝嫖赌抽,我占吃喝,别的我不沾。”“这个世界太不平等,太不规矩了。”雪村发出感叹。

54
/
60

采访前两天,雪村和吴磊、郝邵文一起参加活动。“两个人一出场,哎哟,那全场那热闹,就是恨不得所有人都会,包括摄影、导演什么的,都会跟他们动起来”,那种青春活力让雪村很羡慕,“我老了,我觉得别人看见他们一定很高兴,因为我在现场感受到了,所以我觉得他们有存在价值。”

55
/
60

雪村知道当红组合TFboys,知道组合主唱叫王俊凯。他最近还和王俊凯有过对手戏。雪村看着几个小朋友天天都很高兴,“他那个高兴是我们这个岁数的人所无法再去回忆,并且重提起来的。”去年,雪村在朋友圈听到朋友转发的神曲《滑板鞋》之后,“很喜欢,很感动。”“我认为老百姓太不容易了。”雪村喜欢庞麦郎,“他那个不是音乐,他是一种姿态。很多人觉得他狗屁不是什么的,我不是这么想。” 雪村把庞麦郎想要一双滑板鞋理解成底层老百姓小小的中国梦,“我理解的中国梦,不是红牛,它是包子。”

56
/
60

“如果一个人一生的追求就是为了一双滑板鞋的话,这个人得低成什么份儿了?”雪村分析过庞麦郎的走红,老百姓在看庞麦郎这个人,想着“这孙子,比我差远了,他得到了那种崇高的那种自尊和自豪,这让他们得到了充分的满足。这是娱乐的一种,他达到目的了,所以他应该红。”他认为自己和庞麦郎有共同点,“我的姿态比他还低,这是我比他牛的地方。而且说实话,那七个音符我认得比他多,是我和他的不同。但是人家不靠这个,人家是形意拳,或者是迷踪意,我们那个还得顺着道走,这是我们之间的不同。”但是他那歌我很喜欢。我听了他的歌以后我很感动,我认为老百姓太不容易了。

57
/
60

唱唱跳跳显然已经不是雪村的“战场”。他说自己现在的战场在影视。近两年来,雪村一直活跃在大小银幕上,电视剧、综艺节目和电影,都有他的身影。而最近,他盘算着把《东北人都是活雷锋》拍成电影,但把自己的歌曲ip搬上大银幕着实让雪村头疼。“剧本这块是最大的难题,别的都不成问题。”雪村认为在所有的戏剧种类里面,喜剧是最难的。“如果让你说出恐怖片,你会说出一堆来。而让你说喜剧的话,你想不起来几个,但是给你的感觉反而是喜剧满天下,但是那些叫喜剧吗?它不叫。”

58
/
60

贝尼尼在《香蕉先生》里头有一个镜头:他傍上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他认为女孩不会搭理她,女孩开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宝马,那车一看就很贵,接上他了,他觉得受宠若惊,因为他觉得和这个女的晚上就可以睡觉了。然后就得意忘形,拿出烟来,啪,把点烟器按上,按完了之后,俩人开始该说什么说什么,但是那个镜头你记得,他把你点烟器按进去了。过了一两分钟,那点烟器啪蹦出来了,他给了一个特写,这孙子把点烟器拿出来去点烟,点完以后顺手就把点烟器给扔了。雪村说这是他最喜欢的喜剧镜头,“这个有点是,一般人拿火柴点烟的,所以他把那东西当火柴了,这个可能说出来没有意思,你看的时候,看他那个熊样、贝尼尼那个熊样,他那种特穷酸,穿的裤子也是跟垃圾堆拣来的那样,啪,按进去,然后给扔了,这样的东西我觉得是非常接地气的,这是喜剧。”

59
/
60

在雪村的理解里,喜剧“不是说你身后有一个人,我往你脸上扣蛋糕,你一低头,啪 ,扣那人脸上了,那种我认为很猥琐。”在自己的电影规划里,他期盼有贝尼尼那样好的细节。但雪村也很矛盾,“市场是什么样,因为这个玩意儿,电影不是百十来万就能完成的事情,它是一个周密的计算。你拿人那么些钱,你给人玩赔了,那你的脑袋悬点,是不是?所以得更小心。”这个时候的雪村多了更多审慎的神色,和平日里的雪村不像是一个人。“我看这有一个男的,我估计我可以抽烟,他要跟我一块抽,要是抓着的话,就说他给我的。咱抽完以后咱就赶紧跑。”烟瘾犯了,几秒钟之间,雪村又变回了我们认识的雪村。

60
/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