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连环画

“多面手”吴奇隆的“实验人生”

2016-01-27 00:51:06 原图评论 ( 0 )

1
/
36

“当红演员都太忙了。”吴奇隆谈及当制片人邀约演员时这么感慨。但他忘记了,自己也属于当红演员这一类。18岁入行,27年艺人生涯,经历过“小虎队”的一夜爆红,品尝过单飞打拼的7夜不睡,用12年还清父亲生意失败的2000万债务。如今步入不惑之年的吴奇隆,从曲折的历程中领悟人生,在“四爷”这个角色让他再度步入巅峰之时,毅然放弃大量剧本邀约,转型幕后“多面手”,玩起了自己的“大IP”。一路从歌手、演员到制片人、企业家,身家过亿,他似乎依旧是当年的“追风少年”,马不停蹄朝着梦想飞奔……(摄影/叶一阳 赵伟 文/渺 王诗姗 责编/王诗姗)

2
/
36

此刻的吴奇隆,正身在韩国,在3D影像馆,玩的不亦乐乎。近日因《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以“先网后台”的模式引发业内争论,让大众惊讶地发现吴奇隆不仅是该片的主演,名字更赫然出现在制片人一栏。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公司“稻草熊”,自2003年成立至今,已静静地走过了13个年头。吴奇隆自称是一个比较自由的老板,因常年在外拍戏,能来办公室的时间也极为有限,这些年公司几次搬家,他甚至都没有时间去看,而是让员工自发性管理。他觉得大家一起工作,有开心的环境很重要,开心想做,工作也就自然能做好。

3
/
36

“最初的时候,它只是一个工作室,慢慢聚集了一些导演、幕后的工作人员,便着手一些剧的后期制作”吴奇隆坦言,“当时觉得演员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被选择的,很多时候,看了剧本觉得不错,正式拍起来发现制作班底不好,或者剧本不错,发行不好,没人看得到。于是萌发了理想化的念头,如果我有能力,能不能创造一个平台,让好的演员、好的班底,在同一个地方合作拍一部戏。然而真正做了,才发现,这是个大工程,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其他环节也会受影响,第一部戏,从版权购买到定演员,我都参与了,结果却赔了800万。”

4
/
36

除了影视剧的拍摄和后期制作,稻草熊旗下还有商贸公司、科技公司、唱片公司,以及一些工作室。公司涉足剧集的周边商品、动漫、线上游戏,食品,箱包等各个方面。闲聊间隙,吴老板拿出一支棒棒糖旁若无人地吃起来,棱角分明的脸上显露出小小得意的神情。他告诉我们,黑糖话梅棒棒糖糖这也是自家品牌“黑白能量”的产品之一。“黑白能量是我和粉丝互动中创造出来的品牌,粉丝希望得到一些东西是和我有关的,比如我设计的特别的物品,他们想收藏;又或者他们有什么好的点子,好的设计,我有能力就会去做,除了让粉丝能用上自己的设计、自家的品牌,所得还可以用来做慈善。”现在“黑白能量”每年以品牌的名义投入50万资金用于爱心公益助学事业,帮助孩子们完成学业。

5
/
36

第一次拍摄是2016年1月,上海。他从真人秀录制中抽出时间,为安徽卫视《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做宣传。聚光灯外的吴奇隆是一群人的开心果,候场时,他也是出了名的“多动症儿童”,和工作人员“打打闹闹”。照他的话来说“互动”就是“你动我一下,我动你一下”,实则,他是借以这样的方式来活跃现场气氛。“我喜欢的工作环境是稍微轻松一点的,这样人跟人的关系会进展得快一些,我们来自四面八方,要有一个熟悉的过程,可对演员的时间来说这是不被允许的。”

6
/
36

“我们经常在片场煮火锅给大家吃。这是一件令人很愉快的事,我喜欢照顾人,能让身边的人都觉得快乐,冬天在片场那样艰苦的工作环境里,你如果真的让人觉得跟你在一起工作很舒服没什么压力,是好事。”他竟不知从哪掏出两把玩具斧子,自顾地玩起来,看见别人在一旁,他装出“凶狠”的样子。“看什么看!没见过斧头帮啊!”他的助理说,这是前几日粉丝接机时塞给他的“特别礼物”,他玩得不亦乐乎,到处“砍”人,甚至带到了发布会后台。

7
/
36

到了午饭时间,吴奇隆和大家一样端起工作便当就吃了起来。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吴奇隆平日里基本过着“宅男”般的生活,对各种细节从不挑剔,爱吃的也就那几样,就好比萝卜排骨汤,反复吃他也不腻。唯一的要求就是时时处处都要有咖啡。一天八杯咖啡,已是家常便饭,难怪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管他叫“咖啡精”。

8
/
36

在后台的吴奇隆也着实“一刻不得闲”,一会激动地跑去问候多日不见的樊少皇;一会又追着叶祖新开玩笑,“逼”他给助理加工资;女厕所爆满,他让男工作人员先去男厕打探情况,发现没人后立刻把把女工作人员带进去,男工作人员在外把守。“游乐场里工作的人,不一定开心,而有的人却可以把办公室当游乐场……”或许正是这种“乐在其中”的心态,才让吴老板将自己活成了一台“永动机”。

9
/
36

一到采访时间,吴奇隆立刻收起顽皮本性,乖乖落座,回答问题时目光直视过来,声音却永远是那么轻声细语。独自在外打拼十余载,怎么安排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呢?“我还是会有各种安排的方法,抽空就尽量回台湾和家人相聚,有时候也会特别想念妈妈做的红烧肉,又香又甜……”每次回台,哥哥弟弟家的小朋友都会来接送他,有时到了睡觉的时间,他们还坚持熬夜等他,这让吴奇隆感到非常暖心。“我和家里小朋友的关系非常好,早上,他们会跑来我房间朝还没睡醒的我嘴里塞面包。”吴奇隆提起这些调皮鬼的事,满脸笑意。“我还给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教育基金。”可见距离虽远,家人却是他割舍不了的牵挂。“如果我工作回去不了,有时也会让家人过来陪我住一段。”

10
/
36

一见吴奇隆有空隙时间,工作人员便都来找他索要签名,而他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枯燥的工作,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写自己的名字。边写边自嘲:“我本来是歌手,后来变演员,拍杂志时每天换衣服几十次,是‘脱星’,现在又经常“罚抄”名字……”

11
/
36

每天工作满档,吴奇隆不时给自己滴几下眼药水缓解疲劳,却依旧将琐碎的事处理得有条不紊。“我每天拍戏,跟不同人开会、看报表,没时间锻炼就在片场做运动,拍动作戏,就和武行一起练。我是一个会利用零碎时间的人,比如坐车的时候就看剧本,看下一个筹备的案子,或者用微信开会。”他笑,“这次‘蜀山’IP的产业链,各个环节都要跟进,二十几个微信群,有任何问题都要立刻解决,再有空隙我就上微博回复粉丝的评论,关心一下他们工作和生活,我很少可以有发呆的时间。”

12
/
36

出道二十余年他的睡眠一直非常有限,每天只能睡上3、4小时,有时录影到凌晨2、3点,工作人员倒了一地,他却保持“众人皆睡我独醒”。“最近算不错,能睡上4、5个小时已经非常满足,因为手机一直响,随时有问题需要沟通解决,不起来也不行。”

13
/
36

吴奇隆拿起一本摆在一旁的印刷品,“这也是这次蜀山IP里的一环”,他指了指手里的画册,“另外还有实体小说书和一些周边产品。”吴奇隆觉得时下的年轻人对传统文化了解较少,希望年他们能借以对武侠剧和水墨绘画的喜爱,多了解传统文化。

14
/
36

“我很喜欢一群人为了一件共同的事情而努力的感觉,我算是一个理智的人,事情之前,我都会做足最坏打算,一但想清楚自己的可接受程度,我就会义无反顾地去做,所以我不曾对过去感到后悔,所有的事情都是经过思考再三后才决定做的。”吴奇隆坦言并非每项投资都赚钱,但那是他做出决定前想过的风险,身旁的人有时会笑他傻,但他不以为意,他知道自己并非以世俗标准去衡量,比起金钱,有时候他更看重的是人,是经验。“我可以接受跌倒,也很支持碰撞,但我不会让自己掉到一个再也爬不起来的地方。”

15
/
36

曾经,吴奇隆在面对父亲欠下的巨额债务,用整整12年不分日夜的打拼,解决了家人的困顿。为了尽快还清这笔债,他让公司将自己的工作排满,每天20个小时一个通告连着一个通告奔波在录音室和片场,他带着腹膜炎手术后淌着血的伤口拍戏,也有过7天7夜不眠不休的疲惫……照他的话说“累到一个阶段之后,有时候你可能坐在那边,什么都没想,自己就会一直流眼泪还不知道。”问他是否埋怨过命运的不公,他说:“曾经也想过,为什么是我?可后来渐渐觉得,能扛起家的责任,让家人开开心心,自己也会觉得很幸福。”12年后,当他终于还清所有债务,却又经历了情感的又一轮波折……“我觉得生活中有很多东西,不管感情也好,事业也好,你定的标准只能要求你自己,不能用这些标准去要求别人,如果你达到了这个标准,尽了应有的责任,你就应该给自己肯定,不用管别人怎么做。”如今的吴奇隆已步入45岁,对于他而言,生活的沉淀带来了内心的宁静,他很清楚自己的状态,享受当下,内心坚定,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做什么。

16
/
36

在等待上场的间隙,多年老友及同事刘思彤评价吴奇隆:“我觉得他不但是好,可以说是非常的体贴,特别为演员着想。基本上各个公司的演员拍自己公司的戏时,都会降价,可是我们拍自己公司的戏价钱还会比外面的高。去年春节跨年恰逢在剧组过,大家聚餐,隆哥给每个人发红包,那天我正好发烧生病了没去,这事儿就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隆哥的助手来敲我的门,给我水果篮和一个大红包,说“昨天你没来,今天补送一个,我一下觉得好温暖。”“四爷”过后事业再创高峰,为什么在这么“当红”的时候决定转型?我们提出疑惑。“红是种什么滋味,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尝试过,可以说我整个青春年华都是大红大紫,但没有一个东西是永恒的,就算今天我回到了从前的大红状态,那也不代表什么。”

17
/
36

他淡然地说,“在最好的时候转型,人家反而会感觉得到你的诚意,并不为赚钱才转型。你必须拿一些东西交换,有牺牲,而不是你又想赚演员的钱,又想赚制作的钱。我觉得在这个最好的阶段去调整,说服力更强,我可以理直气壮告诉大家,我有理想,想做一些事,不只是为钱。要赚钱,我不断接戏就可以了。”“从项目开始去推进,包括制作的预算、找演员以及整个制作过程当中,你都会碰到很多很多复杂的问题,包括演员档期、包括制作上面很多突发的状况该怎么处理。其实从决定开始做,每天都在解决各式各样不同的问题,即便到现在戏上档了,都还会有很多很多你想象不到的问题。所以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各种会议。没有做过的人不会想到,很多东西没有大家想象的都那么简单,不是你找个剧本,找好演员、投资,就拍了,不是这样的,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18
/
36

从演员转型成制片人的最初,一些常人看来的小事、甚至天气都会带给他困扰。“那会每天都神经兮兮,一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掀开窗帘看看有没有下雨。”吴奇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自己也笑了。全组几百位工作人员,停工一天的损失就是三四十万,不管碰上谁都会心烦。但他也深知这种情绪不能传染给其他人,于是他又调整自己,“一到这个时候就转化成演员的心境,‘太好了!太好了!下雨了不用拍戏了!’”真是将“分裂人格”发扬到极致。

19
/
36

看到采访的摄像机,吴奇隆边聊边饶有兴致地上前摆弄:“因为很多问题不是你说了就能解决,事情都是要你自己去解决……有些人喜欢跟朋友诉苦,但说完后还是一样要自己解决。而说了有可能会让周围的人担心。如果朋友替你打抱不平,可能会让你的负面情绪更大,我从小这样,反正事情总要解决,再不行就把它放掉。”一直以来,让吴奇隆对自己最为自信的部分就是他的“工作的态度”。

20
/
36

“如今找钱、找人、宣发对我们来说都已经不是太大的问题,这些都是简单的。而所有的事情都是由无数的小问题累积累积再累积,这些小问题不解决、不处理,就会慢慢发酵变大。在这个过程中,我天天都是崩溃的,天天都焦头烂额,因为我参与的部分会做得比较深,跟一般所谓的老板不同,很多老板只是投资,但我从创作开始,到怎么拍摄,后期电脑动画的特效、音效怎么做,甚至包括海报、周边商品的开发,跨行业、跨领域的整合,基本上都自己做,过程真的非常辛苦,但是会有成就感。你觉得你可以从一个演员的身份,开始接触到这么多幕后工作,甚至跨了很多的行业和领域,并且在每一个领域上面,都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看到熟悉的记者,他也会主动寒暄。“你看着你这手机壳,你怎么把手机越弄越大?”

21
/
36

“大家可能以为我邀约演员会比一般制片人容易些,其实未必的,因为以现在的环境跟市场,当红艺人都非常忙,不会因为你是艺人的身份邀请,人家就一定会来,最主要还是要看剧本、内容、整个概念对艺人本身有没有加分和帮助,大家才会选择说来还是不来。现在真的很少所谓的看你面子。”临上场前,他调皮地跟主创们说:“孩儿们,接客了!”

22
/
36

“可能因为我在这个环境比较久,对很多演员的潜力是可以比较早看得到,我们会去找很多有发展潜力的艺人,但最主要是他必须要适合这个戏里面的角色,不会只是为了要找所谓当红艺人,我们还是要看本身创作的方向,跟他们能不能贴切,能不能契合在一起。丽颖其实我最早找她的时候,《花千骨》还没播,那时还有很多不同声音。可是我看过她之前的几部戏觉得她是有戏的,懂戏的,也能够做得非常好。”

23
/
36

刘诗诗作为另一位古装女神,为什么当初没有考虑合作出演“蜀山”?“不可能所有的戏都是我们合作,我觉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而且她的工作有她的公司安排,我的工作包括我的公司上面很多的事情,其实也相对都是独立的,不会说凡事都要放在一起。当然很多人也会希望说我跟她还有一些不同的合作,也有很多戏找我们两个,只是说这个要看适不适合,我们在这个阶段想不想拍这样的内容。”

24
/
36

此次吴奇隆在《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中出演反派一角,对于这次的变化他坦言:“我觉得很正常吧,对演员来说,本来就有不同的表演空间,而且不可否认,确实我在这个环境里面已经很长时间了,应该去做一些新的尝试跟突破。没错,现在是还很多非常多的戏找我,都演男一号,都演正派,都演年轻,都会有,只是我觉得自己应该在戏剧上多一些不同的可能性的尝试。我觉得每一个演员如果你不去试,人家也不认为你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如果我自己尝试跨一步出去,反而是好的,表演的空间也会更大。”

25
/
36

近来网剧热播,“蜀山”也是成了“先网后台”的第一剧,对于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吴奇隆却很淡然,“关于网剧,关于一些新的题材和内容的开发,可能我相对做得都还比较早。我觉得其实这样的戏剧类型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因为以前没有这样的一个平台可以去播出。现在互联网相对年轻化,很多年轻朋友在网上看戏,他们对题材的容忍度、新鲜度要求比较高,会想看新东西,尝试新的东西,有很多东西可能在电视台的审批上面,或者是审查上面未必能过,可是在戏剧的领域跟角度里面,它是可以存在的。所以我觉得网剧的兴起是好事,增加了整个戏剧和表演的多样化。”

26
/
36

“先网后台”这种模式,究竟会不会影响制作方的收入呢?吴奇隆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就‘蜀山’而言,能够上电视台播出,基本上它可以销售的渠道就比较广,电视台能播,表示互联网也能播,所以它可以卖的通路跟渠道是多的,所以也许收入会高一点。但是现在,因为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用户越来越多,大家在这上面投入也越来越舍得花钱,所以现在你也可以看到很多所谓的‘超级网剧’,他们在制作费跟投入上不比电视剧小,这个是未来的一个发展的趋势。”

27
/
36

“最近的《太子妃升职记》我也看了,一开始就穿越,高跟鞋踢了一脚,就男的穿过去变成女的了,对吧。我会觉得其实很多东西还挺有趣的,以前像这样的戏,如果在电视台播,大家会说非常雷,把它放在互联网,大家会觉得它很多年轻的语言,有很多现在年轻人的想象空间。我觉得包括拍摄的手法跟方式,都蛮新鲜的。大家经常从不同的戏上面挑毛病,可是很少人去看里面的优点,我不认为在戏剧里有什么所谓的烂戏、好戏,每个戏都有原因才会产生、生存下来。有时它剧情不好,可是画面很美;有时它造型很烂,可是剧情耐看,所以以每个作品都有它的特色。你要真正做到每一个环节都非常非常好,非常精致,有相当大的难度,而且也不是说在单纯的一个投资环境里面就会出现。 ”

28
/
36

“我工作重心很多很杂,最近基本上是围绕着整个IP的产业链在做生态,不是单纯的一部电视剧或者是网剧,可能将来还会有电影,会有游戏,游戏还会分手游、页游、网游、主机游戏,然后还会有很多各式各样不同的周边商品,包括出书、出唱片、出画册。还包括将来接下来公司后面的一些发展。”如此多的产业,让人不禁想到,吴奇隆就是圈里的隐形富豪。对此,吴奇隆巧妙地回答道:“都说我是老板,其实我只是一个打工的!”

29
/
36

“我喜欢这份工作,喜欢它的不可预测,喜欢它的多变……”新的一年,吴奇隆又连续接下《蜜蜂少女队》和《丛林的法则》两档真人秀节目,前者他将担任导师,养成一支少女组合,而后者则将走出国门,在丛林中考验野外生存技能,想必他又在拓展新的领域了。在《丛林的法则》发布会台下,我们讨论起他最爱的运动——潜水。一说起水下世界,他眼睛发亮,自豪地说他有国际认证的潜水教练执照,然而现在太忙,鲜有机会体会那份神秘和寂静。“大自然给予我们的的实在太多,不需要去外太空,整个海底就是一颗潘多拉星球。”聊起水底世界,他脸上有种莫名的向往……当问及为什么喜欢潜水时,他的回答却是:“公海上电话不会响。”

30
/
36

工作之余,吴奇隆一直保持健康的生活状态,没有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收工后就在房间安静地看看书,他非常珍惜这属于他自己仅有的私人时间。他说“生活的真谛就是要珍惜眼前的一切,能心态平和,欲望自然滋长得慢一点,更慢一点。我不害怕犯错,但有些错是不能犯的,比如说酒驾、吸毒。人生中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去试的。灵感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找,为什么要用一种错误的方法?那是借口台上卖萌耍宝、舌战群雄的吴奇隆被问及与诗诗的婚礼却显得略为羞涩:“一切顺其自然,其实很多事情大家都很关心,对我们来说就是生活上平常的事情。不管要做任何事情,都是要花时间、精神去做的,但现阶段我们有很多的事情是还没完成的,工作上、事业上很多事情都还在安排当中。等时候到了,大家都会知道的。”至于两人的相处,吴奇隆表示偶尔能一起偷偷跑去看场电影也是值得偷乐的小幸福。”

31
/
36

临近年底,各个明星工作室都开始了年会。1月24日,稻草熊公司也举办了年会。老板吴奇隆携妻子刘诗诗出席。由于他俩都比较低调,不希望焦点集中在这里,所以希望我们不曝光她们同框的画面。吴奇隆上台发言时说了很多感谢跟鼓励大家的话,包括明年也会继续让每个人都赚到钱,生活得更好。然而做他的员工并不轻松,工作必须做到最好,但作为老板,他的回报是会像大哥哥一样带领团队,将大家的生活和情绪都照顾到。他开玩笑说:“我这个老板有时候跟当他们助理一样,要提醒这个,提醒那个,很操心”。那么要成为他的员工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他的回答是:“人品好。”

32
/
36

谈到年终奖和年会奖品时,工作人员显得有些谨慎。“具体数就不说了,毕竟说出去大家觉得在攀比,我们也不希望关注点在具体数上,隆哥是拿出了很多钱,去准备礼物。有现金,有实物。而且大家抽到iPad或者是6S手机的时候,都开玩笑嫌弃自己早早的抽到了,失去了后面大奖的机会。”趁着吴奇隆开心之余,我们趁热打铁问起他和刘诗诗何时办婚礼。“我们有我们的打算。放心,坚决不节假日办,不给媒体朋友添乱。”

33
/
36

近些年,Tfboys成为炙手可热的青春偶像三人团体,甚至被成为内地版“小虎队”。聊起这个话题,吴奇隆又调皮起来。“Tfboys?跟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他一边唱还一边跳起舞来。“不能说Tfboys是模仿小虎队。现在的环境有这样的需求,现在的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想法,他们想要表达,所以他们可以有他们选择的喜欢的对象。Tfboys至少是青春的,正能量的,非常阳光的。小朋友会喜欢,家里大人也会喜欢,就觉得这些小朋友可能跟自己家里的小朋友是很像,很接近,我觉得这是环境的关系,还挺好的。我会有一些想和他们合作的想法,但是不成熟,以后看看再说。”

34
/
36

吴奇隆常打趣说员工都叫他“董事长”,因为他是“懂事的大家长”,而实质上公司的同事们大多叫他“隆哥”,私下的他也毫无老板架子。“我现在提供一个平台,让那些有想法的的朋友们可以在这里尽情地发挥,我觉得这让我感到很幸福。”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提供一个这样的平台,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让大家可以在一起开心地工作,吴奇隆说自己很享受这个过程。

35
/
36

“我挺快乐的。比我理想中的状态要累一点,但是我喜欢”那些不稳定的,不可预测,充满变化的事恰恰是吴奇隆钟爱的,常常有人说“我如果和你一样也做那么多事情,一定会发疯。”他却觉得还好,他似乎是那种越累越可以放松的人。“我的个性比较固执,清楚市场的点在哪儿,却喜欢去做苦的事情,太轻松会觉得没意思。”如今的他已经不再需要为了钱,或者保障家人的生活做事,“单纯觉得好玩就可以去尝试。”在做的过程中,他又常对自己说:“反正要做这100件事情,为何不笑着做好呢?”问及他有没有成为他想要成为的人,他笑了:“小时候我想当忍者,因为身手好,行侠仗义,还可以隐形,别人看不见!”这一刻孩童般的率真显露无余。如今的吴奇隆无疑已为他的青春岁月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却依旧信心满满地经营着他的“实验人生”,在拥有美满的情感生活之余,仍孜孜求学于北大EMBA。在前进的路上,他似乎一刻也不曾停下脚步。

36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