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连环画

“奶爸”陈浩民的一家

2016-11-29 17:28:27 原图评论 ( 0 )

1
/
44

陈浩民和太太蒋丽莎“五年抱四”,被称为圈中“生产力”最高的夫妻。“老公经常开玩笑说,他就碰了我四次,我就生了四个,都不敢碰了,牵手都有。”蒋丽莎说。陈浩民曾在微博秀出太太产前写真照,里面有帮太太刮阴毛的照片,招致网友炮轰。陈浩民坦言已减少更新微博的次数:“敌明我暗,只能避开,既然大家看到后会有那么多的负评,那我就不发了,不发最好。”蒋丽莎更不讳言:“网络的暴力就是无形的精神枷锁,惟一解决办法就是不要去在意,反正我们不是人民币,不可能全世界都喜欢我们。”(文/李佩珊 图/哨兵 责编/荒诞鹿)

2
/
44

拍摄当天,陈浩民夫妻带着快五岁大的长女陈雅薷(Elizabeth)、三岁大的儿子陈璟逸(Cyrus)和一岁大的二女陈若嫣到餐厅吃饭。几个小朋友在吃饭时可以自己拿筷子夹菜,完全不用爸妈担心。小女儿陈熙妏(Victoria)只有8个月,陈浩民夫妻把她留在家中让佣人照顾,“现时家中请了两个佣人,因为太太一个人根本很难照顾四名小孩。”

3
/
44

比起一般家长喜欢把手机丢给孩子自己玩,蒋丽莎不喜欢让小朋友碰电子产品。“我们家小朋友比较多,我不愿意每个人派一个手机,让他们很安静的坐在家里看手机,我宁愿他们有的时候在家里有争吵、有打闹,但是他们从中会学会怎么解决问题,我们家小朋友有的时候出去跟大家一起吃饭,我朋友的小朋友在对面一排四个,四台手机,工人就在那边一直喂他们,但是我们家小孩一岁多的小孩全程自己吃饭,从来上桌不玩手机,比较独立。”

4
/
44

吃午饭时,陈浩民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想到中途去了洗手间,赶紧在经纪人陪同下去洗手间找手机,正当所有人都着急时,蒋丽莎却让我们先冷静,接续接受采访。十多分钟后,陈浩民找到手机,原来是把手机遗漏在车上了。此时蒋丽莎吐出一句话:“我是有了名的淡定姐,我们家中各种状况都有,但我还是可以保持冷静。”

5
/
44

结束午餐后,陈浩民夫妇起程送小孩们去上学。大女儿和儿子都是在香港名校St. Catherine 上学,“皇后”蔡少芬的女儿、港姐杨思琦的女儿和洪天明的儿子都是同校生。蒋丽莎告诉我们为小孩们选学校是一个艰巨工作:“不管哪一个学校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特别是他们有interview(面试),你都会很紧张,之前小朋友幼稚园都是我一手搞定的,浩民会觉得好轻松、好简单,其实我想说真不容易,真不简单,但是因为他没有经历过过程,他只看到结果,他会觉得比较轻松。”

6
/
44

蒋丽莎也常会与艺人爸妈们交流孩们上学心得,“除了Ada(蔡少芬)、天明他们,我们身边有好几个朋友的子女都是St. Catherine,私下大家八九不离十在谈照顾孩子的心得,只要能聚在一起,99.99%的话题都是围绕着小孩交流。”香港读书环境竞争压力大,有家长在小朋友未满周岁时便已把他们送往playgroup学习。

7
/
44

陈浩民因工作关系经常在外地,不在香港时送小孩上学的任务就落在太太身上。但当自己在香港的时候一定会帮忙接送小孩们上学放学,也争取跟小孩们多些相处的时光。对于同时养育四位小朋友,经济压力是否很巨大?陈浩民直言:“最重要他们健康快乐就好,那方面当然有压力,健康、快乐是最花钱的,买住院保险就是一笔费用,他们每个人加起来,我帮他们买了7位数字的保险。”而且为了让小孩们接受最优质的教育,陈浩民计划小朋在小学开始入读国际学校:“我相信长大之后也准备送他们到国外留学的打算,让他们早一点接触国际学校学习的模式,我觉得会对他们好一点。”

8
/
44

小朋友不用上学的时候,太太蒋丽莎也兼任了“补习老师”的角色:“因为我是内地人,所以拼音方面全部都是我在家里教他们三个小朋友,我们家有黑板,我就拿一个教学棍指着黑板写出来,教他们怎么读、怎么拼,现在他们OK,都不错。”

9
/
44

在小孩们不用上课的第二天,陈浩民与太太带着孩子们到黄埔的美国冒险乐园游玩。陈浩民一家人住在红磡区,前往这个游乐园非常方便,平常放假也常会带小朋友出来玩。进入游乐场“波波池”范围需要脱鞋,陈浩民夫妻还未有任何行动时,长女雅薷已自己脱好鞋子并主动上前为妹妹若嫣脱鞋。

10
/
44

四个孩子互相关心也让夫妻俩省心不少,蒋丽莎回忆起自己进医院预备产下幼女熙妏时,四岁的长女和两岁半的儿子陪伴在侧,全程都在手术室外面一直等候:“我被拥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儿子和女儿都紧张得哭了,怕妈妈会有事,那刻我也很感动。”

11
/
44

陈浩民放假时都会把时间全部奉献给家庭,他说自己在不用工作时是个“宅男”,平常喜欢宅在家里,太太调侃他患上了“人多恐惧症”,“每当浩民到了人多的地方,性格便会变得急躁,特别容易发脾气,人一多他便会发慌,就会觉得想要逃离那环境。”

12
/
44

陈浩民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出差,与子女们相处时间较少,他会更宠小孩,太太向我们“投诉”:“家里的规矩比较多,都是我立的规矩,浩民就是孩子王,他带着小朋友一起来破坏规矩。”

13
/
44

问到孩子们比较亲爸爸还是妈妈?陈浩民表示:“毕竟都是太太生的,所以还是跟她亲一点。”太太立刻表示“反对”:“但是你经常贿赂他们,各种买玩具、买冰淇淋,所以小朋友还是爱爸爸多一点。”我们直接问小朋友会比较亲爸爸还是妈妈,长女和儿子都立即异口同声说:“亲爸爸也亲妈妈!”

14
/
44

长女和儿子性格外向好动,比较不怕陌生人,问到是否考虑让他们当上童星,陈浩民表示:“顺其自然,关键是要配合他们上学的时间。”太太补充道:“今年十一月初也有童装品牌邀请老大和老二(长女和儿子)他们走秀,给他们拍童装画册,但他们当天要上学,时间上不允许,有时候就是有冲突。”

15
/
44

谈到子女长大是否会进入娱乐圈当艺人,陈浩民说:“首先要看他们长得好不好看。”太太补充:“还要看有没有才华,我觉得我是一个民主的妈妈,不管他们做什么,我都支持他们,这方面我觉得都OK,只要不要做违法的事情,做对社会有贡献的都是没问题,这种是他们自己的选择。”陈浩民又补刀:“如果他长得不好看,他要当谐星我也不会阻止他。”

16
/
44

“虎爸猫妈”这个词在陈浩民家并不适用,蒋丽莎更希望能和孩子保持朋友的关系,但又担心失去妈妈的威严,“一直在寻求的一个平衡点”。“跟小朋友之间,如果是我错了,我一定会跟她道歉。包括我们夫妻之间也会这样,如果有误会到对方,或者是有不小心弄疼对方,或者碰到对方,我们之间都会有这种道歉,还算是一个很民主的家庭。”

17
/
44

陈浩民觉得自己是个“妻管严”,“她说什么我都听。”不过太太却反对:“我经常说不要给小朋友喝可乐,他还是会给,他就说没事儿了,喝一口,吃饭前不要给小朋友吃饼干、糖、冰淇淋,这样弄的他们吃饭的时候没食欲,没事儿,吃一口没事儿,他就经常这样,孩子王。”

18
/
44

陈浩民夫妇的关系不能用单纯的谁怕谁来定义,更像是互相尊敬的夫妻,能够彼此提供意见。“她作为你身边最亲的人,又是一件事情的旁观者会看得更清楚,有些时候我们会因为某些事情被眼前的诱惑蒙蔽了眼睛,可能觉得投1000块钱有300块钱的回报,就想马上投钱,但老婆可能会看到某一些猫腻,把不好的告诉你,其实这个可能是一个骗局。”

19
/
44

尊重也是陈浩民夫妻间保鲜方法,“平时在家里,我老公如果给我拿什么东西或者我帮我老公拿什么东西,我们之间都会说谢谢。不会因为是亲人就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即使有了小情绪也能化解,“如果浩民有些情绪,他不对我发他能对谁发。反而他有时候在发脾气,我会站边上笑,他一转头看着我笑,就缓和过去了。我们两个吵架很难吵起来,我们是属于典型的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不管他怎么跟我吵,或者我不管怎么跟他吵,或者意见上有冲突有矛盾,我们两个一吵,真的不过5分钟两个人马上就会和解,说和解彼此之间看着对方就会想笑。”

20
/
44

陈浩民夫妻的性格比较互补,冷战这种事基本不会发生在他家。“我是那种速战速决型,有什么必须马上解决,因为有可能射手座吧,比较风风火火型。浩民又是天平座,他有时候做一些决定又很犹豫,到底是左还是右,到底是A还是B,很犹豫,我就会果断的跳出来帮他决定,决定完之后这个事情就解决了。就像我们有的时候哪怕是有争执,或者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我们也会很快的达成共识。”蒋丽莎说。

21
/
44

陈浩民出席公开活动时都会带上太太蒋丽莎,陈浩民更发表爱妻宣言:“为了报答太太为我生孩子、照顾孩子那么辛苦,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努力工作,尽力给家人最好的生活。”

22
/
44

这天在游乐场,长女雅薷和儿子璟逸玩“夹公仔机”,爸爸陈浩民帮忙为子女们夹公仔试了好多次才成功夹到一个巴斯光年公仔,但女儿却哭了起来,原来她想要一个米妮的公仔,当爸爸成功夹到巴斯光年,她立即把公仔推给弟弟。为了哄回女儿,陈浩民继续帮忙夹公仔,幸好最后也成功让女儿获得了米妮老鼠重现笑颜。

23
/
44

蒋丽莎连续五年产下四名子女,对于让太太在这么短时间内连续生产,网友也质疑陈浩民是因为不够爱太太。让我们觉得意外的是,蒋丽莎站出来替丈夫说话,“首先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你们会生这么多小孩,觉得是个很大的问号。我觉得小孩是种缘分,我这个人觉得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怀了有了,我就一定会坚持把他生下来。第二,我的医生对我的身体其实也是有一个评估,在我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帮我做一个判断是否可以接着生。而且我的医生说我怀孕生完到再怀孕,生完之后,休息三个月再怀孕是OK的,是没问题的。”

24
/
44

“其实也没想过要回应什么,因为这个问题是我们夫妻私人的问题。再其次好比我身边有很多女朋友,我们讲一个比较严重一点的话题就是打胎,我身边有的女朋友打了好几个了,你觉得她男朋友是疼她还是不疼她,这是同样面临的问题,我们是尊重生命,而且我们是喜欢小孩。再换一句话来说,我身边有结婚五六年,到今天都怀不上的,包括在外面去做那种人工受孕,都有不成功的,种在肚子里三四个月然后又没有掉的。所以,我真的一直觉得挺幸福的,小朋友这是一种缘分。”蒋丽莎补充道。

25
/
44

对于未来会否再继续追生孩子,陈浩民说:“暂时不会,也要考虑太太身体的状况,毕竟五年生四个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她的体质再好,我也希望她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别那么快,现在真的忙不过来,家里四个小孩,不是开玩笑的。老婆说光洗澡都洗九次,每天两次,因为他们很快出汗,一出汗就带他们洗澡降降温,一个冲两次,四个八次,加上自己一次九次,真的很忙,再生暂时没有这个打算,如果他真的要来,命中注定,那就既来之、则安之。”

26
/
44

拍摄当天,陈浩民一家来到游乐场里的烘培教室,蒋丽莎向我们介绍,“这里有小朋友专用的围裙、用具,而且导师们都特别有耐心教导小朋友,我们之前也已经来过几遍学习烘培,当遇上不同节日,这里的蛋糕还可以配上节目气氛的装饰品。”

27
/
44

当天陈浩民也难得可以陪子女们一起上烘培班,平日很少进厨房的他也帮忙一起制作蛋糕和曲奇。

28
/
44

为了确保卫生,烘培室中设有洗手的设施。

29
/
44

年纪只有一岁大的若嫣也来帮忙制作蛋糕,不过爱吃的她一边看着爸爸和姐姐造蛋糕、一边偷吃着装饰蛋糕用的棉花糖。”

30
/
44

陈浩民以前不时会在微博晒出家人照片,被一些网友说“秀恩爱”。“这个是分享,也是跟喜欢我们的一些朋友和粉丝分享,我这个人不爱做(秀恩爱)这个事情,但我觉得也要为喜欢我的人负点责任,他们喜欢我那么多年,也希望看到我的成长,多发一些照片给他们看看,看和我们最近的状况是怎么样。毕竟喜欢我的朋友,看过我的作品,他们跟我互动的渠道不多,透过一些公众的平台去发一些照片,不是想给大家看我们有多幸福,原意想跟喜欢我的朋友去分享一下,最近我在做什么事情、最近的样子、小孩最近的样子。”陈浩民说。

31
/
44

幼女熙妏出生一百天时,陈浩民在微博上发了一组照片,纪录了陪伴妻子待产的细节。除了有陈浩民为太太洗头、做体检的照片,甚至还有他为妻子剃体毛。有不少网友责备照片尺度大。

32
/
44

“每一件事情都有很多的面,有正有反,有网友留言说我无微不至;也有一些网友留言说你这样做让我们男人真的被你害了,我老婆投诉为什么没有帮她这样做。当然也有一些朋友没见过,第一次觉得尺度会大一点。论尺度,我们也没有露点,每个人看一件事情都会有不同的感觉。有这样的评论我会注意一下,以后可能发一些不让他们情绪波动的图片、言论,毕竟现在互联网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有很大的反应。”陈浩民说。

33
/
44

太太蒋丽莎强调那组照片是希望跟大家分享感动的时刻,可惜大家却因为一张照片而放错重点:“当时我们放那组相片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为了去炒作。如果去炒作,其实我大可放一张照片就好了。那个相片是我的一个朋友很用心的三天跟拍,是一种跟拍的记录,我个人是觉得大家的点放错了位置。”

34
/
44

“我女儿当时四岁,儿子两岁半,他们全程都在手术室外面一直等候我,等了两个半小时,其实里面有很多感人的地方。很多网友也有说,你们家怎么教育小孩,我觉得对于我们家是一个最好的写照,小孩之间的互相关爱,包括对妈妈的各种担心。因为全程相片记录,小孩的情感都是最真实的,全程都有哭、很紧张,怕我有事,我自己都有很感动。但是我觉得这些点反而没有被人关注到,而是关注到别的地方去了。我当时不知道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直到放了那个相片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经纪公司跟我们说出事了,我们上了热搜,我那个时候才会觉得怎么会这样,已经违背了我们的初衷。”

35
/
44

蒋丽莎也不禁要为老公多解释:“大家都是揪着那一张照片,其实对于任何生过孩子的女人来说,每一个进产房的女性下面都是要经过处理的,因为怕带菌,医生在接生和手术的过程之内他都会要经过处理,当然有的是让护士去代劳,有的是自己亲自上阵。有的像我老公,因为他会觉得这个是作为老公来做的。如果说剔毛我让儿子帮去剔,或者让我爸去帮我剔才有点违背道德伦理,但是自己的老公去帮你做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个很贴心的事情。但是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说的那么淫乱。”

36
/
44

除了产子写真照引起热议,夫妻两人的“飞机事件”也引起网友抨击,蒋丽莎表示:“我们当时是被一个有高浓度腐蚀性的面包灼伤了嘴,发了那个微博之后,很多网友就说我们两个在飞机上面被特别烫的面包烫到,骂我们智商低。其实是他们还没有弄清实事之前就乱喷,我看了之后我的性格第一反应我是有回应,而且我有解释去跟人家说我们不是被烫伤的,我们不是被高热量的东西把嘴给烫伤,我们是被高浓度的腐蚀了嘴,但是直至后来,我觉得很难一一回应了,我到后来也变成了不想讲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37
/
44

陈浩民也补充:“或者是发微博的时候小心一点,的确我们发的时候可能也没那麼細心,以前发纯粹跟大家分享一些事情,提醒大家出来有这样的事情。没细想里面的用词,我们可能以后会更加小心一点,别给人家拿着半个点来攻击你,我们的确要怪自己没有写清楚,网民还搞不清楚什么叫烫伤,什么叫灼伤,灼伤是被腐蚀性的东西所伤害的我们叫灼伤,灼伤包含烫伤跟有高浓度的酸性的物质所伤害也叫灼伤,烫伤被温度所伤叫烫伤,我们写了一个灼伤,可是普遍的人都以为我们就是烫伤,说怎么我们那么笨。”

38
/
44

艺人遭受网络暴力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有些立心不良的人在键盘后面随意发出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涟漪,透过网络的暴力会引起一个很大的波澜,大家还是用平常心来看,还是那句话,认真了就输了。”陈浩民说。

39
/
44

陈浩民比太太年长16岁,算是一对“老夫少妻”。两人的爱情路并不平坦,“家人都不支持我们一起,反对的不是说你们拍拖一年就结婚,是反对我们两个根本就不能结婚。我跟浩民拍拖大概三个月左右,我就跟我家人说过,我家就不同意,半年的时候他就有去过我们家一次,见过我父母。”但是蒋丽莎的妈妈在网上查了下陈浩民,看到他之前的绯闻,有所担心,觉得演艺圈这个行业不靠谱,希望女儿找到一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公务员。“因为我父母都是政府机关的,他们喜欢稳定一点。”

40
/
44

对于如何打动岳父母,陈浩民开玩笑地说:“我跟她父母年纪都差不多,大家谈起来特别的开心。”蒋丽莎当时人在意大利,父母觉得女儿可能回了意大利,两个人不能见面后陈浩民说不定在国内又有新的女朋友,不用棒打鸳鸯就自然分开了。“没想到不但没有分开,反而后来回来更加的促成我们两个马上结婚了。在年初的时候我们先订婚,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对外说,包括我们当时结婚的时候也是偷偷摸摸跑到我的老家长沙去注册,没想到还是被别人曝出来,也没想公开,也想比较低调,当时也没有筹备婚礼、举行仪式都没有,只是注一个册低调一点,后来还是被网友、被粉丝给曝出来。”

41
/
44

陈浩民在婚前都给人一种“浪子”形象,现在变成“居家男人”是因为遇到了对的人。蒋丽莎则觉得是自己运气比较好,“我碰到他的那个时候,正好是他很想收心的时候,也是他有可能想要一个家庭,有的时候人真的像我说是一种缘分,我从来没有刻意说要耍手段、玩心眼把他钓到,或者怎样,真是没有,而且我前期刚跟浩民拍拖的时候,我人都不在国内,我在意大利,我们俩大半年时间都是分开的。那个时候其实自己也有怀疑过,是不是这段感情不靠谱,没想到反而这么靠谱。”

42
/
44

有次陈浩民定了一个很贵的包,但是人在内地担心电话打不通就留着她的电话,店家电话打来让原本的惊喜破了局。“后来我马上跟浩民说不要了,第一觉得没必要,第二这些东西对于我现在来说真是没用,物质上的东西,现在已过了那种少女的追求感了。”

43
/
44

从恋爱到结婚,蒋丽莎从未看过陈浩民手机也从不翻他短信。在她看来,这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尊重。

44
/
44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栏目《娱乐连环画》出品,每周二晚上准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