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娱乐连环画

王菊:皮囊固然重要 灵魂更值得推敲

2018-08-16 19:32:16 原图评论 ( 0 )

1
/
20

王菊近日接受了网易娱乐的专访拍摄,她私下里呈现的状态与节目中的独立自我保持了一致。也许和其他有着俊美外形的偶像不同,王菊深知自己的优劣势,在与记者交谈中,她那份自信和聪慧,对于未来自己目标的确定都让记者感叹,王菊不红都难。

2
/
20

“我的成名是有运气成分在里面,当然也有自身的实力,这种运气是天时地利的因素,当然我也是幸运的。”从2017年2月开始做模特经纪人到2018年6月成为全民热议的现象级话题人物,王菊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

3
/
20

她同样是幸运的,在命运的几次倾斜的权杖下,王菊紧紧抓住了机会。在逆风营救的赛制中,王菊对于梦想的渴求让她喊出其他姑娘并不会渴求的欲望,她还想留在这个舞台上,她还有梦想没有完全实现。

4
/
20

这是王菊第一次讲诉自己对于梦想二字的渴望,她并不是一个会把梦想挂在嘴边的人,王菊觉得地球上有那么多人,大多数人都有梦想,可是真正能实现的梦想真的是极少数。26岁之前,除了自己和身边的人,无人知道王菊这个名字。为了梦想王菊做过四份职业,当过小学老师、也从事过互联网猎头、公司培训讲师、后来成为模特经纪人,模特经纪人恐怕是王菊离娱乐圈最近的一次。在之前她跟所有人一样对于娱乐圈的认知都是相同的:“想成为一个艺人真的很难,首先你要被人知道才行,然后还要被越来越多的人喜爱,这是一件很大的目标。”

5
/
20

可是这样的一个目标王菊却为之足足等了26年,中学舞蹈中断,高中艺考的落榜都没有击垮王菊心里对于梦想的热忱。她身上具有少有的冷静和对于目标的坚定,或者是对于欲望的无限渴求都让她在看似一次巧合的机遇中获得了成功。王菊以替补选手的身份成为《创造101》的正式参赛选手,王菊的形象和主流定义的女团审美有些出入,有人说她并不适合这个团体,前几期她的镜头并不多,和穿着粉红色甜美可爱的女孩相比,她穿着蓝色皮草毛绒孤零零的独自一人,双眼空旷的望着镜头,坚定且有力。

6
/
20

王菊在一次次淘汰的边缘化险为夷,公众开始熟识这个对于目标笃定的姑娘。在中国人含蓄又委婉的情感表露中,王菊果断直接地说自己想留在这个舞台,她把别人心里所想却不敢说的话当着101个姑娘面前说了出来。

7
/
20

王菊告诉网易娱乐记者:“那个时候机会就在面前,明明可以争取,如果让掉的话,我觉得我会后悔,我会后悔得不行,但是我不想给自己留下后悔的空间。你不争取,它一定不是你的。可是你争取了,说不定它就是你的了,为什么不努力一下?”

8
/
20

于是,王菊和马东对话,诉说心中困惑。马东告诉她要做到最大程度的不一样,带着这样的不一样和自信,王菊逆风翻盘在《101》的舞台上她喊出:“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

9
/
20

王菊首先在同志群体内受到追捧,在亚文化小众群体里,王菊的精神得到了肯定。更多被主流排斥在外的边缘外人群将挑战大众文化的叛逆精神寄托在王菊身上,她挑战了以男性群体制定的价值体系,她带来了多元化的审美观,当世界不再以一种标准来看待所有人的时候,王菊的横空出世撕裂了这个沉闷统一化的审美体系。

10
/
20

她看到应援手幅和灯牌说自己也想要。粉丝开始着手制作,王菊有了自己的应援会,起初只有少量的人,他们商量如何为王菊拉票,想到用漂流瓶、发表情包,制作“菊花宝典”,“你不投,我不投,菊姐何时能出头”之类的句子风靡一时。他们发明了菊内人和菊外人,王菊的粉丝自称陶渊明,公众的情绪从开始的嘲讽慢慢变成理解,王菊的粉丝以一种自嘲和“土”,在2018年的夏天刷屏了整个朋友圈,身边有更多人的开始询问,王菊是谁?

11
/
20

王菊火了,她的火被更多人解读为一种群体狂欢。到现在她也无法概括自己给了粉丝什么精神力量:“他们可能喜欢我的妆容打扮,或者是说话风格,更或者是某一次戳中他们的内心。”

12
/
20

无可否认,王菊的成功背后有一部分是来自于亚文化集体狂欢和对主流文化的反抗。我们可以将王菊看做“反抗者”,她反抗了教育体系中的虚假谦让,她用呐喊告诉公众想要的就去争取。她反抗了以男性为主体对于美的定义,她告诉世人女性的美不应该被一种话语权来定义,美是自由的。

13
/
20

王菊将独立精神作为自己的人生信条,她也引用了自己曾经就读中学的校训:“其中第一条便是独立,精神独立,经济独立,我觉得太重要了。”这于中国女团选秀无疑是一场冲击,击碎了好看皮囊甜美外表下缺失的精神独立。当记者问到王菊如何看待思想精神独立时,她不在困倦于集体主义和牺牲主义:“我指的独立是,最先取悦的应该是自己,让自己做事情开心快乐,或者一切以自己为优先出发去做事情是最好的。”“我好像被冠上了一个很大的帽子,大家觉得我就是一个独立女性的代表。我觉得于我而言,我其实还不足以撑起独立女性代表一词。我觉得我还很年轻,我的成就还不够,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当我真的是一个可以被人称为优秀的德艺双馨的艺人之后,我可能才能担得起这样的称呼。”

14
/
20

在中国做一个德艺双馨的艺人是何其的难。可王菊还是成为一个符号,她身上的独立精神和多元化审美带给小众群体一种力量感。王菊没有遵循传统社会对于女性的社会规范,她在舞台上表达了自己的野心和目标。她的出现不合时宜的为当下公众提供了起哄目标,这种被长期压制下的狂欢在夏天达到高峰。

15
/
20

王菊本人认为网上出现的各种文章对自己过分解读了。公众给予王菊更深层次的期待,把她看做女权主义者。对此,王菊并不认同:“女权是一个比女性独立更大的旗帜,我觉得我现在还挥不动。其实我不是在提倡女性一定是最强的,但是我觉得最起码男女平等这件事情应该被更多人,不但是接受,而是推广的事情。希望以后不再听到有人说男人就应该怎样或者女人就应该怎样,男人一定需要做什么,女人就一定需要做什么。”

16
/
20

为什么社会主流审美要如此苛责?王菊并没有为某个群体代言发声,可她的形象和个性却成为冲击主流文化话语权的突破口。站在白瘦美旁边的王菊成为粉丝自身的寄托,粉丝在她身上多多少少看到自己的影子,那个平日里偶尔无助,被边缘化的人群看到了一丝被尘封的梦想。卫报将王菊比作中国的“碧昂斯”,这个看似有些发胖,肌肤黝黑的少女冲击了中国传统的审美观。在这个追求个性自我的年代,每个人嘴边都挂着“我就是我,我就是不一样的烟火”,王菊在《创造101》的舞台上成为众多追求自我独立精神粉丝的发声口。

17
/
20

“凡杀不死我,必使我更强大”。王菊身上具有这个时代中欠缺的独立精神,在与她的交谈中会被她强大的内心以及缜密的回答所折服,这并不像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整个拍摄交谈过程老练且敏锐,没有任何情绪的流露。如此内心强大的王菊是否有柔软的地方,她坦承自己会变得越来越强大:“目前是一个内心还比较强大的人,而且我觉得我会变得越来越强大。”那自己柔软和细腻的一部分在哪里,她也在追寻和思索:“有感性的思考,你才会在理性的时候做出更加正确的判断。”

18
/
20

无缘《101》最终成团11人对王菊个人而言并非一件坏事,在节目之外王菊收获了超高的人气,各种节目通告代言纷纷而至,在镁光灯聚焦下的王菊十分有镜头感。她知道如何给观众想要的,如何传达自身外表下的精神。可毕竟是《101》给了王菊这样一个被大众熟识的舞台,2018年夏天这个喊出要打造中国最强女团的团体,出道后遭遇种种曲折和非议。并未入选的王菊也心怀初衷,谈起“火箭少女”是否是中国最强女团时,王菊告诉网易娱乐记者:“一定是等她们的作品呈现出来以后,有真正属于她们火箭少女的作品出来,我们才可以去评价她们是不是已经做到了中国第一女团或者说已经具备了成为第一女团的潜质。”

19
/
20

女性最重要的自由就是拥有不被定义的自由,王菊身上的个人形象和所赋予的社会意义被反反复复解读。她成为中国多元文化的象征,如果说从《超级女声》出道的李宇春重新定义了中国流行偶像,那王菊则对中国女团多样化做出了修正。她们同样依靠粉丝赢得民意,一夜爆红,可如今网络时代和那时用手机短信投票的年代已截然不同。

20
/
20

她不需要永远站在话题中央,她不怕被人遗忘。“没有关系,我的名字其实已经被大家记住了,我需要的只是作品,让大家越来越肯定我而已。”“反抗者”王菊,只会让自己越来越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