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8
       有媒体在年初时称,“卫视跨年晚会,火了十年,也亏了十年。”

从超女站上湖南卫视首届跨年晚会至今,卫视跨年晚会已经走进了第十一年持久战。从鼎盛时期的16家卫视扎堆跨年,坐拥高收视高关注,到惨历“节俭令”寒冬后,去年仅有3家卫视做晚会的局面,卫视跨年越战越勇,兵来将挡,概念差异化,打时间差,并不停歇。

今年已确定举办跨年晚会有四家一线地方卫视。然而有报道却指出,虽然卫视跨年表面风光,但几乎无人摆脱赔钱魔咒,亏本最多的高达200万。更有媒体在年初时称,“卫视跨年晚会,火了十年,也亏了十年。”

跨年晚会赔钱赚吆喝是真是假?如果办跨年晚会是不赚钱买卖,争着抢着办跨年为哪般?壕卫视究竟是盲目烧钱还是精打细算?谁在给卫视烧钱买单?

无论是期待还是不屑,距离2015~2016跨年晚会只剩两天的日子了。在四家卫视炒菜上菜,你挑哪家下馆子之前,本期有视力带你走进后厨。

为啥办跨年?卫视互相较劲 领导的政绩工程

8848
       卫视热热闹闹办晚会也是领导的政绩工程。

根据CSM50数据显示,2014年12月31日,“湖南卫视快乐中国跨年演唱会”收视率为3.995,收视份额为13.38,居三家卫视跨年晚会收视首位;“浙江卫视奔跑吧跨年演唱会”收视率为1.714,收视份额为5.34,收视排名居中;“东方卫视圆梦东方我们的梦跨年盛典”收视率为1.056.收视份额为3.11,跨年演唱会收视排名垫底。而今年江苏卫视也将加入2015~2016跨年晚会格局。

.

江苏卫视中心总监助理王希称, 2006年底成立的新卫视经过一年运营从原来全国第六名进入了前三名,跨入第一阵营。跻身一线的江苏卫视觉着,是时候对观众和客户做年终回馈。2008年江苏卫视的第一次跨年演唱会应时而生。“跨年承载整个平台大的推广作用,更重要的是我们会盘点过去一年我们优质的节目,也是对我们整个卫视运营团队综合实力的检验。”

一名业内人士也表示,跨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证明实力、树立品牌的机会。 “一线卫视这个时候最容易较劲,哪个明星选择了你,似乎就证明有王牌卫视的明星资源实力,也能证明平台的品牌号召力。”

而浙江其实以前一直没有做跨年。但自从2013年浙江有了《中国好声音》之后,依托《好声音》举办的两场跨年演唱会反响强烈,“但这就是演唱会性质的,主要还是《好声音》的学员和导师。”

浙江正式进军跨年实际上起始于去年。2014年引入《跑男》的浙江卫视把《跑男》和《好声音》双剑合璧,加上其他综艺节目诸如《爸爸回来了》和《梦想秀》贡献了一台精彩的晚会。“其实是有大牌明星介入,拥有了一定明星资源的积累,才开始做。去年其实是正式的第一次做跨年晚会。”上述业内人士称。

“我说的直白一点,这个是由中国特色决定的。”这位业内人士也提出,事实上,卫视热热闹闹办晚会也是领导的政绩工程。每一个领导的任期都是三年,或者六年,三年一届。“你在任期内所搞的每一个东西,其实都是自己的政绩工程。我做出来是我自己的,它无法用市场、性价比来衡量,这就是一个中国特色的东西。就好比城市建设,道理是一样的。”

在做赔钱买卖?一线卫视不可能亏 顶多赚的少

铁血壮士
       树大根深的湖南卫视有自己的节目积累,在明星资源上并不用操心。

“一线卫视的跨年,如果说做到亏本,我觉得是不太可能的。不赚钱是有可能的。” 一业内人士告诉网易娱乐。跨年晚会的支出主要是明星费用,其次是技术费用,因为跨年演唱会大量是异地举办的,如去年湖南和浙江的跨年晚会是在广州办举办的,有时候会在深圳或北京,“跨地办不管是转播车、卫星车、技术设备都是需要花钱的。”最后还有场地费用,因为跨年演唱会属于大型活动报批,属于人群聚集的大型活动,大型活动场地的审批其实是有严格的限制。上述业界人士称,“能不能把场地批下来,这个场地要多少钱,审批无论如何都是一个非常繁复的工作。”其中明星费用占大头。

拿跨年晚会鼻祖湖南卫视举例,除了几个级别高的明星以外,湖南卫视大量使用的是其固有艺人资源,包括超女、快男,包括自己的主持人,快乐家族、天天兄弟。上述业界人士介绍,湖南卫视2012~2013跨年请了刘德华,“刘德华好像是500万,这种级别的 人是很少的。”

但与其他卫视相比,树大根深的湖南卫视有自己的节目积累,在明星资源上并不用操心。“正儿八经我们说最烧钱的其实不是这家,中间打破市场平衡的,其实是江苏。”上述业界人士称,就在湖南卫视请刘德华上跨年的同一年,江苏卫视砸重金请了另一天王张学友与之抗衡。

前述业界人士分析,请张学友上跨年的江苏卫视“应该是亏钱的”,“它请的明星砸的太多了,吓人”。网易娱乐查询了那一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的阵容包括周杰伦、张学友、王力宏、罗志祥、莫文蔚、萧亚轩、周华健、林俊杰、林宥嘉、金贤重、EXO-M、SJ-M、任贤齐、黄品源、阿牛、黄小琥、萧煌奇等。“江苏其实不太有自己固有的明星资源的,它在这个上面砸了非常多钱,完全打破了市场规律。”

江苏卫视中心总监助理王希否认了这一点,“我们基本不亏,只能说这么多年来基本不亏,不亏是可以保证的。”王希称,前两年和早几年江苏卫视跨年收支都是基本持平,“最近这两年还有盈余。”

东方卫视宣传总监周捷也告诉网易娱乐,近几年,东方卫视的跨年盛典都是盈利的。

谁在支持跨年?广告主成大佬 越差的台请明星越贵

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
       越差的台,请明星越贵,然后广告收入越少;越好的台请明星越便宜,广告收入越高

如果以一般卫视跨年晚会的参与明星不会低于20个来算,除去部分自家艺人的友情价,再加上舞美、场地、制作等硬成本,卫视办跨年就算不烧钱,也得千万元起跳,那这些钱都从哪儿来呢?

上述业界人士介绍,因为跨年晚会的收入主要由几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电视上面的权益,比如跨年晚会的冠名商,跨年晚会的特约植入,这个都是电视上权益的体现;第二有一部分落地客户的体现,比如在广州,可以跟广州本地的一些落地客户的体现;第三个是有门票的收入,正常情况下是由这三部分组成的。

“所有跨年晚会的费用,基本上是相当大的,但作为一线卫视,它在这个时段的冠名或者这种费用本身就是挺高的,正常情况下,如果电视权益,因为一线卫视往往也是,它的收视可以得到基本保证,质量也可以得到基本保证。”以此推断,上述业界人士分析,正常情况下,大多晚会出于将将打平的状态。

但如果有的跨年晚会的冠名可以达到两千多万,然后它还有特约客户(特约客户即在节目中间经常会听到口播和压屏,本节目由什么什么品牌特约赞助)。两个特约客户,每个特约客户八百万,就有一千六百万,还可能有品牌植入客户,还有贴片的客户,中间还有硬广收入,这些都是属于可销售的资源。“如果把这些可销售的资源都叠加起来,最高的话,它的广告收入有可能到八千万到一个亿。如一台晚会有30个明星,“明星费用的投入应该是四千万到五千万左右。那就肯定是有收入的。”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这也只限于一线卫视,“像湖南这个品牌,后面的达不到这个量级,它可能也就是五六千万收入,而且再往后要花,而且这是个恶性循环,越差的台,请明星越贵,然后广告收入越少;越好的台请明星越便宜,广告收入越高,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所以这也是浙江为什么前两年一做跨年晚会因为它的品牌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了,它有《好声音》和《跑男》两个顶尖品牌,它就可以做这个事。”

上述业内人士称,广告客户普遍会投一线卫视。而在一线卫视里,湖南卫视的跨年是一个品牌,另外卫视的跨年还没有形成品牌。“浙江一直用《奔跑吧兄弟》,奔跑吧2015,奔跑吧2016、奔跑吧2017,它会形成一个品牌。但是目前为止还只有第二年,或者只搞过一次,它还没有形成品牌。”

对于广告客户而言,品牌认知度是他们最为看重的。“但广告费用不可能很高, 它是一个晚上,跟连续的综艺节目没法儿比,它一个晚上就烧掉了。一个晚上烧掉的,很多客户心里就要平衡一下,就是到底花这个钱值不值。”

江苏卫视中心总监助理王希介绍,今年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招商和往年一样,“还是不错的。但是具体的费用,现在不是我不能说,确实我也不知道。但冠名都应该是千万以上的。”

东方卫视中心独立制作人、今年跨年晚会总导演之一张敏杰也称,目前东方卫视跨年晚会的广告销售“非常好”。

如何节俭成本?捆绑综艺 协议打包签

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
       很多平时的节目、艺人都是和年终的一些节目录制的协议打包签在一起的。

作为卫视,没有经营不可能,投入产出也是他们计算精准的,东方卫视宣传总监周捷就说,“在投入产出比上,我们都是精打细算的。”

江苏卫视中心总监助理王希介绍,从制作成本上的投入来说,跨年会比一般的节目要大。但由于近两年来,日常综艺节目的体量比较大,跨年和综艺节目的捆绑结合的力度也会比较大。“这也是省钱的最主要原因。很多平时的节目、艺人都是和年终的一些节目录制的协议打包签在一起的。”王希称,就算是请天王级的艺人,江苏卫视也会考虑到跟卫视节目本身的勾连。“去年请杰伦,是因为他去年担任了我们《最强大脑》科学大使这样一个身份,其实都是跟平时的节目有所勾连,不是单单的去纯粹的砸钱或者名气去邀请他们来,这样就不合适了。”

今年江苏卫视仍然采取这样的省钱策略。今年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出现的胡彦斌、张碧晨,“他们的演出就是作为《唱游天下》这种节目打包在一起签的。”

东方卫视今年跨年晚会总导演之一张敏杰称,东方卫视今年跨年晚也是由《极限挑战》的捆绑,由“极限兄弟帮”对阵“琅琊千骨榜”,胡歌、靳东、赵丽颖将与罗志祥、张艺兴上演跨年混搭碰撞。“今年比去年更省钱,因为平台更热了,明星蜂拥而上。”

张敏杰称,东方卫视会将前后两年平台上热播节目的艺人资源打通,以跨年作为一个展示的窗口和表现的平台。“同时我们也会用有意思的节目编排,设定,舞台包装的方式来吸引明星参与。而他们参与的基本都是行价,甚至今年部分大牌明星都是友情价格。”

尽管如此,江苏卫视中心总监助理王希直言,依靠跨年晚会赚钱并不是他们的出发点,“我们考虑的各种性价比比较合适的方式操作,一场跨年演唱会的投入相对平时来说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没有过多的追求经济效益。只是说完成一个性价比,作为平台来说,不要亏钱去做这个事情,同时又承担一定的社会效益的功能,对我们来说应该是一个比较,已经是一个比较圆满、成功的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