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陆电影金马大放异彩?只是内地缺少“上架展示的店面”
.

从提名名单公布伊始,第53届金马奖被人讨论的一点便是大陆影片的强势——除了有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学院派的作品《不成问题的问题》,新导演的作品《八月》以及带有文艺气息的商业片《七月与安生》均入围了多项重要奖项。

而在刚刚结束的颁奖典礼上,近年来第一次,影帝、影后、导演以及最佳影片四项实打实的大奖均落入了大陆影人囊中。今年金马奖是不是从侧面说明了大陆的文艺片正在不断进步?网易娱乐采访了大陆及台湾的多位影人,试图寻找一个答案。


金马奖印证了大陆文艺片强势?初审评委只有一位大陆评审

每当我们讨论,金马奖的口味到底是什么样的时候,总是忽略了一个问题——金马没有固定的评审机构,也并不是香港金像奖那样由同业所评选出来的行业奖。事实上,从初审开始,金马就有一个少数人组成的评审班底,这部分人决定了到底能够入围提名名单的影片和影人有哪些。

一位在金马影展期间前来台湾的电影从业者告诉网易娱乐,今年的初审评委只有一位大陆评审,这其实也导致了不少青年导演的作品遗憾落选。包括《黑处有什么》等在内的一批“作者电影”今年都选送了金马,但初审评委独独看中了《八月》这部有着浓厚台湾新电影风格的大陆导演作品。

这位影人告诉网易娱乐,想要通过初选,必须得到初选七位评委半数以上的投票。今年七位初审评委则以编剧和影评人为主,其中仅有上海电影节选片顾问徐鸢是大陆人。这也造成了不少和《八月》气质类似的的片子落选。

凭借《再见瓦城》入围金马多项奖项的赵德胤导演在谈到今年入围的大陆文艺片时说:“其实金马奖今年刚好选了这些片入围,因为评审的组成。但是你去注意看,有一些年是集商业的片入围,包括周星弛的《功夫》有一年是最佳影片还是什么,我讲的意思就是说金马奖一直都是任何人,只要你是讲华语片都可以入围,所以今年入围也没有什么奇怪,或者差异性。”

同时赵德胤也提到,今日大陆文艺片突起,是健全电影市场下必须有的,不是突然出来。“只是说在我们卖场上选择的机会比较少,并不代表观众不看了,是本来你可以上架的机会比较少。所以现在我觉得这些产品有了,只是缺了一个上架的店面,那个店面如果有,那这个市场才真正百花齐放。”

来到金马参与创投单元的制片人王子剑则觉得,今年是华语电影的小年,没有大的东西出来:“今年感觉有点在开倒车的感觉,或者在一个空档期,大家在憋一个什么东西,金马他要选择质量评价标准是一致的,只能在艺术片里面,艺术片里面起码内容质量是非常高的,不管它在题材上新不新,或者说有没有那么好,起码在质量上绝对比商业片更讨巧,我们看到有很多强势的大陆片在今年。”


什么样的内地电影会被金马看中?金马没有口味,评审有口味

今年的评选结果在不少人看来,也是再三爆出冷门,除了影后双黄蛋之外,最佳剧情片大奖则是颁给了大陆青年导演张大磊的处女作《八月》。四项大奖归属均是大陆影人,是不是说明内地文艺片在崛起?金马影展的执行长闻天祥对网易娱乐说,这是比较之下所得出的结论。

而今年的评委会主席许鞍华则表示:自己和各位评委在决定奖项归属的时候并不会考虑电影所属的文化版图。她举了最佳原创剧本奖和最佳剧情片两个奖项为例,在剧本奖中,最后的对峙是《八月》和树大招风,最后因为《八月》凸显的是导演的调控能力而《树大招风》剧本扎实胜出。在最佳剧情片的选择中,最终评委们中意的两部片子则是《八月》和《再见瓦城》,最后则是《八月胜出》。而最佳女主角则是在她的建议下,增添了马思纯和周冬雨双女主这样的获奖可能性。

曾经担任过金马奖评委,与金马影展关系密切的台湾电影人李烈则表示:“你不能把这个事情算在金马头上,因为金马每一年的评委都不同的人,其实他是评委的口味。在竞争这么激烈的状态之下,很多时候其实变成评审对于电影的喜好会影响到这个片子能入围不能入围,能得奖不能得奖,所以它其实是不关金马的事,而应该是评委的事。”

李烈同时奉劝:“我觉得这个概念大家需要调整一下,因为每一年的评委都是不同的人,事实上每一年的评委也都来自四面八方,就是各地来的评委都有,这真的是个人的喜好问题。”

也因此会有不少人通过评委主席来猜测金马的归属。在得知许鞍华是今年的评委会主席之后,就有曾经与她合作过的从业者向网易娱乐表示,今年《八月》很有可能爆冷。而在决选评委中马英力、陈建斌等大陆影人的加入,也会为大陆影人拉到不少的票。


所谓的评选准则是什么?来不来都无损于得不得奖

主持过两届金马奖的黄子佼也一再向网易娱乐强调,金马是一个残酷而又公平的舞台:“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公平的残酷的舞台,还有一年是新加坡电影《爸妈不在家》啊!也是好厉害耶!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是金马奖珍贵的地方金马奖可以是华语电影殿堂级的奖项,就是因为公平。你来不来都无损于你得不得奖,去年又是一个案例嘛!最佳男主角冯小刚,没有人来!所有台下来的都傻眼了!是吧!来的也不一定说给你喔!你入围8个也不一定给你喔!这就是金马奖很残酷的地方。”

而除了大陆片之外,李烈也让我们关注今年金马奖的另外一个特色:港片的集中表现:“从去年开始,你会发现香港电影在金马奖上能够入围的片子越来越多。我觉得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好的事情,因为表现香港的电影人,他们自己也开始注意到,就是说他们的电影不能够只注意到市场,因为一直以来香港电影只注意市场。开始他们也有一些作者,所谓的作者就是不管是编剧或者是导演,他们也会开始去想到说,他们必须要拍一些属于香港自己的电影,就是有香港特色的电影。”

在网易娱乐的采访过程当中,几乎所有人提到的两个关键词都是:金马奖的开放与公平,以及金马奖的评审制度。可以说,每年金马奖的入围名单与评选结果,与其说是这个奖项的态度,不如说是评委们对电影口味的认同。也因为每每参与金马奖看片、选片的评委以影展策划人、影评人以及学者等知识型电影人为主,这也让金马奖更为追求某种略偏小众的口味。这或许就像执行长闻天祥说的那样:我们通过奖项所得出来的结论,只是奖项之间互相比较的结果而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