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每年的戛纳电影节都有许多中国人的身影,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出现,或参展或宣传甚至只是为了会友,年复一年的戛纳对于他们来说是什么呢。

除了宣传金城武已经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尽管曾被黑变丑还是千万女青年的幻想对象。再次跟吴宇森合作的他敬业的来到戛纳配合活动,谈到这次出演的《太平轮》金城武坦言虽然没有危险的戏份,但刻画人物内心活动也丝毫不轻松。这次和金城武搭戏的是日本女星长泽雅美,虽然语言没有问题,但实在太不熟的两人拍起亲热戏还是难免尴尬。

谈戛纳:天气对电影节影响大 见到新老朋友很欣喜

网易娱乐:这次来戛纳感觉怎么样,有去周围逛一下吗?

金城武:就觉得天气依然是这么良好,戛纳这边真的是很幸福,刚好挑在这个气候办这个活动,觉得每一次来都是天公很作美的感觉,来的人大家就会看到很美丽的景色啦,大家都很开心,在这边大家来共襄这个影展,我觉得天气影响很大。

因为我听说日本,比如说琉球他们也努力想要办一些影展,但是可能那边台风就比较多,就会变成你一个台风来你预期的可能会到达不了,就会比较辛苦,所以我觉得这边真的是很幸运。

网易娱乐:在戛纳电影节上有没有特别想看的电影或者想见的老朋友之类的?

金城武:如果有刚好碰到的话,可能也会碰到新的朋友,可能你没有见过的演员或者导演,可能都有机会可以认识,都觉得是蛮欣喜的。

网易娱乐:你晒黑了,是特别去晒还是之前工作?

金城武:之前拍摄电影的时候留下的,没有特别去晒。

谈影片:刻画内心戏很辛苦 《太平轮》和《泰坦尼克》不一样

网易娱乐:在《太平轮》拍摄的过程中最辛苦的部分是怎样的?

金城武:我觉得最辛苦的部分真的就是内心感情的那些很凄惨的那种心情,但是又不能,但是你同时要把那个人物演出来,就不能只是说就是开心、就是难过,还是要把那个年代,那个人物那个背景,把他的色彩演出来吧。

网易娱乐:在拍戏的时候除了内心戏的刻画比较辛苦之外,在生理上有遇到什么挑战吗?

金城武:我觉得导演这次在给我这个机会我觉得很幸运的是,之前《赤壁》也是一样,就是大家战场很辛苦,我没有,这一部我也是,因为我刚好是军医,我会有我的状态,但是可能跟晓明、大为他们比起来我就是很轻松。

也没有什么比较危险的爆破,我可能是听到远处的爆破,他们在爆,我这边在听着,所以还好,就是里面没有什么比较辛苦的,不过我们有船难的一些戏,那些就比较,还好,还好,导演花很多时间,他也没有一直赶着积极这样拍,所以大家都是花很多时间,慢慢把一小细节一小细节把它拍好,船难也是一样。

网易娱乐:这部戏被誉为是中国版的《泰坦尼克》,你觉得呢?

金城武:我觉得完全不一样,可能因为它有一个船,然后船难大家会这样认为,但是其实内容是完全不一样,看王老师的剧本,会真的觉得剧本真是写得很好很好,你光看那个剧本就已经不用去要读什么了,大概知道整个的画面是什么。再加上导演很细腻的演出方法,这次我真的觉得,导演不是只是会拍那个动作片,他把那些文戏(拍的很细腻),因为我们这次的电影里面有三对人物,这三对又是拆散的,我们都在同一个地方,不会有戏,但是会擦身而过,互相是不认识的。昨天发布会我坐在那个台上看着大家,我才突然发现,对我,他跟他们可能接触,在戏里面都没有接触。然后我又再回想,我发现哎,可能好像只有我跟大家都有一点点戏,一点点戏,有点蛮神奇的我觉得,所以蛮期待出来的效果是怎么样的。

网易娱乐:你刚才一直在说剧本很好,对你来说这个好是什么?

金城武:当然整个故事是很感人的,我觉得它是一个,导演当然是想要描写活着、希望,但是他还是有经过一段、几段的比较凄惨的过程,大家也知道是二战之后,共产党、国民党、大家变成有些人那时候就逃到台湾来,刚好描写那一段,有些人家庭可能没有办法,被逼到要离开,一离开之后就回不去,回去之后都已经过了很久,就是在描写这些,故事那个时代是,我相信它不是做出来的,所以大家看到都已经会有同感,都会感动的,加上王慧玲老师的笔功我觉得写得很好,我觉得她描写的非常细,我真是很觉得,哇,身为演员可以演到她的戏就好了,就够了。

网易娱乐:这次在戏中说了中文、台语和日文,这三种语言演绎起来有难度?

金城武:我觉得都会不一样,我用中文讲,用广东话讲你都会不一样,但是就怕这个不一样会不会把我的角色弄散掉,还是希望这个角色不要不见,因为他讲三种不同的语言,这是一点点希望。

谈合作:为吴宇森导演的敬业感动 同长泽雅美拍吻戏有尴尬

网易娱乐:离上一次拍电影也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这次会选择《太平轮》,再次去拍电影,进入状态怎么样,是进组就拍戏了吗?

金城武:其实我是一直觉得很幸运,因为《赤壁》也不是一开始就有演员,后来出现一些状况,突然来找我,我觉得这次好象也是之前是有其他的演员。因为我记得我拍《赤壁》的时候,导演就已经在讲这部戏了,那时候就已经听说他们的大概是什么样的阵容,可能是因为导演身体的状况也是一个过程,经过这么久,后来这次我听公司说吴导要找,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戏,剧本看完就想说,第一我在想这个剧本怎么这么好?盖起来才看到王慧玲,哇,就觉得,这是第一个觉得很惊喜,然后又觉得,这部好像我听说导演之前不就是那一部吗?怎么没有拍?我也不知道过程是怎么样的,但我这边我觉得剧本很好,吴宇森导演,王慧玲老师,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不接的理由,就是很幸运,剧本真的写得很好。

网易娱乐:对你来说是不是和比较熟的人合作算是现在接戏一个标准?

金城武:并不是这样子,我觉得你说熟的,你是说,比如说陈可辛?可是我觉得也是他们找我的,并不是我说哎,你找我吧,不是说熟或不熟,因为你总会有个第一次嘛,拍戏如果不错有第二次当然更好。

网易娱乐:你现在的作品其实没有那么多,是刻意要维系这样一个状态吗?

金城武:没有刻意,只是,真的是没有刻意啦,可能就是没有看到一个觉得你真的想去做的,或者是觉得这个剧本的角色好像没有必要去,有时候我看到我是觉得这个角色根本就不需要你去演,我就会拒绝。

网易娱乐:你以前也尝试过《太平轮》这样的电影角色,但是对吴宇森导演来讲,这么大的感情戏说是一个比较新的尝试,你有没有感觉这次跟他合作《赤壁》的时候有些不同呢?

金城武:我觉得导演的心态是一样的,他真的是很爱电影,她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有很多大场面,大场面拍起来其实很麻烦、很辛苦,一动就是几千人,一个失败可能又要等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又没时间了,往往大家现场都是很混乱的,我们有时候会很急,就是工作人员会很急,可能会很气,可是我没有看到过导演发脾气。他碰到困难也是在想,我碰到这个困难,我怎么去换一个方法把我本来想做的东西把它拍完,我觉得他真的是只有专注在怎么去拍,没有在管这些其他的状况,这是我觉得蛮敬佩他的,一直在想,每天拍完之后,我听说他回到饭店也是可能还到凌晨三四点都在想明天我这场戏要怎么拍,早上可能睡一两个小时就又开始,之前身体刚康复,大家都会很担心导演,让他睡多一点,就常常跟导演说,导演明天放假好了,工作人员也累了,他说不行,不行,一定要拍,我们都有点感动其实。

网易娱乐:在片花看到你跟长泽雅美有比较亲密的戏,看起来是有点苦恋的感觉你们两个,还有吻戏?

金城武:嗯,是啊。就是一直都很,就会很尴尬嘛,这种戏都是会很尴尬,我常常会想到,昨天他们有讲到一个点就说,因为他们太熟了,拍这样的戏其实很尴尬,我会觉得其实不熟也很尴尬,就不知道。

网易娱乐:有没有先酝酿一下?

金城武:一点点,那时候我们是一开始就要先拍这些戏,我也跟她也不太熟,我只觉得那天要拍那一场戏的时候,就说我们可不可以聊一下,也不是聊什么,就是讲讲话吧,太不熟了,但是因为那个戏是要演,就是离别的,就觉得很复杂,这边到底要怎么,不是说亲热戏,是你要把那个对的感情演出来,可是因为太不熟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是请工作人员不要靠过来,就是聊聊天而已,就是我必须要把你当做一个很亲密的一个。

谈自己:20岁时很想当导演 现代人的感情一样纯粹

网易娱乐:刚刚提到说那个时代的爱情,你感觉那个大时代背景下的爱情和现在当下的爱情是不是格外不一样?

金城武:当年一个是时代背景不一样,可能刚好我的角色又牵扯到,因为刚好是长泽雅美是个日本人,又有台湾家里的一些思想,跟他自己也是因为日本教育,然后认识一个日本女孩子,刚好又这个战争,必须要去,要离开的这些很复杂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讲。

网易娱乐:比当下的爱情会更纯粹一些吗,感觉上,受到的物质诱惑没那么多?

金城武:当代呀,你要去问当代的人。

网易娱乐:你不是当代的人吗?

金城武:你该问比我们年轻的人,我觉得,我相信当代人也是纯的吧,只是你乍看是不同而已,因为年代不同,工具不一样,现在有手机,以前没有手机,心态是一样的,但是你的道具已经不一样了,比较方便或者比较不方便,但是我觉得心态是一样的。

网易娱乐:你拍了这么多片,现在有考虑说要自己做导演吗?

金城武:以前很想,小时候。20岁的时候很想。

网易娱乐:现在反而没有这种想法了?

金城武:后来很幸运的,越来越多的真的是国际性的导演给我机会,跟他们合作的时候就会觉得,哇,好累哦,好辛苦,而且是很敬佩,会觉得说你根本就没有这个,你根本就做不到这些事情,干吗要想去当导演?

 

记者:企小鹅 摄影:李道忠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