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于意大利时间9月10日晚间落下帷幕,俄罗斯导演亚历山大·索科洛夫凭《浮士德》斩获了他职业生涯的最高奖项:最佳影片金狮奖。英国影片《羞耻》的主演迈克尔·法斯宾德与香港影片《桃姐》主演叶德娴无意外封影帝、影后;最佳导演银狮奖颁给惊喜电影《人山人海》导演蔡尚君、意大利影片《内陆》夺得评审团大奖。

本届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中公有四部华语电影,主席马克·穆勒对华语电影的偏爱之说由来已久,以至于被猜测这是不是他任期最后一年的私心泛滥。如果说去年《剑雨》、《精武风云》、《狄仁杰》入围是“港产武侠回归”,今年除了《赛德克·巴莱》、《桃姐》、《人山人海》、《夺命金》争夺金狮,娄烨的《花》、徐浩峰的《倭寇的踪迹》入围次要单元,可谓华语独立电影集体发力。它们跳脱出各自本土的狭窄空间,借威尼斯起跳尝试跃入更广大的市场。一直被称为华语电影福地的威尼斯电影节,又能给予它们多少机会?网易娱乐与影片主创、制片人、影评人对话,从四部华语片入围威尼斯的故事,初探华语电影国际化的关键。(文/3pinky)     >>>>>点击进入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专题

想进来?先看人脉再看片

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是贾樟柯和赵涛的第七个威尼斯年,第一年“来的时候对电影节一无所知”。

《赛德克·巴莱》监制黄志明从电影杀青就计划着要把影片推向电影节。

《桃姐》则通过电影公司推荐至威尼斯参赛的。

《人山人海》导演蔡尚君表示是通过朋友推荐搭上了本届威尼斯的末班车。
    这是贾樟柯和赵涛的第七个威尼斯年,两个人第一次来威尼斯还是2000年《站台》的时候,那一年他们俩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东西叫走红毯,“来的时候对电影和电影节一无所知,当时都不清楚还有仪式要走,所以连礼服都没有准备,妆都是电影节安排来化的”,赵涛回忆道。贾樟柯背着背囊就来了,后来好不容易找了件有领子的衬衫就去了红毯。

    贾樟柯因为《小武》在柏林电影节崭露头角,那次入围还是以最朴实的投稿形式:“入选的时候,我还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我制片人寄了一个带子到论坛的办公室,据说那天论坛的人看了很多电影,已经到了晚上八、九点,都准备休息。就说反正手边有个带子,看一眼吧,结果就看进去了。之后就获得了邀请。”

    《小武》在柏林得到了非常重要的国际电影媒体关注,“1999年,电影在法国公演的时候还上了《电影手册》的封面。”贾樟柯的名字被记住了,《站台》随后就收到戛纳的邀请,但因为不愿意赶工,就顺延到了威尼斯。

    虽然和威尼斯一直关系密切,贾樟柯却不认为自己的片子常入选是关系户的原因:“人们往往理解电影节或者理解国际的卖片,是一个人脉的组成部分,但如果你的电影不够好,有再好的人脉也是无济于事的。”

    贾樟柯的话对今年几部华语竞赛片来说,只适用一半。

    能在国际电影节代表台湾电影的,过去一直是侯孝贤、蔡明亮,在《赛德克·巴莱》之前,魏德圣的《海角七号》也只是在本土打出漂亮的成绩。监制黄志明从一开始就在算计电影节的事情:“一开始就在策略里面,因为我查过《启示录》在欧洲的卖埠都挺好的,像小魏拍的也是个少数民族的故事,欧洲很喜欢这种题材。”而威尼斯是他的目的地:“国际级的影展最适合的就是这个地方,去年9月10号杀青,我就在想,怎么样在威尼斯前完成。”

    《赛德克·巴莱》的制片人是吴宇森,去年他刚在威尼斯拿了终生成就奖,也带着苏照彬的《剑雨》过来展映。得知吴宇森的女儿在纽约碰到了马克·穆勒,黄志明也寄望通过吴宇森的关系促成入围:“当时我就跟吴宇森讲,可不可以帮我打个电话,或者写个信给他,我们这部片子你也来当监制,也对他有信心,推荐一下,看是不是有可能做第一步的接触。3月就在香港电影节看的片子,当时我们用很小的电视,画面很差,特效什么都没做;7月9日马克·穆勒就要来亚洲收片,他一直等我到7月20日,就告诉我OK了。”

    中国电影产业成型后,电影公司与电影节也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桃姐》也就这样被博纳影业推荐给选片人:“一般的电影节的选片人都跟一些大的公司会有联系,他们今年非常关注的是《龙门飞甲》和尔东升的《大魔术师》,但是这两部戏都是没办法赶得及9月份出片,所以我们就推荐了《桃姐》。从3月份的时候,香港电影展的时候马克·穆勒就跟导演见面。7月份他来北京选片,就一定要求看全片,结果我们只是做了一个没有完成的、当时送审的一个DVD给他,他说没关系,他看得懂的,结果看完他就哭了”,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回忆道。在马克·穆勒的强烈要求下,一张标注着他专用的DVD跟着他回了意大利,一个星期后,博纳接到通知,威尼斯电影节的选片人都一致要求片子来参赛,希望他们尽快完成后期。

    蔡尚君的《人山人海》在最后关头以惊喜电影身份入围,这是他第二部长片,他自认新人,称现在入围电影节像贾樟柯当初那样自由投稿已经很难了,《人山人海》也凑巧是因为选片人在中国收片时打听有什么电影的时候,有些朋友推荐了。
入围靠关系 比赛靠自己:《赛德克》陷入剪辑困局 《桃姐》题材国际化最讨巧

《赛德克》威尼斯放映版本的时长被缩减了一半。

《赛德克》制片人吴宇森最终决定了参赛版本的长度和模样。

相较之下,《桃姐》的题材和表现形式表现出对电影节更大的适应性。
    四部华语竞赛片在确定入围后,最繁重的准备工作就是赶后期。相比另外三部片子,《赛德克·巴莱》要进入电影节、乃至国际市场还有一些根的问题需要解决,它们甚至从入围之初就令导演和制片人们困惑。

    首先是片长的问题:影片在台湾将会以上、下集形式上映,但国际版只有180分钟,足足少了一半。黄志明解释道:“马克·穆勒看完之后很喜欢,可是他说长度是个obstacle(障碍),后来我跟导演说obstacle,就是客气地说不行,给他面临这个抉择。当时他很不愿意,因为很多东西他没办法去剪,我硬逼着他:你可以选择不去,或者要去,但要剪,他还是没办法做决定。”

    吴宇森决定了最终版本的长度和模样:“主要的内容都在里面,跟长的版本主题、故事都是一样的,就是少了一些华人才能领略的细节。”

    黄志明对这个片子有一个抱负,希望把人带回去1930年那个殖民的年代,但他对片子能否在电影节上被接受有两点忧虑:怎么塑造一个有缺陷的英雄?怎么在短短的时间里让别人明白祖灵的意义?

    《赛德克·巴莱》在威尼斯的版本动作场面是重头,但杀戮太多,斗争的动机因为篇幅和台词翻译的原因,没有得到很细致的呈现。在影展上映后,不少评论也对此有诟病。一方面,这部大制作、具备商业性的电影打破了海外媒体对台湾电影只有侯孝贤、蔡明亮的僵死印象,但丹麦《政治报》影评人Kim Scotte觉得在电影节上看到的这种分裂不一定是好事:“有人觉得它根本不具备入围的资格。我对它的感觉很复杂,头一个小时我对那段没听说过的历史很有兴趣,但过了一个半小时后就是不断地重复屠杀,我觉得他们需要重新做下剪辑。”

    黄志明对参赛版也表达了不满:“这个版本最大的问题是,弄成一个英雄片,有革命有反抗,走向死亡的理由并没有那么多篇幅去。我是不愿意跟别人说,因为短版还没准备好,长版比较好看。当初我跟剪辑耗很久,一直想把战争部分拿掉,要让文戏更多进来,强化‘赛德克’的精神部分,国际发行的版本会再做一次修改。”

    相比之下,《桃姐》无论题材和表现形式引起的最终反响证明了它对国际电影节的适应性。Kim Scotte认为无论来自任何地方的人,都很容易对这部电影产生共鸣,“它是安静的,但又有一点喜剧色彩,我想它在国际上的发行和观众反映情况都会很不错。”
得奖有助卖片:威尼斯隐性市场大 独立片发行先做口碑别讲价


博纳影业为《桃姐》制定了一套电影节宣传线路。

《赛德克·巴莱》国际发行权已经交由知名的独立制片电影发行公司代理。

《夺命金》出品方寰亚娱乐与美国公司签订了北美发行权合同。

    赵涛还记得:“第一次来时候中国媒体一个都没有,可能04年的时候可能才有媒体过来。不光是欧美人对中国电影,我们自己对自己的关注也是一点一点开始的。”而今年光华语媒体就有一百来人,四部华语竞赛片的采访不得不一再压缩时间。于冬也给《桃姐》制订了一套电影节宣传线路:“因为年底的影展很多,所以现在《桃姐》是所有电影节的宠儿,都在邀请这部戏去开幕、比赛和做展映,我们也希望不要影响到海外的买家,就有选择地去一些影展。最重要的还是威尼斯之后,今年年底台北的金马奖,还有明年4月份的香港金像奖,我想在这几个影展,通过更多的媒体能够把这个口碑传出去,对上片的宣传是很大的帮助。”

    但就这么以为威尼斯只是宣传平台,没有卖片市场,显然是有失偏颇。而四部华语竞赛片多是中小成本的独立电影,《赛德克·巴莱》尽管投资不小,这笔钱也是靠东借西凑,没有大影业的财力作靠山,也需要以电影节为起点寻求海外发行。

     贾樟柯是借电影节进入独立电影海外市场的开路先锋之一,他也早早借这个平台盈利。他表示,目前他的海外发行模式基本是:威尼斯结束或者戛纳结束后就去多伦多。贾樟柯第一次跟国外片商谈价钱也是在柏林,“《小武》刚首映完第二天就有一家法国公司来谈,他们想买《小武》。大概是15万法郎,我们那个电影投资才30万人民币,卖给他们已经赚钱了,我觉得我能接受,然后特别重要的是电影可以在法国公演,那就够了。”《站台》在威尼斯广获好评但最后只拿了亚洲电影奖,贾樟柯很失落,倒不是因为担心对海外发行有压力,因为来之前法国、日本、韩国、意大利、西班牙已经都有预卖了。现在他的片子比《小武》时翻了好几倍,在电影节卖片讲价,他有一点心得:“那个时候我们基本上合约没有一个来回,我也好,制片人也好,我们的信念就是,只要人家愿意发行,我们就尽量去发行,只要那个价钱不是太让人难堪。之后从《站台》开始,就都会有很好的沟通,价钱都保持在一个相当好的水平。”

    《赛德克·巴莱》国际发行权在威尼斯交由荷兰著名的独立制片电影发行公司Fortissimo代理。Fortissimo也给了影片类似的交易建议:“第一,题材上片子没问题,但就现有的几个条件里,除了吴宇森的名字可以拿出去之外,演员、导演都不合适。所以可能先选一些名声比较好的发行公司,第一、第二家价钱上先不要跟他们讲,先取得他们的信任,卖出去,用这两家的名声来吸引其他的可能性。我很认同这个东西。当时有人出更高的价钱,但它不卖,当时片商没有看过片子,只看过3分钟的片花就开始谈。目前操作的情况还好,美国看完片后要加码。”黄志明告诉记者。

    《夺命金》在上映前,出品方寰亚娱乐与美国的Indomina影业签订了北美发行权,于冬告诉记者,《桃姐》在电影节之前就把意大利发行权卖给Tucker影业:“所以你看到这次展会上的很多宣传,包括意大利当地的报纸的广告和影评,都是意大利的发行商提前做了工作。他们也希望借这个影展能够把这个戏打开,能够迅速地让观众知道。”
结语

     用贾樟柯的话说,“威尼斯最大的作用还是市场,它没有市场的设置,但是最主要的电影市场不在那些大厅里,最主要的市场就在这些台子上面。实际上人们不太了解,一般来说都是在戛纳或者威尼斯先谈好,多伦多大家签个约,干一杯。因为合约需要有一个时间来谈嘛,所以威尼斯不能说它没有市场,而是它只是在官方的这个节目设置里面没有展位,没有摊位。但是每年注册的发行商有那么多,他们来干什么?就是看电影、谈电影。”无论是今年的四部华语参赛片,还是去展映的华语片,威尼斯这个平台对它们来说,都带来了更多的机会和市场回报。

往期回顾更多
第247期:2013电视剧剧名现"幸福"热
第247期:2013电视剧剧名现"幸福"热
第246期:“重口味”成香港电影节主流
第246期:“重口味”成香港电影节主流
第245期:《青春期2》停播敲警钟
第245期:《青春期2》停播敲警钟
第244期:二月电影票房创新高
第244期:二月电影票房创新高
第243期:《西游》片方争收益
第243期:《西游》片方争收益
第242期:十大"隐形"高收视演员
第242期:十大"隐形"高收视演员
责任编辑:Fiona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