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1月初,李安来北京了。因为安保严密,他带来的东西一时半会儿不会流入网络,本来也有百来人出席的发布会显得神秘起来。总长近半小时的五段片花,是李安3D新作《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中国内地的初次露脸,这些摘选来的片段既是技术的精华,也是趣味的精华。

2001年,加拿大作家扬·马特尔出版了他至今最畅销的小说《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前半段由派自述他一家人在印度的生活以及一场风暴夺去家人性命后,他和一只猛虎在大海上生死共存的冒险,后半段却是截然的心灵震荡。三年前,李安被20世纪福克斯影业钦点执导,但他不是第一个离这本小说最近的人——《第六感》的导演希亚马兰、《天使爱美丽》导演热内都差点接了下来,而他们的风格和对奇幻题材的偏好上看,确实比总是陷入有实在血肉的人性沉思的李安更合适。

实际上,李安并没有对小说里更现实也更伤感的那半截表现出偏爱,在采访中,他甚至拒绝为自己的倾向表态:“我希望积极向上,比较精彩、冒险的事是大家喜欢的,所以我一定要做到。我必须公平处理这两个版本,因为选择是观众的。”他说,“它毕竟是作为一个主流片发行,你不能去欺骗观众,即使是看过书的人,大部分对他的印象是很好玩。”(文/3pinky)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中年李安的奇幻历险:计划贵到让福克斯也有难色

影片还没全面完工就先在纽约电影节上亮相,《票房》杂志的影评人说:“人们都在说电影业正走向没落,但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这样的电影证明了仍然有人在创造奇迹。”仅仅是片花,也让人愿意相信这样的褒扬是衷心的。

李安出席在北京举行的《少年派》首映仪式。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原是改编自加拿大畅销小说家扬·马特尔的作品。
李安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的主创班底。

网易娱乐:小说里,派的冒险其实有两个版本,以我们对你过去作品的了解,感觉这个片子不会像现在片花那么积极、娱乐化。

李安:那是预告片,呵呵,吸引观众先进来再说。

网易娱乐:作为读者,你自己更倾向相信他哪个版本的故事?

李安:相信就很难讲,因为他(指主人公“派”)的问题是"prefer",你喜欢哪个版本?我希望积极向上,比较精彩、冒险的事是大家喜欢的,所以我一定要做到,还有另外一个故事是比较低沉的,那是另一个版本,那是用思索来检视第一个版本。所以我电影里面是不能讲(更喜欢哪一个),我必须公平处理这两个版本,因为选择是观众的,自己的话我也不能讲,否则等于是一个标准答案,堵塞了观众本身探讨的乐趣。不过我两个都拍出来了,所以我是以比较公平的心情去做,下手的时候我自己也感觉是采取一种平衡的做法。毕竟人还是需要幻觉的领导,如果我不喜欢第一个版本,我拍电影干吗,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所以这个答案是很明显的,可是我是不是要做更深层的思考?当然要,因为没有那个思考我觉得人生的存在是很物质,很没有意思的。

网易娱乐:公司其实会不会有更希望它拍得能更快乐、商业一点?

李安:当然。投资那么多钱。那你就是要跟它抗争,不过他们讲的也有道理,因为当这些画面出来的时候,观众会有期待的,你给他泼冷水也不行,它毕竟是作为一个主流片发行,你不能去欺骗观众。而且即使是看过书的人,大部分对他的印象是很好玩,很有意思,最后的探讨部分,大家想得不多,也可能事后想想,同样也是读者,他们彼此会争论、交谈、交换意见,可是那是少数;大家真正对书好的印象还是冒险的部分,因为它想象力很丰富,这个你不能把它抹煞,不能拿出一个老学究的样子去跟他探讨哲学,用这种方法去拍这个片子。这两个故事没有比较,一个是好故事,有意思,一个是没有意思的,你要选哪一个?你那个有意思都没有意思,都那么严肃的话,也不是那么回事,所以我自己本身也是接受这个挑战,也很挣扎,很难搞。

网易娱乐:您之前说过,光拿着自己找人做的模拟片花去找老板要钱就花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但他们本来就是找你拍,为什么要花那么长时间说服?

李安:找我拍没错,可是花多少钱要争,呵呵。

网易娱乐:刚开始的时候投资没有定数?

李安:他有跟我讲过一个数目,可是我计划出来以后超过很多,然后我还要拍3D,所以他就有难色了,电影公司要运作,这是现实世界,不能怪他的。我们给你艺术,让你表达,可是这么多钱已经很多了(笑)事实上需要的就是更多。

网易娱乐:我原来看到一个数字说是七千万美元。

李安:差不多,可是不止了,我也不好讲(笑)。

网易娱乐:什么最烧钱?

李安:水是最难做的。风暴特效就做了一年多,技术很难,水都是超预算两三倍,开始认为我们力量做不到,最后想到用3D来。这也是我爱挑战的性格。我们有四只老虎。三只是法国的,由全球最好的驯兽师来训练他们凶猛的样子,另一只来自加拿大,性格比较乖,可以表演很馋的动作。这次我跟驯兽师学了很多老虎的行为和举止,我们以前拍动物总是不免放入人的意志,不能这样,不能用人的意志扭曲动物的本意。CG动画组也能从真老虎身上学习动作特点。(老虎有受伤吗?)老虎是剧组里待遇最好的,都住五星级宾馆(笑)。我们在中国台湾拍摄时,印度、美国和台湾的动物保护组织都来现场看过,我们也要随时写报告给他们,他们看到老虎的一些镜头怀疑过我们是不是给它们下药,还要给他们解释那些是电脑做的。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初尝3D:我就像实验室的老鼠一直挨打

李安说,在3D制作的过程里,没有人可以教他,没有现成的经验,他碰到的困难,别人不一定碰到过,没有人能教他怎么做,一切都要靠自己的摸索,就好像实验室里的老鼠。不过,在中国,观众对3D的热情比美国要高。他呼吁不管是拍摄的人,还是放映电影的戏院,都能给观众比较好的视觉享受。
片中的老虎从外观到表情、动作,都是使用后期特效制作而成,李安不会让少年主演真的跟一头虎一起表演。
李安在拍摄现场,在前期就不肯放过任何一处细节。

网易娱乐:你拍戏的时候,《雨果》还有很多3D片也在做,那时候这些片子会对你们这块的策略和技术有什么影响或帮助吗?

李安:帮助不到,因为3D开始都是大家自己探自己的路子,前面会有一些经验告诉你,但都是有限的,因为你也不会想照他的经验做;而且他的经验去年是对的,今年就不对,到明年人家拍又会觉得我做的也不对,我们还在那个阶段。所以真正学到的东西是没有的,没有人能够教我,如果碰到困难,他们也没有碰过,也没有办法教我,都是要自己摸索,好像实验室的老鼠一样,老是被打(笑),有一种那样的感觉。可是我觉得每一部片子比较有分量的出来,像《阿凡达》、《雨果》,它都会给你铺一些路,包括观众的接受,都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它都在闯前锋,这一块一部对一部都有影响的。

网易娱乐:我觉得那时候你在Cinecon和马丁斯科塞斯谈3D当下发展的时候,更多是希望放映方可以给足够的支持,而不是怎么做更多的同类项目。 现在你会不会更希望不要有那么多3D片出现?

李安:当然希望!当然,电影工业里大家都要求生路,都在吸引观众,你也不好讲,不过我真的觉得,如果是因为泛滥、粗糙的东西,在还没有一个市场、一个被认可的媒介成熟的时候把大家胃口搞坏的话,是相当可惜的,所以我在呼吁,不管是拍摄的人、尤其是放映的戏院,能够给观众比较好的视觉享受。

网易娱乐:现在美国不是已经做得很好了吗?

李安:也不行,我们还在初创阶段,还不是很理想,所以3D大家也还是有怨言。在中国的话,观众对3D的热情是比美国高,像我们刚才放映的戏院,一看就是一种享受、震撼,可是到了比较边远的地方,不是它没有那个心,它的条件能不能激发出那么多的电能,达到那种亮度,有时候是力不从心,所以不是说不好,现在就是不平均,龙蛇混杂,很难控制在目前这个阶段。

网易娱乐:作为导演或者说后面有么大一个公司支持,实际上你们能对这些戏院提高这些东西水平有多大影响?

李安:有,公司会要求,因为对他们也是希望好的放映能够带来好的生意,因为现在电影越来越难了,有网络和各种娱乐方式,尤其是年轻人,不一定有兴致去看电影,所以戏院怎么生存?大公司拍电影怎么吸引观众?3D你在家里面看不可能有那种声光效果,尤其是这么大的银幕,公司当然希望能用这种方法把观众吸引来,让业者不只是喘息,还有新的希望,生意能够做下去,他们其实是相当在意的,所以他们都会去检查每个戏院,尽他的可能,有些是力不从心,没办法,能够做到都会把它素质提升。[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色·戒》之后:我真的很想快乐一下

提到使用改编自小说的《少年派》剧本,他笑说:“年轻的时候没有人给我剧本,好的书也落不到我手上,所以勉为其难地写,写了两、三部也该会写的也都写完了。现在乐得拿别人好的点子来出发,可是一个好的书,你不能照本翻译。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刺激。”差不多二十年里,他只拍过两部华语电影,说到底,母语的好文本难求。上一次就算拍华语,也是把线探到张爱玲的时代(《色·戒》)。从演员到导演,《色·戒》的后遗症是不快乐的。李安想走出《色·戒》以及过去作品把它拽入的情绪低谷,压抑得够久了,“我真的很想快乐一下。希望比较乐观,这是我比较新的目标。至少在表面上不要那么压抑。”

印度少年“派”与老虎在海上度过的227天成为传奇。
李安为铂金打造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海报签名。

网易娱乐:其实为什么这么多年你拍电影都不再用原创的剧本,连自己也不写了?

李安:我基本上是一个拍电影的人,不是那么会写,年轻的时候没有人给我剧本,好的书也落不到我手上,所以非得自己写,勉为其难的写,写了两、三部也该会写的也都写完了。那个时候很幸运,也成名了嘛,有一些信誉,所以东西渐渐进来了,我当然乐得拿别人好的点子来出发,可是一个好的书,你不能照本翻译。我觉得它对我刺激以后,我还是重新出发去做一个电影,所以对我来讲还是一个创作的过程,不光是一个表演、翻译的过程。让我做一个好看的电影,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刺激,所以本身还是觉得创作的感觉,不光是抄袭。

网易娱乐:这几年华语的作品还是比较少,会跟这个有关吗?就是其实华语的这种好的文本不太好找,还是说?

李安:有关系,还有写剧本的能力。当我有选择的时候,当然西方的东西还是比较强一点,机会来的比较多,华语的东西我自己要去奋斗,除了碰我还要找,然后要花很大力气去做,西方的东西来了很好我就很动心的话,就很容易接受。所以有点不太公平。

网易娱乐:会不会也跟在这个市场有关,毕竟你在西方市场更活跃?

李安:那倒没有关系,现在以我过去业绩来讲,足够左右开弓,就是我还可以(选择)。这个片子是东方题材,好处是它虽然有口音,但还是英文。我想语言是有一点关系,可是我能够拍中文电影,本身我的经费也很充足,我中国的题材拿到西方去也有活路,虽然可能没有拍到这么大成本的电影,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做。

网易娱乐:我觉得好像你在《色·戒》之后,连续两部作品的感觉都不像以前那样很压抑,很沉,是有什么东西想通了吗?

李安:其实我拍的片子,一方面呈现心情,也会引导我进入那个世界,沉重太久的时候,本身生活上也吃不消,自己要下一点决心:我真的很想快乐一下(笑)。也要努力一点去快乐,不然做一些压抑的东西,跟我本身性情,自然有一种忧郁的感觉了,比如多愁善感啦,或者压抑的东西我让他做太久、不想办法爬出来的话,久了也是蛮低沉、蛮痛苦的,如果产生了病态传染了观众,我觉得这个也很不好,所以做到《色·戒》以后,我真的是很努力的希望能够走出心情上的一种低谷,我希望比较乐观,可是并不是盲目肤浅乐观的乐观,也能够做深度的思考,把黑暗面也可以同时的呈现,这是我比较新的目标。至少在表面上不要那么压抑,做得够久了(笑)。[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文/3pinky 编辑/Mona Lishark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