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视频实录分段视频往期回顾核动力娱乐首页

本期导读:崔健依旧保持着他的“低调”和“低产”,保持着他的严肃与忧患。《网易星态度》对话崔健,从他的“摇滚·交响”新年音乐会聊起,继而谈到他对当今年轻听众的看法。在崔健看来,听众的“宽容”正在渐渐让14亿人口的大国失去文化上的尊严。

崔健

崔健,1961年生人,他被誉为中国摇滚乐开山之人,有“中国摇滚教父”之称。2002年,崔健在全国发起“真唱运动”,体现了他的社会责任感。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崔健 语录

现在的音乐环境有因为你发起的真唱运动而变得更好了吗?

崔健:真唱运动有一个很明显的成绩,就是让人们知道假是丑的,同时觉得摇滚乐是严肃的,真实的表达自己价值观的一种正面展示。

对当前主流的音乐是什么看法?

崔健:那些看起来风花雪月的主流音乐,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是堕落的,他们通过他们的表演形式好像看起来似乎是健康的,但实际上在里面藏着一种非常非常势利眼,非常非常虚假的生活价值观。。

现在的音乐并没有比几年前好,这里面也有听众的问题吗?

崔健:这只能说明我们太弱。还有,我们这种宽容是我们的文化特点,还是我们的文化劣根、弊病?宽容这种东西的意义会不会最后逐渐造成我们这14亿人口的创造力、想象力不如人家几千万人口的多?

你没有期待自己所做的努力能发挥比现在更强大的力量吗?

崔健:当然我希望有很好的结果,但是我知道我们对于一件新生事物的出现,判断出发点都是基于利益和生存、以及能达到自我安逸的这种小的平衡,大家都觉得自己挺聪明。

你对现在的年轻听众是失望的?

崔健: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简单,这跟失望不失望没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为什么不这样?

今年是列侬逝世30周年,他是否对你的音乐道路有过影响?

崔健:披头士的音乐每一代人都会融进每一代人的情感,就像我们现在听贝多芬一样,仍然能够找到我们这一代人心里活动的一些影子,在他的作品里面你仍然能找到,甚至自己愿意觉得他写的音乐就是你的,就是在为你写的。

全部文字实录

以下是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多数年轻人还没真正对摇滚乐产生兴趣】

网易娱乐:在今年12月31号和明年1月1号您将举行《摇滚 交响跨年演唱会》,您一直在尝试在表演中融合不同艺术的各种可能性,这次把摇滚乐和交响乐的结合是否也是由此为出发点?

崔健:对。多年的一个宿愿吧,因为的自己以前也做过古典音乐,所以想做点事情,以一种形式告诉大家,音乐是没有这个界限的。

网易娱乐:本次演唱会占据了非常黄金的档期——跨年夜,这是否意味着摇滚乐在演出市场的商业价值已经得到认可了?

崔健:年青人按理说肯定是能够关注摇滚乐多于关注其他的音乐,但是现在我们年青的、有消费能力的人,恐怕还是关注点更多还是停留在一些流行歌或者是看一些传统的艺术形式吧。所以现在我希望能够通过我这件事,能把这种消费的模式打乱点,或者重新洗牌。如果没有什么成本的压力,实际在档期上是没什么区别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东西都是市场的压力,对原创者或者表演者根本从来都不考虑的,对我来说,我觉得这是一场音乐会,或它是一个新的形式,我就应该做,具体的事儿就是别人来操办了。

实际上我做的这些音乐在某个阶段里面也曾经是主流音乐,或者说也主流过。比如说《花房姑娘》,比如说《一无所有》、《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跟其他的一些摇滚乐相比的话,我的音乐里面有一定的市场价值,所以说也许我可能有这个资源,也有这个能力去把这两种形式结合起来,摇滚和古典音乐或者说是比较市场化的、比较理想化的音乐实验性的结合一下。这一点并不是我过多的考虑的一些事情,因为这些事情有我们很强的班底或者主办单位他们去运作,可能才能够证明我认为是一个比较理想的市场与商业,与艺术的关系,就是都是专业化的。推广市场专业化,创意也比较集中的去搞自己创作的东西。

我也不希望我只拿出那些大家比较熟悉的作品做一次敷衍了事的演出。我希望我在某种程度上能把我理解的交响乐和摇滚乐结合的最佳状态表现出来,我希望是这种结果。

网易娱乐:所以说摇滚的市场价值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就是说并不是现在真的摇滚乐就走近了比较主流,具有商业价值的领域,可能你只是个案,只是因为“崔健”这两个字?

崔健:这两个字有很大的东西是我自己也不认识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我也不喜欢,甚至排斥,就是人们固定的把我这两个字做成一种模式,而忽视掉了这两个字另外的含义,就是我始终愿意坚持的,就是扩大我自己表演的这种形式的可能性,希望能让大家多一点通过我这种努力,感受到生活中有不同的感受,可以“哦,可以这样做”或者“我没想到,这样做也挺好”。

这种互动如果变成一个群体,越来越多的话,会觉得生活非常有意思,出发点非常简单,也没有那么高调。实际上我希望给人带来一种好的生活感觉,同时也期待着他们能够通过这种感受,创造出他们的…因为我觉得所谓的艺术形式,实际上就是一个实验形式,真正的艺术形式就是实验性的。所以当一个艺术没有实验性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个行活了,看一次、两次就够了,看多了就会烦。

网易娱乐:让喜欢你的人比较欣慰的是,近年还是能经常看到你的动向,这是不是意味着从你个人来说,或者从整个市场环境来说,摇滚乐的日子比以前要好过多了?

崔健:也许是这样,但是我们演出的场次并没有明显的增加我只能这样说,实际上是在媒体上看到的多了,曝光多了,但实际上生活并没有多到怎么样,我们还没有破过一年能演到50场这个记录。

网易娱乐:心目中期待一年能演到多少场?

崔健:我觉得应该能演到50场是比较(理想)的,有的音乐家可能会更多,但是这个音乐形式,一多的话可能就会变得雷同,每个人演奏的形式不一样,有些人可能就是十年不演,一演就连续多少场,是这样的。但其实一年的演出场次只是一个数字,我只是这样举个例子。

更重要的是人们能够通过我们的音乐场次,能够发现积极创作的生活形式,可以是一种生活美好的标准,做音乐光荣,又能养活自己,又能把自己的思考和音乐家的生活方式、音乐家的价值观念影响年青人。因为我觉得每一个艺术品都涵盖着这个艺术家最宝贵的价值观和他的人格魅力,他的力度,这是我们现场最主要的东西,当你长期看就会发现,你逐渐的会受到影响,这个时候你会发现生活很美好。

其实(我们的)出发点非常非常简单,就是你能看到很好的艺术品,很好的艺术家,你爱的人,你根本不用跟他怎样交流,通过他的艺术你能够感受到你很喜欢这种生活气氛,这就足够了。

网易娱乐:在8月27日工体“怒放”演唱会,你最后一个出场带领全场的观众一起唱“记住这一天,2010年,8月27”,当时我虽然坐在后面,但还是被带动得很激动。可是在那之后我就在想,你说记住这一天,是把它跟之前你发起的“真唱”运动的意义是相提并论的。可是像这样的一场,我们需要记住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崔健:那我只能说你被忽悠了,其实我在哪儿唱歌都是让人“记住今天”,因为这个事件你认为它是很大的一天就是很大的一天;你认为就是一天的晚上,就是一天的晚上。我们那天的演出就是那天,如果我要是在今天晚上演出,我就会说“记住今天”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我觉得好的音乐会,你要是想把自己的个人情感追放在里面,这是你个人的事儿。

摇滚乐和音乐形式都不会因为这一天而怎样怎样,它该怎样还是怎样。

“那些看起来风花雪月的,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是堕落的”

【我们文化中的宽容会让我们失去尊严】

网易娱乐:说到真唱运动其实到现在也有7、8年的时间了,你觉得到现在,因为你最近参加的演出也比较多,你觉得现在的演出市场有因为这一场你发起的真唱运动而变得更好了吗?又有哪些是它还无力改变的呢?

崔健:真唱运动有一个很明显的成绩,就是让人们知道假是丑的,同时觉得摇滚乐是严肃的,真实的表达自己的价值观的一种正面的展现,展示。摇滚乐的生活态度是积极的,而那些看起来属于风花雪月的,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是堕落的,他们通过他们的表演形式好像看起来似乎是健康的,但实际上在里面藏着一种非常非常势利眼,非常非常虚假的生活价值观,大家能看到这一点。

这种东西时间长了以后,你就会逐渐的改变一个土壤,这个土壤比较理想的改变之后的状态应该就是大量的创作人员出现,大量的年青人,大量积极的对待生活的人出现,而并不是大量积极的对待数钱的人的出现,而是对待自己自我表达的人,当这种诚实的自我表达,诚实的表达自我的这些人越多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一种真正积极的生活的价值观在与各个角落里的人呼应。而除了欣赏你的人,跟你竞争的人,甚至敌视你的人他们都要有一些反应,关于这种反应,就是改变的土壤。

网易娱乐:目前看来,就是现在主流的这个音乐市场并没有比几年前好,也就是真唱运动带来的影响还是有限的?

崔健:这种问题只能说明,就是我们太弱。还有一种问题就是我们大家的这个宽容是否就是在给我们的后代埋下祸根?我们这种宽容是我们的文化特点,还是我们的文化劣根、弊病?宽容这种东西的意义会不会最后逐渐造成我们这14亿人口的创造力、想象力不如人家几千万人口的多?我们出来的一个产品只能在国内反复的消费,根本走不出国门。人家会认为你们这个国家的年青人没有想象力,你的国力及各方面都会受到影响,完了我们一天到晚的穿着人家的衣服、拿着人家的牌子、听着别人的音乐,看着别人的电视,同时看着别人的节目,你就会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尊严。

这种尊严不是你个人的损失,而是一个人类的损失,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出头露脸的这些年青人拿不出自己认为与众不同的精神的时候,人家会尊重你吗?

【我对年轻人谈不上失望,因为没有希望】

网易娱乐:你从来没有期待自己所做的努力能发挥比现在更强大的力量吗?

崔健:没有,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件事是有一个这么明确的目的的。我认为这件事可能就永远都是一个悲壮的,它永远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但是我永远都要做下去。

当然我希望有很好的结果,但是我就知道,实际上这个东西是跟体制,跟我们的文化结构和跟我们本身自己的长期的思维习惯、生存习惯产生出来的一种价值的判断。实际上大家都已经把价值这种理性的判断和对现实观察的判断都分家了,大家已经不是在谈论道德或者谈论一种基本的理性的原则,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一个长期的利益所造成的,这个东西根本就不重要了。

只不过今天赢了,明天输了,说白了大家都是墙头草,谁赢了?等真唱运动真正有一天成了一个大的立法以后,大家可能会觉得真唱挺好的;当失败的时候大家也会说,这个东西弄个笑话就完了,老崔又自我炒作一下就完了,这种话我都听过,耳朵都听烂了。我们对一件新生事物出现的判断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利益和生存,和自我安逸的环境的这种小的平衡的技巧的释放,大家都觉得自己挺聪明,都不参与这个事儿。这也是一、两千年中国人入世生活的一个思想工具,基本上都是这样。

网易娱乐:从你的话来看,你对现在的年轻听众是失望的?

崔健:这个东西又容易产生另外一种八卦或者炒作的点,实际上根本不是,不是这么简单的可以表达清楚的事儿。这跟失望不失望没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为什么不这样?我们这代人也一样,我对我们这代人也有失望,你干吗偏要谈失望这两个字呢?因为我们大家都这样长期生活过来,我们对很多东西,失望和希望是一对孪生姐妹,没有失望就没有希望,希望的意义就不存在,所以都是从不满意到满意。

当你长期的不满意,你才会觉得这个是一种连失望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就意识不到,觉得挺好的。当你不断突然的时候你会发现失望是你一个希望的开始,你对一件事产生了明确的观念、态度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对这个事儿有一种失望,当你什么态度也没有的时候,对它根本没有希望的时候,也就不会产生失望。

【列侬若活到今天应该像个邻居家的老大爷】

网易娱乐:今年是列侬的逝世30周年,我知道他的音乐一直对你有蛮深远的影响的,你还记得第一次听到列侬的音乐是在什么时候吗?

崔健:我记得我是看到了乐谱,而且我还想翻唱他的歌。当时记得曹平和曹军到我们团的宿舍还是到哪儿,带着一把琴,他们俩唱二重唱,唱披头士的歌的时候,给我的印象甚至大过我真正听披头士的音乐。我当时觉得摇滚乐可以是这么混蛋和轻亵,当时的感觉是这样的。

网易娱乐:那首歌是什么还记得吗?

崔健:当时听的什么歌我忘了,反正就是听他们俩唱歌。就感觉这帮人是有一个很明确的生活态度,同时又这么轻亵,而又不做作,就是那种感受。

网易娱乐:对他这个人你有没有一些自己的了解?

崔健:我并不是主动去研究看他的书的人,我就是听别人说,或者接触一些人,间接的谈论他的时候,是这样的理解。而且我见过他的儿子,我还去过大野洋子的家,通过这些理解,我觉得他是一个平常心很强的人,做音乐的人不会觉得他有多么高不可攀,或者就是不可接近。实际上我有一种感觉,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我会觉得他就像我们家旁边一个老大爷一样,你和他聊天的时候会非常单纯,非常轻松,而且一点都不是那么像人们想象的那种不可接近的。

网易娱乐:现在有一个说法,我们从八十年代的那个时间真正接触到西方摇滚乐,就说西方摇滚乐是我们国内目前摇滚乐的一个启蒙,或者很多其他的一些摇滚乐手像我之前采访郑钧的时候,他也谈到列侬的音乐对他产生了这么深远的影响。你认为披头士的音乐真的对我们现在中国的摇滚乐现状还有营养在吗?

崔健:披头士的音乐已经成为了经典了,一旦成为经典以后,每一代人都会融进每一代人的情感,就像我们现在听贝多芬一样,仍然能够找到我们这一代人心里活动的一些影子,在他的作品里面你仍然能找到,甚至自己愿意(觉得)他写的音乐就是你的,就是在为你写的,几百年前的音乐就已经历历在目了,这就是经典的价值。所以我觉得当你每次听到披头士,听到这些经典的作品的时候,它就是你旁边的人在唱,根本不是什么,就像我刚才说的,根本就不是高不可攀或者不可接近的情感,你会发现你昨天的情感通过这首歌都能表达出来。

网易娱乐:但是你会看好国内会出现一个中国的列侬吗?

崔健:从市场上千万别这么想,这么想有点太功利化,当然我并不是批评你问的这个问题,我只是觉得可能这种东西,所有人都是在对自己所接触的文化,生活环境的一种不满,总是有一种期待的。所以我觉得在这种问题上,其实更多的应该考虑的真的不是音乐本身,而是你自己生活的本身。当你逐渐逐渐的对自己的灵魂深入关注的时候,就会非常自然的有一种状态,甚至有一天可能会自己拿琴来写一首歌,备不住自己就火了一把,那你干吗不做这种事呢?

网易娱乐:好的,非常感谢你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

主持/编辑:黄星 视频/图片:春哥、663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