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视频实录分段视频往期回顾核动力娱乐首页

本期导读:4月28日,高晓松将在北京举办16年后的第二场个人作品音乐会。对话《网易星态度》,近年频繁在各领域"跨界"且均成绩不俗的他,一方面着重强调"做音乐才是自己看家手艺",另一方面也半是调侃半是慨叹"没有比音乐生产者更弱势的群体了"。


高晓松

高晓松,1969年生人,1994年的《校园民谣》到1996年的个人作品集《青春无悔》令其以词曲人身份声名大噪,近年触角亦伸向电影导演、写作、评委、主持人等多个领域。
访谈全部文字实录

高晓松 态度语录

我一共只发表过70首歌,和我同时代的作者出上万首都不稀奇。这其实也是因为盗版成全了我——反正也不挣钱,你想一首歌800块,我师父黄小茂发表1400首,也是一首50,后来800,最高的时候几千块钱,也就这样。那你说20年1000首歌,挣的钱算下来就是一个民工。如果我靠音乐生活,我最多也就是网易这公司里面一个刚来头两年的员工,屌丝。

这个著作权法新草案我们都知道是谁在后面操盘,出台背景其实很清楚,大家都认识到该给钱了,不能不给钱,不给钱,我们这儿没人生产音乐了,那你们卡拉OK别开了,音乐台也别开了。要给钱!你知道,钱的味儿一被闻见,伸出多少只手来。所以说,最弱势的群体就是生产音乐的这些人,被欺负了这么多年,好容易人家意识到要花钱买音乐了,但那些人又不想把这些钱给到我们手里。

我现在什么器官都不用克隆还能活三十多年,我再换俩肝,再做七八个胃,那我且活呢,所以要为了以后至少二十年靠回忆生活的时候未雨绸缪。二十年不短的,你现在就要储备这个东西,为自己的晚年生活做储备。我希望我晚年靠回忆生活的时候可以看到我自己的作品还在流传,能听到我自己的作品还在被人唱起,我希望到我死的时候能有非常好的纪念的音乐会和电影展,当然可能书也会出个集子。

我其实并不介意说入狱的那些事儿,但我介意到处说,尤其我不愿意在有东西要卖的时候说,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男人所为。卖艺就卖艺,卖身的时候卖身,这俩分开卖。

分段视频

网易娱乐:就能见着我(笑)。以前见到高老师还比较好说,直接就是"著名音乐人高晓松",现在这个头衔显然不太适合了,我都不知道前面加什么样的Title了,您最近又出书,做视频节目的主持人,反正……

高晓松:但是我自己最珍视的还是这个"著名音乐人"的称号,因为我觉得这是比较看家的手艺嘛,后来你的一切其实是因为这个,你要没这个,后来的一切都没有。再一个就是我心里最深处的,我还是觉得那是正事儿,所以我还是觉得,比如说这个月底要开音乐会,28号,这个音乐会,我投入的比电影精力还大,虽然电影很繁复啊,要投入很多精力,但那只是按照程序,但音乐会是不该我管的我都管,每个乐手、每个细节,最好东方亮了西方也亮,别东方不亮西方亮。反正音乐这事儿要退步了或什么,那是对我打击(很大的),就像你上学一样,你也谈恋爱、你也踢球、你也组乐队,但是你学习成绩突然差了你觉得……

网易娱乐:正事儿没干好。

高晓松:对,正事儿没干好,这就有点儿不太好。[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网易娱乐:虽然高老师的音乐作品越到后来,我们看到的类型化越多,但您作品永恒的主题还是青春?

高晓松:其实我觉得我的音乐更多写的是成长,因为那时候年轻,所以那时候写的东西青春的时候,后来有些东西其实写的是更久远一点的成长,因为我老觉得在成长面前,包括爱情,都很没意思,那都是成长,你18岁的时候,换了谁搁你面前你都会迸发那种热烈的爱情,你都会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你都会写一万字的情书,因为这是成长。换了谁在你面前,你也会那样。

网易娱乐:用你自己的话说,今年42都过了两轮三七二十一的年龄了,现在怎么看待,如果当年,那时候,符合当时心境的一些歌声响起时,您觉得自己产生的这十几二十年的变化是巨大的吗?

高晓松:不是巨大的,我听到那时候我自己写的东西的时候,基本上是两种东西,一种东西是"哎哟,那时候我可真傻呀",岁月证明了我那时候想的是错的,比如我听《同桌的你》,《同桌的你》,写的是什么意思呢?天下只有我疼你,只有我爱你,你只有嫁给我才能幸福,你跟别人绝不幸福,你肯定不幸福,别人肯定把你弄哭,别人肯定都欺负你。。。。[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网易娱乐:您对目前国内音乐的情况……我记得两三年前咱们小聊过一下,又过了这段时间,你觉得是更好了还是更糟糕了?

高晓松:大家每年都说"谷底",也不知道什么是"谷峰",跟股市有点儿像,反正是这样的,音乐跟股市其实不一样,每年听音乐的人其实越来越多,卡拉OK越来越多,被电影院多十倍都不止,没有一家卡拉OK倒闭,音乐台,靠音乐牟利的电台,广告收入越来越高,也没见哪个城市撤掉了音乐台。

网易娱乐:最近关于《著作权法》,翻唱的这个法案………

高晓松:翻唱只是草案其中一条不合理,后面还有给互联网免责的,还有强制必须授权给组织收费的,翻唱只是一个小事儿,这个法案最大的问题是它法定建立了一家有无限权力的大机构,我们所有人……但这家机构最可笑的是不会给音乐投资人一分钱,但它负责去收钱、它负责授权、它负责定价、处置,所有给音乐花钱投资的人没有权利处置自己的财产,它一分钱不投,但它有权处置你们所有的版权,它决定给不给别人用,收人家多少钱。[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责编:黄星 主持:黄星 编辑:夏唯一 视频/图片:网易视频组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