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盗墓"更精彩的是"撕逼" 鲜肉多了是好事?
.

(文/派翠克)还有一天,《盗墓笔记》就要上映了。在低迷的7月过去之后,这部集合了“大IP”“小鲜肉”等等当红要素的电影早已被看做是暑期档的救市之作。然而从影片宣布杀青开始,戏外各种横生枝节的“大战”,早已让这部娱乐大戏走出了影院,全方位的展现了“撕”这个动作到底能有多惨烈。

从爱豆与粉丝不同阵营间的“撕番位”,到发行公司之间的“撕排片”;从鹿晗神秘消失于每一场发布会到乐视黯然让位于世纪长龙;电影版《盗墓笔记》一直秘不示人,即便在多个发布会上,原著者南派三叔一再地宣称“这回我们是真盗墓”,也无法阻挡所有的注意力早已偏移到了电影之外。


"撕资本":组局10亿保底换发行权

撕番位:"瓶邪"发布会上生不见生

撕番位,鹿晗与井柏然绝对不是第一组对手;这个从日本引进的概念在国内被无限放大。早前便有某部魔幻大片的续集里,两位女主角各跑不同的宣传场次;今年又有《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剧版里男主和女主粉丝番位之争。但在这些遭遇战之外,《盗墓笔记》的这场番位大战监制就是一出连续剧啊。

谁都不知道今年1月17日的杀青发布会是不是鹿晗与井柏然两人最后一次同框。反正从那以后,《盗墓笔记》的发布会便只有张起灵的扮演者井柏然独自撑场。两位小生自此互不相见,不和传闻不绝于耳。结果就是,当电影只剩5天就要上映时,首映礼上,终于有记者问到,为什么鹿晗没有来。井柏然在否认不和传闻之后回复了一句:"我不是他的经纪人。"

所以说,一切都是经纪人的问题咯?

到底这场大战从何而来?时间还要拉回到1月13日,《盗墓笔记》官方微博发布的第一组海报。这组晚上9点59分发布的海报配文把鹿晗放在了第一位,而井柏然放在了最后一位。这可直接让不少井柏然的粉丝勃然大怒,直接给官微发了私信,质问把井柏然放在最后面是什么意思。当时官方给出的答案是压轴。然而这个回答粉丝们并不买账,隔天井柏然的经纪人亲自发了条微博。虽然秒删,但现在还有截图在网上流传。

这条微博的重点不少,首先强调鹿晗方面临时起意,希望在单人海报上加入番位;同时还明确强调鹿晗第一井柏然最后已经是最大的忍让,但是所有海报里,井柏然的形象必须出现在画面的左边;最后还不忘了说明井柏然拍戏兢兢业业顾全大局,而鹿晗则近过半时间都在请假。

这场番位间的"一战"以两人亮相1月17日的发布会告终;然而还没等征程戛纳,"二战"的腥风血雨又一次拉开了帷幕。

第二轮的番位大战始于5月9日;晚7点56分,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发表律师声明,提到诸多网络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对井柏然及其经纪团队无端抹黑甚至辱骂,内容涉及"井方团队上演偷跑""恶意截取影片中合作演员的丑图并联动营销博和论坛扩散""胡编乱造、敢做不敢当"等严重贬损井柏然及其经纪团队的言辞。井柏然方将向其追责。

而鹿晗的经纪人杨思维则发表微博长文,直接回应今天再度发生了几个月前几乎一样的事情。强调经纪人的工作就是看到长远,设计路线,分析全局,做出最有利于艺人的判断。同时在最后还提到:"几个月前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愿意理解为冲动,并接受了私下道歉也努力寻求和平相处之道,但是一而再这种做法,为了做新闻则不高级,为发泄情绪太小家子气了。不足以参考,愿各位同行共勉。"

这第二次番位大战似乎又是以井柏然的胜利而告终。5月《盗墓笔记》在戛纳的宣传,他和马思纯与乐视、上影的高层一起出现在了电影节。发布会上,除了现场的大幅海报提醒媒体,这部戏里还有鹿晗扮演的吴邪之外,井柏然俨然已是第一主角的待遇。

随后的几次转折可以说是番位"二战"的余波;7月13日,《盗墓笔记》"秘境"发布会上,鹿晗井柏然双双缺席,在群访中,南派三叔的一句话耐人寻味:"都是欲望在作祟。"然而从这次发布会之后,《盗墓笔记》官方微博的物料发布,鹿晗永远比井柏然晚半个小时;

而到了7月31日的首映礼上,井柏然已经是男主角的待遇,场外也是用大量鲜花组成的井柏然名字,已然是井柏然专场。而此前上影总裁任仲伦在接受网易娱乐专访时说的:"相信两人会在之后更重要的时刻共同亮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兑现。


"撕资本":组局10亿保底换发行权

电影版的《盗墓笔记》似乎一直和戛纳有着不解之缘。2014年5月16日,《盗墓笔记之七星鲁王宫》的概念海报登上了戛纳电影节的场刊《银幕》的首日封底以及《好莱坞报道者》的内页。然而两年前,这部电影的版权方及出品方还是欢瑞世纪,发布的通稿里,则包括星皓电影和光线传媒。

在两年前的这些新闻稿件中,欢瑞世纪的董事长还信誓旦旦的宣布,《盗墓笔记》系列将被改编为8部系列电影。《盗墓笔记之七星鲁王宫》也是系列电影的第一部,将于2015年正式开拍,全球发行工作已启动,预计2016年暑期全球同步公映。

事实上,当年手握版权的欢瑞正是网剧版《盗墓笔记》的出品方,而该剧的导演之一郑保瑞恰恰为星皓电影拍摄了两部《西游记》。然而到了2015年,《盗墓笔记》亮相上海电影节时,再发通稿的时候,不仅名字去掉了"七星鲁王宫",出品方也变成了上影集团、乐视影业和南派三叔自己的公司南派泛娱。

在网易娱乐向南派三叔询问资方变动的问题时,他打起了太极,盛赞现在的资方"在做资方擅长的事"。至于是不是因为对网剧版的不满而拿回版权另寻合作,我们不得而知。但从2015年开始,这部电影就终于变成了和上影集团合作多次的李仁港执导。而通稿中则强调,《盗墓笔记》自2013年由上海电影集团立项以来一直由上影团队稳步推进。

所以从欢瑞到上影,从南派三叔卖出版权到自己的公司南派泛娱加入到出品制作,影版《盗墓笔记》的资本层面可谓暗涌不断。而今年的6月30日,世纪长龙则加入了出品方队列。在其所发布的通稿中,这家公司变成了联合出品,同时还拿下了电影的发行权。

由此看来,7月13日的发布会与其说是为了展示电影中出现的道具,倒不如说世纪长龙才是需要曝光给各家媒体的。从戛纳发布会的上影、乐视平分秋色,到7月13日"秘境"发布会上,任仲伦亲自感谢了以世纪长龙为首的发行公司,其中资本层面上的变换不言而喻。而直到这一天,才是真正意义上向媒体公布世纪长龙的加入。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世纪长龙此番获得发行权的重要筹码则是组局10亿的保底,为此世纪长龙还将母公司鹿港科技拉进了《盗墓笔记》的局内,在7月13日的发布会上,不仅让主持人喊出剑指20亿的票房目标,更是将这一口号变成标语印在了发布会现场。


"撕宣发":国内最难做的宣传与发行之一

据了解,《盗墓笔记》的宣传团队到目前为止,至少变换过四次:宣传公司间的先后接盘不得不说也是《盗墓笔记》面临的"险境"。

在撕番位的第一回合中,井柏然的经纪人也在其微博中直接点名,质问宣传方案。

这也只是这条宣传之路上"受难"的开始。5月的征战戛纳则像是"出力不讨好"的典范。据知情人士透露,整个电影节下来,《盗墓笔记》共计花费了约500万元,除了鹿晗没有出现,井柏然与马思纯两人也没有踏上开幕红毯。据悉,还要在发布会之外不遗余力地与艺人沟通品牌商的要求。

从戛纳回来之后,宣传公司出现一次变化。然而此时的宣传工作比此前难上加难,需要额外照顾艺人间的"番位"问题。于是到了电影将要上映之时,宣传团队再次更换,宣传工作也是依旧不易,在后期发布的物料中,就没有以角色为主的海报出现,而所有海报主打的宣传竟然是导演、编剧和监制三人。预告片中"瓶邪"共同出现的画面也少之又少。一直主打"安全牌",除了避免在发布会群访中有记者提问关于任何主演不和传闻,在会后的采访中,也一再叮嘱各家记者,麻烦问和电影相关的问题。

宣传不好做,发行也完全是各家公司暗战的场合。在乐视出品与发行并重的时候,曾经有大量稿件分析乐视的IP战略布局,并直接和爱奇艺进行比较。然而随着主发行方被世纪长龙拿去,乐视在《盗墓笔记》目前的曝光量越来越少;而在《盗墓笔记》首映的第二天,便立刻宣布李仁港签约乐视影业。此前这位香港导演曾与上影集团合作了多部电影,这次是否是对上影集团的"报复",在我们询问过相关人士后,也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都是欲望在作祟。"南派三叔这句发布会上的名言可以说是《盗墓笔记》电影的写照。在电影市场依旧红火的当下,可以说想进来分一杯羹的商人们都有内心隐隐作祟的欲望。如果不是欲望,大概也不会有戏外如此精彩的撕逼,大概观众们、各家粉丝们看电影的时候也会实现人与世界的大和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