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做了25年导演,尔冬升的作品几乎没跳出过香港。即使《门徒》里有内地阵容加入,经他手监制的《窃听风云》系列,香港始终是故事的主舞台。即将在2012年1月12日上映的新作《大魔术师》却穿越到百年前的北平,顶着1500万美金的投资,要梁朝伟操京腔,天桥上变戏法,种种迹象都看似逆着地域差异来迎合,但从小听着父亲在家放京剧、在邵氏片场说着普通话成名的尔冬升和这部电影之间本来就有着渊源,那些过去甚少在他电影里出现的元素也不是为了挑战自己的底线而来。

从《大魔术师》谈到武侠片,尔冬升的话总是藏着“谨慎”二字:“既然我拍一个比较大众、商业的戏,就要躲开所有的麻烦。我们送审的时候可能有二、三十个点是要修改的,我一下就把它全部改掉”。在电影动辄以“超越”、“颠覆”为卖点的时候,他在观察并躲过不少人因为头脑发热掉进的陷阱,但他不承认自己是保守的人:“我找不到一个方法就很没兴趣,你必须要找到一些让自己很有热情的东西”。但归根到底,或许还是他自己的一句话更适用:“我可以不卖钱,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拍烂片。”(文/阿花 视频/宋小卡)[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大魔术师》:“最难拍的不是魔术 是人的性格”

我觉得我住哪里都没问题,我要准备退休就在泰国退休,想在曼谷找个小房子。我住的城市必须要有海才可以,我不能每天对着亮马河。
    生活上像北方人,因为我们家里还是以面食为主的,我到现在都不喜欢喝广东汤。
    对北方的文化,我是没问题的。拍《大魔术师》的时候就不同了,还是要问的,我不是真正在北京长大,印象里都有些忘了,包括对白上的词句呀,还需要找人问。
尔冬升在《大魔术师》片场指导梁朝伟拍戏。

网易娱乐:你是不是不太喜欢北京,为什么在内地发展那么久也没在这边定居?

尔冬升:其实有考虑过,其实真正住在北京的导演并不是很多的,我知道我们这个行业里面大概常住的也就那二十几个人吧。(已经不少了)不是全部导演哦。陈嘉上、刘伟强也不是,他有工作室,但他也是住香港的。陈可辛其实也到处飞的,这里没有一个固定的家。现在反过来了,有些公司也在香港开办公室,所以有些人也回去了,到香港去。所以一直在变化。我觉得我住哪里都没问题,我要准备退休就在泰国退休,想在曼谷找个小房子。我住的城市必须要有海才可以。我不能每天对着亮马河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就喜欢海,没有办法,看到海我就觉得心情很舒服。

网易娱乐:但你觉得你更像北方人吗?

尔冬升:生活上像北方人,因为我们家里还是以面食为主的,我到现在我都不喜欢喝广东汤。广东汤不都有药材的嘛,我们从小家里不喝广东汤的嘛,生活上我还是北方人比较多一点。香港其实原来就一些水上人,香港人全部是不同年代的移民,没有真正的香港人。上海人是最大一批,以前1949年的时候是第二波,之前第一波最大的移民是抗日战争的时候。

网易娱乐:《大魔术师》背景放在北京,这跟你原来拍的片子完全不一样,但对你来说地域差异反而不需要去适应?

尔冬升:完全不会,小时候在香港,我记得我父亲买那种两个盘的录音带,我很小的时候他在家里就放京剧,所以我们的长辈基本上都是说普通话。兄弟之间才说广东话,所以对北方的文化,我是没问题的。拍的时候那就不同了,还是要问的,我不是真正在北京长大,印象里都有些忘了,包括对白上的词句呀,还需要找人问。但相对来讲比较容易一点。[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香港导演北上:“我可以把《忘不了》放在北京 但《失恋33天》我不会拍”

假设你叫我去拍《门徒》、《旺角黑夜》,我反而相对来讲比较轻松,因为从美术、服装、景啊都有我的心得,我比较知道我要什么东西。
    技术上其实是有不同的,当然这些很快就可以克服。比较难的其实是所谓这种大片幕后比幕前更大。
    每天几百号人吃饭,所以那些事情听得很多,但自己经历一次才知道怎么样去处理。
香港导演麦兆辉与尔冬升在电影拍摄现场。

网易娱乐:刘青云说你不像个拍喜剧的,因为你那么严肃。

尔冬升:拍喜剧没有说要笑着拍的,呵呵,从来没有的。(但开心点气氛不会好一点吗?)会好一点,就是因为他演员也学表演,会令全场大笑的,尤其是我们有个最厉害的笑弹闫妮嘛,她一出现,日本摄影师在机器前面都在笑,那个气氛会令大家轻松一点,但整个事情并不是轻松的。假设你叫我去拍《门徒》、《旺角黑夜》,我反而相对来讲比较轻松,因为从美术、服装、景啊都有我的心得,我比较知道我要什么东西。这个片的压力在于其实就没拍过。有很多东西要花很多精神的,包括每个人的衣服,其实我都不了解,就会有怀疑。哦,这个做出来原来是这样的?太多新的资讯了。对日本摄影师也是一个挑战,他们来要重新适应,在这个戏里还好,灯光师在八一厂拍过戏,所以灯光跟内地的灯光就合作得很好,摄影师全世界基本上都一样的拍法,大家都知道,一到现场你换什么工作人员,不同国家都可以拍的。但是要适应的就是,很多用词的方法不一样。比如说,机器开始的位置叫“起幅”、“落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两个字怎么写你知道,为什么叫“起幅”、“落幅”呢?

网易娱乐:技术上也有差异?

尔冬升:技术上其实是有不同的,当然这些很快就可以克服。比较难的其实是……我们现在所谓这种大片其实幕后比幕前更大你知道吗?在画面上看的并没有那么大,但幕后其实是很惊人的,每天几百号人吃饭,所以那些事情听得很多,但自己经历一次才知道怎么样去处理。还好这次在北京我们在怀柔拍的,那些群众都很听话,很合作。我最害怕的事情没有出现。

网易娱乐:你觉得最难处理的反而不是大牌演员?

尔冬升:不是!是群众跟特约演员。我没有经历过,但在上海那边就听说是很麻烦的,有时候那些群头啊、领班啊、有些也是村民打架什么的,还好我们比较顺利。但这个是工业上的事情,我们必须要面对。[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电影市场:“大家都想去爆冷门,但所有人都是跟风的”

如果拍时装你就很麻烦啦,就跟《新宿事件》一样,哇,我头都疼了,要怎么样去审批,但那个是香港发行的,你放大陆不可能,你自找麻烦,何必呢?
    我不太喜欢做一个事情,比如武侠片,基本上大部分我要指望着动作指导你知道吗?我很怕这样做事情,我希望任何麻烦出现我都能掌控的。
    大家都想去爆冷门,但因为一向所有投资人都是跟风的,没有人会发明新东西的,像《叶问》还好啦,这次比较健康,没有拍叶问的爸爸、妈妈、奶奶。
尔冬升说自己其实对拍武侠片有些抗拒,因为会觉得很被动。
在楚原导演的老版《三少爷的剑》中尔冬升作为新人被特别推荐。

网易娱乐:《消失的子弹》也是一个侦探片吧?

尔冬升:对,它是民初的,只能说它福尔摩斯那种(类型)。

网易娱乐:怎么突然间连着两部片子都对那个年代有兴趣?

尔冬升:因为那些年代比较容易通过,呵呵。这个很真实的,现在我说出来,你写出来也没问题的,电影局的人肯定也知道,都很有默契。现状是这样嘛,因为那个片里面有贪腐的东西嘛,如果拍时装你就很麻烦啦,就跟《新宿事件》一样,哇,我头都疼了,要怎么样去审批,但那个是香港发行的,你放大陆不可能,你自找麻烦,何必呢?你干吗浪费那么多时间你的生命在那个地方?我觉得完全不值得。

网易娱乐:你好像不喜欢拍古装武侠片?

尔冬升:其实我是有点抗拒,当然一直有人叫我拍,我也有剧本在手上的。而且我没有找到一个新的方式去拍。《龙门飞甲》我还没看呢,徐克就是发明家,当他一出手的时候,谁拍武侠片最厉害大家都知道,他状态一回来就是他。早一代张彻导演的那些不说了,这二十年所有武侠片的东西不是就徐克带动的,你能超越他吗?你不能超越他你拍你怎么去拍?我没想到一个方法。而且我觉得现在比较被动,我不太喜欢做一个事情,比如武侠片,基本上大部分我要指望着动作指导你知道吗?我很怕这样做事情,我希望任何麻烦出现我都能掌控的。但如果一拍武侠片的时候,那个掌控的人不是我。再加上现在需求那么大,每个指导都那么忙,何必呢对不对?等他们没那么忙再说吧。

网易娱乐:你是不是比较保守?其实也不光是徐克,也有别的导演在尝试实现自己心目中的武侠,比如陈可辛,但在一个题材上你顾虑的东西却那么多。

尔冬升:不是,我可能从兴趣上内心已经有一点点抗拒。

网易娱乐:因为以前自己已经拍过太多武侠片吗?

尔冬升:其实在《卧虎藏龙》之前,我正想在筹备《三少爷的剑》,因为我也看到那么多年已经没有(武侠片),我现在拍一部可能有新鲜感,我们来算的话,是每五年换一拨主流观众,理论很简单嘛,小孩十岁的时候你不会给他出去看电影,十五岁你会让他跟同学去看电影。如果隔了十年没有的时候,对内地一般的观众它就是个很新鲜的东西。那后来(《卧虎藏龙》)一拍,慢慢又很多古装大片的时候,我就觉得不要去,一去就跟风,好像没什么意思了我觉得。我们的电脑特技又到了瓶颈的时候,你没有办法超越,这个原因其实是市场的问题,其实我们的市场还没到那么奢侈的程度,现在已经很奢侈了,但整个市场的回收是没法办法让我们去美国或者新西兰做电脑特技的,你负担不起啊!韩国其实又不够用,根本很好笑,大家都知道特效比起美国完全不达标。你又没有钱,硬去做的时候你怎么能做到?所以起码要有一个新的观感。比方说乌尔善,年轻一代拍广告出身的,但其实他也是受港片影响,他(拍的片子)里面有黑泽明、徐克的东西,但他说故事的方法已经有新鲜感了,我觉得蛮好,起码很特别。如果我找不到一个方法就很没兴趣,你必须要找到一些让自己很有热情的东西。

网易娱乐:那你看得懂内地市场吗?

尔冬升:看不懂,没人看得懂。我告诉你,现在我问明年会流行什么戏?没有一个人能回答的。大家都想去爆冷门,但因为一向所有投资人都是跟风的,没有人会发明新东西的,像《叶问》还好啦,这次比较健康,没有拍叶问的爸爸、妈妈、奶奶的你知道,以前香港起码拍二十部,现在很健康了,拍着拍着就自然死亡,以前什么师叔啊都拍出来了。我觉得还是因为它始终是很高风险的行业,不可能猜到每个观众想什么,有些戏,你以为可以的,但大家都不认可,就不进场,很奇怪;有些戏是全部行家不看好,突然间观众全部去买票,真奇怪。如果有专家的话那早发财,不可能猜得到的,我自己都试过,好像《新不了情》,全香港都以为我垮定了,怎么会卖钱?你现在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卖钱。[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电影生意:“这个行业就五家公司是能合作的”

第一,还是要把那个戏保持基本的水平,整个在我们就是工业上的一个眼光来看出来,能到达标。你如果还不到达标的话,你找多厉害宣传的人都没有用。
    基本上我也不认人,你看我现在当了会长了,基本上全部导演我都认识,以我的心得而言,我认剧本,我不认人,认人没用。

需要把它规模再作大才能吸引观众,而观众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回收压力越来越大,我的压力也更大。

《窃听风云2》取得了非常好的票房成绩。
尔冬升的新作《大魔术师》1月12日上映。

网易娱乐:去年的《窃听风云2》卖得那么好,大家都把它当成是一个制作和营销的成功案例,你有料到它的卖座吗?

尔冬升:《窃听风云2》其实我也说是意料之外的,但我觉得那个戏确实比第一集拍得好,我一直不担心的,我的目的跟老板差很远,我先算完了回收归本是多少钱,基本上就冲着那个,我不会有很大野心。

网易娱乐:老板不会给你定个期待的指标吗?

尔冬升:老板当然希望啊,一开始就和我说两亿吧,我说到不了两亿怎么办?终于过了,那多开心啊,我就想先往一亿(努力),一部比一部好就可以了。基本上,警匪片这样的题材我们手上就两组人,一部一部慢慢渐进就好了嘛。

网易娱乐:你判断一个片子的成绩好不好,首先得过自己这关?

尔冬升:第一,还是要把那个戏保持基本的水平,整个在我们就是工业上的一个眼光来看出来,能到达标。你如果还不到达标的话,你找多厉害宣传的人都没有用,没有用的。因为你觉得片投得不值,下次就不会再给钱了。

网易娱乐:其实你心里会不会有个黑名单,碰到拍烂片的人就避免跟他们合作?

尔冬升:有,绝对有。但是很少部分是以他的人来去判断的,有些人很麻烦的,但只是占很少部分。基本上我也不认人,你看我现在当了会长了,基本上全部导演我都认识,以我的心得而言,我认剧本,我不认人,认人没用。

网易娱乐:《窃听风云》据说就是麦家辉和庄文强拿着剧本找你的,第二部呢?

尔冬升:第二部就很自然了,第一部戏是他们三个人嘛-还有一个是执行的监制,也是演员,叫黄宾的。他没有办法拍那个戏。(因为资金?)不是,是创作上的问题,因为我跟那一行好,所以我就开始帮忙,然后已经没有公司拍了,那我就变得很顺理成章我就可以拍,没问题,我就帮他找资金。第二部反而很轻松。

网易娱乐:是因为大家熟悉了,磨合更容易了?

尔冬升:熟了,因为你当有了信心之后,第二部我觉得整个出来水平比第一集高很多我觉得。他们已经拍了很多部了,第一部的缺失我就不说了,我自己的感觉是这么样。第二部我用我的要求提醒他们,会比较客观一点,他们完全改变了。我也希望跟他们再拍一部,希望明年可以拍,后年的暑假上,《窃听》拍到第三我觉得应该要停了,因为它越来越困难了,第一部其实并不贵,利润非常高,到第二部整个剧组已经翻倍了,也碰上现在这个拍戏成本提升得很厉害,但怎么样都要比上一部规模要大一点,因为它是同一个系列。观众他不满足了,下一部戏你要怎么样拍呢?我们有三个主要演员,是不是就要三位内地演员?再加上老外呢?需要把它规模再作大才能吸引观众,而观众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回收压力越来越大,我的压力也更大。[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文/阿花 视频/宋小卡 编辑/叶小凯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