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文/琳距离)由于农历新年的“冲击”,2011年2月的华语唱片市场继续走低,发片数量少,大片数量少,音乐种类少,整体风格也十分单一。这也反衬出了这十年来华语乐坛的主旋律,向下再向下,探底再探底。只是目前不得而知的是这个底部持续的时间有多久,还有未来能否出现真正意义上的“触底反弹”。罗志祥毫无疑问稳当2月乃至上半年台湾市场的头号天王,去年《罗生门》15万销量让他坐稳销售天王头把交椅,而今年的《独一无二》则终结了一月潘玮柏的销售神话。

罗志祥称霸碟市 签唱会促进实体销售

挟去年台湾地区唱片销售冠军之余威,罗志祥日前带着新专辑《独一无二》来到上海大悦城进行签售,唱片公司金牌大风还用20万元人民币买下该商场一面200平米大小的外墙张贴海报做宣传。

    罗志祥上一张专辑《罗生门》在玫瑰大众销售榜的冠军位上蝉联了10周之久,经RIT(财团法人台湾唱片出版事业基金会)公示,以在台湾售出154218张的销售成绩,成为2010年台湾销量榜NO.1。而新专辑《独一无二》延续了罗志祥在台湾的高人气和影响力,首周以74.6%的销售比空降冠军,这是历史上G MUSIC排行榜最高纪录。上一张最高销售比纪录保持者是2009年蔡依林所《花蝴蝶》,当时这张专辑以68.11%销售比拿下了玫瑰大众榜有史以来最高成绩。罗志祥接下来将面对实力强劲的最大竞争对手孙燕姿,能否继续蝉联冠军,最大压力便是3月8日孙燕姿的复出专辑《是时候》。但由于孙燕姿新专辑只发首版不发改版,而其注重数字无线发行的音乐路线与罗志祥的实体唱片路线大相径庭,也预示着罗志祥的后劲势必更足。

    首周销售比高开达到74.8%的情况下,《独一无二》第二周的销售比依然坚挺的达到了31.3%,可见罗志祥的号召力。而鉴于《独一无二》专辑比过往专辑更侧重前期预购宣传,多场签唱会的到来确保专辑会持续保证了稳定的销售量。罗志祥是人气带动购买力的代表,金牌大风在宣传部署方面也表现的有条不紊,正式版推出一个月后的3月18日又将紧接着为专辑进行改版发行,力求为《独一无二》掀起又一波销售高潮。上张《罗生门》1月15日在屏东和高雄举行的预购签唱会上,两场共签破逾4千人次,至24日罗志祥回到台北西门町再办签唱会时已经宣告专辑发行9天销量九万的佳绩。可见,歌手参与签唱会的形式确实为销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虽然作为一个偶像工业下的流水线产物,这张专辑一方面它继续加强了限量版贩售+签唱会的形式为唱片促销,另一方面在加送的写真集中,金牌大风根据定位将写真集分成了“绅情款款”“花花仕界”两个版本,以绅士+潮男的形象推出,这和整张唱片的定位如出一辙。《独一无二》 继续与韩国流行舞曲做更精密的无缝对接,而主打歌《拼什么》的出现则强化了罗志祥的“劳碌天王”的形象,一下子提升了歌手的年龄形象。用打拼的精神打动人心,这可以说是对于搏命宣传的罗志祥的最佳褒奖。

假唱片发行真数字音乐 专辑“单曲化”时代到来

2月底,陈奕迅推出全新广东EP《Stranger under my skin》。该张新EP分为两张碟,一张收录了5首广东歌和一首英文歌,另一张会收录3首特别的国语歌曲。包括陈奕迅与王菲合唱的《因为爱情》,该首歌曲是李亚鹏和徐静蕾合演的电影《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歌曲,另外还有他独唱的另一首电影歌曲《等你爱我》,及早前和黄韵龄合唱的《乐园》。


    2月的碟市暗示了未来华语音乐“单曲化”的走向。往往一张唱片的成功都要规整到一首单曲的成功。就好比方大同的翻唱专辑最后人们记住了《红豆》,而陈奕迅的最新EP《Stranger Under My Skin》人们只记住了《因为爱情》。在陈奕迅的EP中,他将9首歌曲拆分成两张EP,一张是由舒文舒文监制的6首广东话歌曲,另一张则收录了与黄韵玲合唱的《乐园》以及《将爱》的两首歌曲,令唱片的附加价值陡然提升。舒文作为香港中生代与新生代代表,在《Stranger Under My Skin》中似乎想延续人山人海的模式,但作品本身距离EASON的旧作还是有着较大差距。在整张大玩黑色幽默与灰色意念的概念唱片里,两首K歌堪称全碟内最有商业价值的作品,一首是黄伟文填词的《苦瓜》,另一首则是与王菲合作的《因为爱情》。《因为爱情》《等你爱我》两首单曲因为《将爱》的热映而家喻户晓,虽然风格和EP本身格格不入,但BONUS的格式已经决定这张“假EP真单曲辑”的唱片本质。

    在梁静茹的《情歌没有告诉你后》,老东家相信音乐趁势推出了《现在开始我爱你》新歌+精选。这是一张无所谓好坏的惯例性唱片,甚至没有一张全新照片,但《比较爱》《蔚蓝海岸》两首单曲还是反响不俗。虽然陈珊妮、潘协庆所写的两首歌曲估计是专辑下淘汰的作品,但在梁式新风格尚未得到全面认可的时候,两首单曲反而能获得原有歌迷的认同。

    毫无例外,张震岳新专辑中也显现出了“单曲化”的趋势。因为这张专辑的发行方式在两岸三地截然不同,新碟在港台进行实体EP发行,收录五首歌曲,而大陆地区只实行数字发行,收录10首单曲,将喜好与选择权交给了听众。专辑收录的《相信你》、《我想要的感觉》、《嗨嗨人生》、《两手空空》等都曾在演唱会上演绎过,而《没人爱俱乐部》则是此前赠给阿牛的作品。真正首度曝光的新歌是《Run》、《Blues》和《有一天》三首歌曲。这张准专辑唱片的“单曲集”的风格,使整张唱片缺少了以往专辑中的统一企划、统一风格乃至统一理念,相反通过打破录音室限制的形式还原了更多现场感十足的风格,这其中与MC HOTDOG合作的《嗨嗨人生》是代表曲目。而包含粗口的重口味作品《OK2010(爱情白卷)》也是一首数字下载的热门单曲。

全民掀翻唱热潮 质量堪忧

专辑《你好吗!》是易桀齐为他人创作作品的回收重唱。易桀齐没有受到首唱歌手的影响,几乎完全还原出作品原创瞬间的纯粹和本色。


     2月可以说是罗志祥一个人的天下,除此之外都是翻唱的主旋律。张芸京在2月14日推出了情人节EP《我要我们情人结》,EP除了一首新歌《情人结》外只收录了一首翻唱庾澄庆的《春泥》。用流行金属的方式改编翻唱自然不会出现惊天地泣鬼神的效果,而这张专辑的本意也不是主打音乐,而是一种粉丝消费,因为它附送了手绘月历+珍藏写真照片,只有粉丝才会买单。此外,曾经被李宗盛钦点的马来西亚创作才子易桀齐推出了《你好吗!》,这是一张重唱专辑,效仿了之前林俊杰的模式,并收录了他为梁静茹、张惠妹、刘若英等歌手创作的歌曲。易桀齐在圈内素以文艺知性男子著称,但多年来半红不紫。重唱专辑清晰的反应了他现阶段的优点和缺点,优点是优柔的气质,但缺点是唱功和风格的单薄。唱片本身也因为制作和企划的薄弱流于DEMO的初级阶段。

     1月下旬,久别歌坛多年的香港歌手吕方和新加坡女歌手陈洁仪分别都翻唱为复出打炮,吕方在伦永亮的协力下推出《Touching Moment》,重唱了《旧梦》《听说爱情回来过》《红豆》《城里的月光》等女声歌曲。这样的创意巫启贤、齐秦都玩转过,但效果却大相径庭。此次吕方以爵士发烧专辑的方式将这些老歌回炉的效果不甚理想,然而3月10日吕方在红馆举行演唱会,翻唱专辑自然提供了暖场歌单。在2004年《东弯土星》后宣布退出歌坛的陈洁仪也以翻唱的名义回来。《重译》选择了张国荣、许冠杰、许美静、黄大炜、林晓培等人的经典老歌,而有别于这两年盛行的卡拉OK式的拼盘大集锦,陈洁仪选择了近乎于unplugged不插电的方式演绎这些大热歌曲。虽然这位新加坡实力派唱将唱功炉火纯青,但对于曾演唱过《天冷就回来》《别让我恨你》的唱片歌手,一张翻唱专辑背后的动机同样可疑。老牌天后是否就需要通过翻唱重新获得大众的赏识,需要我们在未来静观其变。在2011年,韩红加盟东亚的首张专辑是翻唱红歌,易桀齐、林俊杰将写给别人的歌曲收回原音重现,许巍则玩转REMIX专辑。相比于早年王菲、蔡琴、孙燕姿、齐豫、齐秦的翻唱专辑,和90年代英文翻唱专辑的盛行,不难看出近年来翻唱专辑的性能和数量上的不成正比。即使是在翻唱中玩出概念的蔡琴,也很难在后期的翻唱专辑中保持一贯的水准。这或许都要归咎于太多歌手“为翻唱而翻唱”的初衷,如果翻唱成为歌手灵感枯竭后的出口或者提供了开唱走穴的理由,也就失去了翻唱的乐趣和意义。

小结:唱片“单曲化”进程加速
pic

在2月华语音乐碟市一片惨淡之际,罗志祥的市场空投反应出了人气巨星的号召力。发片歌手人数少决定了市场重心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气歌手的重点专辑之中。而同时翻唱专辑的良莠不齐与日益泛滥,说明了老牌歌手欲借助翻唱形式回归歌坛的试探心理,翻唱成为了时下歌手讨好市场的一种捷径,而非创意。近两年的翻唱专辑泛滥成灾,但真正让人记住似乎只有方大同等绝少数有创意有诚意的歌手。而王菲、陈奕迅合作的《因为爱情》、杨幂主唱的《爱的供养》等均是因为热门影视的推动在歌坛迅速爆红,说明了歌坛的真空期中,影视渠道的介入大有可为,这也暴露出了唱片本身载体上的不足,再加上《观音山》中范冰冰与范晓萱的合作,未来影视单曲的机会还会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歌手将专辑砍成EP,由EP浓缩为单曲,在海量的新歌里只有少数可以流传并且胜出。数字音乐下载不再成为新鲜事物,而是真正实现线上变现,都说明了华语音乐单曲化进程的正在加速衍变。

责任编辑:Merlin 制作日期:2011-03-10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