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半年见3次父亲成龙

  • 畅谈狱中生活

  • 年底有望正式复出

  • 往期回顾

出狱后变“宅男”半年见3次父亲成龙

这是房祖名在出狱后第一次独自面对内地媒体。他看起来有点战战兢兢,接受摄影师拍照时动作略显僵硬。他坦言,到现在仍然缺乏自信,无法面对媒体、大众,就算走在路上看到一对情侣都会害怕。
房祖名去年因在北京家中吸食大麻,遭到北京警方逮捕,在被判坐牢6个月后,于今年2月刑满出狱。8月9日,他于台北独家接受网易娱乐专访,畅谈这一年来从吸毒被捕到出狱后的生活。再过几天,就是他涉毒被抓的“周年纪念
获释后,因为不适应,房祖名索性他就经常宅在家,将入狱半年没看过的电影从西洋到华语、从日韩到卡通通通看过一遍,就连他最喜欢的音乐,他也是全部听过一轮。他直言这样的自由与单纯的生活让他好开心。
聊起当初被捕时,房祖名一开始的心情是“着急、愤怒”,接着,就迅速面对事实并调适心情。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彻底悔悟,不要被这件事打垮,他说:“不适应就输了,我不是弱者!”房祖名开始渐渐适应狱中生活,也和狱友相处融洽,他表示在狱中就像是在学校,每个人都相处在同样的环境与条件,唯一的不同就是无法看不到想要看的家人,也是他最不适应的地方。
当初房祖名被捕,有消息传言房祖名可能会被判死刑或十年以上重刑,当宣判结果出炉后,房祖名直言当时心情轻松许多,他说:“那天是1月9号吧!知道自己还有1个多月蛮开心的,但是又很害怕,我知道又要面对媒体的那一天,自己要开始调适心情。”接着房祖名开始计划该怎么样面对出狱后的生活,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出狱后原本想要来趟小旅行、想要吃进港台美食,最后他最想做的就是好好陪着家人,陪着始终疼爱他、了解他的妈妈林凤娇。
而这半年房祖名的父亲成龙也有了些变化,过去总忙于工作,一年见不到一次面的两人,却在这半年见了3次面。过去成龙也鲜少传讯息给房祖名,就算有,也是简单的一两句,两人的沟通方式也总是以成龙的意见为意见,房祖名很少有机会说话。但现在成龙总是会抽空传传简讯关心儿子,房祖名笑言:“有沟通一点啦!他会打字给我多打一点,大概是因为我教他用语音打字,教完后他就有多打字了。”

畅谈狱中生活 自认“错了就要负责”

面对媒体,房祖名也不避讳大谈监狱生活,他在牢里总是几样简单的饭菜,这让他好怀念台湾跟香港的美食。尤其聊到熟悉的香港时,他更是不断的吞咽口水,直呼“好怀念鱼蛋啊!牛腩面啊!”,他更透露,这大半年都没回去过香港半趟,希望有机会能再回去大啖美食。

在牢里的那段日子,许多媒体都想要知道房祖名的现况,但都不得其门而入,房祖名透露就连他爸妈成龙、林凤娇也不能去看他。不过在牢里也不是真的对外完全没联系,他表示所有受刑人都可以有写家书的机会,也会收到来自外头的信,只是时间会久一点,还得接受检查。房祖名说自己每天都会写个一两句,然后几周后聚集成一封信寄给家里。房祖名也透露与家人联系主要都是跟妈妈,父亲成龙则有过一次,但是字句相当简洁有力,虽然他一时忘记了内容,但是他表示那次收到父亲的信,真的让他很感动。

平时喜欢交朋友的房祖名,失去自由的日子里也结识了几位让他觉得不错的狱友,与他们的交谈,让他收获良多,他表示他从一位老人家的口中,清楚的了解自己为何在这,又该做些什么,老人家跟他说:“你们以为监狱离你们很远,但只是差一步而已,就是你做错了就要负上责任。”这句话让他印象深刻。而有一位狱友则是搞旅游的,房祖名则是从他身上也获得了许多地理知识、旅游信息,也让他出狱后一直想要来个小旅行。更有地道的北京居民介绍许多ㄧ般人不得知的街坊美食,也让爱享受美食的房祖名一直期待有机会再返北京,根据狱友的介绍,把一道道京城美食都纳入己肚。

计划年底发新专辑 能否再拍戏要看政府给不给机会

而日前成龙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目前自己有打算出张专辑,专辑制作人就是由自己的儿子房祖名担任。房祖名大方坦承,但他也不忘酸了他老爸一下,他说:“老爸他很少有时间能给我去弄,他经常一来就要唱,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再练,反正就是很麻烦啦!”说起老爸成龙想跟他合唱首歌,房祖名刻意用“专业”语气直言:“以技术上而言,两个人一个高、一个低这样会好听吗?也不是要唱很难的歌,这样父子俩不知道要唱什么。”,在音乐领域显得比较专业的他最后还不忘补上一句:“我会觉得不该是为了做而做,要东西好才做。”这样一来,房祖名很明显地泼了他老爸一大桶冷水,想看见他们父子檔合唱还得再等等。

房祖名吸毒事件发生前,在社交圈里总是众星拱月,朋友虽多但真心的没几个,尤其他入狱后,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房祖名对此倒是挺看得开的,他说:“我觉得挺好的,知道很多好的朋友,也少了很多不需要的朋友,我真的觉得往好的地方看,挺好的,因为可以看清楚很多东西。”而且事件发生后他被关进牢里,却反而有许多平常不太联络的朋友,为他加油打气,甚至明知道他收不到手机简讯,还是三天两头的往手机里狂传祝福安慰的简讯,最后还会为他迎接自由的日子倒数计时。更让房祖名感动的就是他初中时期的历史老师,当房祖名为他所犯的错懊悔向老师认错时,老师却是回他:““共誉共荣,不离不弃!”,让他整个人哭到不行。

比起好友柯震东,房祖名为复出所做的准备,力道似乎小了许多。对此房祖名不以为意,他透露自己不是没想过跟着柯震东一起去做公益赎罪,但仍然没啥自信的他说:“每个人出发点不一样,我觉得以我的作品说话最重要,等我把信心找我来,我才能用正面的能量再去做,这样会比较好。而对于自己是否能顺利复出,打算用发专辑试水温的他虚心地表示,端看政府、媒体、观众还愿不愿意给机会,他会用他以前做音乐的态度,好好地做好接下来的每一张专辑。

那专辑什么时候能发行?房祖名的回答是:“已经有在准备了,希望年底前可以发行。”此前,他的形象已经出现在7月内地公映的电影《道士下山》里,这释放了一个很好的信号。问及什么时候能够全面再拍戏,房祖名很清醒:“要看政府、媒体、观众愿不愿意给这个机会。”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再次面对媒体,心里的感受如何?
  • 房祖名:有点战战兢兢,害怕家长啊!不论是自己的还是朋友的,还是媒体。走在路上看到一家人或是情侣,都有碰到这样的状况。
  • 网易娱乐:是害怕人家指指点点吗?
  • 房祖名:可能有这样的感觉。
  • 网易娱乐:当初入监时有想过自己可能遇到的刑期吗?最害怕的是什么?
  • 房祖名:完全不知道会发生甚么事,每件事都是未知数,不知道自己会坐多久,最害怕就是会很久见不到想要见的人,或是想做某件事情但没办法去做。
  • 网易娱乐:后来得知自己即将被释放时又是甚么样的心情?
  • 房祖名:那天是1月9号吧!知道自己还有1个多月蛮开心的,但是又很害怕就是,那我知道我又要面对媒体的那一天,自己要开始调适心情。我觉得在里面的那半年我经历了从很着急、很愤怒,然后到开始明白、开始了解,得平淡的去面对,到宣布的那一天知道自己要出去时又开始害怕,害怕去面对,开始想去计划将来应该要怎么样。但是我觉得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出来很多事情想要做又一直没有做。
  • 网易娱乐:有什么事是你原本想做却没有做到的?
  • 房祖名:比方说是想要专心做音乐啊!或是想要很简单的去旅游一下,结果好像都没有耶,很多地方都不想去,就好好陪陪家人这样。很想要去吃个东西却还一直没吃到,我连香港都没有回过,非常想香港,想他们的鱼蛋啊!牛腩面啊!那些我都超想要去吃的,非常想念!
  • 网易娱乐:因为在里面(看守所)吃的比较清淡对不对?
  • 房祖名:对!我也有想过台湾东西很好吃对吧!但是还是想到香港小时候吃的,如果能够吃到,很久没有吃了。以前在香港可能不会常常去吃,但是当你想到了,或是国外朋友来了,你就会带他去吃一下。(记者:会想念家乡的味道?)对对对!不过现在就算会有国外朋友来,或是香港朋友、韩国朋友会过来台湾找我,因为我不能到处跑,我就只想好好陪陪妈妈。
  • 网易娱乐:在牢里遇到最让你不适应的事情是什么?
  • 房祖名:一开始我不平衡是当他们可以我不可以(意指国外未禁大麻),但在大环境下(看守所内),全部的人都是这样,我不会觉得不适应,我只会说你不适应你就输了,我不是弱者。在里面大家过的都一样,所以我觉得很正常,就像在学校每个人都要穿校服,你不会说我不要穿校服,我觉得很正常。但有一样东西大家都很不适应,就是看不到想要看的家人,因为我觉得精神寄托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当我每一天去写信的时候,因为我是分开写的,不是一天写完一封信,我都是一天写两句,然后一个礼拜、两个礼拜,接着寄出去,我是这样子的。
  • 网易娱乐:所以在里面是可以写信让外面收得到的?
  • 房祖名:对对对!大家都可以的!但是可能会比较久,毕竟是信嘛,跟短信不一样。
  • 网易娱乐:所以你在里面都是可以收到爸妈的信?
  • 房祖名:都是妈妈写的,我爸不写信的!(笑)啊!他有写给我一封耶!蛮感动的。
  • 网易娱乐:爸爸写了什么给你?
  • 房祖名:我忘了,但是很短,很简单、简洁。因为所有信都要经过检查的,所以他没有写很多东西,都是一句两句。
  • 网易娱乐:在看守所里限制许多,甚么是你最快适应的?
  • 房祖名:我最快适应的就是跟他们相处的蛮融合的,因为大家都是犯了错误,为了要赎罪所以才会在那里好好反省。每个人进去的理由不一样,但是我们会互相了解啰!我很记得里面有一位老人家,就不说全名了,一个姓王的老人家,我都叫他老人家。他常会跟我说:“你们以为监狱离你们很远,但只是差一步而已,就是你做错了就要负上责任。”所以我一直记住这句话。
  • 网易娱乐:在里面无聊时都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 房祖名:如果是星期五、六就还有电视看啰!如果不是就是读书啰!不是读读书就是跟他们聊聊天。然后运气也很好,有一个狱友他还懂蛮多东西的,我叫他的花名叫“百度”,因为他什么都知道,我问他太阳系什么的,什么东西他大部分都知道。另外一个是没有花名的,但是他很懂地理,搞旅游的,问他中国哪里好玩啊?去哪里应该要怎么去啊!因为我不喜欢坐飞机,我喜欢自己开车,不管跟朋友,跟家人也好,虽然跟家人的机会很少。譬如怎么从北京开车怎么游游游,游回来,他们说他们试过从北京开车开到俄罗斯,告诉我签证怎么搞怎么弄,让我觉得好厉害。
  • 网易娱乐:所以这也是你刚提到出狱很想去旅游的原因吗?
  • 房祖名:对对对!他们激发我很多东西,也介绍给我北京很多地道的小吃,因为我很少认识北京的当地人,他们比较接地气的,他们常常损我,说我常吃的都是那种91层楼高的东西,他们告诉我应该要去吃的应该是什么,我有抄下来记下来,我以后要去吃一下,也答应了老人家(狱友)要请他吃饭。
  • 网易娱乐:所以你也很期待能有机会再回北京?
  • 房祖名:对对对!
  • 网易娱乐:听说你积极创作想再发行专辑?
  • 房祖名:已经有在准备了,希望年底前可以发行。
  • 网易娱乐:除了做音乐外,还想继续拍片吗?
  • 房祖名:自己是有的,但是还是要看政府、媒体、观众愿不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 网易娱乐:您的父亲成龙日前受访时表示想跟你多多合作,但不知道你的想法?
  • 房祖名:我现在跟他有在一起弄他的专辑,很慢很慢,因为他很忙,很少有录音的时间。
  • 网易娱乐:所以同一时间你在弄自己的专辑跟父亲的专辑?
  • 房祖名:其实我自己的专辑比较好做,因为我一个人,然后自己就录一下。而老爸的会很慢是因为他很少有时间能给我去弄,他经常一来就要唱,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再练,反正就是很麻烦啦!弄他的专辑很头痛,因为他配唱的时间又少。我发现一个问题,大部分的歌手,但是他又不是创作型的歌手,所以你给他一个DEMO去听,他会抄袭那个人的唱法。他进去录音室你没给他那个声音,他就会跑掉,一录效果就不好会跑掉,然后他就又要用那个(DEMO歌手)重新录一次。所以我已经跟他两首歌唱完,他还要重录才好。所以我们发现以后跟成龙大哥录音,就是先叫他近来录两小时,让他唱得很难听,让他知道哪里可以更进步。隔两个礼拜三个礼拜四个礼拜后,让他在等飞机或饭店里就可以练,练到他熟了,下一次进去大概三个小时就可以录好了。
  • 网易娱乐:成龙也提到想在他的专辑里跟你来个亲子合唱,你觉得有机会吗?
  • 房祖名:他常常有这个想法,但是我就觉得还好,没有这个必要。
  • 网易娱乐:因为两个人唱腔、唱法不同?
  • 房祖名:对!我觉得有点怪怪的,如果我现在是8岁、10岁以下,像小小彬一样,我可能会觉得很好玩。虽然我的声音也不是很低,但是他的声音比较厚,以技术上而言,两个人一个高、一个低这样会好听吗?也不是要唱很难的歌,这样两父子不知道要唱什么。你说如果是李宗盛跟成龙,像是《最近比较烦》什么的,但也不是那种TONE。我要跟他唱父子的话,我会觉得不该是为了做而做,要东西好才做。
  • 网易娱乐:这半年父亲成龙三次返台与你相聚,母亲林凤娇也都陪伴在你身边,他们有特别叮咛你些什么?
  • 房祖名:我妈妈常常会叮咛我,像是台风天不要出去啊!(记者:台风天你还出去?)没有啦!因为最近我喜欢打电动,为了要做宅男嘛!在家里本来是看电影,我把这半年(服刑时)我没有看的电影全部都看完了,该看的都看了。还看了卡通片,把《进击的巨人》,连《火影忍者》大结局都看了,就差《七龙珠F》还没看。我把那半年我没有度过的一次都补回来,电影看完了,该听的音乐就一直听,刚好最近苹果也开了三个月免费的活动,哇!就一直听免费音乐,超开心的。
  • 网易娱乐:所以基本上出狱的这半年你都宅在家?
  • 房祖名:还是有出去,出去就是见朋友啰!就凯凯(柯震东小名)、柏霖(陈柏霖)他们。
  • 网易娱乐:你们都聊些什么做些什么?
  • 房祖名:我很幸运的有个朋友提供了一个篮球场给我们打打篮球,或者是去个私人的地方去喝东西,要不然就是去朋友家里聊天,我们还设了一个网咖(网吧)。
  • 网易娱乐:设了一个网咖?
  • 房祖名:因为我曾经想要去网咖打电动,但是他们有很多限制,要带身分证,然后又有很多人我会很怕,戴口罩打又不爽,所以我就在家里自己设。我们最高纪录是6个人,在客厅吃饭的长桌,全部的人都这样(做打计算机状),全部在联机打电动,超爽的。从来没试过,原来是那么好玩的,因为不开心可以直接对骂,全都在擂台上(游戏里)解决。
  • 网易娱乐:你现在有感受到父亲跟过往的不同吗?
  • 房祖名:其实说实在没有什么改变啦!差不多啦!他(成龙)就挺内敛的,以前他对我对外都是比较冷的。
  • 网易娱乐:你父亲是不是向来对你都是这么严格?
  • 房祖名: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子的,因为我对我小孩可能也是这样子的,没办法就学到他,但是我觉得挺好的。
  • 网易娱乐:但是你的父亲觉得他现在有些改变了?
  • 房祖名:有啦!有沟通一点啦!他会打字给我多打一点,大概是因为我教他用语音打字,教完后他就有多打字了。
  • 网易娱乐:所以过往的成龙大哥比较不擅于跟你沟通吗?
  • 房祖名:对啦,他比较会对我说,比较不会听我说。
  • 网易娱乐:发生这件事后有因此失去了过往的好友吗?
  • 房祖名:我觉得挺好的,知道很多好的朋友,也少了很多不需要的朋友,我真的觉得往好的地方看,挺好的,因为可以看清楚很多东西。以前可能太多顾虑,这个东西不能做,这个东西不能说一除了形象外,再来也要照顾别人的心情,现在我明白一些直话直说的朋友会比较真。之前听到一个姓蒋的同胞,他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不用什么软件的,我不希望别人可以免费找的到我,所以我都用SMS讲。”我就觉得,哇!这个人一定有很多很真的朋友,也一定没有些不需要的朋友,我觉得这样活得挺开心的。因为这个圈子之前我会有很多朋友,因为没办法,我需要对大家都要很好,大家也会对我客客气气的。现在就觉得(失去朋友)“原来是这样子,OK啊!”
  • 网易娱乐:对自己而言变轻松?
  • 房祖名:对!反而是很奇怪的,大家都很害怕接触我,之后又有些好一点,又开始了,我就感觉到,分的清,什么是这样、什么是那样。看到我现在做访问了,好像没事了,诶又开始冒出来了,我看得很清楚了,就很清楚出来时有什么人找你。有些是过去从来不找我,我一出来就Message我,哇!我吓到了!特别有几个可能之前没有常常跟他们见面,我就觉得他们真的很“铁”,废话都不用多说,我明白了!还有人在帮我倒数(即将出狱时),传简讯告诉我你快出来了,就像写日记一样。让我最感动的就是,我有一个中学老师,他就是每两到三个礼拜都跟我说一些事情,好像是用写信,但是他没办法寄给我。当他拿给我看时,哇~~真的是(感动状)。最厉害的是,我跟他说:“老师对不起有踰你的教育之恩。”,他说:“共誉共荣,不离不弃!”,哇!我整个人就哭了。
  • 网易娱乐:好友柯震东积极做公益为复出做准备,你的父亲也爱做公益,当初有想过一起做公益吗?
  • 房祖名:不排除,他也常常跟我说要不要一起去做一些这个,我是说我什么都不想做,我觉得我想要用作品说话。而且每个人出发点不一样,我觉得以我的作品说话最重要,等我把信心找我来,我才能用正面的能量再去做,这样会比较好。
  • 网易娱乐:你曾说对身边人充满着愧疚,现在准备复出了,最想跟父母、亲友、粉丝们说些什么?
  • 房祖名:我还是会用我以前做音乐的态度,好好地做好我每一张专辑,虽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这样的音乐,但是我不会去做一些音乐去迎合市场。但是我这一次的歌会比之前深一点点,因为我的人生经验又比以前深了一点点,所以出来的东西可能会比较不一样。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就是尺度会比较大。就像是股票有掉落,现在要上去,虽然还没上去,但是慢慢要上去。
  • 网易娱乐:那我们就期待你的作品能赶紧出现?
  • 房祖名:好的!谢谢!
网易娱乐

用微信关注"网易娱乐频道"or 扫扫二维码

即可关注"网易娱乐"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策划 : 蔡世伟

采/写 : 蔡世伟

责编 : 鹿爽朗

视频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