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麦兆辉、庄文强编导新作《听风者》即将在8月上映,每每在采访里说起这部戏,庄文强并不掩饰得意之情,这里面有他们好几个“第一次”:第一次拍谍战片,第一次和自己崇拜的作家和女演员合作,“你看了就知道,我们这次玩了很多心思,一点也不安分。”十年前,也是一次本来在市场里不太合时宜、甚至因此差点没拍成的《无间道》成了当年香港电影“救市”之作,那不是二人第一次联手,却是最经典的一次,“麦庄”也成了一块跨界开花的品牌。故事也从十年前的因缘际会说起。

“有个警察做卧底,还有个黑社会混进警队做卧底,两句话把整个片子最核心的东西都说出来了,但所有字眼都不吸引人。”1999年,麦兆辉的这个概念辗转过好几个业界大哥之手,包括杜琪峰,最后只得到“不错”二字。《无间道》后来成了票房奇迹、更被载入华语影史,麦兆辉却说它最基本的意义,其实是让麦、庄二人和同样陷入困境中的刘伟强、林建岳结盟并拯救了彼此,做过演员、副导演、把《无间道》当成最后一搏、输了就转行的麦兆辉从那次起就没走成。十年里,“麦庄”几乎没分开过,从金牌编剧做到导演,后来有了《窃听风云》系列这样值得拿在人前炫耀的成绩、有《关云长》、《大搜查》那样用力过度的“污点”,“我们不敢担保接下来的作品会比《无间道》好,但也不担保不会。有时候很奇怪的,人们会看一个人的往迹来判断他下一部作品的质量,可冯小刚也说过,每一次都是新的开始,有时候你会赢到开银行,下一盘连内裤都输掉。但我们还在在拍那些让我们相信的题材。”

(文/3pinky 图/李道忠)[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编剧篇:始于《无间道》 刘德华梁朝伟再联手也难续辉煌

麦兆辉:很简单,就说想拍个卧底片:除了有个警察做卧底,还有个黑社会混进警队做卧底。
    麦兆辉:我只想把我觉得好看的、一部电影应该具备的东西写出来。我心中有一部电影,能把它写出来已经够好了,如果因为市场还是不能容纳它而导致始终不能开拍,那我不必再在这个行业里浪费时间。
2002年,《无间道》像是一针强心剂注入香港低迷的电影业。取得了票房与口碑的双赢。
梁朝伟、刘德华两位影帝主演,成为片中最重要的段落之一。

网易娱乐:今年碰巧是《无间道》十周年,先从这个片子开始聊吧。以前有媒体说你们拿着剧本找了好多人投资都被拒绝了。为什么还不知道拍不拍得成就先想做这个剧本?

麦兆辉:其实被人拒绝的说法对拒绝的人有点不太公平。那个概念最早在98、99年左右产生的,很简单,就说想拍个卧底片:除了有个警察做卧底,还有个黑社会混进警队做卧底,两句话就说完了。但有趣的是,这两句话把整个片子最核心的东西都说出来了。

庄文强:但所有字眼都是不吸引人的。

麦兆辉:到了1999年到2000年之间的时候,我们写了一个简单的故事大纲,并不完整,还不算剧本,和现在大家看到的《无间道》故事已经相差很远了。后来就是拿着这个大纲给了一些人看,比如杜琪峰导演、嘉禾的老板。其实他们看完都觉得这个概念不错,但也就止步于“不错”,没有下文。个中的原因我觉得,就像你跟你说两句话,我也会觉得不错,但当机立断下周开拍之类的事是不会发生的。所以说他们拒绝了是不公平的,只是当时我还没到一个境地,完全心无旁骛坐下来写这个剧本,并且期望它能拍成电影,只是在做些尝试。

网易娱乐:《无间道》的故事在当时的警匪片里也算异类,文戏比枪战多很多,要动脑子。当时也没有确定的投资方,这个剧本算是你们写得最自由的一个作品吧?

麦兆辉:《无间道》的剧本是我先写的,其实我是想让庄文强写,但当时他太忙,手上有三个剧本,完全没时间,但他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他说反正那个故事在你脑子里转了那么多年,正好现在有时间、有机会,不如你试着把它写出来。

庄文强:其实我耍了他。

麦兆辉:我确实听进心里了,原来他只是晃点我。但我自己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它是否毫无约束?我其实没这么想过,只是觉得这是最后一搏,我只想把我觉得好看的、一部电影应该具备的东西写出来。我心中有一部电影,能把它写出来已经够好了,如果因为市场还是不能容纳它而导致始终不能开拍,那我不必再在这个行业里浪费时间,我确实把自己放到一种绝境里。后来就交棒给庄文强。

庄文强:交接的时候太紧张了。他说动笔写,结果写了三个月还不见人,期间我还打过电话去催他,他说自己特别辛苦地写了一页纸,这种事对我这种一天写二、三十页的人来说距离太遥远了!过了三个月,我又忍不住打电话去警告他抓紧时间写,因为再过两个星期我就要结婚了,之后又要度两个星期蜜月,回港后片子也差不多要开机了。

网易娱乐:那时已经找到了投资人?

麦兆辉:那时候剧组已经组好了,但这之前剧本只完成了2/3,我拿那部分给投资方看,他们当时就被震到,然后就拍板了。

庄文强:他本来想给我看看有什么可以修改的,我当时的态度还是作为朋友帮个忙,不用在编剧里署我的名字、也不用酬劳。可是不看无所谓,一看就特别想改,哈哈!前面2/3我改了五天,改好了交给他那天我才去买结婚礼服。结婚前夜我们两个还在酒店吧台谈剧本,看我改过的版本他满不满意,还有剩下1/3的内容怎么办。等我从西班牙度完蜜月回来就看到剩下1/3。[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导演篇:女人戏曾是过不去的坎 和周迅聊成闺中密友

麦兆辉:两个男人的组合,是比较容易写的,能表达的东西多一些,也可以说是情意结吧。
    庄文强:有的导演为什么能尤其拍得好女人戏,尤其是同志导演,他们愿意去理解。男人对女人确实有种防卫、这种防卫需要时间去冲破。
    麦兆辉:要说之后有没有迷失?我觉得那时候的情况是题材想创新,要闯出新的路子就一定有一段时间陷入低潮。

麦兆辉说女人戏不好写,《大搜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想尝试一下,找到复出的郑秀文,可还是失了手。

麦兆辉结婚时,庄文强、余文乐和曾传不和的刘伟强均有到贺。

网易娱乐:我们的印象里,从《无间道》到现在你们故事的人物一直都是那种“双雄”对立又统一的关系,为什么那么喜欢写两个男人的戏?

庄文强:在我们的印象里,在《龙虎风云》时候就开始了。

麦兆辉:两个男人的组合,是比较容易写的,能表达的东西多一些,也可以说是情意结吧。而且坦白说,我们写过女人戏,但转不过来。(《大搜查》吗?)之前在《伤城》里徐静蕾这个角色我们就写得不够好,可以再深入一点的,甚至《头文字D》里那个女孩戏也应该再多一点,但我们并没有那样做。其实我们心里是有点想避开她。当时我还没结婚,他跟他老婆关系也很勉强(笑),就变得不敢挑战那件事。《大搜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确实想尝试一下,也找到复出的郑秀文,可还是失了手。市场也在要求我们重复写那种两个男人的戏,自己也还没找到解决方法,直到《听风者》才真正出现了改观的机会。我们一直想写好一个女人的角色,又找到周迅这个我们一直都很喜欢的女演员,我想这次大家的看法会不一样,一男一女的对手戏里,女人的分量很重。

庄文强:《大搜查》是个很严重的教训。一路下来我发现自己需要一样东西:以前拍女人戏拍不好,其实是因为我跟女演员的沟通也不多。男演员要求你给的资料、信息没那么多,或者他们也不太敢问;而女演员的安全感相对要低一点,毕竟一个女孩子在一个豺狼当道的行业,一帮臭男人大夏天一身汗跑去跟她说戏,对讲机里脏话乱飞,多吓人啊!我在《大搜查》之后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后来也跟郑秀文聊过,我们成了朋友,家又住得近,经常在路上碰到,她现在也不怕在大街上驻足聊天,聊多了发现对她不太公平,关于戏的想法交流得不够多。到《窃听风云》,张静初和黄奕更惨,她们从内地来,又听不懂粤语,但脏话是明白的,所以虽然这两部她们戏份不多,但我会跟她们聊得很多,也为她们写了很多资料,慢慢能看到她们身上的火花多起来。这次周迅就更厉害了!简直就成了闺中密友!出来的效果也不错,我才明白有的导演为什么能尤其拍得好女人戏,尤其是同志导演,他们愿意去理解。男人对女人确实有种防卫、这种防卫需要时间去冲破,不过有时候我跟她们说话都会变得娘娘腔。

网易娱乐:这些经验你们做编剧是根本学不到了,非得亲力亲为在片场干过了才能明白。甚至还能帮助你们改进编剧的工作。

麦兆辉:一定是这样的,甚至有了那么多经验,下一次面对新的演员还是得重头再来。一部电影需要那么多人才能完成,在这个行业做哪个位置,能不能做好,最重要看是看你愿不愿意与人合作。

网易娱乐:文隽以前在文章里写你们和刘伟强拆伙之后,《情义两心知》、《大搜查》都表现出迷失的状态。你们自己有过那样的感觉吗?

庄文强::《情义两心知》的时候还没有拆伙,刘伟强是那部片子的监制。

麦兆辉:他也跟刘伟强合作过,“最佳拍档”的年代,后来拆伙后他自己也迷失过很长时间。

庄文强:我得澄清一件事,我们没跟刘伟强拆过伙!只是不在一起拍而已,我不承认我跟刘伟强分手这件事的!

麦兆辉:那时候其实我们的合作并不紧密,既不是我们去他公司打工,也没有共同成立自己的公司,作品完全是刘伟强的公司主导,我们并不拿工资,有兴致就过去看看,有剧本就开工,和自由工作者没区别。外界肯定觉得我们拍过档也拆过伙,不重要,我们现在还是好朋友。要说之后有没有迷失?我觉得那时候的情况是题材想创新,要闯出新的路子就一定有一段时间陷入低潮。[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监制篇:刘伟强“暴戾而搞笑” 尔冬升“野蛮而优雅”

庄文强:以尔冬升和刘伟强为例,作为监制的刘伟强是“暴戾而搞笑”,尔冬升是“野蛮而优雅”。
    庄文强:为什么你们两个不去走一条大师的路呢?我可以说我不选择,我可能就这点本事了,我们做不了大师的,干嘛要逼我做大师呢?

庄文强:我们从来不会看不起《速度与激情》那种片子,因为市场对这种片子有需要啊!

麦兆辉说自己和庄文强的成功是因为必备有一个叫黄斌的监制。

庄文强说自己喝麦兆辉很顽皮,在香港没什么人会把警匪片跟股票结合在一起,所以也没什么人像他们那样拍《关云长》。

网易娱乐:遇到尔冬升也是碰巧的事?

庄文强:其实除了尔冬升,我们还有个叫黄斌的监制,他从小就和尔冬升是好朋友。他们两个都是童星出身,黄斌第一部片子是德宝年代,和刘青云合作的《听不到的声音》;那时候尔冬升在做导演,就找了黄斌去演他的《人民英雄》,演一个叫鸡仔明的角色,他也陪着尔冬升写剧本,也就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他也一直想找尔冬升帮我们监制一部片子。那时尔冬升在忙《门徒》,等它上映了我们就开始全力推进《窃听风云》这个项目。

网易娱乐:能说下刘伟强和尔冬升这两个和你们合作得最多的监制吗?

庄文强:以尔冬升和刘伟强为例,作为监制的刘伟强是“暴戾而搞笑”,尔冬升是“野蛮而优雅”。为什么要强调“暴戾”和“野蛮”呢?因为我们两个都不是这样的人,监制对外就帮我们扮演这方面的角色,让我们少了很多麻烦;所谓“搞笑”和“优雅”则是副作用,像尔冬升帮我们解决问题之后就会带着大家去喝红酒。

麦兆辉:导演是需要监制带来的安全感,他帮你控制着成本之类的东西。我们一直有个监制永远在帮我们处理这些问题,他就是黄斌,有他在就很放心。很多人问我们经过这么多年是怎么成功的,其实是因为我和庄文强背后一直有这个人的存在。

网易娱乐:《听风者》和内地团队的合作更多,黄斌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庄文强:在内地拍戏这方面他没有问题。我们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刘伟强公司做制片,在那之前他在北京给《我的兄弟姐妹》做了三年的执行监制,他在内地有很长时间的工作经验,国语也说得非常好,所以反而在内地监制大制作对他来说更容易。

网易娱乐:你们现在名字都合并成一个词了,背后还有黄斌。圈里像你们这种王牌组合也挺多的,像杜琪峰和韦家辉。其实没想过像他们那样,一起打造一个个人风格和趣味很强烈,偶尔有标新立异作品的品牌吗?

庄文强:已经有人标新立异了,我们走保守中间、偶有突破的路线。我觉得这条路线是符合我理想的。美国市场就是靠这种片子支撑着的,每个人都是斯坦利-库布里克、昆汀-塔伦蒂诺是行不通的。我们从来不会看不起《速度与激情》那种片子,因为市场对这种片子有需要啊!我觉得大家恰如其分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就可以了。当然有观众会很介意:为什么你们两个不去走一条大师的路呢?我可以说我不选择,但有一件事是这样的:因材施教,我可能就这点本事了,我们做不了大师的,干嘛要逼我做大师呢?

麦兆辉:我觉得没法去选择。首先,现在拍电影投资越来越大,它必须是商业行为。其次,你觉得我们顺从市场,可我不那么认为,我们还是在拍我们喜欢的东西,而不是说一部片子能赚一、两千万就赶紧上,我们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听风者》这个故事,八年前我们看过就非常喜欢,这是机缘巧合下促成的生意,过去从来没想过香港导演可以拍谍战片,总觉得很敏感,这些题材轮不到我们碰,谁知道市场开放了;也是机缘,我们没有找过麦家,偏偏是麦家卖版权给李国兴之前建议如果找香港导演不如找麦兆辉和庄文强。

庄文强:其实我们一直很顽皮,在香港没什么人会把警匪片跟股票结合在一起,我想也没什么人像我们那样拍《关云长》;不在内地上映的话,我们也拍过《飞沙风中转》。我想我们一直保持着产品是商品但内在一直在捣乱的状态。[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文/3pinky 编辑/叶小凯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