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文/empty)随着北京演出市场的发展,每到周末,看演唱会也成了京城百姓消遣的不错选择。演出场所也趋于多样化,大型场馆如从“老大哥”工体馆、工体场、首体、到“新生代”的鸟巢、万事达中心,国家大剧院,中型如保利剧院、北展剧场,再到各类LIVE HOUSE,一个都不能少。今年,一个全新的演出品牌也随着武艺、苏妙玲、曾轶可、徐佳莹等新锐音乐人的精彩现场,渐渐为人所熟知,那就是由永乐票务携手万事达中心(原五棵松体育馆)联合打造的M-LIVE(M空间)。为了让更多的演出迷们了解这个全新概念的演出品牌,网易娱乐采访了永乐票务老总杨波。

 

杨波介绍M空间这一品牌的出现是为了挖掘演出市场更大的空间:“很多二线冲一线的优秀歌手、发片歌手,甚至很多已经过气又希望回归乐坛的歌手需要一个不宜太大又不要太小的舞台。”不受限制的空间利用,以及歌手与观众更易于交流的距离,让“小而精悍”成为M空间最大的特色。杨波表示,M空间更大的意义在与对于演出品牌的经营和业务的增量:“一种新鲜的体验,会对行业产生一种危机的刺激。”杨波还表示,永乐票务希望借M空间在演出市场上能够大有作为,有意寻找演出市场的“蓝海”。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打造M-Live :乐坛新秀和“过气”歌手也需要适合的舞台

我们看到很多从二线要冲到一线的,或者一些选秀歌手,一些发片歌手,还有一些“过气”的,想重回音乐舞台上来,他们缺少一个适合他们的舞台。

北京有很多剧场,保利、北展、世纪剧院,只是为了演而演,如果能做2000人,他最好是做到2000人里面,因为2000张可售票总比1000多张可售票从理论上、规划上,收益要大于那个数。

以前我们把所有眼光和精力都放到工人体育场、鸟巢,这种几万人的目标上,运营空间其实是很小的。

创作才女徐佳莹首次来京开唱,选择了仅能容纳千余人的剧场型小场地。

网易娱乐:您好,最近在北京演出市场上大家会发现,如果每周末去五棵松体育馆M空间,可以看到很多年轻歌手的身影,像是武艺等快男快女,还有徐佳莹这样的港台唱作人,当时投资做这样一个演出,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杨波:现在体育场、体育馆的大型演唱会已经非常普遍了,但其实还有很多空间可以挖掘,我们看到很多从二线要冲到一线的,或者一些选秀歌手,一些发片歌手,还有一些过气的,想重回音乐舞台上来,他们缺少一个适合他们的舞台,可以这么说。

我觉得这个舞台不宜过大,但也不能太小,所以我们一直在筹划这个事情,其实这个事情筹划了四到五年,但时机一直不成熟,今年我们跟五棵松签了一个训练馆,在这个训练馆看场地,我们觉得非常适合,从整个包装、规划,包括营销,我们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最后我们要给五棵松打造一个M-live的品牌项目,觉得这个项目比较适合现在这些艺人的诉求,所以开始一期期地做。


网易娱乐:除了M空间之外,有考虑过其它场馆吗?还是说,找不到让你们特别满意的地方?

杨波:说实话真的是找不着满意的地方,北京有很多剧场,保利、北展、世纪剧院,只是为了演而演,如果能做2000人,他最好是做到2000人里面,因为2000张可售票总比1000多张可售票从理论上、规划上,收益要大于那个数,所以其实很多不适合在某些剧场演出的项目,但这个剧场的座位数是很符合他的经济收入需求的,所以就放那儿了,反正就演一场到两场。现在不光北京,其实中国内地有很多城市剧院,或是文艺演出投资商,基本都遵循这种理论来做这个事情。

 

网易娱乐:当演出商们想要做这些项目的时候,可能某些场地不太符合那个艺人或音乐呈现的效果,但他们因为市场需求,把演出办在了这些场地上?

杨波:是,勉强放那儿吧,演吧。

 

网易娱乐:之前是不是也会有很多演出项目、唱片公司的人找到杨总说,我们旗下的艺人能不能在比较合适的场馆进行作品宣传和演出?

杨波:会有很多人来找,但不一定适合,以前我们把所有眼光和精力都放到五六千人、七八千人,包括工人体育场、鸟巢,这种几万人的目标上,这个目标其实是很小的,能够撑起这些场子的其实是很小、很少一部分艺人,现在又把目标往外延展了一下,可能他们的空间和我们运营的空间要比以前大多了。[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M空间现状:风险成本降低 品牌经营带来突破

很多人认为不赚钱、只有上万人的场地才能赚。同样报批手续,小场地属于费力不讨好。

找推广期宣传的艺人,让风险和成本降低。

我们其实还开发了泰国的艺人,很小众,但是很有市场,也有马来西亚的,还有日本的、韩国的。

M空间(原五棵松体育馆训练馆)是万事达中心的附属场馆,场馆可容纳2000人,为中小型演出、赛事、展览的提供举办场所。

网易娱乐:在进入这样一个规模项目的地方,杨总有遇到过竞争对手吗?

杨波:国内做这个事情的还很少,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东西不赚钱,做一场鸟巢的,做一场首体或工体的,上万人的,他们觉得那个赚钱相对容易一些,当然风险也很大,但它的流程其实是一样的,从报批到宣传,到接待到营销,整个流程是一样的,所以他们不屑于做这种每周一场的,挣个几万块钱,十几二十万,赔的话也是相同翻比例的数字,他们觉得很麻烦,觉得有这精力可以开发点别的。 但从做文化产业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推广和复制的产品,因为它是一个能够良性循环、可复制的产品,对于我们来说,我们觉得做这个事情的意义要大于做这种单体的、体量比较大的项目。

 

网易娱乐:从前期已经运营的几场演出来看,它的风险程度如何呢?

杨波:风险程度还是蛮低的,因为它的投入成本不是特别高,我们跟经纪公司谈的也是他们在推广期,包括发片等各种各样的情况,艺人,经纪公司要的其实是宣传,我们在配合他们宣传的情况下给他们做一台小型演唱会,就是这样,大家能达成共识,共识下来,票价就能定得非常低了,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才能买到很便宜的票价,才能走进剧场。

网易娱乐:我们现在看到一些快男快女歌手的演出项目提上日程,有些已经做完了,接下来还会有一些其它的合作伙伴加入其中吗?

杨波:会,我们在开发,除了香港、台湾的较多之外,我们其实还开发了泰国的艺人,很小众,但是很有市场,也有马来西亚的,还有日本的、韩国的,我们其实都在开发,但因为量比较大,正在梳理、正在签约之中。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对市场影响:新鲜的体验势必带来行业的危机刺激

国内市场的坏习惯是好项目大家哄抬物价,导致演出费居高不下,票价不断攀升,是恶性循环。

不排斥竞争,通过新模式推广让行业更自律,但我们不想搞行业垄断。

新模式带来新鲜体验,也会对行业产生危机的刺激。

杨波称打造常态化、规模化、打造200、300、400元全民都能参与的低票价系列小型演唱会,创造文化演出市场的增量。

网易娱乐:以前票务公司除了单纯做票务之外,也会投资做一些演出项目,大家是不是会一窝蜂地瞄准大型演唱会?或者是一些比较卖座的老牌艺人的演唱会?

杨波:是,现在从市场的需求来说,内容还是最重要的环节,一般一个好的演唱会,大家都会一窝蜂地抢,国内有个特别不好的坏习惯,一旦港台日韩,包括欧美,一旦有些比较好的项目,大家都会去抢,我们的抢是抬价,哄抬物价,比如你出一百,我出一百二,你出一百二,我出一百五,导致到中国来演出的演出费居高不下,导致票价也不断攀升。

我觉得这从产业上、从文化演出的角度来说是一个特别特别恶性的循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直在挖掘蓝海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们觉得大家都去抢,我们没有必要抢,卖好票就可以,给大家做好服务,所以这块,有的时候演出商会跟我们联合合作,比如给我们一些股份,让我们把这个项目当青少儿养,投点儿资,10%,20%,但这样的项目毕竟还是很少的,不能满足全国销售平台产品的供给量,所以在此基础上我们必须考虑自己研发一部分能够有市场需求的项目,一直在往这方面考虑。

 

网易娱乐:依您预计,您觉得这种系列项目会给北京的演出市场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变化吗?

杨波:会对观众带来一种新鲜的体验,会对行业产生一种危机的刺激,我个人觉得是这样。

 

网易娱乐:“危机的刺激”,您指的是?

杨波:危机的刺激,演出现在更多是演出商在做,但随着文化的不断开放,其实很多经纪公司已经进入到内地来做……已经注册机构了,虽然时间的推移,他们也会对市场有所了解,在国外,票务公司跟经纪公司合资成立一个公司的情况屡见不鲜,其实在国内,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发生,慢慢地,演出公司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可能会随着时代的发展慢慢退化掉,更多是如何包装一个好的艺人,如何把这个艺人营销好,这可能是未来市场发展的重要方向。

 

网易娱乐:您觉得会在此类演出项目上形成垄断地位吗?

杨波:垄断的可能性比较小,我们也不想垄断,多几家演出其实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永乐票务原则上不是希望自己能参与到投资的角度上去,市场足够大,卖票其实就很好了。现在中国文化演出市场的总量其实很小,一百多亿,我们去东京考察的时候,东京一个城市大约五百多亿人民币,比我们大五倍,日本全国可能比我们全国大十倍,文化差异太大了,消费理念差异太大了,所以逼得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得给自己造血啊,给自己找饭吃啊,不能说演出商不做演出我就在家等着闲着,而且我又不能跟他们去抢饭,所以我只有自己去要饭,找饭吃。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前景:年底前打造平价品牌演出 成功将复制到其他城市

对于很多外国艺人、公司来说,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文化消费需求现在也在逐日递增,但对于他们来说,中国也很神秘,因为无序,尤其是文化行业,他们觉得很可怕。

M-live是为希望进剧场的人而设定的消费产品,它的票价现在设定到200到600之间,不希望太高,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我必须通过票价回收我所有的成本。

我不看好就不做了,现在我们除了在北京做,还准备复制到广州、上海、成都、重庆、西安,类似于这样的一些城市。

韩国90年代后期最有代表性的组合H.O.T成员之一张佑赫将来京在M-空间演出。

网易娱乐:这种模式有很多唱片公司,在推广期的艺人感兴趣,慢慢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商们对您说的这个“蓝海”感兴趣?

杨波:会的,因为它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可以看得见摸得着,比如以前我们做计划,我们说今年做几场演出?对,你做不出计划来,因为没有签约,就做不出全年的收入、计划,现在就可以了,现在一年52周,我周周都有,必须要做,这个品牌做起来的话,很多经纪公司就会来找你,他会觉得这东西不错,我们合作来做吧,这是有计划性的。

 

网易娱乐:一年52周的演出对一个票务公司,对任何一个演出公司来说都是非常大的挑战,杨总说的特别有信心,真的有十足的信心吗?

杨波:争取把这仗打好吧,其实要做52场并不难,但我们要做到赢得多,赔得少,这就比较难,或者说这是一个挑战,真是一个挑战,因为想做的艺人太多了,有些艺人举着钱说我们就想进来做,我们自己弄,我们考虑,你是自己做了,但品质做坏怎么办?因为它是要品质的,我也不能上来就几十块钱一张票,那不可能,几十块钱不是我们这个舞台要做的,我们最起码200打底,未来做几个艺人可能还有一千多块钱一张票的,为什么呢?把一些VIP聚集到一起,开一场演唱会,纯VIP,这对有些观众可能不太公平,500就不卖了?卖不了,实在是成本太高了,所以我们只能把一帮VIP聚在一块儿,在现场给大家呈现这么一台标准化的演出,其实方式多种多样,都可以做,52场不是太大问题,周五、周六、周日都可以做,我们现在考虑52场再变成104场,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网易娱乐:您刚刚介绍的,除了针对一些特殊艺人会做一些VIP式的、比较高的票价之外,之后同类型的演出会把票价维持在什么样的水准?

杨波:我觉得M-live是为希望进剧场的人而设定的消费产品,它的票价我们现在设定到200到600之间,不希望太高了,基于200到600之间的票价,我们会跟经纪公司谈,因为我们的票价低,所以你给我的价格也不能太高,你给我太高的价格我真是做不了,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我必须通过票价回收我所有的成本。

 

网易娱乐:您看好它的市场前景吗?

杨波:我看好,我不看好就不做了,现在我们除了在北京做,还准备复制到广州、上海、成都、重庆、西安,类似于这样的一些城市。下一步的工作可能就开始了。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编辑:Merlin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