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文/墨墨)美国著名独立摇滚乐队Eels 6月7日在上海Mao Live House的演出,因器材直到次日凌晨都无法到位,最后不得不取消。这一事件引起网络和媒体不少议论,因为类似的乌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而这一事件背后也折射出今年欧美一些相对小众的音乐人扎堆内地音乐节和Live House演出的现象,其中状况,有喜有忧。    

海外小众音乐人纷纷来华演出

目前,一批更小的小型Live现场演出场地在北京崛起。前两年,雍和宫星光现场、愚公移山、Mao三个小场地是相当受欢迎的小型演出场馆,但并不能满足北京的演出市场,所以718广场的The one、东三环双井桥附近的麻雀瓦舍一建成,就变成了热门演出场地,虽然这些地方面积不大,但有高起的舞台、专业的灯光和调音设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与大场馆并无二致。

    今年内地的演出市场颇为红火,2011年才刚过去一半,至少已经有三四十个相对小众的欧美日本的歌手乐队来过内地演出。稍微列个名单:Silver Apples、Cowboy Junkies、Eels、Nouvelle Vague、Mono、Mongol 800、Mr Big、Negative、Ladytron、Editors、Album Leaf、Doves、Concrete Blonde、Crippled Black Pheonix、Envy、World’s End Girlfriend、Russian Red、Hurt等等,而相对的,上半年来内地举行演唱会的欧美大牌歌手乐队来只有The Eagles和Bob Dylan两组,即使加上已经确定7月和8月分别开唱的The Cranberries和Suede也不过四组。虽然那三四十个名字不如几位大牌响亮,对一般中国歌迷来说甚至可能闻所未闻,但其实他们在欧美乐坛地位颇高,要不就是某一领域的元老和代表,或是人气急升的新星。这些小众歌手乐队在音乐上的贡献未必比大牌明星逊色,某些方面甚至还远远超过一般的流行歌手。这群小众音乐人(起码在中国被认为是小众)的演出方式,也并不像大牌歌手那样开大型专场演唱会,而是参加国内大大小小的音乐节,以及在各大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Live House里开唱,倒也人气颇高。

 
小众音乐人青睐音乐节现场演出 优势明显

5月2日,Mr.Big带着他们的经典歌曲现身北京迷笛音乐节唐舞台,人群已经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涌来将这几位巨星层层围住,欢呼声、赞叹声混成一片。当演唱到经典歌曲《Wild World》时,台下更是用忘我的大合唱来应和着,整个夜晚都在歌声中沸腾。两个小时的卖力演出似乎仍没让歌迷们尽兴,返场时乐队还献上大家都耳熟能详的《To be with You》。


    欧美日本的小众音乐人扎堆内地音乐节和Live House演出,无疑得益于这两年国内音乐节和Live House的超常规发展和兴盛,但更重要的是,这些歌手乐队或许只有在这类场地才能准确找到他们的目标歌迷群。这群歌迷是这样子的:他们早已过了跟随排行榜选择音乐的阶段,不会人云亦云,不太可能花半个月的工资去北京工人体育馆或者上海大舞台“朝圣”。他们有自己独特的听音乐习惯,通过网络找到了散落在世界各地那些远比流行大牌更有价值的声音。这群歌迷厌恶和拿着黄牛票和赠票入场的所谓歌迷挤在体育馆里,却对自由丰盛的音乐节和近距离感受的Live House情有独钟,而这一点,正好切合了那些小众乐队的特质。借用张爱玲的话,小众歌手乐队和他们的粉丝“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就在音乐节和Live House遇上了,这正是欧美小众音乐人在内地演出,人气往往反而比大牌高的重要原因。

    进一步说,相比起那些大阵仗的大牌明星,小众音乐人参加内地音乐节和Live House演出的优势实在不少:政策门槛低、演出花销少、表演自由、不用策划和迁就庞大的巡演计划、抄上吉他就能上飞机、半个月没换的衣服照样能穿上台,甚至不用担心被国内媒体在报纸上放错他人照片…… 而这些都是令大牌明星烦恼不已的问题。音乐节和Live House演出的现场气氛、以及直接的、毫无掩饰的歌迷反应会给音乐人带来超乎寻常的满足感,令演出更精彩狂放,这又是小众音乐人狂赚人气的缘由。

    事实上,对于那些小众音乐人而言,来内地参加音乐节和Live House演出的目的和他们在乐坛打拼的目的是一致的:赚人气重要过赚钱。今年出现在北京迷笛音乐节上的美国重金属摇滚乐队Mr.Big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有点“歌龄”的歌迷一定记得当年他们的一首《To be with you》在内地非常红,乐队在国内摇滚乐迷中人气一直很高。按照他们的情况,完全可以在北京和上海开大型专场演唱会,且票房预期不会差,但他们把20年来在内地的第一次亮相交给了音乐节。北京迷笛音乐节当天Mr.Big人气之高无法想象,万千歌迷和Mr.Big全场合唱《To be with you》是整个音乐节的最高潮,很多歌迷甚至激动地落泪,让乐队都感到非常感慨。的确,因为认同感和成就感的差异,欧美歌手乐队在中国获得一个歌迷的关注,对音乐人们来说可能远远高过他们在本国争取到一个粉丝的价值,而这种价值,也只有在音乐节和Live House这类相对更少商业运作的渠道才能体现。至于赚钱,如果真的赚得到的话,估计还没拿回国,就在乐队演出结束后兴致勃勃的中国游中花光了。

 
海外音乐人内地演出突发状况频现

6月7日晚,暖场乐队Nouvelle Vague在进行约一小时的演出后,上海MAO LIVE HOUSE现场千余名歌迷被告知EELS的演出将在午夜后进行,但时至8日凌晨1点半左右,一名外籍男子临场宣布演出取消,这让不少观众表示非常愤怒。


     虽然音乐节和Live House演出优势不少,但短处更多,无可避免地让参加演出的小众歌手乐队现场状况连连。去年Suede主唱Brett Anderson在上海芷江梦工厂以个人身份举行小型演出,当晚器材调试始终无法令人满意,Brett Anderson拂袖而去,演出因而取消,成为轰动事件。今年音乐节和Live House如火如荼,意外状况也就相应地集中爆发:苏州草莓音乐节因故取消、Mr Big因签证出问题无法出席上海迷笛音乐节、某音乐节管理不善发生争执和盗窃事件,一直到前两天Eels乐队在上海Mao Live House演出被迫取消……

     这些突发状况目前来看几乎无法避免,因为音乐节和Live House在中国只能算新生事物,完全属于起步阶段。音乐节主办方和组织者普遍经验欠缺,应变性很差,服务意识几乎是空白,Live House资金有限,软硬件条件不尽理想、经营情况不稳定等等都是大问题。这些问题不解决,看似繁荣的音乐节和Live House不过就是虚假繁荣,没有可持续发展性,很快就会倒掉,极有希望的一个产业将无以为继。

     显然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对这两个新生市场立下行业标准和规范,同时给予更多自主权。提高主办方和组织者的策划组织能力和服务意识,扶植小型演出场地的经营,发扬这两个渠道的固有优势,同时也要引入大型商演成熟有序的理念和规范,毕竟经验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这样才能减少突发状况的产生,音乐节和Live House才会一直火下去。

 
小结:海外小众音乐人内地演出前景广阔
pic

从目前内地音乐节和Live House演出的发展状况来看,它们还处在健康的上升阶段,诸如Eels乐队取消演出的意外相对来说都是相对独立的偶发个案,优势和劣势比较,前者的正向作用仍很明显,这两个新型演出渠道有着绝对被看好的未来。我们真的希望海外小众或独立歌手乐团来内地扎堆可以更猛烈一些,因为这始终是一件好事,它打破了大牌明星垄断音乐市场的不健康现象,对其实只是表面繁荣的明星大型商演市场来说不啻是一种补充、更是一种竞争和激励,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活化了整个内地文化产业的环境。

责任编辑:Merlin 制作日期:2011-06-10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