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刘恒的名字也许远不如那些大导或者明星一样响亮,但作为一个中国最成功的编剧,他绝对值得所有大导演和大明星肃然起敬。张艺谋的《菊豆》、《秋菊打官司》,冯小刚的《集结号》,尹力的《张思德》、《云水谣》、《铁人》、谢飞的《本命年》等等佳作剧本皆出自他手。时隔二十年,刘恒又再次操刀为张艺谋创作《金陵十三钗》的剧本,这一次他也陪伴张艺谋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于《金陵十三钗》的剧本,他承认“难免瑕疵”,但“不妨碍整体质量”;对于各种争议的声音,他坦然面对,称“编剧的任务就是寻找更多人能接受的平衡点”。张艺谋在他看来已经成为一个“文化符号”,“心理素质已经百炼成钢”。他也认为像麦基一样的编剧速成班有益无害,但年轻编剧缺乏的不是技巧而恰是“认真”……作为中国编剧界的“一哥”,所有有关编剧的问题,都可以在刘恒那里找到答案。(文/杨光 图/李道忠)[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十三钗》:第一稿曾经找不到感觉 虽有瑕疵但不影响整体质量

《集结号》基本上第一稿就拿下来了,这次《十三钗》第一稿没有感觉,始终说服不了自己,我不相信这些妓女能做这些事,始终不相信,第一稿写的不成功。
    第二稿的时候遇到了汶川地震。当时我正在写第二稿,写的时间不长,我住的那个楼将近30层,我住23层,晃的很厉害。
    戏剧性太强之后,有可能造成某种失真。对于这个失真,可能会损害电影本身的质量,但是你说它真正的平衡点在什么地方,很难说。
刘恒:《十三钗》第一稿没有感觉始终说服不了自己,到第二稿才基本上找到平衡

网易娱乐:《集结号》那个时候您说过一句话“编剧是一个平衡的艺术,就像在走纲丝,而在《集结号》中为了保持这个平衡,姿态上可能不是那么好看。”那您觉得这次在《金陵十三钗》中走这个钢丝的时候,姿态是不是比《集结号》的时候要好看了呢?

刘恒:应该说过程不如《集结号》。《集结号》基本上第一稿就拿下来了,这次第一稿没有感觉,始终说服不了自己,我不相信这些妓女能做这些事,始终不相信,第一稿写的不成功。所以我是写完了第一稿之后,艺谋的助理小庞才带着我到南方去逛那些教堂,到第二稿才基本上找到平衡,找到平衡之后自己感觉还不错,觉得这个事成了,但是导演还不满足。

导演他有更高的标准,要达到全面的平衡,要追求完美。现在他老夸剧本,这个是他谦虚,但是我觉得他确实认为这里面有很好的潜力,有可能达到一种比较完美的境界,所以他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现在,走到电影上映,我觉得基本达到目的了,相对来说比较完美,该保持的平衡都保持到了,尽管一些瑕疵是免不了的,但是已经对这个影片的整体质量没有妨碍了,就是他在整体上达到了相当好的质量,这个是很值得高兴的。

网易娱乐:最后我们看到的电影,包括剧本其实比小说丰富了很多,丰富了战争戏,丰富了爱情戏,甚至还丰富了一条父女线,这个是最开始您觉得应该要丰富到剧本里面的,还是说要拍一个够大规模的电影,所以我必须要有这样的一些东西?

刘恒:这里边我觉得各有各的贡献,各起各的作用,你要让我说谁如何如何,实际上是无法像分析化学元素那样分析特别清楚的,这些职业上的分辨到最后会有专业的人去完成。小说已经在这个地方了,我的剧本将来也要发表,完成的影片也已经出来了,这些个中的变化和不同,会有一些专业性的结论,但这只对圈里的同行有意义,我觉得对别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人家的小说,仍然是优秀的小说,电影仍然是优秀的电影,你的剧本,只是一个环节,只是一个台阶。[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张艺谋:张艺谋是一个文化符号 心理素质已经百炼成钢

我和张艺谋有一个共同点,他始终在给自己挑毛病,这次《金陵十三钗》上映,我见他第一面,他说哎呀还有很多遗憾。
    张艺谋的心理素质在奥运会开幕式这个操作过程当中已经百炼成钢了,他已经钻石了,金刚钻了,已经非常坚硬了,我要到那种状态早崩溃了。
    我觉得张艺谋雄心壮志可能更宏大一些,我自己是很内敛的,实际上张艺谋也是很内敛的,只不过他弦上的很紧,然后一松手蹦得老高。
刘恒:我觉得大胆可以是一种雄心吧!我觉得张艺谋雄心壮志可能更宏大一些。

网易娱乐:电影还是导演的艺术。

刘恒:电影确实是导演的艺术,最终的选择,最终的取舍是由导演来完成的,而且导演对剧本的缺陷,以及对影片缺陷的感知也最敏感。他自己脑子里的那个想象的空间,有一个剧本完成的空间,包括对演员的控制,道具的使用,色彩的掌握,摄影的调动,这个在我眼里都是没有的,他应该关注的是宏观的全局的东西,所以他那要出问题,影片整个质量就完蛋了,我完成的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每个人都完成自己的任务,影片最后的结果才是皆大欢喜。

网易娱乐:您觉得导演最终是百分之百的呈现,甚至超越了剧本本身?

刘恒:应该说,我的剧本是不完善的,但他的电影相对是比较完善的,虽然还有一些遗憾,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和张艺谋有一个共同点,他始终在给自己挑毛病,这次《金陵十三钗》上映,我见他第一面,他说哎呀还有很多遗憾,我说你算了吧,已经这样了,你还叹什么气啊,别难为自己了,到现在还在挑自己的毛病。我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写作过程当中,每天写完了之后,我都要去记笔记,总结今天的毛病,题目叫“叙述检讨”,叙述检讨一,叙述检讨二,叙述检讨三,而且每一次叙述检讨里面有一二三四条,甚至有的时候十来条,就是强迫自己找到平衡,和自己说你这又走歪了,又不对,始终在自我批评,我写小说是这样,写话剧剧本是这样,写电视剧本仍然这样,就是自己给自己找毛病,有的毛病是能克服的,有的真是克服不了,但是也得摆出那几个点,这个是密不示人的,只有自己知道。

网易娱乐:我记得当时您接受王童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自己是一个有固定模式的人,没有张艺谋那么大胆,您用大胆这个词形容他,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我们该怎么理解这个大胆?

刘恒:我觉得大胆可以是一种雄心吧!我觉得张艺谋雄心壮志可能更宏大一些,我自己是很内敛的,实际上张艺谋也是很内敛的,只不过他弦上的很紧,然后一松手蹦得老高,我自己有的时候就放松一些,我的弦不会上那么紧,我不愿意上太紧是怕蹦太高,掉下来摔太疼,但张艺谋不怕,他经历了高潮经历了低谷,他经过反复的摔打百炼成钢了。我还是得适度的逃避,适度的自我保护,我是希望自己追求目标前进的道路,不要有太大的起伏,甚至不要太引起别人的注意,就悄悄地抵达目标。[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与导演合作:编剧维权先要选对导演 面对名利不要争功

这个问题很复杂。如果剧本的质量确实有问题,你的妥协就是一种正确的选择,当然你的剧本如果很好的话,你的妥协就是对影片的一种伤害,也是一种自我伤害。
    在我这来说,我获得的尊重还是足够我享用的了。但是有一个前提必须得承认,就是在电影这门特殊的表达艺术里面,编剧的作用是无法跟导演相提并论的。
    你的剧本来了,明明很好,导演可以说不好,他心里是有数的,他非得说能不能那样给我来一道,实际上有可能他是想试验一把,让你给他趟趟路。
刘恒:编剧的作用是无法跟导演相提并论的。导演比编剧分量重,电影就是导演的艺术,你没有办法。

网易娱乐:会有一种感觉说中国导演对于编剧的尊重还不太够,普遍的还不是那么尊重编剧。

刘恒:这个情况,因为我对别人了解的不是很多,在我这来说,我获得的尊重还是足够我享用的了。但是有一个前提必须得承认,就是在电影这门特殊的表达艺术里面,编剧的作用是无法跟导演相提并论的。导演比编剧分量重,电影就是导演的艺术,你没有办法。在一个交响乐里,一个演奏小提琴的人,跟指挥就是不能相提并论,指挥就是比你作用重要。这是我打的比喻,可能不太确切,但是在电影里面,导演是有选择编剧的权利,我所谓的选择是指他有取舍编剧劳动成果的权利,他可以对你作出评价。

网易娱乐:对于像您说的这种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编剧可能真的是弱势一些,在这种情况下,编剧怎么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刘恒:编剧维权最重要的步骤是选择你的合作者,选择你信任的,在道德感上跟你有共鸣的合作者,双方能沟通,双方能互相尊重,这是确保的第一点。第二个确保,自己以最大限度的努力去完善你的工作,让其尽可能的达到完美的程度,最大限度的满足对方的需要,这个是你做的第二个事情。其他的事情那就是,如果出现了矛盾,出现了冲突,以宽容的包容的态度,去对待你的合作者,在最后,当影片失败的时候,承担这个失败的肯定是导演,挨骂最多的肯定是导演,你如果愿意出来为导演承担一些压力你就出来,到电影成功的时候,最受关注的肯定是导演,你不要去抢人家的光环,如果光环恰巧照到你这了,你就自我虚荣一把就可以了。

如果没有照到你这,你就默默的去高兴,为人家去高兴就可以了,人家导演承担的压力最大,当人家骂一部影片的时候,往往是骂导演,不会骂到你幕后这一些人,骂的有的时候很难听,有的时候未必是导演的责任,但是导演都得承担,所以当一个作品成功的时候,把聚光灯打向他是天经地义的,像我这样从后台跳到前台来说话,已经说太多了,我们的工作,我们的阵地是在自己家的写字台那个地方,我们是不在聚光灯底下的。[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编剧修养:专业训练有益无害 年轻编剧还需更加认真

比如说我带的一些学生,我跟他说了,有的人能理解,有的人很茫然,他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不知道这个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重要性。
    我的方法可能不对,我过于挑剔初出茅庐的小孩,是非常不对的,但是我忍不住,对学生过于严格,但是我又找不到方法,让他们迅速摆脱那种状况的方法。

我觉得这一代孩子并不缺技巧,他们现在技巧的来源比我们那时候要多得多,他们看得东西,以及他们接触这一行的年龄,比我们那时候要早得多。

刘恒认为一个编剧所有技巧上的储备,越充足越好,越系统越好。

网易娱乐:我知道您后来还去电影学院进修过导演,但是您在编剧这方面是没有接受过专业培训的,你觉得对于电影行业来说,这种专业院校的训练真的那么重要吗?

刘恒:重要,非常重要。我觉得所有技巧上的储备,越充足越好,越系统越好,当然对一个没有灵感的人,或者天分不行,或者自己不努力的人,任何完备的训练对他都不起作用,但是对一个有准备的人,一个认真工作的人来说,这些系统的培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们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是我们永远的遗憾,我们的缺点里面肯定跟这个原因是有关系的。

网易娱乐:但是我知道您有一些方法自己来培训自己,比如默写电影什么的?

刘恒:像这种自我教育,我觉得只能说我们很侥幸,我们比别人更死心眼一点,碰到挫折不愿意服输,而且恰好可能命运让我们比较容易接近真理,受真理的指引,作出了正确的事情,只不过幸运而已。当然你要想自我赞美,那好词有的是,用不着赞美,真正让我们焦虑的实际上是我们自己的弱点,那就是我们为什么不能更好一些呢?我们下一步为什么做得不能比这个更好呢?实际上我们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们还是忍不住要给自己提出更高的目标,人就是这个毛病,坐一望二,坐二再望三,永远不满足。

网易娱乐:刘氏定理还是要藏起来的,还是不说。

刘恒:但是实际上有的时候,我也发觉……比如说我带的一些学生,我跟他说了,有的人能理解,有的人很茫然,他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不知道这个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重要性,即便理解了,他自己去实践的时候,仍然抓不到点上。这次你知道了定理,可下次你又摸不着门了,又进入死胡同了。

网易娱乐:您自己也在带学生,您带他们的方式是怎么样的呢?

刘恒:我不是一个称职的老师,我希望他们能够胜任这一行的工作,但是我比较挑剔,因为我对自己都挑剔,我对他们更挑剔。但是我的方法可能不对,我过于挑剔初出茅庐的小孩,是非常不对的,但是我忍不住,对学生过于严格,但是我又找不到方法,让他们迅速摆脱那种状况的方法。[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文学创作:改编他人作品须虔诚 期待未来有惊人之举

改编别人的作品,总不如改编自己的作品来得那么心安理得。有的时候我跟老伴开玩笑,说任何人不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吗。
    我觉得最高原则还是要像改自己的作品一样去改,另外就是要很虔诚的来做这个事情,非常虔诚的来做,就是为了做好,不能讲过多的条件。

总之,到我这个年龄,就是要搞好平衡,最想做的那个事情,要抓紧时间做,再不抓紧时间做,年龄就过去了,时间就不饶人了,没有机会做了。

左起编剧刘恒、文学策划周晓枫、原著、编剧严歌苓、导演张艺谋在《十三钗》片场。

网易娱乐:其实您除了自己原创剧本之外,在改编剧本方面也很成功,您觉得改编别人的作品,对于一个编剧而言,有没有一些准则需要遵循?

刘恒:可能在心理上会有一些影响。改编别人的作品,总不如改编自己的作品来得那么心安理得。有的时候我跟老伴开玩笑,说任何人不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吗。你说你大夫给人看病,给人切割肿瘤,不就是替别人做嫁衣裳吗。编剧为人家提供剧本,不也是为别人做嫁衣裳吗?但是你自己是有回报的,没有人强迫你做这件事情,你也没白做这件事情,你是有回报的呀。关键一点,你不是在给人家做丧衣,是在做嫁衣裳,是在做善事,要给人做丧服,那是另外一个说法了,所以我觉得人生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所有人都在替别人做嫁衣裳,自己希望得到善报,善有善报。

网易娱乐:如何能改编的好呢,从文学作品到影视剧本的改编我们也看到过很多不太成功的,那想要改编的好的话,是不是也要遵循一些法则,或者遵循一些规律?

刘恒:我觉得最高原则还是要像改自己的作品一样去改,另外就是要很虔诚的来做这个事情,非常虔诚的来做,就是为了做好,不能讲过多的条件,而且还有一点,我自己愿意遵循的原则就是不能对任何合作对手有贬低,你不能说人家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就是我行,离了我这些个事就不成,不可以这样。我觉得任何人,人家作品摆在这,你是在人家的这个梯子上往上爬的,必须得有感恩之心,这个原则是一定要遵守的,不能有丝毫贬低合作伙伴的倾向,在这种基础上相互尊重,好好完成自己的任务,不要做点事就翘尾巴了。

网易娱乐:接受这个局限性?

刘恒:接受这个局限性,就是给自己增加一些信心。实际上你也没有什么遗憾,让你做的事情,你已经认真的做了。但是还是要加倍努力,向张艺谋学,胆子更大一些,取舍更严谨一些,知道什么对自己最重要,一步一步地去实现它。[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文/杨光 图/李道忠 编辑/邋遢大主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