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与圈内很多知名导演专注于某一类题材不同,刘江执导的电视剧类型花样繁多:有充满文人情怀的职场剧《岁月》、谍战剧《黎明之前》,也有家庭生活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年代传奇剧《乱世三义》,正在拍摄中的《我们结婚吧》是一部都市剧,筹备中的《平凡的世界》是一部名著改编剧。

 

刘江表示,他之所以不会专注于一类题材,在于他把自己定位为“大众艺术的手艺人”。而所谓“大众艺术手艺人”,就是不要在作品中过度表达自我,而应该智商取中道德观取中庸,追求丰富而有趣;同时强调创作的“手工精作”,不搞批量化生产、不过度消耗个人累积的品牌;作品至上,所有妥协都要以不伤害作品为准。(文/梅子笑 图/李道忠)[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大众艺术(电视剧)就是要智商取中 道德观取平庸

我是大众艺术的一个手艺人。大众艺术的基本特征就是要“大我”,得把“小我”的思路藏起来点,智力水平得取中庸,不能太深邃了。
    任何事情要有顺应的心态。对我来说,我不是一愤青,不会由于不能文艺就愤怒不已,实际上,我可以在大众艺术这里找到乐趣。

相比而言,电视剧的影响力更大,市场回报更多,那么我干吗要放弃电视剧去做电影呢?在美国的大众艺术是电影。在中国的大众艺术是电视剧。

专访导演刘江
刘江:我一直认为我们生活的年代很庸俗。原来我们上学时候觉得田壮壮多牛,可现在文艺英雄都成笑话了。我骨子里也很文艺,当年喜欢看《新桥恋人》之类小资又文艺的作品,但现在市场都不允许你有这样的东西,曾经的电影梦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网易娱乐:不少知名导演都专注于某一类题材,但你执导的电视剧题材特别多样化,为什么?

刘江:这根源于我的从业心态——我认为我从事的是大众艺术,我是大众艺术的一个手艺人。大众艺术的基本特征就是要“大我”,得把“小我”的思路藏起来点,智力水平得取中庸,不能太深邃了。大众艺术,从价值观和思想深度上讲,能表达的东西其实很有限,既然如此,我就多尝试着不同但是好玩的东西。我拍电视剧不是为表达自我,更像是给大家伙儿做菜、做点心……抱着这种心态愿意多尝试一些。如果我热衷于表达,肯定会专注于一类东西。

网易娱乐:你说自己不愿意在作品中突出“自我”,作品里没有太多个人化的表达,但之前您也拍过《岁月》。现在这种顺应的心态是不是因为有过当时不够顺畅的经历?

刘江:拍《岁月》是一时糊涂。当时是华录百纳想拍这部剧,我看了小说很惊奇,因为怎么会有投资方有这种勇气拍这种东西?但是大家都想真诚一把,结果碰得头破血流。实际上,你太过分的尖锐是会有一定的问题的。你看《岁月》里面有一句台词,叫“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就是说有能力的人不会被什么事情阻碍住,就跟水一样,不能因阻难就不过去了,所以任何事情要有顺应的心态。对我来说,我不是一愤青,不会由于不能文艺就愤怒不已,实际上,我可以在大众艺术这里找到乐趣。现在拍摄电视剧,乐趣更在于手艺本身了。比如,怎么合成?比如这种音乐(在)这种片子是不能搁的;这样的画面、这样的构图、这样的调动是不能在这样的类型里出现的……既然当不了文艺大师,你就当手艺人好了,这是我真实的想法。

 

网易娱乐:电视剧确实是大众艺术,不少电视剧导演开始拍电影,您会这样吗?有种观点认为电影比电视剧更高贵,更接近艺术?

刘江:实际上,庸俗时代的到来时全球化的,电影的工业化过程中,资本的意志越来越强烈,这是世界的大风水。但在中国电影圈文艺青年很多,不少文艺青年会自我陶醉、自己感觉过瘾,但现在的资本意志决定了这种路是行不通的,我很尊重这些小众导演、文艺导演,但是屡屡碰壁。现在多少影片几百万甚至50万的票房,一天就下线……这种都成笑话了。资本要求你商业化,既然这样的话电影和电视区别并不大,都一样是商品,既然是商品,电视剧挣钱比电影多,凭什么看不起它?在美国的大众艺术是电影。在中国的大众艺术是电视剧。在中国,电影市场太窄了,票房过了数亿才3000万观众,电视剧观众稍微过几个点就是3亿观众。相比而言,电视剧的影响力更大,市场回报更多,那么我干吗要放弃电视剧去做电影呢?

 

网易娱乐:你一直说自己是大众艺术的手艺人,怎么理解手艺人这个定义呢?

刘江:手艺人就是,我有一技之长并且我要靠一技之长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手艺人首先是一个生计,在生计之外,还能带来一些乐趣。大众的事就是得把智商取平均值,不能你哪儿都痛快了——这不是大众。比如正义永远战胜邪恶,这是空洞的大道理,我也知道,但是大众就是要这个。我自己也很喜欢边缘状态的文艺电影,比如法国演员朱丽叶·比诺什主演的电影(《烈火情人》),父亲与儿子的女朋友好上了,儿子知道后摔死了,整体处理的非常人性化,其中情欲和道德的冲突非常细腻,我看了也非常过瘾,但它一定进入不了主流视线。实际上,我尊重做艺术家的人,但是艺术家就要甘于贫穷,现在很多人拍了小众的东西然后又去骂大街,说大众不理解——你不拍这个不就完了嘛?我不是一个艺术至高论者,也不是一个艺术宗教者,把所谓的艺术看得有多么多么重要,艺术这词本身也是有点酸。我觉得好的事情是,投资者赚钱,我的手艺值钱,观众看了开心就得了,我不知道有什么想法值几千万打水漂。我选择的是大众艺术的道路,它就是一个智商取中、道德观取平庸的东西。[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作品要赚钱也要不失水准 投资人可以塞演员 前提是合适

影视投资不像画画儿或者写小说,几乎零成本,这是需要大量资金的。手艺人的第一要义是生存,所以厚道、对投资者负责是必须的。
    我是手艺人,我不能让我的手艺因为资本的过度干涉不值钱。大不了不合作了。

我对演员的挑选是非常有原则的,一定得合适。当然也有挑走眼的时候。其实每部戏都有人塞人,也可以理解,但必须是合适的,一两场戏,否则不干。

刘江选演员
虽然刘江表示要对投资人负责,但为了保证手艺人作品的水准,刘江也表示投资人可以塞演员进来,但绝对不能是不合适的角色,也不能承担主要角色的戏份;刘江的剧大都让演员在荧幕上大放异彩,他选演员的最优先标准还是合适,其次才是人气。拍《媳妇的美好时代》费了很大劲说服海清(左上)出演,而因为合适《黎明之前》也启用了大众知名度并不高的吴秀波(右上)。与黄海波的多次默契合作,刘江再次携手黄海波搭档高圆圆带来《咱们结婚吧》。

网易娱乐:你一直在强调要给投资者赚钱,你觉得对资本负责有多重要?

刘江:谁的钱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天上掉下来的。影视投资不像画画儿或者写小说,几乎零成本,这是需要大量资金的。有这么多资金,那它的资本意志的体现是非常正常的。想要花人钱,然后又不想给人挣钱,只想表达自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作为一个稍微有点道德、诚实、厚道的人,都会明白这个道理。手艺人的第一要义是生存,所以厚道、对投资者负责是必须的。

网易娱乐:你在做一部电视剧时候,能为资本妥协的程度是怎么样的?比如说(投资方)要用演技不好的演员,这样的话您会妥协吗?

刘江:这个不是对资本绝对的妥协。资本的第一要义是商业利益。倘若投资方把女朋友塞进来,如果合适可以,不合适坚决不可以——这第一是损害了他的商业利益,第二如果这个戏赔了我还丢人呢,我是手艺人,我不能让我的手艺因为资本的过度干涉不值钱。大不了不合作了。我对演员的挑选是非常有原则的,一定得合适。当然也有挑走眼的时候,但是我的心愿还是奔着合适挑的,不会有别的太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其实每部戏都有人塞人,也可以理解,但必须是合适的,一两场戏,否则不干。

 

网易娱乐:拍您戏的演员后来都很有名了,挑演员你有什么原则?

刘江:主要就是合适,另外再有就是机缘我觉得是,机缘,我运气也不错,正好赶上他们马上大放异彩了。当初挑海清,是看她演《双面胶》,那个虽然不是喜剧,但是通过看《双面胶》,就从她身上看到那种幽默感,这个女演员身上有幽默感是非常难得的,所以说我就一定要让海清来,结果海清还不愿意来,她当时想演余好那个人物。当时也有很多人劝她别接这个戏,后来经过大量的说服工作她来了,结果给了她一个惊喜,她也没想到会拍成这样;当时海波也不想来,海波也是说我要不是夏天要在北京结婚,我不接这戏。《黎明之前》开拍时候,吴秀波在业内已经很有口碑,圈里都很了解他,只是大众不怎么了解他。他身上的那种劲儿,我觉得是非常适合刘新杰,刘新杰就是有点颓的那种,像一个受过伤的一个武林高手虎落平阳的那种感觉。而且拍戏的过程中,我跟他说,你一定全部放下来、全部松下来、表情少一点,一放下来你的魅力就全出来了。

 

网易娱乐:这一次(《乱世三义》《我们结婚吧》)为什么又一次和黄海波合作?

刘江:海波在《媳妇的美好时代》里演余味,并不是他最长项我觉得。他经常说他的梦想就是指挥千军万马,攻下某个山头,他有很深的军人情结。在他身上,有种特别刚烈的东西,他的情感爆发力在中国男演员里很少见。余味没有完全发挥他的东西,所以我们又合作了《乱世三义》。《咱们结婚吧》呢,也跟余味不一样,他是一个恐婚男,然后老拿着个劲,酷酷地装着。他身上也有这种装酷、拿劲儿的东西,我也觉得非他莫属,所以很快就敲定了他。在和高圆圆合作之前,我观察了她很久,她演在一些电影里面,包括颁奖礼上,我发现她有非常大的变化,感觉活开了,笑容都笑开了,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特别好的信号,然后我们就合作这部《咱们结婚吧》。[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根据兴趣选题材 不量化生产手工精作

我不是个特别分析市场的人,你看有时候我做的事情挺不识时务的,就比如《黎明之前》我当时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反对,但是我坚持所以还是拍了。
    手艺人和工业化不同。手艺人就像是酿酒一样,也许原材料、时间什么都是既定的,但那种湿度、温度、气候、光线,这些细微的东西也许直接影响后果。所以说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式就能产生一个作品。
媳妇的美好时代,黎明之前
刘江坦言自己并不特别分析市场,拍剧完全追随自己的创作兴趣和欲望。在谍战剧扎堆的时候,他坚持拍《黎明之前》(上图)。同时刘江也表示手艺人并不量化生产,坚持精耕细作保持品质,《媳妇的美好时代》(下图)三年了还在拿奖,作为导演的刘江为此骄傲。

网易娱乐:现在找您合作的电视剧特别多,您怎么判断一个电视剧您会去拍它?

刘江:还是要随兴趣,就是随你的心的感受,就是说你觉得能拍好,你觉得有兴趣拍,你才能拍。我不是个特别分析市场的人,你看有时候我做的事情挺不识时务的,就比如《黎明之前》我当时拍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反对,包括就是华录老总,因为《潜伏》刚播完,而且谍战戏当时也是一大堆了,他说你拍《媳妇的美好时代》这样的,继续这个风格吧。但是我看完《黎明之前》后,就被他那种神秘感和神秘的味道迷住了,所以才说我一定要拍这个。包括《咱们结婚吧》也是这样,有很多人说现在这么多生活剧,可能题材重复了。但是我的内心告诉我,这个非常有趣、会非常好,我就要拍。我是一个反对跟风的人,所谓手艺人,一定要尊重自己的内心感受,有去创作的欲望,这样你才有可能会去创新。

手艺人和工业化不同。我拍完《媳妇的美好时代》后有好多人跟我说,某个组里制片人要求导演就照着《媳妇的美好时代》拍,主创人员则一人一套《媳妇的美好时代》碟,构图、色彩、演员风格什么……但是这样的跟风是拷贝不出来东西的。手艺人就像是酿酒一样,也许原材料、时间什么都是既定的,但那种湿度、温度、气候、光线,这些细微的东西也许直接影响后果。所以说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式就能产生一个作品,我说要做一个大众艺术的手艺人,我的手艺值钱,就在于我觉得我酿的这个酒跟别人味道不一样。这也是“做手艺”的乐趣,如果是标准化、公式化的工业流程,它也缺乏乐趣。

 

网易娱乐:现在也有挺多像您一样知名的导演,开始量化的生产?

刘江:我成立了工作室,也不会量特别大。基本上一年我拍一部戏,然后投资两部或者多一些,就是让别人拍,我来总把握;或者用我的团队来拍。但这种我投资不是我拍摄的戏,我不会挂名,也不会挂总导演……好多人让我挂总导演,然后如何如何……但是我不干那事。实际上,我参与投资的电视剧肯定是我在剧本阶段和制作上进行严格把控的,但是我不会投入那么多精力去做,我会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我自己当导演的戏中。我不会说我一年拍五部戏,有些导演过度消耗自己的品牌,我觉得这样很不值当。精心做一部戏,可能人家好几年之后还在说这部戏。比如《媳妇的美好时代》都三年了,到现在还在得奖。我觉得这个是特别值得的事情,用心做就会有这样的回报。

 

网易娱乐:您觉得有哪些作品没有达到您的期待值,或者说让您觉得可能存在一些失误?

刘江:有,但是我这样可能会殃及别人。举个例子吧,比如一个我喝高了接的戏,接完就后悔。当时《黎明之前》刚刚播完,那时候还晕着呢还,然后喝高了一不小心就接了……那部戏确实有种无力回天的感觉,本来是荒了八年的东西一直没人接……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接这个?我说我喝高了,确实是我喝高了,人家把合同拿出来了我脑子一热就签了。不过这些不足为人谈,反正之后就会长记性,确实长记性,今后就要如履薄冰,得慎重。

网易娱乐:从《乱世三义》开始到《我们结婚吧》,感觉你的作品开始走向大投资、大阵容加名导演这种思路,为什么呢?

刘江:也不是有意要这样,其实我不是一个愿意乱花钱的人,因为你花出去你得收回来,这个事儿逼到那儿了,它就是需要花那么多钱,你就没办法。像《乱世三义》,也是接近六七千万的成本。有战争戏,有各种武戏、文戏,幅员辽阔、场面也很大,还有场景非常多,三十年的跨度,钱就自然花在那儿了。《咱们结婚吧》,我们是用定焦拍摄,然后加上演员的费用,成本也有六千多万。想要有投资,必须要有人买帐,我也有压力。当时拍《媳妇的美好时代》,海波和海清都不是大明星,电视台还嫌阵容不够强。明星演员、大投资,加上题材和我自己的判断,风险不会有。——实际上,《咱们结婚吧》我也是投资人,我投了一半。后面《平凡的世界》我就很有可能用一帮新人,因为我要求他们下放生活、要体验生活,周期更长,得照着六、七个月拍——这用明星肯定消化不了。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撰文/梅子笑 编辑/排骨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