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陆川在电影圈是个有争议的人物,但是对于观众来说,关心他的作品多过他本人。《可可西里》、《南京!南京!》都曾经引发过热议,其新作品《王的盛宴》有望于7月5日上映,目前审查并不顺利,上映时间也必然押后。陆川认为好莱坞电影现在起码让人知道健康、自然是什么。受观众批评也是好事,固步自封、每天关在屋子里觉得电影产业有多牛逼这种状态确实挺可笑,“绩单是很残酷的。我们这几个月看大片的时候也在反思,反正我觉得自己拍片的时候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太觉得自己是艺术家了,但是胆色不丢的条件下,怎么让观众荡气回肠地把一个片子看完?确实到了醒醒的时候了,去年我们还沉浸在前几年高速增长的数字,大家都处在一种弹冠相庆的状态里,但这次开放让很多东西现了原形,可能是件好事。 ”(文/3pinky 图/663)[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过审:今年有点特殊 历史总是相似

我自己亲身经历下来《王的盛宴》确实有要求修改的东西,但也确实有商量的余地。我会保住这个电影最核心的东西,如果要妥协了《王的盛宴》大家现在也看不到。

现在真的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我不能说得太清楚,我只是想说,剧本是过审的,今年又是个多事之秋,所以就变得…
    有朝一日《无人区》也是会被放的。但这个时间别太长了,别跟梵高似的,人死了以后画才上墙。我现在听到的消息,是一定会在今年的某个时候跟大家见面。

陆川:非常担心《王的盛宴》。不管几点睡,七点一定会醒。虽然嘴上说没压力,但投资方不容易,钱放在这儿,真挺担心它没有结果,就那样放着了。《王的盛宴》确实有要求修改的东西,但也确实有商量的余地。

网易娱乐:《王的盛宴》审查通过了吗?

陆川:如果我们现在处在这个状况里,也确实不太好说,但是我一向都是以乐观的方式看待未来,我相信电影最终还是会跟大家见面的,这个都是过程嘛,《南京!南京!》其实审查也过了好长时间,可能我就是这个命,所以我不会去抱怨什么。

网易娱乐:《南京!南京!》也好,《可可西里》也好,官方对片子的态度都是挺正面的,但这样说起来其实你跟所谓体制的挣扎的部分还是挺多的。

陆川: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没妥协过,可能大家不会相信:没妥协怎么会让你过?我觉得我做得最多的可能是尊重,我选择在体制内拍片,但是在体制内拍精神上独立的电影,因为那是我的梦想;可我也会尊重体制的这种管理方式,不会去到处说他们坏话,或者把所有片子拍不好的责任就推说是因为体制管了我。我觉得可能我从第一稿剧本开始,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就很坚定,就是这个东西,然后那你就把剧本送上去。

送上去可能电影审批的这个管理的头儿说这个这个部分我们觉得有问题,大部分情况下,我会跟他们商量,告诉他们我这么写的目的不是为了去毁这个社会或者怎样。每部电影为什么时间长,这种沟通和交流其实花了很长时间,我这么说可能大家也不太理解,因为我觉得现在电影局真的是被妖魔化了,其实审片子不归他们管,是一批我们自己的从业人员,可能是一批老师、教授,各种各样这样层面的七十多个人在一起审片子,他们的意见综合起来,就是所谓的电影局的意见。

所以我经常是花很多时间告诉审批的人我为什么要这么拍电影,所以到电影出来的时候,一些硬的东西,比如色情、暴力、血腥的确实要拿走,但基本上从《可可西里》到《南京!南京!》,我想表达的那句话都非常清楚的存活在里面。《王的盛宴》这个过程也类似,我不会去抱怨说不能参加电影节,不能这、不能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去好莱坞,你可能拍不了这样的电影,因为没有这样的历史背景,你也可能没有这样的欲望,没有压抑你就不愿意去抗争,只能去拍商业片了。

我自己亲身经历下来,《王的盛宴》确实有要求修改的东西,但也确实有商量的余地。我会保住这个电影最核心的东西,如果要真妥协了,《王的盛宴》大家现在也看不到。[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电影:不再强求大家接受我的历史观

我觉得好莱坞进来是天大的好事,第一让大家清醒清醒,第二我觉得会促进整个终端。
    有更多好看电影看,那一定是好事。对于产业来讲也是好事,危机感是好事,归于理性归于现实,都是好事。

与好莱坞合作还是要注意从研发入手,并不是老百姓觉得好莱坞好就赶紧去合拍,还是要能够保证质量,能够服务中国的消费者。

陆川:其实《史记》里面有很多谜,它们是直指一些真相的,但是这些真相一直没有被人破译过,大家都说《史记》里的很多记载是有错误的。

网易娱乐:你为什么总对那种有主题很大的历史题材感兴趣?

陆川:我做《王的盛宴》的时候,想了解一下楚国的盔甲是怎么做的,完全找不到。我们号称拍很多历史剧,但是有哪个历史剧尝试过去复建我们那个人文的生态景观,我觉得陈凯歌导演在《荆轲刺秦》的时候想要去做过,后来其他的历史片有没有想过这么去做?还有现在充斥着电视的清宫戏,有哪一个是真正考据过皇帝是怎么说话的?我们现在拍的这个片子,其实我真不觉得它说了当下的东西,只是它认真地写了历史,你就会发现它读解出很多我们跟当下有关的密码。

其实《史记》里面有很多谜,它们是直指一些真相的,但是这些真相一直没有被人破译过,大家都说《史记》里的很多记载是有错误的,比如说年代,在每一个篇章之间都有断痕,关于某一个人,具体的记录在这篇与那篇篇之间也有错位。我恰恰认为这是司马迁在用这种错位在指引我们怎么去读。而且我顺着这个道路走的时候,也得到了很多历史学家的支持,像李开元教授,他说我这么想是对的,因为在他那个时候他不能说真话,他已经受了腐刑了,他怎么能去说很多真实的东西?而且他记录了当朝的东西,比如韩信之死:韩信到底怎么死的?真的是叛变了吗?他在不同的章节里面他是给了我们去破译的这种断裂的口子,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

网易娱乐:想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观众、改变他们一直停留在过去那些故事里的历史观吗?

陆川:做《南京!南京!》的时候我是有这个野心:让大家都接受我的历史观,但是电影出来之后就被爆cei了一顿,说你三观不对,民族立场出问题,当然我可能不会接受,突然那时候就明白,我生活的当下是一个什么样的当下。所以做《王的盛宴》的时候,我已经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了,我只是想说,希望我的发现能够引起大家的思考,但是因为我发现的这个东西,或者我感受到的这个东西很惊悚,所以我觉得还是有价值。

是不是真的是让大家很关注,我觉得要电影上映以后才知道,但是我很感谢吴彦祖、张震、刘烨,沙溢、聂远、秦岚,这些好朋友集体出场,一个电影除了电影本身、导演的信用,演员本身也是一种信用的体现,这么多好演员站在一起,为这个事摇旗呐喊,坚持八个月不走,也没有太多的傻事爆出来,那就可能会向公众和媒体在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这个是应该去看一眼的电影。[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争议:李小冉那件事让我特失望

第二天十一点我就发了这个微博,这个事就出来了。后来就是我发现所有人都是被害者,只有我被骂成“傻逼”。
    我没有去总结这个事儿,我只是觉得“哦,他们是这样的”,但我不会去改变自己,因为你要改变自己,变得特别懂事,你也拍不出特别勇敢的电影了。
    我觉得网络这个环境是挺暴力的,但是我算是在这个历练过程中间慢慢地成熟起来,不是说我学会了用网络去营销自己的形象。
陆川:后来就发现这个社会有另外一套想人想事的方式,所以我觉得我没有什么,我没有去总结这个事儿。

网易娱乐:有发生过什么事让你突然觉得“大家原来是这样想我的”?

陆川:我有啊,就是鄢颇那事,当时我记得很清楚,我和陈坤,和覃宏三个人在世贸天阶吃饭,小冉下午哭着打电话过来,说谁谁谁被砍了,然后我们当时就让她去报警,她说报警了,但警察说挺难破案的。我们说让她去跟媒体说,她说她打了几家媒体,媒体都不太敢管。放下电话,其实都很沉重,后来我就被推选出来,去点这个事。第二天十一点我就发了这个微博,这个事就出来了。后来就是我发现所有人都是被害者,只有我被骂成“傻逼”,我当时心里很郁闷,我觉得…(觉得早知道就不出头了?)倒没有。所有人都说你在炒作,可我觉得我还挺自视清高的一个人,没有必要去拿这个事炒作,而且我去说这个事儿,让我的父母还有我的家人、我女朋友就胆战心惊:像他们这些人,砍一个人,也可以砍几个人,我并没有觉得我就是一个铁甲战士,砍在我身上刀就会卷刃?这个事这么好炒作的话,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跳起来先说呢?那天晚上为什么所有的媒体都保持静默?其实那天晚上一半以上的媒体都已经知道那个事了,为什么第二天早上报纸都没有登?所以我突然觉得这是一个特别肮脏的社会,包括一些圈里人,就是特别恶毒的跳出来在骂,我就觉得,这帮人太容易去做道德评判了,而且我也知道,他们就是在塑造你,那件事让我特别失望。

网易娱乐:以后遇到这种事情的话,你会变得特别小心说话,免得再被别人说?

陆川:因为可能就没觉得自己是谁,所以就说了,后来就发现这个社会有另外一套想人想事的方式,所以我觉得我没有什么,我没有去总结这个事儿,我只是觉得“哦,他们是这样的”,但我不会去改变自己,因为你要改变自己,变得特别懂事,你也拍不出特别勇敢的电影了,电影跟人还是一致的,因为,其实这个圈绝大部分的人都挺懂事的,知道该怎么跟媒体打交道,该怎么聊天,该怎么去做善事,怎么去做秀,我觉得我可能未必会是一个特别周全的人。[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国产片:被好莱坞电影扇巴掌是好事

我不知道《王的盛宴》是什么样的结局,但每个时代逆境会出来一批导演会出来捍卫民族电影的尊严。
    观众在票房可能没选我、选了另一个更好看的片子,你得认这事!市场化就是让本能公平化,你想逆潮流,站在那儿用道德绑架,我觉得这个不靠谱。
    说中国片被打败了,但中国真正的商业片还没有出来。我不是觉得票房的一定在我这儿,像《画皮2》那样的一级大制作的片子还没有出场。
电影是什么?就是观众拿脚去投的那一票,观众现在就不投了,不信你们了。

网易娱乐:今年上半年的票房数据大家都看到国产片特别明显的失利,你怎么看华语片败给好莱坞片?

陆川:说国产片不好,是怎么去比较的问题。在我看来,上半年上的片子都是伍迪-艾伦型的片子,中国的文艺片。伍迪-艾伦的片子在美国主流市场也不是市场大卖,是一部分高端知识分子追捧的电影。上半年除了《黄金大劫案》,剩下的都是半文艺或者纯文艺的电影,所以拿文艺片去对抗好莱坞大片,本身的命运上之前就能看出来了,赢了反而是奇迹,所以我到不觉得这是多么耻辱的事情,这是必然规律。市场就是要被A类大片拿掉的,现在的市场也是细分的市场,如果选择拍这样的片子就要接受这样的票房。有时候媒体在偷换概念,说中国片被打败了,但中国真正的商业片还没有出来。我不是觉得票房的一定在我这儿,像《画皮2》那样的一级大制作的片子还没有出场,他们轻易被掀翻了,那再去讨论这个是有意义的。

网易娱乐:你怎么看国产片总是被骂?

陆川:是不是电影宣传和媒体要共同去负这个责任?现在每个电影一出来,就被组织成为一个百年一遇的佳片,现在影评系统没有,谁都没在说真话,打分制也是被操纵的,观影团全是付钱的,媒体都是发通稿的,观众每次进去都发觉受骗,不骂片子骂谁。现在微博营销水军都是可以被控制的。电影是什么?就是观众拿脚去投的那一票,观众现在就不投了,不信你们了。第二从创作上了说,我们享受了两年的好时光,确实质素和表达都是没有太多进步,甚至连胆子都没了,你看《赛德克巴莱》,它起码有胆,现在电影审查机制让我们不能够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拼。其实我觉得我们拼不了制作,本来工业就比较薄弱,产业链条就是空缺的。要靠题材多样性靠我们身边血淋淋的现实,电影有时候就是大制作的梦想,要么就是接地气的,现在这两个,上面做不了,底下的又不让做,特别拧巴的事。好莱坞电影现在起码让人知道健康、自然是什么大鸡腿吃着没什么味道,但它是天足,我们全是裹脚。[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编辑/Z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