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12月22日,《血滴子》将要上映。刘伟强的采访发生在一首插曲的发布会前,这首歌没有正经出现在电影里,但它的副歌曲调在“血滴子”那群年轻杀手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出现,银幕下的人很难不跟着哼唱起来,那是《古惑仔》里的《友情岁月》,刘伟强说,这是他的主意,也是他的坚持。香港90年代的街头小霸王怎么跟清朝的杀手有了交集?拍戏第一天,他看到阮经天、李宇春他们站在山坡上,“拍第一场的时候就有那样的感觉,感觉也像当年陈浩南和山鸡,都是二十郎当岁”,虽然不是,这种感觉越拍越强,现在还成了这片子的噱头。刘伟强的导演履历上有两次历史性的奇迹,第一次就是《古惑仔》,文隽编剧,王晶监制,谁都不是特别看好,连排片都勉强。结果首周票房就爆了,续集连续集地拍,一发不可收拾,正传就有六部,加上衍生的外传,差不多够迷你电视剧的量了。“拍到第五、第六集,灵感是越拍越多,但我觉得总得拍点新东西吧”,他后来就去了拍《风云》,跟《血滴子》一样,花了一年的时间钻研当时还是新鲜玩意的CG技术。

时隔十五年,他其实还是没拍够《古惑仔》,他们怎么从混混晋升到黑道食物链的顶端,但也拍不动了,“我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了,或者说,那团火已经弱了,拍《古惑仔》需要一把很热烈的火,否则你拍不了都市的热血和张力,不用砍得血肉模糊、支离破碎,打个火机就有的气势。”新的心火扑灭了旧的热情,也是在这个时候,有些象征性的事情几乎同时发生:《古惑仔》系列后再没合作过的王晶和刘伟强在《大上海》里再度携手,这次二人身份交换;而二十多年都以好兄弟相称的陈可辛,作为《血滴子》的监制第一次和他正式合作:“陈可辛很放手让我去弄,互相信任最重要,他知道刘伟强不会乱来,我也不会给自己丢脸”,“这十几年王晶有他的思维模式,我有我的,凑到一块就有些有趣的想法,你可以说这是混搭,合久必分,我觉得是好事。” (文/3pinky 图/663)[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接手《血滴子》:风格紧跟潮流 死磕技术细节

《血滴子》也很多特效,又有CG又有3D,时间就更长了。基本前半年我每天都在日夜不停地工作,早上9点起床,干到晚上2、3点,又要看特效、又要管3D、配音,但我喜欢,甚至享受这样的状态。就像前几天,我醒来突然不知道上班要干嘛,怎么没人安排我去听配音混录,人家说,早就干完了;
    就有一种人,喜欢片场的生活,我一闻到灯的味道、看到现场一大帮人叽叽喳喳、指手画脚就精神,才养成这种习惯。搞得现在到了休息日,我反而会瞎想自己是不是很没用什么的,周末也得到公司转两圈才舒服。
    《十月围城》是中途加入的,肯定只能跟着原来的剧本拍,这次《血滴子》等于重新把东西再编排了一遍,我当做我自己全新的作品来拍,很多东西也得是我想拍、而他们也愿意放弃原来那套让我拍。这次会有更明确的我的风格,
刘伟强:《血滴子》整个故事都改了,一来没那么年轻化,剧情改编最大的就是,血滴子要被朝廷清洗掉,这是原来剧本里没有的

网易娱乐:《十月围城》你是给陈可辛帮忙才去的,《血滴子》你顶替陈德森执导,也是为了帮忙吗?

刘伟强:这次不一样,陈可辛给我看完剧本的时候,我就说想对剧本做一些改动。《十月围城》是中途加入的,肯定只能跟着原来的剧本拍,这次等于重新把东西再编排了一遍,我当做我自己全新的作品来拍,很多东西也得是我想拍、而他们也愿意放弃原来那套让我拍。这次会有更明确的我的风格,要是让我照着原来的剧本拍,我也不太乐意,因为大部分内容不是我想出来的。

网易娱乐:哪些东西是原来没有的?

刘伟强:整个故事都改了,一来没那么年轻化,剧情改编最大的就是,血滴子要被朝廷清洗掉,这是原来剧本里没有的;还有就是最后的天神村,我想总应该有那么一个世外桃源、或者反清复明的组织存在于偏远的边疆,我很喜欢这些东西,我也喜欢故事背后的故事,乾隆虽然戏份不太多,但“为什么要把血滴子消灭了”、为什么要引入火枪、大炮之类的概念,其实有点像维新、这些东西是我后来加进去的。

网易娱乐:《血滴子》拍了一年了吧?这么长的周期不像你的风格。

刘伟强:差不多一年了,我记得是去年11月前拍完的。有的戏我也排很久,像《风云》也做了一年多,《头文字D》拍了差不多8个月。《血滴子》也很多特效,又有CG又有3D,时间就更长了。基本前半年我每天都在日夜不停地工作,早上9点起床,干到晚上2、3点,又要看特效、又要管3D、配音,但我喜欢,甚至享受这样的状态。就像前几天,我醒来突然不知道上班要干嘛,怎么没人安排我去听配音混录,人家说,早就干完了;也没有让我飞去泰国看冲印,也说干完了。结果有种空虚感。已经到了一种病态了,人家说这是工作狂。就有一种人,喜欢片场的生活,我一闻到灯的味道、看到现场一大帮人叽叽喳喳、指手画脚就精神,才养成这种习惯。搞得现在到了休息日,我反而会瞎想自己是不是很没用什么的,周末也得到公司转两圈才舒服。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血滴子》的“古惑仔”情结:我已经没有了当年那团火

我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了,或者说,那团火已经弱了,拍《古惑仔》需要一把很热烈的火,否则你拍不了都市的热血和张力,不用砍得血肉模糊、支离破碎,打个火机就有气势-其实第一集没什么砍人打架的镜头,就两场,其他都是讲都市年轻人的心火、兄弟情义。
    《古惑仔》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东西了,观众已经看过了太多好电影,有很丰富的经验,他们买票进电影院,不是光为了看一部电影那么简单,他们希望带走点什么,那是电影能给他们的。
    《古惑仔》系列状态最好应该是第三部。第一部当然是爆炸性的,影响最大,但所谓得心应手的还是第三部,之前拍出来的只是观众喜欢看的。
刘伟强: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去拍《风云》。拍完《古惑仔》我就说该停一停了我想拍点真正意义上的大片。

网易娱乐:说回你接手的《血滴子》,你说的他们没想到但也准许你做的东西是什么?

刘伟强:他们原来以为有很多打戏:既然叫“血滴子”嘛,当然是很血腥的,其实我改了很多,不是一个打打杀杀的片子,它包含了爱情、友情、“无间道”、“古惑仔”,还有背后所谓的深层的意义。

网易娱乐:中间那段音乐是《友情岁月》吧?你故意放进来的吗?

刘伟强:没错,你看小天跟他的兄弟说,你们都走吧,走得越远越好,那个时刻一放那段音乐,你马上会觉得心痛:大家做了那么久兄弟,终于要生离死别。我这次还挺坚持要把那段音乐放进来,还重新让他们翻唱了一个版本。其实海报上的阵容一放出来,就已经很像了。我们第一天拍的时候,第一场戏他们站成一排,大家都说是“清朝古惑仔”,所以就用了这点元素进去。

网易娱乐:以前看到《古惑仔》后面几集,觉得已经有点像给市场交功课一样,但这样听来,你对这个系列的个人情结很重。

刘伟强:那时候如果想拍还有东西可拍。拍到第五、第六集,只是看我愿不愿意继续下去。感觉和灵感是越拍越多,但我觉得总得拍点新东西吧,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去拍《风云》。拍完《古惑仔》我就说该停一停了,我想拍点真正意义上的大片。其实那时候(《古惑仔》系列)还有生意,票房还挺不错,但总是守着一样的东西很没意思。

网易娱乐:对你来说《古惑仔》的故事已经说完了吗?

刘伟强:一直不够。后来我们还拍了一部《古惑仔之少年激斗篇》,其实从“少年古惑仔”到“古惑仔”之间还有很多故事,他们是怎么上位、遇到过什么困难,怎么做成了荃湾老大,都值得拍。当然,我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了,或者说,那团火已经弱了,拍《古惑仔》需要一把很热烈的火,否则你拍不了都市的热血和张力,不用砍得血肉模糊、支离破碎,打个火机就有气势-其实第一集没什么砍人打架的镜头,就两场,其他都是讲都市年轻人的心火、兄弟情义。[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十五年后再玩3D:我不在乎批评的声音

最近又开始流行3D了,而且技术明显进步,我总是说,做这行隔个两三年就会出现一种新技术。这也让我们随时都得关注市场,最近有什么新软件流行,能让你的电影更好看。
    一定会有正面和反面的声音。我拍了那么多年戏,也被人骂了不少。有时候一部戏拍得很辛苦,也会有人写影评说,你到底会不会拍戏啊!这些声音你觉得不好听就别理它,要有人夸也就是高兴一下。
    其实从《血滴子》拍之前就有考虑,那时有很多成功的3D电影,后来《泰坦尼克号》重制3D版的时候也相当卖座,大家也开始认真地想这件事,这个也得考虑观众,是否最近他们喜欢这种口味,我们要不要也搞一下。
刘伟强:人们有权利赞或弹,但该不该做我们自己权衡。《血滴子》这一部大家看完都觉得应该转3D。

网易娱乐:这次《血滴子》为什么要拍成3D电影?

刘伟强:所谓特效、3D都不是新东西,其实我在十年前就开始接触所谓的3D,那时有个我监制的片子叫《咒乐园》,是拍完《无间道》之后做的一个3D片。最近又开始流行3D了,而且技术明显进步,我总是说,做这行隔个两三年就会出现一种新技术。这也让我们随时都得关注市场,最近有什么新软件流行,能让你的电影更好看。现在观众要求都高了,他们其实都懂,以前说CG,没什么人认识,但现在他们自己都会评论了。这也让你更关注市场,观众最近喜欢看什么样的电影,始终是拍商业电影,商业电影就是拍给观众看的,也让你必须不断更新对外界知识的了解,比如美国新出了一套摄影机,它跟过去的有什么不一样?是速度更快、更好吗?以前都是2K机,将来都要流行6K机了,那它好在哪里?虽然这是技术活,但作为导演一定要知道,对电影的发挥也会好一点。

网易娱乐:3D一方面是很流行,但现在大家批评的声音很多,甚至觉得不需要那么多3D电影。作为创作者和商人,这些声音并不会让你们犹豫吧?

刘伟强;不会,一定会有正面和反面的声音。我拍了那么多年戏,也被人骂了不少。有时候一部戏拍得很辛苦,也会有人写影评说,你到底会不会拍戏啊!这些声音你觉得不好听就别理它,要有人夸也就是高兴一下。

网易娱乐:但对你们的决定会有什么影响吗?

刘伟强:不会有影响。又不是他们出钱,他们拍。人们有权利赞或弹,但该不该做我们自己权衡。这一部大家看完都觉得应该转3D。(谁最早提出这样的建议?)其实从拍之前就有考虑,那时有很多成功的3D电影,后来《泰坦尼克号》重制3D版的时候也相当卖座,大家也开始认真地想这件事,这个也得考虑观众,是否最近他们喜欢这种口味,我们要不要也搞一下。也要考虑成本,是不是转3D就一定会成功。当然最后大家都赞成了,才有了这个结果。 [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谈与陈可辛、王晶合作:大制作需要跨界 而合久必分

我想大家没事吵吵架才是最好的朋友,反而不是互相奉承。也因为相识于微时,那时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都还在帮别人打下手,那种感觉很妙,我现在做了大导演,已经再也不能建立那种简单的友情。
    陈可辛去拍《甜蜜蜜》,我也拍自己想拍的,大家都挺高兴的。也挺奇怪的,有时社会就是这样,偶尔合作一下,这才有新意,彼此刺激到对方的思维。

陈可辛他知道这个刘伟强不会乱来,我也不会给自己丢脸。我跟王晶合作,也是他导演我监制,我们说这种叫跨界合作,以后应该多一点。

刘伟强:一个人拍戏会觉得江郎才尽,有个人走进来,跟你说几句话,也许就带来新的启示,比如《大上海》我跟王晶又走到一块,

网易娱乐:你和陈可辛一直是好朋友,为什么到现在才正式合作?

刘伟强:我们二十来岁就认识了,那时他是助力制片,我是摄影,但各自有各自不错的发展,他去拍《甜蜜蜜》,我也拍自己想拍的,大家都挺高兴的。也挺奇怪的,有时社会就是这样,偶尔合作一下,这才有新意,彼此刺激到对方的思维。一个人拍戏会觉得江郎才尽,有个人走进来,跟你说几句话,也许就带来新的启示,比如《大上海》我跟王晶又走到一块,自从BOB(“最佳拍档”公司)解散了我们至少十年没合作,这十几年他有他的思维模式,我有我的想法,凑到一块就有些有趣的想法,你可以说这是混搭,合久必分,我觉得是好事。电影就应该是这样,现在制作越来越大,以前拍个一千万就叫大片,现在八千万就只能叫中等制作,也让创作空间变大了,这才需要集思广益。趋势如此,也许下次又会拉着别的人合作。我一直很想找新导演合作,我来监制。行业需要新血,我当年也是有人看得起,把我提拔来做导演。我也希望有一天找到一个人能做导演,其他的事我帮他盯着。

网易娱乐:网上关于你和他友情的描述都是你们当年留长发,一起在酒吧里泡妞。也挺奇怪的,大家都觉得他是个拍文艺片的,你拍商业片,两个人品味好像并没有交集,怎么关系那么好?

刘伟强:我想大家没事吵吵架才是最好的朋友,反而不是互相奉承。也因为相识于微时,那时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都还在帮别人打下手,那种感觉很妙,我现在做了大导演,已经再也不能建立那种简单的友情。

网易娱乐:但这次在友情上还多了一重生意的关系,还像做朋友那样沟通吗?

刘伟强:其实没什么不同,他很放手让我去弄,互相信任最重要。他做过很多电影的监制,但他知道这个刘伟强不会乱来,我也不会给自己丢脸。我跟王晶合作,也是他导演我监制,我们说这种叫跨界合作,以后应该多一点。[点击查看专访全文]

文/3pinky 图/663 编辑/大玉儿 分享到:
| 娱乐首页 | 回到顶部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