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直播-视频-健康-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彩票-更多| rss
关于本期嘉宾

     一个正宗的北京80后,自小天资聪慧,小学五年级考入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艺术团,到处出国演出。本该朝着“伟大光明正确”的音乐路线前进的他,在15岁成立了花儿乐队担任主唱,从此走上了“贫嘴闹腾喜感”的音乐路线。其后乐队解散,他独自发展至今已经出了第二张专辑《大张旗鼓》。

     他喜欢聊大天、认识各款女性(18岁至45岁之间)、收集各种笑话。不喜欢大张伟的人可能觉得他觉得太闹太疯太不正经了,不过喜欢他的人也是因为觉得他够闹够疯够不正经。他说自己朋克,看什么都不顺眼都反对,所以才敢站在今天的位置上,对很多事情“开炮”。他说:“我觉得80后好多人都没二够呢。每一个人都应该活出不一样的成熟,对我来说,成熟就是负责任。”

 
大张伟:不转型,心没变嘛,这个心只能做出这样的歌
 
近况:前段不是在筹备专辑,而是“愁被专辑”

大张伟一上来就直接打广告:“发了新专辑《大张旗鼓》,希望各位支持一下,谢谢。 ”网易娱乐:“这次新专辑您筹备了大概多久?”大张伟:“筹备啊?说不上筹备,“筹”呢是挺愁的,得有一年多了,“备”呢没怎么备,主要是因为我们公司一直老希望我转型,因为以前洗刷刷那种,希望转点儿人文的那种,玩李健那种,特别棒的,老看远方还看近道的感觉(笑),老想掰这事儿。 我得写了有40多首歌了,公司觉得生拧,拧成文艺青年这样的不合适,最后说还是别管这些了,还是做自己,就出了这张专辑了。” [详细全文]

你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和荧幕上乐天、大大咧咧、有些疯狂、永远长不大的大男孩形象不一样,他说他享受自己的艺人身份,因为很虚荣,但是痛苦在于虚荣膨胀得比别的快,而欲望会让人痛苦。自己会想以前《洗刷刷》特别红,现在怎么能写一个更红的,今天商演还行,就想明天怎么商演更多,还要想身边工作人员怎么让他高兴了,怎么才能让他帮助你,经常失眠and焦虑,还得经常吃药才能睡得着。

     但他也说:“人生的路就是这样,我也没说我非要这样,但就会阴差阳错或者怎么样就促成了我心中想的,比如我写歌时就出了一《洗刷刷》这样的歌,就出了,出了之后就酿成这样的后果了,咱们人生都是活在后果之中的,活在别人的后果,自个儿的后果之中。 当然后果也可以有好的事儿,就叫成果,不好的事儿就叫后果,就在后果和成果之间不断转换,我的人生有很多地方都是前面是成果,后面变成后果了,所以这些东西都没法儿说,但这些年做下来我无怨无悔,不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

 
我不是小清新也不是文艺青年,我是朋克

“当年花儿乐队算朋克,真不清新,那时候是因为反抗能力非常强,觉得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我们是什么都反对,对的也反对,错的也反对,那时候就是朋克嘛,朋克就是反对一切嘛。文艺青年这个事情我是非常反对的(笑),因为我觉得文艺青年应该是王朔那帮人,至少也得是韩寒,陈丹青,方大同都算文艺青年了,文艺青年再没有任何意义了,就这个道理,我觉得是这样。因为方大同顶多算一个……怎么说呢?我想想,算学院派歌手,他算不了文艺青年。 ”

在访谈过程中,大张伟从自己的专辑定位,谈如何在自我和市场之间挣扎,谈到时下摇滚音乐的现状,再到唱片业的不景气,屡屡说出让人觉得真相到太过直白的程度。

“好多人老觉得我不朋克,我跟你说,我是中国演艺行业线上的最朋克的一个人,越琢磨这事儿这话越对,你自个儿琢磨,就算地下这帮孩子,但凡一个拉我这位置都没有人敢像我这样说话,敢像我这样在电视上演出,所以说他们不懂,不知道我什么样。” [详细全文]

 
大张伟:我们这种没人会包装,都得自己来跟包工头似的,很痛苦
  我经常不想干,就跟公司职员似的,老说明天不干了,第二天还得接着干

一般唱片公司只会包装两种人,一种是人文歌手,只要煽起来之后换个白衬衫,脸洗干净点,后脖子的泥搓搓,走哪儿都高端人士了,还有一种是玩偶像的,不管你是沧桑的还是长得好看的,让你更好看、更沧桑、更有男人味。我们这个样是没有人会包装的,所有事儿都得我们自个儿来,写歌,怎么说笑话,MV怎么拍,封面怎么设计,颁奖晚会时穿什么,跟媒体时怎么说,一堆事儿都得想,因为没有人告诉你怎么做,因为内地没有唱片公司知道怎么包装一综艺乐队(笑),你得明白,就是特别麻烦,所以你要想很多很多事儿,好几年睡不着觉了。

 
  我觉得唱片界特别像北京的楼盘,哪儿都建楼,把所有东西都拆干净,最后告诉你什么要地震了

一个艺人多么可悲你知道吗?我一出专辑就有人说,你现在拍了MV没几个台能播,除了点歌台能播你,还要花钱找人雇人点你的歌,我就不说商业机密了,还有现在综艺节目也少,电视节目上能打歌的节目是非常少的,现在都是相亲,等于说你身为一个艺人,很少有机会去表现自己,再加上中国艺人表现力也差,这点我也成,但是你总要给我们机会嘛,你给我们机会,你努力我们,我们才能更加努力地工作嘛,为什么唱片行业会这么萎缩、萎靡,是因为根本没有人鼓励你,鼓励使白痴变成天才,没有人鼓励你,所有人都在凑合事儿,所有人都这样。

 
  国内没有综艺氛围,因为咱们不是一个娱乐制的国家,以后看看能不能攒些钱,去别的国家

美国是年轻人的社会,欧洲是中年人的社会,中国是老年人的社会,青少年是非常癫狂的生活,咱们是内敛的民族,我也承认,但我觉得青春一定就只有两个字,就是爆发,青春不要再有别的字了,所有的责任这些东西都要留到中年再去做,好多人老玩社会清道夫,老说什么“年轻人一定要有志向,一定要帮助别人”,当然,帮助别人是肯定的,但是青春一定要有色彩,我就着这急,着了这么多年的急,都快不高兴了,但也没有办法。一个人呢,先去改变自己,再去适度地改变环境,所以我还是感谢这个社会给予我的很多东西,我已经知足了。


 
  中国人玩不了摇滚乐,五千年来、两千年的文化,人性里就不带摇滚乐的根儿

我很喜欢摇滚乐,非常喜欢摇滚乐,但对中国摇滚乐表示默哀,我觉得以前人家评论中国摇滚乐那句话非常准确,“桃树长出梨来”。摇滚乐最重要三个词,反抗、愤怒,还有一个就是思考,但咱们这边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尽量不让你有太多反抗和思考,从你上学的时候就是这种,别的学校老师来听课,你不能自个儿有任何反应,摇滚乐非常要有勇气才能做的,而且我觉得在中国做摇滚乐有个误区,老觉得特穷特苦才叫摇滚乐,任何敢于享受、出专辑的事儿感觉就是背叛音乐的。关键是他喜欢的艺人,在美国那些,那都是千万富翁了。

你所不知道的人物圈

   “歌手吧分两种,一种呢,感觉你也忒没溜儿了(笑),你完全不像一个做艺术的……虽然不能腆着脸说自个儿是艺术家,但最起码得有点儿文化吧,什么都聊不进去,就是空,他们倒挺适合那什么的,四大皆空那种感觉。还有一种艺人是装十三,就是歌手,老跟你玩音乐,说你听过那什么什么什么吗?你也知道,就那个,大眼镜的那个,老跟你玩深沉,你说这么点儿事儿,谁不活着?你说你骗谁呢?他们最后吧老是露馅,你也不好意思说他,当面扫人兴这事儿也不好。”
   所以,大张伟除了跟乐队的人谈音乐,基本就跟文化人玩,他觉得韩寒、陈丹青才称得上“文艺青年”,不看郭敬明,喜欢蒋方舟,和戴军、何炅、谢娜这些主持人关系好,和出版人路金波聊天,“突然间觉得有很多真知是你很长时间思考不清楚,他一句话把你思考好多年的事儿一下全说明白了,这种人了不起啊,比跟那帮艺人在一起强多了。”

 
跟有文化的人在一起才觉得活得有意义

“我喜欢跟人性化的人在一起,其实我特别喜欢写小说这帮人,其实我真的很好文学,比好文艺要深。”[详细全文]

李谷一、汤灿(希望能合作)

站汤灿的边上你就感觉直想鼓掌,觉得真好,我就喜欢唱民歌这帮女孩,太好看了。流行歌手就不考虑了,我就不喜欢流行歌手这些人,尤其是女歌手。

 
蒋方舟(喜欢的作者)

蒋方舟是我特别佩服的一个女孩,她以前写过一本书,《邪童正史》,太棒了,一个这么年岁的女孩会对中国古今文化这么通,而且是以调侃的方式说,这一点易中天我觉得都做不到。

 
怀恩豪斯(最近去世女歌手)

所有外表看上去很朋克的人都会英年早逝,很多人生下来就是为一种音乐生活,他这音乐红了之后就应该去世了,他的使命就结束了,他就可以去世了,就是这个道理。

 

大张伟:我跟歌手倒很少接触,跟文化人、主持人更能玩到一起

往期回顾
  • - 2011.7.26 第五期 大张伟:我是中国演艺行业上最朋克的一个
意见反馈  报料邮箱:ent163baoliao#163.com #改为@ 给网易娱乐提意见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