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告别暖男,导演让我把大白牙收起来

  • P2.单身很久,日常跟爸爸一起学佛

  • P3.消耗演员的时代,不喜欢鲜肉这类词

  • 往期回顾

导语

提到窦骁,几乎所有人率先会想到的都是abc,绅士,暖男这样的形容词,从《山楂树之恋》出道至今,戏里戏外的窦骁都始终如一的笑容灿烂举止优雅,而其实这只是窦骁的其中一面,也是为何窦骁要选择出演《一切都好》里的热血青年管全的原因。
他希望自己能够饰演更有张力的角色,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去接受更多生活的磨练,也希望体验那些别人吃不了的苦,并将这视作这是一份宝贵的经历。至于爱情,他说自己还没有遇到,“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女朋友了。”

告别暖男,导演让我把大白牙收起来

窦骁
告别暖男,导演让我把大白牙收起来
在《一切都好》里,窦骁是家里的二儿子,管全。这个一腔热血的创业青年,让演多了暖男窦骁感到新鲜,“管全这个人物性格很硬、很强、很倔,他是一个不喜欢爸爸妈妈把一切都给他安排好的人,其实爸爸妈妈把房子留给他了,四个孩子里面就他有房,爸爸妈妈是很偏向他这个儿子的,但是他把这个房子卖了,用于自己创业的一些,印了那些小册子拿来创业。他是一个非常抱有理想和动力的一个人。”

窦骁坦言自己很少碰到像管全这样的角色,因为《山楂树之恋》里“暖男派开山鼻祖”老三留给观众的印象是在太深。“我出道的时候就是《山楂树》,大家对我的印象仍然停留在一个温情,非常暖男的一个老三的形象。所以我希望作为演员来说,我能有一个出演一个有更大张力的角色,希望让大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

导演张猛对于他的希望也是如此。一上来的第一场戏,张猛就提醒窦骁,“我希望你把你平时阳光的那个笑容和一脸的白牙拿掉,你要稍微硬气一点、痞一点。”

对于窦骁而言,不只是要收起笑容和白牙这么简单。在片中有一场戏,是管全开着车去接跑来突然袭击的爸爸老管,在车上管全对着老爸信口开河,一会儿搬出马云马化腾大谈成功学,一会儿又对自己的姐姐管清指手画脚。对于窦骁来说,这都是他在生活中绝对不会说的话。

所以窦骁在拍这场戏的时候,提前开始在脑海中幻想,“我与爸爸之间是有一个隔阂的,因为很多年没有回过家看过爸爸了,然后又瞒着他们把房子卖了,我心中有很多这种纠结的东西”。真到演的时候,“我就离国立老师远远的,就躲在车后面就这么看着他,就心中在想,我应该对你是有一点心虚、有一点厌恶的这种感觉,但因为是老爸,又不得不继续陪他。”

其实窦骁承认自己也有暴躁的时候,比如工作不顺利的时候,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嘻嘻哈哈喜欢开玩笑的人,但除了暖男之外,他还有硬汉的一面。“生活中跟朋友们在一起,我还是很随和,很喜欢玩闹的。但是当我在做一些户外极限运动的时候就跟生活里反差非常大。因为我经常登雪山,去玩帆船帆板,我的生活不是在山上就是在海里。面对自然或者面对很多不可控的,像雪山上的天气,你确实需要有一份信念和毅力,就是坚持不放弃。因为你要是放弃了,你很有可能会被卡在一个非常,要上上不去、要下下不来的地方,其实是有生命危险的。”

单身很久,日常跟爸爸一起学佛

窦骁
单身很久,日常跟爸爸一起学佛
“在我小时候成长的经历中,爸爸一直都是非常高大的形象。可是有一次,当我回到我的老家的时候,我印象中奶奶家的门框是非常高的,记得爸爸和爷爷过那个门框的时候是特别高大的那种感觉,可是现在我的头都已经撞在门框上了,才发现其实是那么低的一个门框。现在想起来,我真的是慢慢长大,他们慢慢的老去了。有时候我偶尔会跟爸爸嬉笑打闹,去跟他掰手腕,当你长大之后握着爸爸的手,你那么轻松的把爸爸的手压下去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的心酸。曾经有一个那么高大的一个宽的肩膀护着你,现在慢慢的已经老去。我觉得是希望可以为他们做更多,去多陪他们。”

在窦骁的心里,自己的爸爸和片中的老管有些不同,因为窦爸爸是一个话比较少的人。“他比较特别不喜欢去麻烦别人,我认为他是有点善良过度的人,过度了。爸爸是学佛学、儒学、国学这些东西,非常出世的一个心态,我是希望他可以更入世一些,偶尔会跟他分享一下我拍戏的这种经历,发生的点点滴滴。”但其实骨子里,窦骁也受到了爸爸的影响,“爸爸学佛,我自己也学佛,所以说我觉得宗教其实是给予心中一个道德的界定,你有了这个界之后,慢慢人心态度静,才能慢慢的去理解他人,超脱自己这样的。”

其实窦骁是很小年纪就跟父母一起出国了,整个成长过程都是在国外度过的,但他自认还算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对于父母,他也会多少选择报喜不报忧,“我会喜忧都报,但是喜稍微多一点。因为我觉得像我父母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他其实对这个行业相对而言是陌生的,如果说我什么都不告诉他,他只是从新闻上看到了儿子一天到晚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会觉得有一种不被需要的感觉。我现在拍戏,那我希望尽量可以让他们来探探班有时候,或者再花多一点时间回来国内,别天天住在国外这样一个生活模式。”

但在另外一些方面,窦骁的爸爸妈妈又显得很“洋派”,“他们从小锻炼了我有一点,就是独立性很强。他们一直没有说阻碍过我,说你一定要成为一个我们理想中你去做的职业,坐在office里那个反正也不适合我,他们知道我是一个比较在行动中能有能量的一个人。”

但从小在海外长大,窦骁的成长中还是稍稍有些缺憾,那就是对传统的中国大家庭与中国年,他感到了一丝陌生,“当我在拍那一场跟大家一起过年吃火锅那个戏的时候,我其实心里边是没有底的,因为这个经历对于我来说非常陌生,火锅当然我吃过,也跟家人一起吃过。但就是过年的那种氛围我其实没有亲身的体验。非常小的时候有过,但因为后来在国外,就没有了这种特别浓郁的中国新年的气氛。所以就一直在给爸爸夹菜、倒酒,以这个方式弥补过去了我对过年的一个不熟悉。”

“演完这部影片,我觉得最大的一个改变就是,其实你会发现你对父母的暴躁,或者是不耐烦,一切的一切,归根回来其实是你不理解他们。其实随着我的年纪长大,我会越来越发现,父母需要我,远远要比我需要父母的更多。他们越老越像小孩子。所以说我作为儿女,需要跟爸爸妈妈去分享你的生活的现状,不要孤立他们。一定要让他们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你不要让他们觉得他们已经不被需要了,那么他们一切就跟着退化了,体能、精力、心情全部都会退化。”

虽然今年已经28岁,也到了可以去考虑爱情的年纪,但窦骁显然比大多数单身的同龄人都要幸福,因为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催过他,“他们可能也理解吧,因为做演员这一行,不一定很多有,就是能在二十几岁就,我看缘分吧,如果真的有了女朋友,我一定第一时间报备的,而且我会跟他说,我有什么新的喜欢的女孩子呀,或者是什么的,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女朋友了。”

消耗演员的时代,不喜欢鲜肉这类词

窦骁
消耗演员的时代,不喜欢鲜肉这类词
私底下的窦骁很欣赏像片中的管全这样为了梦想放手一搏的人,“我非常欣赏有这样魄力的人,张猛导演自己当时拍这个戏,资金不足了连房子都抵了。我觉得你要能做到这样子,除非你是对自己的艺术作品有信心,看到了它的希望,看到了它的前景,你才敢去这样做。我觉得像我们演员拍戏,也应该是有一个把自己的一个精神,一个全部都抵押出去的一个状态。”

他承认自己在生活中,确实很少有这样疯狂的时候,“管全其实离我的生活比较远,可能接地气的这部分,我缺少一些磨练。因为我在国外工作赚学费的时候,那个都是国外的生活经历,不太一样。后来回来以后就接拍了《山楂树》这部影片,我其实是比其他的同龄演员少了很多的生活中的这种磨练。别人都是从龙套开始,从广告开始,而我第一部戏就是一个高点。我其实现在希望把这个东西再找回来。

出道至今的顺风顺水,再加上待人接物的谦逊有礼,往往会让人误以为窦骁性情温和缺乏个性,但骨子里,他其实很有一番自己的坚持。

“我知道我很难再有一部作品可以再超过‘山楂树’,因为‘山楂树’当时首先你是新人,大家对你一无所知,对你是没有任何期盼的,又加上是张艺谋导演的戏,现在呢,当人们对你有所了解,是一定需要一部戏,可能让你发觉,让大家发觉不一样的一个你的一个角色,所以说我一直期望是挑战新的不同类型的角色。”

“我不喜欢用这个小鲜肉这个词来形容演员,我认为不是一个正当的定义。因为这个东西我觉得是不断地受到了很多其他的流行文化的影响,这其实是消耗演员的时代,不是一个让演员沉下心来,进入角色、精神上走入这个角色的一个时代。所以我觉得是需要,我是一直希望自己,你说我性格温和也好,怎么样也好,但是我私底下是坚持的。”

“我觉得一部一部戏拍,就会把人拍麻掉。演员这个行业它既是行活又不是行活,你有很多东西是熟能生巧的,但是每一个角色又不是一个轻车熟路的东西。你要想把他做成你就是这个人,你需要抛弃很多东西,你需要学会去舍,因为人最难改的是习惯,你怎么样把自己的习惯改掉,就是你需要去挖掘自己心里最深的这些东西,我就是喜欢把自己去到一些很苦的地方,去体验那些别人吃不了的苦,我觉得这个是一份宝贵的经历。大人不是老说嘛,你看这个孩子不撞南墙不掉泪,我就是撞了无数的南墙。”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最初找到你来出演《一切都好》的是导演还是制片人?
  • 窦骁:应该是制片人,但是肯定是得导演通过吧。我实在飞机上看到的这个本,全程看下来,没有任何停顿的,我觉得是非常,就像刚刚姚晨姐说的,整个的剧本给人的感触非常的深,特别是我这一段,我认为是在剧本里面如果让我选的话,我是肯定要选这一段。(网易娱乐:为什么?)因为它的矛盾冲突点非常的激烈,而且管全这个人物性格很硬、很强、很倔,他是一个不喜欢爸爸妈妈把一切都给他安排好,你看把房子留给他了,四个孩子里面就他有房,其实是很偏向儿子的,但是他把这个房子卖了,用于自己创业的一些,印了那些小册子拿来创业。他是一个非常抱有理想和动力的一个人。
  • 网易娱乐:会觉得这种人物的性格会比较少碰到吗?
  • 窦骁:确实比较少碰到。因为出道的时候就是《山楂树》,大家对我的印象仍然停留在一个温情,非常暖男的一个老三的形象。所以希望我作为演员来说,有一个更大的张力,能让大家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
  • 网易娱乐:作为你而言,你是更倾向暖男性格的,还是一个比较倔强的?
  • 窦骁:我是分时候,看我做不同的事情。如果说实在专业上面的话,演戏肯定是看角色,生活中跟朋友们在一起,我还是很随和,很喜欢玩闹的。但是当我在做一些户外的极限运动,因为我经常登雪山,去玩帆船、翻版。我的生活不是在山上就是在海里,所以说反差非常大。面对自然或者面对很多不可控的,像雪山上的天气,你确实需要有一份那个信念和毅力,就是坚持不放弃。因为你要是放弃了,你很有可能会被卡在一个非常,要上上不去、要下下不来的地方,其实是有生命危险的。
  • 网易娱乐:在片中像管全他也会跟爸爸发脾气,会有比较急躁的时候,对你来说会不会跟你的反差还挺大的?
  • 窦骁:当时拍这个角色的时候,我一开始导演跟我说,你看这场戏,我希望你把你平时阳光的那个笑容和一脸的白牙拿掉,你稍微硬气一点、痞一点。他的那段台词,嘴巴叼着烟,然后说,你知道马云吗?马化腾什么的,说这些的时候,包括他说他自己姐姐,说女人过了多少多少岁,那就是一个,说这些词不是我生活当中会说的话,所以我在拍这场戏的时候,其实是想与父亲有一个隔阂的。因为很多年没有回过家看过爸爸了,然后又瞒着他们把房子卖了,其实心中是有很多这种纠结的东西,我就离国立老师远远的。一开始开拍之前,我就躲在车后面就这么看着他,就这么看着他,就心中在想,我应该对你是,就特别的,就是你说怎么又跑来了?这种感觉。因为我姐专门给我打了电话,管清打电话,说爸突然袭击我这边了,突然来访我家了,一会儿说不定就到你那边了,他说不,我把他已经送上火车了,回老家的火车,我说是吗?是这样的。结果他又出现在我家楼下了,是这样的一个情绪。
  • 网易娱乐:像你生活中会不会比较少这么暴躁,比较没礼貌?
  • 窦骁:不是暴躁或者没礼貌,这个是角色要求嘛。生活中我是喜欢开玩笑的,嘻嘻哈哈的。暴躁有时候也有,就是工作不顺利的话,对。但是看完这部影片,拍完这部影片,我觉得最大的一个改变就是,其实你会发现你对父母的暴躁,或者是不耐烦,一切的一切,归根回来其实是你不理解他们,因为其实随着我的年纪长大,我会越来越发现,父母需要你,远远要比你需要父母的更多,他们越老越像小孩子。所以说你作为儿女,需要跟爸爸妈妈去分享你的生活的现状,不要孤立他们。一定要让他们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你要让他们觉得,他们已经不被需要了,那么一切就跟着退化了。
  • 网易娱乐:像这种片中父母和儿女互相不理解,儿女对父母报喜不报忧这种情况,你生活中是不是也遇到过?
  • 窦骁:有,我会喜忧都报,但是喜稍微多一点。因为我觉得像我父母,他不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他其实对这个行业相对而言是陌生的,如果说我什么都不告诉他,他只是从新闻上看到了儿子一天到晚在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会觉得,仍然是有一种不会被需要的一个状态。我现在拍戏,那我希望尽量可以让他们来探探班有时候,或者再花多一点时间回来国内,别天天住在国外这样一个生活模式。
  • 网易娱乐:所以也会觉得陪伴父母的时间少?
  • 窦骁:对。拍完这部戏之后,我觉得真的是需要花更多的时间陪父母。因为我小时候成长的经历中,一直都是爸爸是非常高大的这样一个形象。可是有一次,当我回到我的老家的时候,我记得奶奶家的门框是非常高的,当我回去的时候,我记得爸爸和爷爷过那个门框的时候是哇,特别高大,可是我回去的时候,我的头都已经撞在门框上了,那么低的一个门框,在我想起来,在我的记忆里面,那他们真的是慢慢,我长大了,他们慢慢的老去了。还有就是跟爸爸,偶尔会跟爸爸嬉笑打闹、玩嘛,去跟他掰手腕,当你长大之后握着爸爸的手,你那么轻松的把爸爸的手压下去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的心酸。曾经有一个那么高大的一个宽的肩膀护着你,现在慢慢的已经老去。我觉得是希望可以为他们做更多,去多陪他们。
  • 网易娱乐:生活中的爸爸,也像国立老师饰演的爸爸一样吗?
  • 窦骁:我爸爸比较话少,他比较特别不喜欢去麻烦别人,我认为他是有点善良过度的人,过度了。爸爸是学佛学、儒学、国学这些东西,非常出世的一个心态,我是希望他可以更入世一些,偶尔会跟他分享一下我拍戏的这种经历,发生的点点滴滴。(网易娱乐:受到爸爸的影响多吗,比如什么方面?) 爸爸妈妈影响都挺多的,我其实生活在一个宗教信仰非常强的家庭,妈妈是基督徒,爸爸是学佛学的,我自己是学佛学的,所以说我觉得宗教其实是给予心中一个道德的界定,你有了这个界之后,慢慢人心态度静,才能慢慢的去理解他人,超脱自己这样的。
  • 网易娱乐:所以他们会像片中的国立老师一样,也劝你说,年纪不小了,考虑考虑个人问题这样吗?
  • 窦骁:不会直说。我在家里面,爸妈不会催着我去结婚。因为他们可能也理解吧,因为做演员这一行,不一定很多有,就是能在二十几岁就,我看缘分吧。(网易娱乐:如果有了,会跟父母报备吗?)我一定第一时间报备的,而且我会跟他说,就我有什么新的喜欢的女孩子呀,或者是什么的,会跟他们说的。
  • 网易娱乐:其实就算不结婚的话,也差不多这个年纪,应该在谈恋爱的,是一直没有谈吗,还是谈了一直没有说呢?
  • 窦骁:没有,很久很久没有女朋友。(网易娱乐:不会觉得好像生活中少了点什么吗?)是少点什么,但是没有遇到对的人。
  • 网易娱乐:像你这种可能性格相对比较温和的人,是不是生活中就比较少这样为某件事情疯狂了?
  • 窦骁:会为什么事情疯狂?我觉得,可能像我演这个戏来说,我对管全这个角色,这个角色他其实离我的生活比较远,因为我自己生活中发传单呀,包括什么,就这一块我是,就是可能接地气的这块我非常少的一些磨练经验。因为一开始,你像我在国外工作的时候,赚学费,那个都是国外的生活经历,不太一样。后来回来以后就接拍了《山楂树》这部影片,我其实是比其他的同龄演员少了很多。
  • 网易娱乐:生活的这种
  • 窦骁:对,生活中的这种磨练。别人都是从龙套开始,从广告开始,而我第一部戏就是一个高点,我其实现在希望把这个东西再找回来。
  • 网易娱乐:你觉得一开始起点这么高,它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 窦骁:它是一个动力吧,这个动力,因为现在我这样跟你说,如果说,我很难再有一部作品,可以再超过《山楂树》,因为《山楂树》当时首先你是新人,大家对你一无所知,对你是没有任何期盼的,又加上是张艺谋导演的戏,现在呢,当人们对你有所了解,是一定需要一部戏,可能让你发觉,让大家发觉不一样的一个你的一个角色,所以说我一直期望是挑战新的不同类型的角色。
  • 网易娱乐:现在算是一个比较张扬个性的年代,会觉得自己个性好像比较温和,不是那种个性特别突出的人吗?
  • 窦骁:我对人看分什么事情,我自己坚信的就是从自然中,从行动,从运动中去找到一些利于我拍戏的点。就是信念,这个是我一直比较想去找的。
  • 网易娱乐:信念?
  • 窦骁:因为我觉得一部一部戏拍,就会拍麻掉。拍麻掉之后就形成了,因为演员我不认为他是一个,他既是行活又不是行活。你有很多东西是,就是轻车熟路的,但是每一个角色不是一个轻车熟路的东西。你要想把他做成你就是这个人,你需要抛弃很多东西,你需要学会去舍,你需要,因为人最难改的是习惯,你怎么样把自己的习惯改掉,就是你需要去挖掘自己心里最深的这些东西,去不断地,我是喜欢把自己,就是去到,别人说嘛,就是大人不是老说,你看这个孩子,不撞南墙不掉泪,我就是撞了无数的南墙。因为我一直比较喜欢去到一些很苦的地方,去体验那些别人吃不了的苦,包括接戏《破风》啊什么这些东西,其实当时拍戏的时候都摔得遍体鳞伤的,我觉得这个是一份宝贵的经历,但不一定非要让我那么极致,我只是说这样的一个氛围,一个这样的想法。
  • 网易娱乐:我们返回去就是《山楂树》刚出道的时候,用现在的话说也算是小鲜肉,到现在觉得自己还算吗?
  • 窦骁:我不喜欢用这个小鲜肉这个词来形容演员,我觉得鲜不鲜,这个单纯从年纪来看,来定,来看你的造型来这个什么,我认为不是一个正当的定义。我认为拥有正确的人生观、态度观,但同时又能引领这个新时尚潮流,这个你可以把他叫做一种潮流,小鲜肉这个词是一个网络词语。
  • 网易娱乐:可能很多年轻的男演员是在最近一个阶段不停的被消耗。
  • 窦骁:因为这个东西我觉得是不断地受到了韩国,受到了很多其他的文化的影响,它其实是消耗演员的时代,不是一个让演员沉下心来,进入角色、精神上走入这个角色的一个时代。所以我觉得是需要,我是一直希望自己,你说我性格温和也好,怎么样也好,但是我私底下是坚持的。
  • 网易娱乐:怎么样能坚持住自己,去抵抗那种消耗?
  • 窦骁:就是要不断新的尝试,我爸爸就跟我说,世间有三种能量,一个是动的能量,在行动中的能量;另外一个是从静中获取能量;另外一个是什么,反正对于我来说,是靠行走,妈妈一直跟我说也是,阅万卷书,行万里路,我是希望自己有新的,不断的一个,不光是来自剧组,希望也是可以来自世界各地。我旅游,对于新的人文、新的事物有一个新的这样动态的掌握。
  • 网易娱乐:在现在这种网络时代,有很多一夜爆红、大红大紫的,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态吗?
  • 窦骁:这个就是娱乐,娱乐永远是需要新的事物,需要猎奇的这个新鲜的态度。但是大家都是要保持一个平常心去面对这个东西,并且保持一个,对于我来说,看娱乐,这就是我看一下就可以了,它不是我该去把我的思想、把我的一切投入置身的一个东西,我是演员,我只为角色,不为其他的任何这个东西。能红这是一个附加的,只是角色给你带来的一个附加值,我认为我红了以后我能干嘛?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杨光

责编 : 叶YY

视频拍摄 : 李道忠

栏目统筹 : 叶YY

视频剪辑 : 视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