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进组第一天就想杀青 现在全都这样”

  • P2.谈蓝宇:15年了还在说 这戏很成功

  • P3.网红的困惑:骂人就man?不像话!

  • P4.仍然是“女儿控” 康康上小学变成熟

  • P5.“比我好的演员有的是 别出去瞎嘚瑟”

  • 往期回顾

导语

一字排开的花篮、成群结队的粉丝……如果你以为这是某个小鲜肉的场子,那就想错了,花篮之中大大的“军”字不言自明,这是属于胡军的地盘。在其主演的人艺话剧《人民公敌》在首都剧场公演期间,几乎每天都能见到类似的场景,有的粉丝甚至一看就是十场。
以“硬汉”、“实力派男星”著称的胡军,估计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人到中年,竟也当上了“网红”,一不小心成了“国民师哥”。“可能因为《蓝宇》那部电影,烨子(刘烨)老叫我师哥师哥,然后我就变成‘国民师哥’,好奇怪。”胡军对此既迷惑又习以为常。
去年的一部《爸爸去哪儿》节目,让他与刘烨十多年前主演的同志电影《蓝宇》被再度拿出来讨论,两人戏里的情愫也因为多年后在一个真人秀里面的重逢被重新加以联想。纵使两人早已经各自结婚生子、即使胡军茫然不知CP为何物,采访中声称“爱怎么C怎么C,爱怎么P怎么P”,但在粉丝眼里,一句“师哥师弟”就足以“苏”倒一片。
微博上,他会被叫“老胡军”、“村口胡大爷”、“行走的荷尔蒙”,连“京骂”都成了迷人的标志。胡军坦承,自己一开始都看不懂,但当给他解释大家想听他京骂是因为觉得很“man”,胡军立刻摆起了老干部状:“骂人就man?那不像话,不像话。”

Part1“进组第一天就盼着杀青,现在全都这样”

胡军
胡军:好演员也不少,只是心思都没在这上边。
虽然是人艺的演员,但是胡军已经远离话剧舞台很长一段时间了。被业界尊称为“大导”的林兆华一直觉得胡军不演舞台剧可惜了,两年前,林兆华跟胡军说:“要不然你回来,咱们一块排一个戏?我帮你收拾收拾。”一番话一下子就把胡军说动了。“他说的‘收拾收拾’就比如在表演上各个方面那种感觉。”

重新回到话剧舞台上,胡军觉得一切都很亲切,“就像骑自行车一样,小时候学会了骑自行车,你一扔扔二三十年不骑,拿起来一开始可能会摔两跤,但是可以马上就会骑。”最大的变化来自于心态,变得更加冷静。“知道什么叫选择,没有那么冲动。”他说自己这次跟着林兆华,就是把自己打碎,像一个小学生一样从零开始。

胡军从中戏毕业的时候,还带着理想主义光芒,憧憬着“戏剧精神”。但渐渐地,时至今日他发现,“戏剧精神”已经很少了,“大家全都要的是什么?要的是名声、戏剧以外的东西,要求的东西太多了。戏剧本身的那种纯粹性和那种传达、表达的东西,现在越来越稀少。”不光是戏剧界,影视剧的拍摄现场,时下也是人心浮躁。游走于娱乐圈与文艺圈,胡军洞若观火,“一开始削尖了脑袋要进这个剧组,要演这个角色。一旦争得了这个角色,条件一谈好了,就马上开拍的第一天就开始盼着马上杀青,现在全都是这个样子。”

但胡军没有一味地批判,在他看来,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这个阶段就是如此这般的,人们浮躁,开始挣钱,以钱为本。一切的东西,对于精神上的要求现在是越来越低下,没有一个真正对自我、对人类与社会的一个很好的标准,没有,早就没有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很正常的,因为社会一定是发展的,一定会牺牲一批人、淘汰一批人,大浪淘沙。到最后剩下的人,也就是他们最坚持的人。”他坦承,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经浮躁过,但是一点一点脱离了,“我觉得这是人的福报问题。有的人一辈子浮躁,有的人慢慢地就从浮躁当中觉得,我自己不能这样了,开始对自己提要求了。每一个阶段跟每一个阶段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Part2谈蓝宇:15年前的戏还在说 这个戏很成功

胡军
《爸爸去哪儿3》之后,胡军“师哥”的名号也被彻底叫响。
《人民公敌》是挪威剧作家易卜生1882年创作的剧散文,讲述的是一个温泉浴场的污染调查事件,当市长的哥哥和当医生的弟弟站在各自的立场,对于良知、欲望和民意展开博弈。戏中的市长一角,胡军请来自己中戏的师弟黄志忠来扮演,除了觉得角色合适以外,还有中戏情节在里面。“我们(中戏)没有师叔师爷,我们只有师哥、然后师弟,师姐师妹,只有这个,多大年纪,80多岁的人都让我们管他叫师哥。”

《爸爸去哪儿3》之后,胡军“师哥”的名号也被彻底叫响。因为在节目里,刘烨对他总是会以“师哥”相称。2001年,两人合作的同志题材电影《蓝宇》引起巨大反响,胡军与刘烨出色的演出让戏里面蓝宇与捍东的虐恋时隔多年后仍牵动人心。有传胡军和刘烨当年在《蓝宇》杀青后久久无法出戏,被导演关锦鹏勒令“暂时不要见面”。此后两人鲜少合作,多年后在互相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真人秀再度同台,镜头里一开始呈现的“蜜汁尴尬”也让一些网友确信,两人之间一定存在某种特别的“情愫”,而刘烨口中的“师哥”,也由此被赋予了“亲昵”的色彩,变成了胡军的专属称谓。

胡军曾表示,《蓝宇》给了他和刘烨很多东西,而大家的调侃不仅不会让他们尴尬,反而关系更好。而现在,《蓝宇》也成了他很骄傲的一部分,“15年前的戏,现在还拿出来说,你不觉得我们这个戏演的很成功嘛?一个演员能够有一个好的作品,一谈谈这么长时间,其实应该是觉得自豪跟高兴。”

Part3网红的困惑:骂人就man?不像话!

胡军
“什么迷妹,赶紧谈恋爱去得了!”
不久前,“老艺术家”胡军干了件貌似与自身不太搭界的事儿——开了一次粉丝见面会,还在上面玩游戏玩自拍玩直播。但身为双鱼座的硬汉,胡军就是这样一个“反差萌”集大成者。他的粉丝还记得,最初开通微博的阶段,胡军还在上面发文询问过火锅店的电话,完全把微博当电话黄页用。

随着参与真人秀,很多90后、95后粉丝也被他吸引,加入到“迷妹”大军。每天面对年轻人不断变化的网络流行,胡军仿佛开启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他虽然已经渐渐学会了转发、艾特、点赞、加关注、拉黑、以及发视频……但面对年轻人的思维,他还是偶尔会感到迷惑。当我们给他解释,粉丝喜欢他“京骂”是因为觉得“man”的时候,胡军瞬间“老干部”附体:“骂人就man?那不像话,不像话。”

胡大爷对粉丝其实相当宠溺。采访当天,正值胡军演出《人民公敌》期间,他因为高强度演出导致发烧状态不好。但是一听说记者里有喜欢他的粉丝,立刻强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开始,胡军不懂什么叫“迷妹“,给他解释过了以后他不由地感叹:”赶紧去谈恋爱去吧,谈恋爱多好,还迷妹。”

对于网络潮流,胡军也看得很开,“可以沟通的就沟通,没法儿沟通的没必要强求啊。非要明白别人心里想什么?没必要。只要知道这帮孩子,哦,他们现在是这么想的,听一乐,就过去了。因为他们的那些事情跟我,其实很多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的关系了。”

Part4“女儿控”不让儿子发现 康康上小学变成熟

胡军
康康现在会跟胡军撒娇了,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胡军曾在很多次采访中都透露过,自己是一个大写的“女儿控”,提起女儿九儿,整个人眼睛都会笑得看不见。这也一度让儿子康康觉得爸爸没有喜欢姐姐那么喜欢自己。在参加过《爸爸去哪儿3》后,胡军与康康的关系才得到改善。胡军笑称,自己还是那个“女儿控”,但是“尽量不让胡皓康发现。”

相比以前康康眼中的“陌生人”,家里排名最靠后的一位,现在的胡军跟康康的关系可以用“亲密”形容。“动不动就可以坐我腿上,往这一趴就能睡着了,特别好。”

胡军也找到了一种与儿子相处的最佳方式,就是找他单独聊天,“坚决不当着他妈跟他姐去聊天,我说出来出来,咱爷儿俩聊聊,他特别愿意跟我聊。”

今年,康康也已经开始上小学了,胡军坦言儿子变成熟了很多。“其实他跟其他的同龄孩子比起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就显得很成熟,他的思想、他的所有的状态,很多东西跟其他同龄的孩子是不一样的。”

虽然父子俩因为真人秀重修了关系,但胡军却表示自己未来可能不会再上真人秀。“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说其他的,我就踏踏实实演戏。”

Part5“比我好的演员有的是 别出去瞎嘚瑟”

胡军
存在即合理,这个理念几乎贯穿了胡军的整个采访。
2003年,胡军因出演电视剧《天龙八部》中乔峰一角走红,此后在几部作品中,胡军接连出演过几位英雄正义角色,成为娱乐圈“硬汉”代表。回顾这个带给他事业转折的角色,胡军仅仅用“运气好”来形容。“如果这个角色让别人拿到,可能演得比我还好。我经常提醒自己,别觉得自己怎么着,没有,真的没有。其实比我好的演员有的是,只是他们没有机会,只是他们从运气上来讲,各个方面来讲,你要想清楚这个东西,就不会出去瞎嘚瑟去。”

时下高颜值小鲜肉当道,玛丽苏霸道总裁横行,但胡军却不担心“硬汉”后继无人。“比如说什么小鲜肉也好,叫什么女神?什么玩意儿,都是挺正常的。如果它没有道理的话,它不可能生存那么长时间,但是它的时间生存能有多长呢,还是看社会的变化,还是看人群自我的这种审美的东西在。”

胡军说,自己也有过小鲜肉的阶段,但是那时候大家不这样叫,“当时我们那时候还管这种演员都有点看不起呢,叫奶油小生。当时说,太奶油了,其实是一种贬低的话。所以说当时我们那批的演员没有往这方面去,社会的需求没有到那份儿上。”

存在即合理,这个理念几乎贯穿了胡军的整个采访。“现在已经有很多的所谓的小鲜肉,开始往爷们儿那个方面去靠,甚至去学习,去怎么怎么样,我觉得这都是好事情。”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您已经离开话剧舞台挺久的了,今年上半年先是演了一个《原野》,然后是《人民公敌》,为什么最近参与了这么多话剧演出?
  • 胡军:《原野》是人艺的演出任务,不管怎么样我也是北京人艺的,人艺演出任务要去新加坡。回来以后,其实《人民公敌》这个戏,我跟林兆华已经约了有两年了,一直想排这个戏,所以说正好今年有时间,我想干脆就跟大导把我们的约定给完成吧。
  • 网易娱乐:之前采访大导的时候他也提到,现在话剧界的一个现象就是,很多人都想蹭票,不是很想花钱去看。就感觉话剧举步维艰的感觉,您怎么看?
  • 胡军:就是这样子,其实戏剧已经是很少数了,真正的戏剧,那更是少之又少。因为戏剧在市场上的运作跟影视剧是完全两回事情,我们排一个戏最重要的是想让更多的人去。其实在戏剧这个环境当中,北京跟上海已经是很不错了。但是你要跟其他的网络剧,这些东西比起来,你还是没法儿比。因为现在快餐式的文化已经在社会上某种程度上是根深蒂固了,能够真正的安静地走入剧场,静心地去看一部名著,一部经典,已经变成了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它不是钱的问题,不是一张票多少钱的问题,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 网易娱乐:就像很多导演也在很多场合提到,现在愿意安安心心的呆在片场的演员也越来越少了,大家都去赚点快钱,拍点节目什么的。
  • 胡军:对呀,就是啊。一开始削尖了脑袋要进这个剧组,要演这个角色。一旦争得了这个角色,条件一谈好了,就马上开拍的第一天就开始盼着马上杀青,现在全都是这个样子。
  • 网易娱乐:这会不会很不利于一些…
  • 胡军:这是一个必经的阶段,无所谓。
  • 网易娱乐:您会觉得现在会演戏的演员越来越少了吗?
  • 胡军:也不会了吧,会演戏的人很多,但是心思都没花在这上面。
  • 网易娱乐:是不是有能力站在舞台上演话剧的演员就更少了?
  • 胡军:可以这么说。其实能够真正站在舞台上演话剧,能够很好的去传达,能够很好的去表现这种戏剧的精神的人,现在真是少之又少,真的很少。大家都可以上舞台,可以演这戏演那戏,但是我觉得他们那种感觉的东西,并不是戏剧上的精神,并不是戏剧上真正的一种传承。
  • 网易娱乐:您觉得为什么会导致现在这样的环境?
  • 胡军:因为现在社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这个阶段就是如此这般的,人们浮躁,开始挣钱,以钱为本。一切的东西,对于精神上的要求现在是越来越低下,没有一个真正对自我、对人类与社会的一个很好的标准,没有,早就没有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很正常的,因为社会一定是发展的,一定会牺牲一批人、淘汰一批人,大浪淘沙。到最后剩下的人,也就是他们最坚持的人,到最后我觉得是没有问题的。
  • 网易娱乐:这次回到话剧舞台上,表演或者排练的时候会觉得吃力吗?
  • 胡军:没有啊,我觉得很亲切、非常亲切。我觉得着就像骑自行车一样,小时候学会了骑自行车,你一扔扔二三十年不骑,拿起来一开始可能会摔两跤,但是可以马上就会骑。
  • 网易娱乐:现在很多人叫您“国民师哥”嘛,现在有什么感觉,被这么叫?
  • 胡军:是,可能是因为《蓝宇》那部电影吧,因为《蓝宇》那部电影,烨子老叫我师哥师哥,然后我就变成国民师哥,好奇怪。
  • 网易娱乐:确实是被刘烨叫火的。但是你们中戏是不是特别重视这个师兄师弟?
  • 胡军:非常重视,我们没有师叔师爷,我们只有师哥、然后师弟,师姐师妹,只有这个,多大年纪,80多岁的人都让我们管他叫师哥。
  • 网易娱乐:因为《爸爸3》之后,好像你们的戏重新又被拿出来说,会觉得开心还是?
  • 胡军:当然开心了,15年前的戏,现在还拿出来说,你不觉得我们这个戏演的很成功嘛?
  • 网易娱乐:那个节目期间也采访您了。您可能也谈了很多这方面,会觉得烦了嘛?
  • 胡军:不烦,一个演员能够有一个好的作品,一谈谈这么长时间,其实应该是觉得自豪跟高兴。
  • 网易娱乐:《爸爸3》之后,我也看到您收获了特别年轻的,比如说90后的粉丝,您注没注意到?
  • 胡军:好像不是我收的,是康儿收的,跟我没多大关系。
  • 网易娱乐:那您会觉得跟他们有代沟吗?
  • 胡军:跟他们有代沟?可以沟通的就沟通,没法儿沟通的没必要强求啊。非要明白别人心里想什么?没必要。只要知道这帮孩子,哦,他们现在是这么想的,听一乐,就过去了。因为他们的那些事情跟我,其实很多已经没有什么太多的关系了。比如说我儿子喜欢乐高,我一看到脑子就大,这么小的东西,要拼成一个那么大的,他就是津津乐道。如果这非要叫代沟的话,好吧,这就留下来吧,没办法。我是无法去欣赏这些东西的,也无法去做到这些东西。
  • 网易娱乐:您还会去参加这种,就是真人秀之类的吗?
  • 胡军:很难,很难。因为我觉得我第一次参加这个真人秀,也是有自身的目的的,比如说跟孩子的关系问题或者怎么样,我也意识到自己不对,然后通过参加这个节目,确实有很大很大的改观,一直到现在,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说其他的,我就踏踏实实演戏。
  • 网易娱乐:通过这个节目,特别多人喜欢上康康,他最近也上小学了,有什么变化吗?
  • 胡军:其实他跟其他的同龄孩子比起来,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就显得很成熟,他的思想、他的所有的状态,很多东西跟其他同龄的孩子是不一样的。上了小学以后,识文断字了,然后怎么怎么样了,他还是跟同龄的孩子,这个我无法解释,真的无法解释。因为我们每天都在一起,感受的变化我觉得不大,但是我觉得他还是成熟了,成熟了很多。特别是上学以后那种感觉,还是不一样。
  • 网易娱乐:最近你们一起是不是更亲密了?
  • 胡军:非常亲密,非常的好。动不动就可以坐我腿上,往这一趴就能睡着了,特别好。
  • 网易娱乐:他现在感受到爸爸有特别的宠爱他了嘛?
  • 胡军:有啊。我会跟他聊天,跟他谈话,跟他聊一聊学校里面有趣的事情。跟他聊聊比如说滑冰的问题,要坚持呀,游泳啊,所有的东西我们都聊,我们就是聊天。
  • 网易娱乐:您是《天龙八部》之后,很多人给您贴上硬汉这个标签,而现在的影视圈开始重视高颜值小鲜肉,会不会觉得你这个硬汉后继无人?
  • 胡军:不会不会,现在我觉得这个社会现象,比如说什么小鲜肉也好,叫什么女神?什么玩意儿,都是挺正常的。如果它没有道理的话,它不可能生存那么长时间,但是它的时间生存能有多长呢,还是看社会的变化,还是看人群自我的这种审美的东西在。
  • 网易娱乐:像乔峰那样的角色,或者那样的演员越来越少了。
  • 胡军:其实有,真的。我算是运气好,这个角色让我拿到。如果这个角色让别人拿到,可能演得比我还好。我经常提醒自己,就别觉得自己怎么着,没有,真的没有。其实比我好的演员有的是,只是他们没有机会,只是他们从运气上来讲,各个方面来讲,你要想清楚这个东西,就不会出去瞎嘚瑟去。
  • 网易娱乐:感觉您看待所有的问题,都不会觉得看不惯或者怎么样,都会觉得一切都有它的道理?
  • 胡军:一切都有它的道理,比如小鲜肉,很多人都喜欢,它就一直存在着呀。终于有一天说,不行,这种东西,你看,他们会马上自我转变。现在已经有很多的所谓的小鲜肉,开始往爷们儿那个方面去靠,甚至去学习,去怎么怎么样,我觉得这都是好事情。作为一个演员,其实我们也有小鲜肉的时候,但是当时没那么讲。你一说,哦,我就跳过了那个阶段是吗?当时我们那时候还管这种演员都有点看不起呢,叫奶油小生。当时说,太奶油了,其实是一种贬低的话。所以说当时我们那批的演员没有往这方面去。社会的需求没有到那份儿上。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伏蓉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盛春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张灵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