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因为这个舞台,我压力好大”

  • P2.“请谭校长‘帮帮唱’?进决赛再说”

  • P3.“你敢邀请我来做,我为什么怕做?”

  • P4.“我不能说是倒退,但现在就是这样”

  • 往期回顾

导语

出道31年,近90张专辑。拿奖无数,好歌亦无数。
可对很多内地的观众,提起李克勤,脑中第一时间蹦出的,还是“红日”、“左麟右李”这样满是灰尘却仍记忆犹新的关键词。这其中多少也要感谢,2013年赵薇执导的电影《致青春》,又让年轻人中兴起了一阵“红日”热。
也难怪,对一个相比粤语歌而几无传唱度较高的国语歌曲、也很少涉足内地综艺的香港老牌歌手而言,在这个走红无需作品量只需曝光量的时代,保持热度的确有些勉为其难。
最终,李克勤“工作狂”与“追品质”的本性,让他先后出现在去年的《蒙面歌王》与今年的《我是歌手4》——两个十足强调音乐性的内地综艺。专访中,坐在镜头对面的他一上来就对我们说,“我希望透过这个节目,能够多一点网友观众,尤其是在世界各地的华人会多一点了解李克勤,就是除了他的歌之外,也多了解他的人,他在舞台以外的东西。”
在虚岁已满50岁的年纪,李克勤还是说着“如果还有观众会喜欢听到我的歌,我都会一直唱”,而对于参加《我是歌手》,他也直言“为什么这个节目会排到这么前的(收视)位置?就是因为它的音乐做的好”。
而问起身边喜欢克勤的朋友,他们的回答也罕见的一致:希望克勤未来还是以粤语歌为主,尽情做自己喜欢的风格。
所以一直以来,李克勤身上最闪光的地方,大概就是他的纯粹——唱纯粹的歌,上纯粹的节目,做纯粹的人。

“因为这个舞台,我压力好大”

李克勤
李克勤最新的外号,是“剧透boy”。
李克勤最新的外号,是“剧透boy”。那就在这先剧透一个不算新鲜的消息:将于本周五晚播出的《我是歌手4》第十期上,李克勤终于又要唱粤语歌了。这次演唱的歌曲《天梯》,是香港歌唱组合C Allstar的热门歌,而李克勤也索性把C Allstar组合请到台前为他伴唱——这其中提携后辈的意味,不言而喻。

专访李克勤的时间,约在他彩排第十期节目的晚上。当天的长沙下着小雨,气温不高。提前一天抵达的李克勤精神不错,尽管本人看上去要比镜头中又瘦上一点。

在录专访前给网友的打招呼段落时,李克勤NG了两次,才把这句“网易的网友大家好,我就是《我是歌手》的主持人李克勤,你们好。”可在访谈开始后,他的话匣子也能瞬间打开,滔滔不绝。

《我是歌手》的魅力,或者说魔力在于,即便是那些开过无数演唱会的歌手站在这个并不很大的舞台上,依然会觉得压力无所不在。而对身兼串场主持和参赛者双重身份的李克勤而言,压力无疑是双份的。

同时,李克勤也说做主持的确会多少影响到自己的唱歌,“起码在选歌上面就已经有影响到。比如有一点点危险的那些歌曲,或者是要求度太高的一些歌。要花的时间跟对嗓子声音的伤害也蛮大的,所以我觉得其他六位肯定不愿意做我这个事情。”但他又说,“但是我很享受当主持人的感觉,因为我很享受跟观众的互动,又真的想试试看。比如说真的用国语去做主持人,其实可不可以呀?会被人家丢香蕉吗?”

“请谭校长‘帮帮唱’?进决赛再说”

李克勤
“左麟右李”有望在决赛上合体。
在选歌上,经过了一开始的“四大天王金曲合集”后,李克勤在节目中的选歌风格也开始变得多样起来,这个策略其实现在看来很成功:前期打安全牌稳固位置,后期更多的展示自己,让大家看到多一点的李克勤,不一样的李克勤。但他也表示,第八期的《丑八怪》他自己也摸不准成绩,“(这首歌)成绩不好,那天其实我很伤心。那是这么多礼拜以来,我觉得唯一一个我大概唱完了之后猜不到我的成绩的一个礼拜。”

除了真正录制时来自主持和比赛的压力,选歌、修改、确定、编排、修改、再修改,直到最后的确定,这整个过程也让李克勤直呼压力大,“有一个礼拜我做了大概三四首歌,一直到礼拜一都还在做,那个痛苦的程度是很难去形容的。但是礼拜三就已经要唱要比赛了,所以,哇,时间过得好快。”

在这样的压力陪伴下,尽管每期最后揭晓名次的时刻都让人无比紧张,但对歌手们来说,做好每一首歌无疑是最重要的。而对于是否会顺应民意请出谭咏麟作为自己的帮帮唱嘉宾,李克勤依然选择保密,“决赛才讲吧,我觉得这个还是言之过早。还有两个礼拜,其实什么事情都会发生,还有突围赛。”

那么参加这个节目,又会带给什么呢?“在未来,我相信这个就算不是排第一,也肯定是其中一个压力最大的舞台。我感觉到如果你在这个舞台已经习惯了这个压力的话,我相信你去任何一个舞台都不会再觉得有什么压力。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另外的一个赚了很多的事情。”聊起收获,即便是见过无数大阵仗的李克勤,也不得不感慨自己的抗压力又长进不少。

“你敢邀请我来做,我为什么怕做?”

Angelababy
李克勤:我是个“爱挑战的BOY”。
作为一个“根红苗正”的商业流行歌手,李克勤的职业发展轨迹似乎从来不缺少挑战。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一个很爱去接受挑战的一个人,既然你对我这么有信心,我说你敢邀请我来做,我为什么怕做?”

1985年由歌唱比赛出道的李克勤,唱着偶像谭咏麟的《雾之恋》,成功签约当时全球最大也是最著名的唱片公司宝丽金(PolyGram)的香港分公司。很快,李克勤就证明了自己从来都不是谭咏麟的复制品,他有着独属于自己的音乐特性。

虽然是流行乐出身,但李克勤却也远没有安于做一个只唱口水歌的偶像歌手,反而选择大胆跨界古典,即便是唱片业开始普遍衰落的近十年,他也做出了诸如《演奏厅》1、2、《纸牌屋》、《在森林和原野》、《复克》等颇具水准、各有特色的粤语唱片。

即便在音乐以外,李克勤的不惧挑战也让他为自己发现了新领域。上世纪90年末适逢李克勤的音乐低谷期,但他并没有拒绝其他方面的可能。TVB约他做世界杯直播和拍戏,选美比赛邀他做主持,他都欣然应允。除了拍了一部叫做《龙影侠》的剧集反响糟糕,倒是在体育和主持两个领域李克勤堪称如鱼得水。这种“既然你敢约我我就敢接受挑战”的精神,到了现在的《我是歌手4》,证明在李克勤身上依然奏效。

但李克勤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却并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划,他自己也在专访时表示,“有一些工作就是冥冥中好像你就是做的,很奇怪,其他的好像其他的档期都让开,然后你就可以接受这样的一个工作,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反而有一些本来你就很希望去做的,但是往往其他的东西都积在一起,你就做不到。所以我很相信缘分,我觉得这次(《我是歌手》)就是有足够的缘分去做。”

“我不能说这是倒退,现在的年代就是这样”

李克勤
李克勤:谭咏麟都没退休呢,我为什么退休。
因为参加《我是歌手》的录制与李克勤此前早已安排好了的巡回演唱会撞期,所以最近几个月,李克勤都处于飞来飞去不停歇的状态。谈及此,他也表示自己很头大,“我看了我过去三个月的飞行里数,我都觉得很过分……都飞了快疯掉了。有一些时候早上醒来,哎,今天我在哪儿?但是我觉得还是值得的。”

同时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顾家的李克勤却也随时不忘通过自己的经历来教育儿子,这一段独白就堪称见缝插针教育孩子的典范,“我也希望通过这次的比赛告诉他们,就算是爸爸都需要这样,其实人生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会面对很多不一样的比赛,每一场的比赛里面,不一定会拿到一个最好的成绩。但首先你要全力以赴,尽了你的全力以后,你就要好好去接受这个礼拜你付出的努力之后的一些结果,从中做一些检讨,然后下个礼拜又来过。我觉得这个就是人生…”从为妻子卢淑仪改编歌曲《董小姐》为《卢小姐》,到为了两个儿子在外拼命工作,李克勤“顾家好男人”的形象可谓早已深入人心。

而与此同时聊起乐坛几十年的变迁,李克勤却也表示时代在变,很多东西其实已经无法改变,也无能为力,“我不能说这是个倒退的事情,因为好像现在这一代的歌手,都唱回以前的歌曲,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的话,哪有新歌?所以很矛盾的事情。新歌要花更大的时间跟力气跟金钱去宣传,好像一年也没有太多真的能够跑出来的新歌,所以现在的年代就是这样。”

可不管世事如何变,李克勤说自己会一直唱下去,“没想过(退休),谭咏麟还在唱,还用想这个问题吗?不会啦。如果还有观众会喜欢听到我的歌的话,我都会一直唱。”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之前包括在香港,你也会做一些球评,做一些主持人的工作。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对你的表现满意吗?
  • 李克勤:这边的主持人要考牌的。当串讲人的压力,我觉得比在这个舞台上面唱歌还更大。可能唱歌就已经算是做了30年的事情,当然在这个舞台上面唱每一首歌跟别的舞台都不一样,因为我想你从其他歌手的口中都听过,站在这个舞台上其实真的压力很大。因为其实其他的,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应该是那种面对怎么样的观众、怎么样的场面都不应该有太大的压力的歌手,因为都已经开过很多的演唱会,都已经面对过很多几万的观众的场地,都不应该是这样有压力的。
  • 网易娱乐:这个压力是从哪里来的?
  • 李克勤:就是因为这个舞台,这个舞台也不是很大,面对就是几百位的观众投票。其实我们什么都面对过,但是因为可能第一就是因为这个是很多人看到的节目,第二就是,就算你其实不太在一名次的话,你肯定会在意在这个舞台上不要让其他的歌手被比下去,我觉得这个你不但是唱的问题,是整个,比如说你的编曲。因为我觉得名次,其实我们七个人都,不一定每一次都会完全去反应那次的表现,因为其实观众每一次500位,都有他不一样的口味,有些时候有一些歌手本来我都觉得他应该是很好的成绩,结果又不一定。所以这个反而是我们七个觉得,不是排第一最在意的事情,反而就是这个礼拜我准备的歌。 其实因为大家都是很有经验的歌手,大家一唱就会知道,其实这个礼拜我的歌大概在什么水平。所以就不想输。所以我就说,其实这个部分的压力很大。串讲,讲话的部分,主持的部分压力更大,就是因为,当然我在香港已经当了很多不同类型的节目的主持人。
  • 网易娱乐:怎么看这个名次?
  • 李克勤:尤其是我们,不要说我们了,我,在乐坛上面已经唱了30年的歌手,跟一些年轻的在一起,我觉得还是不要太在意名次。当然你说不介意的话也不行,因为每一次到最后的那个部分其实大家都很紧张,观众也很紧张,这也是其中一个他们收视的保证的点。但是到现在已经第十集,其实我想歌手们都已经习惯了那种上上下下的事情,最好的,最差的差不多都尝试过了,拿过冠军,然后又掉到第六名曾经,所以我觉得起码到现在我还在,还没被淘汰。但是很难讲,还有两集,说不定最后一集就会被淘汰。所以这很难去猜。但是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在这个比赛里面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在每一个礼拜里面去选歌。 因为我觉得观众其实都看到,虽然他们已经拍了很多,在每一个礼拜里面,其实可能就两个小时的节目,所以其实每一个歌手占的时间都不是很多,所以有些时候其实每一个歌手在背后付出的努力,大家都看不到。比如说你不要就这么简单以为每个礼拜我要准备一首歌,其实每一位歌手都准备了很多歌,每一首歌都不是很简简单单交给一些人去编曲,其实每一首歌,我跟你说我其实每个礼拜都是这样:礼拜四比赛完,如果没有被淘汰的话,礼拜五回香港,大概可以休息半天,其实在高铁上面的电话就已经在说,这个礼拜我要唱什么?大概有哪几首,然后就开始去想那个边去怎么样。礼拜六我会先跟编曲人做完一首,做完了之后就给《我是歌手》的音乐团队去听,你们觉得那个歌的方向怎么样?如果觉得不够好的话要再修还是再换另外一首? 有些时候,有一个礼拜我做了大概三四首歌,一直到礼拜一还在做,那个痛苦的程度是很难去形容的。但是礼拜三就已经要唱,要比赛了,所以哇,时间过得很快。
  • 网易娱乐:提到选歌,上一期你选了《丑八怪》那首歌。
  • 李克勤:我的战略就是这样,开始了一半的时候,大概会选一些比较自己有把握的歌,一些粤语的歌,一些经典的歌,一些比较容易去在这个舞台上面安安全全的去表达自己的歌。也靠那些歌拿了些不错的成绩。过了一半以后,我就觉得,其实我希望在这个比赛里面可以呈现多一点点不一样的李克勤,所以就有一些时候会走得比较边。 比如说第七还是第八的时候,我本来选了《董小姐》,那个歌我一直都很喜欢,就一直都想唱,一直都希望可以改一个跟宋冬野不一样的编曲。
  • 网易娱乐:这个歌以后会唱吗?
  • 李克勤:我希望会唱,我每一个礼拜都跟洪老师说,很想唱,大概在比赛里面应该不会了,但是如果在最后的那个里面,希望有机会唱。结果那个礼拜就大家觉得好像太过了,那个《董小姐》的编曲,最后就改了的《风一直吹》。所以你会看到我在这个舞台上面,其实我的心愿的变化是怎么样。 上个礼拜就是《丑八怪》,也是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歌。其实他的歌我很喜欢,演员什么还有《绅士》,我怕我念错,我都很喜欢。但是我觉得《丑八怪》好像给观众的惊喜都会更大,所以我就选了那个歌。成绩不好,那天其实我很伤心,是这么多礼拜以来,我觉得唯一一个礼拜我大概唱完了之后猜不到我的成绩的一个礼拜。过去这么多礼拜,我大概唱完了之后,又听别的歌手唱完了之后,因为我是串讲人,我一早就已经会听到他们所有的演出,因为我要在旁边要排练要的时候,我要都已经看到所有。看完了之后在那个晚上的表现,唱完了之后,我大概都会知道,不会离开太远的,从第一集开始,就只有那个《丑八怪》,这个礼拜就有蛮大的距离。 我唱完那个歌的时候,我以为我会拿到前三,结果就是后三。一个蛮大的差别。
  • 网易娱乐:对于除你之外别的选手,你觉得谁给你的压力会最大?
  • 李克勤:我没有想,我真的没有想这个事情。虽然有一些歌手是在这个舞台上面才认识,但是有一些就很早就已经知道他是很好的歌手了,李玟,那很久啦,对。她上了奥斯卡的舞台,你还要再猜,再评她的实力吗?我觉得这也不需要了。所以我觉得,大家都是很有经验的歌手。其实都在之前都已经大概会知道对方的实力怎么样,经过在这个舞台上唱了一个礼拜、两个礼拜,其实都很清楚。 当然我不能乱猜谁拿冠军,不然的话其他人都会骂我,但是我觉得其实每个人都有拿冠军的机会,当然有一些可能会比较高一点。
  • 网易娱乐:其实可以换一个更有趣的问法,假如说你被淘汰了,那你觉得谁来替你做串场主持人,谁是最有这个能力的?
  • 李克勤:我觉得让洪老师去想。我不是觉得其他人没有这个能力,我是觉得如果在这个阶段的话,我觉得没有人会愿意去做。因为他们看到我其实在每个礼拜都很辛苦,然后要花的时间跟对嗓子声音的伤害也蛮大的,所以我觉得其他六位肯定不愿意做我这个事情。
  • 网易娱乐:这样的节目,你觉得会不会算是拯救现在可能比较疲软的乐坛的一个方式?这样的节目会不会起到一些作用?
  • 李克勤:这是一个很大的课题,以前我们都是这样,比如说我第一张发片的时候还是八十年代,那个时候比较简单,你就选一些,还是很多还是改编的歌曲,选一些歌,选好了以后就好好去唱,唱完了之后他们去宣传。歌红然后人就红,那个时候比较简单,红的就是新歌,新歌慢慢经过年月就变成经典。我的《红日》什么《月半小夜曲》就是这样的方法到现在。现在好像比如说有一些歌手,他们流行的歌可能不是自己的歌,可能是透过一些节目,或者是翻唱。翻唱现在,我的那个年代好像不是太多人会做翻唱这个事情,好像会觉得,我明明是一个有知名度的歌手,为什么要翻唱其他人的歌?或者是翻唱一个知名度比我低的歌?在我这个年代,有一些歌收回这样想。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观众其实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所以我不能说这是个倒退的事情,因为好像现在这一代的歌手,都唱回以前的歌曲,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的话,哪有新歌?所以很矛盾的事情。新歌好像要花更大的时间跟力气跟金钱去宣传,好像一年也没有太多真的能够跑出来的新歌,所以现在的年代就是这样。网络上面的发达,其实比我八十年代的时候,八十年代我的《红日》可能你要去到北方一个很远的地方,真的要靠他们买了我的,那时候还是卡带,买了卡带带过去,然后才听到那个歌,可能收音机在播,也不是每个地方都听得到。现在就是一个键盘里面的就可以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明明就应该,你的歌可以去到再远再远,无尽的那个。偏偏就是因为这个缘因,我们很多歌手会唱以前的歌曲,所以很奇怪。
  • 网易娱乐:之前你也提过,你想找祖儿来做你的帮帮唱选手,现在她跟你跟你同台竞技,观众有没有在未来能够看到左麟右李谭校长一起再次同台演唱的机会?
  • 李克勤:决赛才讲吧,我觉得这个还是言之过早。还有两个礼拜,其实什么事情都会发生,还有突围赛。因为说实在,就算踢馆也好,补位也好,七时许一位都是,他们每一个来的时候都会问这个问题,谁谁谁来,会不会给你一个很大的压力?我每一次都说,不管是谁来,有哪一位来是没有实力的?其实每一位来的时候都是很有实力,都是很厉害的歌手。有一些事唱的很厉害,有一些在整个编曲,比如说上个礼拜的金志文,就是在整体编曲,在整个都很棒的歌手。所以我还是觉得,歌手首先先做好自己没一个礼拜的编曲。
  • 网易娱乐:最近看你经常到处飞来飞去,又忙演唱会,又是忙节目。你平时是怎么处理工作上要去陪家人的部分?
  • 李克勤:这个没办法,因为我在排那些巡回演唱会的时候,其实没想过会来《我是歌手》。我觉得每一次的工作其实都是缘分。他们在第一季的时候都已经在找我,我第一季的时候就没有时间,也想不到第四季的时候会过来。过来的时候原来已经就安排这么多的巡回演唱会,因为那些演唱会都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之前安排的,都是一段时间,半年可能一年时间之前就安排好,有一些票已经卖了,我总不能不去。所以我看了我过去三个月的飞行里数,我都觉得很过分,有一些就是美国啦,然后长沙,长沙飞美国,就是这个月也是加拿大,然后长沙,然后再,都飞了快疯掉了。有一些时间早上醒来,哎,今天我在那儿?但是我觉得还是值得的。
  • 网易娱乐:你的妻子和孩子,他们会看你在节目上的表现嘛?
  • 李克勤:有,妻子回看,孩子就,因为播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睡觉了,他们会问结果怎么样,每一次我回去的时候他们都会问,爸爸,妈说第五啊,我拿冠军的那个礼拜,终于拿到第一了啊。加了一个终于在前面。孩子们都是那种觉得爸爸永远都应该是拿第一的,所以他们大概每个礼拜都希望可以拿到一个好的成绩。我就跟他们说,其实跟我在这个舞台上比赛的,都是差不多最好的歌手,所以不但是拿第一,就算要拿一个好的成绩也不是容易的。我也希望通过这次的比赛告诉他们,就算是爸爸都需要这样,其实人生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会面对很多不一样的比赛,每一场的比赛里面,不一定会拿到一个最好的成绩。但首先你要全力以赴,尽了你的全力以后,你就要好好去接受这个礼拜你付出的努力之后的一些结果,从中做一些检讨,然后下个礼拜又来过。我觉得这个就是人生,我也希望他们看了这个节目以后,好好去教他们。
  • 网易娱乐:你自己有没有计划过,我要唱到多少岁,或者什么时候退休?
  • 李克勤:没想过,谭咏麟还在唱,还用想这个问题吗?不会啦。如果还有观众会喜欢听到我的歌的话,我都会一直唱。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老张阳汤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吴少彬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陈思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