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 封面

  • 导语

  • P1.“帅雷雷”捡回了生活

  • P2.“我都是小姜文了,居然不让我演?”

  • P3. 慢慢接近娱乐圈

  • P4.“结婚就别打算离婚,我说过这样的话”

  • 往期回顾

导语

一个演技派,活到46岁,却热爱说自己是个“花瓶”,孙红雷就是这么个怪咖。
在团队和媒体眼中严肃到让人出冷汗,孙红雷出了名难搞,加之曾经塑造多个“硬汉”“悍匪”角色,孙红雷总是有不怒自威的肃杀感。没成想,参加了《极限挑战》、爱上发微博这两件事让孙红雷发现了自己的“颜王”人设,“自由帅、放肆帅、大拿帅、简单帅”的“帅雷雷”分身从此出走孙红雷人格,且有一发不可收拾之态势。
“不是说你叫‘颜王’了,开两句玩笑了,你就好看了,怎么可能。我肯定在男生当中属于长得那种,如果不是演员的话,真的丢人堆里就没有了。”孙红雷说,“帅雷雷”是一种智慧,现在还能想到“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还能够去学习”,让他会在心里赞叹一下自己,这才是真的自恋。
不过,在为最新出演的电视剧《好先生》宣传时,孙红雷讲到了父亲的“美貌”,“我父亲长得非常漂亮,是出名的美男子,在他那一代人里,我父亲年轻的照片,的确我看了都可以用惊艳来形容。”让人不禁感慨这份“美貌”似乎得到了承袭。
入行多年,科技飞速,潮流更迭,家庭、事业、工作,社会带来的外在压力,成了压在孙红雷肩上的“重大包袱”。孙红雷“生硬”过,“强硬”过,还会“硬碰硬”,但这一切都不如当下的“帅雷雷”来得那么“四两拨千斤”。诸多人生拐点似乎就这么串成了孙红雷的进化史。

Part1“帅雷雷”捡回了生活

孙红雷
电视剧《好先生》剧照。
与剧中的“好先生”不同,孙红雷从小就是个“淘气包”。“小的时候可能有小朋友跟我一块玩儿的,大多数家长都是反对的‘不要跟那个姓孙的孩子在一起’。小时候是熊孩子。”这样“熊”的个性在一档综艺中被彻底释放了出来。

2009年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孙红雷坦承自己是有娱乐精神的,只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不然也会去参加综艺节目。“我还喜欢湖南卫视的主持人汪涵、何炅,他们有娱乐精神。我没什么事晚上睡觉前会看会儿湖南卫视,挺高兴的,我愿意看谢娜,特别好玩儿。”

上了《极限挑战》后,孙红雷的这个盒子被打开了,他开始展现另一种气质。在节目里,骗取张艺兴的信任后,抢走他的箱子;在只有100元经费的情况下,追着黄磊要吃50元的椰子,为了这颗椰子追着叫黄磊“爸爸”,不给买就坐地上不起来,成了“孙三岁”;所到之处,必和女孩子搭讪。

他开始在微博上自嘲自黑,在节目里撒泼耍赖,给自己一下子取了很多名字,“孙漂亮”、“帅雷雷”,还有响当当“颜王”一词因他而生。他和王迅、张艺兴一起,被网友封为“极限三傻”,因着自己出色的表现和年龄阅历,他荣登“大傻”宝座。 人们从此收获了一个不一样的孙红雷。

“你为什么觉得自己长得,你哪儿来的自信,说自己长得好看?我觉得越是这样的人我就要给他回复。”回复之后,网友却没声儿了,孙红雷觉得可爱。

“我就是要说下去。你看我就这一个梗,玩了多少年?我就这一个梗,我就跟他们玩死。”

初入演艺圈,知道机会来之不易压力特别大,孙红雷变得焦虑,情绪变坏了自己也不知道,整天不开心,“每天吊个屁脸、驴脸拉在那儿,家人都不敢说,他们不是怕我,就是心疼我,然后也不愿意打扰我。我就一个人每天坐在那儿,就是死用功学习,看剧本、看书、看电影。”回忆起早年的状态,孙红雷评价那时当时自己的必经之路,“我不够成熟,也不知道怎么生活才是好的。我就是要特别严苛的要求自己,然后特别严苛的要求我的合作伙伴,包括所有的这些跟我合作过的导演、演员在一起,就很严苛。因为我认为你创作就是要极其严谨的才行,你不能有一点儿不认真。”

当时受的的教育也是“艺术家不能随便,不能嬉皮笑脸,要不苟言笑,带着教育的口吻。”

这样下来,很多影迷都很怕孙红雷,跟了几条街,不敢上前要签名;给家人和身边的比较亲的人也造成了压力。“我就是那个样子,跟现在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以前不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我现在永远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问题,所以人就变得很快乐。以前就想自己的那点事儿,很自私的想自己的那点事儿。”

“站在别人的角度去想问题”很大程度上开解了孙红雷,为了红雷家族(孙红雷影迷会)有一个平台,孙红雷开通了自己一直反感的,认为“不务正业”的微博。那时候是2012年,姚晨的粉丝当时已有上千万,是微博女王。

微博大门打开了,谁也不知道孙红雷会成今天的“孙漂亮”。有一天,孙红雷自拍了一张,想着“别老这么正儿八经在这儿说话、说教,开个玩笑吧”,发了自拍附带文字“不要跟我比帅,容易受伤害。”

就从那一天开始,孙红雷的“本我就释放出来了。” 很多人问“红雷你是疯了吗,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说我以前就这样呀,不对,你以前不这样。他们就给我讲什么什么样什么什么样,说我们真的是,哎呀,你那个样子太可怕了,很讨人厌的。我说是吗?那对不起。”

孙红雷如今反省,发现以前自己是“有点故作高深”,“本来原来是追求高深,现在有点演高深了。”作为演员这种小众职业,粉丝和身边“有的没的人”一定是夸奖,说红雷真有才华,你是个艺术家,你是个什么。 “夸着夸着我自己就有点信,就有点要信的意思,就害怕了。”孙红雷见过有前辈信这些话,“说你真有气质,怎么样怎么样,他全信了”,然后就去另一个地方了,他的艺术生命就终结了。

前面这些灾难发生了,孙红雷不可能再往坑里跳了。《极限挑战》让孙红雷从坑里挣扎了出来,跳出来才知道,“做我这个职业的,你离开了生活,你就死亡。生活就是你的一个巨大养分的这么一片水,我身边的河水在慢慢的干涸,要没了,就开始警惕。”最后,他研究出来,发现自己走了前面老路,“行了,我停下,回去吧,就这样回来了,回到了生活。”

Part2“我已经是小姜文了,你居然不让我演?”

孙红雷
孙红雷的第一部电影是《我的父亲母亲》,可是谁也不记得他参演过。
上高中时,孙红雷开始偷偷学霹雳舞,一跳就拿了黑龙江第一届霹雳舞大赛二等奖;在哈尔滨的夜总会做夜场主持人,到1992年时,22岁的孙红雷最高存款达14万,成了当时不多见的万元户。一切充满传奇色彩,走遍了祖国大好河山,突然觉得自己人生不应该这样的时候,孙红雷被鼓舞做演员。

“他说红雷,你知道姜文,还有王志文吗?知道。这两个人长得好看吗?哎,我一琢磨,哎,有门儿这事儿。”

知道标准变了,孙红雷敢下定决心了,第二天取了一万块钱,买了机票就来到了北京。用一个月的时间减肥36斤,获得了“准考证”,接着顺利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的音乐剧班,又因为成绩优秀,顺利地被分到了中国青年艺术剧院 。同一年,他就拿到了文化部颁发的“优秀表演奖”。看起来顺风顺水,孙红雷却把这一次考中戏形容为自己“很生硬的把自己停了下来,急刹车”。

往后的生命中,孙红雷的急刹车似乎并没有停止。一如往常地在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北京海淀剧场演《居里夫妇》时,孙红雷在台侧看台下的观众,比台上的演员还少。被这一幕伤害,孙红雷离开话剧舞台再没回头。

在中国青年艺术剧院演话剧时,孙红雷志向高远,谁找拍戏都没去,“如果要拍戏,我拍的第一部戏一定是个大导演”,1998年,孙红雷先后拍了《永不瞑目》和《我的父亲母亲》,首次触电便是大导张艺谋和赵宝刚。

强压着兴奋之情,没想到张艺谋跟他说“这个戏,其实火不火红不红的跟你没什么关系”,孙红雷没听懂,“我说什么意思导演?他说这个男主角基本上都是跟非专业演员,就是全部都是村里的,谁就是谁,木匠就是木匠、村长就是村长,就在一个村子,延庆的一个村子里找的。说你要跟他们一块儿演戏,如果你要想一个演员,或者你不是一个好演员的话,你就会被观众认出来,你不是村里的人。如果你真正是个好演员的话,你就演的肯定非常像一个村里的人,那是肯定没有人找你签名的。”

孙红雷的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马上要红了,大明星,然后突然见给弄村里去了,然后还不能有人签名,一个都不行。”但是对自己的心理安慰让孙红雷第二天就想开了。

有一场戏,妈妈在冰天雪地里坐了一天等孙红雷,孙红雷拍了二十多遍没有过。“艺谋导演就说,你不要演。我心里就很抗拒了,你又不让我红,你又不让我演,我这一身的演艺,这么大能量,我已经在中戏和青艺都已经是‘小姜文’了。你居然不让我演?各种演,又哭又闹。”演到连摄影师也不高兴,孙红雷杠上了,不吱声。 到二十三条还是二十二条时,张艺谋跟孙红雷说,红雷你这样,你到监视器这儿来看看回放,“过去一看,他说你看看你是哭好还是不哭好?我认为如果你要真是你,真是你是这个老太太的儿子的话,你父亲已经去世了,然后你就一个妈了,我一琢磨,这要是我的话不可能啊,我肯定是妈没事儿,来咱们先进屋,别这儿冻着了。他说,那就这么演就对了嘛。”

就这么演了之后,一条过了。从那一刻起,孙红雷懂得了表演。孙红雷对张艺谋感激不尽,但如今提起自己这部成名作,大家仍然记不起孙红雷,他现在仍然受伤害。

Part3慢慢接近娱乐圈

孙红雷
孙红雷笑称:比起才华,我更愿意被称赞容貌。
《永不瞑目》和《我的父亲母亲》是孙红雷的第一部电视剧和第一部电影,也是他唯二见过的两个剧组,之后的一切用孙红雷的话来说就是“走狗屎运了,一些同届的演员现在还在见剧组呢,有的演了20多年戏了还在见。我只见过两次,之后全都是导演跟我约了。”

然后又是顺风顺水。

“虽然我长了个土匪样,但我骨子里是个知识分子”。孙红雷从硬汉、悍匪,演到了知识分子。从刘华强到余则成,从邱如白到林泰,从顾小白到何辅堂,俘获了男女老少的心。

和孙红雷演对手戏的演员都非常享受和过瘾,因为孙红雷是个“戏疯子”,演起戏来豁出性命。

导演赵宝刚就曾评价,“孙红雷经常说自己是很笨的演员,别人出一分力,他要出十分力。《永不瞑目》的第一场戏他演得不太准确,我就问他,‘你会演戏吗?’他憋了很大的火,脸都红了,又不好意思跟我顶。当时所有工作人员都以为我要把他换掉了,可我心里非常喜欢这个演员。我知道,这是个较劲的演员,你给了他这种刺激,他会加倍努力的。”

比较著名的故事是,有一次演话剧,有场戏要表达“一个普通的美国家庭,当他们有一天突然有钱了,丈夫知道这笔钱是妻子出卖自己的身体得到的”时的那种情绪,孙红雷真把自己当成这个丈夫,结果,为了这场戏竟然得了心脏病。

作为演技派,孙红雷成为了行业里的尖子。随之而立私生活、隐私的受限,孙红雷仍然无法适应,“走在香港海洋公园里面,那真的是上千人,就围上来了,全是游客。首先你把自己干扰了,别人也不玩了,你也甭玩儿了。”

入行二十多年来,孙红雷刻意同娱乐圈保持距离,说他是文艺界或是娱乐圈的人,他都不认。

“我以前始终不认为自己是娱乐圈的人。我就是中戏的一个学生,一个好学生,我不想给老师、同学们丢人。但是我现在觉得,慢慢接近了。我是觉得以前的想法也对也不对,我觉得我还是成长了。就说把心放下吧,把包袱放下吧。你说我刚才说的那些是不是包袱?”以前的孙红雷是一个绝对的文艺青年,特别绝对而极端。旁人面上可能感觉不到,但他内心特别特别的文艺,“各种瞧不起,各种自大、自恋,觉得我特厉害。但是现在我都觉得反而接近,但是我觉得这种接近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我觉得你还是置身事外,然后在外面清醒,比在圈里清醒要容易一些。”

孙红雷接着补充,以前他特别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圈里人,反而现在把自己当圈里人,“说明我在慢慢开始接近这个圈子,然后慢慢被裹挟了,所以我现在很警惕。”

孙红雷总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拽着他,然后就往里拖,然后他挣扎不已。

此时,《极限挑战》成了自己特别好的选择。经过极限、微博抑或是我们不知道的别的原因的重铸和淬炼的孙红雷,似乎没有那么沉重了,被问到更喜欢被人夸赞的是容貌还是才华时,他哈哈大笑,“我喜欢人家夸我的容貌。”

Part4“结婚就别打算离婚,我说过这样的话”

孙红雷
“我发现结婚后女孩儿就不爱打扮了。”
两年前,孙红雷结婚,婚前他和太太曾经讨论过“结婚和不结婚有不一样吗”这一问题,后来两个人一致认为,没什么变化,其实就是结婚了。

“我说那没有变化为什么要结婚?那我说就是,我们互相,我们的爱情和友谊的小船更进了一步,所以其实当时就讨论了这样一个结果,就结婚。我说那就让它升一下格吧,1.0版本变成2.0版本,就这样我们结婚了。的确没有任何改变。”孙红雷开始自问自答。

长久以来,孙红雷都在思考“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很多人都这么说,孙红雷又“研究了一下”身边几个朋友的婚姻,好像都是这么回事:一结婚了,发现女孩也不爱打扮了,男的也不帅了,女孩也不化了,也不讲究了,也不美了,男的成天穿个大裤衩子,冬天披个大衣就出去了。“这特别可怕,就是你等于不在意自己,你是不在意对方了。”

“我说结婚以后,最重要的就是婚姻还是要经营,你旁边有很多现象,现象级的闪婚闪离什么的,我说这都是,我们都得注意的。我们要结婚就别打算离婚,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还没有孩子的孙红雷也想过将来自己会是怎样的父亲,“原来言之凿凿的想,一定是孩子不听话我就好好批评他,然后收拾他。但是我现在发现,我好像不是,我可能会是溺爱的那种父亲,有可能。”他说,只有孩子在出现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父亲,如今真的想象不到。

采访末了,记者问到“知乎上有一个关于孙红雷的热门——男人怎么培养孙红雷的气质”时,孙红雷掩饰不住的激动,“这是哪儿?哪儿出的题目?”“知乎。”“知乎?马上,我马上回去加。”好学求新的态度颇为孩子气。

拥抱新事物,拥抱年轻人或许才真的是孙红雷最为值得自恋的事情。因为如此,给了他不同的收获和喘息空间;亦因此给了当下的网络世界的人们,不一样的孙红雷。

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孙红雷自诩“我不是通过几个小时采访就能读透的人。我可以说句实话,我的人生比我演的影视剧还要精彩,还有戏剧性。” 55岁以后,孙红雷希望可以回学校当老师的。46岁到55岁这9年里,孙红雷还会进化成什么样?我们拭目以待。

访谈实录

  • 网易娱乐:这次您的电视剧新作品片名就叫《好先生》,所以您怎么定义好先生?
  • 孙红雷:好先生我觉得他是一个成长,反正在我们这些男生心目当中,好先生是一个理想。在我的生活里一直算是一个奋斗目标。因为可能我从小的经历,到大一直是以坏孩子为标签的。小的时候可能有小朋友跟我一块玩儿的,可能有的家长,大多数家长都是反对的“不要跟那个姓孙的孩子在一起”。小时候是熊孩子,可能比熊孩子还坏,所以可能从小心里算是留下点阴影吧,所以我接拍了这部戏。我是觉得在某些方面,他的内心和成长历程跟我有点像。
  • 网易娱乐:具体的,你觉得哪些部分跟你有相似之处?
  • 孙红雷:就这个人比较坚持,一根筋,比较喜欢对别人负责任吧,比较容易担当的这样一个,不是这么严谨的,那么严谨的一个坏男人。最后他成为一个好先生的时候,是有一个成长的历程的。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品就是作品里面的每个角色都能成长,才是非常好的作品。
  • 网易娱乐:现实生活中有你感觉跟那个形象符合的人吗?
  • 孙红雷:我父亲,因为我看到了,我有发言权,我也感受到了,体会过,我父亲是一个好先生。所以我觉得我距离我父亲还很远。
  • 网易娱乐:能用几个词描述一下他身上体现出的那种好先生的特质吗?
  • 孙红雷:坚韧不拔,我父亲长得不是帅,我父亲长得非常漂亮,是出名的美男子,在他那一代人里,我父亲年轻的照片,的确我看了都可以用惊艳来形容。性格非常好,是那种没有公害的性格,有学识,很会做饭,为我们一家人,三个男孩,我母亲还有我的姥爷,我爷爷,还有我的舅舅、叔叔们,他尽了他最大的努力。
  • 网易娱乐:刚才您提到从小就是一个坏孩子的感觉,就是有很浓厚的淘气劲儿,这种淘气劲儿,现在在你身上还有吗?
  • 孙红雷:哎哟,我觉得我身上坏的因素是很多的,其实小渤(黄渤)有的时候说的那个话,我细琢磨起来是挺有意思的。我选择演员这个职业是对的,不然我不知道我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 网易娱乐:剧中的你不只是好先生,其实性格里面有坏的一面?
  • 孙红雷:好几面,对,所以我喜欢争议,我不喜欢老老实实的。所以这个是特别矛盾的,我父亲就是一辈子没有,我认为他是没有瑕疵的,他在我心目中是完美的。但是我成长起来以后,我就反叛,就反对这些,我不喜欢这种看似没有问题的完美。我觉得那个瑕疵一定是掩藏在那些伪完美里面。但是我现在也没找出我父亲到底有什么问题,是很矛盾的。 我觉得现在影视作品里面有探讨的少,我首先是认为一个影视作品就是商品,我是认为这些是对的。但是你只有商品没有探讨的话,你势必这个商品就太过于低俗,就没什么意思。首先我接一个作品就是它要好玩好看之余,然后有一些伤感,有一些探讨我觉得这是特别好的。所以他有了争议了,势必就会生出一些话题来探讨。就像我接《男人帮》、《二炮手》,包括我以前演的一些角色。 大家都出来讨论,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如果文艺作品或者文学作品大家都没有声音,大家看完了也没有感应,我觉得这是真正的失败。所以我的野心在于这儿,我希望参演的所有的作品,都能有探讨在里面,然后让周边的人开心。
  • 网易娱乐:网友开心。
  • 孙红雷:对,就是他们开心了,我就特开心。
  • 网易娱乐:就不停地晒自己的自拍是吗?
  • 孙红雷:对,这一个梗要继续玩下去,就告诉那些妄图想阻止我自拍的网友,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呵呵呵。
  • 网易娱乐:针对你的作品讨论,还是针对你个人进行讨论,你享受那个过程吗?
  • 孙红雷:我享受这种过程,我享受我参与的作品被人提及,被人去诟病,被人去褒奖,我都享受这个过程,因为我觉得我做的工作是有价值的,是有意义的。我努力到今天就是想博取这个权力。我不懂我为什么要去参加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一个作品,我觉得这个跟我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我宁愿不做。
  • 网易娱乐:当人们讨论你的时候,如果更多的是诟病的话,你的心态会是什么样子的?
  • 孙红雷:当然会受触动了,会觉得沮丧了,怎么了,怎么就哪儿不好了?但是像我这样的人,我敢于参与这样的作品,那首先我就不怕这个,而且我喜欢从这些诟病或者褒奖里让自己完整起来,继续努力呀,你知道你自己有什么问题,下次别再重复同样的错误就OK了。
  • 网易娱乐:你怎么定义你的成功?
  • 孙红雷:偶然,偶然中的必然吧,我认为是挺偶然的。有的时候你可能选择对了就成功了,有的人可能有一身的能量,你的选择错了,人生拐点拐错了,就错了。必然是我的努力,我认为我是一个努力的人。
  • 网易娱乐:您觉得您在演戏上,您的天分是怎么样的呢?
  • 孙红雷:天分挺好,有天分。演员我觉得可能最重要的就是天分吧,你得有天分了,你才有机会努力,如果你没有天分的话,再努力也没用。我算是有天分的。
  • 网易娱乐:是从小有人,或者长辈跟您说过,您有演戏的这样的天赋吗?
  • 孙红雷:我成长起来的那个时代,那个时候是以大眼睛、双眼皮,浓眉大眼,那个时代的标杆是这样的,有这个你才有机会能做演员,所以我一直不觉得自己能做演员。后来是慢慢跳舞啊,然后唱歌呀,给了我一些自信。然后突然间有北京来人说,那时候我在哈尔滨嘛,有北京来人告诉我说,红雷你可以演戏呀,我发现你有这样的天赋啊。我说不可能,我这样的人,长得这么难看,怎么可能会可以演戏呢?那个人就是北京电视台的一个摄影师,他说红雷,你知道姜文吗?我说知道。王志文你知道吗?知道。这两个人长得好看吗?哎,我一琢磨,哎,有门儿这事儿。其实就是因为这事我才来的北京,特别简单。
  • 网易娱乐:所以其实是别人、外界给你的这种,首先是外表上的这种肯定,让你打破了自己做演员的门槛是吗?
  • 孙红雷:我是知道标准变了,我才敢来的,对。如果当时还是浓眉大眼,我还是不会来的,因为我认为我是不合适的,你就不在那个范畴里头,所以还是不懂得。
  • 网易娱乐:所以你那时候是觉得自己不好看吗?
  • 孙红雷:现在也不好看,不是说你叫“颜王”了,开两句玩笑了,你就好看了,怎么可能。我肯定在男生当中属于长得那种,如果不是演员的话,真的丢人堆里就没有了。所以我当时从来没想过演戏这个事情。我认为当时,你像我的偶像都是德尼罗呀,姜文老师啊,从来没想过。当时还有谁,我想想,黄磊。他都不属于四大小生,都不是,我觉得是独一份了,漂亮,长得漂亮,然后又有演技,真的好帅,所以当时我根本就没敢想。
  • 网易娱乐:但是现在上您的微博,根本看不出来您是觉得自己好像不符合当时那种审美的。
  • 孙红雷:开玩笑,我是一个特别喜欢自嘲的,然后开玩笑,喜欢臭屁的人。然后越是,我喜欢正话反说。我不喜欢那种就是正正经经说话,我烦死了。那种伪文艺我特别讨厌。我从小就喜欢直截了当,说起颜值,什么帅呀这些东西,我都觉得,以调侃的语气跟网友互动,这是我,真的是现在是我生活当中最大的一个减压方式。
  • 网易娱乐:所以微博这种公共社交平台,对您来说现在是自己释放压力的一个渠道?
  • 孙红雷:对,我喜欢跟小孩们互动,我觉得他们太好玩了。而且你知道你可以跟同时几万个人,甚至上千万个人同时在一起分享,你自己此时此刻的那个臭屁,我觉得太好玩了。我从小就喜欢恶作剧,我从小就喜欢不一样。我现在也是,我自己说的,我自恋狂。然后网友也就是,他们了解我,我觉得他们非常了解我,他们同时也很爱我,他们太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有跟我互动。我觉得不理解我的人很多,但是他们也特别尊重我,他们也知道我的生活态度。我觉得现在的生活态度就应该是这样的。我一开始受的教育是艺术家,不能随便的笑,然后说话都是要不苟言笑,带着教育的口吻,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艺术家,我很烦。哎,等到有一天他们说你开微博吧,红雷哥你开。那是什么时候,好像《潜伏》刚刚播出吧,我说就开吧,那时候姚晨的粉丝已经有上千万了。然后本我就释放出来了。然后颜值就一直在提升。
  • 网易娱乐:你当时有没有考虑过,有了这种微博之后,你释放出自己的本我,可能会打破你以往的形象?
  • 孙红雷:我觉得我没想过那么多,我就是想跟大家玩儿,我真的就是想跟大家玩儿,我没想那么多,说有计划的,有步骤的,没有,我就一直玩儿。你看我就这一个梗,玩了多少年?我就这一个梗,我就跟他们玩死。有几个网友上来说,哎红雷哥,就这么一个梗,咱别说了行吗?我就是要说下去。
  • 网易娱乐:所以你是更乐意大家夸你的容貌,还是更愿意大家夸你的才华?
  • 孙红雷:我喜欢人家夸我的容貌,哈哈哈哈。
  • 网易娱乐:我们聊点正经的。在您的演员生涯里面,现在回想起来,有哪些作品对您来说是有特殊意义的,或者让您觉得对您来说是有开窍的那种启蒙意义的?
  • 孙红雷:我们说开窍,我先说表演上的开窍,是我第一部电影《我的父亲母亲》,让我知道了什么是表演。那部电影是我第一部电影,第一次面对镜头,就是第一次面对电影镜头,我觉得那个戏我是开窍了。以前表演也算是比较不错的,但是那个时候是真正的开窍了。
  • 网易娱乐:到后来就接了很多硬汉性质的戏,还有演一些黑帮老大什么的。再加上您本身的这个人高马大,还有不怒自威的形象和气质,好像到后来黑帮老大就成了你的一个标签。因为这个有很多被人误会的经历吗?
  • 孙红雷:对,就是很多影迷都很怕我,以前我那个时候是有压力的,压力特别大。整天不开心,每天吊个屁脸、驴脸拉在那儿,家人都不敢说,他们心疼我,他们不是怕我,然后也不愿意打扰我。我就一个人每天坐在那儿,就是死用功学习,看剧本、看书、看电影。 那时候给家人和身边的比较亲的人,还有影迷,都造成了一种,就是,其实我那时候就是那个样子,我不能说那个时候的我是假的,我就是那个样子,那个是我必经之路,我不够成熟,也不知道怎么生活才是好的。我就是要特别严苛的要求自己,然后特别严苛的要求我的合作伙伴,包括所有的这些跟我合作过的导演、演员在一起,就很严苛。因为我认为你创作就是要极其严谨的才行,你不能有一点儿不认真。跟现在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你以前不会站在对方的角度想,我现在永远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问题,所以人就变得很快乐。以前就想自己的那点事儿,很自私的想自己的那点事儿。
  • 网易娱乐:你心目中好演员的标准是什么?
  • 孙红雷:李雪健老师,我认为是演员的标准,全世界范畴的,我就觉得,包括我的偶像德尼罗,我觉得他们都不能算是标准,我觉得没有一个人在我的心目中,李雪健老师是演员的标准。不受任何影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而且生活中也是非常谦和,能够让别人舒舒服服的,他自己我看也挺舒服的,我认为这是标准。
  • 网易娱乐:你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好演员吗?
  • 孙红雷:之一吧,我觉得还是在路上。一定会被现在的这个整个的大环境影响,但是现在回来了,我是一个喜欢自己是在自己的节奏中生活的人,我不喜欢被大环境,或者某个人、或者某一群人,被他们控制我必须要找到我自己。
  • 网易娱乐:不管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明星看,或者把自己当演员看,但你肯定是处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名利圈里面,就是娱乐圈。所以这些年你做演员的话,对整个娱乐圈的变化也好,或者你对它的观察,有什么样的感受?
  • 孙红雷:我觉得我要更正一下,我可能刚才说的东西有点没阐述清楚,我以前特别不把我当成一个圈里人,反而我觉得我现在把自己当圈里人,就说明我在慢慢开始接触这个圈子,然后慢慢被妥协了,所以我现在很警惕。我以前始终不认为自己是娱乐圈的人。 你说我是文艺界的人?我不认,你说我是娱乐圈?我不认,我就是我自己,我就是中戏的一个学生,一个好学生,我不想给老师、同学们丢人。但是我现在觉得,慢慢接近了。我是觉得以前的想法也对也不对,我觉得我还是成长了。就说把心放下吧,把包袱放下吧。你说我刚才说的那些是不是包袱?我以前是一个绝对的文艺青年,特别绝对而极端。大家可能面上感觉不到,其实我内心特别的文艺,各种瞧不起,各种自大、自恋,觉得我特厉害。但是现在我都觉得反而接近,但是我觉得这种接近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我觉得你还是置身事外,然后在外面清醒,比在圈里清醒要容易一些。
  • 网易娱乐:为什么觉得自己现在接近这个圈了?是因为参加了《极限挑战》吗?
  • 孙红雷:不是,那是我自己的一个特别好的选择。因为综艺节目一直是吸引我的,我只是没有找到合适我自己的,我觉得《极限挑战》特别合适我,我就去了。你也没见过我参加过别的,很多请我的,我很热的,炙手可热。那么你的粉丝,包括身边一些有的没的的人,一定是夸奖,说红雷真有才华,你是个艺术家,你是个什么。夸着夸着我自己就有点信,就有点要信的意思,就害怕了。因为我见过有前辈信这些话的,他的艺术生命就终结了。我很清楚的看到,夸说你真有气质,怎么样怎么样,他全信了,他信了以后,就去另一个地方了。那我看到他,前面有这些灾难发生了,我不可能再往坑里跳了,所以我要告诉自己,《极限挑战》是我从那个坑里挣扎出来了,跳出来才知道,其实干我们这种职业的,你离开了生活,你就死亡。 所以我发现,我身边的河水在慢慢的干涸,要没了,我在发现自己身边水少了的时候,就开始警惕了。然后发现养分越来越少的时候,那我吃不饱了,肯定,哎,怎么能吃的越来越少了?最后慢慢研究,自己研究,哦,发现你走了前面老路了,行了,我停下,回去吧,就这样回来了。
  • 网易娱乐:你除了参加这个综艺节目,近一两年还结婚,所以差不多有近两年的婚姻生活了,对家和婚姻跟以前的理解有什么不一样?
  • 孙红雷:我觉得,我和我太太,我们两个人婚前讨论过这个事儿,说结婚和不结婚有不一样吗?我们俩讨论过,唯一讨论的话题。说结婚和不结婚有什么不一样?没想过这事儿,我说我想过,咱俩讨论一下,我们俩就讨论这个问题。后来两个人一致认为,没什么变化,其实就是结婚了。 我说那没有变化为什么要结婚?那我说就是,我们互相,我们的爱情和友谊更进一步了吧。
  • 网易娱乐:对你自身来说,没有什么改变?
  • 孙红雷:因为我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好多人都这么说,我后来就研究了一下,我身边几个朋友的婚姻,好像都是这么回事。一结婚了,发现女孩也不爱打扮了,男的也不帅了,女孩也不化了,也不讲究了,也不美了,男的成天穿个大裤衩子,冬天披个大衣就出去了。这特别可怕,就是你等于不在意自己,你是不在意对方了。
  • 网易娱乐:你这个话跟你太太说过吗?
  • 孙红雷:说过,因为她真的属于那种神经比较大条,不像我这么喜欢研究。因为我是演员嘛,就是研究人的,所以就这样了。然后我说结婚以后,做到一个最重要的就是婚姻还是要经营,你旁边有很多现象,现象级的闪婚闪离什么的,我说这都是,我们都得注意的。我们要结婚就别打算离婚,我是说过这样的话。所以现在我在那个婚姻生活里还是比较,还是比较自爱。
  • 网易娱乐:不打算自己给这份爱情有一个结晶吗?
  • 孙红雷:对,要,想要,一直在努力。
  • 网易娱乐:你想过如果自己成为一个父亲的话,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父亲?
  • 孙红雷:我现在不知道,原来言之凿凿的想,我一定,孩子不听话我就好好批评他,然后收拾他。但是我现在发现,我好像不是,我可能会是溺爱的那种父亲,有可能。
  • 网易娱乐:就像小绵羊吗?
  • 孙红雷:对,有点那意思吧,我是觉得就是,有可能我可能做不到是一个严苛的父亲,我不知道。因为我知道,只有孩子在出现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我现在想象是想象不到的。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就在网易新闻

下载网易新闻

感受有态度的人物访谈

撰稿 : 乔克德

责编 : 孙妮妮

视频拍摄 : 盛春

栏目统筹 : 孙妮妮

视频剪辑 : 张灵芳